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39)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980。

    第三十九章。

    不知不觉的,公媳二人互相搂抱着就走出了客厅来到了后院里,蟋蟀、蛙鸣

    长短不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皎洁的月光下,魏喜抱着儿媳妇的腰身站在了

    后院的青砖小道上,伏天中的夜晚,燥热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凉爽适宜的后院菜地,斑驳的影子里,两个身贴身的人儿,嗅着浓郁的菜香,

    听着动物们欢快的奏着交响乐。让那当头明月见证着他们之间。情与火的浓情,

    开始演绎人类最美好也最原始性行为。当然这是成年人们都在做的事情。也无可

    厚非。只是他们的身份。确又是那样的不应该。

    男的是五十岁的公公。女的是三十岁的儿媳妇。年龄不太般配倒也没有什么。

    只是公公和儿媳妇做这样的事情。就有点让人害羞了。可是这一对公媳确是那样

    的平静和谐。公公没有一点愧疚的状态。儿媳妇也没有一点害羞的模样。看来他

    们做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了。

    这时,离夏望着公公,低喏着说道。「嘻嘻。坏老头。怎么来这里呀。外面

    会不会有人经过啊。这里安全吗。咱们这可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呀。嘻嘻」。

    魏喜搂抱着儿媳。压低了声音,冲着儿媳妇挤眉弄眼的说道。「你就放心吧。

    都半夜十点多了,这里可是乡下。不是城市。人们早就都回家休息了,咱们在这

    儿小点儿声,应该没有问题。再说。外面是一片荒地。大半夜的谁能来呀。小宝

    贝。好几天了。想急了吧。今晚就让爸爸好好侍候侍候你。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离夏没再言语,眼睛如明月,耀动着晶莹的光芒,那眼角的挑动,滋味别样。

    魏喜看到了儿媳妇那深情款款的小脸蛋上。正挂着的春潮涌动,他迅速的把

    儿媳妇的睡裙撩到了腰际,拧系了一把固定在她的腰间,弄完一切之后,二人搂

    抱在了一起一个类似K型的影子展了出来,分分合合间,在后院的菜地里拉长了

    身影,魏喜双手夹着儿媳妇的柳腰。像推车的老汉一样,耸着他那粗长的烧火筷

    子。对准了儿媳妇的下身就钻了进去。

    爱。爱。你怎么又从后面就进去了。坏老头。那天在地里是没有办法。人家

    才让你那样的。可是今天。嗯。今天。这样。好害羞呀。就跟个狗交配一样。太

    难为情了。离夏不满的说着。

    那天儿媳妇是跪在地上的。可现在是站着的。随着公公的耸动。离夏前面没

    有支撑。只能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动。

    魏喜也感觉遇到了麻烦。就说。忍忍。忍忍。我的小宝贝。换换口味。魏喜

    一边说着。一边在儿媳的身上动作着幸好有爱液润滑,否则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进

    行下去。不过这样做。对魏喜确实有好处。

    那紧窄的玉门,入口处就似两道门栓一样,让魏喜感觉非常舒服。更别说玉

    壶里的褶皱。无比的肉疙瘩,滚动中就像个按摩棒一样,在研磨着他的鸡鸡。如

    果不是他适应了儿媳妇的身体,光是进去那一瞬间就会让他丢盔弃甲。

    啪。啪。啪,缓慢有节奏的撞击着,随着车子的推动,十多米的后院竟然不

    够他们活动了。眼么前的老宅立在身前,黑漆漆的屋子里什么也看不到,离夏一

    脸满足的说道。「外面有蚊子,咱们进屋里去吧。」。随后扭着腰胯。脱离了魏

    喜,首先走进了后屋。

    空旷的屋子里一片静寂,关上房门来到东房,又把里屋的门关上。魏喜拉开

    了灯,那25瓦的灯泡虽然不甚明亮,可屋子里的情形倒是看的很真切。

    封闭了的空间里。除了潮湿的霉味,更多的是阵阵淫靡,白花花的肉体,湿

    漉漉的下身,公媳俩再次交合到了一起,在巨大的撞击声中,离夏哎呦着就被推

    到了三联桌上。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玉颈布满红霞,脸蛋酡红的媚态,模样真是千娇百媚。

