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29)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990。

    第二十九章。

    正当魏喜拉住了儿媳妇的小内裤的边沿。往下脱到一半的时候。放在客厅茶

    几上离夏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破了二人就要成就的好事。魏喜呆呆的看着儿

    媳妇。正犹豫着要不要让他去接电话。

    离夏却推开了公爹的大手,然后拿了自己的那条毛巾,边走边擦着湿漉的身

    体,来到沙发旁拾起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上显示的是父亲的电话号码,接通后,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冲着电话

    这头的闺女没完没了的说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接听父亲的电话,离夏单手撩开裙子。把粘在身上的丝袜和小内

    裤拽了下来,嘴里安慰着父亲,拿着手巾擦拭着自己的大腿。

    离夏听着父亲的唠叨,走进公公的房间,摸了摸凉席上面的褥子,潮轰轰的,

    她卷着铺盖卷,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跪在床前,铺了起来。

    魏喜正在欲望的兴头上。眼看就要的手了。却被电话打断了。不上不下的那

    股劲头非常不好受。他也非常不满意。可是又没有办法。自己也发泄不出来。只

    好干等着。

    魏喜自打儿媳妇出去接电话,等了半天。也不见儿媳妇回来。只好潦草的洗

    了一下,兴趣缺缺的擦干了身子,随手点了根烟,回想到刚才的一幕,心理气恼

    那个打搅了他好事的电话,看到儿媳妇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叼着烟来到客厅的沙

    发上,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抽着闷烟,寻思着一会儿要和她好好的诉诉苦,这

    时,他的手摸到了一样东西,原来是儿媳妇刚刚脱掉的内裤和丝袜。那是他刚才

    脱到了一半而没有脱下来的东西。怎么现在放在这里。难道是儿媳妇也想和自己

    做那件事。自己先脱了下来。免得一会再麻烦了。

    魏喜疑惑着看着手中的物事,掐灭了烟头,翻看了起来,潮湿的内裤上,透

    着淡淡的星骚味道。钻进了他的鼻子里,那打湿内裤的地方,不知道是水渍。还

    是儿媳妇流出来的东西,他的心里再次悬了起来,脚不受控制的走向自己的卧室。

    明亮的房间里,儿媳妇正撅着屁股把褥子铺好。正在应付着电话那头,见状,

    魏喜悄然走了过去,只见儿媳妇的裙子围到了腰间。浑圆的肉臀就摆在那里,两

    腿之间。那张十几年未曾品尝过的肉缝。正清晰的对着他。他明白了。儿媳妇的

    内裤就在自己的手里。正像自己想的那样。儿媳妇事先都脱掉了。哈哈。这回不

    用自己费劲脱了。儿媳自己已经脱掉了。是为了方便自己么。魏喜的心里一阵高

    兴。

    再看儿媳妇的腿间。一丛乌黑的杂草。分布在她那耻丘上,不多不少的。还

    有一些笼罩在饱满的花瓣间,那展翅欲飞的两瓣暗肉色花片。像打开的河蚌壳子,

    把内里的粉嫩珠肉耀了出来。魏喜心中赞道。可真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第一次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自己儿媳妇着美妙的东西,真是太让人激动极了。

