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23)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790。

    第二十三章。

    魏喜打开房门来到小区里,走在红砖铺就的小路上,一路悠哉悠哉的,满是

    慨叹的来到小区外的早点铺子,随口要了豆浆和油条,付过账之后。提着油条和

    豆浆,望着高楼林立的小区。还有各式商铺,心情很是不错。

    经过了昨夜的沉淀,他仔细的思考了儿媳妇帮他擦澡。这个令他尴尬的问题。

    这些年的切身感受。尤其是这段时间内。近距离的和儿媳妇一起生活,在他

    的眼中,儿媳妇是个懂事孝顺的女孩,同时青春活泼又有些顽皮的她。又是家里

    的快乐传播者,对待他如同对待自己的亲生父亲,这种感觉对他来说非常的好,

    虽然有些事情做得过火了,可那是儿媳妇的真情所为。是儿媳内心的真情流露。

    虽然魏喜表面上在诚惶诚恐的面对,可他长久以来内心深处的孤寂和索然无

    味。确实得到了舒展和缓解,他还是满心欢喜的乐意那样,乐意接受这些事情的

    发生。

    他面对的是儿媳妇,但儿媳妇也是个女人,一个生活中也是需要抚慰和关怀

    的女人,或许在这种复杂的情感中,彼此之间夹带着相互关怀和依靠,相互之间

    理解和安慰,才会走到这一步,才会有了昨日的擦澡那一幕。想到这些,魏喜头

    脑里竟然冒出一丝兴奋,好像期待着有些事情的再次发生。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

    双黑段子面的老头鞋,随后拽了一下自己的汗衫,很自然的扬起了头,步子轻快

    的迈了出去。

    吃过早饭,离夏给孩子喂奶,魏喜则把温度计放到了孩子的腋下,看着孩子

    那粉嫩无比的脸蛋,在妈妈怀里吞吐着乳头的样子,魏喜说道。「看来今天他没

    什么问题了,你看看他那小嘴一裹一裹的劲儿,呵呵,真是孩子有病娘揪心啊,

    这回你该放下担子了」。

    「呵呵,你这个当爷爷的。比我这个当妈的还操心呢,自己受了伤不去理会,

    到是跟着忙前忙后的伺候我和孩子,我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做父母的不容易。你

    看,平时显不出来,孩子一生病,那种紧张、提心吊胆真的很不是滋味。」离夏

    感慨的望着公公说道。

    「人嘛,当了父母之后。就渐渐的成熟了,真正的成长了起来。」魏喜陪坐

    在旁边。和儿媳妇闲聊着。

    「你的手,现在的状况还是特别的疼吗?」离夏看着公公问着。

    「恩,不那么疼了,以前也不是没弄伤过,我当过兵,这个状况还是清楚的,

    没什么大碍,已经好多了,不要紧的。你看看。」魏喜轻松随意的说着,还伸了

    伸手。上下活动了一下,看着公公满不在意的样子,离夏嘱咐起来。「都说伤筋

    动骨一百天呢,你岁数大了,不要像年轻人似的。那样毫无顾忌,可不许大意了,

    知道吗?」。

    「呵呵,知道知道,我懂得的。」魏喜笑呵呵的看着儿媳妇说道。

    「知道就好,要不然让宗建回来看到了,该说我不懂事了。」离夏说着说着。

    那种小儿女的姿态就又显露出来,魏喜看在眼里。手自然的伸向儿媳妇的头发,

    轻轻的缕着青丝,安详的爱抚着,把那青丝扎到了儿媳妇的耳后,和蔼的说道。

    「真是个好闺女。爸爸感谢你了。昨天能那样做。真难为你了。建建啊,不会挑

    你事的,再说他也总不在家,就算他有心,也是使不上力,呵呵,理解最好。理

    解最好了」。

    那其乐融融的攀谈场面,那父慈子孝的温馨情怀,在客厅里飘散着。荡起了

    一股股暖心的味道。

    不顾自己右手手腕的受伤,魏喜单手抓来一只凳子,朝浴室走去,昨天儿媳

    妇洗澡时。爆了的浴霸灯管。幸好有灯罩笼着,这要是溅射到身上,实惠把人烫

    伤的。那将后果不堪设想。

    离夏看到公公拿着凳子去浴室。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就劝慰公公暂时不要弄

    了,她怕公公手脚不稳。再有个好歹的,不过看着公公身手敏捷的利落劲儿,也

    就没再阻拦,她走过去替公公扶稳了凳子,看着公公替换灯管。先把那灯罩中残

    存的碎片清理下来,看着碎玻璃碴子,她自己也越发后怕,望着公公矫健的身姿,

    心中想道,家里还是有个男人陪在身边好啊,心里也踏实啊。

    有像公公这样的一个男人。在自己身边陪伴着,就如同有了主心骨一样,不

