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30)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5990。

    第三十章。

    一时的癫狂,肉欲至极,公媳俩彼此之间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就这样发生

    了肉体关系。真正的交媾在了一起。跨越了雷池的禁锢,迈完了最后一步。终于

    突破了伦理禁忌,在夜色中弥漫着,又悄无声息的融入了黑夜。突破了伦理后,

    公爹魏喜和儿媳妇离夏的身份也在悄然中快速转换着。

    「爸。」离夏看到在厨房忙碌早饭的公公,蹑声喏了一句。算是打了招呼,

    听到儿媳妇温柔的轻唤,魏喜转头望去。

    他看到儿媳妇的脸蛋上飘着红晕,显然还是有些娇羞。对昨晚突然发生的事

    情有些不好意思。那眉眼间透着的粉嫩,带着微微的娇嗔。眉梢间还有些笑意。

    可是。并没有一丝责怪公公的意思。魏喜这回完全放心了。

    儿媳这样的表情。魏喜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这种表情表明。儿媳妇已经原谅

    自己了。经历了昨晚那一幕惊心动魄事情。也就是自己对儿媳妇的真实侵犯。让

    魏喜一直在担心。儿媳妇会不会和自己翻脸呢。现在。儿媳并没有异样的表现。

    还是和往常那样。害着羞。撒着娇。一副小女人娇俏的模样。让魏喜又羞又爱。

    魏喜这时候的感觉,已经恢复了平静。尤其是经历了昨日的一场梦境,他心

    理对此越发感怀,对儿媳也就越发产生了感激和爱慕之情。魏喜嘴里应承了一声,

    他便转过头去,不敢再细细端详儿媳妇的身体。

    话说回来,他那老脸上又何尝不是热烘烘的,毕竟他做了那样的事情,是他

    主动爬上了儿媳妇的身子,糊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粗大又硬硬的阳具顶到了儿媳妇

    那羞人的里面。还把那些脏东西。都射到了儿媳妇的身体里面。造就了公媳乱伦

    的事实。想到了乱伦。魏喜还真有些愧疚。

    是对儿媳妇的愧疚。还是对儿子的愧疚。魏喜也说不清楚。唉。即便是自己

    再怎么需要。再怎么冲动。可那是自己的儿媳妇啊。是儿子的老婆。自己不能碰

    的。现在再如何去解释,可男女之间已经发生了这种超越伦理的性关系。这个事

    儿也是无法言讲啊。事情已经发生。也无法挽回。只有很着心去接受了。

    一直到了中午,他们彼此之间谁也没有多说几句话,还在互相回避着。在那

    不时碰撞的眼神中,公媳俩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羞涩,那种羞涩,实实在

    在的不是夫妻间的,也不是情人间的,而是公媳间夜晚真实乱伦后的一种必然。

    儿子今天就要回来了。自己奸淫了儿媳妇。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在魏喜脸上。

    还存在着愧疚。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他想要躲避。而在离夏的脸上。

    除了羞涩。愧疚已经慢慢的退去。除了脸上还有点微红。行动已经显得很自然了。

    这个时候。离夏的手机响了,电话是侄儿猪子打过来的,他嬉皮笑脸的说不

    让他老叔回来,要让他再多待一天,叫家里放心,然后讲了一堆看似大道理。无

    非就是留下老叔喝酒的话,无奈中。离夏也没有过多的反对,猪子和丈夫的关系

    不错,她还能怎样呢?溜一晚上也好。也让自己多平静平静。

    离夏把情况转告了公爹一下。之后,彼此又沉默了下来。想到昨晚发生的事,

    离夏心理涌起微微的波澜。他叹息了一声,看了公公一眼。不知道今天晚上又会

    发生怎样的事情。他不想再发生事情了。可在她心里的某一角落。却又期待着发

    生点什么事情。到底想发生什么事情。他一时又说不清楚。他心里有点坦拓。有

    点心神不宁。

    时间在一点一滴中过去了,一天中,公媳俩都在默默中做着各自的事情,一

    直持续到了晚上。

    小诚诚吃过了母乳,白天玩耍的有点过于兴奋,此时疲态尽显,被妈妈哄了

    一会儿。也就安静的躺在小床里睡去了。放下孩子后,离夏走进了浴室。  在

    浴室里,离夏脱掉了上衣的T恤,对着镜子端详着自己的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

    异常。那傲耸的硕大乳房,把一个成熟哺乳期的妈妈形象。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她那白皙的身体如冰雪般凝脂。晶莹剔透,两个高挺的乳头。像寒雪中傲立的两

