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33)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290。

    第三十三章。

    离夏和公公彻底突破。成为夫妻般关系的第二天早晨,公媳俩相互面对时。

    魏喜坐在离夏的对面,对儿媳说「好闺女。昨天我们已经彻底突破了。老家的后

    院上个月种的短菜也该收了,我看啊,我要回去一趟了」。

    他把想法说了出来,同时,话里还隐藏了一些其他因素。离夏问道。「你儿

    子今天就要回来了,猪子在电话里说。要送他老叔回来,要不你就跟着猪子回去

    吧,我知道。你心理不平静。还有些自责。不敢面对你的儿子。嘻嘻。是不是有

    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也不是自责,我都睡了你了,成了那种关系。还自责什么,就

    是心理多少还有一些尴尬,嘿嘿。」魏喜直溜溜的对视着儿媳妇「你也知道不好

    意思了,哼,你个坏老头。把儿媳妇睡了个彻底。你又那样说了。也好,那就给

    我们腾出点空间来,静一静也好。让你回去调整两天。等你调整好了。儿媳妇再

    把身子给你送过去。嘻嘻。反正我已经让你这个臭老公公睡了。就跟定你了。绝

    不会再让你跑掉。你可要好好的侍候我这个儿媳妇呀。哼哼。嘻嘻」。

    离夏托着腮帮子瞪了公爹一眼。嘴上却嘻嘻的笑着嘿嘿。这么不顾脸皮的事

    情都已经发生了,是羞耻也好、是食髓知味了也好,魏喜还是打算回去看看,给

    儿子和儿媳妇一个空间,也让自己缓和缓和。

    所以,公爹的离开,离夏也是同意的,她自己也要调整一下。

    离夏为了这个家,大胆奔放中,连自己的身体都搭进去了,除了感恩公公,

    这里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比如。公爹可以弥补丈夫不在身边的不足,可以缓解

    自己心理上的空虚。寂寞。性欲上的需求。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着情愫,不过,

    她接受了公公,接受了老公爹的爱与情。让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心底里的恋父情

    节。确切的说,那是心灵释放的情怀。

    公媳俩人就在儿子的卧室里,逗看着小宝宝,气氛是一时愉快,一时又略显

    沉闷,一直到宗建和猪子打开自家房门,走进家中。父亲魏喜跟着猪子回了老家。

    宗建两口子还有孩子享受着相聚的美好时光,不过,再好的日子也有个头,三天

    的假期真的不嫌多,转眼就过了两天,和妻子商量一下之后,给父亲打了电话。

    交代了要去老家看他。

    吃过中饭,宗建开着车。带着老婆孩子就下了乡。

    到了老家,也才四点多,日头偏西,这个时候空气还是依旧热咕噜度的,父

    亲把躺椅搬到了后院的房山,正躺在上面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他听到前院门响,

    起身喊了一声。「是建建吗?门应声打开,一家三口迎着父亲的喊声走了进来,

    宗建抱着孩子打算靠拢过去,只听得父亲说道。」呵呵,别熏着孩子,我这抽旱

    烟味道大。「,」怎么又抄的起它来了。「宗建有些不解,自己给父亲没少买卷

    烟,都好多年没看到父亲抽旱烟了,今天竟然再次看到那杆老烟枪。

    「哦,想换换口味,我觉得这个不错,很有味道。」魏喜冲着客厅里说道

    「味儿还真呛人,少抽两口吧。」离夏倒是凑了过去,看着烟锅里一亮一灭的烟

    丝,瞪着眼说着。

    「哦,对对,这个确实太呛人了,我一个人啊。倒没计较,你看看,小孙子

