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35)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090。

    第三十五章。

    早上八点多,魏喜伺候完离夏母子俩穿衣吃饭,关掉前院的水龙头,收拾起

    皮管子。

    后院菜地里已然浇的盈盈满满了,水漫过菜园流了出来,急忙中,他又给小

    菜地放水,看着那一片丰足的三分地,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尔后一脸满足的回到

    了前厅,和离夏交代一番。

    然后。关好院门,魏喜去了王三爷爷家里。

    前几天,魏喜从城里赶回来,三哥的二儿媳妇生了个男娃,回老家坐月子。

    就是没有奶水,自己的儿子儿媳妇赶回乡下,三哥是知道的,就是没好意思过来

    问问。

    和三哥聊了一会。三哥想让离夏给自己的孙子喂喂奶。,听三哥说完,魏喜

    挠了挠脑瓜皮子。说道。「三哥,这个是,你看看,我一个当公公的怎么和儿媳

    妇说呀。还是让我三嫂子去说吧,我觉着由她出头好点吧。」,这回轮到魏喜磕

    巴了。

    老哥俩在墙头上蹲着,抽着烟,嘀嘀咕咕的样子,这时候,里屋走出来的王

    三奶奶看了满眼,招呼了一声老兄弟,魏喜急忙应承着。,跟着三哥走进正房,

    三嫂子端了茶水过来,放到了茶几上,招呼老兄弟魏喜坐下休息。这个时候,王

    三爷冲着老伴嘀咕了几句,三奶奶会意的点了点头。坐在了春秋椅上。

    「老兄弟,一会儿,问问我那大侄媳妇,我们老二家的没奶水儿,让侄媳妇

    给开开口儿,图个顺儿。」王三奶奶慢搜可以的说道「老嫂子,你看我这个当公

    爹的,刚才三哥跟我说了,呵呵,一会儿,你跟着我走吧,想来,我家儿媳妇该

    是没什么事,就是我不好开口,还是嫂子你来说比较合适。」魏喜低着头吹着杯

    子里的茶叶。不好意思的说道,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好不讲究。

    「行行行,怎么着也要问过大侄媳妇不是,我就怕城里人在乎这个,咱也不

    好意思直接开口啊,有你这么一说,我去跟她讲。」王三奶奶喜滋滋的说道称赞

    了一番孙娃子,魏喜招呼着老嫂子去了自己家里,进门前,魏喜咳嗽了一声,算

    是打了招呼,看到王三奶奶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离夏问道。

    「三娘,看你那样子,什么事啊。」魏喜接过儿媳妇手中的婴儿车,踱到了

    东房,抱着小孙子高高的举了起来,哄逗了一阵之后,把孩子撂到了大炕上,随

    手抄起玩具蛇,照着旋钮拧了几把,往油布铺的褥子上一撒,那玩具蛇嘎吱嘎吱

    的就扭了起来。

    统共隔着一道门,那外厅的动静,怎能瞒过魏喜的耳朵,一边照看小孙子,

    他的耳朵就抻长了「侄媳妇啊,三娘问问你,你二兄弟媳妇奶不足星,问一声儿,

    打算劳你给孩子开开嘴儿。」王三奶奶拉着离夏的手,慈祥客气的恳求着平日里,

    这两家走动的挺近,关系也不错,离夏也知道公爹和他们家的感情,本身作为一

    个母亲,在奶孩子方面,离夏也未感觉有什么难为情,听了三娘一番话,毫不犹

    豫就答应了下来。

    果不出所料,儿媳妇一口应承下来,尤其是看到客厅里三嫂子满含感激的眼

    神,魏喜会心的笑了。

    这王三奶奶临走时还特意嘱托了一番魏喜,中午不用开火,去他们家一起吃

    饭,老喜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帮近中午,魏喜被三哥请了过去,三嫂子特意炒了

    几个魏喜爱吃的菜,已经摆在厢房里间的圆桌上。本来这厢房是王三哥大孙子住

    的,他们老两口子住的是正房,这不他二儿媳妇回来坐月子,老两口也就搬到了

    厢房和孙子住在了一起。

    开着空调的厢房,屋子里却是很凉爽。老哥俩时不时的碰着杯子,王三爷喝

    了一口说道「老喜啊,不是老哥哥嘴贱,这小孩喝母亲的乳汁和喝奶粉就是不一