    朵梅花。翘翘的悬在冰雪间,又如睡莲浮水,波巡荡漾间倒扣的莲蓬。摆来摆去

    的,自然随意。

    下身的短裙。也无声无息间滑落在脚下,修长浑圆的两条美腿。交叉在一起,

    性感无比,温润俏丽。两腿间印笼饱满的肉色,两侧形成的饱满隆起,嵌在里面

    的两片如意,如裙摆一样。褶皱叠合在一处,明艳中透着娇羞。

    望着镜中的自己,离夏的双手。盖住了自己的玉峰,鼓胀胀充实在手心里,

    掩不住的是它的肥满涨溢,做过了那件事情。一点也看不到痕迹。还是和往常一

    样。是的。对于一个成年的女人。结了婚都要做那件事。当然就看不出来什么变

    化。只是在心里感觉不同。由于和你做的人不同。心里的感受也就大不相同。

    尤其是和禁忌的公爹。做了那样的事情。能说心里没有一点涟漪么。那可是

    乱伦呀。是背着丈夫和公公交媾。和公公乱伦。虽然离夏身体上看不出什么不同。

    可是心里却扑通扑通的挑个不停。脸上火辣辣的发烫。离夏伸出双手。捂在了自

    己的脸颊上。身体在微微的发抖。

    过了好大一会。离夏慢慢的把头低了下来,手也不知不觉的随着滑落了下来,

    摸过了半尺平滑的小腹,扣在那清秋隐落的毛发之中,那两片肥嫩的娇唇。在玉

    指的触碰间,透出了里面的粉红桃色,隐约间竟然呲出了晶莹剔透的蜜液,她竟

    然哆嗦了一下,看着自己美妙的娇躯。产生了幻想。昨天晚上。公公偷袭了自己。

    自己这样的身体。能不让公公动心么。况且在自己心中。也已经答应了公公。只

    是公公太着急了。还没有让自己满足。就都完事了。

    假若当时公公再放开一点。等到自己挂断了父亲的电话。就在那个大床上。

    岂不是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缘。嘿嘿。离夏这样一想。脸上又红彤彤的起来。他

    弯腰羞涩的赶紧捡起地上的裙子,偷望了一眼浴室的门,发现没有异样,这才放

    下心来。悄悄的来到花洒前,拧开了旋钮。

    外面,不知道公爹是否在张望着这里,她扬起自己的头,任由水柱喷洒着自

    己的脸庞,任由它流经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是那样的在浴室里,放下心头的想

    法和手上的动作,使自己掩入哗哗的流水中。  洗完了澡。离夏换好睡衣。走

    出浴室时,客厅里,魏喜正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看着电视节目,或许是听到了

    什么声音,他抄起茶几上的香烟,点燃了一根。

    离夏缓缓的来到沙发边,想着昨晚惊人的一幕。心里就像是踹了个小兔子。

    通通的直跳。本想不出来了。就那样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睡了就完了。不再和公公

    发生什么了。可是。一颗跳动着的心。又总安静不下来。还是盼望着想发生点什

    么好。尤其是昨晚自己没有得到满足。那股心里的欲火让他不能平静。有一股强

    烈的期望。推动着他又来到沙发前。为了减少心里的压力。他想着公公的好处。

    公公对自己和孩子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很感动。还有。这些日子和公公在一起。

    公公给自己带来了无限的乐趣。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都让他很快乐。

    缓解了丈夫不在家时。自己的寂寞和空虚。

    明天。自己的丈夫就要回来了。这次可能在家里呆的时间常一些。如果就这

    样和公公断了。退回以前的样子。他又有些惆怅。有些遗憾。更有些不甘心。离

    夏犹豫着。唉。给他就给她吧。而且。这一次自己也要彻底的享受享受。可不能

    像昨天那样了。弄得不上不下的。这回自己一定要彻底满足。这样想着。离夏的

    脸又有些发烫。可是又一想。这么个好老头。自己也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千金小