    在这,我可要多注意注意了。」魏喜用大拇哥按住烟锅,熄灭了它,然后把烟灰

    磕了出来。

    离夏扫了一眼公爹,眼里透漏着着暧昧。却没再说话,就听得魏喜说道。

    「要不要吃粘玉米,爸给你们弄些去。」这个时候的晚玉米还没有成熟,不过早

    春的玉米倒是下来了,吃着正合适,所以魏喜告诉了儿子和儿媳妇宗建哄着孩子

    还没开口,离夏倒是很欢喜,她挺爱吃零食的,只不过生完孩子,好多东西都要

    忌口,所以小心翼翼,这个时候。听到公爹要去弄点粘玉米尝尝,勾起了她的馋

    虫,所以很是撺掇起来。

    魏喜走进客厅,打算亲亲小孙子,被儿媳妇拦住了。「你嘴里烟味那么大,

    就不怕孩子咬你啊。」,听到儿媳妇这样说,魏喜愣了一下,「哎呀,这个就别

    和爸爸计较了,车里有口香糖,你给爸爸拿来不就得了。」宗建笑呵呵的说道看

    老婆没有动静,宗建把孩子递给了她,转身回到车里去拿那罐装的清新片,小铁

    罐有些热,拿在手里走回客厅「爸。你将就着吃吧,车里热不拉叽的,清清嘴去

    去烟味。」宗建把东西交到父亲手中。然后从妻子怀中接过了孩子。

    「我这么大人了还吃这个,你看看,哦哦,型。型,我吃我吃。」看着儿媳

    妇幽幽眼神扫过来,魏喜忙不迭的从罐子里取出两块,他并没有马上放到嘴里,

    而是走到水缸前,舀了一瓢子凉水,咕咚咕咚的也不怕闹肚子,上来就灌了一气,

    然后把口含片放到了嘴里,一股子清香气息顺着鼻子眼就窜了出来,那嘴里的薄

    荷味道还真浓,凉飕飕的灌着脑袋魏喜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儿媳妇。见他正背对

    着丈夫冲着自己笑着。还对自己微微的挤了挤眼睛。就扭过头去了。魏喜转身走

    出了家门。

    可是他刚出门没几步,又转了回来。魏喜特意挑了一个干净的麻莲袋子,朝

    胳肢窝里一夹。瞥了一眼旁边的儿媳妇。就又走了出去,离夏正要给孩子喂水,

    听见那边丈夫嘴里说道。「爸拿了一个麻莲袋子,这是要弄多少啊?」「咱们够

    吃一顿的就成,回城里时再带点回去,弄太多了也不好吃啊,你没和爸爸说吗?」

    离夏回了一句「没有啊,我哪里想的到啊,这不爸刚出去,要不…」。

    宗建还没说完,妻子就接过了话茬。「你给孩子喂点水吧,我去看看,弄的

    太多也吃不了,对了,一会儿盯着点,孩子可憋着尿呢,别让他尿了。」,嘱托

    完丈夫,离夏戴上了白色护手,又拿了一顶遮阳帽戴上,怕蚊子叮咬,捎带脚又

    寻了一条不穿的薄衫,就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

    夕照的日头真如同后娘的拳头,路边的小柏油路上。冒着的蒸汽有些变形,

    半拉公路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那刺眼的阳光。狠狠的打在茂密的玉米秧叶上,

    泛着土黄色的玉米穗儿。轻轻摇动着。似是在向天空招手,翠绿色的玉米杆儿密

    不透风,朝天穗都打了出来,差不多到了自己的脑门,望着那成片成片的田地,

    离夏记忆里循着自家的老地走去。

    来到沟拢里,看到不远处的公爹正猫着腰,似乎是把那个麻莲袋子铺到了地

    上。

    玉米地热烘烘的,垄沟边上的玉米杆儿叶子。支楞楞的伸了出来,离夏小心

    的走了有三四十步,来到了那片儿早玉米地。这块地以前是自家的,公爹给承包

    出去了,每年倒也能从这里寻一些新鲜的粘玉米吃。她看到公爹贴在大渠的埂子

    上,专捡大的嫩的玉米掰扯,就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还不到五点,地里没有人,再者一说,施肥拔草的也早就完事了,

