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16)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666。

    第十六章。

    魏喜说完话。就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魏喜在感到尴尬的同时。

    又有些欣喜,这一次的完胜。似乎增加了他的玩笑尺度,虽然这一次玩笑开的确

    实有点大,虽然自己的心。在扑扑的跳个不停,但总体来说,感觉还真不错,对,

    就是感觉不错。他心里突然想到。是不是真的能和儿媳妇发生点什么事情。嘿嘿。

    那就太好了。这么美丽娇俏的儿媳妇。要是能让自己搂搂抱抱的。那是什么什么

    感觉呀。魏喜的心里感觉很舒服。他不由得笑了。

    离夏看到公公关上房门休息,先是害羞的吐了吐小舌头,也是非常的兴奋。

    面部仍然红热,羞臊着走进浴室。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离夏捂着脸,心中荡起了涟漪。要是和他有了点什么瓜

    葛。那会是什么样子。自己的公公虽然老了些。可是他那健壮的体格。强建的精

    力。都让他十分满意。尤其是他那支起的帐篷。说明他的那方面的能力一定也非

    常强。刚才她的心里也很舒畅。有些甜丝丝的。

    把头发盘好之后,她打开了水龙头,随着水管中的水。畅快的冲洗着身体,

    离夏让自己的心。慢慢的恢复了平静。洗了有二十多分钟,刚刚擦拭完身体,还

    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就听到屋子里有孩子的啼哭声。

    离夏打开浴室的门,探头张望着外面的动静,未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尤其

    是孩子催人的啼哭,使得她初始慌乱尴尬的心。再次慌乱了起来,还来不及穿好

    衣服……她就拿着自己的小吊带和短裙。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这个时候天气已

    然热了起来,外面树上的知了。哇哇的唱着歌,她心里想着。「这么长的时间,

    公公应该睡着了吧。又没有人看到。」,心里惦记着孩子。来不及穿衣服了。离

    夏举着衣服就冲了出去,当她蹑手蹑脚的打开厅门走到自己的卧室时,她再一次

    被眼前的景物震撼住了。

    公公此时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背对着他正在哄着孩子,而公公也听到了身后

    的声音,他抱着孩子,身体一下子就转了过来。

    此时的场景非常耐人寻味,正是好有一比:

    温香软玉点点红。

    欲语还羞妩媚生。

    儿孙啼哭促成事。

    午后房内一场梦。

    公媳俩再次的发生了尴尬的场面,这一次竟然是那样的强烈,那是之前从来

    没有过的事情,离夏姣好的身子。完全光溜溜的站在那里。被公公尽收眼底。

    只见离夏白皙匀称的身材,干爽的青丝云鬓倒挂身后,一缕飘然间盘在额前。

    竟然多了三分妩媚,眼波流转间透着雾气,一脸的女儿媚。白里透红,樱桃擅口

    微张,那醉人的满月,多了平时看不到的柔肠。

    玉颈下面耸立的双花并蹄,出水不染尘中事,多么的喜人的两个鲜嫩硕大的

    大奶……刚才只是被公公的嘴触碰了一下。这回到好。光溜溜。直挺挺的完全展

    现在公公的眼前。好像不只是让公公再触碰。而是想让公公吃上几口。再下面,

    平滑的小腹上淡淡的妊娠纹,让人不由得想到。那个广袤的平原,让人足以一逞

    缰绳。放任驰骋。

    魏喜心理尴尬着,眼睛却不自觉的往下扫去,在那三角区的黑丛林间。挂着

    晶莹的露珠。是多么的新鲜,黑亮整齐的丛林间。清晰的露出一弯清月,哈哈。

    是那样的饱满而又洁净,完美的倒三角区,气腾腾的。是那样的勾人魂魄。今天,

    竟然被公公的眼睛看到了,还有那修长笔直的丰腴双腿,添一分显肥。减一分则

    燕瘦,比例完美无瑕。只看的魏喜心理澎湃荡漾,身体都颤抖了起来。魏喜感觉

    到无比的幸福。恨不得就跑过去搂抱一番。

    开始时离夏也很不好意思,羞臊的满脸通红。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在大白天

    里。竟然被公公看了个满眼,而且公公的两眼直直的盯着自己。离夏脑海中想到

    了很多事情,在那一瞬间,离夏也愣住了。不只道应该怎么办。可是。只过了一

    会。看着公公呆呆的样子。离夏竟然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娇羞。那样的妩媚。真

    想就这样一直下去。让公公看个够。甚至想走过去让公公搂一搂。抱一抱。用手

    摸一摸。

    不过。离夏还是很快的说。「爸,你还没看够呀。还要把人家吃到肚里去呀。

    还不快转过身子去。」,这一声娇喝,真如当头一棒,「哦,我不看。我不看了。」

    魏喜语无伦次的说着。然后吞了一口唾液。赶紧转身回避。见状,离夏迅速的套

    上裙子,穿上了吊带。

    沉默了一会儿,离夏撅着小嘴说。「哼,这回你可赚大发了。全都让你看遍

    了,你还不好意思啊?」。

    然后走上前对着公公的胳膊拧了一把,「哦。哦,好意思,不对,不好意思。」

    魏喜干笑着。看着穿上衣服的儿媳妇。

    「嘻嘻。有什么感觉啊?」离夏迅速的恢复了自然,变得开起玩笑来。「嗯。

    挺好的,不,我不是诚心的。我对不起你。」魏喜说出嘴之后。就觉得不对了,

    离夏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然后拉着公公坐到了床上。「看看就看看。我也不是设

    么金枝玉叶。你也不是故意的。你也不用自责,一家人老在一起。尴尬的事情总

    是难免的,咱们别放在心上就型了,您说好吗!」。

    看着儿媳妇红晕的脸蛋上那双大眼睛,魏喜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了。以

    后还让我看吗。」又一句玩笑话解开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经过这么一出,彼此的尴尬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刚才孩子睡醒了,我感觉

