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19-20)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5900。

    第十九章。

    锁好老家的院门,一家三口朝着车子走去。离夏打开车门散散车内的空气,

    然后启动了车子,今天返程的日子不错,气温还没打起来,空气温度适宜,这一

    回,孩子没有被绑在婴儿座椅上,而是被魏喜抱在怀里,虽然魏喜和孙子接触的

    时间不多,不过小家伙极少和爷爷闹腾,这也是离夏心理安慰的主要原因,她安

    心的开着车,和公公先聊着,慢慢的离开了农村的老家。

    到了村口的时候,村子里的孩子在大人的陪同下,玩着泥巴打闹着,鸭子和

    大鹅慢吞吞的在院外泥土地上。衔着草根之类的东西,看这样子要下河玩耍了。

    人还是那些人,景还是那些景,灰白色的小桥车还是那样承载着外界和村庄

    的联系。

    车子渐渐的快了起来,走过村外的公路,驶向了主干道。一路风驰电掣,二

    十多分钟之后就进入了市区,繁华热闹的人群,如水如龙的车辆,琳琅满目的店

    铺,各式各样的人生百态在城市间上演着,来到熟悉的城市,这里的一切无不显

    示现代化的气息,那种快节奏多元化的信息含量,简直是一天一个变化。

    给魏喜的感觉很是强烈,可作为年轻人的儿媳妇离夏,反倒没有那么多的触

    动,她在乡下住了几天,感受到的是宁静、闲适、恬淡,没有那么多的是是非非,

    回到城里,似乎要戴上面具去做人,这也是很无奈的现代化生活。一个不得不去

    适应和接受的事实。

    世上本没有真正的对与错,只不过是所处的立场。和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罢

    了。

    魏喜这一次随着儿媳妇来到城里的家,估计就要长期安顿一些日子了,他自

    己农村的生活也随之告一段落,后院的蔬菜只能是抽空回去看看,这些再也不能

    当做借口和挡箭牌。

    任何事情在儿媳妇面前。都经不得她的推敲,尤其是牵扯到孙子的情感上,

    那就是他的软肋,他也因此无话可说。

    想到自己能够快乐的陪着孙子,能够因为这个纽带桥梁,来接近漂亮孝顺的

    儿媳妇。和儿媳妇生活在一起。那么一切所遇到的事情,就都不叫问题了。自己

    快乐了,家人就快乐了,想通了这些,魏喜看向窗外也就不再觉得隔阂和难以融

    入。

    人作为统领一切事物的操纵者,其心理是最复杂。最难接触和解释清楚的,

    朝三暮四、出尔反尔。那都是在反复间做出来的选择,也可以理解为随机应变。

    或者说是反复无常吧。

    到了小区门口,离夏和保安打了招呼就开了进去,直接把车子停到了楼下。

    魏喜下车之后,看了看这个熟悉的地方,嘴咂巴着心理品评一阵,他看着儿媳妇

    打开车厢拿出了行李包,然后他就抱着小孙子。随着儿媳妇上楼去了。

    这几天家中无人,屋子里的空气不是很好,有一些沉闷的感觉,「先通通风,

    屋子里有些发霉的味道。」离夏说着走到客厅的阳台上,打开了窗户,又走到卧

    室。分别把窗子敞开了一些,空气就流通了,虽然空气的质量还不太好,总也好

    过发霉的味道。

    「这城里的空气和乡下就是不一样,以前并没有过多注意到,现在从乡下回

    来,感觉城里的空气真的很不好,看来,要买个空气净化机了。」离夏说道。

    「环境在那里摆着呢,它们造就的现状,可不就是这样,汽车尾气、工业污

    染,都是造成空气不好的原因,农村毕竟远离这些,不过呢,这两年乡下也是被

    污染了一些,汽车也开始多了起来。也开始办了一些乡镇和私人企业。社会毕竟

    要进步嘛!现代化科技不实施,不发展,总在原地踏步也不好啊。」魏喜说道。

    公媳俩人说着话,这一商量合计,空气净化器就归到了型程里面,都是为了

    孩子,出发点是一样的,什么时候去买呢?这个倒还没具体商量,离夏自己还有

    两天假期,这两天空闲还是可以去的。

    把公公居住的卧室清扫了一遍,把收音机和三国演义等等物品放到了书架上,

    然后又把被子取过来。放到阳台上晒了晒。消消毒去去潮气。

    一切做好之后,离夏从公公手中接过孩子,看了看孩子的屁屁,没有发现什

    么潮湿异常之后。走到了自己的卧室,卧室里还是那样子,离夏来到了婴儿床边,

    把孩子的被褥撤换了下来,随即又换上了干净整洁的一套新的,做完这些之后,

    看了看表,觉得该让孩子休息一下了。

    宝宝从早上睡醒之后,已经玩了三四个小时了,又颠簸了一路,大人感觉或

    许没什么,可孩子就不同了,尤其是不到一周的小婴儿,他的睡眠可必须要保证

    充足。

    离夏撩开了胸衣,把自己的双峰放了出来,奶子在一瞬间的蠕动。是那样的

    美妙动人,那热气腾腾的新鲜物事一经释放,味道就传到了孩子的鼻子里,小家

    伙积极的扑腾了起来。

    随着妈妈的抱拢,不用教导和帮助,那粉嘟嘟的小嘴就凑了过来,奶头上已

    经分泌出乳液来,宝宝的小嘴一吸一呼间,浓稠的乳汁就被他吞到了肚中,咕嘟

    咕嘟的大口大口的吞裹着,孩子在填饱肚子的同时。也解决了妈妈涨奶的困惑,

    奶完孩子之后,来不及系上衬衫的纽扣。离夏把宝宝身子抱直,轻轻的拍打着孩

    子的后背,在母亲的安抚之下,小人儿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此时,魏喜已经把外面的汗衫脱掉了,他只着一件背心。朝着儿媳妇的房间

    走去,一边轻轻的打着哈欠一边走了进来,看到小孙子闭着眼睛的样子,老人脸

    上堆着的笑。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猛然看到离夏正敞着怀。露出两个白白的硕大

    乳房。公公的脸也只是稍微有些红。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这些天在农村已经有些习惯了。也已经有很多次了。也不能老尴尬呀。当离

