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44)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5480。

    第四十四章。

    离夏在听到开门声时,她正蹲在地上。使劲的挤着自己的下体。那黏糊糊的

    乳白色精夜。从她阴户中被一点点的挤了出来,听到开门声。她以为丈夫又回来

    了,随口说道。「怎么还不去休息,都喝的醉醺醺的了」。

    没有听到回音儿,离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魂儿都飞了。

    她低声焦急的对着进来的公公说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不知道你儿子刚刚回来

    了吗!想吓死找吗?」看着儿媳妇惊慌失措的样子,魏喜一边脱着衣服。一边笑

    嘻嘻的宽慰着儿媳妇,说道。「建建是回来了。可是他已经睡死了,我摇晃了半

    天也不见他有所动静。看来没有两个钟头。他是不会醒过来了。放心吧。不会有

    事的。哈哈,刚才我看到了,我看到啦。」看着公公笃定的样子和一脸的兴奋,

    离夏不解的问道。「你看到什么了?哦!呸,你的胆子可真大,宗建还在家里。

    你真要吓死我吗!」,想到刚才和丈夫做爱时,公爹无耻的偷窥,臊的她那小脸

    通红一片。

    魏喜把裤头甩到了衣架上,走了过去。脸上挂着蔫笑,喘着粗气,对着离夏

    颤抖着说道。「哈哈,建建喝多了不行了,不一会就射出来了。你肯定没有泄身。

    嘿嘿。一定没有满足。现在让我来,让我来满足你吧。」看到公爹那个样子,把

    离夏气的没办法了。她嗔斥着。「你儿子和我做爱,你也看啊,老没羞的,不要

    脸。你儿子刚做完。脏东西还在里面。你还想和儿媳妇来一次是吗?嘻嘻。我可

    是在危险期。要是怀孕了。是你的还是你儿子的。嘻嘻。来吧。来吧。都射在里

    面」。

    魏喜舔着脸说道。「你看这个,我都拿来了」,说着,把手里的避孕套展现

    给儿媳妇看。离夏看到那东西之后,羞臊的无地自容,啐道。「呸,臭流氓连这

    个都拿来了,哼。看来不让你干是不行了。嘻嘻。那我就在享受一次」。

    魏喜走上前去,不由分说,拉起了儿媳妇的身子,把避孕套交给了她。看到

    公爹那精芒四射的眼睛,虽然她嘴里嗔斥不断,可还是满心欢喜的接过了那个东

    西。是呀。刚才他正被丈夫弄得不上不下的。正难受呢。见公公这样。他能不高

    兴吗。只好由着公公的意思了晌午,被公爹撩拨的欲望渐起,刚才又和丈夫做爱。

    由于丈夫喝多了,本身她的心理又是顾忌重重的,谈什么尽兴呢。当公爹第二次

    闯入进来,紧张的同时,那没有得到满足的身子,强烈的刺激着她,让她心里企

    盼着能够得到高潮的快感。

    听到公爹分说清楚,离夏撕开了包装,那里面的东西终于透了出来。一个透

    明的避孕套被她拿在了手中。

    魏喜看到儿媳妇撕开包装的一瞬间,让他在紧张中激动不已。呼吸急促的他,

    握着自己的下体,对离夏命令起来。「儿媳,你看到我这样,还不快过来,给我

    戴上」。

    离夏挑了一眼公爹那丑陋的阳具,那已经再度勃起的家伙。傲然的向她敬着

    礼。她魅惑的瞄着那圆滚滚的家伙,挤掉套子前端的空气,把手中的套子对准这

    个大家伙,给它套了上去。

    紧绷的避孕套,箍在了魏喜的茎身上。说实际的,他不是很舒服,可能是这

    个型号不对路。不够大。有点紧。不过那耀眼的透明亮色,如同以往儿媳妇腿上

    穿的肉色连裤袜,紧绷的闪着光芒,深深的吸引着他。他雄起着阳具,上来就抄

    住了儿媳妇一条丰腴的大腿。

    尝试过这个高难度动作,可以说,魏喜已经熟练了。就像刚才儿子一样,他

    双手抱起了儿媳妇的屁股。只不过他的状态更加饱满,心里更是迫切。魏喜嘴里

    低吼着「儿媳妇,公公来了」。

    不用帮忙,他就找到了那湿滑的地方,只一耸身就插了进去。然后颠着身子,

    紧紧的抱住了儿媳妇弹性十足的屁股,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离夏感觉到自己的

    下身。一下子就被公公的粗大东西给充满了。啊。啊。进来了。又进来了。这一

    回。可是和刚才自己的丈夫完全的不一样了。也粗了。也常了。里面被撑的满满

    的。涨涨的。非常充实感受到公爹的异常亢奋,离夏的欲望终于得到释放。她哼

