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圆满(08)

作品:《家庭圆满

    作者:礁石

    2017/05/15

    字数:10278

    从野营游玩回来之后日子仿佛又回归了往日的平静。

    唯一不同的是「年迈」的老莽在经历了那一场风雨之后病倒了,只能「虚弱」

    的躺在床上休息,为此一直对父亲身体状况担心的杨悦还特意叮嘱了妻子小娴多

    加用心看护好父亲,为此还将小儿子托给了专门照看小孩的育儿人士照顾。

    这两天来,老莽一直都窝在床上,吃饭也没有下楼来和家人一起吃饭,衣食

    起居一切都有小娴这个贤惠的儿媳妇来照顾着,按理来说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的日子老莽应该感到不错才对,但是自从那一夜的激情过后初尝媳妇菊花的老莽

    就一直念念不忘,但奈何这几天家人都在家里,自己虽然仗着病人的身份在被媳

    妇伺候的时候能时不时吃点豆腐例如摸摸胸脯抓抓屁股什么的,但是这些对老莽

    来说都是饮鸩止渴。

    每当老莽在沾了便宜之后想更近一步都被小娴拒绝了,老莽也知道家里人在

    家小娴相当的顾忌,特别是之前好几次的行动差点被撞破更是让小娴吓破了胆,

    所以这两天老莽一直是痛并快乐着,享受着媳妇温柔的服侍但是情欲的缺口却越

    来越大,老莽只能苦苦压制着。

    今天是老莽卧床的第三天了,欲望的火焰无时无刻不在灼烧着老莽的心,老

    莽也很纳闷自己一把年纪了怎么情欲方面的渴望感觉更胜从前了,这几天一直心

    痒难耐,昨晚更是彻夜未眠,在这种情况下老莽脸上泛起了黑眼圈,面容也憔悴

    了不少,本来是装病的老莽,现在看起来似乎像真的病了一样。

    一夜未合眼的老莽在起床时发现自己居然还勃起了,脑袋依旧混混沉沉在自

    己脑海里媳妇的娇躯不时闪过,胯下的肉棒更是涨的隐隐作痛,半开半合的迷糊

    双眼这时似乎看到了媳妇坐在了自己床边,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的老莽嘴里也

    开始喃喃道:「媳妇啊,媳妇啊,你在哪呀,你公公我要难受死了!」

    随着自己的话语那眼里的幻觉似乎变的清晰起来,感觉自己身子似乎有人在

    晃动着耳边也传来呼唤声。

    「爸!你怎么了!快醒醒!」

    小娴焦急的抓着老莽的一只手臂晃动着,想让迷糊了的老莽清醒点。

    老莽在小娴用力的晃动下也清醒了过来,发现身旁坐着的小娴是真的立马摆

    出了一脸哭丧的表情:「媳妇啊!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感觉我都快要不行了!」

    「你在瞎说什么呢!你不是装病吗?你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

    发现父亲清醒过来后,小娴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不满的白了父亲一眼,这

    坏老头这两天来没少吃自己豆腐现在还装病装上瘾了今早给他送早餐还来吓了自

    己一跳!真是坏透了!哼!老莽见媳妇不相信自己,先是摆出可怜兮兮的神情伸

    手指了指自己眼上的黑眼圈,然后掀开被子后指了指胯下的勃起处。

    小娴顺着父亲的指向看出了父亲面容憔悴的原因,父亲胯下那宏伟的肉棒已

    经完全勃起了,在内裤和睡裤的束缚下依旧顶的高高的,时不时不安分的摆动一

    下显示出父亲此时内心的躁动。

    虽然没有看到肉棒展露出来的样子,但是小娴从裤子上的凸起就能管中窥豹

    的看出父亲的肉棒勃起到了什么程度。

