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02)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980。

    第二章

    离夏讨回自己的房间以后,坐在床上,心里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也火

    辣辣的,激荡着一种又羞又臊的表情,双手捂着胸脯。

    过了一会,忽然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回想着刚才的事情,自己的光身子让

    公公看见也就看见了,除了有点羞臊也没有什么,可是自己看到了公公那个东西,

    虽然被公公握在手里,遮挡了一部分,可那是公公的性欲正在高涨之中,那东西

    高高的向上挺着,也能感觉到公公的那东西比自己丈夫的大多了,怪不得公公憋

    不住,刚来到自己家里没几天就躲在卫生间里自慰呢,嘻嘻。

    刚才的事情真是太刺激了,可惜刚才自己太紧张了,没有看清公公的那个大

    东西,公公以后还会在卫生间里自慰吗,可能不会了,这一次被儿媳妇撞见了,

    以后他就是再自慰,也会躲在他自己的房间,哈哈,哈哈,忍不住的笑着,兴奋

    的好半天才睡着。

    在浴室里和公公撞见的那一幕过后,离夏除了觉得好笑以外,又经过冷静的

    思考,她心理默默的想着,也是设身处地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以己度人。自己

    和宗建结婚这么多年过来,作为父亲的公公,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从来都是把

    自己想到的知道的事情提前告诉儿女,他自己深深的爱就是看到儿女幸福,可他

    自己呢?他也是人,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

    不能让他下半生继续如此的过活,既然在浴室中,撞见了公公的那一幕,也

    说明了公公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对于性也是有需求的,只不过他不说,儿女不

    好猜度。

    离夏左思右想后决定,是该找公公好好谈谈了。

    心理胡思乱想中,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离夏准备好早餐之后,又把老人的钙奶冲到杯子中,钙片也准

