【离夏和公公】(45)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959。

    第四十五章。

    在乡下的这段时间,魏喜过的非常惬意。可以说是有酒有肉有游戏,这样的

    日子,一下子弥补了他十多年的感情空缺。他欣慰的同时。接受了和儿媳妇通奸

    乱伦的事实,也主动的参与了进去,可谓是春风得意,枯木逢春。

    这一次,他又随着儿子和儿媳妇来到了城里。可以说,精神面貌完全不同了。

    航伍出身的他,那份自信和坚定,越发的显露出来。

    他心里道。「生活还就是这样好,以前的日子,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要不是儿子和儿媳妇容纳了我,我哪里能够体会到这里面的乐趣。」,想着想着,

    他就笑了起来。

    看到父亲那表情洋溢着喜悦,宗建好奇的问道。「爸,什么事让您那么开心

    啊?」魏喜侧头环顾了一下儿子,感觉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他收敛了一下情

    绪,温和的冲着儿子解释了两句。「哦,也没什么,这不随你们又来到这里,想

    到了以前在乡下的一些事情,觉得有些好笑。哈哈。」。

    听到父亲的解释,宗建呵呵的笑了起来。「就是啊,你以前过的日子,孤零

    零的没滋没味的,哪如和我们一起生活来的快乐,你又能照顾着家里,又能陪着

    你的小孙子,多好的事情呀。」。

    魏喜看着儿子憨厚的脸上,挂着的是幸福和满足,点头说道。「你说的对,

    人呀,就该像你说的似的,要学会快乐生活。人要知道满足。知足常乐么。看来,

    以前的我确实是顾虑太多了」。

    对于父亲的说法,宗建点头称道,想到父亲已经接受了这个家庭,宗建心里

    很舒服,一方面父亲思想活络,另一方面来自于妻子的劝说,她也是功不可没的。

    父子俩伺候孩子时,谈着心,让宗建倍感舒心。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小的

    时候。他的心愿达成之后,心里的激动自不必多讲。那随口而出的话。就随心的

    说了出来。「好久没有和你谈心了。晚上,咱爷俩再好好喝喝。」。

    看着儿子的笑脸,魏喜也笑了起来。「你呀也不用陪着爸爸,不是还有人邀

    你出去吗?家里你就别管了,该出去就出去,家里你就放心,孩子交给爸照看,

    你就踏踏实实的出去吧。」。说这些话的时候。魏喜嘴里流了半截。最主要的是

    儿媳妇交给爸爸照看。爸爸一定会照看好他的。可是要真说出这话。他又觉得愧

    对儿子。他不能那样说。也不敢那样说宗建摇着脑袋,冲着父亲说道。「嗨,我

    这次回来,多休息了几天。同事就抓住了我,要接着踢球去。我不会像上次似的,

    喝的一塌糊涂的了」。

    魏喜很理解儿子,尤其是年轻人,在外面交往,喝多了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他劝说着儿子。「你这个岁数,就是闯荡的岁数,该拉拢就拉拢,该联谊就联谊,

