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52)

作品:《离夏和公公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789。

    第五十二章。

    魏喜游到了礁石不远处。看到了一团波光粼粼的浅黄色,在黑色的礁石上非

    常明显,一抹艳丽的姣好身段,慵懒的躺靠在那里,让人遐想无限。魏喜知道。

    儿媳妇离夏自己留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他是等着自己来和他发生一些事情的。嘻

    嘻。他也有些兴奋魏喜看到那美人鱼正在观望着他这边,并且冲着他喊着什么。

    他奋力的游了过去,循声问道:「累了吧!要跟我回去吗?」。

    白皙丰满的腰身被浅黄色泳衣包裹着,随着荡漾的海水不断起伏着,怎么看

    都舒服无比。魏喜贴着礁石,慢慢靠近了离夏的身子。

    水中,离夏伸出了胳膊,拉住了魏喜的手说道:「来。跟我来这边。」她脚

    下踩着礁石,推着泳圈来到一处低洼的礁石缝隙间。魏喜跟在后面,不明白离夏

    到底什么打算。他疑惑的问着「这是要干什么?」。

    离夏把魏喜按倒在礁石缝隙处,脸颊上挂着桃花样的红晕,她撅着小嘴冲着

    魏喜拌起了鬼脸,小模样怎么看怎么讨人怜爱。她眨巴着杏核大眼,有些严肃的

    说道:「我和你儿子的房事本来很和谐,他也能满足我,时间上也没有任何问题

    的。

    可自从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之后,我渐渐的喜欢上了偷情。那种刺激和紧张,

    让我欲罢不能。你说我是不是很淫荡?」。

    魏喜躺在礁石缝隙间,紧张的看着周围的情况,想要从这里发现什么。周围

    三五成群的人,追逐嬉戏着,不断来往,谁会去注意这一对掩藏在礁石缝隙中的

    男女。观瞧了一阵,并未看到异常,魏喜紧张的盯着儿媳妇的水嫩脸蛋问道:

