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03)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5678。

    第三章。

    这天下午,孩子姥爷那边打来电话,问外孙怎么没送过去,离夏和孩子姥爷

    解释了一下,听自己闺女讲,得知亲家公来了,孩子姥爷很高兴,就吵着要过来。

    老两口下午五点多让儿子开车,就从城西那边赶了过来。

    「哎呀,老哥哥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啊,要不是孩子告诉我,可还不知

    道什么时候能看到你呢,」孩子姥爷说着,「嗨,没事没事,你看,我这一来,

    就折腾起你们来了,呵呵,」魏喜也是一脸的高兴,「哦,嗨,太客气了,没事

    没事」。

    孩子姥爷说话挺客气的,「道上挺热的吧,快喝点水,」说着魏喜亲自拿出

    杯子倒水去了,「哎呀,老哥啊,你这不是见外了吗!来这里跟自己家似的,你

    就别客气了,你快别忙了,快坐下歇会吧,」姥爷拦着魏喜,把他拉到了身边。

    「他姥姥,老舅,看看孩子去,」魏喜张罗着朝着儿媳妇的卧室指了指,看

    得出来,亲家之间的关系非常好。

    看到孩子姥姥和姥爷过来,魏喜心理又活络了,他还是想回家,趁着在他自

    己的房间那一会儿的功夫,他把想法单独告诉了离夏,离夏一听公爹那样说话,

    不乐意了「爸,你让我怎么说你,你就那么想要回去一个人过日子,你和我在一

    起就觉得尴尬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多想,」魏喜挠着脑袋说着,其实他还真

    就有点尴尬,自己儿子不在家,每天面对着儿媳妇,老人心理说不尴尬那是瞎说。

    离夏直视着老人的眼睛,「爸爸,你看着我,今天既然你说出来了,我也把

    我的话跟你说出来,我开始的时候也尴尬,觉得单独和公公住在一起总有些别扭,

    难免不碰到一些让人脸红的事情,可是,如果那样的话就一直躲避不去面对,那

    样好吗?。

    只要我们心里都没有邪念,就不要计较那些磕磕碰碰了,比如厨房小,碰碰

    胳膊蹭蹭屁股,上卫生间碰到一起,看一眼就看一眼,要害羞时我们不害羞,该

    脸红时我们不脸红,不就行了,我眼中看到的是爸爸不是公公,我眼中和心理的

    爸爸不是那个样子,闺女的话你应该明白,「我明白,我知道」。

    老人说完低下了头,沉默着,「咱们老家农村,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公和儿

    媳妇也会有这样的难免,你该比我清楚,我都看开了,你难道还放不下,你认为

    的尴尬,这不是我眼中的爸爸的所为的样子,而我眼中的爸爸也应该是开朗的,

    而不是总那样闷闷不乐的尴尬着,如果那样的话,闺女会不开心的」。

    离夏毫不客气的把事情挑明了。

    听着儿媳妇的语气似乎有些焦急又有些气呼呼,老人渐渐的抬起了头,看着

    儿媳妇那有些好笑的,咄咄逼人的模样,他低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嘿

    嘿,「那你还要不要坚持回去了,」离夏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就那样的看着眼前

    的男人,魏喜被挤兑的话都不利索起来,「我,我也」。

    「你告诉我,你还要不要回老家了,」似乎是有些逼迫,其实,离夏也是暗

    自狠下心来,才这样说的,公公对家庭的付出什么都不说,自己如果还不做出一

    些付出,真的心理不好受,她爱宗建,爱这个家庭,她可以为这个家庭付出,她

    此时是真心面对的,她要替宗建撑起这个家庭,把丈夫没有尽到的责任,用自己

    的肩膀独自扛起。

    「那我不走了,我就在家多住几天,」魏喜终于抬起了头,面对着离夏的眼

    睛,他说出了「家」这个词,听到公公这样说,离夏的眼睛又一次的润湿了,她

    背过头不愿眼泪留下来,不愿让自己的公公看到自己总是流泪,那是幸福的泪,

    那是对自己安慰的泪)。

    「我不走了,夏夏,你一哭,爸爸的心理不好受啊,」魏喜用手巾打算给离

