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圆满(15)

作品:《家庭圆满

    作者:礁石。

    2017/10/27。

    字数:10485字。

    家庭圆满(15)。

    经历了漫长路途的跋涉,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杨悦一家子终于看到了此行的目

    的地海边的度假村,车子不紧不慢的沿着宽敞的马路驶入度假村,车子上除了专

    注开车的杨悦和已经在车上睡着的小娴和杨志只有老莽留意到了不远处的海边景

    象,一路上已经能清晰的看到大海波澜壮阔的身影。

    这是老莽第一次来到海边,车子行驶在马路上离海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依

    旧能看到海边的景象,看着那海天相接的景色老莽耳边似乎隐约能听到浪潮拍打

    沙滩的声音,那带着柔和的橘黄色色泽的太阳将落日的余晖遍洒着大地,天边的

    晚霞红的那样的好看如同自己儿媳情到深处时面容上弥漫着的红潮一样让人感到

    心醉,那想象中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此时彷佛披上了金色的外衣,金黄色的沙滩

    边上荡漾着经久不息的浪潮,那是老莽从未接触过的一片世界,海上落日的那份

    恬静那份广阔让他感到深深的震撼的同时也感到了自己的淼小,不知怎么的就想

    起了自己那去世多年的老伴,想起了自己那过往逝去的岁月如那落日般一点一点

    的消失在地平线上。

    上身侧卧在公公腿上睡着了的小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眨巴着睡

    眼朦胧的双眼小娴注意到了公公的异常,悄悄的挪动着上身不动声色的从公公的

    双膝上离开缓缓直起了略微有些酸痛的身子,默不作声的打量着公公专注的神情

    ,公公的神色是那么的专注平日里炯炯有神的双眼此时却变得有些茫然,公公那

    沉浸的神情使得小娴不自禁的顺着他凝望远方的目光望去,那震撼着公公的景色

    也一样激荡在了小娴的心头。

    沉默前行的车上坐在身旁的公公那略显单薄的身躯在残阳的映射下显得有些

    苍老,小娴第一次在公公的身上感受到岁月在他身上俨然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

    痕迹,乌黑的发髻中夹杂着的零丁白发在落日余晖的照射下被染成了金色似乎在

    闪耀着过往青春岁月的火花,小娴从那呆坐着的佝偻身影上看到了往日不曾出现

    过的落寞与孤独,他在因何感到落寞,为何感到孤独?小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只是心中莫名的感到了一丝酸楚,放在毛毯下的素白小手不知不觉的向身旁摸