    唱着。「啊。轻点,你这老家伙受了刺激了。怎么那么猛,哦。你挑到了我的心

    尖子啦,恩。我好舒服。比刚才和健健做舒服多了。他没有公公的粗。也没有公

    公的常。更没有公公的硬。嘻嘻。公公比儿子更能让儿媳妇来劲。用力干我把。

    坏老头。」。离夏诚心刺激着公公。也让他更兴奋一些魏喜整根阳具大开大合的

    在儿媳妇的水帘洞里畅游起来,那紧致无比的包围,隔着个避孕套。让他的肉茎

    无法直接体会儿媳妇的感受,戴着这么个鸡巴玩意,他觉得很不舒服。

    对于能够和儿媳妇交合,在聊胜于无中,魏喜奋力的突刺着。一下下的哼哧

    着身体,浴室里,如同之前宗建的情形,再一次出现在浴室中,出现在离夏的身

    体里。只不过。离夏身体里的东西却不同了。让离夏感觉。至少大了三分之一。

    也硬了许多。有力了许多。所以。离夏的快感也就强烈了很多。真是又舒服。有

    爽快俩人都有些忘形,这魏喜宽阔的臂膀搂抱着娇小的离夏,跟抱着个小洋娃娃

    似的。睾丸袋子不断击打着离夏的臀部,湿滑泥泞的下体让交合处异常通畅。离

    夏微闭着小嘴,翘挺的小鼻子里哼出了靡靡的声音,勾兑的魏喜更是毫无顾忌。

    那熟悉的老地方让他屡试不爽,每次都是齐根没入,抵在那尽头。

    不知疲倦的涌动着身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弥补避孕套的阻隔的快感,只

    有通过这样,才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怀里美人的变化。

    魏喜沉浸在大力的抽送中,嘴里还不断说着荤话。「舒服吧,儿媳妇,刚才

    建建和你做的时候,看的我心惊肉跳的」。

    离夏晃悠着身子,双手抱着公公的脖子,嘴里哼唱着。「哦,看的你又馋了。

    其实你比他得到的可多多了。别忘了。我可是他的媳妇啊。给他是应该的。给你

    是不应该的。可别怒知足。嘻嘻。啊。好舒服,你轻点,太刺激了,我可受不了。」,

    离夏说完,双腿死死的夹住了公爹的腰,忍受不住快感的侵袭,她喷了出来。

    可她那柔弱的身子骨和公爹比起来,那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越是那样,魏喜

    动作越快,直接又把她的腿分开了一些,操起他的阳具继续来回的做起了活塞运

    动。

    晶莹闪亮的透明套子,紧箍在魏喜黝黑的阳具上。在离夏泥泞不堪的花蕊间,

    纵深抽插,不断涌出的淫水。淋漓的到处都是。击打间,濡湿的玉带如蚌壳般。

    快速的张合着。那每一次的挣扎,铁杵带出来的玉肉,是那样的粉红鲜嫩。

    魏喜奋力的顶着,看到儿媳妇那欲望大开的样子,他喘息着说道。「儿媳妇

    啊,你还真骚。让公公这样的干着。你也不害羞了。」离夏骂道。坏老头。大流

    氓。都干了人家多少次了。嘻嘻。你不害羞我也就不害羞。儿媳妇就喜欢和你这

    样交媾。肏屄。让你操个痛快。魏喜到。公公也喜欢和你交媾。操你的小屄。呵

    呵说完,他紧紧的盯着离夏的表情。他看到了儿媳妇晕含春意的脸蛋,双眼里汪

    着一股浓情,这些就是刺激他脉动的源泉。他就是喜欢看到离夏这种娇羞无限时

    的模样,每每如此,他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想要趴在儿媳妇的身体上,降伏她这

    个肉欲的尤物。

    离夏臊着脸蛋,把头靠向了他的肩膀,低低的哼道「。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

    吗!想要征服我就要使劲操我,嘻嘻。使劲的干你的骚儿媳妇」。

    美妙的声音传到魏喜的耳朵里,晃悠着他的心脏,最后做为动力,全部涌到

    了下体。他挑着阳物,拔出来后又齐根顶了进去,反复的做着这个动作。

    几番下来之后,离夏真的是被公公那有力的臂膀折服了,她哀求连连道。

    「快点射给我吧,别被见见发现,快点给我吧,哎呀。我都被你弄软啦」。

    听到儿媳妇娇媚无力的哼唱,魏喜意识里无限满足,那征服的快感。也伴随

    而来。他腾出了嘴,叼住了儿媳妇那喷射着乳汁的奶子,疯狂的吮吸了一气,然

    后喘息的说道。「儿媳妇,你的屄可真肥,爸这就设给你。让你成为淫妇。嘻嘻」。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魏喜扣紧了儿媳妇的满月,耸起了朝天棍,快速的