    夏把孩子放到床上时,小家伙闭着眼睛象征性的咕哝了一阵,就不动了。魏喜低

    下了头,亲了亲孙子的脸蛋,小家伙在睡梦中被打扰,反抗的摇了摇头。哼哼两

    声就不再动弹。

    「很有意思啊,这个小家伙,太可心儿了,你看他,呵呵。」魏喜抬起身。

    看着儿媳还没有掩盖起来的胸脯。但是。并没有回避。还有些笑意。低声冲着儿

    媳妇说着。

    「知道乐趣了吧,我和宗建就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想让你每天都是开

    心的欢笑,不都说笑一笑十年少嘛,有了你的小孙子陪伴着,你是不是觉得自己

    年轻了呢,会不会感到不再孤独。」离夏温柔的说着,不经意的揉了揉自己的乳

    房。然后系上了衬衫的纽扣。看来这样裸露出乳房面对公公。离夏已经不在乎了。

    完全没有了尴尬和娇羞。

    公媳俩在卧室中低声的聊了一阵儿之后,看到孩子确实是睡的很安稳,离夏

    起身走向客厅时,魏喜把婴儿车的安全束带绑好,随后也来到了客厅。

    「爸,中午你给我弄点红果酪吃吧,我挺想吃的。」离夏坐在沙发上,冲着

    公公说道。

    从老家居住的那几天,温度没有城里的热,公公又是给她弄了绿豆莲子汤祛

    暑,可回到自己城里的家,离夏又想起了之前吃的红果酪,那酸酸甜甜的味道,

    解馋不说,还能刺激食欲。所以她把想法告诉了公公,这一回老爷子答应的挺痛

    快,红果现成的就有,也不需要什么别的东西。

    听到儿媳妇这样主动要求吃一些东西,魏喜也是很开心,那是一种融合,家

    的味道就在这里面,以前他总怕打扰了孩子们的生活,这里也有担忧,怕儿女嫌

    弃自己的味道,彷徨孤寂中渴望得到关爱,可是心里的顾虑。却又总是反复的让

    他自己不安,这种矛盾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

    此刻,魏喜的心情是愉快的,他在厨房把红果洗净之后,剖开红果取出了果

    核,然后放到了铁锅中蒸煮起来,一边搅合红果一边加一些白糖,就那样的熬着

    看着搅合着。

    第二十章。

    借着儿子休息的空儿,屋子里的空气流通性好,离夏走到浴室打湿了毛巾,

    对着卧室进行了清扫,本来打算把裙子换掉,由于奶孩子没得到闲暇,索性也就

    没有去换。  此时,她跪在地上,倒退着擦拭着地板,地板上的尘土并不多,

    她只是保养性的清洁一番,擦拭完自己的卧室,转身来到了公公的卧室,迅速走

    到里面开始擦拭起来。

    锅中的红果酪已然稀烂,尝试了一下口味,魏喜端着碗满意的走出了厨房,

    他打算让儿媳妇尝尝味道,走到自己卧室时,他看到了儿媳妇。正在擦拭着自己

    房间的木地板,裙子已经退到了腰间。,肉色丝袜包裹着的浑圆的屁股。完美的

    展现了出来,随着一起一伏间,翘挺的臀部在无痕内裤中被勾勒出形状,如熟透

    的苹果挂在枝杈上。随时要掉下来的样子。

    魏喜的眼睛有些发直,心底里也产生了一丝变化,打算转头不看了,可是灵

    魂深处又好似召唤般的。令他难以挪开眼睛。以前魏喜看儿媳的身体。主要是看

    儿媳的胸部。儿媳的大奶。而且光溜溜都让他看了好几遍。他都习惯了。都不怎

    么回避了。而且儿媳妇在他面前裸露乳房也已经不再有所顾忌。也不怎么回避。

    可是魏喜却很少看到儿媳妇的下面。尤其是屁股。这么清晰的。又看了这么长时

    间。正让他有些震颤了。他端着红果酪碗。愣愣的站在那里。

    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离夏回头看了看,见公公站在门外,手中端着一个翠

    花小碗,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离夏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自己的裙子裹在腰间。