    索过去,很快小娴的手就碰到了公公的手,当握住公公手掌的一瞬间小娴明显的

    察觉到了公公的手掌颤抖了一下,白嫩无暇的小手缓慢而又坚定的握住了干枯粗

    大的大手,那密布着老茧的沧桑大手上满是开裂的沟壑写满了岁月的无情甚至硌

    的小娴的小手生疼,但是小娴依旧紧紧的握住了公公粗糙的大手。

    老莽缅怀过往的惆怅思绪在儿媳触碰自己手掌的一瞬间就被打破了,老莽清

    晰的感受到那小手上传来的温暖与力量,异样的情绪在老莽心中酝酿着,老莽没

    有回过头来看小娴,被握住的粗糙大手反过来握住了小娴的小手,纤细修长的手

    指和干枯粗大的手指纠缠在了一下,一时间公媳两人的手掌十指相扣,老莽依旧

    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只是握在一起的手更用力了几分,儿媳的小手让他感受到

    了力量感受到了温暖还有如逝去老伴身上才能感受到的那份不离不弃的相伴。

    公媳两人再次从彼此的身上体会到了肉欲之的东西,那到底是什么两人或许

    都无法说清,那自欲望衍生而来的情感或许本身就是情欲的一部分吧,情与欲两

    者相伴相生超脱了年龄超脱了伦理超脱了一切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坐在车上的公

    媳两人就这么紧握着彼此的手在落日余晖之中一路来到了此行的终点站。

    车子在开入了度假小村后便在一家看起来规模颇大的度假旅店前停了下来,

    往来的车辆并不是很多,此时并不是海边度假的旺季但是依旧有不少人人选择在

    这里放松身心。

    将车子彻底停放好之后杨悦终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呼,终于到了。爸,就

    是这家旅店,我之前已经订好了房间,我去找人来接我们,你们在车上等一下」。

    说着杨志便从车上下了来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始联系起旅店负责接待的

    人员,一边大步等我向旅店内走去。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街道上却没有多少灯是开着的,周边的其他旅店只

