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25)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890。

    第二十五章。

    浴室的门半开半关着,离夏把手巾拿出来。从公公的脖子开始。轻轻的按着

    手巾。让水流顺着公公的肌肤,一点一点的把身体润湿之后,从瓶子中挤出沐浴

    乳。涂抹在公公的身体上,又取过浴花均匀的擦拭着老人的身体。这一回也就不

    分上身下身了。从脖颈一直涂到屁股。只是两腿间的部分暂时留着。

    公公这一回完全赤裸裸的。就站在儿媳妇的面前,心里异常的兴奋。看着儿

    媳丰满的身体。竟然毫无掩饰的就挺起了长枪,那个冲天一怒,肆无忌惮的东西

    就对着儿媳,看着公公那不安分的家伙,离夏心中一突。

    「这个坏老人,还真大。挺吧。就叫你有力的挺吧。难受死你。叫你发坏。」,

    她不时的偷眼观瞧着公公的阳物,随着自己的擦拭,那阳物犹如风中的枝杈打着

    摆子,又如公鸡乱点头,左摆右摇。突兀异常不说,那家伙上的青筋血管好不明

    显。

    浴花轻柔湿滑的在老人的身体上游走,从上到下的被白花花的沐浴乳覆盖着,

    离夏的手。不经意间。拨浪了好几次公公粗大的定海神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

    意的。那透着红色亮光的定海神针。抖动中竟然毫不客气的向前探了探,都快碰

    到离夏的身上了。

    离夏心中暗暗好笑。「那个丑陋的东西,跟个擀面杖似地,想要干什么啊?