    夏擦拭眼泪,离夏打了一下公公的手,「哼,将来,家里的第二个孩子,还要等

    着你伺候我月子呢,」,话一出口,她的脸上也娇羞了一片红晕,「啊,什么?」

    魏喜这回又愣住了。

    看到公公那副表情,离夏嘟着嘴冲着老人说道,「你啊,不愿给我找个妈妈,

    你自己就得当那婆婆妈妈,你不侍候我谁侍候我,哼,」,那副小儿女状撒娇的

    模样再次表现了出来,见状,魏喜闷声笑了出来。好,好,这回我来侍候我的闺

    女,一定要把你侍候的舒舒服服的,嘻嘻,不让我闺女受一点委屈。

    打开心结的他,这一回是不再有顾虑了,他轻轻的把离夏揽在身边,擦了擦

    闺女眼中的泪,「傻闺女,爸爸不走了,就陪在你身边,和你,嘻嘻」。

    抬头看了看这个「老男人」,离夏心理美滋滋的,「你让人家哭了两回了,

    你可要负责的,」,她轻轻的敲着父亲那坚实的胸部,有些不依不饶,「嘻嘻,

    爸爸会补偿你的,一定会补偿给你的,」打开心结的魏喜,心理也是非常高兴的。

    晚上,孩子的姥姥姥爷把饭菜做好,准备停当之后,姥姥特意照看孩子,让

    离夏陪着两位父亲,还有兄弟吃饭,老哥俩喝着酒,身边有这么个懂事的闺女陪

    着,说着心里话,彼此间都在慨叹,有这么个贴心的小棉袄,真好啊。说着说着

    就都笑了。

    离夏娇媚的低下了头,「两个大男人,跟小孩似的嘀嘀咕咕,羞不羞啊,」,

    说完这话,离夏自己也忍不住的笑了。看到自己女儿这个样子,孩子的姥爷难免

    话就多了起来,「亲家,我这闺女啊,在家的时候就和我亲,当爹的宠惯了,到

    了你这边来,你也宠的厉害,有事该说就说,可不要顾忌啊,」,见状,孩子老

    舅小勇插话说道,「可不是吗,我爸说的就没错,姐姐就是被宠坏了,」,这一

    出口,惹得离夏瞪了一眼兄弟。

    听到老亲家这么说,魏喜端着杯子,冲着亲家呵呵的笑着,「你看你说的,

    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啊,咱两边就这么个闺女,疼还疼不够呢,还数落,罚你

    喝酒,」,魏喜看着孩子老舅那笑嘻嘻的样子,没有理会他。

    「老哥哥啊,这酒我喝还不成,她呀在家的时候就爱和我撒娇,这结婚之后

    啊,还是那样,你说说,还跟个孩子似的,」说完仰脖把啤酒喝了下去,「可不

    是嘛,老话说闺女亲爸爸,儿子粘妈妈,一点不假啊,」魏喜说着话把亲家的杯

    子蓄满了啤酒,然后又看了孩子老舅的杯子也空了,随手倒了过去。

    小勇忙站起身子接了过来,「亲伯给我就型,我这么大人了,还要你照顾,

    你看看,你说说这……」。

    小勇打着哈哈,旁边的亲家姥爷数落两句,「还让你亲伯给你斟酒,你可真

    型,」,听到自己父亲说话,小勇撇了撇嘴大声说道,「到了我姐这,你就给我

    留点面子不是,都让我亲伯笑话啦,是不是亲伯,」,小勇嬉皮笑脸的冲着自己

    的父亲,看得出来,亲家老爷拿自己这个儿子也是没办法。

    「以后啊,还要老哥哥你费心啊,」亲家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说道,「哎,老

    弟啊,你也知道我的情况,这不还是怕麻烦吗,再说,一个公公家的,说句不受

    听的话,我不怕闲话,但不能不考虑闺女的情况,我不怕他还怕呢,」魏喜熏熏

    然的说着。

    就魏喜这样的情况,其实换做谁都能理解的,亲家也知道,一个没有婆婆的

    家中,儿媳妇和公公难免会有诸多不便,还有那些外人的闲言闲语,孩子姥爷也

    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女儿结婚这么多年,自己的所见所闻,他都在心理掂量过,

    他很是佩服自己亲家的为人,就拿闺女坐月子这件事来说,因为没有婆婆伺候,

    还是孩子爷爷主动提出要他们公母俩伺候的呢。

    一个老公爹三天两头的给这边送米送面不说,农家的滋补品就拿来了多少,

    一个这样不亚于亲生父亲的老公爹,心细之处和怜爱之心,那浓浓的长辈情意,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他那样去做的,尤其是如今的物欲横流金钱主义时代,那自

