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圆满(12)

作品:《家庭圆满

    作者:礁石。

    2017/09/21。

    字数:6472。

    小娴在做梦,一个奇怪的梦,在这个梦里没有五彩缤纷的色彩,只有纯粹的

    黑白,她梦到自己化为了一棵树,一棵生长在幽静山谷中唯一的一棵树。

    生长在这里的她仿佛化为了永恒,没有了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

    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没有依靠,也无需寻找,宁静而

    幽远,直到永远。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一个树洞,一开始很小后来随着时间的变

    化逐渐变大,最后彻底成为自己身上不容忽视的一部分,空洞的树洞给自己带来

    了无尽的寂寞与空虚时刻折磨着自己。

    小娴以为自己会一直这么痛苦下去,直到一条年迈的老蟒钻进了树洞筑起了

    窝,那小小的窝只占树洞小小的一部分但是却神奇的驱赶走了自己的寂寞同时还

    让自己空虚空洞的感觉没那么强烈。

    年迈的老蟒实在是太老了,老到嘴里没有了尖牙也喷吐不出毒液,小娴甚至

    担心这个年迈的老蟒会随时死去,万幸的是老蟒就这么闭上了双眼安静的待在树

    洞里不再动弹,那年迈的身躯借着树洞取暖的同时稍稍填补了大树树洞的空洞,

    就这么坚强的活了下去一动也不动仿佛在积蓄着力量等待着什么。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小娴本以为年迈的老蟒化已经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谁知有一天老蟒突然有了动静,老蟒在树洞里舒展着身子不断扭动着,苍白的鳞

    片不断的落下如枯槁般的蛇皮在不断滑落,年迈的老蟒在树洞里开始了蜕皮,整

    个蛇身仿佛重新拥有了活力,整个身体随着扭动不断的变大变长,小娴感受着老

    蟒不断变大的躯体直至将树洞完全的填满没有留下任何的缝隙,老莽恢复活力的

    同时小娴也感受到自己身上再也没有了空洞与空虚,那被老蟒身躯填满的树洞此

    时是那么的充实,小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欣慰与满足,整个世界仿佛在此时此

    刻拥有了色彩,小娴领悟到现在的自己才是完美的。

    但是完美的时刻很快就被打破,小娴感到一股不安的绞痛突然袭来,奇怪的

    梦也随之烟消云散,但是那老蟒填满自己空虚的感觉却留在了心底。

    「嗯~~~~」。

    从梦里醒来的小娴睡眼惺忪的睁开了妙目,浑身上下酸痛的感觉和腹中绞痛

    的便意让小娴快速的清醒,这时小娴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公公的双腿上,相互依

    偎着在坐便器上度过了一晚。

    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小娴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居然将丈夫忘在了房里

    ,万一丈夫醒了发现自己不在身边一定会找自己的。

    想到这一脸慌张的小娴就想从公公的身上起来,就在小娴挪动屁股打算从公

    公腿上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屁股似乎被什么拴住了。

    小娴连忙扭头往身后的镜子看去,只见自己的双股中间公公的两粒乌黑卵蛋

    上挂满了昨夜留下的白色精斑极为明显的挂在中间,屁眼的位置只能依稀的看到

    公公的肉棒正深埋在环绕着白色结痂的屁眼里面。

    想到公公的大肉棒在自己的肛门内待了一整夜,小娴的脸上顿时挂满了红晕

    ,自己昨晚居然那么的疯狂,此时腹中的便意更强烈了,小娴不得不立即从公公

    的上离开。

    小娴双脚垫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将屁股抬高打算将公公的肉棒从屁眼里面退

    出来,随着小娴摆动屁股的动作,肛门上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怎...怎么会!」。