    顶了起来,在浴室里,啪啪啪啪的清脆声儿。越来越密实,彼此身体抖动的也越

    来越快。

    高速的抽动,提心吊胆的心情,随着忘情的交合,离夏控制不住的半张着嘴

    儿,喉咙里呼噜着。哼出了醉人的声音。「啊。啊,你快给我,老公啊。给我吧。」,

    几乎带着哭泣,离夏不停的摇晃着脑袋。屁股扭来扭去看着错位迷离中的儿媳妇,

    那甩动的一头青丝。缭乱的遮掩着迷失的俏脸,嫣红的小嘴不停嘟哝着的样子,

    魏喜大睁着双眼,兴奋着放肆的吼着。「我给你,儿媳妇,我这就给你」。

    高潮终于来了,魏喜猛烈的顶着,在他就要射出的一瞬间。突然,他感觉自

    己的阳具冲开了阻碍,冲开了层层包围,哈哈。又顶到儿媳妇的子宫软肉里去了。

    此时他忘记了自己是带着避孕套的。只顾爽快了。觉得自己终于又抵在了那个褶

    皱无比。吮吸着的小嘴儿上。那一下下的揉挤研磨,那肉骨朵的浇灌包裹,让他

    的龟头好不舒服。一股股火热的熔浆不断的击打着他的冠状沟,炙烤的他再也忍

    不住了。

    与此同时,离夏心理也是一突,她也感觉到了,感觉到男人冲破了阻碍。体

    内的感觉,她是非常清晰的,尤其那无声无息的「啵」的一下。从她的体内传到

    了大脑中,他可没有忘记。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新

    月弯弯里透着迷茫,透着醉淌。随后被那高速运转的抽离。又带进了极乐世界。

    她控制不住宣泄的情感,控制不住高潮带给她的冲击,顾不了许多。就彻底放纵

    了起来。

    过了一会。魏喜也反应过来。可是。强烈的欲望控制着他。他也什么都顾不

    得了。只见他疯狂的抖动着身体,紧紧抱住离夏的屁股,使劲的往前送着小腹,

    死死的抽动着阳具,嘴里低吼着。「啊。太舒服了,哦。儿媳妇儿,破了。我感

    觉到啦,可是我受不了了,啊啊。我给你,啊。你的肉真紧啊,儿媳妇。我全都

    射给你。射给你了。你同意吗」。

    啪啪声里,交织着离夏迷醉的呻吟。「呜呜,我不管了,哦。破就破了,已

    经无法控制了。你就是不射。也早就从你的马眼里溜进去很多了。嗯。嗯。就别

    管那么多了。你就都射给我吧,啊。老公。啊,都射给我吧。有了就有了把。唉

    唉。不管了。」离夏大声的叫着。他感觉到公公那个粗大的硬东西。正紧紧地顶

    在她的子宫口上。让他像过电一般颤抖着。让他也无法停下来……酣畅淋漓的一

    通疯狂过后,魏喜拔出了自己的阳具,瞬间带出来大量的乳白色精夜。儿媳妇不

    断抖动的身体。也跟着潮吹了起来,喷了他一腿。

    把儿媳妇抱到椅子上,魏喜看着自己阳具上挂着的那个避孕套,已经被他顶

    破了。那暗紫色的龟头骄傲的探了出来,上面沾了漫漫一层乳白色的精液,而那

    破了的避孕套更是特别的显眼。

    他尴尬的冲着儿媳妇说道。「你看这个,唉唉。你说说。」,他也不知如何

    是好了,这个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忘情中的他。根本控制不住节奏,尤其是最

    后射进去时的快感。

    离夏也红光满面,薰醉着叹息道。「哼。射都射进来了。不会那么巧吧。哈

    哈。」,离夏想到了刚才丈夫也射进来了。不由得又笑了起来。她也只能这样解

