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34)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5290。

    第三十四章。

    在老家的玉米地里。公公魏喜和儿媳妇离夏正在做着羞人的事情。在这青纱

    帐里做爱。真是太刺激了。二人无比的兴奋。

    「恩,你穿的是什么?是月经带吗?」魏喜的手探到儿媳妇的下体,摸着那

    蜜门处。疑惑的问着「讨厌的坏老头,什么月经带呀,这是丁字裤。嘻嘻。是为

    了方便你的。傻瓜。人家还在安全期里。要不。能就这样来找你吗。要是给你戴

    上个套子。你也不舒服呀。嘻嘻。」离夏羞臊的说了出来,这一说,一下子就打

    消了魏喜的疑虑,他惊喜异常的盯着儿媳妇的俏脸,那红扑扑的小脸蛋浮着一层

    微润,细密间让他越看越心甜。心里一阵感激。儿媳妇还真一心想着自己。什么

    都给自己想到了。

    要做真的了。不好让儿媳妇仰面躺在那里。那样自己趴在儿媳妇身上。就太

    低了。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来了人也不知道。就太危险了。

    于是魏喜拉起儿媳妇的身子,把儿媳的裙子向上卷了一下。就撩开她的短裙,

    隔着那丁字样的带子,伸手在她下面抹了一把,看到手里湿乎乎的,老喜急忙脱

    掉了自己的裤头,把儿媳妇的身子扭了过去,压着她的柳腰上,像狗儿似的就趴

    了上去。这样。魏喜就像第一次同儿媳妇交媾时一样。从后面把自己硬硬的粗大

    的阳具插入到儿媳妇的幽洞里。儿媳妇跪着。脸朝下也不用管外面的情况。只管

    享受公公的赐予就行了。

    魏喜在他后面不停地抽查着。只露出小半个身子。从外面只能看到他的脖子

    以上。他却对外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魏喜正在卖力的在儿媳妇身上耕耘着「哎呦,老喜啊,去田里弄什么呢。」