    你还没有回来。就过来看看。」,「是啊,还不都是为了孩子,为了宝宝,那样

    的话,我们遇到了尴尬的事情时,就更不应该纠结了。往后这样的事情还少不了。

    你也别不好意思。」,说到最后一句。离夏觉得又不完全对。什么叫往后这样的

    事情还少不了呀。应当尽量避免才对。难道你还希望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么。

    这样想着。离夏的脸上又泛起了红晕。魏喜听了儿媳妇的解释,他主动的伸

    出手来。抓住儿媳妇的手。紧紧地握着。说道。「恩,这回,我真的是明白了。」,

    也不知道是明白了什么。看着老人眼中满含感激的目光,离夏也笑了,手也不抽

    回来,就这样任由公公握在手中。

    「宝宝该是饿了,上午十一点吃的奶,给我吧,我喂喂他。」离夏对着公公

    说道,魏喜自然的把孩子送了过去,小家伙感觉到母亲的存在,越发兴奋起来,

    「看他活蹦乱跳的样子,真是咱们的心尖子啊。」魏喜也开心的说了起来。

    「是啊,没有宝宝时。不知道父母的不容易,自从有了他,我的体会也是越

    来越深,爸,你说呢。」离夏理解的看着公公,她说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告诉

    公公,她是知道公公的不容易的。

    魏喜也不是傻子,从儿媳妇的话语中。也听出了意思,「这都是父母该做的

    事情,谈不上容易不容易,看到孩子幸福的成长,父母心理都是开心的」。

    「你看他,还真是饿了,迫不及待的就叼了上来。」离夏冲着公公努了努嘴。

    说道,魏喜把头探了过去,伸到了孙子的小嘴不远处。看的很是清晰,此时孙子

    的小嘴。正裹着妈妈的奶头,一裹一裹的吮吸着。让公公这样的看着。离夏到不

    觉得难为情了。一点也没有躲避。

    「你给我熬的那个汤,自从喝了之后,我的奶涨的特别厉害,小家伙吃不完。

    你要不要喝啊。」离夏突然这样说了一句。魏喜指着孙子的小嘴。笑着说。怎么

    喝啊。也像他这样喝呀。离夏握着小拳头。打了公公一下。哼。你再使坏。就不

    给你喝了。

    魏喜迟钝了一下,然后很自然的笑了笑。他似乎没有了以先的尴尬,接着儿

    媳妇的话说道。「别介。别介。那不都浪费了。要是涨的厉害就挤出来吧,挤出

    来对你的那里也有好处。」,魏喜并没有明确的说喝不喝这个问题。离夏听着却

    感觉到公公肯定是会喝的。

    很多时候,心照不宣更能让彼此之间的情感融入到一起,那种滋味,是需要

    时间来感受的,是需要彼此之间接触才能体味到的。

    「昨天,建建给你打电话,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魏喜随口一说,马上感

    觉到不妙,这不是透露了自己昨晚偷看儿媳自慰了吗?但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

    出去的水,那是收不回来的。

    听到公公说出这么一句,本来平复了的离夏,又起了一丝波澜。

    「啊,哦,建建来电话说一半天回来。」离夏的脸蛋反复的晕红,自己都不

    知道有几次了。想到今天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她几度尴尬,几度平复。然

    后又尴尬又平复。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爸,你是怎么知道建建给我打的电话的?」。

    儿媳妇的反问,似乎是试探,魏喜的脑子里迅速的运转着。「哦,昨天啊,

    我进客厅时听到你打电话,那个时候,我想应该是建建的电话。」,说完,他也

    不知道这样的解释通不通。

    不过俩人的眼神再次碰到了一起,离夏从老人的眼神中看出了狡黠,她吐了

    吐舌头,转回头看着怀中吃奶的孩子,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着公公说。「爸,

    谁叫你自己不知道照顾自己呢,为了家庭付出了那么多。所有的所有,就当这些

    是我对你的照顾,对你的奖励好了」。

    说完沉默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很对,什么叫对公公的奖励呀。奖励他什么了。

    然后抬起了头。就那样的看着公公,而魏喜听到儿媳妇这样一说,也低头不语,

    咂摸着滋味,他脑子里盘旋着儿媳妇说的那句话,忽然间,心理就明白了,他憨

    憨的笑着,脸上挂着笑容。说了一句。「谢谢你啊。能不能再多给一些奖励啊。」。

    然后他又把头低了下来,转向了儿媳妇怀中的孙子。此时,小孙子正大口大口的

    裹着奶,丰满白皙的乳房上,一些青筋都因为饱胀。而显露了出来。

    彼此之间的你说我说,一阵一阵的眼神对视,微妙中充斥着暧昧,不过呢,

    再次的心照不宣,把两个人的关系又拉近了许多。

    那两条平行线,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靠近着,只不过,两个人都不知道的是,

    那平行线已然越来越近,就要叠合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