    肛门完全恢复知觉后小娴震惊的发现公公的可怕肉棒在经历了昨晚的折腾后

    现在居然顽强无比的晨勃了起来,那粗大的感觉完全不输给昨晚肛交时的状态,

    而自己的肛洞和屁眼也自然而然的被撑开了一整晚,小娴已经不敢想象将公公肉

    棒从肛洞内抽离的话会发生什么了,强烈的便意迫使小娴必须立刻有所动作。

    巨大肥白的双臀缓缓的抬高如同不断上浮的云朵,一根极度粗大的肉棒巨棍

    随着云朵的上浮一点一点的显露了出来,半凝固的粘稠精液在肛洞内待了一整晚

    之后随着肉棒的脱离不断从菊门滴落,或许是公公的肉棒实在太长和插的太深的

    关系,小娴觉得屁眼退出肉棒的过程是如此的漫长,而且随着肉棒的不断脱离,

    肛门空虚的感觉立马充斥了自己整个身体。

    「呼~~!」。

    小娴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屁股上抬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肛门前端异常肿胀的

    感觉让小娴知道,公公那长长的肉棒终于要完全脱离肛洞了,只剩下最为粗大的

    龟头部分了,小娴咬了咬下唇就打算一鼓作气的将剩下的部分完全退出。

    然而就在小娴扭动着臀部打算将大龟头退出的瞬间,一双粗大的手掌抓住了

    自己的两瓣肥臀猛的往下一按,粗长的肉棒再次尽根回到肛门内。

    「小娴,早啊!」。

    刚刚才睁开双眼醒来的老莽,一边向儿媳问好,一边极其自然般的抱着儿媳

    的肥臀不断挺动肉棒向儿媳的肛洞发起了清晨醒来的第一发问候,厕所内立即响

    起了密集的「噗呲,噗呲」

    的响声。

    「你怎么!哦!哦!哦!我...我要上厕所啊!....快!放我!..