    样,也不知咋回事,你嫂子做了乌鸡汤给老二家的下奶,就是稀得拉的没多少,

    你说说,你有什么法没有」。

    「三哥你就别寒缠兄弟了,兄弟一个大老爷们。哪里有经验可讲。」魏喜嘬

    着牙花子指着王三哥道王三爷笑呵呵的请教着魏喜。「这不三哥问你呢吗,你以

    前不是也弄过些什么汤吗,三哥就想跟你取取经」。

    「那要看看二侄媳妇的胃口了,胃口好的话,就多弄点,乌鸡汤啊,猪蹄子

    汤,有那个什么乳鸽啊,都弄点,就是忒荤,怕别吃不下」魏喜建议着说道,儿

    媳妇当初就没少喝自己炖的汤,具体情况,魏喜也不了然,不过瞅着趋势,尤其

    是儿媳妇现在的情况,再回想儿子跟自己说过的话,想来补的很充足。

    魏喜端起了酒瓶子给三哥满上,说道「对了,你再弄点野生的大鲫鱼,那个

    也是大补,对月子里的人,尤其是乳妇来说,很好,我跟你说吧,能吃就是好事,

    说别的都是瞎话」哥俩你来我往的喝着,一个多小时过去,王三哥晕晕乎乎的,

    和魏喜说道了两句。岁数大了,也不理会老兄弟,自顾自的倒在了厢房的床铺上,

    呼呼的睡了起来。

    楞等着的功夫,王三奶奶端来西瓜走进厢房,看着床上倒着的丈夫,她砸吧

    着嘴说道「和兄弟你没少喝啊,看你三哥那熊样,都六十多岁的人了,也不注意。

    又喝醉了把。」魏喜答道。「三哥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了,孙娃子怎么样?」

    王三奶奶顺势陪在桌子旁,吃着西瓜说道。「吃了他娘娘的奶,小家伙挺安分的。」

    魏喜笑呵呵的说着 .「哦,那就好。那就好」。

    王三奶一个劲儿的冲着魏喜夸着离夏「侄媳妇人挺温顺的,还和我说,她也

    随着在老家多住几天,就多给孩子奶奶」,也不等魏喜回话,她又继续说道「你

    家的儿媳妇啊,奶水可真足,喂饱了我这小孙子不说,还给挤了一大杯子黏糊糊

    的奶水,色儿透着浆糊,味真浓。」魏喜不好接嘴,只是呵呵笑着,看出魏喜不

    好意思,王三奶奶打趣起来。

    「你这都给她补的啥啊,跟嫂子说说。」魏喜骚着脑袋尴尬起来。说道。

    「哎呀,老嫂子你,你这叫我如何去说呢。」,咧着嘴抬头又低下的样子,让王

    三奶奶看了满眼王三奶奶看着老兄弟不好意思的样子,捅着他的胳膊,继续询问

    着。

    「有啥不好意思的,咱们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别人不知道你,嫂子还不清

    楚吗!你家建建总会和你透露一二吧,你快跟嫂子说说。」,本来嘛,公爹手勤

    勤,做点东西给儿媳妇补身子,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难为情的事,这个老兄弟榆

    木疙瘩。把事看的忒重,总是躲避着跟做贼的似的,越是那样越是让她看着憋闷。

    被三嫂子挤兑的没辙了,魏喜低着个脑袋,接过了老嫂子递过来的西瓜,咬

    了一口,似是总结语言似是思考,然后支支吾吾的说了两句。「唔,也就是炖了

    几次猪蹄子汤,还有鲫鱼汤,也没什么别的了」,王三奶起身拍着魏喜的肩膀笑

    道。

    「我炖了乌鸡汤,觉得差不多,也没多想,没想到你老弟心够细的,心理装

    的东西倒是挺多的,回头我也弄些试试,你看看我大侄媳妇喂奶都放得开,你反

    倒畏手畏脚的不好意思说,是不是去了两天城里,喝那水儿变了味啊。呵呵,你

    继续喝酒,继续,嫂子我回屋看看」。

    说完转身离开了厢房这事说归说,做归做,在外人面前还是要保持一下自我

    形象的,魏喜含糊其辞的应付走了老嫂子,把杯里的那小半杯酒仰脖倒进了嘴里,

    吧唧了一口菜,看了一眼床上倒着的三哥,小呼噜打的那叫一个匀挺,掏了一根

    烟抽了起来。

    砸吧着三嫂子的话,不知咋的,没两口就把烟抽完了,这午后也是没啥事干,

    给三哥盖了一条小被儿,腻不他撒的困意也跟上来了,就势躺在了床的另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