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27)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190。

    第二十七章。

    一时酒足饭饱。送走了父亲。

    离夏看着床上醉入梦乡的公爹,她把水准备了出来,放到了公公卧室的床头

    柜旁边,让他醒来之后。口渴的话不用再出来找水。然后就轻轻的把公爹的房门

    带上,走了出来。

    魏喜迷迷糊糊的醒来时,眨着泛红的眼睛,感觉嘴里干吧唧的很不舒服,他

    环顾了一下,看到了摆在床头柜上的水杯,酒后口干舌燥的他。起身端起了杯子,

    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液,心理舒服了起来。

    背心已经潮湿不堪,魏喜拽着背心打算把它脱下来,忽然一想,又放了回去,

    坏坏的笑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右手一天天的好转,本来是很高兴的事,但想到了

    洗澡,尤其是儿媳妇给他擦拭身子,想到那次给他弄出来,他就兴奋起来,今天

    不知道儿媳妇还会不会给他继续擦拭身体,这两天自己还没有完全放开,儿媳妇

    就完事了,很是意犹未尽啊。

    不过呢,想到上午那事儿,尤其是看到那晃动的两只大白兔,嘿嘿,上午的

    味道简直太好了,自己硬的不得了,好想再释放一把。

    吃过晚饭,离夏哄着孩子端坐在沙发上。待到孩子进入梦乡。

    「中午你和他姥爷没少喝啊。」离夏揶揄着,「呵呵,见笑了。见笑了,好

    几天没喝,喝的有点猛,上头了。」旁边的魏喜摸了摸后脑勺说道。

    「以后啊,可要少喝点,自己一把年纪了,还那么玩命,再说你的手现在虽

    然能活动了,那你也要多注意。别喝那么多。酒喝多了。对你的伤也不利。」离

    夏关心的数落着公公的不是。

    「那是那是,你看我就是这个德行,话又说回来了,我的手再过两天也就好

    的差不多了。只是现在还有些不能用劲儿。」魏喜活动着手腕子说道,心里想着。

    听儿媳妇的话音。他还是会为自己擦洗身子的。  「看你以后还逞强不逞强,

    哼。」离夏白了一眼公公。

    「你看啊,孩子也睡觉了,我这个手,你说。」魏喜期期艾艾的说着,那话

    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想到公公中午干的事情。离夏脸上有一股红晕。知道公公的心思。他本来还

    是要给公公擦洗身体的。看他这个样子。诚心要逗弄一下他。好让他着急。

    「哦,你的手现在可以脱衣服了,你还好意思要我帮助你擦洗吗?嘻嘻。还

    想让我摸你的那里呀。你害羞不害羞呀。哼哼。你不害羞儿媳妇还害羞呢。自己

    慢慢的洗吧。」离夏故意这样说。羞怯的看着公公,她知道公公的情况,本来也

    不打算结束擦澡这个事的,却诚心这样说。看看公公是如何表现。

    「这不还没好利索呢,你就再伺候伺候爸爸一次把。」魏喜说这话的时候。

    有些无耻,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手腕打弯儿还有些吃力,他说这话也不无道理,

    看到公公一副恳求的样子,离夏心里偷偷的笑着。却故意撅起了小嘴。不满的说

    道。「这回可不许再不老实了,知道吗?坏老头。哼。我也不揭穿你。我就再侍

    候你一回。下回可就要靠你自己了。嘻嘻。」,离夏心里想着。借着给他洗澡。

    自己也可以欣赏欣赏公公那特殊的大东西。不然以后也很难再看到了。那种欲拒

    还迎。欲语还羞的娇俏模样。在她的脸上挂着,怎么看怎么都像个撒娇的小妻子。

    进到浴室里。离夏劝慰公公坐到浴缸上面,让他轻松的享受自己的梳洗,老

    人按着儿媳妇的安排。坐在了铺着浴巾的浴缸沿儿上,离夏照旧拿出毛巾打湿之

    后,开始从公公的脖子开始。一直到公公的小腹,然后拉起了公公,又给他下半

    身清洗起来。

    弄完这一切。又把沐浴乳均匀的涂抹在浴花上,像个妻子一样给他全身涂抹

    起来,身前晃悠着的娇小身体。玲珑有致,魏喜本身就是怀着坏心思的,这男人

    一起了坏心思,就收也收不住。

    离夏粉嫩的脸蛋挂着潮红,一边揉搓着公公挺立的阳具,一边耍笑起来。

    「又来了,看看。又不老实了,真坏。」,感受着可人的温柔,魏喜趁热打铁,

    也开玩笑的说道。「那你还不多伺候伺候爸爸,你也看到了,这几天。憋的爸爸

    浑身不自在,你看看……」,虽然是开着玩的笑说着,可魏喜的心理也在打鼓,

    他也怕自己说出这些话,尤其是本不该发生的一些事,经过自己的表达。会把它

    搞僵,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这么直白露骨的提出要求,离夏心理也非常的忐忑不安,她沉默的思考着,

