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26)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190。

    第二十六章。

    过了两天。诚诚的老爷来了。这一次诚诚的姥爷是单独出来的,埋怨女儿不

    留神。不尽心。让公公受了伤。

    魏喜若有所思的说道。「不能够,闺女可不是那样,这几天伺候我的起居,

    让我很是开心啊。」,听到公公这么说,离夏娇羞的低下了头。

    想到这些天。每一次给公公洗澡,面对着公公越来越习惯性的抚摸,吃奶。

    甚至搂抱。离夏自己都有些把持不住了,公公不再难为情。反倒变得比自己还要

    看得开似的,互相调笑的同时,手上还要搞一些小动作,弄得离夏也浑身湿漉漉

    的。好难为情。

    因为那薄薄的睡衣弄湿以后。就贴在身上。和光着身子也差不多了。可是。

    虽然有些难为情。放开了顾忌。却又有些享受。让离夏也很喜欢。幸好自己这两

    天没有再给他搞出来,他低着头想着几天来发生的那些让人害羞事儿,女儿家的

    脸蛋。也臊的红彤彤的。

    看到自己闺女那种样子,姥爷对着亲家说道。「她呀,被我娇纵惯了,你看

    看她,倒害起羞来,老哥你就别替她遮掩啦」。

    孩子姥爷到了厨房里,检查了一番食材,拿起围裙就忙碌开了,魏喜闲来无

    事。就跟在一旁陪着说话,客套的亲家姥爷。劝说老哥哥去客厅休息,这厨房里

    油烟子轰轰的,又热。再说也不用他帮忙。不过,魏喜并没有动,他守在餐桌上,

    跟着择菜。吧唧着嘴聊了起来。

    几个菜择好了放到盘子里,魏喜闲暇下来。抽着烟也不回客厅,孩子姥爷知

    道魏喜的性格,知道他闲不住。也没再虚让他,忙碌着的同时,谈起了自己的小

    外孙,尤其是外边传来的呜哇声音,彼此之间更是笑不拢嘴。

    不时的哇哇声从那边的卧室里传了出来,肯定是离夏在陪着她儿子玩耍,刚

    把菜倒入油锅里的姥爷。端着勺子搅合着,这个时候。就听到女儿喊了一嗓子。

    「啊,这小坏蛋,怎么又尿了?」。

    床铺上铺了一层油布,离夏正盘在上面用手擦拭着,她那七分短喇叭裤上面。

    展开着一块大黄色的软被,小诚诚就光着身子趴在上面,手抓脚蹬的舞蹈着,那

    宽松的蝴蝶衫向上半撩着,胸间放着一块白色纯棉布。遮盖着她那丰肥的奶子。

    油布上被抹过的水亮,还有她那蝴蝶衫和喇叭裤交接的地方。湿漉漉的,光

    这个就可以判断出来,确实是尿了。孩子似乎被剥夺了吃奶的权利,光着个屁股,

    还不安分的扭动着。

    扔掉手中的抹布,离夏抬头看了看走进来的两位父亲,嘟着嘴说道。「看看,

    弄的我一身都是,这个坏宝宝。」,她很自然的揽过孩子。继续给他哺乳。

    姥爷冲着魏喜努了努嘴。「蔫不拉几的臭小子,呵呵,够她一呛啊。」,今

    天,外面的天气不错,有点小风儿,隔着窗子吹了进来,荡的薄纱般的窗帘上,

    柔柔的带起了阵阵波动,推拉门半掩着,那刺目的光线穿过卧室的阳台打了进来,

    在薄帘的阻隔之下。倒也不是十分耀眼。

    「哎呀,我这脑子,菜都糊了啊,老哥你待着啊,我得看看去了。」,想起

    了自己还在炒菜,姥爷说完急匆匆的奔向了厨房。

    看着亲家姥爷的背影,魏喜心头一热,他回头盯着厨房的门口。紧张的望了

    两眼,当他回头再看过去时,儿媳妇正低着脑袋。用手把乳头从孩子嘴里拔出来,

    他看着那洁白的棉手巾罩着的地方,咽了一口唾液。

    离夏把孩子竖了起来,轻轻的拍打着孩子的后背,不时的从上往下缕了一气,

    然后转手把孩子放到了油布外的软床上,她那依旧盘着的双腿,拧身时胸口的白

    色棉手巾依旧醒目耀眼。

    魏喜紧走了两步来到床前,这个时候,离夏正要把棉手巾取出,她看到公爹

    欺近床边,疑惑的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了?你」。

    魏喜嘴角咧着,嘻嘻的干笑着也不答话,他回头望了一眼卧室的门口,瞬间

    转身就伏低了身子,用手抓住了儿媳妇胸前那白色的一角。

    看到公爹的举动,还有他那暴露在外的坏笑着的眼神,离夏粉嫩的脸蛋。就

    如同大红布一样,羞臊中的她无地自容,就在这种情况下,她胸口那可怜的白手

