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36)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5590。

    第三十六章。

    躺在王三哥家的炕上。不一会。魏喜就睡了过去。可是。一幕一幕的。魏喜

    却做了不少猛梦。在睡梦里。昨日的晚间,魏喜摇着蒲扇躺在前院,看着儿子走

    进浴室洗澡,他慢悠悠的晃悠着椅子,寻思着地头的快感。

    在那提心吊胆中。迸发出来的激情火花。确实是令他回味无穷,别的不说,

    这类乎大野地的形式,还真是头一回尝试,他就像一头老牛一样。不知疲倦的奔

    驰着,撞击着儿媳妇那肥白的大屁股,嘻嘻。离夏那屁股。肉感十足不说,就是

    给人的快感程度。

    尤胜第二次在家里的温情,他也说不出太具体的感受,但能感觉到儿媳妇配

    合着的那股子骚劲,是那样的婉转承欢在他的撞击之下,尤其是在和路边的老李

    说话时,大彪子过来打岔,儿媳妇竟然在一旁不停的扭动着胯股,小声哀求着。

    「嗯。老牛,你倒是动动啊,人家让你弄得不上不下的。啊,你这个狠心的家伙。」

    对着老李大声喊话过后,他轻轻拍打着儿媳妇的屁股,低头小声的念叨起来。

    「儿媳。等一会儿老牛在犁你,哦。别夹我,别那么用力夹我,听话。小坏

    蛋。」那边大彪子口口声声的叫嚣,却也是把气氛搞了起来,直到他吼走了大彪

    子看到静寂下来的四野,魏喜实在是忍受不住那紧张刺激的心情,对着儿媳妇的

    大白屁股。开始疯狂的撞击起来。「嘻嘻。刚才是不是很刺激啊,哦。你下边怎

    么那么多水儿啊,热乎乎的里面好紧啊,好。我的乖儿媳。你可要听话。现在没

    人来了。公公我一定满足你,今天老牛要彻底满足你。让你做一回神仙。嘻嘻」。

    啪啪啪的声响之下,儿媳妇压抑着喊了出来「哦,坏老头。你调整过来了。

    和你的儿媳妇交媾。你不感觉尴尬害羞了呀。嘻嘻。今天怎么那么猛呢?老公公

    干儿媳妇。和自己的儿媳妇通奸。操逼。哈哈。真的好兴奋呀。好舒服。啊,好

    公公。快点给我吧,老牛。用力干你的儿媳妇。啊。真舒服。嘻嘻。坏老头。你

    的儿媳妇这样顺从的让你操。你高兴不高兴呀。今后你儿子不在家。儿媳妇的身

    子就都是你的。任凭你怎么操。你喜欢不喜欢。嘻嘻。儿媳妇可真喜欢你呀。喜

    欢被你操。你的鸡巴又粗又硬。比你儿子强多了。快。儿媳妇又要高潮了」。

    那震撼着魏喜心坎的声音。和下体带来的紧致爽滑感,使他如沐浴在春风里,

    他的鸡巴被儿媳妇的小屄儿紧紧地裹着,感觉和那次在浴室里。插进她嘴里的味

    道又不一样,猛烈的劲头跟喝老白干似的,从嗓子眼一下子通到胃里,他再也忍

    不住了,感觉那尿意十足,一股股的被儿媳妇下面的嘴儿。把他的快感都抽了出

    来,他都感觉要飞起来了。

    看着那被插的都翻开花的肉馒头,呼的一下子。就喷出了好多子孙浆子,一

    坨一坨的。都射到了儿媳妇的里面,儿媳妇竟然还尿了出来,幸好躲得快,不然

    就让她喷了一身。离夏看到自己的尿液差点喷到了公公的身上。不由得哥哥哥的

    笑了起来。哈哈。怎么不都尿道你身上。回去让你儿子看到。看你怎么和他解释。

    嘻嘻。你这个坏老头。我就直接说是被你尿湿的。我给你把尿来的。你不老实就

    给我尿湿了。嘻嘻。

    魏喜又搂起儿媳妇的腰。两手向上摸去。摸到了儿媳妇的大奶。揉弄起来。

    儿媳。刚才舒服么。看你那么风骚。都快把我的鸡巴弄断了。嘻嘻。你那么急着

    追过来。也不怕渐渐怀疑。

    怕啊。怎么不怕。儿媳妇还不是完全为了你。为了你个坏老头。知道你两天

    没做了。一定憋得很难受。就让你早点爽快爽快。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我呀。嘻

    嘻。