    要不要帮助公公再打出来呢。脑子里不断闪现着这几天朝夕相处的日子,似乎除

    了在给公公擦拭身体时,公公会有一些强烈的反应外,其余时间公公还是很温柔

    很规矩的,对她。对孩子。都非常的好,又想到结婚这么多年,公公为家庭的付

    出,还有孩子生病之后公公的跑前跑后,离夏低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她看着公

    公的眼睛,从里面看到了男人的渴望,这样注视了一阵之后,她又低下了头。

    「恩,谁叫你为了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呢,当闺女的就再伺候伺候你,省的

    你挑我的不是,恩。这个坏老头,嘿嘿。」离夏这样想着。小手轻轻撸动着公公

    的阳具,她饱胀的胸部。也自然而然的。被公公的大手给握住,不由得哼了一声,

    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龟头在包皮中出来又进去,像水中的皮球一样载浮载沉着,一边给公公服务

    着,也享受着公公大手的抚摸。又一边偷偷的抬眼观瞧。

    公公很是享受的闭着眼睛,粗糙的大手在她的乳房上来回的揉动着,时而托

    起。时而轻捏乳头,感觉到老人来了激情,离夏的动作加速了起来,那冲天一怒

    握在手中的感觉。是一下一下的鼓胀着,来回伸缩着。  离夏换着手,那微微

    有些酸麻的手臂。放到了公公的洋枪下面,耸拉着的睾丸像鹌鹑蛋大小,生机勃

    勃的搭在浴缸边上,啷当着好不丑陋。她拖起了公公的子孙袋。慢揉轻捏着。

    公公手上的劲头。逐渐家大了起来,让离夏感觉胸部异常难受,那种恨不得

    要释放一般的心情。敲打着她的心坎,与此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也颤动

    了起来。不受控制的流出了羞人的东西,那湿漉漉的感觉,燥的他心理很难堪,

    她压抑着让自己不去想,可眼前摆着的事儿。让她又控制不住生理的反应。

    猩红色的阳物终于变成了酱紫色,公公的手一下子捏紧了儿媳妇的奶头,乳

    白色的汁液控制不住的。从离夏饱胀的乳防中喷射了出来,呲到了睡衣上。

    感觉到了公爹要来临了,离夏手上的动作越发快速起来,正要推波助澜。让

    他释放出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公公却把自己的脑袋按了下去,迷茫中,就看到

    那酱紫色的阳物。凑到了离夏的嘴边,离夏还未作出思考,它竟然挑动到自己的

    唇边,尤其公爹的手还在后面拢着,她未及思考,小嘴就自然的张开了。

    那一波波乳白色的浆液。如同米糊一样黏黏糊糊的就喷进了儿媳妇的嘴里,

    感受着公爹粗大的阳物。在自己喉咙深处钻动着,离夏苦不堪言,呛得她干呕不

    断,憋的她那大眼。泪花连连,她的下体竟然也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再次冒了一

    股子粘液出来,搞的她两腿酸软无比,跌坐在浴缸前。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离夏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脸蛋上有些发烧发热,浴室里

    公公释放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那是一个正常男人积久的释放,毫无保留的释放,

    在她的芊芊玉指带动之下,最后竟然在自己的嘴中爆发了,这个臭老头。怎么那

    么霸道呢,让自己狼狈不堪。

    虽然面上含羞。心理气愤,可这时候推敲当时的情况,又不免觉得很正常。

    离夏心理想着,帮助公公释放压抑不也算是一种回报吗!经历了两次这样的情况,

    很显然,她的心理已经敲开了门,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存在。

    如果此时打开灯的话,你会看到一张挂满幸福的笑脸。那脸上有安慰、有感

    恩、有幸福、有顽皮,还有女儿家的娇媚。

    魏喜压抑了好多天的个人生活问题,终于在儿媳妇的帮衬之下,再次释放了

    出来,那一瞬间,天地宇宙都不存在了,在他的脑海中,在他的世界里,就是他

    和儿媳妇离夏两个人,他满足的回味着刚才那一幕,尤其是最后,他激动中不知

    所以,竟然寻到了儿媳妇的嘴,而她竟然也接受了,嘿!那小嘴可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