    「媳妇,要不今天你帮我好好安抚一下?」

    老莽试探着问了问小娴。

    此时小娴的目光从看到父亲的裆部后就没有移开,听到父亲的话之后也只是

    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你先把我给你带的粥给喝了吧,凉了就不好喝了。」

    望着父亲裆部那凸起的山丘,小娴想起了来这里的目的,咽了咽口水艰难的

    将目光移开转身走向桌子去拿盛粥的碗。

    意料之中的拒绝让老莽感到异常的烦躁,那转身离开的倩影不断刺激着老莽

    的神经,老莽眯着眼从上到下的欣赏着媳妇的背影,媳妇那高挑的身姿让自己拥

    有无与伦比的征服感,硕大坚挺的巨乳更是手感十足,肉感十足完美的屁股更是

    百看不厌,对了!屁股!老莽定睛看去,小娴的裤子上双股中间的位置似乎有个

    凸起的影子,仔细一看那似乎是一个圆形的拉环,老莽立即猜到小娴菊花上肯定

    塞着肛塞!我亲爱的媳妇肯定也和我一样在苦苦忍耐着!可是媳妇啊媳妇,你有

    肛塞能缓解一下,可你让我怎么办呀!发现媳妇在自己面前插着肛塞,老莽感觉

    整个脑袋轰的一声炸了!老莽望着依旧背对着自己在桌子边盛粥的媳妇,静悄悄

    的下了床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媳妇身后,猛地伸出双手往前一抓,两只手快准

    狠的抓住了媳妇胸前的两粒大奶,身体紧贴着媳妇,胯下凸起的山丘不断的在媳

    妇臀部上挺动摩擦着,嘴里哆嗦着带着哭腔说道:「媳妇啊!你好歹有个肛塞,

    你公公我可就只剩下你了,你要是不管我,我可就真完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这

    个糟老头吧!」

    「爸~~~!你别闹了,杨悦还在家呢!你先把粥给喝了吧!」

    被父亲识破的小娴顿时满脸通红,绝口不提肛塞的事情。

    「我不喝粥!我要和奶!」

    饥渴难耐的老莽开始耍起了性子来。

    「你!……你先从我身上离开把粥喝了好吧,喝完在考虑喝其他?」

    面对这样的父亲,小娴也感到毫无办法,无奈只能先跟父亲打马虎眼把粥给

    喝了。

    机智的老莽可不会听信媳妇的话,趁媳妇不注意立马抓住媳妇的短袖上衣往

    上褪去,两粒大奶瞬间暴露在空气中,老莽张开血盆大口从媳妇腋下伸过脑袋一

    口叼住了奶头拼命的吸吮,淡淡的奶香在嘴里弥漫,处在哺乳期的小娴乳房异常

    的敏感,乳头在自己的嘴里清晰的充血勃起,同时小娴的身子也在自己的突然袭

    击之下变得无力酸软起来,小娴嘴里还发出轻声的娇喘。

    「哈……哈……爸……别……别咬!」

    小娴发出无力的话语反抗者。

    回答小娴的之后老莽嘴里不时传来的「唔……咕噜……唔……唔……咕噜」

    的声音。

    感觉吸一个乳房还不过瘾的老莽干脆将媳妇的身子翻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

    两只手掐住两边的奶头拉到中间张开大嘴一口含住,然后大口大口的吮吸着,还

    扯动着脑袋叼着两粒巨乳晃动起来,解放下来的说手,一只手揽住媳妇的腰部不

    让她乱动,一只手伸到了媳妇的菊花处开始拨弄起肛塞处的圆环来。

    此时的老莽使出浑身解数,咬,磨,拉,扯,拽,不停的玩弄着媳妇的乳头,

    正当老莽玩到兴头上时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突然传来。

    原来是杨悦准备到父亲的寝室来问候父亲的身体状况。

    杨悦平时很少到父亲的卧室来,这次准备出差一时半会回不来加上大儿子杨

    志上高中一星期也就回来两天,这段时间只剩下小娴一个人照顾父亲,杨悦觉得