    光减轻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还能让自己在失策时。遇到问题时,给予自己支持

    和帮助。

    丈夫每每不在身边,想要伸手讨个安慰都是奢求,幸好公爹融入了自己的生

    活,最起码能像父亲一样关心着自己,在自己生活中。时刻有这样一个人安慰,

    体贴自己,陪着自己聊天。帮衬着自己照顾孩子,不单单能解自己心宽,还能够

    作为依靠,离夏也是发自心底的接受着公爹,接受着来自公爹的关爱。

    离夏这样美美的想着。忽然。另一种让他脸红心跳的念头又涌上她的脑子里。

    要是晚上在床上也能。嘻嘻。哈哈。不由的一阵羞臊。暗骂着自己真不要脸。竟

    然想到了和公公做那样的事情。看来自己真的有些憋得慌了。宗建快点回来吧。

    不然自己又要。唉唉。还不害羞呀。不要脸。

    离夏心里翻腾着。不过。这两天小成成病了。公公都是在自己房里睡的。帮

    着自己照顾生病的孩子。虽然什么是也没有做。确是让自己有了依靠。这种亲情

    也很不错呀。嘻嘻。以后要是能够永久这样。就是什么也不做。也挺不错的。这

    样想着。离夏心里又释然了。

    出门在外的宗建打过来电话,此时他正在回家的路上,他告诉妻子自己快到

    家了,两个小时后。魏宗建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家里。

    看着儿子回来了,魏喜低下头沉默了一阵,然后轻描淡写的。把自己受伤的

    经过说了一遍。

    而离夏所说的版本。却又是另一个样子,她把公爹跑前跑后的为了照顾孩子,

    奔波当中不小心从医院的楼梯上摔下来。整个受伤的经过。详细的向丈夫汇报了

    出来,魏喜看着儿媳妇。对着儿子倾吐着。话里话外夹带着感情,尤其是当儿媳

    妇的眼神投过来时,魏喜急忙看了一眼儿子,然后匆匆低下了头,闷声吃着饭。

    屋子里虽然开着窗户,可热气依旧不减,围坐在一起的这爷仨,脸上都冒着

    汗,外面扑扑喷火的太阳。即便没有直接照射进来,可还是让怕热的离夏。脸上

    罩上了潮红。

    「哎呀,这么热,我去把电扇弄来,看看,光说话了,把这茬给忘了。」宗

    建用手划拉着脖子上的汗。转身走到客厅暖气旁。把那小落地扇抄了起来,插上

    电。调好了角度,小风扇嗖嗖的转了起来,别看它不大,风速却很快。

    离夏吐着热气,用手抻了抻蝴蝶衫的领口,让那热气冒了出来,还一边用手

    背蘸着额头上的汗珠。看着妻子那状如桃花的脸蛋。渐渐恢复了平静,宗建继续

    说道。「我也不长在家,家里的情况都要你来安排了,这次爸爸受伤。也全靠你

    照顾了。我谢谢你。也替爸爸谢谢你。」,说完,伸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妻子的大

    腿。

    都有爸爸呢。还是爸爸细心啊。诚诚有病。爸爸什么事都想在我前头。多亏

    了他。帮了我很大的忙。你也要谢谢爸爸呢。「离夏说的时候。眼睛望着公爹,

    那眼神里默默的有一种情感在里面,魏喜发现儿媳妇注视着自己,他似乎也有些

    明白。

    在儿媳妇那眼神里。他寻到了一种感觉,那是超出正常公媳关系的一种情感。

    只是那么一瞬间,儿媳妇妩媚的笑了一下。就把脸转了过去。可就这一笑。让魏

    喜有了一种期望。一种超乎寻常的希望。

    有了上一次儿媳妇对自己的特殊服务。他知道。儿媳妇并没有把帮自己洗澡

    的事情告诉儿子。当然他也不能说。但是。儿子走了以后。自己一定还会享受到

    儿媳妇的那种特殊服务。或许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奖励。那是他希望和强烈期待的。

    只是儿子在家里。他也不好索求。

    女人有时候很敏感,她对丈夫了解很深,尤其是看到丈夫那憨厚的脸上,那

    双眼睛里藏着的东西,知道那是一种期盼。离夏笑眼弯弯的冲着自己老实的男人

    吐了吐舌头,靠拢时轻轻的甩了一句。「等晚上吧,我会满足你的。」,然后笑

    嘻嘻的拉着公爹的手,替他张罗起来。离夏当然没有告诉丈夫。自己给公公洗澡

    的事情。尤其是洗下身的事情。虽然宗建也非常孝顺自己的父亲。

    可是自己给公公洗澡的那一幕。能说是一般的孝顺吗。那里面有没有别的东

    西。离夏不好说。也不敢说。但是。当他回想到那一幕的时候。却又让他止不住

    的兴奋和激动。甚至这种兴奋和激动比丈夫回来了还要强烈。不由自主的产生了

    丈夫快些里去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