    离夏娇羞无限的说道。身体在公公的搂抱中扭动着。任凭公公的大手在自己

    的乳房上揉动。享受着那种温暖。那种柔情。以及和公公通奸的刺激。虽然。二

    人都发泄完了。得到了性欲的释放。却舍不得这种公媳间的温情。魏喜搂着儿媳

    的手不愿意松开。

    过了一会。离夏说。爸。现在天还很亮。我们这样回去。难免不会让宗建看

    出点异样。不如我们在待会。等天快黑了再回去。模模糊糊的他就看不出什么了。

    魏喜听了。又一次感觉到儿媳妇的细心。就说。那我们现在干什么。

    离夏娇羞的说。不如我们还像那天夜里一样。你趴在我的身上。我们搂抱着

    感受一会。我很喜欢那天的感觉。挺好的。嘻嘻。型吗。魏喜说。真是我的好儿

    媳。怎么不型。我求之不得呢。

    于是。离夏起来。然后仰面躺在麻莲带子上。把T恤拉倒乳房上面。把两腿

    分开。裤腰带解开。裤子退到屁股下面。魏喜则脱光了上身。裤子退到膝盖上面。

    趴在离夏的身上。两人肌肤相亲。温温热热酥酥痒痒。魏喜双手抱住离夏的脖子。

    离夏的手搂着公公的腰。上面嘴对嘴的就亲吻了起来。下面虽然魏喜的鸡巴没有

    插入离夏的阴到里面。却是肉贴着肉也是热热的。暖暖的。酥酥的。麻麻的。也

    有一些快感。

    就这样。一直到天快要模模糊糊的时候。二人才恋恋不舍的起身。回到家里。

    离夏就赶紧进了浴室。把公公遗留在自己阴道里面的秽物清理了出来。以免丈夫

    晚上会感觉出来这且不说,儿子昨晚上和儿媳妇撒欢,魏喜也很清楚,并不是他

    特意去听。去看,可是那房中的私密话,在他去后院提尿桶时,从儿子卧室里的

    后窗传来的那些话,令他如同大豺狗舔鸡鸡,自足无比。

    「哎呦,老婆,你下面真滑真香啊。」宗建呼哈着,离夏也是娇滴滴无限的

    回应着。「讨厌,嘻嘻。讨厌。」听了两句儿子和儿媳妇的私房话之后,颠着步

    子,魏喜笑么丝儿的回到东屋,取过背心和裤衩,走去冲凉。

    那一夜,他睡得很舒坦,再没有早些日子时的躁动,转天早早起床之后,从

    前院的自来水管处引着管子,穿过客厅给后面的菜园浇水。又用后院的压水机打

    了一盆凉水洗脸,忙完就急匆匆的给儿子儿媳妇做早饭去了。

    或许是起的比往常早,都利索之后才六点半不到,这个时候,儿子从卧室里

    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管子问道。「爸,这管子黑不拉几的都走油了,还能用吗?」

    魏喜看了看儿子,说道。「老管子好用。就将就着用,不用也浪费了,咦,你怎

    么起的那么早,不多休息会儿呢。」,知道儿子嗜睡,平日里起来的不是特别早,

    他疑惑的问着儿子。

    「哦,刚才老板来电话了,我那个助理就在村外等着我呢,回头再给你电话

    吧,我要走了。家里的两口就有你照看着了。」儿子说完,行色匆匆的就离开了

    家当魏喜追到门口打算喊他吃点早饭再走时,可给他的却是儿子远去的背影。

    关好院门,魏喜回到客厅里,打算问问儿媳妇情况,推开房门,屋子里一片

    暗淡,他看到儿媳妇正光溜溜的站在那里叠着被子,地上散布着窜成一团的卫生

    纸,想了想昨晚上的情况,魏喜心理不由得再次活奔了起来。

    听到开门声,儿媳回头看到了魏喜那色迷迷的眼神,离夏娇羞的说着。「啊

    呀,你怎么就进来了?人家还光着身子呢。你就不怕被你儿子看见呀。大早起来

    的,你这是要干什么呀?」,就看到魏喜随手关上卧室的房门,走到后墙,扬手

    把后窗也关上了。嘴里说着。嘻嘻。昨天夜里把你累坏了把。公公来慰劳慰劳你。

    离夏说。渐渐还没走远呢。他要是再回来。唉唉。你干什么。他可总是丢三落四

    的。没准拉下什么东西就回来了魏喜哪里管儿媳妇说什么。只管爬上床去,探手

    摸向离夏的下体,那里还湿漉漉滑腻腻的,明显是儿子草草了事的结果嘛,尤其

