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41)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6480。

    第四十一章。

    刚才那一场酣畅淋漓的交媾。魏喜和离夏都达到了巅峰的高潮。二人搂抱在

    一起。不停的颤抖着。过了好长一会,等到二人都恢复了平静。魏喜问离夏。儿

    媳妇。还来一回么。离夏看着公公那一脸不满足的样子。知道他今天还想在做一

    回。想想也是。自己的安全期就要过去了。以后再和公公做这样羞人的事情。公

    公就得戴安全套了。公公肯定不太高兴。不如趁着还在安全期里。就再让他舒服

    舒服把。就笑着说。你说呢。魏喜看见儿媳妇的坏样。觉得有门。

    就装出一副温存的模样说:「不说别的,你就讲讲,刚才你舒服不舒服,嗯?

    那里面让我捅得过瘾吗?」哼。还舒服呢。你都快捅到人家的心窝子里面了。人

    家都快晕过去了。嘻嘻。说着。离夏却顺势又倒在了公公的怀里,把头趴在公公

    胸前,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哈哈,的确很好,可是你不累么。嘻嘻。为了让你

    爽快。今天就再奖励你一次。这回高兴了吧。坏老头。说实话。刚才我肚子里面

    就像有一只手在搅一下,抓一下的,到最后你拚命往深处顶的时候,人家的里面

    酥酥痒痒的。快感厉害极了。每一下都让你顶到我的子宫颈了,你顶得最快的那

    几十下,人家整个子宫里就像给你紧紧地掐住,又酸又麻又痒,那种滋味真是说

    不出的痛快」。

    说完,她又闭上了双眼,好象又沉浸在刚才的回忆里,细细品味着强烈高潮

    的每一部份细节。

    魏喜听着儿媳妇这样奉承自己,心里美滋滋的,愈加紧紧地抱住儿媳的腰臀。

    贴紧自己的小肚子,裸露的肚子前面的皮肤。贴在儿媳妇下腹的肌肤上,热烘烘

    的,好象有一股暖气。从她身体里面传到自己的肚腹,又汇集成一道炽热的热流

    向下面流去,充满了自己刚刚喷射完。还有点发虚的阴茎。

    转眼间,魏喜的大鸡巴又充实起来,不像刚才射完精。勉强地留在儿媳妇身

    体里,只能半软地塞住她下身小口的那副模样,魏喜试着动了一下。嗯,不错,

    阴茎的后半段。感觉被儿媳妇的阴道口上的肌肉。紧紧地抱着,龟头的那前半段。

    仿佛悬在半空中,没有太大的感觉,看来自己刚才跟儿媳说话的时候,自己和她

    的肉体。并没有脱离结合。

    儿媳妇也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感觉插在里面的东西又胀大

    了。仍趴在公公的胸前哼哼叽叽地笑着说:「坏老头,还真棒。看样子又硬起来

    了?,嘻嘻。小坏蛋。还不是你下面的小屄好。箍得我紧紧地。当下魏喜血气上

    涌,插在儿媳洞里的鸡巴硬了一硬,儿媳呵呵地笑道:」这回你可不能那么用力

    的顶撞了,人家现在有些累啦!刚才被你捅得里面。现在还在隐隐有些痛呢。这

    回你可要轻一点呀。体贴体贴你孝顺的儿媳妇吧。嘻嘻。不然人家真让你操死了。

    「哈哈,这回爸爸不那么用力抽插了。不过我还是要用力往里顶的。不顶到

    你的最深处,你也不爽快呀。这回我基本上不来回抽插了。免得你里面受伤。」

    魏喜安慰着儿媳。「呵呵。我还真舍不得伤害我这么听话的儿媳妇呢。这回我让

    你见识见识。男人不抽插也能够泄火,你想不想体验体验?」。

    离夏停止了动作,好奇地瞪大了双眼:「你别骗我啊,男人不抽插也能泄火?