    有零星的几个窗户的灯是亮着的,车子停放的位置不是很好,周围更是一盏灯都

    没有,车上的灯也没有打开,随着杨悦的离开周遭陷入了静谧的氛围中。

    黑漆漆的车子里异常的安静,一只手紧握儿媳小手的老莽率先打破了沉寂用

    另一只手盖在儿媳的小手上轻轻的抚摸起来。

    小娴感到了手上的异动侧过头来看向了身旁的公公,却发现公公早已痴痴的

    望着自己,双目中带着化不开的柔情,一时两人相视无言却都读懂了对方眼里诉

    说的情感,两人的脑袋的距离在不断的拉近直到贴合在了一起,双唇的接触使得

    小娴的脸上能感受到公公贴近的鼻孔喷吐的气息,粗大肥厚的舌头从对方的嘴中

    伸出不由分说的撬开了自己的双唇和皓齿跟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小娴主动

    的回应着公公的激烈舌吻,互相传递着内心深处那热烈的情感。

    不知不觉夜幕已经彻底的降临了,车子上依旧安静无比,只是车子里那越来

    约粗重的呼吸却暗示着那静谧的黑暗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平静。

    直到杨志带着人过来搬行李的人过来的时候,公媳两人才结束了这短暂而又

    热情的接触,下车的时候公媳两人紧握的两只手才松了开来。

    接待杨悦一家子的是这个度假屋的主人一名姓王的胖子,王胖子很健谈一上

    来的就主动的跟杨悦攀谈起来,五人便在他的的带领下开始参观起接下来四天三

    夜要住的度假屋。

    这是一间规模颇大的度假屋与其说是度假屋,与其说是度假屋不如说是一个

    精致的小型度假别墅,三层楼的设计配合诺大的空间显得异常的气派,一楼大部

    分区域是公共区域如露天泳池,桑拿房,健身房一类提供给旅客休闲使用,二楼

    则是旅客休息的房间,但是却没有提及三楼的情况。

    往来度假屋的人并不是很多,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家旅店接待的全都是都是

    三口之家,刚步入一楼大堂的杨悦一家子就迎来了热情的接待,或许是因为夜幕

    降临的原因海边的旅客开始陆陆续续的返回了旅馆,老莽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压根

    就没有其他年纪稍大的人的身影,老莽在人群中显得有些另类,但是这并没有影

    响到老莽的心情,身边都是些刚从海边回来的人群,不少穿着暴露泳装的少妇夹

    杂在其中吸引了老莽的目光,各种大小或挺或翘的臀部和尺寸不一的丰满胸部让

    老莽感到兴奋,或许这就是男人的天性吧,即使老莽的身边有着儿媳小娴的存在

    但依旧管不着自己的眼睛,第一次来到这种场所的老莽,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兴趣

    ,眼珠子不断乱转东看看西瞧瞧,身旁的孙子杨志也是目光闪烁只是视线都放在

    了周边少妇的胸部部分,步入青春期的杨志不知不觉中胯下已经支起了小小的帐

    篷,爷孙两人在儿子杨悦不断催促下才磨磨蹭蹭的来到了住宿的二楼,这里的房

    间很多,而且都是设计好的双人房,毫无疑问的老莽和孙子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

    ,儿子和儿媳被安排在了隔壁房间。

    即使回到了房间内面对周遭新事物的兴奋劲依旧让老莽处于亢奋状态,在松

    软的大床上躺了一会老莽才平复了心情开始整理起带来的行李,脑海中还回忆着

    儿媳的香舌和遇见的各种各样的风骚屁股,正当老莽整理到一半的时候一直在另

    一张床上躺着默不作声的孙子杨志开口了:「爷爷,我,我,我下面疼...」。

    老莽回过头来才发现孙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蜷缩着身子卧在了床上,额头上已

    经冒出了汗水,满脸难受的样子一边用手捂住下体一边支支吾吾的喊疼。

    老莽给孙子的表现吓了一跳连忙来到孙子的床上问起了情况:「嘿,怎么回

    事?哪碰到了?快把裤子脱了给我看看」。

    杨志确实是难受的厉害,看到爷爷过来了连忙将裤子脱了下来,这是杨志进

    入青春期后第一次将自己的下体暴露在别人的视野之中,杨志在将裤子脱下来之

    后也不再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地方,毕竟对方是自己的爷爷,两人都是大老爷

    们有什么不自在的。

    老莽看到孙子将裤子脱下后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孙子的阴茎不

    知道什么原因勃起了,但是过长的包皮束缚住了整个龟头使得阴茎不能完全勃起

    导致了疼痛的产生,让老莽震惊的是孙子的阴茎和常人的完全不一样,整个阴茎

    如同肥白的毛毛虫一般蜷缩成了一团,包皮完全包住了龟头使得阴茎的头部呈倒

    钩状整个阴茎怪异的有些可怕,孙子不停的叫唤声声将老莽从震惊的情绪中拉了

    回来,但是老莽一时间也没有什么法子去帮助孙子缓解疼痛,着急的老莽最后决

    定去向隔壁房的儿媳和儿子寻求帮助。

    跟孙子嘱咐了一声躺在床上别动之后老莽立马就来到隔壁房间找人,这时老

    莽才发现儿子不在房间里不知道去哪了,只剩下儿媳小娴在房间里整理东西,老

    莽二话不说牵起小娴的手就往自己房间拉去,小娴还来不及问老莽怎么回事就被

    拉到了杨志的房间里,一眼就看到了儿子杨志正在床上痛苦的挣扎着。

    小娴快步的来到床头边上一边用手轻抚儿子的脸颊一边急声问道:「志儿!

