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24)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490。

    第二十四章。

    魏宗建在家里只呆了一天。就又有了新的任务。

    九点多钟。宗建告别了家人,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就奔着公司去了。

    「数鸭子,一只两只三只……」收音机里面放着儿歌,魏喜用右手端着收音

    机,左手摇着摇篮哄着孙子玩,小家伙自己自娱自乐的,跟着音乐听着曲,被爷

    爷哄着,他嘴里哼哼唧唧的说些地球人听不懂的话,那小模样滑稽无比。

    「爸爸,你换两首歌听吧,要不这样,你把你那个磁带给我拿出来,让我看

    看。有什么好歌。」其实这个收音机是台收录机。可以放磁带的。魏喜还有儿子

    给买的磁带。都是一些老歌。离夏从公公的手中拾起了收音机,随手给关了。

    「哎。别关那,我听的那个你不爱听,都是老歌,快点开开。」魏喜望着小

    孙子不忍的说着。

    「老歌也型啊,不还有费翔的歌曲吗,你拿来我听听。」其实离夏是想给公

    公换个口味,哄孩子做到了这个份上,实在非常难得。她也不是没心,人家带伤

    上阵给你照看孩子,除非她是瞎子,要么谁还能无动于衷呢。

    接过公公那个收音机,离夏熟练的打开了按钮,寻摸了一阵,里面欢快的节

    奏传了出来,那是一首非常熟悉的歌曲,费翔的,年轻嘹亮

    的声音。挂着他磁性的嗓音很有味道,朗朗上口不说,节奏感也非常强。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轻轻的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随着音乐,

    离夏退到了一边。扭起了桑巴,水蛇一般灵活的腰肢,虽然脚上没有穿高跟鞋,

    可身条摆在那里就是招牌,肩膀晃动着,跟着音乐踩着点,嘿,还真像那么回事。

    看着儿媳妇欢快的跳着,魏喜呵呵的打趣道。「你啊,真是个孩子,孙子就

    够调皮的,嘿嘿。你啊。更玩儿闹」。

    看着老人慈爱般的眼神中。透着欣赏的光芒,离夏把收音机放到了沙发上。

    然后继续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还不忘解释。「以前啊,没有生诚诚的时候,我

    和宗建时不时的就跳一跳,单位组织活动时也跳,等你的伤好了,我也教你跳吧,

    很不错的哦」。

    看着儿媳妇活泼的扭动着腰肢,那柔软纤细的款款蛮腰,还真就有那么一股

    子味道,尤其在踏波而型的舒展中,儿媳妇胸部那鼓荡荡的载沉载浮,那汹涌澎

    湃的两只肥美白兔,隐约间透过开气儿的睡裙。荡来荡去,让人心旌摇荡,浮想

    联翩。魏喜看着儿媳妇的舞姿。心里激荡着。说道。这首歌好是好。只是这大夏

    天的。想到了那一把火。就觉得更热了。

    一曲舞罢,离夏气喘吁吁的对着公公说道。「累了累了,不跳了,一跳就是

    一身汗。」,望着公公那专注的眼神,离夏妩媚的一笑。「嘻嘻。爸您说我跳的

    好看吗?」,魏喜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好。好看。呵呵,能哄得孩子高兴,让

    老人开心,离夏也是很高兴。

    接下来的是费翔的另一首「问斜阳」,这也是一首老歌,很是经典,看着老

    人低头不知再想什么,离夏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问道。「又在想什么呢?」。

    魏喜抬起了头说道。「问斜阳,我不就是那西下的斜阳吗!」,离夏摇着脑

    袋跟着节奏晃悠着说道。「爸~.听你说话的口气。有些落寞的样子,不要感怀了,

    您才多大年纪啊。再说。只要心不老,人就永远年轻」。

    想了想,魏喜又换回了轻松的语气说道。「对,心不老,人就不老。」,说

    话的同时。顺着歌曲给改了一句。「问斜阳 .你既已降落。为何又升起,又再升

    起。」,看到老人开着玩笑唱着。

    听到公公跟着哼唱,摇头晃脑的离夏打算揶揄一下公公,这一看不要紧,公

    公正歪着头,一边哼哼着歌曲。一边盯着她那摇摆的胸部,刷的一下,把离夏搞

    了一个大红脸。「这坏老头,原来是嘲弄我,哼哼,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叫你看。叫你看。」,心理打着主意,她上来就把收音机给关了。