    专等玉米成熟后。一收了之,所以,除了路边树上传来的知了声,这青纱帐里,

    真如同荒郊野外,毫不夸张。

    「你怎么来了?,大热的天儿,建建怎么没来?」,明知道儿媳妇回来。魏

    喜还故意这样问。看到儿媳妇小脸红扑扑的,魏喜心里一阵高兴。却又有些怜惜

    的说着「他看着孩子呢,你可别弄那么多,够今天吃的就行了,回头咱们回城的

    时候再弄点就够了」话锋一转却又说道,难道你希望他来。而不是我来么。说着

    又冲公公坏坏的笑着。还不住地挤着眼睛。离夏把护腿的薄衫围在腿间就要过来

    帮忙。

    「你别管了,坐在那里歇会吧,」魏喜伸出手拦着儿媳妇,正好握上了她那

    柔软的小手。

    这时魏喜甩了一句。「建建没有发现什么吧?」,他说的时候。紧紧的盯着

    儿媳妇的眼睛,打算从里面看出一些端倪来,可他看到的却是儿媳妇一脸的风情

    万种,根本没有任何信息可循。

    「嘻嘻。他发现了,发现你睡了我了,这不是就找你算账来了吗。呸,说这

    话也不知道害臊。坏老头。」离夏拧了一眼公公,看似斥责的样子,实际语气里

    柔婉清鸣,哪里有半分埋怨的意思,那小嘴撅撅着。一副撒娇的模样。

    「哦,那感情好啊,那感情好啊。」魏喜只顾得说这么一句,两个人对望着

    看了一阵,离夏娇羞的说道,坏老头。你走的时候不是和你说了吗。过两天儿媳

    妇就把身子给你送去。嘻嘻。怕你等不及。这不是就急急忙忙的追着你来了。怎

    么样。儿媳妇好吧。还不快点行动。魏喜站在垄沟埂子上,向四处张望了一下,

    没有发现异状,又压低了身子看了看两侧的沟拢,确认了左近真的没有人,心理

    才踏实了下来。

    好一个胆大包天的魏喜,他跳进了垄沟里,把麻莲带子铺好。让儿媳妇躺在

    上面。就扑到了儿媳妇的身上。一把抱紧了儿媳妇的身体。

    「哎呀,你,你怎么在这里就,嘻嘻。有人要干坏事了。强奸人了。啊。救

    命呀。」离夏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咯咯咯的娇笑着。嘴里喘着粗气小声的叫道,

    话虽如此。可身体却很自然的投进了公爹的怀抱「嘻嘻。爸想你了。健健不是来

    和爸算账么。就让爸先和你算算情账。嘻嘻。在这里和儿媳妇来一次交媾。爸也

    很紧张,不过也很刺激的,嘿嘿。想爸了吗。来,爸让你快活快活。哎呀。怎么

    这么湿呀。这两天健健没喂饱你呀。还这么淫荡」。

    说着魏喜就把儿媳妇的衣襟扯开,露出了儿媳妇一对白皙的大奶。他一把手

    就抚到了上面。用力揉搓起来。「来,爸有点渴了,快给爸喝一口奶。」,说着。

    大嘴就叼在儿媳妇的奶头上。用力吸咂起来。甜甜的奶汁就都到了他的肚里。他

    随手又撤掉儿媳妇腿上的护腿,把那件衫子挂到了玉米叶子上离夏娇羞的望着公

    爹。

    「瞧你急的。才两天不做。就集成那个样子了。也不怕被人看到啊,馋死你

    了,哼,满嘴的烟气,你就真的不怕被健健觉察到?」,嘴上说着,离夏也抬起

    身。坐在了垄沟埂子的袋子上,你就不急么。不急。怎么会刚到家。就追到地里

    来了。不就是想让我早点干你么。嘻嘻。魏喜打趣着儿媳妇。

    西边的早玉米那高大密实的秧子遮住了夕照的日头,偶尔一线钻出来丝毫不

    影响垄沟里的背阴,虽然还有点热,可环境造人,那实在是非常适合干一些羞人

    的事情。

    就在茂密的玉米秧子的遮盖下。一对公公儿媳热烈的做着通奸乱伦的事情。

    离夏很温顺的把她那件纯棉的体恤衫撩了起来,前扣式的胸罩此刻发挥了作

    用,毫不费力的就把里面的大白兔给推了出来。

    望着花生般大小的乳头,魏喜欣喜连连,那两只夹带青红经络的大肉球,散

    发着肉晕的光芒,热气腾腾的像馒头般在召唤着他,又如同挂在枝头的梨子,很

    肥很多汁。

    他游离的眼神扫了一眼十多米开外的路边,又倾听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小心

    翼翼中又迫不及待的蹲下了身子,把嘴靠了过去。呵呵的笑道。「不是吃了口香

    糖了嘛,有也是有奶味」,说完,按耐不住的就叼了上去。

    「哦,你轻点,嗯,好涨。坏老头。又吃人家的奶了。嘻嘻。成了我的儿子。」

    离夏调笑了一句,然后闭上了眼睛,她托着乳防的手因为紧张,不断抖动着,更

    是刺激了魏喜的食欲,吮吸的速度也愈发快速了起来吃的满嘴都是汁液的魏喜,

    分开儿媳妇的双腿,跪了下去,真如同羊羔跪乳,又似孩子一般趴在妈妈怀里,

    温顺焦急,手不停的挤着弹性十足的饱满,让它快速的流动到自己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