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07)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467。

    第七章。

    这天晚上。离夏坐在床上。给丈夫打电话。丈夫和他开玩笑。说了一些二人

    的房事的话题。有些心神激荡。

    和丈夫打完了电话,离夏脸上也是充满了喜悦和激动,她是个正常的女人,

    也是有生理需要的,她的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下体,那里有些微微的润湿,茂

    密的丛林中,鲜嫩而有些发暗的外唇如那蚌肉。又如那微散的小嘴。镶嵌在那饱

    满肥沃的耻丘内,晶莹的蜜汁。透着亮光嵌在娇艳欲滴的印笼中,这么多年的无

    数次的房中趣事,还能有这样的美妙图卷,离夏自己却没注意。

    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离夏走到了客厅里,公公魏喜此时正在看电视,「爸,

    明天就回老家去啊,让我陪你回去吧,单位正好休息年假,下个礼拜我都有时间

    的。」离夏随身坐在老人旁边。

    「哦,不用了吧,你不用那样,我一个人来去的也不费事,不用麻烦你了」。

    魏喜说着。

    「刚才宗建来电话,他让我陪着你,我也跟他说陪你回去了,我要休息一个

    礼拜呢,正好回乡下体验体验。」离夏也有心体验一把农家乐,所以很是痛快的

    说了出来。

    「他在那边还好吧,忙来忙去的。也挺累的,你们就不要管我了。」魏喜问

    了问儿子的情况,就婉拒了儿媳妇的说辞。

    「,恩,瞅你说的,就这么定了吧,我也想去农村感受一下,城里太燥了,

    感觉感觉农村的乡土气息,我也很向往的。」离夏挑了一眼公公,然后一脸讨好

    的冲着他说着。

    「咱们明天回老家,这些天在这里,老家也快发霉了。」离夏又挑了个头,

    魏喜不知是计,随口说道。「是啊,一个礼拜了,那边还真就快发霉了」。

    「呦呦呦,我看不是家里发霉,是你的心惦记着那里的什么秘密吧。不让我

    去。嘻嘻。快点坦白。是不是有相好的。」奸计得逞的离夏揶揄着老人,一副早

    就知道的模样挂在脸上。

    魏喜呵呵的笑着,也不说别的,似乎是被儿媳妇给逗笑了,又似乎是被揭穿

    了老底。

    「好了,准备准备,你把衣服换了吧,我给你洗洗,明天咱们就出发。」离

    夏说着。

    「没有要换的衣服,这不前天我刚洗过的,不用了不用了,你忙吧。」魏喜

    回拒着,夏天他自己身上就是一件背心。还有大裤衩子,他无所谓的说着。

    「都穿好几天了,你也不说换,身上都发霉了,快点去换。」离夏催促着,

    然后回到卧室里,把卧室里穿过半天的裙子也拿了出来,又挑了丈夫没法穿的衣

    服给老爷子准备出来,看到公公还在沙发上糗坐着,忙催促起来。「夏天就该勤

    换换衣服,我说你怎么还坐在那里啊,还要我帮着你换啊,快点去」。

    魏喜见状接过衣服。急匆匆的就溜进自己的房间,离夏在老爷子进房间时。

    顺带说了一句。「连内裤也要换啊。」,门砰地一声就被关上了。

    此刻公爹在离夏眼中。就跟个小孩似的,唤起了她的母性柔情,等了一会儿,

    也不见老公爹出来,离夏走了过去。敲了敲门催促着。「还没换完嘛!爸,你干

    什么呢?下蛋呢呀?」。

    又愣了一会儿,魏喜打开房门,忸怩的走了出来,刚才他进了卧室,心理怪

    怪的,拿着离夏给自己的替换衣服,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这是儿子以前穿的,

    还有一件运动裤衩和一条四角裤,瞪视着衣服,老人犹豫着,最后叹了口气,换

    了起来。

    虽然儿子比自己高大,但这一身衣物还是很合身的,穿在他身上,显得青春

    气息很浓,直到儿媳妇催促着敲门,老人心理多少有些不自在,这才扭捏的打开

    房门。

    放在床上枕头下的内裤没有逃脱离夏的眼睛,她抢身走进卧室,一把抓了过

    来。「孩子姥爷的内衣裤。我都经常洗呢,看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把它藏了

    起来。真是的。老封建。你不是还给我洗了吗。我都不说什么。你到害臊起来」。

    魏喜欲言又止的挨在一旁,一直也不敢直视儿媳妇的身上,尤其儿媳妇回家

    后换上的薄纱睡衣,里面又没有戴胸罩。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儿媳妇硕大的乳房。

    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的,离夏自己也不知道避一避。让公公总有些难为情。他

    刻意的回避着,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这些问题,不是你想不想就能解

    决的。

