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17-18)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7907。

    第十七章。

    魏喜和离夏,经历了玩笑、尴尬、平静、再次尴尬、解释和相互理解,公媳

    俩人的关系也完全转化成了父女关系,俩人对待尴尬问题。似乎达成了共识,也

    都在自勉中抛弃掉了原来的不好意思。变得随和自然起来。本来嘛。一男一女。

    都是成年人。都有欲望和需求。难免会发生一些尴尬的事情。

    其实彼此之间放开心结的话,在生活中,共同面对现实,看破尴尬,打破顾

    虑,也不会出现太多的问题,只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层窗户纸就是没人敢捅

    破了,因此横生了许多麻烦。

    魏喜在照顾孙子上。也是发自本心,越发的不遗余力,在儿媳妇喂奶中。或

    者是挤奶的过程中,魏喜看到了也不会和从前似地尴尬的回避了,甚至能自然的

    从儿媳妇手中接过她刚刚挤出来的。还带着儿媳妇体温的奶水。有时还当着离夏

    的面。喝上两口。然后。对着儿媳妇坏坏的笑着。说上两句。嘻嘻。还挺甜的。

    有营养啊。我也补补。

    离夏也不怪他。陪着他也娇羞的笑嘻嘻的。回上一句。对。补得身体棒棒的。

    好照顾儿媳妇更周到啊。或者是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乳房。逗弄一下公公。公公还

    就真的就摸一下。嘻嘻。摸就摸吧。自己感觉还挺舒服的。也没有什么损失。离

    夏也就随意了。

    看到公公的心结打开了,能够看淡这种问题,离夏也很是开心。

    挂断魏宗建的电话之后,公媳俩坐在大炕上随便聊着。

    「建建不是说了。今天中午就到这了,爸给你们接着做鱼吃,你说好不好」。

    魏喜开心的对儿媳妇说道,离夏转而哼哼道。「还吃鱼汤啊,人家涨的都不

    像话了。」,「你呀,哺乳期就该这个样子,多吃一些补奶的东西,你的乳汁质

    量就好,孩子吃着也就更健康了」。

    魏喜拿着喝干了的空杯子,指了指杯子中残余的汁液,还能看的出来,乳汁

    的残液挂在杯子的壁上呢。

    「嘻嘻。你倒好,给人家补来补去的,这回型了,你孙子吃不完你吃,哼,

    到是都给你自己补了。不过也好。这也算是闺女孝敬你的了」。

    离夏眼角上挑,白了一眼公公,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异常丰满的胸部,

    无奈的托了托,听到儿媳妇娇嗔的话语,又看到儿媳妇两手天王托塔的姿势,魏

    喜扶着脑袋呵呵的憨笑着。回了一句。「呵呵,能理解的,能理解的。我吃。我

    吃。要不要我现在就吃啊。」。离夏挺着两个大奶。往前一怂。好。你现在就吃。

    不吃都不行。

    魏喜赶紧逃出。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休息。

    算了一下在农村的日子,也已经有好几天了,魏喜在下午时分把腾出的空地

    再次规整了一番,众上了菜蔬之后,心满意足。

    他告诉儿媳妇。「明天我就陪你回去,等把孩子送到家之后,我再回来」。

    听到老人这样说,离夏不高兴的说道。「你儿子走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怎么现

    在又变卦了?」,看到儿媳妇不高兴的样子,魏喜以为那是儿媳妇在逗他呢,他

    又用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说道。「我这个老头子总搅合你们,算什么事呢!你们

    不在乎,我还感觉心里不安呢。」,「爸,你说过你适应了的,怎么现在又这样

    说呢?」。

    离夏咬着牙说道,看到儿媳妇这回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他挠着脑袋说不出话