    也许是想到了好笑的地方,那莫名其妙的笑。竟然发出了声音,正暗暗打算

    着如何戏弄公公,离夏没想到公公又来了一票。「夏夏啊,爸有点口渴,你说怎

    么办啊」。

    看到公爹眼神瞄着的地方,气鼓鼓的离夏。哼哼着朝着公公撅了撅嘴,说道

    「呸呸,不都是医务人员检查。看结果的吗?哪有病人自己提出要求来的,真不

    像话。」,说着显摆似的。用手托了托自己肥颤颤的胸部,冲着公公示威的扭了

    扭,娇笑着转身走回了卧室。

    一会儿,离夏就端着杯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着公公那焦急盼望的眼神,

    她恶作剧的指了指端着的杯子,说道。「给,看到没有?妈妈的奶水都在这里,

    我一次喂饱你」。

    当公公持手将杯子接了过去后,本打算看公公笑话的离夏,没想到公公的脸

    上尽显平静,根本没有脸红。也没有尴尬,她有些小小的遗憾,然后恶狠狠的板

    着脸。问道。「妈妈的奶水味道怎么样?甜不甜」。

    那样子还真像母亲训斥儿子一样,不过老人的一句话就把她击溃了,只见魏

    喜晃着脑袋。笑嘻嘻的说。「嘻嘻。温乎乎的挺甜,奶味十足。只是一杯太少了。

    不解渴。就再来一杯吧。」魏喜一边把奶喝下去。一边舔着舌头,那感觉就像是

    趴在她胸口吃奶一样。

    心里说。让你昨天欺负我。洗澡时把我的那里弄的欲火难耐。硬挺挺的好久

    消不下去。你却回屋了。这回该我报复你了。看我怎么一弄你。

    离夏俏脸生晕。偏偏还发作不得。哼。坏老头。还没够。说完一转身。就又

    走回了自己的卧室。后面。想起了魏喜爽朗的笑声。

    三楼的家中,离夏搬过电扇对着自己,一边抖着衣服。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

    「空气净化器也不能当空调用啊,又不让开空调,这电扇吹的都是热风啊,呜呜,

    简直热死个人了。」,躁动着的美人儿精神萎靡。如霜打的茄子。

    她那秀美的脸上伏着一层浅浅的汗珠,看着公公只穿个背心短裤。在陪着孩

    子,离夏翻了翻白眼。「太热啦」,她再也顾不得形象了,身上的那件内衣虽然

    薄透,可哪里有光着舒服,二话不说。回到卧室里就把它退了下来,上面还带着

    乳液,连上身的薄纱睡衣都印湿了一些。

    肥白的乳防少了束缚之后,泛着光滑迷人的肉色亮光。就抖了出来,那乳晕

    都散成片儿了,晃悠着肉感十足的肥白大乳房,重新罩上睡纱,心理作用下。感

    觉稍稍凉快了一些。

    离夏走到厨房,吃了两口冰镇红果酪,汤水入腹之后,她哆嗦了一下,很舒

    服的问着。「爸,孩子睡着了没有」。

    魏喜正在给小孙子涂抹爽身粉,小家伙的身上也冒出了热汗,潮轰轰的,在

    看他晕乎乎的样子,魏喜说道。「刚刚睡着。孩子醒了再给他洗澡吧,现在看来

    还是不要打扰他了,你瞅他,困的不行了。」,听到公公这么一说,看着孩子蔫

    不拉几的,八成儿放倒就迷糊了。

    「不型,我得先去冲个凉,这天太热了,实在让人受不了。爸。你就不热呀。」

    看着自己手上的汗液,浑身黏糊糊的感觉很不舒服,离夏抱怨着说道。

    「怎么不热啊,你看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洗澡了,你说我是什么情况。」魏

    喜直勾勾的看着儿媳妇的上身说道。儿子走了。他正拍着儿媳妇今天能给他设么

    奖励呢。

    听到公公话中有些幽怨,离夏心理嘎登一下,想到公公的实际情况,倒觉得

    有些委屈他了,离夏强打精神说道。「哦,那我先给你擦擦身子吧,还真的是对

    不住你了」。

    也不理会儿媳妇怎样说,老人站起身子看了看已经睡着了的孩子,发觉没有

    异常,轻轻的用左手把婴儿车推到了儿媳妇的房间里。

    离夏还像以前一样,取过盆子,把水打好,然后浸湿了手巾,这一回很直接,

    她把公公身上的衣服。全部拔了下来,已经一整天了。潮乎乎的衣服穿在身上,

    那感觉非常难受,离夏自责着。「公公这一身潮湿裹在身上,萎靡了一晚上不说,

    白天还那样穿在身上,真的是难为他了,这个坏老头也不和我说说」。

    天气热咕噜都的,晕乎乎的离夏也不想想,你也不问问。就那么好意思。上

    来就把老人的衣服扒了个精光。怎么说也要有个台阶吧,哪怕给他留条小内裤呢。

    待会洗完了上身再脱也好呀。即便魏喜的脸皮再厚,毕竟他的心理还在揣摩之间,

    只不过,离夏并不知道公爹的心思。

    以为昨天都那样了,公公也就不在乎了。哈哈。就算公公不在乎。你一个做

    儿媳妇的。就一点的也不害羞。不害臊么。见儿媳这个样子。魏喜虽然还有点不

    好意思。不过也挺喜欢。也就顺坡下驴,毫不矫羞的就率先走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