    就是这么个事。爸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没事,晚上要是不回来。就打个电话,

    让爸爸放心。也让你媳妇放心」。哈哈。魏喜说的可真是冠冕堂皇。儿子不回来。

    自然有他这个老公公照顾。照顾的舒舒服服的。把自己的大鸡吧都照顾到儿媳妇

    的嫩屄里。能不舒服么。当然。儿媳妇舒服。魏喜也舒服。哈哈。恨不得让儿子

    长期在外面。一年回来一次呢宗建听到父亲安慰自己,很是慨叹,不过,嘴里实

    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得掏出香烟,给父亲递了过去。

    车子停到单位,宗建和妻子告别,打了一辆的士,奔着他的公司去了。换好

    球衣之后,在老板的带领之下,宗建和同事开车驶向球场。提前到场活动了一下

    腰腿,防止发生意外。一场球过后。大家在酒店吃了顿饭。从酒店里出来。魏宗

    建徒步向自家的小区走去。

    经过保健店时,宗建看了几眼。家里到底还剩多少避孕套,他心里也不清楚。

    思考了一下,最后他迈步走了进去儿子和儿媳妇今天晚上都有事情,魏喜心里清

    楚,也就没多做准备。他吃饭也简单,草草吃过之后,继续哄逗小孙子,简直就

    是一个家庭妇男的形象。

    像他这种耐心烦十足的样子,尤其还是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真的不多见。

    给小孙子喂奶,洗澡,逗哄着睡觉。做完一天之中最后的功课之后,魏喜坐在沙

    发上,看着电视,等待着儿子和儿媳妇。

    宗建走进家门后,看到父亲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问道「夏夏还没回来吗?」

    儿子一身酒气来到身旁,魏喜看了一眼,说道。「她呀,还没回来呢,今天不是

    单位组织活动吗?对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坐在沙发上,宗建回答着父亲。

    「哦,喝完酒了,我就回来了,你吃过饭了没有?」魏喜笑呵呵的说道。「都几

    点了,我早就吃过了,孩子也睡着了。看你挺疲惫的,早点洗洗睡觉吧」。

    魏宗建靠在沙发上,闭着眼,吹了一口气,说道。「下午踢了好几个小时球,

    确实有点累,我再等会儿夏夏,爸,给你。」,他说着,掏出烟递给了父亲。

    口袋里鼓鼓囊囊的,宗建的手碰到了买来的套子,心里期盼着妻子早点回家,

    然后和她潇洒一回。

    上次回老家,在喝多的情况下,没带套子和老婆搞了一回,感觉非常不错。

    只不过,当时他喝多了,没有注意避孕套的情况。疯狂时的激情让他回味无穷,

    所以,他想再次尝试一把那个感觉。

    洗过澡,宗建关上卧室的门,心理压抑着想要发泄一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

    避孕套,放到了床头柜上。躺在床上,他等了十多分钟,很快就顶不住倦意的来

    袭,合上眼睛进入了梦乡……离夏在聚餐之后,心神不宁。想到和公爹的那种通

    奸的关系,她心里非常清楚。这不单单是通奸,因为彼此的关系,那里还掺杂着

    禁忌。

    这种禁忌,虽然不被社会容纳,虽然令人不齿,可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让

    人血脉喷张,往往让人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离夏自问内心是爱着丈夫的,她爱丈

    夫的勤恳,爱他的忠厚和成熟稳重。和公公一起生活,那种情形又是另一种情况,

    她同样也爱着公公,被他呵护的照顾和体贴,这也是离夏感到幸福的事情。

    十一点多回到了家中,忙碌一天的离夏,确实有些累了。她和公爹打了招呼

    之后,走进自己的房间。把裙子脱了下来,换上了睡裙她抱起了孩子,摸了摸他

    的小屁股,没有发现潮湿,正要抱着孩子出去给他喂口奶。突然,床头柜上面摆

    着的物事让她一愣。顺手把他拿在了手里。装入睡裙的口袋离夏抱着孩子来到了

    客厅。坐在沙发上,撩开了胸罩。拥挤了半天的奶子。被释放出来时,带着肿胀

    和热气,弹性十足的展示着它的肥沃。她恨不得让儿子马上吸干她的奶子,解决

    她的困扰。

    抱着孩子,离夏的双眼就迷糊了,忽然间,她感到一丝惊恐,乳防上,孩子

    的嘴不见了,她的脑海里意识到。孩子从手中掉了下去。难道刚才自己睡着了?

