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13)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599。

    第十三章。

    回到乡下的这两天,魏喜反复的咂摸着滋味,他总感觉城里的生活实在是不

    太适应,那人与人之间的淡漠,还有那狭小空间的束缚,这些哪有自己的家里舒

    坦,自己可以去后院整理菜蔬,可以悠闲自得的在躺椅上感受八九点钟的太阳,

    可以和邻居聊天,这样不也是一种享受吗。当然,身边有一个娇俏的小媳妇陪着,

    更是让他美美的享受。自己还可以哄着孙子,时不时的开开儿媳妇的玩笑,生活

    啊,还是很多姿多彩的。

    这两天的天气湿度很大,报了有雨,可是就是不下,哎,天气预报也不是很

    准啊。魏喜看着儿媳妇热的一塌糊涂的样子,又望了望外面喷火的天气,很是异

    样的没有言语。

    就在下午三点多钟,午休后醒来的公媳俩正在大炕头上哄着宝宝玩耍时,院

    里的大门传来了「嘭嘭嘭」的响动,听到响动,魏喜赶忙走到客厅间问了一声。

    「谁啊?」,一个年轻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亲伯啊,是我,我是小勇」。

    「哦,他老舅啊,你等我给你开门。」。魏喜冲着正在炕头哄着孩子的儿媳

    妇挤了挤眼睛。冲着他的胸前努了努最。说道。「他老舅来了。」,说完来到炕

    前,抱起孩子,送到儿媳妇怀里。离夏看到公爹望着自己的眼神,一下子明白过

    来。

    魏喜紧走两步打开了院门,只见一个穿着大裤衩子。趿拉着趿拉板的小伙子。

    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兜子,他大喇喇的说道。「亲伯啊,我老丈

    人出鱼坑,让我给你送两条鲜的尝尝」。

    「呵,半个月前,你老丈人就和我说过,本来是秋后出坑,没想到鱼长的这

    么快,打算过个十天八天就弄。你过来几天了?」魏喜拉着小勇的手,看着他那

    黝黑的脸膛,急急的往房内让他。

    「昨天过来的,弄了一天了,鱼也交了,今儿个又弄开了。」小勇说着话的

    同时。就被让进了屋子。

    进了客厅,看到姐姐离夏正在东房的大炕上陪着外甥玩耍,小勇吆喝了一嗓

    子。「哎呦,这个小王八蛋,玩的还挺欢啊」。

    「你看你说的什么话,怎么这么没流呢,昨天爸来电话,我告诉他回了乡下,

    呵呵,他也是,我一回这老家,就让你过来了。你自己倒水喝吧,看你这胳膊,

    汗毛都立起来了。恩,看看谁来了,老舅。」离夏白了兄弟一眼说道,然后抱着

    孩子,一手还扶着儿子的小手,朝着兄弟指去。

    「呦呦呦呦,这臭坏蛋,看了我也不和我打招呼。」小勇指着自己的外甥调

    笑着,也不管自己的外甥会不会说话,那股子亲热透着心儿里美。

    然后他继续说道。「外边都烤死人啊,我在鱼池出坑的话,忙起来还没觉着

    什么,这一上来啊,我草,手脚的汗毛全直溜溜的了,这两天还倍儿闷,鱼都翻

    白了。」小勇说话也是不讲究,离夏知道自己兄弟就着副德行,也不管他。

    「亲伯。有冰镇啤酒吗?」小勇也不客气,放下手中的兜子,走到冰箱旁,

    打开就找了起来。

    「有有,你拿吧,呵呵,渴坏了不是。」魏喜看着小勇那红透了的脸膛。笑

    呵呵的说着。

    小勇提了两瓶直接用牙一磕就把瓶盖叼了下来,仰着脖子一口气就吹了一瓶,

    他嘴里吐着凉气,这一下似乎舒服多了。

    「亲伯啊,鱼放哪啊?闷死了就不鲜灵了。」小勇忙上前打开兜子,兜子里

    面几条二斤来沉的大鲫鱼还扑棱着,还有不少莲蓬。

    离夏抱着孩子来到客厅里,也看到了黑袋子里的东西。「呵。这么多鱼啊,

    哎呦,还有莲子呢,有些日子没吃到呢」。

    「这回啊,让你吃个够,爸在电话里特意告诉我,知道这边出坑,让我专门

    捎的这个莲子和大鲫鱼,嘿嘿,补的你啊白白胖胖的。」小勇说着就亲了一口自

    己的外甥,也不知道他嘴里的。「补的你啊。白白胖胖的」。是说给自己的姐姐

    呢。还是说自己的外甥呢。