    魏喜禁受不住身体的颤抖,脑中一片幻想,腰间的浴巾松散的滑落下来,哈

    哈。真是个好机会。自己可不能错过。不管儿媳妇同意不同意了。他就这样光溜

    溜。赤裸裸的走了过去。毫不迟疑的走到儿媳妇的身后。伸出两手。从后面抱住

    了儿媳妇款款的小蛮腰,感觉到儿媳妇扭动了一下臀部,他往前推了推跪着的儿

    媳。跟着也爬上了自己的大床。趴在儿媳妇的后背上。

    离夏正在和自己的父亲通电话。喝醉了的父亲还没完没了的说着。离夏猛然

    感觉到身后有动静。还没容他反应过来。一个光溜溜的身子。就众众的趴到了她

    的后背上。他本能的反应过来。一定是自己的公爹。这个坏老头。怎么这么大胆。

    又这么性急。本来他是想接完父亲的电话。回到浴室里。如果公公想要就给他的。

    想不到公公这点功夫都等不及了。他扭了扭身子。想让公公下去。可是。公公抱

    得他紧紧地。根本就甩不开他那有力的搂抱。也就不再挣扎了。随他去吧。要抱

    就让他抱一会吧。

    魏喜望着儿媳妇那水滑无比的后背,那玉颈下面串联着脊椎。一直伸到满月

    处,完美的勾勒出儿媳妇的玲珑曲线,老手抚摸着这具诱人的肉体,他那直挺挺

    的粗壮阳具。竟然胡乱的钻入儿媳妇的双腿间。没有了小内裤的阻隔。极大的方

    便了她那个硬硬的东西。早就忍耐不住了。着急的寻觅着儿媳妇温暖的小肉洞。

    「别嫌爸啰嗦,你家公公不容易啊,你年纪轻没体会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上了年纪之后,很需要家的感觉,他又没有老伴。」孩子姥爷碎碎叨叨的陈谷子