    被丝袜包裹着的大腿和屁股完全露在外面。离夏俏生生的脸蛋羞红了,轻声问着。

    「爸……,红果酪做好了?」。

    渐入佳境的魏喜被儿媳妇的呼唤拉回了现实,他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呵呵的

    憨笑起来。「恩,做好了,你,你来尝尝把」。

    感觉到自己暧昧的姿势,尤其是翘着的臀部对着公爹,离夏心理一阵慌乱。

    只好一打晃儿就过去了,装成混不在意的她站了起来,膝盖处的丝袜因为跪在地

    上,也沾上了一丝灰尘。

    看到公爹手中端着那诱人的东西,顾不得其它,她就马上走了过来,欣喜的

    说道。「让我尝尝做的好不好,哇,好馋人哦」,望见碗中刺激食欲的东西,她

    说着话就把碗抢了过来,看到儿媳妇那急不可耐的样子,魏老汉伸手勾了一下儿

    媳妇那微微有些冒汗的鼻尖。说道。「呵呵,这么着急,小心烫着啊」。

    被公公那样带着慈祥。带着玩笑的逗了一回,离夏哼了一声就不管了,拿起

    碗中的勺子,舀了一勺鲜红的汤水,放到嘴边轻轻吹了两口,一副非常享受的样

    子,冲着公爹说道。「恩,如果冰冻一下,效果会更好呢」。

    「你呀,真是看到吃的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你看看你的膝盖,都给弄脏了。」

    魏喜说完指了指,然后弯腰用手拍打了一下儿媳妇的膝盖,丝袜上的尘土和汗水

    黏糊在一起,那样的拍打效果并没有把尘土去掉,魏喜得手又顺势向上摸了摸儿

    媳的大腿。这回竟然是摸。而不是拍了。让儿媳有一种电流样的触感。

    「不用拍了。一会儿我擦完地板,去把丝袜洗洗就型了,出了汗有些黏糊。

    拍不掉的。」她并没有躲避公公的手。而是任由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拍打。

    甚至大腿上的触摸。

    丝袜在儿媳妇的大腿上散发着肉欲的亮光,尤其是当魏喜自己的手触碰到了

    她的大腿时,那紧裹着两条大腿的丝袜,弹性十足丝滑无比,魏喜在触摸的过程

    中,都能感觉到儿媳妇健美的双腿带来的弹性,让他忍不住又多摸了两把。

    这回离夏忍不住了。因为大腿被公公摸得有些发痒。又不能挠。嘻嘻的笑了

    一声。爸。坏老头。快别摸了。摸得我怪痒痒的。嘻嘻。坏老头。你的手摸哪里

    呀。听到儿媳的话。魏喜停住了手。看着离夏嘻嘻的坏笑着。并不走开。却笑着

    说。哪里痒呀。我帮你挠挠。离夏赶紧说。别。指甲一划丝袜就会坏了。一边连

    忙躲了开来。

    忙忙碌碌的清理完地板,离夏已经汗呼呼的,此时的公公在厨房里忙着晌午

    头的伙食,离夏走进浴室,简单的冲了一个凉,裹着浴巾就走了出来。

    「哎呀,头发也不说擦干净,湿漉漉的很不好,快去擦干净。」魏喜走出厨

    房看到儿媳妇那副湿漉漉的样子说道。

    「不碍事,人家经常这样的。」离夏不以为然的说着。

    「这刚洗过的头,别让它滴着水儿,一定得擦干净,虽然在夏天,也要注意,

    赶快去擦干净,然后来吃饭。」魏喜走了过去。抓住儿媳妇的肩膀。把她推向浴

    室,不知道是离夏不小心。还是故意的。裹在儿媳身上的浴巾忽然掉在了地上。

    儿媳的整个后背到屁股。就都被公公看了个清清楚楚。离夏赶紧蹲下身去。捡起

    浴巾裹在了身上。然后一边回头做着鬼脸说。嘻嘻。这回又奖励你了。坏老头。

    好好享受吧。一边朝着浴室里走去。

    留下魏喜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回忆着刚才看到的和听到的。品尝着那美

