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08)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456。

    第八章。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了进来,准备停当的公媳俩,整装待发。

    「没什么问题的话,咱们就走吧,回去的时候,我想去那个庙中上上香,一

    是还愿,请了不还不好,二是求个平安。」离夏对着公公说道,他结婚五六年了。

    才有了诚诚这个孩子。可以说是他在佛前求愿求来的。他必须去还愿。

    「恩,还是你心细啊,老魏家的香火传承,你不说爸爸顽固不化,爸就知足

    了。」,魏喜这话不是随便说的,他那种传统的思想还是有的,现代人可能没有

    那种重男轻女的心理,可老辈人心中根植的观念,不是一下子能打破的,这和他

    的开朗不开朗是没关系的。

    「幸好是个男孩。」离夏拍拍自己的胸脯自顾自的说着,「呵呵,女孩其实

    也不错,最起码像你似的,都说闺女是爸爸的贴身小棉袄,秃小子哪有闺女的心

    细。」魏喜笑着说。

    「爸你就捡我爱听的说,哼,心口不一哦。」离夏揶揄着。

    「呵呵,我说的是实话。」魏喜自然的笑着说道,看到儿媳妇利落的穿起了

    高跟凉鞋,魏喜问道。「开车穿高跟鞋,好像不太好吧,那样子型吗?」。

    此时离夏正半弯着腰挪着身子,听到公公这么一说。笑道。「没事儿,中跟

    厚底的。没问题的,我又不是第一次穿它开车。」,看到儿媳妇那样说,魏喜也

    不好多做评论,只能随她去了。

    在楼底下,离夏把车门打开之后,把婴儿座椅放到了后排,一切都准备停当,

    对着公公说道。「这回好了,一会儿咱们先去上香,孩子如果睡着了就不用理会

    了,咱们速去速回也不耽误。」,然后从公公手中接过孩子,把铺垫的东西弄好

    之后,让他上车,把孩子固定在座椅上,离夏轻轻的关上了车门。

    城市离乡下不是很远,有半个小时就到了,不过中间还要去上香,也就耽误

    了时间。

    寺院不大,挨在这座城市的一角,不过香火倒是很旺盛,来这里求子求平安

    求前程的人不少。

    宽敞的CRV内舒适平稳,魏喜坐在后面陪着孙子魏诚诚,小家伙随着车子

    的行驶犯迷糊来的真快,到了寺庙时,不用人担心,他自己就昏昏的倒在二门子

    里了,锁好车之后,魏喜看了看车后排的孙子。说道。「这样好吗?要不你去吧,

    我就不去了,把孩子留在车中,我真不放心。听说过孩子在车里被憋死的」。

    离夏一想也是。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车里。是不太安全。于是就一个人走向了

    寺庙。

    穿过外院,一条二十多米长的青砖石板路,整齐而笔直,路的两旁栽种着矮

    松装饰,已经可以看到寺院的规模。

    两旁内侧的僧房斋室,院落里种着的银杏和菩提树,枝杈繁密的迎往着来客,

    散发着圣洁,仿若在庇佑着普度众生。

    琉璃瓦铺就的大殿庄严肃穆,殿前同样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香炉,手臂粗细的

    香烛插在炉中浓郁着散发着缭绕。

    离夏双手合十。点上香。礼拜完毕。就向回走。

    走出右门,出了寺庙。一个喇嘛模样的在不远处摆着地摊正在兜售。

    「看看,就当玩玩呗,哄小孩也不错啊。」离夏看着满地的神佛,这种本性

    的随意。还有自身散发出的异性气息,很快就被那个喇嘛捕捉到。

    「喂,姐姐,你也请一个吧,求平安。求福报。求子,对,你拿的那个就很

    好」。

    喇嘛不遗余力的吆喝着,中气十足的样子,显然他在这里工作不是一天两天

    了。

    付了钱离夏看了看手里的佛像,竟是一呆,开始还以为是送子观音之类的,

    这一细看,发现了蹊跷,那端坐着的不是观音,好像是个男性,而他怀中抱着的

    娇小人儿也不是孩子,而是个女人,女人还是赤裸的,更为夸张的是,他们的下

    面竟然是交媾的姿态,看到这里,离夏的脸瞬间就红了,如鹿撞般的起伏着胸脯。

    拿着也不好,丢了也不好,,离夏只好捏在手中,本来打算是给孩子玩的,

    也没有细琢磨,买到手中才知道自己有些唐突,心事重重的她来到座驾旁,急忙

    打开车门透了透气,稍事调整一下心情之后,便发动了车子,朝乡下的老家驶去。

    沿途的杨树枝叶茂盛,透过顶部的窗缝,一丝温风拂进,这个时候,气温还

    不算太高,车内也不闷热,没一会儿就到了村口。

    一座平板小石桥展现在眼前,那种灰白色的桥面,风吹雨打经年累积的坑坑

    点点,桥下翠绿色的水面上漂散着浮萍,几只鸭子在水面上扑腾着。捕捉着鱼儿

    裹腹。