    我倒要看看,不抽插你怎样把精液射出来。不过你要是骗我,嘻嘻。以后儿媳妇

    可就不那么听话了。就不再让你玩了。嘻嘻」。

    魏喜在儿媳前额吻了一下:「小坏蛋。你还不相信公公。我绝对不骗你,我

    就是想让你开开眼界,知道知道男人射精的剎那,女人的屄里有什么感觉,不过,

    有一个要求,我们面对面的搂抱着。你要把腿从两边夹住我的腰,挂在我的身体

    上面。这样你就不会掉下去了,我也省点力气,好不好?」。

    「好吧,都听你的!坏老头」可是我整个身体都在你的身上。你多累呀。魏

    喜笑道。嘿嘿。就你那点分量。有个俩仨的都不在话下。再说。我把你的后背靠

    在墙上。我就更不累了。离夏只好听话地用胳膊搂住公公的脖子,先用右腿搭在

    魏喜左胯上,魏喜左手稳住儿媳的右腿,右手绕到离夏身后去托住她的屁股,离

    夏顺势提起左腿。穿过公公右腋下。伸到他的背后,两脚的脚尖相互勾牢,魏喜

    的双臂从离夏的两腋下环绕过去道她身后,在她屁股下面最低的位置往起一托,

    离夏就牢牢地挂在了魏喜的身上,嘿嘿。比八爪鱼可挂的牢固多了。

    魏喜低头向下看去。就看见自己的阴茎。从耻部的阴毛丛里探出来,平直地

    伸向前方,上面青筋暴露,龟头部份已经隐没在离夏的阴道里,龟头后面的那道

    肉沟。还半露在她阴道口外面,离夏的两腿分得很开,阴部所有的软肉。很明显

    地向前突出,咖啡色的大阴唇。被魏喜的龟头分得开开的,翻在两边,小阴唇紧

    紧地包住公公的龟头,就像一张正在吮吸的婴孩的小嘴,因为涂满了分泌的滑液,

    魏喜的阴茎和离夏的小阴唇。在灯光照射下。映着点点亮光。

    魏喜发现离夏也在出神地看着这个场面,一会儿,她抬起头来,小声地说:

