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04)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567。

    第四章。

    醉看灯下舞,斜披锦中裘,由得真性情,不问去与留。

    问心。问心,自我问心无愧,彼此之间有的是豁达和开朗,彼此之间包存着

    关爱和关怀,那还要什么呢,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公媳俩坐在沙发上,闲聊起来,魏喜感叹的说道。「孩子的问题啊,可不能

    觉得简单,你们现在年轻,或许体会不深」。

    离夏回应道。「恩,我知道,以前没有小孩的时候,只是单纯的觉得小孩很

    好玩,并没有过多的思考。作为父母所要承担的责任。现在有了自己的小孩,才

    发现父母的不容易」。

    「呵呵,夏夏啊,你说的还是片面,那不是父母的不容易,而是父母应该给

    予自己孩子。所必须做的事情,就如同生命一样,他是你生命的一部分,你给予

    他生命了,你就该想到,责任和担当,而不是辛苦和埋怨」。

    「爸,嘻嘻。我会让你晚年生活的幸福的。」离夏笑嘻嘻的,突然冒出了这

    么一句话。

    离夏这前言不搭后语,搞的魏喜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斜睨了一眼儿

    媳妇那挂着笑容的嘴角,想了想说道。「哦,这个不重要,咱们说的是孩子呢,

    你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嘻嘻。其实爸爸也是个老小孩啊。更需要我们关心。」离夏开着玩笑的说