    而镜中映出身后那浮动的男人,除了性爱上给予自己,还总是顾及自己的感受。

    屏屏的问着自己感觉如何。能否承受的了。在羞喜连连中,离夏闭上了眼睛。哼

    唱的声音随着公公的推动,渐渐大了起来。

    快感如同潮水般不停的向她袭来,被公公健壮有力的身子撞击着。那不知疲

    倦的物事在自己的身体内搅合着,翻的她只能把身子靠在三联桌上,晃动中迎合

    着公公猛烈的攻击。

    此时,魏喜后仰着上身,动作间询问着儿媳。「小宝贝疙瘩,有快感吗。你

    感觉舒服吗。」,离夏前后晃动着身体,娇滴滴的回应着公爹的询问。「恩。还

    可以。嗯。不错。」,然后,从她的喉咙里,继续抖起了华丽的五线谱。

    魏喜张狂着舒爽的顶着身体,手掌啪的一声击打在儿媳妇丰腴的翘臀上,那

    一巴掌轻柔的带起了阵阵臀浪,颤微微的随着自己的躁动。不停的扭摆着。

    被爱欲击打的神经。是那么的脆弱,离夏在纵情中,「嗯。嗯」声不断。

    魏喜呼哈着撅着身子,狠狠的抽插起来「哈。嗯,骚逼里面还真紧啊,你快

    看看,哦,快看看镜子,啊,你箍的我的狗鸡真舒服啊」。

    离夏享受着快感,但她不敢再去看镜中的场景,呻吟着回应着。「嗯。嗯,

    不要了,哦。好羞人呢。就跟两只狗在交配一样。嘻嘻。你是大公狗。我是小母

    狗。大公狗的鸡巴肏小母狗的屄。啊。两只狗在交配啊。嘻嘻。多羞人呀。」,

    离夏的手臂搭在三联桌上,乌黑的秀发锤了下来,随着臻首不断甩来甩去。腰肢

    被公爹紧紧的搂抱着,下体伴随着公公的撞击。紧紧的夹裹起来,越来越多的阴

    液。从他们的交合处窜出。流到了彼此的大腿上,水声潺潺。仿佛要奏起那广陵

    绝响。

    感受着细腻湿滑中。又舒爽无比的玉户不断吮吸,魏喜腾出手来,钻进了儿

    媳妇的睡衣内,那沉甸甸的肉球。弹性十足的被他抓在了手里,丰裕的奶汁。打

    湿了他的手掌,一通疯狂的揉捏过后,撩直了儿媳妇身子,就把那件可怜巴巴的

    睡裙脱了下来。随之「啵」的一声,带着呻吟和喘息,公媳二人的身体又分开了。

    转过身来。娇小的离夏红透着脸面向公公,水汪汪的杏核大眼。迷醉着含着

    欲望,她伸手搂住了公公的脖子,看着他那满头大汗的样子,离夏温柔的冲他抛

    了个媚眼。

    美人在怀,激起了魏老喜的万丈胸怀。他弯腰抱起了离夏的双腿,双手紧扣

    在儿媳妇肥嘟嘟的圆月上。离夏双腿被抬起。只好把身子趴在公公的身上。双手

    搂着公公的脖子。关心的说。坏老头。别把你累坏了。魏喜脸上挂着自信和坚定,

    回到。没关系。你才多众。挪移着身子调整好角度,就把自己的朝天棍对准了方

    向。与此同时,他嘿嘿笑着,把嘴凑了过去,小声的说了一句。「小美人,公公

    要进来了。」,说完一耸身子,不成想,竟然偏离了方向。

    这般举动又弄了几次,在那粘滑液体的湿润下,不是杵到了儿媳妇的小肚子,

    要么就是耷拉到了她的屁股下面。惹得离夏娇笑不断。「你又未曾尝试过那些个

    动作,还真以为自己是花丛高手啊?都捅到哪里去了?嘻嘻。」受到嘲讽,魏喜

    尴尬的咧嘴说道。「原本以为这样很简单,我怎么知道它有难度,快,扶着我,

    帮我一把」。

    方才那情景,女人双腿勾住男人的腰,而男人双手搂抱住女人的臀部。这种

    新鲜尝试,毕竟是第一次,站立的互抱体位姿势,对男人的腰膀有着严格的要求,

    并且还需要男人性器的长度,缺一不可。

    看到公爹的窘态,离夏搂紧了公爹的脖子,把脸扎到了他的脖颈间,只听旁

    边公爹焦急的说道。「宝贝,快帮我一把」。

    离夏感受着男人的体温,伸出右手探到下面,握住了那圆滚滚湿漉漉的烧火

    筷子。轻轻的缩着身子,对准自己下面的幽洞口,然后在男人的耳边哼了一句。

    「嗯。顶吧」,就又扎进了公公的怀里。

    被公公搂紧了身子捅了进去,离夏喊了一嗓子。「哎呦」,然后就被他抱着

    身子颠了起来。曼妙的身体颠簸在公爹的怀中,如浪头上的船儿,时起时伏的飘

    走在生死一线之间。那滋味怎堪一句「欲生欲死」。就能描述出来呢,催发的她

    像条八爪鱼,四肢紧紧的抱住了那个在她体内耸动着的男人。呼吸不光急促,声

    音也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

    「哦。恩,要死啦,哦。会被外人听到的,恩,会被听到的。被人发现就坏

    了。」离夏压抑的喊叫着。央求着,眼里冒出了春水,那副表情我看尤怜。

    「哦,小宝贝儿。你的下面还真妙啊,小嘴叼的我的鸡鸡好舒服,恩,哈哈。」

