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12)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058。

    第十二章。

    魏喜感觉自己的呼吸发生了变化,有些急促了起来。也引起了儿媳妇的警觉,

    「怎么了?还有一根呢。再坚持一下就好了。是困了吗?」耳边传来了儿媳妇轻

    妙甜腻的话语,闭着嘴轻轻吸了一口幽香,魏喜只是用鼻子轻轻呼了一声,离夏

    又用力拔了一下。不想用力过大。拽的公公的脑袋猛地往前一歪。整个脸就碰到

    了儿媳妇的胸脯上。魏喜趁机哎吆一声遮盖了自己的尴尬。这一碰。离夏也反应

    过来。涨了个大红脸。魏喜直了直身子,转过头冲着离夏说道。「快去休息吧,

    睡个子午觉」。

    望着老人有些微红。有些尴尬的脸,离夏知道老人刚才又想到了什么,心里

    想。哼哼。又便宜你了。她故意拉着公公的胳膊,把胸脯贴在她的胳膊上蹭了蹭。

    问道。「你怎么了?嘻嘻。有心事呀?」,不。不是。刚才你。魏喜不好意思往

    下说了。离夏愣了愣。回忆了一下子。明白了。不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说。哎

    呀。又让你占便宜了。坏老头。魏喜复杂的看了一眼儿媳妇,起身时又扫了一眼。

    那导致自己心神不宁的地方,离夏娇羞的打量着公爹的眼神,那眼神中透露着不

    舍。还有些迷离。

    离夏的小脸蛋透着酡红,她也站了起来,轻轻的嗔了一句。「你这个坏老人

    啊,看来你是困了,哼。要不要给你提提神。再让你摸摸。吃两口呀。嘻嘻」。

    离夏又戏弄起魏喜来,小嘴又适时的撅了起来。

    望着儿媳那妩媚迷人的杏核大眼,魏喜尴尬的收回了目光,掩饰中挪着步子,

    走进了客厅。

    望着公公那挺直的腰板,离夏臻首低垂,看着自己那饱满的胸部,扑哧一声

    又笑了出来,抬头又看了看公公的健壮魁梧的背影,头脑里思索着什么。脸上又

    泛红了。笑罢之后。又摇了摇头,也和他一般似的,吐了一口气,收好马扎,走

    回自己的房间。

    晚间没什么事,离夏今天在晚上七点多就去洗澡了,一会儿头上盘着手巾走

    了进来。问公公道。「天气预报怎么说啊」。

    「哦,说要下雨,可这天看起来也不像下雨的样儿啊。」魏喜哄着孩子说道。

    「天气预报有时候也不准,憋着雨呢呗。」离夏抖开头上的手巾,擦拭着头

    发,看着儿媳妇头发湿漉漉的样子,魏喜急忙说道。「去吹吹吧,别湿着头发,

    要听话。」,离夏吐了吐舌头冲着公公扮了个鬼脸。「听你的,听你的,都听你

    的。成了吧。坏老头。」说着红着脸走进了自己的卧房。也不知道他那句都听你

    的。还包含了什么。反正他是特意强调了这一句的。

    「这孩子,哦,对了,待会你去外边坐坐呗,别在家闷着了。怪热的。」魏

    喜说完转身把孩子放到炕里头,让他爬来爬去的。

    从对面卧室里传来了儿媳妇地声音。「还是你去吧,我就不出去了,一会儿

    我得喂喂孩子,看会儿电视好了」。

    外面的路边,手里拿着蒲扇拍打着的老爷们。老娘儿们围坐在灯地下,魏喜

    走了过去,让了两只烟,拿着马扎坐了下去。

    和村里人聊天。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了老伴的问题上,王二爷爷和王二奶

    奶老两口子问着魏喜。「老喜啊,你这两年也不说再找个老伴,孩子都成家了,

    你也该想想自己了,别总苦着自己」。

    魏喜用手轰着蚊子说道。「嗨,岁数大了,还找什么啊,别给孩子添乱」。

    听到魏喜那个论调,王二奶奶数落起魏喜。「你这话说的,你自己不找老伴,你

    家儿媳妇的月子。你也不伺候。怕别人说闲话呀?你怎么那么怕闲话呢,抄起来

    都半截身子入土了,还计较那些,你脑子里也太封建了,还不如我们想的开呢」。

    王二爷爷凑着也说了起来。「就是啊,都一把年纪了,天天想着你家宗建,

    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多少人给你张罗老伴了,你这脑筋啊太执了。」  听着他

    们数落,魏喜掏出了烟,笑呵呵的把烟给王二爷爷递过去一根。「我说二哥啊,

    你让我怎么说呢」。