    释,这样安慰公公。丈夫也都射了进来,也不在乎公爹的梅开二度了。要是真的

    怀孕了。也好有个借口。所以他心里并不害怕。你笑什么。魏喜不解的问。嘻嘻。

    见见刚才也射进来了。要是有了。也不知道是你们谁的。应该叫你们什么那。哈

    哈。离夏笑得合不拢嘴。哼。小坏蛋。还笑呢。要是真有了。受罪的首先是你。

    魏喜盯着外面,没有异常。回头看着儿媳妇那红晕当头的样子,他抖着颤抖

    的身子说到。「刚才太刺激了,爸的嘴里都冒烟了,再让爸叼两口好吗。润一润

    嗓子。」,说着。还未等离夏做出反应,魏喜弯腰就把嘴凑了上来。离夏那对颤

    微微的硕大奶子,状如葡萄般大小的肉色奶头,附在同样肉色的乳晕上,淌着乳

    液,诱人十足。魏喜毫不客气的连同乳晕带乳头就吞到了嘴里,「咂」的一声,

    开始疯狂的吞咽起离夏微微发甜的乳汁。

    离夏浑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看着魏喜湿漉漉的头发,焦急的催促着。

    「老冤家啊,你还不满足呀?哦。哦,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你儿子要是发现了。

    嘿嘿。还不把我休了。」。刚才的高潮,让离夏浑身软绵绵的。没了一丝力气,

    身体和心里都得到了极度的满足。现在又被公爹吮吸的丢了魂魄,再也说不出话

    来。

    在这种情况下,魏喜的心里也如同做贼一般,紧张的同时,又带着所谓「贼

    不走空」的侥幸心理,过足了吃奶的瘾。

    拔掉了阴茎上的破套子,魏喜示威似的摇晃了两下,说道。「儿媳妇,谢谢

    你啦,让老爸彻底的解馋了。嘿嘿。」。又看了看手中的破套子。说道。这个东

    西。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大小啊。这个太小了。都把我的鸡巴箍坏了看到公公肆无

    忌惮的炫耀,离夏瞪了一眼公公,无奈的说道。「还不快点离开,小心下回不让

    你吃,哼。」看着儿媳妇微怒的样子,魏喜屁颠屁颠的穿好衣服,挺着笔直的腰

    板,迈着四方步,走了出去。 吃晚饭时。  离夏的脸上透着浓郁的粉嫩,她

    看了一眼公公,然后低下头吃了起来。只不过,随着吃饭,八仙桌子下面,她嫩

    白的小脚却踢了过去。

    魏喜吃了一口丸子,手自然的伸了下去,抓住了那肉嘟嘟的小脚丫一阵揉摸。

    那玫瑰色的指甲嵌在圆润的小脚丫上,肉呼呼的很是饱满。魏喜把手放到了鼻子

    上,嘴里笑着,冲着坐在对面的儿子。说道。「肉真鲜啊,建建你怎么不尝尝,

    味真的很不错那」。坐在儿子旁边的离夏。脸有些红。娇嗔的瞪了一眼对面的公

    公。说。快吃吧。一会孩子要醒了。刚才他想踢公公一下。没想到却被公公抓住

    了自己的脚丫。揉摸了几下。他想报复。又没有办法。  夜色下,明亮的屋子

    里。暧昧的味道和俏生生的小脚丫。如同羊肉丸子一样鲜美,飘着味钻进了魏喜

    的鼻子里。于此同时,那抚摸的异样感觉,也似雨后春笋般,在离夏的心里慢慢

    的滋生了起来。哈哈。偷情的感觉真美妙啊。又刺激。又兴奋。尤其是当着自己

    的丈夫。和公公暧昧着。那种滋味更是让人心旷神怡。还有些害羞的感觉。嘻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