    惊恐之余,她张开了眼睛。发现公爹正在身前托着自己的孩子,她长出了一口气。

    离夏忐忑的说道。「吓死我了,唉。都吓死我了。」,这么一闹,困意也没

    了,她看着公爹托着孩子,把他放到了自己的乳防上。

    幸好刚才魏喜盯着,才没有导致危险发生,看着儿媳妇困顿不堪,他就上了

    心儿。当他看到儿媳妇要松手时,慌忙的接了过去。

    魏喜安慰着儿媳妇。说道。「忙了一天,你也累了,喂奶都能喂着了,你这

    当妈的还真型。」。

    离夏不好意思的说道。「人家确实困了,这里又涨的厉害,打算睡之前再奶

    一遍他,要不是怕打扰了宗建睡觉,我都不出来了。」。

    魏喜抬头看着儿媳妇,嘴里说道。「哦,那你就休息一下吧,爸托着孩子给

    他吃奶。」,离夏看着公公一手托着孩子,一手挑弄着她的奶头,坏坏的看着自

    己。就轻声说道。「嘻嘻。宗建可还在卧室里呢,你也敢挑逗我?就不怕出事。」。

    魏喜拨弄着儿媳妇的奶子。说道。「建建和你一样,也累的不行了,哪里还

    会出来呢。看你的这个样子,嘻嘻。一会儿在让爸爸帮帮你,好不好呀。」。被

    公公这一挑逗。离夏的睡意也没有了。兴趣被挑逗了出来。看着公公色迷迷的样

    子,让离夏羞喜无限,她嘴里嗔道。「也好,正涨的我挺难受的,一会儿你就给

    我吸吸。」。

    小诚诚到底是睡梦中被抓了起来,他被安抚着吃奶,吃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

    的睡着了。魏喜轻轻拍打着孙子,给他放到了婴儿床上。

    魏喜看着那只肥白的泛着亮光的物事,嘴里吸溜着。对于吃过甜头的他来说,

    那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大。可是,宗建就在卧室里睡觉,这个情况他也是很清楚的。

    回身看着儿子紧闭的卧室房门,确认之后,魏喜大胆了起来。他靠近了儿媳

    妇的身子,看着她蒲白的身子,手自然的放到了儿媳妇的大腿上。

    那超薄的肉色丝袜,细滑中把儿媳妇的美腿紧紧的包裹了起来,魏喜的手顺

    着儿媳妇的膝盖,一点点的摩挲着,一直摸到了儿媳妇的裤裆里。

    令他惊喜的是儿媳妇的丝袜。竟然又是开裆的,那女人神秘的地方。仅仅被

    一条带子似的东西遮挡着。他知道那个东西叫丁字裤,这种情况下,可真是老天

    开眼啊,想不吃都不行了。

    魏喜的手一遍遍的抚摸着儿媳妇的下体,那味道真是令人陶醉。带着咸咸的

    骚味,刺激着他的大脑,也刺激着他的下体。

    离夏打开了折磨她的怪手,嗔怪道。「又想做坏事了?在这个地方你也敢。

    你又要刺激我不成。一会你儿子。嘻嘻。」,其实,她也很喜欢这样的刺激,尤

    其是丈夫就在卧室里,这情况让她全身发软。

    魏喜嘿嘿一笑,随手把烟和打火机放倒了沙发上,起身来到电视旁。再次打

    开了空气净化器。

    离夏不解的看着公爹的动作,好奇的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呢?」魏喜凑

    近儿媳妇的身子,淫笑着说道。「要干你啊。」。

    公公直白的说出这句话,离夏害羞的同时,回头观察了一下紧闭的卧室房门,

    低低的说道。「赶紧吃吧,涨的我心口都难受了。」。

    这话一出口,魏喜就扑了上来,大嘴一张,叼住了儿媳妇的奶子。就吮吸了

    起来。那浓稠甘甜的乳枝,流水似的灌了他一嘴,钻进他胃口的同时,也让他的

    下体勃发了起来。

    他大口的吞咽着,还不时的用舌头划拉着。儿媳妇颤微微的乳峰,饱满的峰

    肉被他越吸越大,耳边还传来了低低的呻吟声,那缠绵的味道。刺激的他的龟头

    越发坚硬起来。

    放开了奶子,魏喜舔着嘴角说道。「味道还是那么的浓,我的宝贝疙瘩,有

    感觉了吧?」离夏红着脸,瞅了瞅公爹。「讨厌,还嫌欺负的不够吗!嘻嘻。」,

    那红扑扑的小脸蛋,鲜艳的小嘴唇,在引诱着魏喜。

    魏喜又一次盯了一眼儿子的房门,然后搂住离夏的嘴巴就亲了过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