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57)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078。

    第五十七章。

    黑夜与白昼交替,魏喜和离夏又恢复了他们的身份,生活继续进行着。

    到了医院,检查结果和预想的情况一样,离夏怀孕了。经过商量,他们决定

    把孩子打掉,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诚诚太小了。无法照顾。预约了手术时

    间,宗建陪着老婆回来,把消息告诉了魏喜。

    魏喜瞪大了眼睛,惊疑的问道:「夏夏怀孕了?为什么要打掉孩子呢?」宗

    建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魏喜自始至终默不作声,直到儿子把厉害关系说出来。

    他这才说话「能尽量不打胎就不要打胎,对女人的身体不好。你妈妈就是因为妇

    科病,后来积劳成疾才故去的。」说到这里,魏喜不再言语。

    父亲所说的话很有道理,宗建也知道母亲的月子病。可他自己喝多了搞出来

    这事,怨不得别人,只能是打掉门牙自己忍着。

    爷俩沉默不语的坐在沙发上,气氛一时无比沉闷。看到客厅里父子俩怀着心

    事,离夏冲着爷俩挥了挥手,说道:「又怎么了?搞的紧张兮兮的样子」。

    宗建一脸苦笑,回道:「这不就是要陪你打掉孩子吗!。」离夏看了一眼,

    撇着嘴说道:「又不是什么大事,看你们那个样子,跟上了法场似的。行了行了,

    又不是你们挨一刀,愁眉苦脸的臭样子,我不要看」。

    离夏使了个眼色,把丈夫拉到一边,和他询问了一下老爷子的情况。宗建一

    五一十的把经过说了一遍。

    难怪父亲心里不舒服,这个流产的问题涉及到女人的月子病。要么他提心吊

    胆愁眉苦脸呢。离夏安慰了丈夫,让丈夫去做饭,自己去安慰安慰老爷子。

    父亲心情不好,宗建也不知如何劝说,只得听从妻子安排,关上厨房的门,

    任由妻子去安慰父亲。

    离夏靠在沙发上,对着魏喜低声说道:「行啦,你儿子去做饭了,别再愁眉

    苦脸的了」。

    魏喜沉默了一阵,低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说着说着,魏喜不在言

    语,他低着头,单手撑着脑门,身体颤抖了起来。

    听到公公这样子说,离夏寻思着说道:「我知道你的心,不是说过了。…你

    又怎么了?」。

    看到魏喜低头捂着眼睛,身体颤抖的样子,离夏推了一把魏喜的胳膊,轻轻

    唤道:「魏喜你怎么又哭了」。

    看到他揉动手指的样子,离夏看到老人眼中的泪水。她知道,魏喜动情了,

    心底埋藏的那份情,又一次爆发了。

    离夏轻轻劝道:「好了好了,这么大人还哭鼻子,不要那样了,让你儿子看

    到就不好了,我知道你心疼我,你心里装着我呢,嗯,不哭不哭了。现在的医学

    可比从前发达多了。很安全的。你不要担心。」离夏轻轻安慰着,从茶几上把抽

    纸递了过去,她也被感染的落了两滴清泪。

    公爹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做事从来都思考在前,基本上很少做出一些不加思

    考的事。这一次例外发生,离夏不确认孩子到底是谁的,毕竟他们父子两个人都

    有和她发生关系,而且都射在了她的里面。这个情况真的很复杂。很意外。

    可公爹却几度流下了热泪,为自己流下了心疼的眼泪,离夏又岂能无动于衷。

    她擦拭着自己的眼角,哽咽着说道:「别哭了,你再哭,把我的心都哭碎了。

    难道你喜欢看到我哭的样子?」。

    听到离夏低泣着说,魏喜擦干了泪水,慨叹道:「我心疼啊,我舍不得你受

    到创伤」。

    此刻,老人带着真情,诉说着。他的心在这一刻很不好受,虽然看不到离夏

    肚子的动静,可检查报告明确的写出了怀孕二字,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无法更

    改的事实。

    发自心底的呼唤和心灵的依靠,离夏闭上眼睛,对着魏喜一字一顿的说道:

