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43)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480。

    第四十三章。

    想到眼前的事情,魏喜也没再矫情,他挺直了腰板,迅速的投入到角色当中。

    那软趴趴的小鸡鸡。被儿媳妇温暖的小嘴叼住,享受着她那樱桃小嘴的吹裹嘬挤。

    疲软的下体,没两下就给鼓捣的硬了起来。

    柔胰轻握箍住了他的茎身,套弄时,剥皮滑了出来,深谙色的龟头。此时也

    变成了猩红色,粗硕样如鸡子般。被儿媳妇的小嘴挤进挤出。小手也在不断的托

    着他的子孙袋,或揉或捏,很是温柔。

    那香滑的小舌头转着圈,围绕在它的上面。一会儿用贝齿轻轻啃噬龟头边缘,

    一会儿又用舌头舔吸马眼缝隙,连他那嘟噜着的蛋蛋都给他清了几个来回,弄得

    他麻痒痒的好不舒服。魏喜仰起头来。闭着眼睛美美的享受着儿媳妇温柔细致的

    服务或许是因为这两天没有做爱,亦或者是头一次享受这种服务,魏喜感觉自己

    的鸡鸡很敏感。那温暖湿滑的小嘴里钻挑勾锁,一会儿紧扣。一会儿又吹的他温

    湿麻痒。倍感舒服的他抖动着身子,使劲的绷着下体说道。「好儿媳妇,你的小

    嘴真暖和,爸都快给你箍出来了,嘻嘻。你的小舌头真嫩啊。」。

    那轻轻扭动的硕直发暗的阳具,直挑挑的沾满了离夏湿滑的津液,狰狞中暴

    露出来的条条虬髯清晰可见。嘟噜着的两个乾坤袋。正在一点点的收缩,似乎在

    做着喷发前的准备。

    离夏一手压制着暴走的青龙,用嘴轻轻的安抚着。另一手则在青龙下面托着

    那嘟噜着的饱满的紫葡萄,慢慢的揉动着紫葡萄里面的两粒大卵。面颊宣红的她。

    抽出嘴里的阳物,媚了一眼公爹。「坏老头。你的鸡巴好热啊,涨得我的嘴巴都

    麻了,你这臭东西还不快点喷出来。还要等着你儿子回来呀。」,说完又继续快

    速的套动起来。   看着儿媳妇卖力的吮吸着自己的阳物,魏喜伸手把她垂于

    胸前的头发。撩到了后背之上,清晰的看着那张秀满水亮银光的脸蛋,心理阵阵

    满足起来。

    十来分钟之后,魏喜忍受不住如潮的快感,在儿媳妇小嘴的紧裹之下,快感

    从他的龟头上传了过来。他双拳紧握,下身前探的同时,屁股崩的紧紧地。瞬间

    腰眼一麻,他控制不住的前探着身子,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让自己的

    阳具插的更深一些。

    同时,嘴里颤抖的喊着。「啊。儿媳妇,我给你,好儿媳妇,爸爸射给你。」,

    那一声声压低了的沉闷声音里,手掌按住了儿媳妇的脑袋,配合着他不断耸动的

    屁股,透出来的是无限满足和舒爽。那形象,一个中年男人的自信和威严,此刻

    容不得你反抗。

    离夏被捅得躲无可躲,只能任由那粗壮的阳具扎进了自己的嗓子眼。精夜像

    冲锋枪突射的子弹,嗖嗖的射着靶子。打的她异常难受,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干

    呕着吞到了肚子里。好不容易等到公公发射完毕。把大阳具从自己的嘴里抽出。

    「呃,咳咳。哼,呃,咳咳。」,离夏咳嗽了一阵,贝齿刮着自己的小舌头,离

    夏又吐了一口黏白,也说不好到底是唾液还是精夜。

    魏喜呼呼的射完,才感觉到身下之人的挣扎,舒爽过后的他挠着脑袋,憨憨

    的笑道。「对不起了。我的小宝贝。我尽顾着自己了,没理会你的感受,刚才。

    嘻嘻。」离夏干呕了一气之后,看到公爹满足的样子,嗔怪着说道。「弄的那么

    深,人家都喘不上气来了。哎,你呀。真是我的克星。」,说完舔了舔嘴角,又

    伏上了他的下体,给他做最后的清理。

    魏喜的鸡鸡依旧处于勃起状态,在儿媳妇情理时,那酸麻感从龟头上传来,

    他摇晃着身体直到儿媳妇给他舔舐干净。这才急忙抄起衣服,快速的穿了起来,

    而后匆匆离去。现在。魏喜和离夏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害羞和

    尴尬。都非常的平静和自然。再也不会想到你是公爹。我是儿媳妇了。就像是两

    口子一样。想做就做。想摸就摸。想吃就吃。谁想到了新花样。说出来就会尝试

    一番。美美的享受一回。只不过二人在做的时候。一是要注意避孕。二十要防备

    魏宗建回来。做到了这两条。就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了。

    要说魏喜艺高人胆大,有些褒贬了他。说实际的,他的点子真够高的,他前

    脚刚走没多长时间,外面的大门就响了起来魏宗建挎着个小皮包,步履蹒跚的来

    到自家门外他撩了撩眼皮,冲着廊下正给孙子洗衣服的父亲说道。「爸啊,中午

    也没歇会儿啊,睡醒再洗吧。」,这个时候,魏喜洗着衣服。,见到儿子回来。

    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才刚几分钟啊,如果自己当时还沉迷在浴室当中,那情景真不堪设想。心