    志儿!你怎么了?」。

    杨志在老莽离开后就又将裤子穿上了,面对母亲的着急询问杨志却不敢回答

    ,步入青春期的杨志透过网络对男女之事早已有所了解,此时疼痛难忍却放不下

    面子不敢在母亲面前脱下裤子,只是紧闭着双眼双手死死的捂住裆部。

    看到小娴脸上焦急的神色和杨志脸上痛苦的神情站在床边的老莽感到分外着

    急,不由得出声呵斥道:「你快把裤子脱下来给你妈看呀!你人都是她生的,你

    害羞个什么劲啊」。

    面对爷爷的厉声呵斥和母亲焦急无比的询问最后杨志选择了屈服,不情不愿

    的将裤子一点一点的拉了下来,将自己痛苦的根源暴露在了母亲的视野之中。

    小娴在看到儿子的怪异阴茎时也被吓了一跳,一番观察后小娴很快意识到儿

    子阴茎一直肿胀的原因所在,由于勃起的阴茎不断变大却又被包皮勒住使得不断

    受到刺激,而阴茎受到刺激后更加难以消停使得包皮束缚的刺激越发强烈而变得

    的越加勃起,形成了死循环一般使得阴茎始终无法疲软下来,大学时学习过一些

    医护知识的小娴知道此时必须将儿子的包皮给褪下来让受束缚的龟头暴露出来,

    否则儿子会不断的痛苦下去。

    「爸,你抱住志儿别让他乱动,我试试能不能把他的包皮用手褪下来」。

    小娴吩咐了老莽一声后就回自己房间里去拿东西了。

    老莽来到床上双手环抱住孙子,嘴里还不断向孙子安抚道:「别怕,你妈去

    找药了,很快你就不疼了」。

    很快小娴就回来了,手上赫然拿着那瓶用来涂抹自己菊穴用的甘油,老莽看

    到小娴手上拿着的东西后错愕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继续在孙子耳边不断说着安抚

    的话语,同时还腾出一只手抓起床上的被单将孙子的眼睛遮住想用这种方式来减

    轻孙子恐慌的情绪。

    老莽的安抚和遮住杨志眼睛的行为很快就有了效果,眼前一片漆黑的杨志很

    快身子就不再乱动了情绪也稍微稳定了一些,但是手上攥紧的小拳头依旧说明着

    疼痛还在继续。

    小娴趁着儿子暂时被公公安抚下来连忙将甘油涂满双手然后准备将儿子过长

    的包皮褪下来,嫩白的小手涂满甘油后显得越发晶莹剔透,小娴先是小心翼翼的

    用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捏住杨志肥虫般的阴茎根部将阴茎立起来,当小娴手指触碰

    到杨志阴茎的一瞬间杨志的身躯明显的挣扎了一下,但是有公公紧紧的抱着杨志

    使得挣扎的幅度有限,见杨志的身子再次停止不懂小娴才继续接下来的动作,一

    只手捏着杨志的阴茎固定好后另一只手开始尝试去剥开紧裹着龟头的包皮,有着

    甘油的润滑阴茎顶端的包皮洞口略微扩大了一些,脸贴着杨志阴茎很近的小娴已

    经能清晰的看到包皮洞口中暴露出来的龟头马眼位置的顶部部分,但是接下来无

    论小娴如何拨弄包皮洞口却在没有任何扩大的趋势,反而是杨志的阴茎在母亲小

    娴手指的拨弄下肿胀勃起的越发厉害,小娴甚至能看到被硬生生撑开的包皮底下

    龟头的轮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小娴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白皙的脸庞上流