    有必要在离开前再一次叮嘱妻子,顺便和家里人道别。

    来到父亲的房门前杨悦轻轻敲了几下门然后唤了声:「爸,是我,杨悦。」

    房门没有第一时间打开,而是隔了半饷后才传来稀松的脚步声,父亲的房门

    才打了开来,却发现给自己开门的不是父亲而是小娴。

    「给爸送早餐呢?」

    杨悦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而是向小娴问起了父亲的状况。

    「嗯,刚带了些早餐给他吃。」

    小娴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游离着目光似乎不大敢看向丈夫,边说着边侧过

    身子让杨悦进门。

    「下次记得带些牛奶给父亲喝,牛奶能增强人的抵抗力。」

    小娴心不在焉的表情杨悦并没有注意到还给小娴提起了建议。

    「啊!喝奶?」

    小娴对杨悦突然提起的事情感到有些慌乱。

    「对啊,老年人多喝奶对身体有好处,也不是一定要牛奶啦,其他的也可以。」

    神经大条的杨悦依旧没有感到异常,快步的走到父亲的床边停了下来。

    「你怎么过来了?」

    此时老莽已经回到了床上摆出了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这准备出差了,跟你打声招呼就走,这几天我不在只能让小娴多花心思

    照顾你了。」

    「路上要多加小心啊,记得尽量早点回来,我的身子你不用担心,有小娴照

    顾我就够了,我感觉今天就好多了。」

    说完老莽不禁瞄了媳妇一眼。

    「嗯,那就好。我让小娴以后早餐给你带些牛奶,多喝点能增强抵抗力,你

    就当饮料喝就行了。」

    「呃……那好吧。」

    听到杨悦突然提起喝奶的事情老莽也不禁愣了一下。

    急着赶出差飞机的杨悦见父亲的起色确实比前两天好了些,也不作过多停留

    转身离开了父亲的卧室,当杨悦把父亲卧室门关上的瞬间突然感觉到一阵没来由

    的不安但也没多想就继续下楼去了,殊不知这一次的离开致使杨悦以后的生活都

    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见丈夫出了房门,习惯目送丈夫离开的小娴不自觉走到了窗台边眺望,或许

    在小娴心里丈夫依旧是第一位毕竟夫妻多年,不是简单的肉欲占有就能遗忘的,

    一直以来小娴都将与父亲发生的关系视作为一种性欲释放,无关情感单纯的释放

    压力更重要的是父亲和自己并没有正真生理上的交媾,所以小娴一直放的比较开,

    但是小娴忽略了乱伦这个因素在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的简单,每一次与父亲的接

    触都会让自己的身体对父亲的肉棒越发沉迷,自我设下的底线也在逐步的自我安

    慰中不攻自破,一点一点的沉沦着,抱着一丝侥幸的小娴还不知道自己正走向一

    条没办法回头的道路。

    在窗台边小娴还没等到下楼的丈夫走出房子的大门,一个佝偻的身躯突兀的

    抱住了自己,一双粗糙的大手熟练的伸进自己的衣服里准确的握住了自己的双乳,

    一根巨棍也随之紧贴着自己的阴部夹在双股之间,那巨棍异常粗大的尺寸和滚烫

    的温度即使隔着裤子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肉穴似乎也感受到了一头巨兽

    离的很近,大量的爱液开始不受控制的分泌了出来。

    「爸,现在不行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小娴无法想象自己丈夫刚准备出门,自己就和父亲搞