    ..下来!!哦!」。

    带着强烈的羞耻感小娴一边忍受着肛洞快感的冲击,一边向老莽哀求着做最

    后的挣扎,然而自己的臀部却在第一时间不由自主的随着巨大肉棒的抽插不断摆

    动迎合。

    看着儿媳一边哀求却一边迎合的行为,老莽敷衍的说道:「小娴你忍耐一下

    ,很快就结束了」。

    「不!啊!!!不!!!」。

    老莽的话音刚落,小娴就保持着肉棒尽根没入肛洞的姿态摆动屁股的动作完

    全停了下来,小娴清晰的感觉到粪便已经喷涌而出到了肛洞,却因为肛洞被公公

    的肉棒完全塞满了无法排出体外。

    老莽也感受到了儿媳排到肛洞内的粪便,但是老莽并没有因此将肉棒抽出儿

    媳的肛洞,而是再次双手抱住了儿媳的肥臀开始了抽插,任由儿媳如何捶打自己

    的胸口老莽都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儿媳的的整个肛门

    因为急于排出粪便的缘故不断疯狂的蠕动肛壁按摩着肉棒,儿媳整个肛门如同活

    过来的感觉是老莽不曾感受过的,完全被肉欲冲昏头脑的老莽完全无视了儿媳粪

    便的污秽而强行鞭挞起儿媳正在排泄的污秽肛门。

    黄褐色的粪便不时随着肉棒的抽插而不断的被零星的带出,如同烂泥般的粪

    便不断被肛洞挤压着疯狂冲刷着肉棒这个外来者,如同雷雨天喷涌的泥石流一般

    妄图突破肉棒的阻碍排出体外,乌亮的肉棒茎身上顶着硕大的赤红龟头就像头顶

    红色消防帽的消防官兵迎着泥石流的方向不断发起冲击,面对势不可挡的泥石流

    老莽晨勃的粗大肉棒义无反顾的奋战在抢险的最前线,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

    粪便宣泄的步伐坚守着由整根肉棒开拓出来的肛洞通道,那不断发起冲锋的身姿

    每一次都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往前挺近。

    肛门蠕动的快感和肉棒不断被冲击的快感没过多久就使得老莽晨勃的肉棒步

    入了射精的阶段,儿媳的肥臀在自己双手的托动下和儿媳自行扭动的腰肢下越抬

    越高,布满污秽的肉棒茎身每一次都被屁眼拉拔到了极限的长度只留下龟头堵在

    肛洞内然后再急速的没入肛洞之中,使得粗大的龟头疯狂的捣弄着肛洞内积蓄满

    满的烂泥粪便。

    「怎么可以!你居然!」。

    两行清泪已然从小娴的脸庞滑落,从未有过的丑态在公公面前毫无保留的展

    现让小娴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小娴整个脸都张的通红。

    老莽已经无暇估计小娴的反应了,清晨勃起的晨勃肉棒享受着儿媳温热肛洞

    的推挤按摩已经舒服的让老莽闭上了双眼,此时的老莽早已忘却了家中的儿子,

    忘却了自己公公的身份,也忘却了儿媳肛门内污秽泥泞的粪便,那超脱了一切的

    肉欲快感让老莽无时无刻不想着跟儿媳结合在一起,即使这样的结合象征着不伦

    ,即使这种结合不被世人认可,即使这种结合使处于肮脏污秽的情况下,但是老

    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那种跟儿媳相互拥抱依偎的感觉,那种肉体契合不分彼

    此的感觉,那种无所谓约束无所谓不洁放肆自我彻底占据拥有的感觉让老莽感受

    到了活着的意义。

    小娴不知不觉已经放弃了徒劳捶打公公胸口的动作,双手紧紧的环抱住公公

    的脑袋,将公公的脸整个脸都埋在了自己的双乳中,仿佛这样就能遮掩住自己的

    丑态,嘴里一边带着哭腔的低声呻吟,腰部臀部随着充满朝气活力的晨勃肉棒抽

    插而不受控制的配合着不断扭动迎合,盘肠大战的公媳两人都在肉欲中不由自主

    的调整着最为合适的姿态来互相迎合,老莽粗大的肉棒在肛洞内穿行的速度越来

    越快,小娴雪白的大屁股抬起落下的速度渐渐的无法跟上老莽肉棒抽插的速度了

    ,那势不可挡的狂猛姿态宛如要将小娴的肛洞凿穿一般,最终小娴直接放弃了腰

    间的动作将臀部微微抬起停在空中,任由老莽的肉棒长矛对着自己的菊门发起疯

    狂的穿刺。

    当肛门中的快感逐渐攀升到了最高峰,强烈的便意也达到了临界值,小娴面

    目狰狞的闭上了双眼,带着决绝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小娴控制着自己的肥臀狠

    狠的向下砸落,将全身的重量都往臀部压去。

    粗大肉棒如疾驰的列车般呼啸着进入了肛洞,公媳俩人的肉体随着势大力沉

    的撞击发出「啪!」

    的一声巨响,硕大的龟头刺入了肛洞的最深处。

    完全将肉棒吞入肛洞后肛门不断蠕动的肉壁第一时间狠狠的收缩咬住了整根