    「去去去,满嘴酒气的就亲你外甥,这要是孩子大了,还不被你带坏了」。

    离夏抚摸着兄弟的头说道,一手还不忘搂紧了摇头晃脑的儿子。

    头发被姐姐的手盖住时,小勇躲闪着,边笑边喝着凉啤酒,冲着姐姐呲着牙

    说道。「别老祸害我头发好不好,你说你这人。可不太够意思啊,我又没亲你,

    真是的,哎呦别弄啦,服了服了」。

    看着他们姐弟俩捅逗着,魏喜笑的合不拢嘴。说道。「呵呵,一会儿啊,你

    也别走了,晚上我给你们弄大鲫鱼汤,咱们一鱼两吃」。

    「姐。你可真没规矩,当着我亲伯的面。也不收敛收敛,哈,亲伯让你见笑

    了,一会儿我还要回去呢,那边还弄着呢。」小勇对着姐姐说完又冲着亲伯魏喜

    解释着。

    「回头我告诉你老丈人一声不就得了,他呀,还敢挑你的事,你坐下歇会儿,

    我去去就来。」魏喜提起了那大木桶回头冲着小勇说道,然后就朝后院走去。

    「哎,亲伯你别忙了,我待不住,你说这大忙忙的,我也不好一个人在这消

    停啊。」小勇冲着亲伯的背影喊着。

    「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离夏笑呵呵的冲着兄弟

    说道。

    「哎呀,这不是来这了吗,你的公公。既是我的亲伯。又是我的大媒人,跟

    谁没流。也不能跟他没流啊。」小勇倒一本正经起来。

    「呸,睁着眼睛说胡话,拿你亲伯开玩笑时。你怎么不说这话了呢。」离夏

    嗔道。

    「我说姐,你怎么就不随和一点呢,来,上老舅这来。」小勇放下啤酒瓶子,

    一把从离夏怀中抢过孩子,又亲又啃的逗起了外甥。

    「你粗手粗脚的满身鱼腥子味,还抱你外甥。」离夏看着孩子高兴的被兄弟

    举起来。也是笑意盈盈的,对自己这个兄弟,她也是又爱又气。

    「姐,你别废话,你吃鱼就不嫌腥了。」小勇嘻嘻哈哈的说着,此时的离夏

    的吊带中。鼓鼓囊囊的,贫嘴的小勇看到这个,揶揄起来。「你热不热啊,你看

    我光着膀子,还出汗呢,你说你还整的这么多。」。  「去去去,没个正形的,

    公公在家里。我还能跟你比啊。」离夏瞪了弟弟一眼。

    「哎呦,看你说的,在家里儿,你穿的少的时候你怎么不那样说呢。」小勇

    挤眉弄眼的冲着离夏说。

    「滚蛋,越说越不像话,这不是在这边吗,能和家里一样吗?你简直气死我

    了。」离夏的小脸被兄弟说的红扑扑的。

    其实小勇就是这个性子,嬉皮笑脸的。他就是玩闹惯了,高中毕业就不念书

    了,狐朋狗友一大群,别看他不上班,可事却比谁都多,前两年为了约束他,离

    夏和宗建说过这事,老爷子魏喜听到后,就给张罗起来。

    最后啊,魏喜把战友陈占英家的闺女。就说给了小勇,结婚之后稍稍收敛了

    一些,不过那骨子里的脾气秉性,改不了了,老丈人也不挑事,别看小伙子嬉皮

    笑脸的,办事那绝对不丢场。

    这话又说回来了,魏喜为什么把战友的闺女说给小勇,其实啊,他的那个战

    友,年轻的时候,比小勇还折腾呢,用老家糙话儿说,那就是一个「狗食料货」,

    战友的闺女和小勇对上眼,没怎么招就睡到了一块,家里人合计着也就给他们办

    了婚事。

    魏喜回想着孩子老舅以前的种种,从后院的机井里打来了凉水,然后回到了

    客厅。

    「鱼先放桶里,这莲子够嫩啊,我给你们洗点吃,剩下的做个莲子绿豆汤,

    既解渴又消暑,比别的什么冷饮都好。」魏喜提着木桶从后院的机井里打了半桶

    沁凉的井水,拿着莲蓬摘了几支,浸到水中把泥去掉,甩了甩水。然后拿出盘子,

    把莲子扣了出来,那大大小小的莲子透着股清香劲儿,刚出水儿的够新鲜。

    「快过来尝尝。」魏喜对着姐弟俩说道。

    「让她吃吧,我这外甥不也是要补的吗,哈哈。」小勇亲着外甥的脸蛋说着,

    很随意又自然,魏喜呵呵的笑着,眼前的小伙子,有时候就是口无遮拦张嘴就来,

    不过人倒是挺好,没有坏心眼。

    「亲伯你就别忙活了,我这跑过来再不回去,也不是个事,晚上吧,晚上我

    过来吃。」小勇说着把外甥交到姐姐手中,魏喜还打算拉着,小勇呲着牙冲着魏

    喜摆了摆手。就走了出去。「别出来了,外面太热了。」,说完急不燎的就走了

    出去,走的时候,小勇随手带上了门。