    来,「人家答应了宗建。要好好照顾你,要让你的晚年幸福。宗建走的时候,他

    说让你随着我们一起进城,你当时怎么不反对呢?」。

    离夏转过头去。不看眼前的老男人,魏喜讷讷的往前凑了凑,扶住儿媳妇的

    胳膊。说道。「不是的,我以为你是开玩笑。我也是说着玩的。」,魏喜也不知

    怎样劝服自己的儿媳妇。

    离夏扭过头来。看着公公的脸说。你不是也帮助了我们么。你说。这些日子。

    我们在一起生活。过的快乐不快乐。你高兴不高兴。

    魏喜有点尴尬的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哼。我也不劝你了,我自己走还不行吗」。

    离夏说着的时候有些哽咽,

    甩开公公的手。走进屋子里,魏喜看到儿媳妇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嘴上叹着气,

    心理百般不是滋味。

    他想了又想,跺了一下脚,最终追了进去。

    离夏正在房间收拾衣服,见状,魏喜奔了过去,拉住了儿媳的手。说道。

    「夏夏。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今天走和明天走不

    都是一样的吗,宝宝,爷爷不管咱们了,你跟妈妈回家吧」。

    说着说着,离夏就哭了出来,看到儿媳妇梨花海棠般的脸蛋上飘着泪花,魏

    喜心中终是不忍,他本打算进行最后的劝说,可自己那不充分的准备和老话重提,

    一下子就被儿媳妇的话语和泪水击溃了。

    他咬着牙闭上眼睛想了想。

    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魏喜拉着儿媳妇的胳膊。身子往前凑了凑。叹了口气。

    说道。「好了。我刚刚是说着玩的,夏夏。你别生气了。我答应你,我随着你走,

    陪着你照看孙子好了」。

    听到公公这么说,离夏疑惑的转过头。看看眼前的老人,有些不太相信的样

    子,也往公公的身躯贴了贴。说道。是真的。你不离开我们了。看到儿媳妇这个

    表情,魏喜再次闭上了双眼,颤抖着的双手。抓住儿媳妇的胳膊,一把把他抱在

    怀里,像父母般哄着孩子,轻轻拍着儿媳妇的后背,轻轻的哄着眼前的儿媳妇。

    好了。不哭了。好闺女。爸都听你的。离夏的脸音雨转晴。也紧紧地搂抱着

    公公。娇笑着说。你这个坏老头。坏死了。非逼得我这样才型。我不让你离开我。

    嘻嘻。要不要我现在就把自己的身子送给你啊。说完。把羞红的脸埋在公公的怀

    里。魏喜心里动了一下。嘴里却说。夏夏。又说傻话了不是。心里却想着。要真

    是能得到你的身子。那可是我的福气。这么美丽娇柔的儿媳妇。我哪里舍得离开

    你呀。想着想着。下面的大东西就挺了起来。顶到了儿媳妇的屁股。

    离夏也感觉到了。一脸的羞红。赶紧躲开身子。说。爸。既然和我一起走。

    那就收拾收拾东西去吧。魏喜也有些害羞。借机就回到自己屋里去了。不过。他

    并没有收拾东西。而是一边摸着自己下面硬硬的东西。一边幻想着儿媳妇美丽娇

    柔的身体。嘿嘿。刚才怎么不就此搂抱着他翻倒在大床上呢。他不会反抗把。嘻

    嘻。下回一定。

    炊烟嫋嫋升起,鸟儿叽喳的栖在树上相互的飞来飞去,时间在滴滴答答中走

    了过去。

    魏喜此时和儿媳妇离夏正忙碌着给孩子洗澡,有了这么几天的熟悉,孩子也

    渐渐适应了农村的生活,他被放到浴盆里,双手在洗澡过程中不断扑腾着。玩耍

    着。

    看着孩子开心的玩耍着,魏喜一边用毛巾给孩子擦拭着,一边和儿媳妇说道。

    「夏夏。我知道,有了孩子,你身上的担子就加重了,建建又时不时的外出,我

    自己又帮不上你什么忙,一会儿忙利索了,你要是打算出去溜达溜达的话,就去

    吧,孩子也玩耍的差不多了,我来哄着他睡觉好了」。

    「爸,你还说呢,就知道为儿女着想。为儿女考虑,自己却没有那种生活的

    享受,你那么爱下象棋,这几天也没有出去玩过一次,我又怎能一个人独自出去