    「你不会是想在这里来一回吧?这么多人,怎么来啊?会被人发现。会出事的」。

    魏喜虽然大胆,可他也不是一味的盲目,随便在什么地方都下家伙。这里,

    虽然隐蔽,可那无数只眼睛,要是让他们看到的话,真的是不堪设想。魏喜刚要

    说些阻拦的话,就看到离夏骑了上来。

    那一瞬间,魏喜瞪大了眼睛,更是左顾右盼起来。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你

    可别胡闹啊,要做回家做,这里真的很危险啊」。

    离夏丰满结实的身体伏在他的身体上,半埋在水中,借着水的浮力载沉载浮

    的完全不管不顾起来。她伸手把魏喜的裤衩拉了下来,魏喜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动

    作,机械式的配合着。

    矛盾不安的魏喜使劲的贴在礁石上,同时不断的扫着不远处玩耍的人群,他

    紧张极了,生怕被别人看穿。这种心理其实也很好理解,只不过他从未在这种环

    境下尝试男欢女爱的滋味,所以身体紧绷绷的。

    泳裤被甩在礁石上,离夏伸手在自己裆部摸索着。只见她一拉,浅黄色裙摆

    下的护裆就打开了。魏喜也不知道这种款式的泳衣为什么能在下面打开。他眼睁

    睁的看着,身体的接触证明了离夏阴部的柔软,那柔软肥嫩的接触,感觉很舒服

    很痒痒。不光这些,离夏竟然趴了下来。

    性感的尤物压在身体上,任何一个男人也无法抗拒她的魅力。魏喜很快就硬

    了,在海礁缝隙的掩盖下,魏喜的阴茎被离夏抓在了手中,满盈盈清澈间,他就

    入了进去。

    那别样的味道,真不知如何形容。魏喜只感觉温暖一片,龟帽处滑腻腻的融

    入桃源洞里。离夏健美的双腿大开,她伏在魏喜身上,感受着幕天席海的味道,

    浑身颤抖着晃动着,摇曳于枝头间。

    水下,乌黑的体毛不停的晃悠着,圆楞子般的阴茎穿插在离夏娇嫩的幽洞里,

    魏喜绷紧了小腹问道:「海水里做会不会对你身体有危害啊?你套上泳圈吧,千

    万别被发现了。」从未试过海中作业的他,心里还是有想法的。

    离夏不以为然的说道:「来也来了,做也都做了,爸,你专心点。」不过她

    倒是听从了魏喜的吩咐,把泳圈套在了身体之上。

    这丫头的话说的,真的是不管不顾了。打消了顾虑,魏喜还是有些紧张,不

    过,随着紧张的心情,他的下体也越发粗实起来,龟帽挑着嫩户,直达最里面。

    舒爽的做了起来。

    局面打开了,离夏挺直了腰身,一下一下的浮动着。毕竟是女上,动作幅度

    不大,也没有平时的激烈,但刺激程度绝不亚于任何一次的交媾。离夏的小脸蛋

    红嫩嫩的泛着光彩,如果不是在这个环境里,魏喜肯定会抱起她狠狠的伐挞。

    饱满的丰胸,在泳圈的围护之下,像两个大西瓜。看的魏喜心痒难耐,他兴

    奋的说道:「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爸真想吃两口奶」。

    看着公爹眼中的异彩,离夏娇羞的呻吟着「恩啊。这些日子给诚诚断奶,我

    感觉乳房没有那么涨了,你要是真想吃,我给你奶两口。」说完,继续哼了起来。

    那小水嗓儿,在这片礁石处,随着海浪涌动着一上一下、一起一伏,根本不

    用担心被别人听到,公媳俩人舒缓的做着。火辣辣的太阳罩在头上,离夏仍然还

    是丢了两次身子。

    感觉到公爹异常壮大的身体,她轻轻的呼唤着公爹的名字,声音有些绵软无

    力「魏喜,射吧,人家已经满足了」。

    紧张中,那份不安躁动的刺激,给魏喜冲击不小,他实在也是忍无可忍了,

    低吼着,魏喜不敢再动了,就那样静静的把阳物放在离夏的体内,感受着温暖的

    包围和褶皱的吮吸,他毫无保留的射了进去。

    这个过程,看似做了很长时间。如果他们带着手机或者手表,打表的话,也

    不过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不是魏喜没有能力,也不是因为最近没有需求,实在

    是因为太紧张太刺激的缘故。

    话虽如此,精液射出来的量却着实不少。白花花的粘稠液体随着阴茎的拔出

    来,飘散在海水里。那是多少个子孙精华,就那样的随着波动的海水,不知飘散

    到了何处…魏宗建看着父亲和妻子满面红光的从人群中走了回来,高兴的问道:

    「爸,怎么样?不错吧」。

    魏喜从儿子怀里接过孙子,嘴里说道:「挺舒服的。」宗建又转头看向妻子。

    看着妻子焕发青春的身体,脸上被晒的有些红润,关怀道:「你看你热的,

    尽顾着玩了,也不怕晒晕了,咱们休息会儿,一会儿吃点饭去。」听到丈夫这么

    说,离夏嘻嘻的笑了起来。

    正要去帐篷里拿水的宗建忽然看到父亲后背有两处划伤,关切的问道:「咦,

    爸,你的后背怎么破了?疼不疼啊?」。

    躺在另一处垫子上的离夏闻声翻身而起,而魏喜也连忙转过头来,冲着儿子

    点了点头「哦。」了一声。没等魏喜说话,离夏笑嘻嘻的抢了过来,说道:「爸

    肯定是躺在礁石上磨得,要不怎么会破了呢?真是的,就那么不习惯不适应。」

    离夏一打岔,宗建总算明白过来,他转身钻进了帐篷。

    上岸时,魏喜感觉后背火辣辣的,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一方面来自于身体,

    另一方面来自于周围人群的眼睛。经儿子一询问,他只是冲着儿子哼了一声,算

    是交代。索性的是,儿子忙于拿水,并没太注意别的。

    魏喜坚持着自己先照看孩子,让儿子和儿媳去冲淋浴。他看着周围几近裸体

    的男女,眼神不再和初时一般躲躲闪闪,很是欣赏着过往的男女。回想着在礁石

    上那刺激的一幕,可以说是他平生最大胆的一回偷情。

    当时绷直了双腿的他,粗大的阴茎紧紧的投入在儿媳妇的体内。那一刻,他

    似乎忘记了周围的环境。只身投入到大海里,既像猎捕的渔夫。又像弄海的潮儿。

    他抓牢了儿媳妇丰腴的双腿,驾驭着这条肉欲的美人鱼。胯下的长枪钻啊钻的,

    仿佛要钻到女人的子宫里,那不断抽缩的阳物,心脏一样咕咚咕咚的跳着,然后,

    他被包围了。

    火一样的潮水席卷着他的身心,他犹如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要挣脱一

    般,随着浮动的身体,他脑海中轰的一下。长出一口气,他感觉要飞了,在儿媳

    妇的挤压中,终于飞出来了…大山市的海产味道独特,品类繁多。鲜香爽滑中带

    着浓郁的海的气息。饭菜上来后,等不及的离夏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味道真窜。

    她正要动筷子,就感觉胃里酸溜溜的,离夏急忙偏过头「哇。」的干呕了起来。

    或许是受了凉,呕吐之余,离夏眼里噙着泪,急忙用手纸擦拭一番。没吃两

    口,她再次干呕了起来。一旁的宗建和魏喜很是焦急的询问着,离夏拍了拍胸脯,

    表示没事。只不过,这一顿饭吃的挺不踏实。期间,离夏又再次呕吐了起来。

    魏喜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碍于儿子在场,他没好意思说什么。他的

    几次偷偷注视,还是被离夏发现了。回到住处,趁着宗建哄孩子,离夏来到魏喜

    房间。

    当他得知离夏的月事情况后,回想以往合房的过程,一下子就想到了在老家

    午后的那次疯狂。那次是戴着套子的,不知是套子的质量缘故还是因为年头太久,

    最后居然被他捅破了。对于那天的情形,他仍然记忆犹新。

    那天。趁着儿子昏迷般的酒醉死觉。在浴室里,他抱着儿媳妇疯狂的摆动着。

    儿媳的身体被他颠上颠下的,每一次快速抽插都是齐根拔起然后再齐根没入,插

    的很深不说,套子本身又不和规模。那硕大的龟头撑的很开,在最后疯狂的大力

    摩擦中,他捅破了避孕套。

    一瞬间的破入,他抵达了离夏的花径口。紧小的肉屄包裹已经非常舒服无比,

    那强烈快感中的刺激和释放,让他下体清晰的感觉到儿媳妇体内的肉蕾在吮吸浇

    灌着他的龟帽。停不下来的节奏,他抱紧了儿媳妇的身子,在喷射过程中,每一

    下小小的捅入,身体里也随着被抽走一部分,或许就是被抽走的精华导致了儿媳

    妇今日的情况。

    他呼吸急促,颤抖的问道:「孩子是我的吗?」那敢情很焦急,迫切十足的

    想从儿媳妇的嘴里探知情况。

    离夏嫣然一笑,冲着魏喜说道:「看你急的,我哪里知道是你们谁的。不过

    呢…嘻嘻。」可爱的女人,笑的时候总是特别的迷人。

    这个表情,魏喜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了,他也体验了无数次这样的好处。他痴

    迷的看了一阵,焦急的问道:「别逗爸了,快说说啊」。

    收敛了笑容之后,离夏稍显平静的说道:「你的几率大一些吧。毕竟,当时

    建建喝多了,你又是那样对我」。

    听到儿媳妇这样一说,魏喜欣喜异常的问道:「真的吗?」转而魏喜又愁眉

    苦脸的叹了一声「哎!真不知该如何说。哎!你,你心里怎么想的?」离夏拉着

    魏喜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问我怎么想的?我无所谓,你心里什么想

    法呀」。

    魏喜低下头,沉默了起来,脑海中不断思考着问题。魏喜神色黯然,伸手捂

    着口鼻摩挲着,嘴里不时吐着长气,最后咬着牙说道:「爸对不起你,对不你啊。」

    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坚强的公爹,这个样子,离夏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知道公爹心里想的是什么,

    也知道公爹所作出的决定多么沉重。她不在乎肚中是否真的孕育了孩子,也不在

    乎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看到公爹流下的泪水,离夏心里一酸,眼角也湿润了起

    来。

    离夏安抚着公爹,抓起了那握着的粗大手臂,把手背放到了自己的脸上,让

    他感受自己的心情。默默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你的,我知道你的心」。

    魏喜抽搭着,抬眼看了一眼离夏。手指温柔的替她抹着眼角的泪水,艰难的

    问着「建建知道吗?」。

    离夏摇了摇头,那两只杏核大眼眨巴着,安慰道:「你别想那么多了,回头

    我叫他买试纸查查,你也不用自责,我不怪你。」…宗建风风火火的拿着检测怀

    孕的试纸回来,交给妻子。经过确认,上面显示的结果就是怀孕了。没成想这次

    出游,伴随这样的一个结果。

    一番考虑之后,宗建把想法告诉了妻子。毕竟此处人生地不熟,他准备带着

    妻子回家彻底检查一番。

    对于怀孕,离夏看的没有那么重。不过,看到丈夫和公爹很在乎自己的样子,

    她只能打消了念头,提前结束了这次黄金周的旅行。

    很多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提前结束旅行,回家的途中,魏喜沉默不语,

    哄着孙子时也是强颜欢笑。宗建看到父亲脸色有些不好,他知道父亲担心离夏的

    身体。默默行驶中,他心里不断自责着自己的行事鲁莽,让老父亲平白又操起心

    来。另一方面,又深深感怀父亲,那爱虽没说出口,可心里装着的却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