    一个赶着牛车的老人。从那边喊了一嗓子,正在儿媳妇身上埋头苦干的魏喜。猛

    然哆嗦了一下,隔着朝天穗望向路边,或许是那边居高临下,自己又是直立着身

    子,才被别人看到的吧,「哦,是老李哥啊。我正要弄点粘棒子吃,这不就来了,

    你干啥去啊,哦。恩」。

    魏喜大声的喊着,他那插入在儿媳妇阴道里的阳物。暂时只好静止的埋在了

    儿媳妇的体内,有些肿胀不说,还被一下下的扣着龟头的冠状沟,那整根粗大的

    常枪就浸泡在儿媳妇阴道的肉褶子里,好多软骨状的东西在挤压着它,简直太舒

    服了「捯点鸡粪,打算给我女婿的菜园子鼓捣鼓捣,你没地了,也不用操持了」。

    老李哥停车想歇息一下,「恩。是啊,还是操持点好啊,不鼓捣点事,胳膊

    腿都僵啦,哦。恩。是呀。」魏喜笑着喊了出来「你呀就是闲不住,是不是儿子

    又回来了。」老李哥点上了旱烟说着「是啊,嗯。这不打算给他们弄点尝尝新鲜

    啊,顺便也活动活动,哈哈。啊。」魏喜刚说完,就听到一声叫喊。

    「哈哈。怕不是给儿媳妇吃的吧,看得出来,老喜叔疼他们俩,他儿媳妇还

    喂奶呢吧,哈哈。」大彪子有点胡言乱语了老喜一头汗水的活动着身子,有些气

    喘吁吁的,听不惯大彪子胡说八道,老李哥赶着牛车。喊了一嗓子就走了。哈哈。

    老喜叔。你儿子经常不在家。你那漂亮的儿媳妇寂寞不寂寞呀。你可要好好的侍

    候侍候他呀。最好侍候到他的床上。哈哈。哈哈。

    大彪子说着已经跑的无影无踪嘿嘿。魏喜还真就像老牛犁地般在卖力的侍候

    着身下的儿媳妇。刚才那一幕。还真让离夏有些心惊肉跳。生怕有人会走到跟前

    来。直到一点动静也没有了。离夏的小心脏才平静下来。

    「嘻嘻。太刺激了,儿媳妇。我感觉到你里面的那个地方了,他又在叼着我

    的龟头呢。还一吸一吸的。啊。」魏喜低头扶着儿媳妇的腰。说道,他一脸的兴

    奋,哼。还刺激呢。都快吓死我了。你个坏老头。要是人家走过来。叫你吃不了

    兜着走。嘻嘻。快弄吧。我正痒着呢。离夏终于笑了。和自己的老公可从来没有

    这样过。身体上的快感到没有什么特殊。可是心理上爽快可就不一般了。

    一是儿媳妇和公公。是禁忌的。二是在这野外的庄稼地里。真要是被人发现

    了。公公和自己在村里的好名声就全完了。魏喜又开始继续撞击着儿媳妇那丰腴

    的臀部,快感阵阵从龟头上传来,扯的小腹上都异常舒服。尤其是刚才路边的外

    人经过,那清晰感特别的强烈,又紧张、又刺激、一阵悸动,看着儿媳妇的大白

    屁股,自己在里面灌来灌去的,好不威风。

    「哦,快点给我吧,臭老牛,恩恩,轻些轻些,都顶到我的心窝子里了。」

    离夏半张着嘴。忍耐着刺激,回眸望了一眼老公爹,她很清楚老牛的身体变化,

    那粗大的话儿。一下下的撞击着自己的身体,令自己不时发出阵阵呻吟,根本控

    制不住这野外带来的冲击,尤其公爹那像肉滚子一样的大家伙撞击着肉穴带来的

    牵扯,一下下把自己抛到了九天之外。然后又坠入万丈深渊,把她搅得迷离阵阵。

    却又欢喜连连。

    刚才她也听到了公公说出的那些隐含的话,一答一问间,公爹静止不动,那

    停留在自己体内深处的东西,把自己撑的满满的,她都忍不住扭动着屁股。试图

    搅动一下那酥酥麻麻的物事,可公爹有力的固定着自己的臀部,百蚁千虫般张弛

    着他羞人的东西,自己也跟着他一起收缩着,离夏苦苦的忍耐着,真想大声喊出

    来,当下里,又剩下了他们俩,那广大的天席地床,那赤裸裸的肉体击打声音,

    啪啪啪声。异常快速。又非常清脆,彼此之间的体毛。纠结不堪的缕成了一小撮

    一小撮的样子,肉体完美的交合。打湿了的屁股和大腿,撞击下都抖出了肉花。

    那情况真是好有一比。

    琼浆挂壁问枝蝉,举目花绵醉酒间。

    如是新科摘桂首,悬凝朽畔最流连。

    公爹任多菩提水。竟射儿媳屄里边。

    公公欢喜儿媳乐。二人交媾情无限。

    离夏喉咙里呜咽着,恩啊恩啊的声音。随着老牛的快速推动,渐渐的大了起

    来,扭动中的身体。如同摇摆的玉米叶子,一下一下快速的前来后去移动着,那

    诱人的呻吟声儿,那低沉的粗喘声儿。以及肉体的撞击声儿,在青纱帐里被过滤

    着,消散于广袤的天地间,嘿嘿,此时四下里又毫无一人,任由着这一对公公儿

    媳纵情淫乐。即便是有个把人从外面的公路经过,也绝对不会想道这里正在发生

    的一切。