    离夏抱着孩子坐在凳子上,吃着莲子,感受着那份清香,魏喜喜滋滋的看着

    自己儿媳妇吃着莲子。「这味儿还型吧,水泡过之后凉快些了吧。」,正捏着莲

    子往嘴里送的离夏,听到公公这么一句话的口气,感到多少有些莫名其妙的,

    「恩,挺好的啊。」她抬了抬眼眉挑了一眼,忽然发现公公盯着自己的胸部。正

    在肆无忌惮的看着,脸一红。一下子恍然大悟起来。

    原来刚才,小勇在外面敲门的时候,正在炕头陪着儿子玩耍的离夏。看到公

    公不去反回,还抱着孩子,那眼神还有那冲着自己努嘴的意思,她迅速的跑回自

    己的房间,拿出了胸罩戴了上去,这要是被人撞见了。自己就穿一件吊带和公公

    在一起的话,可就不清不楚了。

    公公显然又开起了自己的玩笑,「爸。啊,又再起坏心思呢!」离夏拉长了

    声音说道,逗得老魏笑的合不拢嘴。「吃吧,吃吧,多吃一些,晚上爸给你做好

    吃的。」,说着又瞟了一眼儿媳妇的胸部,现在。那吊带里面还穿着胸罩呢。那

    眼神中分明是带着挑衅啊。离夏看着魏喜的眼睛。坏笑着说。现在小勇走了。你

    是不是要我在脱掉胸罩啊。你个坏老头。话语中明显带着。公媳间的关系要比姐

    弟之间还要亲密。

    魏喜仍然紧紧地盯着儿媳妇的胸部。嘻嘻的笑着说道。嘻嘻。脱吧。都脱了

    才好呢。那就彻底凉快了。离夏也不逊色。红着脸回敬公公到。嘿嘿。要想凉快。

    你就先脱光了把。那样多凉快呀。两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挑逗着。房间里的气

    氛活跃起来。过了一会。离夏转过身来。后背对着公公。嘴里说道。别光耍嘴皮

    子。你到是帮我把挂钩解开呀。

    魏喜还有些发愣。没听明白儿媳妇说的什么意思。愣愣的看着儿媳妇的后背。

    不知道该做什么。离夏噗嗤一声笑了。嘻嘻。傻了。坏老头。让你帮我把乳罩的

    挂钩解开。我自己够不着。魏喜明白了儿媳妇的意思。可是他又不明白。就问。

    嘿嘿。你自己够不着。那你刚才是怎么挂上的呀。

    离夏说。嘻嘻。你真傻。刚才是我脱掉了背心。光着身子戴上。在前面挂上

    挂钩转过去的。然后再穿上背心。难道你现在想让我当着你的面。把背心脱下来

    呀。嘻嘻。你真坏。

    这一说。魏喜才明白女人是怎么带胸罩的。以前他一直没弄明白女人是怎么

    在后面挂上挂钩的。还以为他们的手臂那样柔软呢。可是他又说。那。那我可要

    撩起你的背心。看到你的后背了。你不怪我么。

    离夏本来觉得没有什么。听公公这样一说。到有些脸红了。可是已经说过让

    公公帮着自己了。也就不好再改。就娇羞的说。嘻嘻。看看后背怎么了。老封建。

    前面你都看见过。现在又装起正经来了。坏老头。别尽往歪处想。我可是你的亲

    闺女。嘻嘻。

    听儿媳妇这样说。魏喜也不再纠结。就从后面撩起儿媳妇的小吊带。露出儿

    媳妇白白的光滑的后背。把手伸到胸罩的挂钩上。迟疑了一下。慢慢的解开了挂

    钩。可是由于前面挡着。乳罩并没有掉下来。离夏说。还愣着干什么。你到是把

    他抽出来呀。魏喜只好捏住乳罩的边缘往外拽。可是被吊带的前襟箍着。怎么也

    拽不出来。离夏只好伸出手撩起了吊带的前襟。

    魏喜再一用力。乳罩到是拽出来了。可是离夏又白又大的乳房也露了出来。

    让魏喜从侧面看了个正着。离夏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脸上立刻成了一个大

    红布。手忙脚乱的把吊带的衣襟拉好。自嘲的笑着。爱。又让你占便宜了。魏喜

    急忙说。没。没占便宜。我什么也没看见。一边说。一边在一旁讪讪的笑着。

    离夏娇羞的笑道。嘻嘻。怕什么。坏老头。你想看么。想看我就给你看看。

    嘻嘻。吃两口都型。不过那是你孙子吃的。你要当我儿子就给你吃。说着就假装

    要撩起吊带。

    魏喜的脸红红的。忙说。不。不想看。说完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后面传来

    儿媳妇胜利者爽朗的笑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