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42)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480。

    第四十二章。

    这些日子里,没事的时候,离夏心理也在思量着一些问题。作为一个女人,

    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尤其月经刚过那两天,她的内心确实很需要男人的爱抚,需

    要男人的采摘与滋润。

    这些天,安逸闲暇的生活,滋润的她水嫩嫩的。想着自己危险期的时间,她

    和公爹在进型房事时,倒是提前做好了预防。

    上午,逛了会乡镇集会。

    回到家中,魏喜哄着小孙子在大炕上玩耍起来。外屋,离夏坐在八仙桌旁,

    再也不顾形象了,一边举着糖葫芦,一边撵着花生,囫囵吞枣的就吃起来。

    看到桌上那小堆花生壳,魏喜就一目了然了,他叹了一声,心道。「这丫头,

    还是改不了吃零食的习惯,哎,真难为她了」。

    中饭挺简单的,魏喜绊了一道苦瓜,切了一盘西红柿,也没准备主食。这三

    伏天能吃什么呢?热不拉叽的,人也没什么胃口,挑了败火的随便吃了点就算应

    付了过去。

    魏喜伺候孙子洗澡,这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同样的时间段,同样的澡盆,

    同样的人,祖孙俩配合的还真默契。一个抚摸一个泼水,在那晌午头的燥热喧闹

    中,玩得不亦乐乎。

    伺候着小孙子,魏喜给他擦拭干净身体,用浴巾一裹就抱进了屋子。小孙子

    那光溜溜的样子老实巴交,没有挣扎就被放到了东屋的大炕上。铺垫好了之后,

    又哄了一会儿,诚诚就乖俏的进入了梦乡。

    看着小孙子甜甜的睡去,魏喜砸吧着。「这孩子,玩了一上午,精神头还真

    足。看他啊,这会儿倒是真的是太困了,呵呵」。

    魏喜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屋子,朝着浴室走去。他知道,儿媳妇正在洗澡。刚

    才,他陪着孙子玩水,弄了一身湿漉漉的,很不舒服。想藉此机会,他想跟儿媳

    妇一块洗一把。

    听到开门声儿,离夏撩开了浴帘,一眼看到公公大步劲道的走了进来。上来

    就把衣服脱了下来,把离夏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哎呀。一会儿,宗建就要回

    来了,你怎么还敢进来啊?让他看见。可就全完蛋了」。

    魏喜狡辩的说道。「不是说他踢完球还要去吃饭吗?这会儿刚1点,哪有那

    么快就回来的?嘻嘻。让公公和你一起洗洗。这样才兴奋。才刺激。好不好」。

    看着公爹眼里透出的欲求。和那副狡辩的嘴脸,又看到他两手空空如也,想

    来也是忘了这茬口。离夏好气又好笑的嗔道。

    「拿那个过来了吗?哎,真拿你没办法了,要不。我给你用嘴弄出来吧」魏

    喜当然知道儿媳妇嘴里说的是什么,已经到了他的危险期了。可不能太大意了。

    可是他现在已经脱光了,也不好再跑出去拿避孕套了。再者一说,那个避孕套他

    用的非常不舒服,紧紧巴巴的。

    那几盒套子,还是计生办给送来的呢,这一晃都好几年了。谈性已经不是那

    么好了。还有点小。箍着她的粗大。让他很不舒服。要不是这一段时间他融入到

    儿子的家庭里,估计这些避孕套就派不上用场了。

    他悻悻的说道。「伺候小家伙睡着了,我就把那套子的事给忘了,恩,你给

    我用嘴吸出来吧」。

    说完,投身到花洒之下,魏喜和离夏赤溜溜的挤在了一处,先紧紧地搂抱了

    一会。体验了一下温情。才彼此之间相互交替的给对方清洗着身子。

    对于魏喜的身体,离夏已然了解甚深,她熟练的给公公涂抹了一层沐浴乳,

    喷香喷香的。用浴花绕着他的身子转悠起来,简单的把汗水冲掉,然后又打了满

    手的沐浴液,给他认真的搓洗着下体,那不老实的肉虫子,握住手中,肉肉呼呼

    的如同玩具,被她摆来摆去的。

    一边清理,离夏嘴里温柔的说着。「以后要注意清洗自己的下体,知道吗?