    淌着因为紧张而淌出的豆大汗水,怎么办?一时间小娴陷入了茫然和不知所措。

    老莽从头至尾都将小娴的行为看在眼里,当小娴停下手中的动作后老莽也感

    到很焦急,就在房间内陷入沉默后老莽脑海中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一个方法,老莽

    赶紧向小娴叫到:「小娴!用这个」。

    老莽或许是怕杨志听到什么并没有将话说完整,而是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

    巴。

    小娴看到公公的动作后错愕了一下,目光中闪烁过一丝犹豫与挣扎,小娴知

    道公公的意思是让自己用嘴帮儿子的包皮褪下来,但是小娴一时无法接受自己用

    嘴和儿子的阴茎接触的行为,就在小娴犹豫不决的时候被公公抱在怀里的儿子再

    次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不能在犹豫下去了,小娴羞耻的闭上了双眼,弯下双膝

    蹲了下来,脑袋对准儿子的裆部凑了过去将嘴巴张开到最大一口就将儿子的肥虫

    阴茎整个含在了嘴里。

    杨志的阴茎被母亲的小嘴轻松的整个含在了嘴里,由于包皮过长的原因杨志

    虽然看过一些成人电影但是从来不曾手淫过,因为那会使得自己的阴茎胀痛,此

    时阴茎被母亲的嘴巴含住后宛如进入了一个温暖黏煳的世界杨志从未体验过如此

    舒服的体验,整个阴茎上被温暖的口腔包围着传来舒适的感觉使得疼痛感都降低

    了不少。

    这是小娴人生中用嘴品尝过的第二根阴茎,第一根是公公那粗大无比的大肉

    棒,而第二根则是现在嘴里含着的儿子的阴茎,阴茎独有的味道和那年轻人所特

    有的荷尔蒙的味道顿时充斥满小娴的口腔让,这就是年轻肉棒的味道吗?和公公

    肉棒完全不同的味道呢,但是依旧让人迷醉,不大不小的阴茎在嘴里刚刚好,儿

    子那蜷缩成一团的阴茎在自己嘴里如同充满韧性的小肉虫一般随着自己舌头的抚

    摸而不断蠕动,才含入儿子阴茎没多久小娴不知不觉已经用上了平时给公公口技

    的技巧,小娴温柔的控制着舌头不断的将唾液向包皮洞口汇集不持续湿润着儿子

    的龟头与包皮之间的缝隙,灵巧的舌头配合上小娴往日里坚持不懈的帮公公口交

    所习得的技巧完全不是手指能比拟的,灵动的香舌不断的绕着包皮洞口内打转,

    紧裹着龟头的包皮在小娴持续不断的攻势下终于松动了,不急不缓的一点一点的

    将包皮洞口不断的扩大,儿子粉嫩包皮下深藏的包皮垢特有的腥臭味随着包皮的

    不断褪去不断的在小娴的嘴里弥漫,小娴完全没有介意儿子包皮垢被自己舔弄出

    来而是细心的将儿子那封存在包皮里多年的包皮垢全部都搜刮进了自己的嘴里,

    宛如在品尝着风味独特的冰淇淋一般,没有丝毫的松懈,小娴微眯着双眼孜孜不

    倦的用舌头拨弄着已经褪下一小部分的包皮。

    蒙着眼睛的杨志虽然看不到自己下身的状况,但依旧能猜到自己的母亲此时

    正在给自己口交,即使这个口交是迫于无奈和为了帮助自己,但这依旧无法掩盖

    母亲为自己亲生儿子口交的事实,杨志感到前所未有的强烈兴奋,已经裸露出包

    皮外的一部分龟头不断被母亲的舌头舔弄着,即使那温婉的香舌动作是那样的轻

    柔但依旧带来了强烈无比的刺激,无论是肉体上亦或是精神上,连手淫都不曾尝

    试过的杨志哪里忍受的了自己的阴茎被如此对待,只感觉卵蛋在不断的收缩抽搐

    ,一股无法自抑的喷薄之感油然而生,还不待杨志反应过来人生中第一次射精已

    经在母亲的嘴里喷涌而出。

    儿子的阴茎在准备射精的时候小娴已经有所察觉了,但是由于儿子的龟头还

    差一点就能从包皮中完全褪出使得小娴不得不继续用舌头拨弄包皮,随着儿子身

    子的一阵剧烈的颤抖隐藏在包皮内的龟头再次挣脱出了一部分,小娴只感觉嘴里

    含着的肥虫阴茎彷佛正在蜕变,放佛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正在破茧而出,随着龟

    头从包皮中再次挣脱一部分一大股腥甜的白色浓浆在小娴的嘴里陡然爆发,想较

    与公公那持续不断的长时间射精,儿子的射精显得更有活力也更有爆发力,仅仅