    尊、自重、自爱透着本心而又发自本心,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我敬老哥你一杯,这么多年,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理,这是夏夏的福气,

    谁家都什么样啊,听老弟的,别想那么多,咱们摆在着,心是敞亮的,脚正不怕

    鞋歪,管那么干什么。你还是你,她还是她,过日子还是过日子。我呀,就怕她

    不懂事,你还顺着她走,舍不得说她呢,」亲家冲着老魏挑着大拇哥说道。

    那边的离夏听到两个父亲这样品说着,心理感激着,那女儿情怀也透露出来,

    撒娇耍贱儿本是女儿家信手拈来的本领,「哎呀,你们就说吧,不理你们了」。

    脸上透着女儿红,撇了两眼推杯换盏的两个老人,离夏带着少妇风情离开了

    座位,进到卧室替换妈妈吃饭。离夏这一走,倒是把一旁喝酒的兄弟给逗的乐了,

    「你看,我姐还知道害羞,嘿嘿,」,两个老人看着这姐弟俩,不由得呵呵的笑

    了起来。

    「这个混不吝的臭小子,跟谁都没大没小的,老哥你可不要见笑,」姥爷端

    着杯子冲着魏喜示意,「哪里的话,年轻人嘛,爱玩笑,这很正常啊,没事,在

    亲伯眼里都是孩子,没事」。

    听到亲伯这么说,小勇舔着脸凑了过来说道,「还是我这亲伯知道我,哈,

    要不也不会给我做媒啊,」,不等老人回话,小勇仰着脖子就把啤酒干了,然后

    冲着魏喜说道,「我先干了,亲伯你随意啊,」,说着吧唧吧唧嘴,伸着筷子动

    了起来。

    吃罢饭,离夏端着茶壶走了过来,魏喜和亲家老哥俩围着桌子唠着嗑,把茶

    水斟满然后走向了那边的沙发处,小勇正在自顾看着电视,离夏顺势坐在了兄弟

    旁边,「别抽烟了,」说着一把夺过兄弟手中的烟卷,掐灭了烟头放到了烟缸中,

    小勇不防姐姐来这么一手,看了看姐姐,撇了撇嘴低声嘟囔两句。

    教训完兄弟,离夏顺势坐在沙发上,把脚蜷了起来,揉起了自己的脚丫。

    当亲家姥姥把孩子交到女儿手中时,姥爷正在和魏喜道别,「亲家,就别走

    了,轻易见不着面儿,跟我再唠唠嗑,」魏喜挽留着对着亲家说道,孩子姥爷和

    姥姥会心的笑笑,姥爷拉着魏喜的手说道,「哎呀,老哥哥,你呀难得在这边住

    下,你老哥也别推脱不方便,这么多年了,谁眼中看不出事来,夏夏在你眼中就

    是亲闺女,你比我们这个当父母的待她都亲,你呀,就多住几天,我们公母俩有

    时间就过来,你听我的」。

    「恩,亲家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呵呵,还不是怕麻烦,别跟夏夏说,要不

    夏夏又该说我了,」魏喜警觉的低声冲着亲家姥爷说道,「呵呵,有你这样的爸

    爸,老弟我都替他们高兴,」说着说着亲家又一次的握住了魏喜的手,「要是不

    住的话,路上就慢点开,」魏喜同样感动的抓紧亲家的手说道。

    「恩,没事,小勇别的事不正经,开车倒还是挺认真的,」公母俩推搡着魏

    喜,让他不要送了。这时小勇上前嘻嘻哈哈的,拦着了魏喜说道,「亲伯,别出

    来了,回去吧」,还不忘回头甩父母一句,「我什么时候不正经了,真是的,」

    魏喜呵呵的笑了起来,「好吧,那就慢走吧,我就不送了,恩,小勇你慢点

    开啊」,魏喜站在楼梯口送着,直到听不到楼梯的脚步声为止,这才拉开门走了

    进去。

    「他们走了!」听到门声,离夏的声音从卧室传了出来,「恩,走了,」魏

    喜站在客厅里,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孙子,心理嘀咕着,那里可是自己儿媳妇