    「啊。哼,老牛再犁地,犁你这块嫩嫩的地,我给你,哼。哈哈,你的小屄

    出水啦。出水啦,浇的老牛好舒服,啊。啊。太爽快了。好儿媳。老牛操不够你。

    嘻嘻。儿媳妇。要让你的公公好好的操你。」魏喜抓紧了儿媳妇腰际,使劲的耸

    动起来,嘴里还说着淫荡的话语。

    听着公公的淫荡语言。离夏也受到了感染。

    感受到暴风雨就要来临,离夏擅口微张。呜咽着。「呜呜,坏老牛。要犁坏

    了,要犁坏儿媳妇了。都扯到了我那里了,啊,真受不了你了,你这个老牛,啊。

    啊。干得儿媳好快乐。好舒服。用力干你的儿媳妇吧。儿媳妇乖乖的让你操。把

    你的臭东西都射在儿媳妇的屄里面。射的深深的。儿媳妇好高兴。」,离夏喘着

    粗气。不停地说着。

    那一头乌黑的秀发耷拉着,护住了她羞媚的脸蛋,大幅度摇摆着扭动着身子,

    急速的喘息呻吟着,忍受着公爹最后的冲刺。他觉得公公的鸡巴在她的屄里面越

    来越硬。越来越膨胀。都快把他的嫩屄撑破了。她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一股暖

    流顺着脊柱直冲大脑。再扩散到全身。他浑身酥酥麻麻的。已经高潮过两次了。

    公公还没有射精。他是在忍不住了。嘴里叫着。啊。啊。坏老头。你怎么还

    不射呀。真要把儿媳妇操死呀。啊。啊天都完全黑了下来。魏喜和儿媳才结束了

    这场酣畅淋漓的交媾大战。从地里回到家中。魏宗建坐在后院打盹,夜色中。他

    未曾看到妻子潮红的脸蛋,也没想过妻子回来后。为何匆匆的就去洗澡。

    待得父亲出去刷锅,宗建跟了出去,「给我刷吧,哦。爸,怎么不用高压锅

    啊。」宗建冲着低头刷锅的父亲说道。

    大锅里放了半槽水,粘玉米摆在里面,大火就架了起来,滚烫的蒸汽没一会

    儿就腾腾的升了起来,滚了几个开儿,放小了火就那样咕嘟着,直到火灭了,就

    不去管它了。

    浴室里,离夏正蹲下身子,食指和中指不断的挖向自己潮乎乎粘滑的下体,

    竟然被自己挖出了一大坨乳白色的粘液,那是在自家地头里和公公交媾时残留下

    来。没有流出体外的精夜,望着一大滩黏糊糊的东西,想到刚才和公公的狂乱,

    想到沟拢里那更大的一滩粘稠的乳白物,她越发认真的清洗起来。

    洗着洗着。离夏又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么多的东西。都射在自己的里面。自

    己要不是安全期。还不给公公怀个五胞胎呀。嘻嘻。这个坏老头。身体这么棒。

    刚刚两天不做。就又这么厉害了。怪不得以前他老打飞机。这回好了。有了我这

    个儿媳妇孝敬他。就不用再那样了。

    离夏想着。想着。不由得脸上又红了起来。  离夏抠挖了一气之后,又使

    劲鼓胀着肚子。像挤尿液一样挤着下体,确实没再发现有残留之物,这才起身。

    弄了满满一手的沐浴乳,一遍遍的清洗起来。

    日头落下去以后,屋子里流着过堂风,暖呼呼不再酷热,离夏啃着粘玉米,

    享受着喷香喷香的原生味道,看着那饱满的颗粒,整齐划一的排列着。一个粘玉

    米就把离夏的小肚子给喂饱了,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腹说道。「好饱哦。」,那副

    满足的样子很可爱,宗建看着自己的妻子吃饱离开饭桌,咧着嘴笑呵呵的和父亲

    喝着啤酒。

    一夜无话,离夏畅快了。自不必说,魏宗建第二天也不走。也就没有纠缠妻

    子。让妻子痛痛快快的睡了一宿。第二天上午,宗建陪着父亲在后院菜园子里,

    把黄瓜香菜鼓捣在一个提篮子里,魏喜告诉儿子把这些蔬菜送到王三爷家还有魏

    云龙家,街里街坊的,都尝尝。交代了儿子,魏喜打开后院的老宅,从里面的抽

    屉里拿出了种子,继续忙活起来。

    一个上午,爷俩把黄瓜秧子西红柿秧子都铲了出去,留了一片空地,剩余的

    地方种上了生菜。

    挖坑、点种、埋土、灌水一系列程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魏喜这个行家里手

    做起来简简单单的,倒是儿子低头弯腰很不适应,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一旁乘凉的离夏看着父子俩忙忙碌碌的,在一旁把水给他们准备了出来,她