    肉棒,整个包裹住肉棒的肛洞无死角的绞缠着整根肉棒,不断蠕动绞杀着肉棒的

    肛洞犹如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榨精机器,仅仅是一瞬间老莽就把持不住了,「这样

    不行!小娴!在这样!我就要!不要!!!」,还没享受够的老莽是万万不愿意

    现在就缴械的,慌乱的老莽一边不断低声惊呼,一边用双手抱住小娴的肉臀不断

    往上用力抱起妄图将肉棒从儿媳的肛穴中暂时脱离出来。

    但是任由老莽如何使劲发力小娴的肉臀都纹丝不动,不知何时小娴的一双大

    长腿已经环扣在了老莽的腰间整个身子如八爪鱼一般攀附在老莽身上,老莽感受

    着儿媳的肛洞在不断的收缩勒紧却无可奈何,那在自己大肉棒的不断开拓下畅通

    无阻的幽深隧道此刻化为了具有可怕吸力的深海漩涡,而自己的肉棒正处于这个

    漩涡的中心承受着儿媳肛穴收缩的所带来的最为剧烈的冲击。

    仅仅坚持不到一分钟,坚硬如铁的粗大肉棒在在儿媳肛门漩涡无止尽的收缩

    绞杀下硬生生的被榨取出了精液,在一片泥泞的黄褐色的污秽之中被勒的赤红发

    紫的大龟头再也忍耐不住,马眼大开激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白色的激流,而随着老

    莽肉棒的激射小娴整个身子都颤了颤,紧缩的肛门也是为之一松,收缩的力度顿

    时降了下来。

    没过多久老莽红彤彤的大肉棒在儿媳那令人窒息的肛穴压榨下喷薄出了最后

    一股精液,还不待老莽喘口气一股强大的吸力和收缩力再次席卷而来,刚刚射精

    过处于极度敏感状态的肉棒再次被儿媳的肛洞整个吸附住,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不

    断从肛门肉壁上传来。

    老莽汗毛立起直接打了个冷颤,乌亮的睾丸直接缩做一团,那早已结束射精

    的肉棒在这突如其来的收缩下无法自抑的从马眼中渗出涓涓细流的精液,老莽感

    觉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被榨干的尸骨无存,趁着儿媳的肛穴缩紧的程度还未达

    到之前完全缠住肉棒的程度,老莽赶紧手上发力将小娴的臀部托举起来,只见一

    根冒着滚滚热气的通红铁柱肉棒带着一身的泥泞一点一点退出了这个折腾了一夜

    的战场。

    随着肉棒从肛穴内逐渐的抽离,一直忍着没有呻吟的小娴此时已经是脸红脖

    子粗的状态俨然处于随时爆发的边缘,随着肉棒的脱离只剩下顶端硕大的龟头还

    停留在儿媳的肛门内,而就在这最后的阶段,或许是因为公公龟头过大的缘故一

    时竟是拔不出来,小娴急于排便的肛门如同正排泄着有史以来最为难以排出的宿

    便一般疯狂的收缩蠕动尝试将堵在肛门菊花口内的大龟头排出体外。

    老莽配合着小娴肛穴的推挤之力一鼓作气的抱着小娴的两瓣肥美肉臀奋力往

    上一托!「嗯!~~~~哦~~~!」。

    只见小娴将整个头往后仰起,嘴角微张发出了压抑许久的呻吟声,在那悠长

    带着满足和舒畅的呻吟声中还想起来了犹如塞紧的香槟塞被打开发出「啵!」

    的一声脆响,赤红发紫的龟头终于重见天日,紧跟着一连串的「噗!噗!噗!」

    的响声大股大股的黄白污秽之物从小娴敞开着的菊门中喷涌而出,老莽通过

    坐便器前正对着的镜子能清楚的看到儿媳那敞开的屁眼菊花正在竭尽全力的怒放

    ,直到最后一股污秽之物的排出偌大敞开的屁眼才微微开始收缩起来,此时洁白

    肥嫩的臀部上因为屁眼喷射过猛的关系沾满了污秽,那充满肉欲的臀部和污秽之

    物的结合让老莽感到莫名的兴奋。

    此时小娴的整个身子依旧攀附在老莽的身上,小娴环绕在老莽腰间的大长腿

    和抱着他脑袋埋在豪乳中的双手依旧锁的死死的,口中不断的喘着粗气似乎依旧

    没从刚才的剧烈活动中缓过劲来,原本十分抗拒的念头现在却早已化为了对肉欲

    的渴望,浑身酸痛的身子不知哪来的力气让小娴抱着公公的身子更紧了几分。

    儿媳柔若无骨的身子跟自己依偎在了一起,老莽的脑袋紧贴在儿媳柔软的胸

    膛上,老莽甚至能听到儿媳那不断砰砰直跳的心脏,那抱紧自己的身子似乎正在

    渴望着自己继续做点什么。

    抱着儿媳身子的老莽望了望厕所的窗台外微亮的天空,老莽脑海中不知怎么

    的浮现起了儿子杨悦的身影,内心中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自己早已回不了头了,

    怀里动人的娇躯容不得他犹豫。

    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老莽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目光一张嘴叼住了儿媳那微