    的卧室,要是看到不该看的,自己,哎,不由得复杂的想着,最后心理一松,都

    答应了在这里住下了,难道还放不下吗!然后就走进了儿媳妇的卧室。

    「恩,爷爷来了,恩,好好吃,别闹,」离夏正在晃悠着身子奶着孩子,上

    身穿着露出肚脐的乳罩背心,下面穿着到膝盖上面的休闲短裤,由于给孩子喂奶,

    乳罩背心被卷到了乳房上面,两个白皙的大奶以及要腰间的肌肤,全都裸露着,

    整个优美的身条全部暴露出来,吸引着魏喜的眼球,真是性感极了。

    「恩,今个白天玩的挺欢的,没怎么睡觉,我看现在他是不是有些乏了,呵

    呵,你看眼儿都睁不开了,还踢腾着想再玩玩,呵呵,」魏喜看着孙子不老实的

    吃着奶,此时的他,离自己的儿媳妇是那么近,离夏那丰满白皙的乳房,由于涨

    奶都爆出青筋来了,那饱满而弹性十足的奶子,离得自己是那么的近,一切的一

    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魏喜抚摸着孙子的脑袋,嘴里轻轻的唱着,「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

    村,有我那可爱的妈妈,……」。老爷子轻抚着孩子,唱的歌也似乎跟着拍子走

    似的,孩子在他的爱抚下,竟然安静了下来,不再踢腾,直到双眼慢慢合上,进

    入了梦乡。

    离夏冲着老人笑了笑,「还得爷爷出马,从我这里咕哝了半天了,就是不好

    好吃,你一来,他就安静了下来,看看,睡着了把」。

    「我这孙子啊,就是招人疼,」魏喜说着话的时候,睨了一眼离夏的胸部,

    立刻就被吸引住了,紧紧地顶着,孩子睡着了,可是那白花花的乳峰,却还暴露

    在空气中间,两个翘挺的奶头,被孩子刚才吸得泛红,就如同两个大大的樱桃,

    老人那「不老实」的目光,离夏马上就感觉到了,刷的一下子离夏的脸蛋飘起了

    彩霞,「爸,你到底是看宝宝呢,还是,」,说完就把乳罩背心拉了下来,但是,

    这性感的身段却一点都没有逊色,仍是那样吸引人。

    魏喜微醺的脸上挂着灿灿的笑意「呵呵,看宝,看宝宝,」,「坏爸爸,就

    是一个坏老人,哼,就是一个坏老人,」离夏重重的说着坏老人三个字,魏喜的

    老脸上不由得羞臊起来,又有些局促起来,见状,离夏也知道自己玩笑有些开的

    过头了,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嘻嘻,您别害羞,在孩子姥爷家里,这样随意

    惯了,我还经常和他姥爷开玩笑呢,你在我心理的位置,和孩子姥爷是一样的,

    爸你也别太在意,嘻嘻,」。离夏赶紧挽回影响,

    听了儿媳妇的话,魏喜灿灿的笑了,一语双关的说道,「你呀,就是个孩子

    性,总是拿爸爸开玩笑」。

    「在家中不就是这样吗,在结婚前,人家在家里还光着身子被爸爸看到了好

    几次呢,习惯了就不觉得有什么了,要是总尴尬来尴尬去的,和做贼有什么分别,

    你说呢,」那你干脆也脱光了让我看看好了,魏喜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把离夏臊

    了一个大红脸,害羞的说,爸爸真坏,是个坏老头。

    魏喜也知道有些过火,连忙说,玩笑,开玩笑,爸爸错了,爸爸给夏夏道歉,

    离夏则又恢复了顽皮的样子,说着,不怪爸爸,说说笑笑才有乐趣吗,一天老是

    死气沉沉的还不把人都给憋死了,嘻嘻,爸爸,你说是吧,魏喜摇了摇头也笑了,

    「你呀,我真拿你没办法,」。看到老人那反复变化着的表情,离夏低着头,心

    理暗暗的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