    着。

    望着小孙孙那安静而又光滑的脸蛋,魏喜满心的欢悦,看着孙子的睡姿,他

    呵呵的笑着。「你看看你啊,孩子的心性。还是那样,都为人妻。为人母了。我

    虽然老了,但我的思想并不老,我把我认为、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这也是一种传

    承」。

    「爸爸你就知道关心别人,不知道关心关心你自己,我不给你冲钙奶,你自

    己就不知道喝,你说,你自己一个人在老家的时候,我们给你拿去的钙奶,你都

    喝没喝呀?」。

    离夏不接着公公的话茬说,几番旁敲侧击下,见公公仍是一副说服别人的模

    样,她也就不再和公公摆花枪,直接的询问起来。  「怎么说着说着又来了,

    我喝了,我天天都坚持喝呢。」魏喜无奈的举手投降,这个儿媳妇有时候的变化,

    让他真的有些招架不住。

    「你骗人,今天晚上你喝了吗?」离夏还在不依不饶的说着。

    「投降了,闺女,爸爸投降了。」魏喜是真的没办法了,离夏撅着小嘴冲着

    公公哼道。「哼,叫你不听我的话,看你下回还敢不敢。嘻嘻」。

    看到儿媳妇那副娇俏的模样,魏喜忙不迭的告饶起来。「不敢了。不敢了。

    以后都听闺女你的。呵呵」。

    看到公公那副滑稽的表情,离夏很是高兴,她起身走到厨房,把钙奶冲好端

    了过来。「喏,给你,快点喝了吧。以后不要忘记了,这人啊,岁数一大,记性

    就不好,你的身体可不允许那样,知道吗?到了你这个岁数,身体的钙储存。远

    远低于钙流失,再不注意身体,还不垮了,喏,钙片也一起吃了哦」。

    儿媳妇忙前忙后的,魏喜算是明白了,慨叹这份孝心,魏喜咧嘴笑了起来。

    「好好,闺女说的话,爸都知道了。爸以后都听我的好闺女的。哈哈。型了吧」。

    吹着杯子里的钙奶。魏喜又把话题扯到孩子身上。「天热,孩子容易起痱子,

    给他洗澡之后,抹一些爽身粉,还要帮助他活动活动四肢,孩子轻微的出一些汗

    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小孩子,不能吹硬风,大人也一样。」,魏喜语重心长的告

    诫着儿媳妇。

    「那你说给孩子揉推腹部好吗?」离夏问道,「给小孩子的话,推拿一些穴

    位。还是不错的,这个你也可以参考一些书籍,对了,你上网不也可以查找吗,

    这个倒是可以的。」老人说完又补充了一下。「你也可以去问问中医大夫,这都

    没问题的」。

    「恩,爸你懂得还真不少,别光顾着和我说话,赶紧趁热喝了吧。」离夏拽

    了拽公公的胳膊,指着他手中的杯子说道。

    魏喜一边喝着钙奶,一边和儿媳妇聊着孩子的话题,这一聊啊还真是没完没

    了的,看了看表,都快十点了,老爷子急忙喊停,他让离夏去休息,明天又不是

    歇班的日子,不能这样无规律的过,然后离夏恋恋不舍的起身,走到浴室门口时,

    忽然离夏转过头来,冲着老人坏坏的说了声。「爸爸,你可不要再跟昨天似的,

    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来这里了。嘻嘻。」,看到老人那尴尬的面孔,离夏嗤嗤

    的笑着,轻快的走进了浴室。

    魏喜这一个多小时里,被儿媳妇捉弄的不善,搞的他还真是狼狈不堪,听到

    儿媳妇提到昨晚上的事时,本来埋藏在心底的懊恼和羞愧,又再次涌上心头。

    望着那走进浴室的背影,望着那模糊不清的磨砂玻璃,那映出的影子。是那

    么的熟悉,魏喜闭上了眼睛,脑子里空蒙蒙的一片,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思考着什

    么,也许是闭目养神,也许是幻想着浴室里的美人出浴。

    浴室中的花洒畅快的喷洒着一簇簇细细的水柱,柔和的击打在美人的背部,

    溅起了片片水花,离夏仰着头。稍稍后移了一些,让水柱冲洗自己的头发,她闭

    着眼睛,在哗哗的流水声中。享受着那份温情。

    洗着洗着,昨天的那一幕又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尤其是在她打开日光灯的那

    一刹那,映入眼帘的是公公赤裸着的下体,当时迷糊中的她,一个激灵就清醒了

    过来,尤其是看到了丈夫以外的。男人的下体,那惊鸿一憋,想想就觉得脸红。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让他还是很清楚的看到了。那根黑黑的。挺立着的东西。

    啊。怎么那么粗啊。又那么常。好像比丈夫的至少要大上一号。

    突然之间,他想到一个问题,离夏猛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那眼神中透露的

    东西。说不出的复杂,有迷茫、有惊悸、甚至还有一丝兴奋,她皱起了眉头,那

    肥沃的胸脯起伏剧烈起来,他又闭上眼睛。然后低下了头,双手捂住了脸,任由

    水柱在头顶,在发梢间顺着手指流淌下来。啊。自己怎么能那样想呢。真羞死人

    了。那是自己的公公啊。自己怎么能。啊。该死。真的该死。离夏不由得心中暗

    骂着自己淫荡。不知羞。至于说他刚才想到了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当离夏裹着浴袍走出浴室时,公公还在沙发上倚靠着,老人也没有转过头张

    望,离夏弱弱的说了一句。「爸爸,你早点休息吧。」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老人始终没言语,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其实。闭着眼睛仰躺在沙发上的魏喜。并没有睡着。在他的脑子里一直裹着