    上的画面,若是以往小娴早已伸手推开身后的人了,但自从自己菊花品尝了父亲

    的肉棒之后,每当近距离接触父亲的肉棒,小娴就会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不一

    样了,本该直接拒绝的动作也变为了毫无威慑力的话语。

    没有遇到明确的抵抗和强硬的拒绝,老莽选择了忽略媳妇所说的话,胯下的

    肉棒硬的发疼,老莽知道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肉棒一颤一颤的抖动着,那如弩

    炮般的肉棒已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下定决心的老莽直接利索的开始脱起了媳

    妇的裤子。

    没有等来父亲的答复,而是自己裤子开始被脱下,小娴知道今天是在所难免

    了,但是小娴还是希望能争取一下时间,能拖到丈夫完全离开。

    「爸爸,我知道你忍了很久了,但是现在杨悦还没离开,我……我没那个

    心思。」

    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似乎小娴再一次劝阻父亲,身后的父亲明显身子颤动了

    一下,随后父亲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依旧将肉棒伸到自己的双股间紧贴着阴

    部轻轻的摩挲着,只是这一次没有了裤子的阻隔,泛滥的爱液瞬间在肉棒上弥漫。

    此时杨悦才刚刚离开这栋楼房的大门,一边在窗台边默默看着丈夫的身影,

    一边被公公的肉棒轻轻摩挲着肉穴,一股强烈的羞耻感刺激着小娴,此时的小娴

    感到异常的紧张,自己双股间的肉棒就像猛兽一般似乎随时会暴起伤人,眼睛一

    瞬不瞬的盯着丈夫的身影,双唇紧闭着仿佛害怕自己会突然发出声音引起丈夫的

    注意「再忍耐一下,保持安静,杨悦就要离开了!」

    小娴心里默默的祈祷者。

    无言的两人使得房间寂静的可怕,小娴觉得时间都似乎变得慢了下来,父亲

    肉棒的摩擦不断的挑动着自己敏感的神经,小娴感觉那股间的肉棒是这个世界上

    最灼热的东西,自己的肉体和心神被灼烧的都有些模糊了,有些意识恍惚的小娴

    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叫唤的声音使得小娴意识清醒了一些发现是楼下的丈

    夫发现了自己正在挥手道别。

    「小娴,我走了,好好照顾父亲,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面对妻子的目送,杨悦感觉心里暖暖的。

    趴在小娴身后的老莽也发现了小娴的异常,儿子的叫唤声唤醒了媳妇,看着

    媳妇迷离的目光开始变得清明,老莽脸上闪过一丝不甘,握住媳妇巨乳的一只手

    偷偷伸到了后方,悄悄的摸向了肛塞的方向。

    只听「啵吱!」的一声一个巨大的肛塞被老莽从小娴体内拔了出来。

    「嗯,老公~~呀!!!」

    小娴极力表现的温和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原本亲昵的回应着丈夫的话语在肛

    塞抽离的瞬间变得有些刺耳,那突然间抽出的似乎不仅仅是肛塞更像是抽离了小

    娴的灵魂一般。

    似乎发现妻子的话还没说完,杨悦继续在楼下叫唤道:「小娴,怎么了?」

    「记得早点回家!」

    原本如同丢了魂的小娴如同回光返照般有力的回应了丈夫的话,但不待小娴

    说的更多,一根被自己爱液涂满的肉棒已经停在自己的菊花前开始准备插入了。

    杨悦向妻子挥了挥手开始后退离开,小娴没有任何动作,安静的微笑着看着

    丈夫离开,生怕被发现任何异样,因为身后缓慢插入的肉棒让小娴感觉自己一开

    口就会叫出声来。

    已经被巨大肛塞预先撑开过的菊花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大龟头的前端再度撑大,

    嫩红的菊花徒劳的收缩着但在大龟头的钻动之下只能无奈的被挤开,父亲的大龟

    头再一次穿过了小娴菊花的关卡,只是这一次显得较为顺利,大龟头一马当先的

    不断深入如同油田钻井里的钻头一样,粗大的茎身一点一点的被嫩红的菊花所吞

    没,小娴菊花不时的收缩只能稍微迟缓肉棒推进的速度并不能让他停下来,父亲

    的肉棒缓慢坚定的推动着。

    「好大!」

    随着肉棒在肛门内的不断深入,迫于肉体最原始的欲望本能,小娴由衷的发

    出了一声赞叹,父亲的肉棒虽然和五号肛塞直径相同,但父亲肉棒那膨大的龟头

    和那摄人心魂的长度是那冰冷玩具所无法比拟的。

    宛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父亲的肉棒终于尽根没入了自己的肛门深处然

    后停了下来,时隔多日小娴的肛门菊花再次迎来了这位熟悉而又陌生的客人,菊

    花开始用力的缩紧仿佛想用这种方式锁住这跟蠢蠢欲动的肉棒,此时小娴的意识

    前所未有的清醒,父亲大肉棒的插入就像给自己空荡的肉体躯壳注入了灵魂一样,

    只是这个灵魂已经和之前的不一样了!