    呢」。

    离夏媚了一眼公公,用毛巾裹住孩子。然后抱了起来。

    「哦?老和公公单独待在一起。现在你不怕人家说你闲话了?嘻嘻」。

    离夏看着公爹一脸认真的模样,笑嘻嘻的说着。「怕闲话也没办法,随他们

    说去好了。日子总要过,我说咱们能不能别老是说我」。

    魏喜说的时候忽然感觉不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把话扯到了一边。「你

    呀,说你什么好呢,哼,人家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离夏撅着嘴,看着公爹那自我忍耐。不顾个人得失的行为,本来打算劝劝他,

    可这个时候。就听到公爹捏着嗓子。发出了很好笑的声音。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还不是会说,哎呀,你就知道自己的儿孙,从不知

    道自己照顾自己,先是怕人家说你不管孙子了,又是怕人家说你和你儿媳妇的闲

    话」。

    魏喜捏着嗓子。学着儿媳妇的样子。说了一通,把离夏给逗得,笑的是前仰

    后合。「爸,你可笑死我了,哈哈。」,看着儿媳妇抱着孙子,又一边拍着胸口,

    那一副小女儿情怀,老人也是开心的跟着笑了起来。

    笑罢之后,魏喜继续说道。「这个家庭问题对我来说,本来就是责无旁贷的

    事情,可我一会儿瞻前顾后的,一会儿又心事重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可

    千万不要笑话我这个老头子」。

    「不会的,不会的,呵呵,爸你还真逗。我都不计较那些。您害怕什么。何

    况我们又没做什么越轨的事情。嘻嘻。爸就是针对我做了什么。别人也不知道。

    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尤其看到公爹小孩般变脸的说辞,离夏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而后缓缓说道。

    听了儿媳妇的话。魏喜到有些不解。什么叫爸针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会说出

    去的啊。难道是对我发出了信号。让我对他做点什么。那做点什么好呢。

    又看到儿媳妇那忍俊不禁的样子,魏喜就笑了。「想笑就笑拜,干嘛还要装

    着,偷着笑,你这闺女」。

    笑,本来就是调味剂,这一笑,把所有烦恼都洗刷干净,所有的烦心事都随

    着开心的笑没有了。

    再没有什么是笑不能调节的,可谓一笑泯恩仇,一笑姐千愁,大笑开怀,这

    些说的都是笑的好处。

    尤其是公媳俩之间的日常生活里面,遇到尴尬的事情。一笑就不尴尬了。这

    样也有助于生活。有助于调节他们彼此的情感。

    第十八章。

    外面乘凉的人群声音依稀犹在,洗过澡之后的小诚诚睡意来了,咕哝了一阵,

    在妈妈的乳房上就闭上了双眼,看着孙子那可爱的脸蛋。还有迷糊中的睡眼,离

    夏和魏喜相互的笑了笑。

    哄着孩子睡着了,把他安顿好,又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离夏

    拉着魏喜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再反悔了啊。」离夏看着自己的公公笑着说,

    「已经答应了你的事情,还反悔啊。再说我也不愿意离开你啊。嘻嘻。你这么孝

    顺。把这么好的营养品都让我吃了。我还能不知足啊」。

    魏喜冲着儿媳妇说

    着,看似很肯定的样子。一声不愿意离开你。让离夏的心里一阵安慰。可又听到

    把这么好的营养品都给他吃了。又觉得有些开玩笑的意思。心里想。公公这是什

    么意思啊。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又变卦呢,那还不是你的拿手好戏,有时候你说的话啊,