    小尿桶里白花花的东西,他想,那该是离夏蹲在尿桶上流进去的。

    离夏被公公的大手一摸下面。身子一抖。就嘻嘻的笑了起来。嘻嘻。老流氓。

    坏老头。要做坏事啦。快来人呀。公公要和儿媳妇交媾啦。快来看呀。嘻嘻。离

    夏一边说着。一边嘻嘻的笑着。听听。不说强奸。是说交媾。这是反对么。明明

    就是配合魏喜舔着脸冲着离夏说着。「让我这老皮管子给你再刷刷锅,我也尝尝

    儿子的刷锅水,好不好」。

    坏老头。昨天没喂饱你呀。你儿子刚走。你这个老公公就钻到儿媳妇的屋里

    来了。害羞不害羞呀。你儿子的脏东西还在里面呢。也不嫌脏。嘻嘻。昨天是吃

    饱了。今天又饿了。你吃一顿能饱一个月呀。嘻嘻。我就想吃我儿子剩下的。好

    儿媳了。快点给我吧。魏喜央求道离夏羞臊着脸蛋,没有反抗就被魏喜抱在怀里,

    魏喜麻溜的脱掉了他那大裤衩子,随手扔到了床头。

    离夏双手支在身后,盯着魏喜那黑乎乎的阳物,那丑陋的家伙,青筋暴露不

    说,龟头儿怎么那么大。那么红,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搅得他心里扑通扑通的。

    带着她的大奶一起欢快的跳了起来,原来那就是插进自己体内的东西呀,真是好

    大。好羞人啊。

    离夏心理胡思乱想着。「他手里夹着那羞人的大玩意。在挤呀着我的下体,

    哦,怎么还磨蹭起没完没了了,他要把我给融化了吗?我怎么会变得那么不堪撩

    拨了呢?这是好羞人啊,昨天和公公做的那么疯狂。夜里和丈夫也得到了畅快的

    发泄。应给说性欲已经消退下去了。怎么公公刚一撩拨。自己就又这样了呢。是

    不是自己太淫荡了呀。可是。现在我又很喜欢他用那丑陋的家伙来欺负我。爱爱。

    我真的没救了。,哎呀。挤得我的魂儿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哦,这讨厌的家伙」。

    「哦。哦。」的一个长音儿,从离夏嘴里呼了出来,魏喜之前扶着硕长打弯

    的阳具,寻摸着离夏饱满肥沃的两片鲍鱼,在其湿滑的蜜缝中裹着龟头,一吞一

    吐的感受着挤进挤出,待到它完全浸湿之后,一杆子就捅了进去,那一下子舒爽

    的插入。引来了离夏舒爽的呻吟,小水嗓儿叫的那叫一个清脆,龟头包括茎身。

    被离夏的阴道紧紧地包裹住。喝。好紧呀。舒服死了。魏喜又再一次体会到了西

    游记中孙猴子紧箍咒的厉害。

    那满屋子淫靡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刺激着他的大脑,刺激着他下体脉动

    着的粗大鸡巴,大头头爽滑无比的穿梭在离夏悠长狭窄的通道里,感受着之前儿

    子的节奏,感受着柔嫩小嘴对球头的吸吮,开始啪啪的小范围运动起来。

    这个姿势,他俩搂触在一起的样子,在体位中叫做对坐式,魏喜并不太了解

    姿势的名称,他只知道这样做能清楚的观察到离夏的表情,更近距离的观赏,从

    身体到心理的一种融合,正如欢喜禅中大明王搂着明妃一般无二,让他欲火上升。

    快感连连。

    「嘻嘻。儿媳。跟老皮管子一起修欢喜禅好不好,一起体验体验极乐世界的

    好处,啊」魏喜百无禁忌的说着,刺激着离夏,与此同时,他自己的下体也是越

    发的胀大着,向内冲突时。仿佛要伸进离夏的子宫里,那幽闭着的通道被打开,

    尤其是大鸡吧齐根没入里面,龟头更是被子宫颈嘬的无以复加。

    「你个混账,坏老头。啊,老流氓。和人家说的都是什么胡话呢。啊。哦。

    还想要进到哪里去啊。都进到人家的肚子里面去了。真有些吃不消了。你个坏老

    头。」离夏也跟着撒起了蛮,公公的话让他想起了那尊欢喜佛。那不就像自己现

    在这样。嘻嘻。还真形象。她的下体一再的膨胀着。适应着公爹的尺度,一张一

    弛间,那家伙来回拉扯着她,一次次的顶在自己最里面的花心上。就快进到子宫

