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15)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987。

    第十五章。

    离夏酣畅淋漓的发泄一番之后,浑身无力的摊在床上,闭目享受着那份高潮

    带来的余韵,待自己回过力气之后,起身取来纸巾。擦拭着狼狈不堪的下体,一

    边擦拭一边倾听着外边,她也不知道公爹到底洗完澡没有,迅速的清理完毕,她

    寻来了被子,检查一番儿子的状况,然后悄然的把灯熄灭掉,伸了个懒腰之后,

    也不再过多整理,盖好被子之后。轻松舒适的就进入了梦乡。

    儿媳妇倒是轻松舒适的进入了梦乡,可那边的魏喜。在经历了刚才那惊心动

    魄的一幕之后,却是久久不能入睡,他艰难的安抚着自己的兄弟,脑海中挥之不

    去的是儿媳妇曼妙的身子,那高耸入云的乳房。晃的人眼睛发疼,儿媳妇双腿大

    开之间,饱满而隆起的耻丘间。嵌着一条肉质肥美的蚌肉,让人恨不能一饱口福。

    翻来覆去间,一闭上双眼就是这个样子,魏喜取出香烟,点了一根,狠狠的

    吸了两口,长长的吐了出来,紧张的心情、急速跳动的心脏,下体坚硬而暴虐的

    耸立着,他又不好意思去发泄,趴在大炕上的他,艰难的压制着自己的下体,最

    后在连续抽了三根烟的情况下,他把夏凉被用双腿一夹,咬了咬牙,闭着眼睛忍

    了下去。

    一场持久的大雨不知道下到几点停的,而昨日里,魏喜忍耐了一个多小时。

    才渐渐睡去,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更让他吃惊的是,他竟然做了一场

    「春梦」,那春梦是曾经年少时才有的,按理说,他这个岁数不该出现那种梦,

    朦胧间他又回到了十七八岁,十七八岁的他。在梦里居然做起了夫妻之事,那梦

    中的人影模糊不清,他极力想看清那个人到底是谁,就在那一瞬间,他喷射了出

    来,然后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六点多起床之后,魏喜提着内裤来到后院,急忙用清水洗掉昨日的污垢。然

    后急忙去厨房。把昨天的鱼汤热了热,又放了两个馒头到锅中,做好一切之后回

    到客厅,他打开后门,看了看后院自己种的蔬菜。

    早晨的饭菜简单的吃罢,魏喜把碗筷收拾起来端到厨房中,那盆子中的鲫鱼

    汤被喝掉了不少,老人很是欣慰。当他走到客厅门外时,看到儿媳妇正端着一杯

    奶出来,这个时候,本来老实的孩子又哇的叫了一声出来,儿媳妇把端着的杯子。

    放到冰箱上。来不及和公公打招呼。转头又进了卧室。

    经过儿媳卧室的时候,魏喜看了一眼在那里哄着孩子玩的儿媳妇,那背对着

    自己的身影,让他心理感觉怪怪的,好像昨天夜里春梦里的女人。就是这个样子。

    他有些脸红。然后迅速的走到冰箱前,从冰箱上端起儿媳妇给自己冲的钙奶,心

    中嘀咕道。「有了孩子就是这样折腾啊,冲完钙奶。就又被招了回去,当了父母

    体会就多了。」,魏喜的心理也在慨叹儿媳妇的不容易。

    望着杯中的钙奶,魏喜的脑海中再次浮现了昨日的场景,儿媳妇几近赤裸的

    身体。就那样毫无阻拦的映入他的眼帘,虽然是隔着窗子,虽然只是窗帘的一条

    缝隙,可那激动人心的一幕。实在是让人无法忘怀,尤其是那双腿间的那道沟壑。

    以及胸部的颤抖,两者竟然都是湿漉漉的,还是那样清晰的展现在他的眼前,刷

    进他的大脑中。

    老人端起杯子,杯中的钙奶散发着不同以往的味道,有些心思的魏喜。一扬

    脖就把杯中的钙奶吞到肚中,「恩,这钙奶怎么感觉怪怪的,微微的还有些甜。

    还有一点异常的味道,是不是钙奶过期了?」魏喜心理想着,端着杯子走到儿媳

    妇房门口问道。「夏夏啊,你给爸冲的钙奶是不是有些过期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呢」。

    哄着孩子玩的离夏随口说了一句。「这孩子今儿个还真欢,哦,钙奶呀。我

    还没给你冲呢。」,似乎感觉有些不对,离夏回头看了看,只见公公倚在门口,

    手中端着一个喝的干干净净的杯子,离夏张着嘴。脸上有些呆愣愣的样子,过了

    一回儿。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竟然笑得前仰后合。一时竟

    停不下来。直笑得魏喜莫名其妙。不知所措。

    「啊,哈哈。爸呀。那不是我给你冲的钙奶。那是。嘻嘻。那是人家。哈哈。」。

    离夏又笑了起来。看到儿媳妇那副表情,老人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似乎想到了那

    钙奶的秘密。又想到儿媳妇说过的。你当我的儿子。我就给你吃奶。顿时老脸就

    红了起来。嘴里说着。你。你这个丫头。怎么能。能让我。说着。又说不下去了。

    只是张着大嘴。看着儿媳妇的胸前。

    「爸你真坏,明明你喝了人家的奶。还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嘻嘻。坏老头。」离夏脸上有些潮红,看到老爷子这个表情,心里有些莫名奇妙