    村边稀稀拉拉的有几个人,随便的站着的、推着自行车的、小孩子玩耍的,

    也来不及和他们打招呼,车子就驶进了村子。

    村子如今已经修建了公路,早些年的泥土道已不复存在,集体建设的新区排

    房。那青砖碧瓦高门大院,看起来还是很气派的,顺着弯扭的村路,车子继续朝

    老家行驶。

    这个村子在左近村落中比较大,过了新区,后面是老区,老区的房子稍微有

    些破旧,一些七八十年代的老房还伫立在那里,几十年中,也破烂的不像样子了,

    青蓝色大尺寸的砖砌盖的,有土墙围着的院落,甚至有的人家还是篱笆院,院里

    的枣树枝杈林立,青红相间的脆枣挂满枝头,这就是这个村子的特色。宗建的老

    家靠在村子西边,毗邻村路,村路以西是大片的田地,远离公路不受车马的轰鸣,

    也算是一派田园之处。

    虽然身处老区,那隔着十多米就架起的路灯,在夜晚,使得村子不再漆黑一

    片,尤其是夏季的夜晚,欢笑声从未间断。

    一会儿到了老家,那高脚院,红漆大门还是很艳丽的展示在那里,前后两排

    房子连在一起,像个二进院落,前面的房子住人,后院的空地种菜,房子兼顾着

    储藏,彼此之间有一个后门,不过,前后院倒是都开了独自的大门。后院原来是

    魏喜的哥哥。宗建的大伯一家住着。后来大伯一家搬去了省城。就交给了魏喜。

    现在空着。

    车子最终停靠在院子前面那片空地上,这片老区的房子倒不似新区的排房那

    样,都是散落的没有什么规矩的建设的,空间也就不是那么拥挤了。

    一群闲散人员围坐在树下,唠叨着,看到了白色的汽车驶来停在空地前,知

    道是魏喜家的,呼啦一片打起了招呼。

    下了车,魏喜带着儿媳妇和邻舍打着招呼,然后把孩子从座椅上放了下来。

    然后抱了起来。

    几个老婶子七嘴八舌的在那里喊着。「老喜的大孙子来了,看看啊,看看,

    这小家伙这俊模样,真个喜人啊。」,「可不是嘛,你也不看看人家孩子的妈妈

    多么漂亮,你看看,吇吇,瞧那身条………」。

    抱着孩子,公媳俩走过去和邻居见了个面,算是彼此问候了一声。夸赞、羡

    慕、嬉笑传了出来。

    魏喜笑呵呵的打开了自家的大门,招呼着儿媳妇走了进来,老家的院子还算

    敞亮,在老区里显得有些鹤立鸡群的样子,房前种着一小排简单的花草,西侧厢

    房里是厨房。和堆彻一些杂七杂八的日常使用工具,东侧的一间屋子空着歇脚住

    人。而另外一间是洗澡间顺带着茅厕。

    天棚底下有一个大的灶台,平日里,架起大锅,炖个肉啊、熬个粥,那味道

    能飘出老远,前出廊的老式风格。既成荫又能当做雨厦,令主宅的房间里没有那

    么热,和那种铁质安装的雨厦有明显区别,这个老式的整体风格。多少还能显出

    这户人家的气派。

    保留下来原始的东西的同时。也保留了父亲的情感,推开房门,老爷子用手

    支开门,让离夏抱着孩子进来,屋子里一片荫凉,进深六米多的客厅就展现出来,

    后墙开了一道门,那是留着通往后院的,三大间的布局,东屋保留着热炕的形式,

    西屋是普通的标准间,给儿子儿媳妇准备的木质床铺就铺在里面。

    「哦,咱们到家喽,宝宝看看啊。」离夏哄着孩子说道,看着儿媳妇额头微

    微布着的细密汗珠,魏喜告诉她先坐下歇着,然后上后院,从机井里打出一罐子

    凉水过来,他的思想里,与其用冰箱里冰镇的东西解渴。还不如这井水中的水健

    康,也是,一个是纯天然,一个是人工促成的,他自己平时热了的话,就是那样

    去后院打一罐子凉水。供自己饮用的。

    「给你,夏夏。喝点咱们家的井水,透透气,不过要少喝,通通热气就行。」

    魏喜解释着。

    离夏接过罐子,那清澈的井水透着一股子清凉,随着自己的饮下。感觉那么

    的清新,这个城里的姑娘。偶然喝到乡下水的时候,感觉很新鲜。

    「是不是很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吧。」魏喜关切的问着,离夏小口抿

    着说道。「恩,没有,就是冰凉的感觉」。

    「这里的都是纯天然的,不过啊,井水凉,适当的喝一口半口的没关系,尤

    其是女人啊,也不能贪凉,阴性体质少贪凉有好处,冒猛子喝的话。可能你不太

    适应,咱们这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喝它,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看看她们的孩子,个

    顶个的跟个小牛犊子似的。」,话里话外的关怀总在不经意间表露出来,此时的

    魏喜,很随意,很自然。

    正是:独身无怨言,默默恬淡间,虽是天命岁,再苦也心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