    抄起内裤的离夏转身离开了,望着熟悉的背影,睡群里面那毫无遮掩的白皙

    身体,让魏喜心理充满了复杂,自己一把年纪了,对着儿媳妇这年轻美丽的身体,

    不该有那不干净的想法。「你对得起儿子和儿媳妇吗?看着可爱的小孙子,那娇

    嫩的脸蛋还有顽皮时的可爱,你对得起你的孙子吗?」魏喜自责的反复问着自己。

    即便儿媳妇再如何暴露,如何不加避讳。那可是自己的儿媳妇,那是女儿般

    的随意,那是女儿对父亲般的自然,那绝不是女人的放荡,你怎么能一而再的往

    那方面想呢,你还是不是人呀?。

    自责之后,魏喜的心性渐渐平复了下来,就在他走神时,儿媳妇竟然又来到

    了他的近前。「爸。你又思考什么呢?」。

    这突然间的一问,吓了他心里一跳,忙接口说道。「哦,没有啊,我觉得我

    很幸福,这些就足够了」。

    看着公爹那走神时被唤醒的模样,离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哼。别总是紧

    紧张张的,像个做贼的似的。说过了多少次了,生活就是要随意一些,要从容对

    待。」,那笑意挂在脸上,端艳又不失娇媚,自然由心的闪亮着大眼睛。焕发着

    诚挚的神采。

    望着眼前这一切,魏喜心理的那种反复间无常的变化再次被平息了下去,他

    也不再去困恼的思考了,就让它那样去吧,那样子也挺好的。

    离夏打量着公公说道。「看看,爸爸穿上儿子的衣服,还挺合身的,不错,

    够精神够年轻」。

    「呵,还行吧,就是这儿有些箍的慌,有点紧。」魏喜指着运动短裤的裤腰

    说道,同时又有些别扭的拽着那紧身背心。

    「这些都是宗建以前的衣服,他一发胖,就穿不下了,你先凑合穿着,穿几

    次就适应了。其实本打算给你买的,这不是老没时间吗!等他回来,咱们去逛逛,

    再给你买两条合身的。」离夏看着父亲穿着还算合体的衣服说道

    魏喜摆了摆手忙道。「不用花钱了,你看我去你姑姑家过生日,不就穿一件

    短袖衬衫。还有一条大裤衩子,那双运动版的凉鞋还是你们给我买的,我一个老

    人,没必要那么讲究的」。

    「爸,你可不能那样想,现在经济条件好了,以前是干干净净的就行了,现

    在嘛,咱们不光要干干净净,还要穿的体面一些,再说。您也不是很老吗。看您

    的身体。别人还都以为您四十多岁呢。你看你现在这装束,不是闺女跟你说奉承,

    年轻气息很浓嘛!看起来起码要年轻了好几岁呢。」离夏顽皮的笑着说

    听到儿媳妇夸赞,魏喜也开起了玩笑。「是吗,真的年轻了好几岁吗!嘿嘿。

    那不是要成了你们中年女人的心中偶像了吗。」,爷俩呵呵的笑着,此时的魏喜,

    之前心底的那一丝不安。再次被开朗的儿媳妇融化,淳朴中自然、自然中透着一

    些小顽皮。

    「恩,我去洗衣服了,你继续看电视吧。」离夏转身离开了,走进浴室,把

    孩子的尿布先处理掉,接着抄起老人的背心洗了起来,夏天的衣服,主要是汗渍,

    投了洗衣液之后,放到水中抄了两把也就干净了,再说都是内衣,也犯不上用洗

    衣机。

    她又把短裤拾在手中,看着那窜成一团的内裤,轻轻抖开,黑色平角的内裤,

    简单的款式,上面似乎还保留着老人的余温,有些发潮的内裤上。透着老人浓重

    的汗渍味道,离夏也不嫌弃,把内裤翻了一面。正准备放入盆中时,她注意到老

    人内裤的前脸。有一些白色的斑迹,她盯了两眼,她不知道是不是老人。再次手

    淫时遗留下来的。

    看着这明显的白茧,离夏有些走神了,恍惚了一阵之后,她侧目望了望客厅,

    老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做贼一般的她。随即起身把后背对向门口。然后又

    蹲下身子,毫不犹豫的拿起内裤闻了闻,对。那就是男性堆积的体液,是他身体

    里发泄出来的。还有一股熟悉的精液味道。她的小脸一红,心中涌出一股子难言

    之隐。

    「老公爹的个人问题。总是让他自己解决。也不是个办法啊,他这个年龄不

    是没有需求,可是他就是自己用手淫忍耐着,也不去说个老伴,在他的心理,儿

    孙的幸福总是摆在自己的前面,甚至比他自己的个人生活还要重,天底下的父母,

    为了儿女,连情感都压抑着。

    老公,你知道父亲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嘛!为了这个家,为了你,为了我。

    为了孩子,也为公公,我想。如果。如果我能帮他解决。你不会责怪我把。

    「离夏的心理思考着这些问题,想着自己想到的办法。不由的朝霞布满了自己的

    脸颊……。

    想到这里,离夏泛红的粉嫩脸蛋越发红润起来,下面两腿间还有些微微的颤

    动。好像有些东西流了出来。她用手背试了试脸颊,自己都感觉有些发烫。很有

    些不好意思,不过,眼中的那种母性光芒却是越发的闪亮了。对于自己的想法。

    也有了稍稍的认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