    备了出来,然后进了卧室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顺便挤了一杯奶水给孩子预留,

    魏喜此时坐在餐桌上,看到离夏后,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昨天的一幕情何以堪啊,

    让儿媳妇看到自己那丑陋的一幕,心理疙瘩着。

    「爸,我把奶放到了冰箱里,诚诚饿了给他上微波炉里热热就可以了,」离

    夏一如往常的和父亲说着,「恩,知道了,我知道了,」魏喜轻声的说着。

    一切准备就绪,临走的时候,离夏嘱咐到,「爸,你踏踏实实的多住几天,

    宗建这不也不在家,你就多陪陪你孙子,单位没什么事,我就提前回来,那我就

    走了」。

    「恩」,魏喜嘴里只是哼了一句。

    从怀孕产子一直到现在,离夏由原来的部门已经调到单位里的一个较轻松的

    岗位,每天除了打打报告外,在没有特殊情况外基本没什么事,一天的工作,半

    天就完成了,闲来无事,离夏和领导念叨了一声之后,找个借口请了半天假,中

    午早早的就赶了回来。

    路上买了一些熟食,回到家中,公公抱着孩子正在客厅里玩耍呢。

    「爸,吃饭了没?我买回来了,」离夏进门换鞋说着,「哦,吃过了,吃过

    了,你吃吧,」魏喜逗弄着孩子说着,走到厨房的时候,离夏看到垃圾桶里的方

    便面桶摆在那里,心理很不是滋味,公公给自己照看孩子,他自己却委屈自己,

    只能凑合着吃方便面,离夏把熟食放到了餐桌上,就走了出去。

    「把孩子给我吧,爸爸,你再吃点吧,」离夏低低的说道,她看着公公那躲

    闪的眼睛,她的心理也挺不好意思。  似乎都有心事,沉默了那么一会儿,公

    媳俩人慢慢的调整着。

    魏喜抬起头来时,他从儿媳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片清澈,那是发自心底的真实,

    没有虚假,魏喜坚持着,「你也没吃呢,你先吃吧,下午还要工作呢」,「你去

    吃吧,我抱着孩子也能吃的,」离夏看在眼里记在心理,她伸手把孩子接了过来,

    「咱们一起去吃,你啊,中午不能那样糊弄的,身体会顶不住的」,父女俩就这

    样推推搡搡的,最终魏喜没扭过自己的儿媳妇,只好把孙子递给了离夏。

    看到妈妈的小诚诚,这回又不老实起来,踢腾着小脚丫,张牙舞爪的样子,

    非常滑稽。

    「看我回来了就开始欺负我,爸,你看他,」离夏小女儿般的对着公公说道,

    「呵呵,还是妈妈亲,还是妈妈亲,」魏喜稍稍有些不自然的说着。

    来到桌前,离夏解开了衬衫扣子,把奶头从衣服里掏出来,塞到孩子嘴里,

    回了一趟农村老家,离夏受到了农村的感染,掏奶头喂奶已经不再避讳家里的人

    了,可是,魏喜却不好意思抬头看儿媳的奶子,尤其是发生了昨晚那尴尬的一幕,

    在这个氛围下,公媳俩的一顿饭就在默默中吃罢。

    吃过饭,离夏脑子中想着如何开口。如何把昨天的事挑出来。

    「爸爸,咱们谈谈吧,」离夏抱着孩子对公公说道,「恩,哦,」魏喜底气

    不足的支支吾吾,「爸爸,你听我说,我能理解你,昨天我看见你的了,你也看

    见我的了,谁也别不好意思,反正谁也不占便宜,谁也不吃亏,嘻嘻。

    离夏想把气氛搞得活分一点,免得互相尴尬。

    不,我没看清你的,当时我太紧张了,我什么也没看清,魏喜维诺的嘀咕着,

    想摆脱自己的清白,也减少儿媳的压力。

    哈哈,没看清没关系,是不是你吃亏了,那好,一会等诚诚睡了,我脱光了

    再让你仔细看看,离夏想把气氛搞活,诚心开着玩笑,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魏喜连忙要解释。

    是哪个意思呀,嘻嘻,不说这个了,是开玩笑的,您别介意,说正经的,你

    看这样好不好,您的岁数也不算大,我们给您找个老伴,你看怎么样,「离夏靠

    在沙发上奶着孩子,一边哄着儿子吃奶,一边把话题挑了出来。

    「啊,昨晚的事情你和建建说了?」魏喜坐卧不安起来,表情非常尴尬,双

    手搓着大腿,怎么看怎么都不是个劲儿。

    「爸爸,你别紧张,我没有和宗建说昨天的事,我就是和他说了,给你找个

    老伴,做儿女的也想看到你晚年幸福,」看到老人那局促不安的样子,离夏稍微

    放缓了说话的速度,很平和的对着公公说道。

    听着儿媳妇给自己解释着,魏喜心理多少放松了下来,不过,一想到昨天的

    事情,羞臊的他老脸通红,自己做那事还被儿媳妇看到了,真丢人啊。

    「我,我,你看,」魏喜冲着儿媳妇不知如何开口,抬了抬手,尴尬的苦笑

    着。

    离夏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轻声的说了出来,「爸爸,昨天的事情,

    闺女也能理解你,咱们都正视这件事好不好,你看看,以前也曾和你说过,给你

    找个老伴的问题」。

    「夏夏,爸,爸爸昨天做的,嘿嘿。实在是让你见笑了,可是,」魏喜说完

    抿着嘴想了想,话锋一变,然后继续说道,「可是爸知道的,为什么爸爸不打算

    找老伴,今天爸爸也跟你说说」。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出了两大原因。 说完之后,魏喜低下了头,沉思了