    姐。都已经结婚好几年了。再过几年就人老珠黄。趁着年轻自己也可以好好享受

    享受。人的一生不就是那么回事么。性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只要是和自己喜欢的

    人做。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离夏这样想着。还是从于是里直接走到了沙发前。

    离夏望了一眼电视,又看了看端坐在那里抽烟的公爹,也没有说什么。此刻,

    敏感的魏喜仰起头来,看到儿媳妇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尤其是濡湿的胸部,那颤

    微微的奶子。清晰的随着呼吸晃悠着,看到儿媳这副模样。魏喜就明白了。自己

    的好事就要来了。他知道自己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没有白等。他知道昨天自己

    太着急了。儿媳妇没有满足。他心里的欲火没有发泄出去。心里一定很难受。

    魏喜看见过儿媳妇自慰时那种疯狂的模样。知道他的性欲望一定非常强烈。

    昨天她没有满足。一定折磨着他。所以他来到自己身前。魏喜在艰难的哽咽中。

    咽了口唾液,他也是以为儿媳妇不会来了。经过了昨天那一幕。还有今天一天的

    不够亲密。他觉得儿媳会怪罪自己。怪罪自己的鲁莽。怪罪自己的老不正经。竟

    然会对儿媳妇做那样不齿的事情。但是。想着和儿媳妇过来的这些日子。想着儿

    媳妇的温柔和孝顺。他还有一丝期望。他就装着在看电视。等待着儿媳妇到来。

    终于让他等到了。儿媳妇又走过来了。而且还是只穿着薄薄的睡衣。从那睡衣被

    顶起的两点尖峰。就可以知道。睡衣里面没带乳罩。

    在着夜深人静时,心底的欲望再次向魏喜袭了过去,那压抑不住的念头。使

    得他的心跳骤然加快。  食髓知味在侵蚀着他的灵魂,想到昨日里,自己对着

    儿媳妇做的事情,那瞬间进入了她的体内的感觉和经历,真就像自己第一次上战

    场一样。

    感觉到手指被烫了一下,魏喜这才回过神来,掐灭烟屁股,魏喜冲着儿媳妇

    说了一句。「啊。都忙了一天了,别站在那里了,快坐下来休息休息,看看电视

    吧」。

    听到公爹说话,离夏的眼神错动间。轻喏了一声。嗯。也不太累。没关系的。

    说着。一弯腰就坐在了公公一旁。两个人彼此对望了一眼。互相笑了笑。脸上都

    有一丝的羞涩。接着就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着电视,两个人之间看似很自然,其实

    身体都有些僵硬,默然还是默然,还有一种不知所措的味道在里面。

    电视里播放着新新类的电视剧,按理说不符合公爹的口味,可是,他却在那

    里看了许久,离夏心中嘀咕着,也不知道公爹到底在想些什么。看他那有些不自

    然的样子。是不是还在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是后悔了。还是有些在期待。不觉

    心中泛起微微的笑意。嘿嘿。这个坏老头。在想什么呢。你儿媳妇吧身子给你送

    来了。你还不赶快。嘻嘻。离夏暗中发笑。

    屏幕上。年轻男女追逐间搂抱在一起,忘情的亲吻着,似乎在预示着人们,

    生活就该是这样,就该享受,就该融入自然,而对于沙发上的公媳二人来说,挂

    着心事的他们,也被电视镜头给吸引住了。

    扭转间,公媳二人同时望向了对方,羞怯的眼神,微烫的面颊,他们都看到

    了彼此的尴尬,但更多的是从彼此的眼神中。寻找到了那种炽热,那种情感,那

    种心理的期待。

    魏喜错了错身子,大胆的挨到儿媳妇的身边,轻轻的伸出手臂,拉住了儿媳

    妇柔嫩的小手,儿媳妇猛地一颤。小手初一背抓住时,离夏缩了一下手腕,不过。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小手被公公抓到大手里时。离夏并没有继续扭捏,她抬眼