    是喷射出的第一股精液就已经完全超出了小娴的想象,一大股精液在嘴里炸裂开

    来猝不及防之下小娴咽喉鼓动了一下就将自己儿子珍藏多年的第一股童子精吞入

    了腹中,随着吞精入腹小娴惊恐的张开了双眼似乎还无法接受自己吞吃了自己儿

    子精液的事实,然而还不待小娴回过神来嘴里的阴茎竟然爆发出更为勐烈的冲击

    ,此时小娴脑海里回荡着「爆浆」

    这一个词!随着第二股精液的爆发喷薄,过长的包皮再也束缚不住杨志的阴

    茎,杨志那被包皮束缚住的龟头和蜷缩起来整根阴茎彷佛一头被封印已久的蛮荒

    巨兽挣脱了所有的枷锁脱困而出,缩做一团的阴茎茎身在母亲嘴里不断舒展着身

    姿,宛如一棵幼小的树苗正在快速生长成参天大树一般,弯曲的阴茎绷的笔直,

    完整露出头来的龟头随着肉棒茎身的伸展如同蟒蛇头部一般向母亲的咽喉深处不

    断钻入,杨志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前端进入到了一个异常狭窄的地方,刚从包

    皮挣脱出来的敏感龟头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不断压迫,更为强烈的射精快感让

    杨志始终处于极乐的巅峰,杨志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声。

    坐在一旁的老莽只看到怀里一直没有动弹的孙子突然间身子不断的颤抖,那

    正含着自己儿子阴茎的儿媳小娴陡然就间睁开了双眼,眼中尽是惊恐的神色,含

    着阴茎的小嘴整个鼓了一圈,彷佛有什么东西在小娴嘴里突然间膨胀起来。

    还不待老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小娴的咽喉用力的吞咽了一下,然后

    小娴的脖子和整张脸开始微微的泛红,秀气的鼻子开始不断的喘着粗气,彷佛被

    什么东西噎到了一般,而怀里的孙子依旧在不断颤抖,嘴里甚至还发出了呻吟声

    ,小娴的咽喉随着儿子的呻吟声的发出开始不断的吞咽着什么,只见小娴的咽喉

    吞咽的速度越来越快,粗重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不知不觉已经紧紧着杨志的

    裤脚拧成一团,瞪的大大的双眼竟然开始微微泛出白眼。

    这时老莽才意识到小娴可能正在吞吃着孙子杨志的精液,此时的场景是如此

    的荒诞而又淫靡,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老莽只感觉下身的邪火开始不断的燃烧,

    今天已经射精过数次的肉棒竟然再次顽强的勃起了,老莽不禁想起之前自己做过

    的一场荒诞离奇的梦境,难道那个梦境暗示的东西是真的!自己必须通过孙子才

    能真正的完全占有儿媳的肉体吗?带着自己的臆测老莽不自觉的开始伸出手撸动

    起自己勃起的肉棒,继续观察着儿媳与孙子的反应,泛光的两眼似乎隐隐的在期

    待些什么。

    小娴每吸食一份儿子的精液就感觉体内的骚动就壮大一份,下身逐渐变得瘙

    痒难耐,心里头的一股邪火也燃烧的越发不可收拾,小娴不自觉的从被动的吞咽

    儿子的精液变成了主动的用口腔吸吮儿子的肉棒来榨取更多的精液。

    年仅十五岁的杨志并没有坚持多久射精的行为,积存多年的童子精液俨然是

    到了被榨干的边缘,杨志也意识到自己的射精即将要结束了但是肉体上的快感依

    旧驱使着杨志奋力的驱使着胯下已经解放开来的肉棒阴茎用力的往前一顶将肉棒

    更深入的送入母亲的口中,随着肉棒在母亲咽喉中再一次突刺杨志感到自己的肉

    棒似乎都被卡在了母亲的体内,肉棒上传来的强烈的紧迫感使得身子不由的一阵

    剧烈的抽搐,杨志终于将卵蛋中酝酿了十多年的最后一股残存的精液毫无保留的

    激射在了母亲的口中,畅快淋漓的射精所带了的是全身上下所有力气和精气神都

    掏空,双眼依旧被床单蒙住的杨志四肢无力的瘫倒在了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彷佛溺水的人刚被打捞上来一般。