    「不要抽……!~~~哦~~!」小娴的话音未落只听自己缩紧的菊花处传

    来「滋~~滋~~滋~~啵!」的一声,那刚刚还在自己肛门深处停留的肉棒已

    经被完全抽出,大龟头也被抽了出来停在菊花外头,小娴原本在用力缩紧着菊花

    的,被父亲这一下粗鲁的抽出猛然冲开后已经无力收缩,小娴惶恐的意识到从此

    以后父亲的肉棒随时都能插入自己的肛门了,自己的小菊花已经被干松了,再也

    不能对父亲肉棒的插入产生丝毫阻碍。

    「嘿嘿!」

    老莽怪笑了两声,撇了撇嘴似乎对这一次插入感到不太满意,双手伸到小娴

    的肉臀上一把抓住两边的肉屁股向两边掰开,只见原本松弛下来萎靡的菊花顿时

    随着臀部拉扯而绷紧扩开,那已经不能用菊花来形容了,俨然变成了一个圆形的

    洞口,没有一丝褶皱在上面,粉红光滑的圆形肉洞。

    看到这个洞口形成,老莽眉开眼笑,胯下用力一挺,「咕啾~~!」的一声

    肉棒毫无阻碍的插入了进去,「滋~~!」的一声又被快速的抽了出来,没有菊

    花的阻碍老莽的肉棒开始尽情的在肛门内驰骋着,光滑的肛门里一根粗大的肉棒

    畅通无阻极速抽插,老莽想到自己终于可以随时变着花样换不同体位和媳妇肛交

    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感觉媳妇的菊花被撑开固定的差不多了,老莽双手松开了抓住的两瓣肉臀,