    我还真有些信不过」。

    离夏戏谑的说道,一副娇羞的模样。看着儿媳妇娇嗔的样子,魏喜也为自己

    的反反复复有些愧疚。就走过去坐在儿媳的身边。拉着儿媳的手。深情的说。闺

    女。别瞎想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揉着儿媳的小手。又语重心长的说。

    「夏夏。我也说不好。自己怎么会反复无常的,我知道这样不好,让人感觉

    陌生了,这个是我的不是,我向你道歉,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完全是从我个

    人自私的角度出发的,我再次抱歉,那么,我这次就跟着你走,就像你说的那样,

    随意、开心、包容、理解,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就这样子吧,一切都自然一

    些,一切都随遇而安,这样的话,你觉得型吗?」。

    魏喜说完,深情的看着儿媳妇,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解释,能不能得到儿

    媳妇的肯定,「我与宗建做的事情。其实和你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

    这个家,这个家有你,有我,有宗建还有孩子。我们共同组成了这个家庭」。

    离夏说完这句话又补充了一句。「爱是无私的,爱是永恒不变的,爱里面有

    亲情。有爱情,我们爱你,源于孝顺长辈,源于血浓于水,你爱我们,所有的付

    出,那是大爱无疆,爱和孝同在」。

    听着儿媳妇说着,魏喜也是感慨颇深,自己这么多年确实是委屈了自己,可

    是,为了孩子,委屈自己算什么呢?那还叫委屈吗?他心理很感激儿媳妇的理解,

    也为她的开朗和贤慧所感染。

    儿媳想让我的晚年生活过的不孤单。不寂寞,把女儿家的羞涩都抛弃了,做

    了一些一般儿媳妇难以做到的事情。他不顾害羞害臊。把不该让我看到的让我看

    了。把不该让我摸得也让我摸了。虽然她是自己的儿媳妇,可所付出的却是一个

    女儿都难以做到的事情,有这样超过女儿般的儿媳妇,他还要什么呢,他还会觉

    得孤单吗?都说理解万岁,可真正的理解是在彼此充分了解的情况下。才能做到

    的,那都是不求回报的,那都是想尽办法让对方幸福。而自己委屈的。

    魏喜伸了伸手,稍稍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拉住了儿媳妇的胳臂,感慨的说道。

    「谢谢你,再一次给爸爸上了一课,其实啊,说到底还是顾虑导致的,顾虑太多,

    里面还掺杂了一些传统思想,因为这些,所以放不开,你能这样大方,不去计较,

    爸爸会一点点改变的,哎,还是年轻好啊,爸爸那个时代。可是带着顾虑过来的」。

    听到公公这样说,勾起了离夏的感慨,她就依偎在了公公的怀里。任由公公

    搂抱着。感觉又回到了未出嫁时被爸爸抱着的情景。  在公公的怀里。离夏有

    些撒娇。磨蹭着公公坚实的胸膛。

    「那你刚才抓我的手,是不是耍流氓啊?嘻嘻」。

    离夏忽然打趣着公公,一下子就让魏喜的老脸冒了彩,魏喜看到儿媳妇一副

    嘻嘻哈哈的模样,知道他是戏弄自己。就呐呐的说着。「我,咱们不同嘛,你这

    闺女,又逗弄爸爸了。」,离夏笑了笑,就不再多说话了,就那样的依偎在公公

    的怀里,任由公公紧紧的搂抱着自己。大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感觉非常舒服。

    他想到了未出嫁时就经常这样子让爸爸揉摸自己的小腹。

    那时自己坐在爸爸的怀里任爸爸的手揉摸着。时间长了。爸爸的手就会向上

    揉摸自己的乳房。或者行下去摸自己的阴部。有几次摸乳房时还把手伸到衣服里

    面。他已经好几年没有享受过这种感受了。现在让公公一摸。又有了那种感觉。