    很清楚,没干过农活的丈夫,那是强忍着疲劳在坚持着。

    「快喝点水,歇会吧。」离夏轻轻的对着他们喊着,魏喜冲着儿子指了指,

    示意他不要干了,见儿子没动,又指了指那边说道。「型了,看你一头大汗,别

    干了,歇着去吧。」,他劈手夺过儿子手中浇坑儿的水壶,把儿子推了过去。

    「你呀,还逞强,累了就歇会儿。」离夏看着洗过手的丈夫说道,「不累,

    没事,爸都成,我也能坚持。」宗建满不在乎的说着「你呀,还跟爸比,他吃过

    大苦受过大累,你哪有他能干呢。」离夏晃悠着摇篮里的儿子,把水递给了丈夫。

    一个干字又让离夏有些幻想。脸蛋害羞的泛起微红。连忙扭过身去。

    只是丈夫没有看到看着丈夫喝完水,离夏拿着手巾替他擦着脸上、肩膀子上

    的汗水,刚才说的话很真实,确实就是那个样子,年轻人没经历过什么事,所以

    干起农活很吃力,这个确实很正常,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只是离夏的那个干字。

    里面还包含着另外的意思。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才脸红。当然别人察觉不到晚

    饭时。父子二人又喝起了啤酒。

    喝道高兴处,宗建劝慰起父亲来。「爸爸,明天我可能就要回去了,等着老

    板电话,如果晚点的话,你就随我们一起走,要是匆忙的话,你就随着离夏一起

    回去。再住几天也行。反正离夏也不着急」。

    离夏低头吃着黄瓜馅饺子,感觉丈夫的手摸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紧接着她也

    哆嗦了一下,感紧望了过去,只见丈夫端着酒杯跟她使了个眼色,离夏这才暗暗

    的松了口气,刚才公爹的脚正在偷偷的摩挲着自己的脚丫,那麻痒痒的感觉让她

    有些舒服。正在分心二用,紧张无比。就被丈夫一捅,急忙收回自己的脚丫。脸

    上有些红晕。只是宗建没有察觉到。

    哈哈。偷情的男女一旦上了瘾。真是色胆包天。竟然当着儿子。当着丈夫。

    就做起了小动作。着要是魏宗建走了。他们还不就分不开了。白天黑夜的不停交

    媾呀「是呀,爸,你就别磨叽了,这不再过两天我的半年产假也要休满了。也要

    去上班了,家里没有人可不型,再说你小孙子还要你照顾呢,你可不许逃避哦」。

    离夏抿嘴笑了笑说道「型。型,老让你们操持,我也放心不下,再者,呵呵,

    你们那样真好像三国里的刘皇叔,这三顾茅庐,爸爸可不是诸葛亮啊,不过呢,

    这回爸爸就跟你们一起过日子了,也省的你们又说爸老顽固。」魏喜笑眯眯的指

    着儿媳妇说道。

    公媳二人的这一番对话。别人看似平常。可是。画外的另一层意思。却只有

    公媳二人能听明白。

    离夏这一次当着丈夫的面和公公撒娇道。「哼,又取笑我,又开始取笑我,

    坏老头」,还真就跟闺女和爸爸耍撒娇儿一样,毫不做作。逗得魏喜父子俩呵呵

    的笑了起来。

    离夏吃饱离开了饭桌之后,宗建继续和父亲交流着思想感情,劝慰着父亲品

    尝红酒,告诉他尝试着新的生活方式,就如同喝惯了白酒,或许红酒的味道闹不

    登登的,可你品来品去。就会慢慢的喜欢上它。听着儿子和自己唠嗑,魏喜小口

    抿着红酒,心理思考着儿子所说的话。

    夜色见晚,疲劳了一上午的宗建,忍不住走向浴室冲洗一番,洗过了汗味,

    对着院子里乘坐的父亲交代着让他去冲凉,然后晕乎乎的走进自己的房间。

    看到儿子进了房间。关闭了窗户。并且迅速拉上了窗帘,魏喜嘿嘿的笑着,

    他知道他们要干什么,酒后夫妻交流也是很令人向往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