    理想着,魏喜就看到儿子摇摆着走了进来。

    他静了静心,对着儿子说道。「怎么喝那么多酒啊,看你走路都不稳了。」

    宗建摇晃着脑袋,踉踉跄跄的走到廊下问,。夏夏呢?「他只顾得寻找妻子了,

    又喝了酒,根本没注意父亲还未干的头发。

    魏喜嘬着嘴说道。「是不是在洗澡呢?哦,对了。她正在洗澡呢。」这个当

    口,宗建哪有脑子思考问题,他冲着父亲说了一句「洗澡」,就晃悠着身子走进

    屋里。魏喜赶紧投出衣服,就跟了进去。

    魏喜关切的说道。「见见。喝点水吧,喝这么多酒。没事吗?」宗建脱掉衣

    服,换上大裤衩,迷迷瞪瞪的冲着父亲翻着白眼,说道。「啊。没。没事,我也

    去冲一下,一会儿。啊,我得,我得睡觉。」,说完就走了出去。

    离夏已经洗完了澡,正要穿衣服,就看到丈夫醉咕隆咚的走了进来,看他那

    摇摆劲儿,还很迫切的样儿,离夏打消了穿衣服的念头,只得再陪着丈夫又冲了

    一遍。

    离夏给丈夫清洗的过程中,也是捏了一把汗,刚才自己和公公简直就是玩火。

    只不过,家庭情况处在那里,这也不能怪她。

    魏宗建酒后性欲旺盛。搂着妻子就在浴室里动作了起来。  离夏忍受着丈

    夫的粗鲁和躁动,内心的欲望再次被勾了起来。随着丈夫的抽插耸动,她低声呻

    吟着,双腿盘在了丈夫粗壮的腰身上,扭动了起来。

    为了迎合丈夫,她不断磨蹭着身子,尽量让丈夫插的深一些,同时双手紧紧

    搂住了他的脖子,可谓是使出了浑身的姐数。

    在妻子身上探索着,抽插了四五十下就忍不住了,最终。魏宗建舒服的把精

    液射进了妻子的里面。

    他大口的粗喘着,吼道。「呃,真舒服啊,舒服。」,看那样子,无不透出

    他的满足。

    离夏还没有满足。正不上不下的。他白了一眼丈夫,嗔道。「你可真行,人

    家今天可是危险期,你就不怕我怀孕吗?」看着妻子娇羞的脸蛋和那红艳的小嘴,

    宗建眯缝着眼睛,疲惫的说道。「嗯。不会那么巧吧,实在对不起啊,亲爱的老

    婆。」。

    看到丈夫那疲惫不堪的样子,离夏推了他一把,命令道。「赶快睡觉去吧,

    都累成这样了,回来还和人家搞,也不注意身体,哼,赶快去休息。」,看到妻

    子关心自己,宗建美滋滋的打着酒嗝,晃悠着身子,竟然只是用裤头遮住裤裆,

    就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宗建走进卧室时,父亲正在客厅里抽着烟,他冲着父亲

    说道。「爸。你也休息会儿吧,外面那么热,嗯。我不行了,得睡。睡觉了。」,

    说完,一头扎向了床里。

    魏喜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儿子光着屁股就走了进来,躺在床上那不省人事

    的样子。他夹着烟卷的手都有些颤抖。扔掉了刚抽两口的烟,他对着呼噜中的儿

    子喊道。「建建,喝口水,喝口水再睡吗?」宗建完全不理会的样子,继续呼噜

    不断的从他的嘴里哼了出来。魏喜喊了两声之后,看儿子还是那副死猪像,他打

    了一杯凉白开放到儿子床头,推了几把儿子的大腿,喊着。「喝口水再睡,喝口

    水。」,宗建咕哝着哼了两声。「老婆,你也睡吧,不早了。」,然后又开始打

    起了山响的呼噜。

    看到儿子意识不清,他打开了儿子衣柜下面的抽屉。里面摆着一些儿媳妇不

    穿的衣物,那埋在底层的一卷塑料包装。让他的心跳频率。加速了起来。亮白色

    的包装袋上,清晰的印出了一个圆圆的图形。

    魏喜小心翼翼的,又回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儿子。然后,他快速的撕掉了一

    个包装。拿出一个避孕套。合上抽屉时。嘴里还大声喊了两句。「建建,喝水,

    喝口水。」,给他回应的依旧是那山响的呼噜声。

    晒衣绳上的衣服呈半干状态,地上滴露下来的水渍早已蒸发干净。那院外的

    梧桐树上,传来了声声持久的蝉鸣,隔着厅门,里面的呼噜声依旧。一想到这,

    魏喜哆嗦了一下身子,心里那股子邪火烧的是越来越旺。他盯了一阵东厢房,然

    后来到儿子窗下。看了一眼床上赤身裸体睡着的儿子,那死沉死沉的样子。让魏

    喜欣喜之下,脚不受控制的朝着东房浴室的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