    「你怎么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谁家没有你这种情况,我看啊,就你事

    多。」王二爷爷押了一口烟说道。

    看着这势头强劲的样子,魏喜拱了拱手说道。「找,我找,过二年孙子稍微

    大一点,我就找」。

    听着魏喜这样不负责任的说着,王二爷爷撇着嘴,嗤之以鼻。「你呀,前年

    推去年,去年又推今年,我看啊,你就推吧,也不知道你这老脑筋都装的是什么,

    你也不看看,你家的儿子和儿媳妇,多好的人,还会阻拦你找老伴啊,你可真型」。

    「呵呵,二哥啊,容我考虑,考虑考虑,恩。考虑一下,呵呵。」魏喜低着

    个脑袋,一个劲的笑。

    「我说你这人啊,怎么就那么不靠谱,哎,真懒得说你了。」王二爷爷最终

    也不说了,这个油盐不进的魏喜,就连他亲大哥。亲大姐都拿他没办法,哎,街

    里街坊的,也是觉得老喜一辈子不容易,出于好心才说的,这一回又是和往常一

    样,还是没有个结果,众人只得作罢。

    小九点的样子,魏喜走回家中,到水缸处照了照,然后走进东房屋子。此时,

    小孙子已经睡着了,儿媳妇屈膝坐在大炕上,看着电视。身上只穿了个小吊带。

    也没带乳罩。两个大奶就在吊带里面晃来晃去。下面穿了个印花的大裤衩。里面

    有没有内裤也不知道。这一身打扮。就像在夫妻二人的卧室里一样。

    电视里传来了一个无厘头十足的搞笑声,儿媳妇一会儿呵呵的轻声笑着。一

    会儿双手又紧紧的抱着大腿。见公公进来了。也没有理会他。就好像进来的是自

    己的丈夫一样。

    走到镜子下,魏喜打了一杯凉白开,回头轻轻询问道。「看什么好的呢。至

    于那样笑吗?  嗯,要不要喝点水,这回,儿媳妇并没有回答他。

    其实离夏也是听到了开门声。听到了公爹的问话,不过,电视里那精彩的镜

    头吸引着她,这部电影是好多年前的一部老片子,周星驰拍的。名字叫《大话西

    游》,她每次看这部电影,都会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魏喜端坐在炕沿儿上,也跟着看了起来,只不过那粤语他听不懂,但是字幕

    却还是能够看到的。

    此时电影已接近尾声,没一会儿,那首经典的歌曲。就唱了出

    来: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

    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如果上天

    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离夏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双眸间沁着的晶莹,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淌过鼻

    翼流到了嘴边。她直直的盯着电视屏幕,看着那感人的一幕,嘴中喃喃的说着。

    「深藏了五百年啊,那一滴爱」。

    魏喜根本看不明白电影到底讲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儿媳妇嘴里说的到底是什

    么。看着看着,他就发现儿媳妇哭了,那双眸间闪耀着的泪光,是那样的楚楚可

    怜。

    他默默的取过手纸递了过去,离夏泪花涌动间,毫不客气的抢了过来,撅着

    诱人的小嘴。说道。「一万年」,那梨花带雨挂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魏喜看着儿媳妇性感的身子。张口闭口间,终是憋出了一句「一万年太长了,

    还是珍惜眼前吧。」,在这静静的黑夜里,房间里只有这公媳二人。魏喜已经很

    多天没有自慰过了。离夏也快半个月没有房事了。两人都有些心动。电视机旁,

    公公的话在离夏的耳中久久飘悬。离夏真想现在扑倒公公的身上。可是。碍于他

    们的身份。他们不能那样做。两个人都默默的看着对方。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

    珍惜眼前。眼前的什么。难道公公有所暗示。离夏的心里跳腾着。脸上也红了起

    来。许久。许久。魏喜才转身回了自己的屋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