    嘻嘻。真想要的话。我就给你。」,想着想着,她那柔胰的小手。忍不住就握住

    了公公的命根子。

    手心上的沐浴乳。温柔的敷在了龟头之上,只一下就把卡在龟头下面的包皮。

    给撸到了冠状沟的后边,那猩红色的龟头。真的有些炫目。有些夸张,离夏轻轻

    的揉动着龟头,手指在龟头顶端的缝隙处。来回的滑动着,她感觉到老人耸动着

    的定海神针。越发的粗壮,胀大。变得硬硬的。手心理竟然产生出一种无法握住

    的感觉,那种感觉说来奇妙,但却不好形容。

    魏喜腰杆子笔直的站立着,自己的阳物被儿媳妇的小手握住的时候,感觉有

    些酥痒。麻麻的很是好受。透过儿媳妇那宽松的睡衣领口,他再次欣赏到了儿媳

    妇那肥满多汁的胸部,乳汁在胸前形成了一片湿漉漉的痕迹,让她的那两个葡萄

    珠翘了出来。

    魏喜欣赏的同时,回想到昨夜自己起尿时听到的一些声音,随后尾随着找到

    了发出声音的地方,那惊险刺激的一幕,儿媳妇玉体横陈在大床上。那种放浪淫

    荡的模样,以及女儿家的娇羞,尤其是那时不时的从她嘴中传出来的。那勾人心

    弦的声音,都让老人止不住的心跳。又非常的羡慕和期待。

    儿子趴在她的身上有力的动作着。儿媳妇抱着儿子的后背。不断的扭动着身

    体。嘴里叫着。坏老人。给我。快给我。「一遍一遍的在魏喜的耳边穿透着,让

    老人把持不住,也不知道儿媳妇嘴里的坏讨人是指谁。

    因为平时对魏喜他也经常这样叫。他在儿子的门外看了个满眼,儿媳妇说着

    坏老人。什么是坏老人呀。儿子又不老。难道是儿媳妇和儿子干着事。心里却幻

    想着我这个老人。

    此时。魏喜在恍惚中竟然觉得,骑在儿媳妇身体之上的人。不是儿子。而是

    他自己,他正在不遗余力的耸动着身体,一下一下的狠狠冲撞着,像老牛犁地般。

    又似减震器经过震荡。一下子砸了下去,他渴望得到那样的享受,那种压在儿媳

    妇柔嫩的身体上的美妙享受。尤其是现在,儿媳妇正在帮着他清洗身体,而且正

    在摸弄着他的阳物。抚摸着她那硬硬的长枪。让他不由得不往那个方向上思考。

    忽然。儿媳妇竟然调笑着打趣起他来。「爸。你这个东西可真不老实。你可

    要好好管住他呀。别让他犯错误。嘻嘻。哈哈」。

    「哦,那可要看你的了,你想让它老实。它就能老实。否则。哈哈。」魏喜

    也是随着儿媳的玩笑。满口花花起来,公爹那审视般欣赏的眼神中。透着些许顽

    皮。还有一丝贪婪,让离夏心如鹿撞。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上也布上了一层

    红晕。「这个坏老头,这回倒享受起来了,嘻嘻。我让你发坏,我让你不老实。」,

    她心理想着。手上的动作就自然的加大了,魏喜感觉到儿媳妇说完话之后,小手

    开始轻轻的。来回撸动起他的阳物,叫他泛起一阵阵快感。好不舒服。

    那滑动的暗色包皮。在儿媳妇手中滑来滑去的,一下一下的从龟头中间滑落

    到龟头根部,整个定海神针的外衫。都给带动起来,润滑的沐浴乳。很是舒服的

    润滑着,感觉不到一丝干燥。感觉到了儿媳妇有些诚心挑弄自己。魏喜也不客气

    了。

    公公的兴致既然被儿媳妇挑逗了起来,嘿嘿。既然你都不在乎了。我还在乎

    什么呀。魏喜的手竟然也毫不客气的。就伸向了儿媳妇那饱满的胸部,「哼哼。

    谁叫你在对爸爸使坏呢。坏闺女。嘻嘻。你就这样逗弄爸爸呀。我叫你使坏。嗨。

    嗨。」魏喜兴冲冲的对儿媳妇说着,左手就不着痕迹的。伸进了儿媳妇的领口里

    面。

    那哺育孙子的饱满乳防。一下子被公公抓在了手心里,魏喜感觉到儿媳妇身

    体一颤,离夏扭动了一下身子。但并没有抗拒公公的抚摸,魏喜老怀畅慰的大手。

    就开始在儿媳妇硕大的奶子上细细的品味起来,以前。魏喜的手只是有意无意的

    碰过儿媳妇的乳房。虽然也开过不少次喝奶吃奶的玩笑。但今天却是实实在在的

    握在了手里抚摸揉弄。那感觉是完全的不同的。

    儿媳那沉甸甸的硕果,挂在枝头,摇摇欲坠的样子,手心里透着温热,那团

    子乳肉。如同发酵好的面团,柔软无比。又弹性十足,随着公公的揉搓,变换着

    各种形状,湿濡的乳防抱着乳枝渗透到手心里,滑溜溜的,自己的老手竟无法握

    实,魏喜的手指头。还不断勾着那花生米般大小的乳头,看着的感觉和摸着的味

    道完全不一样,魏喜舔着脸想着。

    与此同时,正弯着腰低头抚弄公公阳具的儿媳妇。竟然就像没事人一样。任

    凭着公公的抚弄。美丽的俏脸上。也是晕红一片。毫无反应的在加速清洗着公公

    硬挺的阳具。

    感受着年轻儿媳妇乳房的丰满,魏喜晃动着下身说道。「小孙子可真有福气

    啊。能吃到这么好的东西」,这句话一出。简直是荤腥无比,更让儿媳妇娇媚无

    限。

    「坏老头,轻一些,你轻一些啊。别那么用力。诚诚有福气。难道你就没有

    么。嘻嘻。都吃了那么多了。还这样说。嘻嘻。要不你就在吃几口好了。哈哈。

    再给我当回儿子。」,离夏也毫不客气的回应着公公。声音婉转潺潺,惹得魏喜

    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我就轻一些。这回魏喜没有再捏。而是把儿媳妇的衣襟分开。张开