    巾就被公公抻了下来。

    那布满晕光的乳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弹动间震出的波纹。锁住了魏喜的

    目光,芡实的颗粒饱满。渗着珠液点缀其上,他喉咙间咕哝了一声,艰难的咽了

    一口唾液。

    就像孩子一样,魏喜半跪在床下,扶着软绵绵的床铺,舔着嘴角就凑了过去,

    离夏眼睁睁的看着公爹正在放肆的靠了过来,她的左手搭在右乳上,紧紧的抓着

    蝴蝶衫的下摆,右手还不知所措的托着自己的饱满,或许是震撼于手巾被抽走,

    或许是默认许可,种种情感不一而足。

    「他真的在这里就要吃我的奶?这个坏老头,也不知道个避讳。孩子老爷还

    在厨房里呀。哦。」心理迷乱着哼了一声,离夏的乳尖。就被公公的一张大嘴给

    扣住了。离夏害羞的说了一句。哎呀。他姥爷还在厨房里。你就。就再也说不下

    去了。

    这几天。魏喜可没少吃儿媳妇的奶。一是儿媳妇的奶多。孙子吃不了。二是

    家里也没外人。只是公媳两个。也就很随便了。两个人在浴室里那样的事情都做

    了。吃几口奶还算什么。小孙子是什么都不懂。也就不用避着他。所以魏喜也就

    不用等到洗澡时在浴室里吃了。在儿媳的卧室里。在客厅里也是想吃就吃。离夏

    也不忌讳。都能满足他。这样也能解决自己涨奶的问题。可是。今天却不一样。

    孩子老爷在厨房炒菜。公公竟然就大胆的。不管不顾的趴在这里吃起自己的奶来。

    离夏浑身颤栗着。她低着头,又紧张、又羞怯、又有些兴奋,他晃动身子时,

    本欲推开公爹,可手不由自主的。却又搂住了公公的脑袋,让他紧紧的靠在自己

    的怀里。她能感觉到自己涨满的胸口。得到了释放,那汩汩的甘泉欢快的从山峦

    间奔流而下,最终汇入到公爹的无底深渊。

    与此同时,离夏心底那股莫名的兴奋。孜然而生。越来越强烈,双腿本能的

    想要收紧,可无奈公爹的身子压在上面,两条强有力的手臂。正按在自己的大腿

    的根部,离那个地方很近了。让他有些遐想。「哦。」一声娇唤。轻轻的从离夏

    鼻子里发了出来,几不可闻。

    她低头看了一眼那嘬动着的大嘴,轻轻推了一把,公爹竟然不理会自己,离

    夏紧张的听着门外的动静,又控制不住下体那麻酥酥的感觉。无奈中颤抖的压低

    了声音说道。「你快点,哦,怎么这个时候要吃奶呢,要是被孩子老爷看见了。

    你就真的要了我的命了。快点啊」。

    甘甜浓稠的乳枝流进嘴里,那感觉真的美妙至极。吸着着甜美的乳汁。魏喜

    的下体被刺激的成了大铁棍子,他劈开双腿,膝盖顶着床榻,不用儿媳妇伺候,

    右手就撩开了那边的衣服,吃光了这边的汁液,他仔细端详着那变得葡萄大小的

    乳头,肉色十足,上面的针眼状。喜人的对着他摇摆。

    儿媳的大乳房肉感强烈,口感甜美,魏喜吧唧着嘴,用舌头舔动着那年轻四

    射。哆嗦的身体,他贪婪的一口就叼住了另一只跃跃欲试的奶子,继续大口的吞

    咽起来。

    「吃饭喽,吃饭喽。」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孩子姥爷满头是汗的招呼着。

    「哦,来啦来啦,姥爷啊,快来洗洗手。忙活半天了。真麻烦你了」。

    魏喜从卫生间里呼唤着,对着镜子,他看着自己的老脸。已渐渐回复平静,

    想着刚才自己蹑手蹑脚的。从儿媳妇卧室里离开的样子,双手捂着下体,好不狼

    狈。

    姥爷走过闺女卧室时,轻声问道。「孩子睡了吧,一起吃饭吧。」,他看到

    闺女背对着自己。正在端详着孩子,未作多想,奔着洗手间走去。其实是因为公

    爹刚走。离夏还来不及掩上自己刚刚被公爹吃过的乳房。怕被父亲发现。就背过

    了身去。不敢回过身来。心里埋怨着公爹。真么这样胆大。弄得人家身手软酥酥

    的。真不好意思。

    魏喜取过老酒,和亲家喝了起来,这一顿饭吃的有滋有味的,豪爽时,魏喜

    张着漏斗般的大嘴,一口就灌进了半杯,砸吧着辛辣的味道,魏喜说道。「你姥

    爷随意啊,这酒喝着真舒坦」。

    看着亲家老哥干了半杯,姥爷劝道。「慢点喝,不着急。不着急,呵呵」。

    这样猛烈的一口闷,之前又禁酒几日,没一会儿,魏喜就显出了醉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