    「我还真的是第一次亲眼看见。男人的鸡巴插在我的屄里面,以前就是感觉到插

    进去了。却没有亲眼看见是怎样插得。等一儿,嘻嘻。我要你慢慢地往里面插,

    让我看清楚,我是怎么样给你这个坏公公捅进去的。哈哈。你这个爱插儿媳妇小

    屄的大流氓」。

    「嘻嘻。好吧,小坏蛋。公公现在就开始慢慢地插进去,让你清楚的看看。

    公公那么大的鸡吧是怎样插进儿媳妇这么小的屄里的。嘻嘻。好了?你看着,我

    开始往里捅啦!」说着就慢慢地两臂和后腰同时用力,尽可能慢地把自己和儿媳

    的身体往一起拉拢,魏喜的粗大鸡巴一分一分的前进。一分一分的缩小。终于,

    魏喜的阴茎的后半段。无声无息地滑入了儿媳妇的屄洞内,俩人的耻部紧紧地贴

    在了一起,感觉到了温暖。阴毛互相交缠在一起,发出「唦唦」的摩擦声。

    离夏抬起头来,直起上身,把头靠在魏喜的左肩上,小嘴对着公公的耳朵轻

    轻地吹来一口气:「嘻嘻。我都看到了。真好玩。我的公爹,你就干你的儿媳妇

    吧,干到你泻出火为止,可是你不能来回抽插。只能往里顶。让我看看。你是怎

    样泄火的。你泻火的时候是啥样子。我有什么感觉」。

    这时候,魏喜已经快忍不住,想要像刚才那样大操她一顿,转念一想,刚才

    已经同意她不抽插了,男子汉,说话要算数,尤其是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媳妇。

    是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儿媳妇。一定要说到做到。

    主意拿定,侧过头去在儿媳妇耳边轻轻说:「别着急。说好了。等一会我泄

    火的时候,我可还要泄在你的身子里面,你不是还在安全期吗?」离夏吃吃地笑

    着:心里想。这个老头。这是记得还挺清楚。就说。「不要紧的,那是给儿媳的

    最好补品。我正求之不得呢」。

    听了儿媳妇的话。魏喜一不做。二不休,向前迈了半步,让儿媳妇的后背靠

    住她身后的墙上,自己紧跟着上前,把儿媳妇固定住。骨盆用力向前突起,带动

    腹下的阴茎和耻部。全部向前挺出,让自己的整个阴茎根部都露出来。向儿媳妇

    的阴部的那堆软肉就压了上去,紧紧的贴在一起,一分一毫都不能移动,儿媳妇

    因为两条腿在公公身后交勾在一起,上半身趴在公公身上,屁股又被公公牢牢地

    抱住,而阴部正中的那个肉洞。又被公公的肉棍串住,位置完全被固定了,一点

    都移动不得。

    此时。离夏面对公爹的巨大压力,除了无奈地被动接受,一点办法也没有。

    其实这种玩法,,就是一种专门用于男女交媾就地快速解决的一种临时方法。

    就是男女都脱去下衣,女方就像离夏那样被男人的鸡巴深深地插入,插得越

    深越好。男的抱住女的。使出全身力气。只压住女方的下阴,以求能达到龟头顶

    住女方的子宫颈,顶住子宫颈后。不在来回抽插。只须稍微左右晃动,让龟头微

    微的在子宫颈上摩擦。

    片刻以后,男性的鸡巴就由于过度充血胀大。和女方盆腔脏器的挤压摩擦产

    生快感,导致射精,女性的子宫也由于内脏压迫,外阴被男性重力挤压,导致阴

    核充血敏感,被男性的耻毛摩擦,也极易到达高潮。今天。魏喜就是要用儿媳妇

    离夏的下身做自己的肉垫子,让自己产生快感射精。并没有想到再给她带来一次

    新的高潮。

    这时候,魏喜两脚用力向后蹬第,用胯下作顶点,直直地把离夏钉在了墙上,

    没有其它多余的动作,就这样向后蹬第,身体前倾,身体的最前端部分。深深地

    埋在儿媳妇体内,不仅仅是整根阴茎。甚至连一部分阴阜。都挤进了儿媳妇的小

    屄中。由于二人的阴部极度压迫,魏喜觉得自己的阴茎在充分勃起后。仍然在膨

    胀,继续在变粗变常。

    由于过分的充血和表皮的拉扯,自己的龟头还稍稍有些痛楚,离夏感觉公公

    的龟头在就顶到了底。可是好像还在胀大。还在往里钻。就说。坏老头。你慢点。

    都要把我顶穿了。可别把我操死呀。

    正在这时,魏喜的龟头前面好象在延长时遇到了什么阻碍,被一团软软烫烫

    的东西挡住了,魏喜猜测那可能是离夏的子宫颈,他想象着自己的龟头在遇到阻

    力时,怎样仍旧奋勇地向前冲去,向里顶去,直到子宫颈被顶得离开原来的位置,