    再次将身子趴在媳妇的背上同时双手握住媳妇的一双大奶,这个姿势能更方便老

    莽快速的抽插,房间里开始响起了清脆的「啪啪!」声。

    小娴的目光里丈夫已经开着车子向远方驶去,一边目送着丈夫的远去一边承

    受着公公对自己肛门菊花的冲击,心里似乎松了口气,此时才感受到肛门处肉棒

    的穿刺的是何其的猛烈,绕是菊花肛门这种具有很强适应性和扩张性的地方在公

    公的大肉棒越来越快的抽插之下也逐渐感到一丝发麻,仅仅是保持一个姿势的快

    速抽插,小娴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高潮了,何其可怕的肉棒啊!任谁都会被这肉

    棒的征伐下臣服把,苦苦忍耐的自己也已经尽力了!不是自己的意志太脆弱,而

    是公公的肉棒太强大!小娴心里在为自己那逐渐臣服于父亲肉棒的肉体开脱着,

    依然幻想着自己对丈夫的坚贞没有收到任何玷污,自己依旧深爱着丈夫,自己只

    是肉体出轨罢了!够受到小娴原本僵硬的身体柔软了下来,大屁股也开始逐渐迎

    合着自己抽插菊花的节奏,肛门里那若有若无的收缩都在预示着媳妇快要高潮了,

    老莽不禁恶趣味的向媳妇问道:「一边看着丈夫离去,一边跟公公肛交到快要高

    潮很刺激吧?」

    「还不是你害的,我可一点都不想要!」

    小娴嘴上辩驳着父亲的话语,下身臀部迎合肉棒的速度却越发的快了起来,

    丈夫的离开犹如释放了小娴内心禁锢着欲望恶魔的枷锁,肉体诚实的回应,要来

    了!高潮越来越近了,小娴再次开口:「快点!在快点啊!要去了!」

    「我害的吗?我可不这么觉得。」

    面对媳妇即将到来的高潮,老莽突兀的停了下来,肉棒也整根拔了出来,脸

    上带着戏谑的神情等待着媳妇接下来的动作。

    「你干什么呢!」

    高潮生生的止住了,那犹如从九天之上掉落到无间炼狱的感觉让小娴感到说

    不出来的难受,小娴尝试着往后拱动屁股来寻找那根离去的肉棒但这只是徒劳罢

    了。

    「啊!你干嘛!」

    随着一声惊呼,小娴被老莽以一种大人抱着小孩子尿尿的姿势抱了起来带到

    了床上。

    在宽大柔软的床上,老莽更能施展的开来,维持着抱着小娴的姿势,老莽拉

    过枕头半躺在床上曲起双腿开始调整姿势。

    要插入了吗?被仰抱着的小娴能清楚的看到父亲的巨大肉棒在想着自己的菊

    花不断靠近着,菊花里空荡荡的诉说着无尽的空虚和对肉棒突然离去的不满。

    近了!更近了!已经触碰到了小娴菊花的肉棒在这时却停了下来往上移到了

    自己肉穴的位置处开始不断刮蹭。

    「想要吗?求我啊!」

    那如同恶魔诱人堕落的话语在小娴耳边响起,大肉棒在自己的肉穴处不断的

    刮蹭导致瘙痒感越发的强烈,肉穴正下放的菊花肛门更是空虚的难以忍受,但是

    小娴忍了,秉着最后的尊严和理智坚持着选择沉默,紧闭着双眼的紧咬着的牙齿

    对抗着这让人崩溃的折磨。

    狡猾的老莽很有耐心,一边保持着肉棒轻轻刮蹭小娴肉穴的动作一边开口蛊

    惑小娴:「其实没必要放不开的,杨悦也看不到你现在的忍耐不是吗?」

    「你自己也很想要对吧?你看你的肉穴都冒出那么多蜜汁了!」

    「菊花肛门空荡荡的很难受吧,我那老伙计可就近在咫尺,只要你放开身心,

    我会让他再次把你填满的。」

    「如果我说杨悦其实在已经出轨了,你还会摆出这贞洁烈女的样子吗?」

    最后一句诛心的话语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小娴的面容一阵扭曲扯

    着嗓子喊道:「别说了!别再说了!」

    「求我啊!我的好媳妇!」

    肉棒依旧不紧不慢的刮蹭着小娴的肉穴不断的挑逗着。

    这一声「好媳妇」彻底让小娴癫狂了,自己明明很想要何必再找理由呢?那

    平淡的日子就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再也无法忍耐了!「快给我大肉棒,我要你

    的大肉棒填满我的肛门,快!快肏我的菊花,求你了我的公公!」

    小娴脸上挂满了泪水嘶吼着喊出话来,话音刚落父亲的肉棒已经准确无误的

    尽根没入了自己的肛门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那失而复得的感觉,那失去肉棒后

    无尽空虚的肛门让小娴知道,自己再也离不开父亲的肉棒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性肛爱媳知道吗?你的菊花永远为你的公公所敞开,无论

    何时,无论何地!答应了我就让你高潮!」

    恶魔开始展露出那阴森的獠牙,准备对猎物下手了。

    「我是公公的性肛爱媳,我的菊花随时随地为公公所敞开!快让我高潮!快!