    「诚诚是个孩子,我也是个孩子。我是有那么一点恋父情节,但我已经把你当成

    了陪伴在我身边的男人。你的肩膀。你的呵护。你的温柔,让我把身体交给了你。

    我的心,一半属于建建,一半属于你。这一次发生了这种情况,我们都不要自责,

    勇敢的面对它,我要你伺候我的月子,权当你补偿给我,好吗?」。

    敲打心坎的话从离夏嘴里吐露了出来,那是她的心声,也是对魏喜的一个交

    代。魏喜默默的注视着离夏,嘴里认真的说着:「自从我随着你们进城,我做了

    对不起你的事情。身为一个长辈,做出这种事情,真的不应该。可我从心底是喜

    欢你的,我是个经历过生死的人,除却生命之外,你在我心里有了位置。我爱你」。

    我爱你,这三个字从魏喜的嘴里说了出来,他是那样认真那样严肃。一个曾

    经的军人,现如今的老人,他嘴里说出来这样的话,那严肃的表情之下,语气却

    是非常温柔的。

    离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傻样儿,我知道你心里有我。看开点,别让建建看

    到了,那样不好」。

    美丽的女人,绽放着笑容让人沐浴在春风里,她的脸蛋还是那么的娇嫩,杏

    核般的大眼睛透着明亮,殷红的小嘴唇性感无比,可人儿的表情。让人捧在手心

    里唯恐她化掉。

    报告的结果,二度情投,一切的一切更明朗了。当着儿子背着儿子,这前后

    的过度,促成了后面事情的发展。

    离夏叫嚷着,说道:「我不要吃了,不要再吃了,你看看我都快成肥猪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离夏真的是很在乎自己的身体变化。打胎后她煞白的小

    脸如今已经恢复过来。这完全归功于魏喜的精心伺候。可以说,魏喜拿出了看家

    本领,补血补气的食物一股脑的全给端出来了,一日三餐彻底的补,恨不得把离

    夏亏了的气血。在一天之内都补过来才好。

    自从儿子开工离开家里,魏喜的身份就由公爹变成了丈夫的角色。诚诚和离

    夏,就成了他操持的全部。照顾小孙子的同时,他甚至监督起离夏的生活。吃饭、

    穿衣全部按照月子里的要求标准侍候着儿媳妇。

    魏喜笑着说道:「多吃一些有助于你的身体恢复,来。好媳妇。听话。」他

    端着猪血汤一口口的喂着离夏。这填鸭的方式也难怪离夏会抗议。宗建不在家里。

    他把儿媳妇的儿字也省略了。直接叫起了媳妇。

    他对离夏的一片心昭然若揭离夏也没有了禁忌。宛若一个撒娇的小妻子。离

    夏撇着小嘴拒绝着,大眼睛不时的扫着魏喜,耍起了小孩子的痞性。魏喜举着勺

    子温柔的看着她,打趣道:「哪里像肥猪呢?我看你身子没怎么变,胸脯子倒是

    变肥了,呵呵」。

    瞪了一眼魏喜,离夏乖顺的吃了一口,嘴里嘟囔着「就你长嘴了,就你知道

    人家胸脯子肥,哼。」白皙的小脸蛋肥嘟嘟的,有一些粉嫩光彩,对于魏喜来说,

    这就是最好的事情。

    他乐得儿媳妇早日恢复康健,也乐意儿媳妇白白胖胖,更喜欢她那副讨人喜

    欢的面容。

    离夏怀孕打胎的事。第一时间并没有通知孩子的姥姥和姥爷。对于已经结婚

    生子的离夏夫妇来说,觉得没必要再让孩子姥姥家人操心了,这也是她和丈夫商

    量之后的结果。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很多时候,善意的隐瞒一下,对彼此都有好

    处。

    这一次的突发事件,魏宗建对自身做了一次深刻的检查,就差写份报告出来

    了。

    多次当面忏悔表白,弄得离夏挺不自在的。最终离夏实在看不过去,提出了

    要求,这才有了魏喜伺候月子的经过。看似整个经过漫不经心,实则这里面的事

    情。是离夏和魏喜商量好了的。真可以说是步步为营了。

    很多事情公媳二人都做到了心照不宣。配合的天衣无缝。偷情。乱伦,同身

    又同心。到此为止。简直妙诀巅峰很多时候,善意的隐瞒情况,也是为了这个家

    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