    烂芝麻的一直在说教,似乎他一下子成了主角,碎嘴唠叨令离夏慌乱的应付着,

    她都感觉到自己脸上传来的阵阵发烫。离夏感觉到了趴在自己后背的公公。正紧

    紧地搂抱着自己的腰。尤其是公公硬挺着的阳具。一下一下的在自己的双腿间挺

    动。

    哎呀。自己刚才怎么就慌乱的把小内裤给脱掉了。要是公公不小心。把他那

    粗大的东西插到我的里面。着可怎么办呀。不过。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是水到

    渠成。那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

    正在和父亲通电话。又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怕被父亲感觉出异样来。现在。

    离夏正在感觉到的公公的小弟弟正在和自己的小妹妹亲密的接触着。就差插到里

    面去了。离夏简直急死了。爸爸还在不停地唠叨着。

    此时的离夏只好紧闭着双腿,不让公爹的东西顺利的进入到自己的里面去。

    可是。自己的下体却如同酸液侵蚀了一般,热热的淫水。从内腔里不知羞耻的流

    了出来,沾满了大腿根,这就成了公爹的粗大阳具最好的润滑剂。尤其身后那耸

    动着的,抵在自己两股之间的东西,是那样的热。那样的硬邦邦。只是在外面滑

    动。就让他有了快感。让他兴奋。让他激动。还让她心神迷茫,她不敢回头张望,

    内心里恐惧着。又似乎还有一丝让他盼望,这边还要分神回应爸爸的电话,简直

    让她应接不暇。

    「你可不能亏待了他啊,知道不?闺女」。

    「爸,看你说的,就好像人家不懂事似的,哦。爸。爸。」离夏撒娇似地唤

    了一声,声音打着颤儿,身体不停的抖动起来。

    就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一跟坚硬的热热的东西。一下子就塞满了自己的下

    体,火热又实在的不留一丝空隙,就那样的停留在自己的体内,离夏轻轻的喘着

    气,心里说。完了。完了。这回彻底的完了。这个坏老头。怎么能这样呢。我可

    是你的儿媳呀。反过来又一想。这不正是自己这几天一直期盼的么。就是现在。

    也是自己造成的。自己要是不把内裤脱掉。公公能插进来么。既然已经插进来了。

    一切也就释然了。那就顺其自然吧。自己也乐得享受享受。离夏什么也不管了。

    继续和父亲打着电话。

    听筒被自己的手心压着,离夏怕控制不住喊叫出来,但那涌入自己体内的东

    西。并没有像丈夫那样疯狂的涌动,只是在里面静静的放着。默默的体验着。离

    夏才稍稍放下提着的心。

    已经催促了好几次父亲挂断电话,可那边的父亲就是自说自话,离夏心理对

    醉酒的父亲有些埋怨,都是那酒导致的,可埋怨着父亲时。他又有些欣喜,让他

    有了借口。之所以没有拒绝公公。是因为爸爸总不挂断电话。同时这样他也可以

    多感受一段时间。和公爹交媾着的爽快的滋味。

    离夏本来是打算在欲室里洗完了澡。把自己给公公的。没想到被爸爸的电话

    给促成了这件事情。现在公公的粗大阳具。正深深的插在自己的阴道中。她也说

    不好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反正那里面酥酥痒痒的。好像有一股电流在自己的里面

    震动。他只好不停的调整身体,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奇怪的声音。

    时间似乎过的很快,当电话那头姥爷最后补充时,离夏再次撒娇似地叫了两

    声,那声音啼转绵柔,似乎透着女儿对父亲的爱恋。一股暖暖的热流涌进了离夏

    的体内。正美美的感受着这种美妙。离夏就感觉到公公的东西。竟然抽了出去。

    怎么回事。人家还没感受够呢。这个坏老头。爱。让人家不上不下的。离夏有些

    不满足。

    魏喜捡起地上的浴巾,默默的走了出去,他来到沙发旁,拿着茶几上的烟盒,

    抻了好几次才从里面掏出来,他喘着粗气猛的嘬了一口,只见其胸口鼓荡荡的,

    随后他深深的吐出一口白烟。

    他闭上眼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可身体里传来的

    感觉。又千真万确的摆在那里,刚才,刚才他确实射了进去,射在了儿媳妇的身

    体内。太紧张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抽插。只是感觉到被里面热热的暖流冲击着。

    又被紧紧地包裹着。他就控制不住了。

    寻觅着桃花源,那粘滑的液体帮助了他,引领着他的粗大闯了进去,那一下

    子没入其中,他感觉到里面温暖湿滑,层层的褶皱。紧密的包裹着他的虬龙棒,

    棒首处。更是深切的感受到。一股股的熔浆侵袭,不断冲刷着,包围着,让他静

    静的体会那独特美妙的瞬间,那滋味已经好多年没有感受过了。

    静了一会儿,如同沐浴在盆池当中,畅快无比的他。开始扶摇直上,轻轻的

    一下下的拔出来又一下下的挤了进去,当他看到儿媳妇娇滴滴的对着电话喊了一

    声「爸」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随后擎着身子。和儿媳妇贴在了一起。

    那麻痒无比的棒首。紧紧的被箍在儿媳妇体内,几乎要被她融化掉了,他再

    也控制不住。只觉得大龟头一阵麻痒。精关一开。咕叽咕叽的,魏喜毫不客气的

    把自己那万千精华抖了出来。

    离夏挂断电话,看着自己湿的一塌糊涂的下体,她迷离的张望着门外,方才,

    公爹真真实实的对自己做了那事儿,突破了公媳的最后一层关系。自己到底是害

    怕还是欢喜,她也说不清楚,但他没有反抗却是真实的,手,放在胸口,心脏扑

    通扑通的跳的很快。还没有感受到美妙的滋味。公公的粗大东西就拔了出去。离

    夏有些不满足。他还没有到达高潮。

    离夏清理完一切,抬头看到了书架上摆放着的那尊佛菩萨,生动无比的姿势

    好像在诉说着什么。拿起手机,低着头走了出去,她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那一

    段路,走的很快,心儿也跳的很快。

    离夏从电视上听到了那首歌曲,怒放。心理呢喃着。「我这样算不算怒放?

    和自己公爹的怒放。」,看着睡熟中的儿子,再次勾起了她心中的沉思,为了这

    个家,为了孩子,她答应过丈夫要好好照顾公公,当他正要把自己彻底的给公公

    时。父亲的电话却促成了这件事。

    这样也好。对公公也好。对自己也好。免去了一些尴尬。丈夫经常不在家。

    这样和公公没有了距离。岂不是更融洽。更和谐了,想着想着,离夏就捂住了自

    己发烫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