    而正在竭尽全力的吞咽着儿子精液的小娴被儿子的阴茎顶了个措手不及发出

    了一声闷哼,儿子那原本就卡在喉咙中的龟头再次往里深入了几分喷吐出大股的

    浓浆,前一股精液还未来得及咽下的小娴直接就被儿子的精液给呛到了,阴茎龟

    头卡住了喉咙使得无处可去的精液顿时倒灌而出,一小股粘稠的精液立即从嘴角

    缝里喷了出来,更多的是随着小娴剧烈的咳嗽而直接倒灌到了鼻腔里从鼻孔中喷

    洒了出来,此时小娴的脑海中已经是完全溷乱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

    展成这样,庆幸的是儿子因为被遮住眼睛的缘故没有直接看到自己那因为吸食亲

    生儿子精液过勐而被精液呛到的淫荡痴态,殊不知这一切都已经被公公老莽尽收

    眼底而这也使得另一根庞然大物被唤醒两了。

    老莽不着痕迹的松开了抱住杨志的手臂,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下了来静静的

    站在了房间的一侧默默的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同时还不忘将房门给反锁上,

    如果此时小娴回头的话就能看到老莽身下那高高顶起的帐篷已经将裤子绷得紧紧

    的样子,然而此时的小娴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嘴里的阴茎上根本无暇注意到周围发

    生了什么。

    儿子那无力瘫在床上的样子让小娴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艰难的摆动着脑

    袋开始尝试着将那因为插入过深而卡在喉咙伸出的阴茎拔出来,那是一个颇为漫

    长的过程,卡在喉咙里的龟头在小娴脑袋用力后抬的作用下松动开来,深深扎入

    在嘴里的肉棒一点一点被拉扯了出来,儿子的肉棒从根部开始从小娴的嘴里不断

    往外冒出,拉扯的时间是那么的漫长使得小娴彻底震惊于儿子肉棒的长度,当冒

    着腾腾热气的赤红龟头从小娴嘴里脱离而出时,杨志肉棒完整的形态才第一次真

    正展现在小娴眼前。

    眼前儿子肉棒现在的样子,让小娴无法将之前儿子那如同肥虫一般的肉棒被

    自己吞入口中的可怜模样与现在的肉棒联系在一起,从那嫩白肉色的茎身和根部

    那稀松的阴毛还能看的出这个肉棒的主人只值花季的年龄,然而那一柱擎天的肉

    棒光是肉棒茎身的长度目测就已经超过了十五公分,那过长的包皮再也无法束缚

    住杨志的长条肉棒此时正被直直勃起的肉棒绷的紧紧的,完全想象不出这根长长

    的年轻肉棒竟是出自未成年人的身上,更让小娴目瞪口呆的是那赤红的硕大龟头

    的模样俨然和公公的肉棒龟头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略小了一号,而且肉棒顶端的整

    个龟头如同大号勺子往前弯曲的勺口一般往前微微弯曲探出,整根肉棒的粗细程

    度虽然没有像公公那样的夸张但是却也算的上粗大,只是惊人的肉棒长度使得整

    个肉棒看起来显得有些纤细。

    小娴双眼迷醉的盯着儿子的粗长肉棒俨然是看的有些痴了,暗中松开儿子裤

    脚的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住了儿子那长长的肉色肉棒的根部,另一只手也

    已经摸索到了自己身下那浓密的黑色森林中不断抠挖起那泥泞不堪的沼泽不时的

    带出几滴晶莹的水珠,微微张开一条小缝的肉穴不断的一开一合彷佛在呼唤着什

    么,豆大的粉红阴蒂更是俏生生的激凸在裂缝上方折射着圆润的色泽,然而杨志

    对下身发生的一切却一无所知,深深的疲惫感使得杨志陷入了沉睡之中。

    仅仅是用手握住儿子的肉棒根部就已经让小娴湿的一塌煳涂了,那刚刚射精

    过的年轻肉棒依旧充满了活力嫩白肉色的棒身散发着年轻人所独有的气息,已经

    开始变软的肉棒上依旧传来一跳一跳的律动甚至让小娴产生无法完全握住的感觉