    了嘴。就把儿媳妇的乳头吸到了嘴里。轻轻地允吸起来。一股香甜的乳汁流入了

    公公的大嘴里。带着清香。带着美妙。让这对公媳走入一种完美的境界。

    在这种和谐的气氛中。公公魏喜放肆的耸动着粗大的家伙事,看着儿媳妇正

    在撇着头给自己撸动着,魏喜晃悠起身子,让自己的下体。穿梭在儿媳妇的手中,

    他调整着角度,撩拨着儿媳妇的乳头,那乳头已经变成了葡萄般,当他从儿媳妇

    分开的衣襟处。看到了那对肉色十足的肉球时,视觉的冲击强烈的刺激着他的大

    脑。

    公公鸡蛋般大小的龟头。被儿媳妇抚弄的感觉无以复加,它浸在滑腻的沐浴

    乳中,穿梭于儿媳妇细嫩的小手里。离夏一边撸动着公公的阳具。一边思索着,

    这个坏老头。都这么半天了。怎么还不射呀。这要是哪个女人和他真做起来。还

    不得被他弄得要死要活的。嘻嘻。不过也一定幸福死了。一定会高潮两三次。

    此时的魏喜也是爽快无比。他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大口的喘着粗气。

    快感越来越强烈。阴茎越长越粗。十多分钟过去了。最后。魏喜再也无法忍受侵

    袭脑海的快感,他绷直了双腿,右手的胳膊只一压,儿媳妇就配合的蹲了下来。

    「哦。」魏喜嘴里低低的哼了起来,他两眼发直的盯着身下的女人,喘着粗

    气。狠狠的对准了她的脸部,随之而来的。大量乳白色的浆液终于喷涌而出,像

    高压水枪一样,随着他屁股的耸动,嗖嗖的射向了那张千娇百媚的脸蛋儿上。

    他那老脸上的神情带着舒爽。带着满足,就那样放松的站在原地,看着儿媳

    妇手忙脚乱的寻来手纸。不停的擦拭着脸上和脖子间的精油,那粉面酡红的醉美

    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透着异样,不过,魏喜却毫不退缩的迎了上去,似对峙般的

    碰撞到了一起。然后他看到离夏躲闪的转身继续擦拭着。

    当儿媳妇慌慌张张的逃离浴室时,老人的阳物竟然还在挺动着,那喷射出来

    以后的家伙。骄傲的耸动在胯下,老人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沾满乳汁的

    左手,舒爽的冲完身体上的泡沫,最后无比开心的走出浴室。

    再说逃出浴室之后的离夏。摸着自己的小心脏,离夏那张羞红的脸上,眼神

    有些恍惚,她几乎是逃了出来,也顾不得给公公擦洗身上的泡沫,方才那一幕,

    不知如何,也许是脑子里晕乎乎的,也许是为了解决公公的个人问题,她也说不

    出个滋味来。本来也是想让公公射出来的。好让他舒服一回。也好释放出来憋在

    身体里面的欲望。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撸动了这么半天。公公都没有射。

    后来他有些松懈了。小手不经意的在那里来回滑动。

    就在他精神恍惚。毫无准备时。公公却突然发射出来。然而却完全喷错了地

    方。那黏黏的臭东西。竟然喷了自己一脸一脖子。还差点喷到了自己的嘴里。能

    不让离夏不激动。不兴奋。不慌慌张张的逃离浴室么。

    逃出浴室后。离夏心理面打着鼓,竟然总结起来。「公公这个岁数,如果我

    是他的话,会怎样呢?那么强壮的身体,忍受着压抑,哦!今天我是不是也太放

    纵了?毫无阻拦的让公公的大手揉摸抚弄自己的乳房。还让公公直接吃了自己的

    奶。而且。自己这样摸弄公公的阳物。分明就是在给他打飞机。也怪不得公公会

    这样放肆。完全是被自己纵容的结果」。

    想到这里,离夏用手捂住了小脸,心理扑通扑通的,透过手指缝,看到了旁

    边的孩子,琢磨中,母性的光环。再次温柔的出现在她的心理,她娇羞的想着。

    「这次给他弄出来了,就当成我这个做晚辈的。给他的一种福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