    微渗着奶水的乳头开始吮吸起来,一只手摸索着抄起了坐便器旁的水龙头出水口

    连接着的塑胶管口,然后通过坐便器前的镜子将塑胶管口对着儿媳那已经明显变

    小了一圈的屁眼口塞了进去。

    察觉到有异物进入了自己肛门的小娴本能的收缩起了屁眼,整个屁眼立马将

    塑胶管口夹紧了起来不留一丝缝隙,整根水龙头的塑胶管看起来如同跟小娴的菊

    门完美的接通在了一起,看起来分外的怪异却又异样的契合。

    看着塑胶管口和小娴的菊花对接在了一起,老莽第一时间打开了水龙头的开

    关并且拧到了最大,哗啦啦的水声立即响起,水流顺着长长的塑胶管道不断进发

    ,弯弯绕绕的整个贯通之后立马从塑胶管口涌出注入到了小娴对接着管口的菊门

    内。

    冰凉的水流从塞紧的屁眼激涌而入,疯狂的冲刷着小娴的整个肛门甚至还在

    往更深的地方不断涌入,小娴的整个身子在冰冷水流的冲刷下不断的颤抖,嫩白

    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但是肥臀下的屁眼却依旧倔强的咬紧着塑胶管口纹丝不

    动,没有一点水流从菊门溢出。

    拧到最大排量的水龙头很快将小娴的肛门填满,但是老莽没有一点停下的意

    思,直到小娴的小腹微微隆起老莽才将水龙头关了起来,似乎对自己的「杰作」

    颇为满意,老莽忍不住抱着儿媳的臀部颠了颠。

    「别!别!好涨!」

    小娴慌张的低下头来出言阻止老莽的动作,但是话音刚落自己的双唇就被一

    张大嘴给堵上了,在嘴唇给堵上的同时屁眼上咬紧的塑胶管口被猛的拽了开来,

    大量的水流带着肛门内残存的污秽激射而出,那再一次山洪喷发的感觉让小娴感

    受到了异样的快感,自己似乎迷恋上了这凌辱的快感。

    当屁眼中在没有一点水流涌出,整个屁眼都不断在一闭一合的努力开合着却

    怎么也无法完全合上,而就在那不断开合的屁眼附近一根粗大的赤红巨棍早已等

    候多时,「噗呲!」

    的一声,老莽的肉棒再一次插入了儿媳的肛门内,啪嗒啪嗒的撞击声和窗外

    清晨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混合在了一起显得分外的清脆,依旧跟老莽深吻着的小

    娴此时早已一脸的媚态,感受着肛穴内公公的肉棒有力的冲刺和一次次将自己的

    肛洞塞满所带来的快感,小娴再次想起了自己梦中的情形,自己的树洞或许再也

    离不开公公的这根巨蟒了,那找到归属的菊门似乎再无缺陷,但是在那肉棒疾驰

    的菊门上方,小娴的肉穴却也从未停歇过的渗着淫水,那肥美的肉穴依旧在等待

    着归属到来的一天,从不曾忘记。

    彻夜交媾的公媳摆脱了世俗的束缚正在肉欲中遨游,一睡不醒的丈夫还沉浸

    在睡梦中家庭和睦的美梦,嗷嗷待哺的孩子还在摇篮中熟睡,还有那正直青春花

    季的儿子正在校园的某个角落对着自己包皮过长的阴茎而苦恼,这个有趣的家庭

    正在朝着未知的方向走去,未来长路漫漫,欲知家庭如何圆满,且让我和小娴为

    你一 一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