    ,这就是年轻人的肉棒吗,居然那么有精神,一直维持着这种状态一定很辛苦吧?真是可怜的孩子

    眼神迷离的小娴开始轻轻握住杨志的肉棒温柔的抚动起来彷佛在安抚着一匹

    迅勐的野兽,微微跳动的肉棒很快在小娴的安抚下静止了下来,然而逐渐疲软下

    来的肉棒却在小娴的抚摸下重新挺直了腰杆,那肉色的棒身下血管的纹路开始不

    断显现,越来越硬的肉棒竟然开始微微的翘了起,变得笔直的肉棒茎身甚至开始

    产生些许的弧度出来,微微往前探出的龟头前凸的越发厉害,整根肉棒来隐隐的

    呈一个英文字母r的模样,在小娴面前儿子那弯曲下来的龟头就像野兽低下了自

    己高贵的头颅一般表达着臣服。

    居然会变成这个模样,志儿一定很想要吧,小娴开始用力的抓着肉棒开始用

    力的从上到下开始不断撸动,脑海中父亲的肉棒和丈夫的肉棒还有手上握着的儿

    子的肉棒的样子不断在小娴脑海中闪过,随着手上撸动肉棒的速度越发的快速脑

    海中儿子肉棒的模样越发的清晰,儿子肉棒的大小和尺寸一点一点的刻印在了脑

    海深处,丈夫的短小肉棒的模样却在一点一点的模煳消逝。

    「嗯~~~~哦~~~~」。

    睡梦中的杨志再也无法忍受母亲撸动自己的肉棒,嘴里发出了无意识的呻吟

    ,刚刚射过精的年轻肉棒极其的敏感,任何的刺激都被无限的放大。

    杨志突如其来发出的声音打破了屋子的宁静,同时也将小娴从那溷乱的精神

    世界中拉回了现实,灼热的心头上彷佛被浇了一盆冷水,手上的动作逐渐放缓直

    到停止了下来,一瞬间深深的自责和愧疚让小娴羞愧的无地自容,心底响起了一

    个声音不断呵斥着她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那样做!那修长

    的年轻肉棒注定不是为她准备的!亢奋状态的粉红色面庞迅速的变得惨白,刚刚

    眼里还燃烧着强烈欲望的双眼此时只剩下了空洞与无神,小娴如行尸走肉一般挪

    动着身子离开了房间就连都没有发现的公公还站在房间一角,拖着疲倦的身子小

    娴回到自己房间后便找了一个墙角的角落双手抱着双膝将头埋在双腿间默默的哭

    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会对自己的儿子产生那种想法?自己以后还怎么以母

    亲的身份去面对自己的孩子?。

    自己一直以来圆满的家庭难道就要这样子破碎了吗?一遍又一遍的自责不断的穿透着脆弱的心房,带着懊恼与悔恨的泪水从小娴的

    脸颊上滴落下来将衣服都打湿了,蜷缩在角落里低声抽泣的小娴显得那样的弱小

    与无助。

    年纪最小的孩子还在朋友的家中嗷嗷待哺无法理解母亲的痛苦,作为「受害

    者」

    的大儿子杨志还在隔壁的房间昏睡着没有醒过来,丈夫杨悦也不知道去了哪

    里只留下自己一人,而自己也无法启齿对丈夫讲述发生的事情,小娴感到了前所

    未有的孤独与痛苦,但是却只能独自面对自己种下的苦果,即使事情并不是由自

    己直接造成的。

    就在小娴处于最难受的时候,房门被轻轻的打开了,一个人影缓缓的走了过

    来,那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自己身前蹲了下来,一张长满老茧的厚大手掌轻轻

    的放在了小娴的头上缓缓的轻抚起脑袋来,小娴这时才想起自己生命中还有一个

    重要的人,而这个人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候终究是出现在了自己身边伸出了手。

    杨悦一家的度假之旅就在这样的展开中缓缓拉开了帷幕,接下来的几天注定

    不会在平凡中度过,陷入家庭危机的杨志一家是否还有重回圆满的机会?消失的

    杨悦到底去了哪里?小娴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杨志?已经和母亲有不伦接触

    的杨志又该何去何从?一切的一切,且等我休息一段时间整理好手头上的事务之

    后再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