    看了看公爹,那眼神里,她似乎又看到了一些内容,别的她不敢说,男人强烈的

    情欲,让她看的很清楚。不仅是看。也是感觉。他微笑了一下。就没有再动。

    收回目光之后,儿媳妇低下了头,空闲的另一只手放在沙发上。不停的搓动

    着,双腿也紧闭了起来。她那只被公爹抓住的小手上。传来了公爹温热的体温,

    不知怎的,在公爹抓住的那一时刻起,他更坚定了要把自己的身子给公公的决心。

    接下来她就不再想拒绝公公了,她在公爹的身上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气息。一个

    强壮的男人特有的气息。,她心底里很喜欢被这种气息包围,以前也是因为这种

    气息的存在,这种感觉始终在围绕着她,让她感觉很舒服。又很想往。

    当离夏第二次抬起头的时候,又再一次迎到了公公那炽烈的目光,她娇媚的

    看了一眼公爹,娇媚的冲着公爹笑了笑。紧接着就随着公爹的轻揽,委身倒在了

    公爹的怀里。

    那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让魏喜彻底的放开了心怀,对着怀里的儿媳妇说。

    小宝贝。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呢。嘻嘻。你终于还是出来了。让公公没有看错。

    你是个非常好。非常孝顺的儿媳妇。哼哼。有儿媳妇拿自己的身体孝顺老公爹的

    么。还不是可怜你呀。怕你在这里坐一宿。把你累坏了。我没法向你儿子交代。

    嘻嘻。才不顾羞耻。把自己给你这个坏老头送来了。嘿嘿。你要不要呀。离夏撅

    起小嘴。调笑着公公。

    那你不责怪我了。嘻嘻。儿媳什么时候要责怪你了。坏老头。嘻嘻。哈哈。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哼。谁让你客气了。既然都没有了羞耻。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嘻嘻。儿媳的奶也被你吃了。小肉洞也被你插了。嘻嘻。插一回也是插。插一百

    回也是插。还有什么可忌讳的。嘻嘻。嘻嘻……魏喜搂着儿媳妇的娇躯,望着那

    令他触动很深的娇艳嘴唇,他学着电视里面的情形,忘情的吻了下去。

    感受到那粗犷而生疏的亲吻,离夏热情的回应起来,擅口微张,滑腻的小舌

    和公爹的舌头搅拌在一起,面部微醉的样子,眼睛处在半闭的状态,最后竟然任

    由公爹在自己嘴中取舍,吞食着津滑。

    离夏在情迷意乱之间,手臂碰触到了公爹那硬硬的坚挺之物,那端坐在沙发

    间的屁股。正在一拱一拱的,脸上也传来了公爹粗重的鼻息,火辣辣的似要钻到

    自己的嫩肉里,更让她娇羞无限的是,公爹在亲吻他的时候,眼睛还是张开的。

    公爹一边吮吸亲吻着,一边耸动着屁股,离夏不由得想到。嘻嘻。公爹怎么

    和乡下的狗儿交配时的动作一摸一样呢!想到此间,呼吸急促的她,眼睛再也不

    敢睁开。

    儿媳伸手探向公爹那个鼓胀的阳具,隔着衣物,感受着那晃动的家伙,那可

    是昨日插入自己下面的坏东西啊,只可惜昨天自己没能感觉感觉那个粗大东西的

    滋味。今天一定。嘻嘻。离夏的脸不由得又羞红了。瞧他那模样,似乎要冲破帐

    篷的阻拦,一跃冲天。

    儿媳的手掌心。正在轻轻抚弄着。带给自己不一样感觉的老枪,还在探索间,

    自己纱裙敞口间的扣子却被公公打开了,一只粗糙的老手就那样的探了进来。毫

    不顾忌的托着自己丰满的乳房,指头捏挤勾弹在乳峰上的芡肉,离夏忍不住「哦」

    了一声。啊。你这个坏老头。怎么这么坏呀。嘻嘻。昨天还没够么。哈哈。难道

    你够了么。中午吃完饭。难道晚上你就不吃了么。嘻嘻。

    公公也知道。其实你昨天根本就没有达到高潮。你没有满足。要不你就不会

    出来了。小坏蛋。今天公公一定要让你彻底得到满足。好不好。嘻嘻。我的好儿

    媳。什么好儿媳。都和公公乱伦了。还好呢。嘻嘻。坏公公。儿媳够淫荡的吧。

    今天你要不让我满足。看我怎么惩罚你。哈哈。这下子。儿媳淫荡的本性彻底被

    激发出来了。他什么也不顾了。他只想着和公公交媾。交媾。再交媾。爽快。爽

    快。再爽快。

    此时。魏喜除了自己下体的膨胀难耐,他也感觉到了儿媳妇的身体变化,听

    了儿媳发自内心的一番话。知道他此时非常需要自己。儿媳瘫软在自己怀里软嘟

    嘟的,手感极佳,那种单纯的抚摸亲吻。已经不能满足情感的释放,尤其是现在

    自己的这个状态,想着想着,他就抱起了儿媳妇的身子。

    离夏在被抱起的时候,已经知道公公要把自己抱到哪里去了。就仰起了脸,

    有些害羞。有些惊慌的说了一句。「注意孩子。」,然后就把脸藏进了公爹的怀

    里,任由公公为所欲为。再也不去看他那坚定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