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28)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490。

    第二十八章。

    昨天的后半夜儿终于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到了早晨也没有间断,还是那

    样下着,天气也凉爽了下来,这在雨季多发的夏天并不常见,没有雷声也不是倾

    盆大雨,就是那样淅淅沥沥的,同时还挂着小风,很清新。

    离夏穿起了短裙套上了丝袜,魏喜看到后有些埋怨。「外面下着小雨,你就

    多穿一些衣服,爱美也要看天气啊,你穿着那么薄的袜子,腿上凉不凉啊。真是

    的。」,已经习惯了这样穿着的离夏。满不在乎的说着。「没事,穿多了还感觉

    热呢」。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懂得照顾自己,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岁数。就知

    道了。哼。」魏喜无奈的说着。

    「难道你现在腰腿不舒服吗?」离夏关心着老人的健康。问道,「那倒没有,

    不过你没看到你大姑。夏天还穿着长裤子,她年轻时就不注意,结果到了晚年,

    腰腿疼,阴天下雨的时候也不舒服。」魏喜解释着说道。

    「爸。真的没事,不信你摸摸我的腿,不都说小伙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嘛。」

    离夏开玩笑的冲着公公说道,魏喜瞪了一眼。「你又不是小伙子,尽说胡话。」

    说着。还真的就把大手放在了儿媳妇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魏喜抚摸着儿媳妇闪着肉色亮光的大腿,上面一片光滑。还透着热乎乎的体

    温,老人感受着年轻的活力,心理暗自叹息。「谁年轻时不是这样,哎,我还要

    怎么劝呢。」,看着公公有些游离的眼神,离夏也知道公公的想法。「真要是感

    觉凉的话,我会多穿衣服的,爸,你不用担心我」。

    看了看儿媳妇,魏喜的手并没有离开儿媳妇的大腿,又在上面轻轻的抚摸了

    一阵,他平静的说了一句。「谢谢。」,毫无准备的离夏。听到公公这样说,想

    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脸上一红,推开了公公的手。「难为你了,我也不知道如

    何去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只要你能高兴,我心理就好受了」。

    说话间,俩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婴儿床内的孩子,抬头对视着。都从对方的眼

    中。看到了彼此关怀的影子。公媳俩又是那样默契的。抓住了被子的一角,把被

    子往孩子身上盖了盖。

    小雨持续下到了晚上,终于停止了,夜风冷冷,稀松的几颗星星布在墨色的

    夜空里。电话中,宗建告知妻子,现在他正在另一个城市的大伯家里,明天就能

    回来,打个电话告知一下,请他们放心。

    魏喜蹲在地上给孙子洗着热水澡,接完电话的离夏。走了回来。冲着公公说

    道。「宗建今儿个住大伯家,明天才能回来,恩,又是出去了一个星期了。」,

    老人默默无语的也不说话,像是思考着什么事情,看到公公心事重重的样子,离

    夏以为是父亲惦记儿子,就说。嗯。不要紧的。他没事。住在大伯家里。明天就

    回来了。她在一旁随口安慰着公公,给公公寻开心。

    急急忙忙的用毛巾被裹好小诚诚,然后又把床上的被褥换了一遍,安顿好一

    切之后,已然快九点了,离夏灿灿一笑。「又要耽误你的休息了」。

    「家里有小孩可不就是这样,作息的事还不是人决定呢,明天建建就回来了,

    我想,你能不能再给爸爸洗一次澡,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么也就算了。毕竟我

    的伤基本上已经好了。不应该再麻烦你了。只不过……」。

    魏喜终于把心事说了出来,他很少要求什么,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强烈,

    心理非常强烈的想让儿媳妇再伺候自己洗一次,他想着明天儿子就回来了。自己

    的伤一天天好起来。可能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以后再也没有理由要求儿媳妇这样

    侍候自己了。所以魏喜厚着老脸对儿媳妇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这一回离夏并没有沉默,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公公的要求。他也知道。今天的