    一会儿,继续说道「第三嘛,我一个人惯了,心理也确实不想找个约束,那样的

    话,我心理负担更大。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想找老伴的理由」。

    「可是,爸爸,你……,」离夏打算继续劝说下去,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

    怎么说,毕竟关于性的问题,儿媳妇和公公还是有些避讳的,魏喜却打断了儿媳,

    说道,「夏夏,你的心思爸爸知道,爸爸真的不想那样,这么多年都过去了,爸

    爸的情况你还不知道吗?」。

    听到公公这样说话,离夏心理也是憋的挺难受,想到这样一个人,为了家庭,

    宁愿放弃自己的性生活,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

    哭的是那样的委屈。

    「爸爸,闺女觉得挺对不起你啊,」离夏喃喃的低泣着,看到儿媳妇离夏哭

    了,魏喜心理也不好受,他知道离夏读懂了他的心理,知道离夏为什么哭,可是

    为了家庭,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自己牺牲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别哭了,傻闺女,爸爸知足了,」魏喜探了探手,犹豫了起来,最后还是

    伸手过去,抚摸着离夏的头发,拍拍他的肩膀,「爸,」离夏眨着梨花带雨的大

    眼睛,就那样的看着公公,眼中透露出真挚而纯洁的感情,是一个女儿对爸爸真

    挚的爱。

    此刻的魏喜眼神也不再游离,而是变得坚实起来,那是一个父亲面对自己女

    儿才有的,充满父爱和理解的目光,彼此碰撞着,离夏忍不住尽然趴在公公的腿

    上哭了起来,「不哭,不哭了,你有这份孝心,爸知道的,都知道的,不哭不哭,」

    魏喜也有些润湿了眼睛。

    本打算借着话题,给公公解决私人问题,经他一说,离夏心理更加觉得对不

    起公公了,心理叹息了一声,只好暂时打消了说服公公再婚的念头。

    午后的炎热似乎也收敛了一些,不再那么热了,或许是看到了这感人而温馨

    的一幕吧。

    「不哭,不哭了,听话,听爸爸的话,你看孩子还在吃奶呢,孩子都不哭,

    咱们也不哭,」魏喜擦了擦离夏眼中的泪水说道,离夏扑哧一声被父亲的话逗笑

    了,「爸,啊,」,撒娇似的女儿和慈祥的父亲,此时心理渐渐的敞亮了,「你

    看你孙子,你们看着的时候多老实,一到我怀里,就成了坏宝宝,」离夏撒着娇

    对着公公说道,「呵呵,那是他跟你亲,」魏喜附和着说到。

    他心理也在不断变化着,思考着,一家人的这种情况,早晚会无法避免,此

    刻既然心都敞开了,与其躲躲闪闪的还不如慢慢适应呢。

    「中午你休息一会儿吧,诚诚中午也要午休的,他睡着了我也休息会儿,我

    下午请了假,不用去上班了,」离夏告诉父亲,「不去可以吗?我照看诚诚没事

    的,」父亲说道,「恩,真的请假了,你休息吧,不用总惦记着我们,」离夏安

    慰着父亲。

    待孩子睡着了,离夏来到客厅,看到阳台搭着的黑色裤袜和内裤,拿了下来,

    那丝丝般感觉,细爽滑腻,放到鼻尖轻轻的嗅了嗅,淡淡的清香味,昨天公公给

    自己洗的,离夏脸上洋溢着快乐,同时还有一种女人的娇羞和妩媚。

    公公真是一个难得的好人,自己结婚五六年来,不管春夏秋冬,他都是那么

    关心和照顾着自己,在他这个年龄,身体好的男人,应该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可是他却一直忍着,从昨晚的事情说明,他还是有需求的,可是他却不愿意找老

    伴,听他自己说是不愿意给儿女添麻烦,找个女人性格好还罢了,性格不好就会

    搅得全家不和,假如再带着儿女,他的心也不会放在自己这边。

    公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样的例子也是很多的,可是他自己的问题怎么

    办,也总是要解决呀,总不能老让他用手吧。

    要不,离夏想到了一个令自己难堪的办法,嘻嘻,不由得脸马上红到了脖子

    根,脸上火辣辣的,开玩笑,不害羞,离夏马上骂了自己一句,接着否定了自己

    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