    让他非常喜欢。

    二人做到了沙发上。离夏依靠着公公的肩膀。问起了公公过去的经历。公公

    给他讲了自己年轻时当兵。在战场上的一些事情。又谈到了现在。

    公公丧偶多年,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的,虽然随着时间淡了,可毕竟会触动

    公公的感伤,离夏第一次无心的问出来之后就后悔了,可是好奇的心理还是让她

    很想了解,了解公公的过去,这也许就是女人天生八卦的心理吧。

    公公虽然说了出来,看他那个样子,肯定触动他心底的感伤,见状,离夏忙

    打圆场说道。「爸,这回咱们回城,你就常住下来吧,明天我给你准备一下,需

    要什么咱们就捎过去,缺什么的话,咱可以买。」,听到儿媳妇打岔,魏喜缓了

    一下,心情收敛了一下之后。就恢复了过来。

    「恩,带一些衣服吧,还有,拿着我的象棋,恩,还有我的收音机,别的什

    么?好像也没什么可拿的了」,魏喜想了想说道,他自己一个人生活,确实也没

    有什么可拿的了。「衣服、鞋子拿一两件就可以了,回头再给你买吧,象棋也不

    用拿,你可以上网玩,社区里也有现成的,恩,收音机?好吧,把它带上,你还

    要不要带一些其他的,你看的书带不带呢?」。

    离夏问着,「书嘛,就把三国带上吧,衣服多拿一些,犯不上花钱去买,这

    么多衣服够我穿的。」  魏喜想了想说道。「恩。哇,都十点多了,可打破了

    你的作息时间喽」。

    离夏小小的惊呼了一下,她指着桌子上的卡通表。冲着公公说道。「让你陪

    着老头子,呵,这烟都抽了好几根了。恩,挺好的,让我过够了嘴瘾啊」。

    魏喜心情不错的说了这么一句,「哼,知道我的好处了吧,快去吧,洗完澡

    就睡觉」。

    离夏从公公的身上爬起来。拉着公公的手说道。

    一老一少这样子的聊天方式,尤其讲了那么多话,要真说的话,这还是头一

    回,离夏也是第一次打开公公的心房,听他给自己讲了那么多,作为公爹的魏喜,

    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唠了那么多藏在心底的话,讲述了自己过去的一些事情,

    虽然不全面,可是那沟通后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一个倾听一个诉说,就像两个好朋友一样,很随意很自然。

    外面的人已经走散了,气温也凉快了下来。

    月光倾洒下来,小村庄像个孩子似的进入了梦乡,恬淡、祥和、宁静,正如

    夜色一样,淡淡的静静的幽幽的。

    太阳能中的热水随着管子喷射下来,仿佛识破了人心一般,先是替魏喜洗去

    担忧和孤寂,随着他的擦拭,把所有的烦恼通通的甩掉,直到他一身轻松的走进

    自己的卧室。  然后离夏走进浴室,随着流水的肌肤相亲,让她慢慢体悟,似

    是增加了她的信心般,让她的付出有所回报,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也是丈夫支持

    她所进行的事,想到这些,离夏轻快的转着身子,越发享受沐浴带来的舒服和轻

    松。

    夜真的深了,离夏是带着笑意进入的梦乡的,这一夜,孩子闹腾醒了好几回,

    可这并不妨碍她的休息,心情好了,事情做起来就舒心了。

    早晨六点多的时候,公媳俩前后脚相继起床,离夏看到公公端着尿桶走了出

    去,她好奇的偷看了两眼。公公手中的青色尿桶,里面有小半桶尿液,经过她身

    边的时候,她看到里面澄清的尿液并没有难闻的异味。

    简单的观察一下,虽然只是一撇,她心里多少清楚的知道。公公的身体还不

    错,并没有出现老人尿多的现象,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好多年轻人夜尿也就是这么个量,甚至比这个还要多,并且颜色也不好。