    美的滋味。

    下午。公媳俩陪着孩子在客厅里玩耍,孩子很开心,也很活跃,一会儿从离

    夏怀中哇哇的大笑,一会儿又被魏喜抱到手中手舞足蹈,两个大人哄着一个孩子,

    全然不顾那满身的潮汗,还挺意犹未尽的。

    「爸,呵呵,你歇会儿吧,都玩了半天了,你看你出了这么多的汗,还是去

    洗洗澡去吧,把孩子给我。」离夏摇晃了一下有些酸麻的胳膊,魏喜此时正抱着

    孙子亲吻,他身上也确实是出了不少汗,听到儿媳妇这样说,顺手把孙子递了过

    去。

    仓促间离夏接的慢了一点,孩子都推到她的胸前了,不知道是不是公公故意

    做的,反正公公的手指。又碰到了她的乳房,离夏稍稍感觉一丝发麻,然后混不

    在意的接过了孩子,推了一把老人。「去吧。快去吧」,就见公爹甩着笑脸走了。

    「玩也玩了,该休息一会儿了,恩,吃口奶吧。」离夏抱着儿子撩开了体恤

    衫,鼓胀胀的物事。滴着奶液都飘到了儿子的脸上,看到儿子安心的吃奶,离夏

    斜身靠在沙发上,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导致的胸脯不停起伏,喘着粗气。

    诚诚不安分的吃着奶,小脸红扑扑的,离夏哄着孩子,也未曾多想。

    卫生间里,老喜打着洗头水,回想到刚才触碰到儿媳妇奶子的情景,那颤抖

    的乳肉。竟然被自己再一次触碰到了,蠕动中的那两个肉球可真软啊,魏喜喜滋

    滋的回味着儿媳妇的好处,飘飘然的洗了一个痛快的澡。

    晚间,魏喜煮了一些面条,伺候着离夏,简简单单的吃了晚饭,外面的天色

    已然黑了下来,屋子中的灯适时的点了起来。

    夜幕降临,奔波玩耍,身体有些疲惫的离夏。把孩子放到婴儿车中,哄了一

    会儿,然后交到公公手中,自己径直走向了浴室。

    热水喷洒着离夏年轻的身体,正在美美享受着,突然浴霸的灯管「砰」的一

    声爆了,「啊。」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从浴室传来,听到隐约的异常响动,魏

    喜快步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门,问道。「怎么了。闺女?」。

    「啊,吓了我一跳,灯管爆了,喔,没事了。」离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对

    着门外的公公大声说道。

    「好吧。那你先洗吧,一会儿我再看看情况。」魏喜对着浴室里的儿媳妇说

    完,也不理会她听没听清楚,就走回了沙发旁继续看着孙子。

    爆了灯管的浴室明显暗了下来,离夏经这一打扰,也不想再洗了,好歹擦了

    擦身子。穿好衣服就走了出来,看到儿媳妇出来了,魏喜忙问道。「你没事吧?」,

    公公关怀的口吻和孩子姥爷一样,那眼中的焦虑和体贴,作为一个长辈,离夏从

    公公的眼中看到了关怀和爱护。

    离夏心理想到。「家中有一个男人就是好,能够关心自己,不管是丈夫还是

    公公,都能让自己在遇到情况时。能够找到依靠」。

    魏喜没容儿媳妇说话。就继续问着。「家里有富裕的灯管吗?有的话我现在

    就把它换上」。

    听到公公这样说,离夏劝慰着说。「明天白天再说吧,里面虽然有些发暗,

    你也不用这么着急着弄了」。

    「也不费事啊,没有那么麻烦,没事儿。恩?孩子是怎么了?」看到小孙子

    在婴儿车里有些不老实。竟然还漾了奶,魏喜擦拭着小孙子的嘴角说道。

    「吃饭前儿感觉他脸上有些发热,我没在意。」离夏也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