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54)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3434。

    第五十四章。

    听说儿媳妇要下床穿内裤。魏喜急的团团转。他手里正拿着离夏的内裤。怎

    么办。

    离夏满怀心事的下了床,心里想着:「唉!等一下又得自己用手解决了。

    我不想这样,我要热呼呼的大鸡巴,大肉棒啊!「离夏饥渴的想着。想到了

    公公的那个大东西。那个坚挺又持久的大东西她往床下一扫,嗯,内裤怎么不见

    了?。

    她左右看了一下,没有看到,难道在床底下?她也没多想,就跪着膝,撩起

    了床罩。魏喜看到一双洁白的双足踩在地板上,那玉足是多么的精致,让人想捧

    在怀里细细把玩。

    接着,床罩被撩了起来,那还泛着红的绝色容颜,还有那因为趴着而下垂的

    玉乳,随着儿媳妇的动作而轻微晃动着。真是美人美景,但魏喜已无心观赏,他

    只是尴尬的把手中的内裤递给儿媳妇,一边拼命的向儿媳妇摇着手,暗示她不要

    让儿子发觉。

    离夏撩起床罩,却没想到里面还有个人,一时吓了一跳,轻轻惊呼了一声。

    连忙又把嘴捂了起来。定神一看,原来却是公公魏喜,只见他满脸通红,一脸尴

    尬的拿着自己的内裤,在那里拼命的摇着手。

    床上的魏宗建扭头过来问:「老婆,怎么啦?」离夏心思急转一下,她一把

    扯过小内裤,放下床罩,假装抚摸着额头说:「刚才没注意,拿内裤的时候不小

    心碰到头了。没事啦,你赶快睡吧!」说完爬上了床,和魏宗建并排睡在一起。

    离夏被公公惊吓而急速跳动的心。才稍微平静下来,想着:「公公他怎么会

    在房间里?还躲在床底下!难道他是专门来偷看我和老公行房?这个臭老头。又

    憋不住了。竟然跑到儿媳妇的房里来偷看。啊,真好羞人,刚才的事都被公公给

    看光了啊,刚才我应该喊人的,但我为什么没喊呢?他是我的公公,老公的父亲,

    家和万事兴!如果被老公知道了,我和公公的通奸关系就露馅了,我可不想看到

    老公和公公反目」。

    其实,离夏看到公公在床底下向她摇手的狼狈样子,让她下意识的圆起了谎。

    他心里很兴奋。他首先想到的是他不用忍耐那不上不下的难受了。公公来给他救

    急了。他和公公做了无数次了。当然知道公公的超强性能力。

    魏宗建「啪」的一下把房里的灯啦灭了,对着老婆说:「睡吧,晚安。」离

    夏「嗯」了一声,想着公公还躲在床底下,心里总觉得很兴奋,有些冷却的身子

    又有些滚烫起来。魏喜看着黑暗的周围,他暗自舒了一口气,对儿媳妇更是暗暗

    感激。他在等儿子睡熟了才敢偷偷的溜出去。

    离夏却怎么也睡不着,公公还躲在下面了,「啊,刚才他手上拿着我的内裤,

    不会是只来偷看儿子和儿媳妇交媾的把。难道在儿子身边他也敢和儿媳妇做那种

    事?」。

    她想到自己身上穿的小内裤有可能被公公自慰过了,身子就更加滚烫了:可

    是躺在丈夫身边。他也有所顾忌离夏一想到公公的大肉棒,不禁嘤咛一声,私处

    不禁又流出了些湿湿的液体出来,手忍不住探进内裤里,慢慢抚摸着阴唇。

    慢慢地,内裤里的玉手动作越来越大,离夏干脆抬起屁股,把刚穿上的内裤

    脱了下来,全身一丝不挂,侧身弓着身子,咬着那红艳的嘴唇,一下一下的把手

    探进了身体里面。想着公公就在下面,而自己就在上面自慰,异样的刺激让她的

    情欲一下子就如山洪爆发了。

    手,还是取代不了那又热又硬的大肉棒啊!离夏媚眼如丝,发情的女人其实

    和发情的男人都一个样,都要发泄,当欲望冲昏了头脑时,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无疑,离夏就是这么个女人,她已经被欲望战胜了理智。

    她看着渐渐打起呼噜的老公,心中闪过一个大胆疯狂的想法,当然不能让公

    公到床上来。但是他可以到床下去呀。在床下面和公公做一次。更可以让他体验

    在丈夫身边偷情的滋味。比那天丈夫在卧室里睡觉。自己和公公在浴室里偷情一

    定还要刺激。还要兴奋。感觉也会更好。

    于是。他慢慢的下了床。从床柜里掏出了一个安全套,想想。自己又笑了。

    自己都怀孕了。还要安全套干嘛。就让公公彻底的爽快一回吧。他又把安全套放

    了回去。浑身光溜溜的就悄悄的钻进了床底下。

    魏喜正琢磨着怎样溜出房间去,突然,黑暗中一具火热的娇躯溜了进来,搂

    住了魏喜的身子。一股吐气如兰的气息,在魏喜耳边轻声说:「爸,爱我」。

    魏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感觉好像在做梦,怀里的儿媳妇正躺在自己的

    胸前,而儿媳妇的那句「爱我」,更让他明白了儿媳妇的目的。这一刻,他觉得

    又兴奋。又刺激。又非常幸福。儿子还在上面睡觉。儿媳妇就感来和他交媾。让

    他激动不已。实在太刺激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偷情通奸。简直太大胆了。他紧紧地搂住儿媳妇的娇躯,虽