    的兴奋。,娇羞中又有些高兴。该埋怨公爹么,不。不能。尤其是看到他那副做

    贼模样之后。还装作无辜的样子。

    念头一转,离夏计上心来。「爸,这个味道怎么样?」。

    「啊!哦,好啊,好。」老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弄的不知所措起来,

    呐呐的说了一句,老人就要逃离现场,离夏嘻嘻的笑着。狠狠的又来了那么一句。

    「爸。你要是觉得好喝。还想喝的话,我再给你挤一杯。反正奶足。你孙子也喝

    不了。」,骇的魏喜刚想落荒而逃,又停住了。心一横。嘿嘿。谁怕谁呀。你都

    不怕。我还怕什么。就说。儿媳。别挤了。怪麻烦的。就直接喝吧。这回害羞的

    该是离夏了。魏喜忍不住也哈哈的笑出声来,望着离夏德胜般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坏坏的笑着。与此同时,婴儿床上的小诚诚。也咯咯的随着笑了起来。

    把杯子清理干净,魏喜回到自己房间。抄起了香烟放到了口袋里,然后转身

    去了后院,边走边点了一根,这几天的接触,儿媳妇一次次的随意。一次次的玩

    笑,自己明明已经看透了事情,也玩笑了起来,怎么还是那么沉不住气呢,心理

    想着想着,就又想到了刚才喝到肚中的奶水,那丝丝甘甜。透着温热。透着粘稠,

    那是儿媳妇的乳汁,是从儿媳妇饱满的乳房中挤出来的。

    想象中不由得吧唧了一下嘴巴,似是回忆刚才的味道,嘿嘿,老人脸上笑了

    出来,心中想着。「嘿嘿,借着这一次机会,我也逗逗你,省的我老是被动。老

    是被你嘲弄,哈哈。」,想到自己看着儿媳妇羞红了脸蛋,魏喜的精神劲就来了,

    那副场景,尤其是一个中年人,手持铲子蹲在地上,一边翻土一边还莫名其妙的

    笑着,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怪异。

    这种童心未泯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笑过之后,魏喜暂时放下了

    心思,他在后院忙碌起来。

    那边的离夏看到公公落荒而逃后,心理在尴尬中。又有点夺回发球权的兴奋,

    那种顽皮劲尽显无疑。尤其公公闷头逃离的样子,像斗败的公鸡似的,这一老一

    少间的趣事,还真不足为外人道也。

    操劳了小半个上午,魏喜把空地翻腾出来,准备再种一些常吃的菜,他蹲下

    身子捏起黏糊糊的大土块,看了看,自言自语道。「这地要再晾个一天半天的,

    要不就太湿了」,看着自己种的这片园子,他心理很是满足,后院的这一大片地

    儿,种园子真的是再好不过了,除了自己吃之外,还可以给儿子提供新鲜的蔬菜,

    多好啊。

    十一点左右,离夏趁着儿子睡觉的功夫,走到前院的厨房里,把从冰箱拿出

    来的鸡蛋打碎,摊起了鸡蛋饼,这个省事,对于夏天没什么胃口的人来说,再合

    适不过了。

    捣鼓出了鸡蛋饼,离夏也有些微微出汗,要不是昨儿个下雨,今天早就热的

    轰死人了,不过这个时候,太阳也升了起来,气温逐渐的热了上来。

    「爸,别弄了,来吃饭吧。」离夏站在后门的台阶上。冲着院中的父亲喊道。

    「哦,型了,我这就来。」魏喜放下手中的家伙事,走到机井旁打了一盆子

    凉水,把手上的泥土洗掉。然后回到了客厅。

    「孩子睡着了?」魏喜问着儿媳妇,「恩,睡了半个小时了,我弄的鸡蛋饼,

    您也快吃吧。」离夏捏着一张轻轻的送到嘴边。

    「你看我啊,把后院空出来的地都翻了出来,过些时候就下种,种点菜,咱

    们吃着也方便啊。」魏喜拿起一张鸡蛋饼。也送到了嘴边。

    「爸,你不要那么操劳了,又不是没有吃的。村里天天都来卖菜的。也挺新

    鲜。」离夏看着老人挂着汗珠的脸说道。

    魏喜摇了摇脑袋说道。「嗨,这不是吃着新鲜吗!你买的菜哪有家里收的干

    净。咱们都是不上化肥的」。

    「还真固执啊。」离夏撅着嘴说道,看到儿媳妇俏皮的样子,魏老汉呵呵的

    笑着,坏心思又打了起来。「鲫鱼汤不错吧,你可要多喝点。」。  「人家没

    少喝了,喝的人家都有些受不了了。」离夏倒没注意公公的话里有话。

    「就是喝个汤,哪里受不了了啊。」魏喜继续追问着,一听公公这样问,离

    夏看了看挨着自己坐着的公公,此时正用眼睛。盯着自己的胸脯,知道他故意犯

    坏。离夏也故意耸了耸胸脯。然后拉长了声音。「爸啊,就是这里,这里受不了,