    陷入子宫腔内,并推挤得子宫在盆腔内摇摆不停,所以他异常的兴奋。哪里会听

    离夏的。他脑海中的想象。更加激起了自己向前挺进的勇气,竟然忘记了自己的

    阳具。

    平常就是那样的又粗又常。现在这样全根尽入。又加上充血胀大。就比平常

    又大了不少。也忘记了自己柔嫩的儿媳妇。是否经受得住自己这么大的力气。魏

    喜一面喘着粗气,一面继续脚下用劲,双腿挺直,阴部死死地顶住离夏的外阴,

    将她外阴的软肉。完完全全地向里面推了进去。

    离夏的大阴唇和小阴唇。都在公公强大的推动下,被强迫地向内翻卷进去,

    紧紧地从左右两边。卡住公爹的阴茎根部,甚至一部分阴阜的肉。这时。魏喜全

    身沸腾的血液。仍在一刻不停地涌向自己的阴茎,涌向自己的龟头。如果魏喜此

    时拔出自己的阴茎。或许会发现。他的阴茎已经比平时勃起时。至少大了三分之

    一。龟头也不再是个小鸡蛋。而成了个大鸭蛋了。然而。儿媳的阴道竟能装的下。

    看来。女人的阴道有多大的潭性啊。

    也难说。那么大的孩子。都能生得出来。魏喜这根粗大的阴茎就是再胀大一

    倍。也比孩子小多了。离夏的小屄也能装下的。其实。此时二人的下体已经很有

    快感了。魏喜的龟头被离夏的子宫颈紧紧地箍住。阴茎根部也被离夏的大阴唇和

    小阴唇紧紧地卡住。冲在阴茎里面的血。又已经不能回流。不用再用力往里挺动。

    阴茎就可以常时间的勃起着。不再软化。可以让二人常时间的享受到快感。只是

    目前的条件不允许。要是这样老站着。身上挂着一个人。那有多累呀。

    现在。魏喜感觉热血冲过阴茎根部。被挤压的阻碍着源源不断地到达阴茎前

    半段,在这里积蓄起来,膨胀起来,填满了离夏阴道深处的每一分。每一毫的空

    隙,但是他仍然在胀大,仍然在伸长,热热的血液。仍然在向阴茎里充盈,每分

    每秒,自己的阴茎都在儿媳的体内扩张,离夏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都鼓了起来。已

    经不仅仅是阴道深处有快感了。浑身哆嗦不止。魏喜也感觉到阴茎的表皮。已经

    扩张到了极限,龟头的皮肤。传来阵阵微疼,像被一支小刀轻轻地划着,他忍住

    痛,因为他知道疼痛过后。就是完全的快感。魏喜继续用力顶住儿媳妇的身体,

    低头在她耳边轻轻地问道:「夏夏。有什么感觉吗?」。

    此时离夏仍趴在公爹的肩头,急促地喘息着说:「嗯,嗯…,很涨,里面非

    常涨。涨得有些难受,你要把我的小屄涨破了吧。啊。涨的比每次都厉害。就好

    象屄里面塞进来一根木桩子,哦,越来越涨了,今天你的鸡巴怎么那么大呀。我

    还能感觉到你的鸡巴在我的屄里面一跳一跳的,就像有把锤子在我里面。一下一

    下地往里打一样。嗯。嗯。看来都顶到我的子宫里面去了。嘿嘿。儿媳妇今天要

    被你操死了」。

    「好咧,我再给你点舒服的……魏喜笑着说。又一面咬着牙使劲顶住她,一

    面双手抱住她的屁股。托住她的身体,使自己的阴部隔着阴毛。拼命地围着她的

    外阴打转地研磨,向左转转,再向右转转,只听见自己和儿媳妇紧贴着的下阴。

    发出滋滋,滋滋的声响,忽然,离夏喉咙里发出一声大叫:」噢哦。!好过瘾啊,

    啊。啊。真过瘾啊。坏老头。你哪里学来的这些坏点子。

    同时,魏喜也觉察到自己的龟头上。忽地传来一阵酥麻搔痒的感觉,越来越

    强烈,越来越痒,就好象龟头正被一只小毛刷。不停地上上下下地刷,顿时浑身

    上下所有的肌肉。都僵直起来,他左右摇摆着身体,狠命地用阴毛磨儿媳露在外

    面的阴唇和阴核,强烈的刺激早已使儿媳发不出任何声音,叫声都被憋在喉咙口,

    从下阴传出的刺激。就像电流一样。瞬间就传遍了她的全身,引发她全身每一条

    每一束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痉挛。

    随着离夏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一连串。「呵,呵,呵」的声音,交缠在魏

    喜身后的两脚脚跟。连续不停地叩击着他的后腰,魏喜知道。如果一直这样磨下

    去,强烈的阴核刺激。会使儿媳的肌肉持续痉挛,最终导致心脏衰竭。好在阴茎