    里去了。让她混乱不堪地跟着放纵了起来。

    此时。娇柔的儿媳妇。时而低头眯缝着下面进进出出的阳物,时而仰起脖子。

    不停摇晃着脑袋,帮着公公硬硬的大家伙网自己的里面钻。真想让他的大鸡吧穿

    过子宫颈。捅到自己的子宫里面去。看看是什么滋味。离夏感觉那股酸麻肿胀充

    斥着她的下体,满满腾腾的感觉。

    让她没一会儿就喷出一股子春水,她只感觉身子一软,就被魏喜挑了起来,

    她死死的抱着魏喜的脖子,下体一下下不受控制的。夹紧那粗长的物事,魏喜托

    着儿媳妇的屁股。死死地往自己的阳具上顶。但越是这样,魏喜越是猛烈。那东

    西也就越硬。越是感觉又粗又常。又肿又涨。

    离夏的阴道也被冲的更满了胸脯子坠拉拉的令离夏憋的很难受,被挑唆的动

    了真火的她。一起一伏的颠簸着身子,更让她羞耻的是,随着魏喜的穿透,那抵

    在花心子上的东西。又一次把她自己的魂儿带走了,这种情况下。随之而来乳液

    竟然喷射了出来两条乳白色细线。喷射到了魏喜那宽阔的胸脯上,打湿了他前胸

    的背心,魏喜那赤裸裸的眼神。和舔动着的舌头,真的好羞人啊。

    难道这就是欢喜禅,是佛家做的事情。和尚不是戒欲么。怎么还做这样的事

    情呀。对。人家那是在修炼。是在坐禅。是练功。不过。这种欢喜禅可比正常人

    厉害多了。离夏想着想着就又用力的搂紧了公公,想体验一下欢喜禅的厉害。哎

    呀。里面怎么顶的这么深。这么涨。难道还真顶道了子宫里。会不会被顶坏呀。

    离夏有些担心。

    不想练欢喜禅了感受到离夏的异状,魏喜也发现了情况有些特殊,自己的鸡

    巴似乎进的太深了。两个人的阴部紧紧地贴在一起。耻骨都有些疼了。再看儿媳

    妇那撇拉着的丰满的八字奶,白皙中透着油光闪亮,肉色无比的乳晕已经打开了

    片儿,好多米粒伏在肉色的乳晕上,那娇嫩的蓓蕾也变得葡萄般大小,暗肉色的

    葡萄射出来的乳色汁液,很馋人,魏喜吧唧着嘴舔起了舌头。

    正要去吃两口,却被离夏搂紧了身子,无奈中,魏喜只得暂时打消了吃奶的

    念头柔软光滑的黑段子面般的秀发。就披在离夏嫩脂凝滑的后背上,有两缕飘到

    前面的乌丝。也被他随手撩到了离夏的身后,或许是感受到她的绵软,魏喜搂住

    了离夏不再动弹,静静的等待着。让离夏慢慢恢复体力。

    小小的喘息了一阵之后,离夏又被魏喜抱举着骑到了他自己的身体上,这个

    姿势更羞人,可身体里带来的快感却又令她深深陶醉其中,那深深浅浅的拉锯突

    刺,每每让离夏心尖颤抖。花枝摇摆,她承认自己喜欢上了这个节奏,尤其是魏

    喜自身的男人宽厚胸膀,父亲般的疼爱,以及孩子似地索取,让她有些迷失身份,

    角色也在她的身上不停的转换着,她一会儿像个妻子,一会儿又像似女儿,有时

    感觉又像个妈妈。

    这个时候,魏喜正享受着离夏匍身的拧动,他斜睨了一眼。扫到了床铺里头

    的小孙子,他看到小孙子在那里安静的玩耍着,心里不由一荡。

    然后仰身搂住匍匐着的离夏,不管她羞媚的眼神,魏喜颠起自己和离夏的身

    子。往窗台靠拢过去,然后侧身抱起了小孙子。

    似乎感觉到了魏喜的意图,离夏粉嫩的脸蛋通红一片,啐了一口道。「不知

    羞的老东西,呸,难道要和孙子一起玩三P吗?我一个人还喂不饱你呀。」魏喜

    把小孙子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一边颠着身子一边说道。「那样是不是会更舒服

    呢,嘻嘻,你的高潮又要来了吧,哈哈。好舒服啊,来来来,诚诚和妈妈一起骑

    大马,哦。好舒服啊。这样感觉好吧。」,他感觉到离夏的身子就像要把自己融

    化了一般,那滚烫的浆液包裹着自己的阴茎,浸得整个粗大的阴茎舒爽无比,这

    种滋味真是销魂至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