    怎么办啊?」。

    原来这一回的吊带中穿着胸罩,那饱满的物事给包裹住了,让魏喜无法进行

    深入的窥视。魏喜只好说。那就让诚诚多吃点吧。反正也撑不着。不型。他不吃

    了。要不我多挤两杯。给你喝吧。嘻嘻。不然就浪费了。离夏笑着说。也不害羞

    了。

    还不如让我直接吃呢。魏喜说着。做出了就要把嘴伸过去的模样。

    「哼。」看到公公舔着嘴角。要吃奶的样子,离夏又哼了一声。

    在这相互暧昧中,中午这顿饭公媳俩吃的有滋有味的,看到老人吃饱之后,

    离夏收拾起碗筷来,魏喜打算帮忙收拾。但被儿媳妇拒绝了,老人只好靠在后门

    边上。抽起了香烟,收拾完毕之后。离夏顺手把大门关上,回到房间把胸罩摘了

    下来,她只穿了个吊带。打算去洗个澡,老人背对着自己。在那里吧唧着烟。

    「少抽点烟,中午休息会儿。」离夏对着后门抽烟的公公说道。

    「哦,再吸吸,再吸两口。」魏喜转过头看着儿媳说道,说完这句话,他注

    意到了儿媳妇的小吊带里没有了胸罩。那颤抖中的物事,真是勾人魂魄,他的眼

    神不受控制的。就盯在了儿媳妇的胸脯子上。

    看到公公肆无忌惮的眼神,他还竟然敢说。「再吸吸?吸什么啊。哼。吸奶

    啊。哈哈。」,想着想着,离夏双手就叉着腰。毫不示弱的回击起来。「那快来

    啊,想吸的话就过来啊。嘻嘻」。

    那双手叉腰叫阵的模样,本该是一副彪悍的凶狠劲儿,不过,在魏喜眼中。

    看到的却是儿媳妇的撒娇耍贱儿。还有就是娇羞妩媚,这让他忍不住的做出了一

    个。有些出格的动作,他故意撅着嘴。做出吮吸的样子。冲着离夏的胸脯。

    离夏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被公公的举动给逗笑了,她毫不示弱的继续说道。

    「爸,人家等着你呢,你到是过来呀。快过来呀」。

    似乎是玩笑惯了,俩人也暂时抛开了世俗尴尬,看到儿媳妇叫阵的表情。还

    有那调笑的语气,魏喜吸了最后一口烟。然后把烟屁股丢到门外,起身来到儿媳

    妇面前,撇着眼。审视着那吊带中的肉乳,那清晰的颗粒就在眼前,他惊喜交加。

    又半认真的说道。「着可是你说的啊,我可真要吸了。要吸你的奶了」。

    吸吧。吸吧。我给你拿出来。离夏说着。还真的用手撩起了自己的小吊带,

    只是撩到了一半。没有把整个大乳房全漏出来。看这儿媳妇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魏喜就闭上眼睛。一边摇着脑袋撅着嘴。做出要吃奶的动作,一边慢慢就把头靠

    了上去。以为自己的嘴伸过去以后。儿媳妇一定会躲开。

    离夏看到公公第一次。这样主动的开这种玩笑,也是玩心大起,她配合着往

    前探了探身子,其实都是无意识的,想象着公公可笑的模样。也眯起了自己的眼

    睛。恰恰就是这样的无意识中,又是在公媳二人都闭着眼睛的时候。让人害羞的

    事情就发生了。魏喜撅着的嘴一下子就触碰到了一个潮乎乎。软绵绵的东西。

    「啊。」俩人同时发出了声音,嘿嘿。巧就巧在魏喜正好是张着嘴的。由于

    用力过大。离夏的奶头可巧就进入了魏喜的嘴里。魏喜瞬间睁开了眼,那弹性十

    足的肉色乳头。还在自己的嘴里。是那样的清晰,赶紧张开嘴。吐出儿媳挺挺的

    葡萄珠。嘴里还残留着几滴奶汁。自己的嘴唇上一股清香的奶味。还有些甜甜的。

    一张老脸马上变成了红布。儿媳妇离夏也是一惊,自己的随意一挺身子,没想到

    竟然就挺到了公公的嘴里,她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身子也不由得哆嗦了起来。

    魏喜弓着身子,离夏叉着腰,时间仿佛一下子停止了,就那样的保持着姿态,

    乳房上的奶香味。飘进了魏喜的鼻孔中,是那样的有味道,最终俩人从刚才的触

    动中。反应了过来,彼此之间的脸上。都挂满了红晕,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该

    如何去做。离夏一下子把双手捂在了脸上。

    最终,魏喜直起身子,首先打开了尴尬局面,他说道。「哦,你还不去洗澡,

    我也要午休了」。

    「哦,哦,那我去洗澡了。」离夏第一次这样完败,搅得她哆嗦着身子呆立

    在原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