    这一次洗澡意味着什么。他想。公公会不会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要是那样。离

    夏也暗暗的下定了决心。那就把自己给他。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公公那个

    粗大的东西。他已经见识过好多次了。早就想尝尝是什么滋味了。

    至于避孕的问题。离夏是知道的,她会掌控的,不过,提到避孕的问题,也

    很刺激啊,我要说一句,直接内射会更舒服,哈哈!离夏心里笑了。再有两天自

    己就来月经了。现在是真正的安全期。有什么可怕的。还别说。公公那个可怕的

    大东西。家里丈夫用的安全套。公公还未必用的了。

    看着儿媳妇闪动的目光,魏喜心底的欲望也强烈了起来,心中想到。「看来

    她已经是同意我的要求了」。

    坐在沙发上的魏喜。看着儿媳妇转身走向浴室,他漫无目的的转换着电视节

    目,浴室中传来了儿媳妇的声音,「爸……,听听那个音乐台。」,听到儿媳妇

    这么说,魏喜也就不再继续胡乱的转拨了。他把遥控器放到茶几上,朝着浴室走

    去。

    离夏此时在浴室里清扫着浴缸,那洁白的短裙。因为翘起的臀部,无法遮掩

    住裙内的风光,肉色丝袜包裹着的浑圆翘挺的大腿。明晃晃的展现在魏喜的眼中,

    无痕内裤不着痕迹的包裹着儿媳妇的私处,是那么的动人。那么的完美。那么的

    令人产生了要摸一摸欲望。

    「要不要泡个热水澡呢?」离夏对着身后的公公说道,魏喜三步并作两步的

    走上前去,忍不住的从后面搂住了儿媳妇的腰,就要把手伸进睡衣里摸儿媳的大

    奶。「啊。」离夏轻轻的呼唤出来,「爸。不要那样了,快来冲个热水澡吧。」

    似乎感觉到儿媳妇的扭捏,魏喜松开了抱着儿媳妇的手。

    「哼哼。你这个坏老头,心理又打起了什么坏主意呀。是不是趁着你儿子今

    天不回来。你还真的要干坏事呀。嘿嘿。你个坏老头。你的坏心思。我一下就猜

    出来了。对不对呀。」离夏媚了一眼公公,尤其是公公下身已经支起来的帐篷,

    既然这一次是公公主动提出来的,那么自己也就做一次大的牺牲好了,对老爷子

    这么多年的付出,那种恩情的一种感恩和回报,离夏就是这样,想好了就不再犹

    豫。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公公进一步要求。就彻底满足他。嘿嘿。当然也满

    足自己。嘿嘿。就算让你猜对了。嘻嘻。你会怎么样呀。魏喜嘿嘿的坏笑着。在

    离夏的身上上下的打量着。

    离夏起身走到花洒前。冲着公公招了招手,魏喜会意的走上前去,浴室的门

    这一回并没有关上,调好了温度,离夏摆了摆手说。快来洗吧。先冲冲身子。一

    会我再帮你擦。嘻嘻。只有洗干净了才能干坏事的。不然我可不答应你。魏喜自

    然的走了上去,望着一旁的儿媳妇,魏喜开心的笑了。调侃着说。「一会儿你浑

    身上下弄的湿漉漉的,也不舒服。还不如趁着衣服还没湿。现在也脱光了。就跟

    我一块洗呢」。

    离夏躲闪着公爹的目光,娇羞的瞟了一眼公爹,伸手摘下了莲蓬头,给公爹

    冲了起来。一边说。我就穿着衣服和你一起洗吧。弄湿了就连衣服一起洗了。也

    免得你个坏老头干坏事情。嘻嘻。 魏喜心中胡乱的想着,看着儿媳妇羞怯的站

    在身前,那紧致妖娆的身段,那溅湿了的大腿和裙子,魏老汉也是被眼前的景物

    吸引的不错眼珠儿,他的脸上同样挂满了潮红。

    沐浴在花洒之下,魏喜的手很自然的就攀上了儿媳妇的双峰,这对大奶。魏

    喜已经摸了不止一次了。也吃了不止一次了。可是。他总是摸不够。总是吃不够。

    而且。那乖俏的小媳妇。就那样的任由公公湿漉漉的大手盖在她的胸前,然后一

    下一下的用手抚摸着,揉弄着。

    离夏感觉双峰被公公粗糙的大手摸得麻酥酥。痒嗖嗖的。十分舒服。就露出

    一副俏皮娇羞的模样。对魏喜说。爸。你既然喜欢他。嘻嘻。你就吃吃他吧。你

    快点吃吃。哈哈。我的好儿子。让妈妈喂你。魏喜说着。嘻嘻。现在爸爸上面不

    饿。爸的下面饿了。喂喂我吧。离夏也嘻嘻的笑着说。下面现在不给你吃。要饿

    你一会儿。等你饿极了再给你吃。嘻嘻。 魏喜穿过儿媳妇的手臂,他的双手握

    住了那令他朝思暮想的物事,感受着儿媳妇的汹涌带来的震撼,那地方,可真是

    肥的不像话了。

    顺着翘挺的高峰一晃而下,公爹佝偻着腰身,颤抖的撩开了儿媳妇的小裙子,

    就要把大手伸到里面去。离夏拨弄着莲蓬头。胡乱的冲着他的后背,还伸手打了

    他一巴掌,他笑得很淫欲,把手摸向了儿媳妇的私处。

    隔着衣物已经接触到了那美妙的幽幽之门,这时。儿媳妇用手拦住了他,嘴

    里笑道。别着急嘛。再等一会儿。身上还都没洗完呢。等洗完再给你吃。一会妈

    妈会让你吃的饱饱的。她那妩媚的脸蛋挂着醉意,眼睛里面透着一股从来没有过

    的春情,汪着一江春水,含而不吐。

    魏喜扭动着身子。笑着说。儿子已经饿极了。快给儿子吃吃吧。说着两手就

    去脱儿媳的内裤。魏喜两只手分别从儿媳妇的两边。抓住了儿媳妇小内裤的裤沿。

    就要往下扒。离夏的两只小手急忙拉住公爹的大手。不让他往下拽。眼看着离夏

    就要坚持不住了。小内裤就要被公爹扒下来了。

    刚刚扒到一半。  魏喜正要进一步有所作为的时候,忽然客厅里面的手机

    铃声。紧急的想了起来。魏喜紧张的向客厅望了一眼,又抬头看了看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