    她心里胡乱的想了想之后,走到水缸旁边。打来了清水放到盆子中,感受着

    水的清凉,离夏把一脸的困意洗掉,摸着自己年轻的皮肤,她照了照镜子,眼袋

    基本没有,轻抚着自己的脸蛋,左看右看的,很是满意。

    离夏抱着孩子来到客厅门口,看到公公正在一下一下的用后背拱着院里的大

    水缸。里面还有半缸雨水。却被他拱的一歪一歪的。

    「爸,你腰疼不疼啊,那个大水缸让你撞的都晃悠了。」离夏有些担忧的问

    着,「这么多年了,我每天都这样做,你看着觉得奇怪也不新鲜,没事的,这样

    更能舒展腰板」。

    魏喜不以为然的说着,「你可吓坏我了,你真的没事?」  离夏不放心的

    继续问着,「真的没事,爸啊这么多年就没丢下,翻跟斗都没问题的,得了。不

    说了,好汉不提当年勇。」魏喜笑呵呵的说着。

    离夏看着腰板挺直的公公。心里说。怪不得他总是用手。这样让他拱拱水缸

    也好。发泄发泄也就不再用手了。又嘀咕着。这个老头要是找个老伴。准会被他

    折腾的受不了。嘻嘻。那个女人要是和他做一次。也会爽快的飞上天。这样想着。

    离夏的脸又害羞的红道了脖子根。

    洗了洗手之后,魏喜把饭端了上来,「有点热,一会儿就好了,给宝宝尝尝

    鸡蛋羹吧,我都放好了香油,恩」。

    魏喜用手捏了捏孙子的脸蛋,小家伙哇的闹了起来,「坏老人。逗孙子,把

    孙子都弄哭了,啊。不哭了。妈妈说他,走开走开,不要逗宝宝」。

    离夏晃悠着孩子说道,哄了一阵,孩子也就不再哭泣,在妈妈的怀里享受起

    了鸡蛋羹的美味,不过,鸡蛋羹的美味是好,吃了这个就不能吃那个了,孩子是

    开心了,离夏却不开心了,她涨奶涨的乳房有些疼,只好气鼓鼓的拿出吸奶器。

    把奶水吸了出去,然后嘟囔着嘴哼哼唧唧起来。「哼。有目的的,一定有目的的,

    这个坏老人。」,说着说着,她自己的脸就先红了起来。

    那个吸奶器的喇叭口张的很开,和它一起的花瓣护垫。紧紧的贴在了儿媳妇

    丰满的乳房上,就看到儿媳妇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按下手柄,只见乳峰上的葡萄

    般大小的乳头。连带着乳晕都被吸到了喇叭里,那乳头看起来好像被吸得很大的

    样子。

    乳头上发达的脉孔。喷射出好多线般粗细的汁液,浓稠的流到了杯子里,这

    些都看到了魏喜的眼睛里。,魏喜忍不住的吞咽着唾液,双手也随之按在大腿跟

    处,一点点的移动着双手。靠近到了裤裆部。

    给老人准备的钙奶和钙片就放到了桌子上,离夏也不多说话,这些天都默认

    了的事情,她也不做过多的解释。

    吸干奶汁,用衣服遮挡好。又轻轻揉了揉,然后把杯子和钙奶的杯子放到了

    一处。

    她扫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公公,当看到公公正在迷着眼看着他,她的头低了

    下来。然后转身进屋去了。

    看到儿媳妇的背影,魏喜咧着嘴。看向了桌子上摆放的两杯奶,咂了咂嘴。

    扬手抄起了杯子,毫不客气的就着钙片把钙奶先喝了下去,然后一点点的品尝着

    另一个杯中。儿媳妇那温乎乎的奶水,心理怪怪的他,他不仅是品尝儿媳妇奶水

    的滋味。还幻想着儿媳妇娇嫩的身躯和那两个白皙的大奶。经过这几天的适应,

    显然已经喜欢上了她的味道。

    离夏自己的衣服行囊基本不用动,所欠缺的就是整理公公所需的,孩子在老

    人手中,她把公公要穿的夏衣拿了出来,又挑了两件外衣,把这些衣服和鞋子放

    到了旅行包里,然后走进东厢房,床铺底下有个箱子,那里是公公交代的书籍摆

    放的地方,离夏翻开了箱子。

    随手把摆放在上面的三国演义拿了出来,整理好一切,她看到了自己来的时

    候随手放在墙角的那尊佛菩萨,尤其是那生动逼真的交合形姿,离夏心理没来由

    的一突,脸上显出了红晕,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窗子,然后走上前去把那尊佛菩

    萨迅速的捎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