    魏喜大力的干着,伸手把炕上的被帘子抓了过来,塞到了自己脖子下面离夏双手

    死死的抱住了公公的脖子,根本也腾不出手去拿那布帘子,只能是载浮载沉的随

    着公公荡悠着身子,不断舒服的呻叫。还不时的求饶着。

    「舒服不舒服,小宝贝儿。」魏喜大声的吼叫问着。

    那高难度的体位姿势,几经磨合,魏喜倒是掌握了一二。上下起伏间,看着

    儿媳妇不堪蹂躏的样子,只得把她放了下来,「好人儿,不要问,呜呜,你干吧,

    干吧。」离夏呜咽着被公公放下了身子,她赶紧抓住了布帘子围在了自己的嘴上。

    身体下面已经不知道喷了几回爱液,腿脚软绵绵的。如果不是公公有力的扶

    持着,她早就滩在了一旁,强忍着身体带来的快感,趴在三联桌上的离夏。这回

    主动撅起了屁股。

    看到那欲火焚身的样子,魏喜再度抱紧了儿媳妇的小腹。那柔软平滑的肉肉,

    摸在手里感觉异常的有手感。放松身体后,魏喜端起了身子。继续朝着儿媳妇猛

    烈的冲击着,速度明显快起来了。

    儿媳妇纵情的声音,从布帘子遮挡的嘴里发了出来,那高低起伏的哦啊声,

    魏喜听到耳朵里,就跟吃了大补丸一样。不光这些,还有下体传来的。阵阵融化

    似的侵蚀,拿的他酸麻无比,肉骨朵在挤压着紧箍着他的鸡鸡。

    他卯足了劲儿,忘形的冲刺起来。那三联桌上的烟袋锅子。都随着晃动了起

    来,啪啪啪的声音再也控制不下来了,魏喜耸拉着的子孙袋。夸张的如同儿媳妇

    的奶子一样。甩着击打着,一根黝黑的阳物直来直往间,在阴液的润滑下。都牵

    扯出了粉嫩玉肉,带进带出时,性器的结合是那样的紧密。

    小腹间传来的快感,腰眼间的酸麻,还有大棒子头的敏感,让魏喜又一次的

    登上了云霄,身临其境的感觉。弄的他沉醉其中。

    动作中的他抬眼看到了那副泛黄的横幅,上面的那几个字。依旧很清晰的映

    入他的眼帘,魏喜放肆的喊了出来。「啊,啊,我的小姑奶奶,老烟枪要喷了。

    啊。要喷啦,哈,一万年,一万年我不要啊」。

    感受到公爹猛烈的来袭,那贯穿她身体的老烟枪,刮扯着她的阴户。球头棒

    在她体内生生的研磨,快感一下接着一下的砸着她的心坎上。她的身子也随着紧

    了起来,狠狠的迎合着公爹的躁动。哀婉缠绵中,离夏的嘴里也是顾不得许多了。

    「老烟枪,呜呜,我不要一万年,嗯嗯。哦,给我,我要。我就要你给我,哦。

    啊」。

    离夏软绵绵的堆在魏喜的小腹间,被推来推去的,她只觉得快感如潮的向她

    喷涌而来,一波波强烈的热流。击打着她的身心。身体也在此时。释放出一股股

    的阴精,迎合着那激情,一下子就飞到了极乐世界。

    屋子里一片淫靡,潮不拉基。黑乎乎的砖地上。被打湿了一大片,那乳白色

    的粘液。非常醒目的一大滩,赤裸裸的堆在那里。

    离夏浑身无力,疲沓不堪的躺在床上。心脏咚咚咚的跳成了一个儿,晕晕乎

    乎的她跟喝多了似的。下体一张一合的如同争食的鲫鱼嘴,粉嫩鲜红。抽搐间的

    她,身子骨像一滩烂泥。再也爬不起来。

    注视着儿媳妇那不堪风雨的表情,魏喜拿起了那布帘子。胡乱的抹了一把身

    上的汗水。带着满足和快慰,他气喘吁吁的叫了一声。「小心肝儿,这回满足了

    吧。哈哈。我也舒服死啦」。

    离夏晕红着脸蛋。眯着眼不作答,看来这回真的是筋疲力尽了。魏喜见状,

    只得屈身把她抱了起来,关掉了老房子的灯,回到了前院。

    寻来了手纸和湿巾,魏喜一遍遍的擦拭着儿媳妇那肿胀饱满的下体。那印笼

    处的两片蝴蝶翅。振展的越发肥厚,粉嫩中透着女儿的娇媚。欢爱中纵情声色犬

    马,但事后魏喜的温柔。也是很体贴的,这也是作为一个男人,应该保持的东西。

    安抚儿媳妇进入了睡眠,魏喜轻轻的给她盖好了被子。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小

    孙子,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这才转身离开。

    从柜子里取出了干净的裤衩背心,魏喜看了看时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0点

    25分。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短裤上,儿媳妇淋漓的一片湿液。心里想了想,然

    后抄起了衣物走向浴室。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