    就算不为我考虑,也要为你自己考虑」。

    看着儿媳妇温顺的样子,那柔软的小手错落在自己身体上,像小媳妇一样给

    丈夫伺候着,魏喜心里非常受用,他把手搭到了儿媳妇柔软坚挺的乳防上,托着

    这对柔美锃亮的奶子,两个食指一阵爱不释手的勾离,欢喜的说道。「真是摸不

    够你这两个大奶子啊,太肥了,肥的我心里都忍不住想要得到你了。哈哈。」。

    离夏羞怯的回道。「傻样儿,又不是不让你吃。嘻嘻。」,那副娇滴滴的模

    样,魏喜看的是心花怒放。

    撸开了褐色的剥皮,深谙色的龟头就露了出来,离夏的拇指和食指环绕着龟

    头的沟壑轻轻搓动,一下下的套弄起来,那剥皮系带软软的连在马眼下面,随着

    箍动,魏喜的阳物渐渐有觉醒的趋势。

    就那样子,在浴室里。一个年轻曼妙的身子,弯着腰给男人仔细清洗着下体。

    而车轴汉子则是半佝偻着腰,探出那一双粗大的手掌,握在女人硕大柔软的乳房

    上,再卖力的揉搓碾压着。

    享受完被儿媳的伺候,这回该轮到魏喜上场侍候儿媳妇了。望着他那粗糙的

    老手,离夏开始还有些担心,怕公爹伺候不到家。可随着魏喜的一番抚摸滑摸,

    有板有眼的。还真有那么点意思。离夏也就踏下心来。任由他上下其手了。

    离夏那柔软的身子,矗立在花洒之下,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公公,只见他左

    手捧着乳白色粘稠的沐浴乳,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左手的手心里。勾了一层洁白,

    然后就探到了自己的下体,轻捻细拨,蘸着自己的阴户,小心翼翼的涂抹了一遍,

    那滑腻的感觉非常舒服,离夏不由得分开了双腿,慢慢的闭上眼睛。美美的享受

    起来。

    魏喜这双巧手无师自通,双手熟练的扣在了儿媳妇饱满的馒头上。两只灵活

    的大拇哥轻轻的舒展在蝴蝶外翼的弧线内,那种温柔体贴之处。令离夏都为之咂

    舌。

    禁不住那一圈圈的揉动,离夏轻颤的喃喃着。「坏老头。嘻嘻。想不到你还

    有这样的一面,嗯,让你这样一弄。还真的好舒服呢。」。看到儿媳妇温顺的撇

    开双腿,那一脸享受的样子,魏喜自豪的同时,手更是仔细的推捻了起来。「嘿

    嘿。爸还是第一次给女人洗澡呢,洗的竟然是我儿媳妇的身体。嘻嘻。想不到儿

    媳妇的身子是这么好,这么软,爸都有些馋了。」。

    那粗犷的男人,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离夏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嗔道。「又

    不是没给你尝过,上面下面的都给你吃过了。还老不满足。快点吧,别被见见撞

    见了。嘻嘻。」。

    听到了离夏有些催促的说着,魏喜的动作渐渐加快。就一下下揉推过来,离

    夏被抚弄着,括约肌都动了好几回。她闭着眼睛享受着来自公公的服务,这还真

    是第一次呢,公公第一次给自己洗身子。嘻嘻。竟然有些兴奋了撩拨完玉户外部,

    魏喜满手滑不溜丢的,看着儿媳妇粉嫩娇持的美妙桃源,他满心欢喜的问道。

    「儿媳妇啊。桃源洞里面能用沐浴液清理吗?」。

    魏喜这么一问,让离夏心头震动,不为别的。因为眼前的男人的温柔呵护,

    因为他的心思细腻,因为他心中有我。随之「嗯」了一声,算是答复了公爹。可

    是又有些担心。这样一来。又要耽误许多功夫了。万一丈夫回来。嘻嘻带着想法,

    离夏伸手按住了公爹的手,让他扣在自己的玉门外,让他感受自己抖动着的下体。

    感觉到儿媳妇身体的变化,得到了她的首肯,魏喜也是激动不已。他的手动

    了动,然后看到那两只白皙的小手挪到了一边,他继续揉搓了起来。这一次,他

    划开了儿媳妇幽闭着的缝隙,手指头就探了进去。

    潮湿粉嫩的小鲜肉,细腻光滑,似乎在轻轻蠕动着。魏喜站起了身子,用食

    指在那门庭边缘轻轻的转着圈,他感受到了年轻的颤动,那带着气泡的沐浴乳打

    开了清香,打开了朝圣之门,向他招着手。

    取过了莲蓬头,一遍遍的冲刷着那光彩夺目的玉门,直到儿媳妇嘴里轻唤了

    一声「好了。」,魏喜这才关掉水龙头。

    他又蹲下身子,带着探索和痴迷的表情,伸手抱住离夏的大腿,把自己的嘴

    靠了过去。他想品尝一下让他癫狂的地方,当他得到默许的时候,令他激动万分。

    虽然他的身体不止一次进入到过这里边,可舌头还是第一次接触。毫不犹豫,魏

    喜就抱紧了那翘挺的屁股,把头深深探了进去。

    莫道女儿娇无暇有奇巧,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淡淡的女儿家的身

    子,飘着清香。此刻,让他吃了个满口。

    离夏被公公的舌头舔动的有些焦躁,她推开了公爹埋伏的脑袋,再次温柔的

    劝道。「舔的我的身子都软了,你呀。以后在舔把。以后管你个够。现在还是我

    给你吸出来吧。一会儿,宗建就要回来了,被他看到了可就糟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