    龟头上的酥痒感。正在直线上升,他的肛门阴肌。已经收缩成一团,睪丸酸涨,

    啊。射了!就要射了!魏喜预感到射精关头就在眼前,酥痒已经从龟头蔓延到整

    个下腹和两肋,他最后一次埋下头去。在儿媳妇耳边说道:「。儿媳妇。别动。

    要挺住。我要射了!马上就要射了!你能达到高潮么」。

    离夏在迷茫中。瞪大眼睛看着公爹:「啊。要射了吗?嘻嘻。那你就快点射

    吧!就在我身子里面喷出来吧,没关系的,就射在里面!嘻嘻。就是喷进我的子

    宫里面也没关系的!让我体验一下被男人灌满的感觉!哦!!!爸。你的东西在

    我里面胀大起来了,啊。开始射了!还一跳一跳的!真舒服」。

    离夏话音刚落,射精的快感就登越到了顶点,一旦翻过最后的屏障,阴茎在

    儿媳妇的体内。最后挣扎了一下,阴茎的肌肉打开了最后一道闸门,紧接着又强

    有力地收缩起来,再放开,再更加有力地收缩,一股滚热的精液。被从阴囊里挤

    压了出来,在尿道里飞快奔涌,终于冲出由于高度兴奋。而张开得大大的龟头的

    孔道。喷射而出,直直地撞击在儿媳的子宫颈上,然后是第二股、第叁股……。

    魏喜一边用最后的力气。向离夏的身体发出最后的几次冲击,一边在心底默

    默地数着,九!十!十一!终于,他在完成了十二次喷射后,完全停了下来。激

    烈运动后的疲劳,射精后的满足一齐袭来,魏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摇晃了一下

    身子,忽然觉得离夏的身子是那么沉众,两臂酸胀无比,几乎都抱不住她了,儿

    媳离夏体贴地在公爹耳边说道:「坏老头。放我下来吧,我知道你累了。嘻嘻」。

    魏喜弯下腰,让离夏慢慢地双脚着地,然后自己退后一步,将半软的阴茎从

    离夏的身体里抽出来,只听得离夏嘻嘻的笑出来。「什么事?小坏蛋。你笑什么?」

    公爹问。「坏老头,老流氓。你摸摸,你在里面射了多少呀?嘻嘻。肚子都鼓起

    来了。就根怀孕了一样」。

    魏喜伸出手去,在儿媳大腿内侧摸索着,好家伙!原来,刚才自己两次射出

    的精液。和离夏高潮时流出的淫液。随着自己拔出的阴茎,一起从儿媳的下身流

    了出来,顺着儿媳的双腿内侧向下流淌,一直流到地面。成了小小的两滩。离夏

    说。那里只是流出来的。里面没有流出来的还有很多呢。都进入子宫了。要不是

    安全期。一定会怀孕的。

    魏喜立刻掏出卫生纸,小心地在离夏的两腿间擦拭,儿媳妇夺过卫生纸,白

    了公公一眼:娇嗔道。「坏老头。,我自己擦把。嘻嘻。这回彻底痛快了吧。今

    天你可射了两次了。罚你三天不能再做。嘻嘻」。

    是。是。五天都型。只要我的儿媳妇忍得住。嘻嘻。魏喜抱着儿媳妇亲了一

    口。压低声音问:「哎,你问我讲老实话,刚才你舒服不舒服?有没有快感。」

    离夏含着笑,,同样也小声地说:「当然要舒服嘛。嘻嘻。也还可以,就是没有

    高潮也总归要有快感的吗,刚才最要紧的是刺激,我倒是很喜欢刚才那种刺激的

    心情。尤其是你后来在我身体里面出火的时候,我给磨得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可又不舍得停下来,不停下来。浑身上下手脚自己都乱抖,叫也叫不出来,气也

    透不出,可就是过瘾。那时候什么都不想,就让你磨下面。可惜」。

    「可惜什么?」「可惜你出火太早了,我没有到达高潮。可是你喷在我里面

    的时候,龟头一撞一撞的,顶得我子宫真舒服,还有你射精的时候,一股一股精

    液。冲进我的子宫里,我感觉得到的,热热的,比我的里面温度还要高,喷在子

    宫壁上以后,大概有粘性的,就粘糊在子宫壁上,热到我心里面去了,真是太舒

    服了。不过」。

    不等离夏说出。魏喜就接着说。怎么那么多不过。嘻嘻。不过你以后最好一

    天不要来两次。还是要注意身体的。下次可以就来一次这样的。

    啊。下次什么时候呀。不罚我了。嘻嘻。

    对了。罚。要罚。至少罚你一个月。嘻嘻。

    那好吧。嘻嘻。可以又到安全期了。嘻嘻。哈哈。两人对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