    然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但魏喜还是准确的吻住那柔软的红唇,和那条丁香

    小舌缠绵着,吸吮那甜蜜的芳香。大手则是在那挺翘充满弹性的屁股上来回抚摸,

    感受着那圆润的弧度,另一只大手则攀上儿媳妇高耸的玉峰,揉捏着那凸起的乳

    头。

    他紧紧地搂住这性感诱人的尤物,仿佛想把这柔弱无骨的娇躯揉进体内。他

    的嘴慢慢地往下吻,从脖子一直来到那乳峰上,舔着、轻咬着……那淡淡的奶香

    味让魏喜觉得这是妈妈妈的味道。奶汁已经不多。魏喜让然耐心的褁砸着。

    终于让他吃到了几口香甜的乳汁。吞进自己的肚里。大手从臀部来到了儿媳

    妇大腿的内侧,当覆盖上那女人最私密的地方时,赫然发现已经湿漉漉了。

    魏喜笑的很邪恶,他滑到儿媳妇下面,把儿媳的双腿向外张开,头一埋,扎

    到儿媳的私处,伸出舌头在那粉嫩的阴唇上轻轻的舔着,女人发情流出来的液体

    都有一股骚味,只是今天儿媳妇那里的气味却没有那么浓,只是淡淡的,让人并

    不觉得难闻。

    他干脆把嘴堵住了整个阴唇,吸琢里面的琼浆玉液,离夏被公公这么一吸,

    双腿不禁往里一夹,把公公的头夹在里面,双手则插入公公那浓密的头发中,无

    意识的摸着。嘴唇轻咬着,不让自己的呻吟声发出来,只是屁股微微的一次又一

    次的往上抬,配合着公公的魔舌,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一点。

    魏喜舔的很卖力,他细细的在那勃起的阴蒂上舔着,偶尔,像蛇的舌头一样

    呼的一下又探进了儿媳妇的阴道里,探索那幽深的蜜境,每当这个时候,儿媳妇

    就会绷紧全身,双手紧紧地扯住他的头发。

    魏喜很得意,儿媳妇的G点被他给发掘出来了,因为这动作才运作了几下,

    舌头就被那柔软的嫩肉紧张收缩的包裹着。接着,一小股液体喷了出来,他张开

    嘴,把它全部喝了下去,这一次比刚才的奶汁还多。「听说女人的阴液能壮阳,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魏喜想着。

    魏喜已经忍受不了了,他想提枪上马,但还是有些忌讳:儿子就在上面躺着

    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要是动作大了。被他听到声音。那可要坏事的。

    但这种禁忌的刺激和诱惑,却又让他更加兴奋,魏喜和儿媳妇换了个位置。

    让儿媳妇从他身上下来。他爬到了儿媳妇身上。压着儿媳妇,胯下的巨龙顶在儿

    媳妇的小腹上,在儿媳妇耳边欲擒故纵的轻声说道:「夏夏。,要不我们适可而

    止吧,我们这样被宗建发现可就完了。要不我们到我的房间里去。可能会安全些」。

    儿媳妇却不同意。紧紧地抱着公公的后背。嘻嘻。你害怕了。我不嘛。人家

    就要在这里做。在这里和你肏屄。这样才刺激。才有情趣。嘻嘻。

    此时的离夏已经是意乱情迷,这种禁忌的刺激已经把她的理智淹没,剩下的,

    只是动物的本能,那就是交配。而且是和公公的乱伦交配。她迫切的想体验那种

    飞仙般的快乐。

    离夏往下握住那顶在自己小腹上的凶器,感觉到公公的凶器是那么的粗大,

    那么的坚硬,一想到等下要被这根巨物贯穿体内,填满她空虚的蜜屄,身上兴奋

    的颤抖着。魏喜昂扬的阳具被儿媳妇的小手这么一握,全身如电流通过,舒服的

    喘了口气。

    离夏有些颤抖的对着压在她身上的公公的耳边轻声的说:「爸,我要,我要

    你的大鸡巴干我。狠命的来干我吧,儿媳妇我受不了了,你儿子没让我满足,你

    就满足我的欲望吧」。

    魏喜淫笑的故意挑逗他:「就在这里干你。健健就在上面。你不怕被他看见

    吗?」离夏喃喃地说:「不管那么多了。在这黑暗里,我们谁也看不见谁,我们

    做了也不是一次了。你不把我当儿媳,我不把你当公公,不就行了吗?」离夏有

    些自欺欺人。

    魏喜喘了口气,缓解一下兴奋的神经。他知道,太兴奋的话,等一下会快速

    缴枪弃械的,在这个美艳性感的儿媳妇身上驰骋,他当然得好好表现一下他的男

    性雄风,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他把儿媳的两条长腿环在自己的腰上,握住阴茎顶在那水嫩多汁的蜜穴上,

    趴在儿媳的身上,轻咬着她的耳朵含糊的说:「小宝贝,我的好儿媳,公公我来

    了哦!」说完,腰一挺,火热坚硬的阳具随即深深的捅进儿媳妇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