    电影。昨天晚上的一幕。他并没有看的十分清楚。可是。想到儿媳妇正在浴室里

    洗澡。加载一起。就幻化的非常清楚了。儿媳妇窈窕的身段。白白的大奶。以及

    两腿间黑乎乎的一片。都让他十分兴奋。他细细的的回味着。美美的思索着。让

    他非常享受。以至于儿媳妇从浴室里出来的声音。都没有惊动他。直到儿媳妇哈

    他说话。才让他醒过味来。不过刚刚清醒。他也没有回应。

    日子就像鼓风机中的扇叶,不用催动,它自己就那样的转着,就那样的匀速

    的转着。

    天气越来越热了,外面的世界里,尤其是那些空调室外机,呼呼的声响,在

    抗议着暑热,在不知疲倦的对抗着这个夏天。

    魏喜的穿着比较简单,一条白色的老年背心,一条灰褐色的短裤,应他那句

    话。就是大裤衩子,简简单单的就对付了夏季的暑热。

    这个男人的问题,在夏天还好说,妇女的话,问题就稍稍多一些了,总之是

    稍稍复杂一点。她们的胸部要箍着个罩子,这,在炎热的夏天,很容易多制造出

    一些热量。

    离夏上班的时候,穿着单位统一的黑色短裙还有白色的长袖衬衫,脚上套着

    肉色丝袜,在柜式空调、中央空调的环境里。很是清爽怡然,按部就班的工作着,

    可是回到家中,那份黏黏糊糊的感觉。却越发令她难以接受。

    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了子女的空间里,你就不再是一个人的存在了,那

    份对子女的眷怀、舔犊之情,让你无法割舍着,也不忍割舍着,吁了口气,离夏

    打开房门,换下高跟皮鞋时,举手投足间就能感觉到家里扑面而来的热浪。那份

    感觉,自她下车之后,就已经越发明显。

    「回来啦,闺女。」魏喜笑呵呵的说着,「恩,外面的天气越来越热了,你

    要是热的话,不开空调,自己开个电扇也好啊。」说这话的时候,离夏自己都感

    觉到。好像是在对自己说的似的,她耸拉着脑袋,翻着白眼,一副有气无力的样

    子。

    「没事,我还型。我说啊,不能大人热就开空调,开电扇。你还要顾及孩子

    啊,热点没关系的,伏天里不就是这个样子嘛。」父亲手里摇着一把纸扇。在给

    孩子扇风。

    「吃饭了没有啊,孩子睡觉的话就让他睡吧,别老不顾自己,光顾给孩子扇

    了。你看你自己头上都是汗。」看着公公挂着一头汗水的脑袋,自己不说凉快凉

    快,反而抄着纸扇,一边盯着孙子,一边给他打凉。

    「我吃过了,面条刚煮过,你也趁热吃吧,鸡蛋炸酱,你尝尝,多放菜码少

    放酱啊。」魏喜指了指厨房吩咐着。

    离夏凑近看了一眼孩子,小诚诚在车子里,试图翻身,倒还算安静,他那裹

    着小袜子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抓来抓去的,样子颇为好玩。

    魏喜推了一把儿媳妇。「快去吃饭,别等孩子闹腾起来,你说你是吃还是不

    吃啊」。

    离夏直身走进厨房,一下子就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哇,爸你弄的红果酪

    啊。」她指着玻璃器皿内的糖水红果酪说道,本来没什么食欲的她,马上就被红

    果酪。那酸酸甜甜的味道给勾引了上来。

    听到儿媳妇的惊呼,魏喜摇着扇子,慢悠悠的说着「少吃,虽然说红果是属

    温的,但吃多了对孩子也不好,你适量吃一点吧,夏天没有胃口也是正常的,可

    你还要奶孩子,不吃饭哪行啊」。

    当他转过头时,被儿媳妇的举动搞懵了,原来离夏这时正端着碗。用勺子大

    口大口的往嘴里填呢,那副贪婪的模样,好像饿了很多天的人。忽然见到食物一

    样。

    「哎哎,你听到我说的话了没有啊,这个吃两口就行了,别拿它当饭吃。」

    魏喜指着儿媳妇说道,然后他把扇子放到婴儿床的头里,看着小孙子没太大反应,

    起身走向厨房。

    从儿媳妇的手中夺过了红果酪,看着一脸享受的离夏,老爷子也是无奈。

    「逮回是这个,要是冰镇的,你还不更喜欢啊,年轻人,什么都不懂,这温性的

    食物吃一些就得了,过多的话就不好了,明白吗?傻闺女,赶紧去吃面条吧。」

    魏喜不放心的端着碗盯着儿媳妇。

    「知道了,知道了,人家没有胃口啊,不吃点酸溜溜的东西怎么开胃。」离

    夏委屈的盯着红果酪,忽闪的大眼睛。贼溜溜的看着那鲜红的汤水,嘴唇嘬嘬着。

    魏喜摇了摇头说道。「吃完饭再吃吧,真的不能多吃,你要想着孩子啊。」,

    他也是拿自己这个儿媳妇没办法,跟个小孩似的,这些年连一根指头都没深指过,

    他哪里舍得啊。

    还是红果开胃,离夏痛快的就把眼前的一碗面条一扫而光,撇撇嘴,从旁边

    抽了一张面巾纸擦了擦嘴巴,可怜兮兮的盯着公公手中的红果酪,眼睛透露出的

    那副可怜样,让魏喜这个公爹。也是拿她没有办法。

    「哎,拿你没办法了,我给你弄点,省的你没完没了,也不知道怎么的,还

    这么贪嘴。」魏喜说完话,像防贼似的寻来了一个小号瓷花碗,用勺子舀着果烙,

    看看差不多了,然后递给了儿媳妇。

    看着公公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离夏开心的笑了,窥着碗中的食物,嘴里还

    捣鼓着。「再来些。再来些,怎么就那么一点啊。」,笑着笑着就崛起了嘴,公

    公也不管她乐意不乐意,就给弄了小半碗。

    「这个坏老人,坏老人」离夏咬牙切齿的说着,倒是把个魏喜给逗乐了,看

    着儿媳妇张嘴就吃掉了碗中的红果酪,就如同好多年前看自己儿子吃饭一样,一

    脸的满足和欢喜,老人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

    儿媳妇吃完还有些不依不饶,可魏喜就是眯着眼,不再多给一口吃,这一老

    一少的逗闷子,也是挺好笑的事情。

    实在讨不到,离夏撅着嘴回到自己的卧室。「讨厌,不理你了,哼」。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