    啊!」

    已经忘却了一切,只剩下对肉棒的渴望对高潮的渴望,充满欲望的痴态在小

    娴脸上弥漫。

    「啊!!!高潮!!!」

    盼望已久的高潮立马将小娴的灵魂冲向了云端,老莽在高潮的瞬间立刻抽出

    了肉棒,将小娴的身子从自己的身上扔到了床上,剧烈的高潮使得小娴整个身子

    僵住了,那尽力后仰的脑袋才能看出小娴此刻的极度亢奋。

    「呀~~~~~啊!不行的!」

    第一次高潮余韵尚未过去的小娴被老莽如同身子对折着一样按在了床上,肉

    棒再一次挺进了肛门,因为面对面的关系,老莽终于能一边看着媳妇的面容一边

    肛交了!小娴的双腿被老莽用手向两边尽力岔开着,不断溢出爱液的肉穴仰天敞

    开着一开一合的微微抽动,那小小的阴蒂已经完全勃起像个豆子一样,不断蠕动

    的肉穴在老莽面前显得如此的淫靡。

    受不了了!媳妇的肉穴是如此的诱人,原本已经抵在菊花口的龟头无法抑制

    的上移到了媳妇肉穴的位置。

    「啊!!!」

    发出充满欲望的怒吼声,对这那从未被自己开垦过的新世界老莽胯下往前一

    使劲的用力一突发起了新的冲锋。

    「疼!疼!疼啊!不要啊!太大了!」

    面对父亲的大力冲击,小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巨大的龟头拼命的向着与自

    己尺寸不成比例的肉穴口挤去,一往无前的大龟头徒劳的在肉穴口不断的挤动着

    然后滑开,最后沾满了爱液大龟头无奈的被拒之门外,明明近在咫尺却不得门而

    入,对老莽来说这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多么的讽刺,明明已经拥有完全占据媳妇肉体的权利却无能为力,那半闭合

    着的肉穴就如同一张咧开着的嘴一般对自己无情的嘲笑着。

    愕然,愤怒,扭曲的神情在老莽脸上不断变换最后化为了癫狂,面对身下那

    媳妇任自己摆布的肉体老莽犹如化悲愤为力量挺起大肉棒狠狠的再一次刺入媳妇

    的淫荡菊花,带着对肉穴无法插入的渴望和完全占有媳妇身心的欲望老莽发起了

    最为狂烈的冲锋。

    「哈!啊!啊!啊!」

    双脚被固定着只能双手捧乳的小娴随着父亲的每一次用力撞击而晃动着双乳,

    一直压抑着自己不让呻吟声发出来直到这一刻再也无法忍耐,小娴清楚的感受到

    父亲的肉棒在自己肉穴尝试无果后再次插入自己的肛门里变得更大更长了,没有

    经历过第一次射精的肉棒居然变得更为粗壮了,就如同现在才真正勃起了一般,

    原本已经被肏松了的菊花再一次被撑紧完美的契合着肉棒直径的轮廓,宽松的肛

    门里被父亲的肉棒完全塞满,肛门的深处位置不断的被变长的肉棒开拓着。

    多么强大的肉棒啊!多么可怕的肉棒啊!带着对父亲肉棒的恐惧与惊叹,忘

    情呻吟的小娴对父亲的肉棒产生了一丝病态的痴迷。

    媳妇肉体的新变化让老莽感觉实在是太棒了!媳妇的菊花再一次箍住了自己

    的肉棒,随着自己的抽插不断的在肉棒上刮动着就像在给肉棒推拿一样,肛穴内

    的穴肉轻轻的裹住自己的肉棒不断按摩着抚摸着,媳妇的性肛菊穴不断调整着力

    度来迎合自己的抽插简直舒服极了!但还远远不够!我要让媳妇那完美的菊花从

    单一的排泄器官变成自己专用的肛交肉便器!「啊!啊!啊!不,不,不要那么

    用力,菊花要坏了,坏掉了!」

    被肉棒撑开绷紧的菊花堪堪的箍住老莽的肉棒,每一次抽插都会使得菊花和

    肉棒强烈的摩擦带来撕裂感让小娴感觉菊花随时都会坏掉一样,所以小娴不得不

    向父亲求饶起来。

    「媳妇你没发现吗?不管我怎么肏你的菊花你都能很快适应过来,不管我的

    肉棒变成什么样你都能用你那完美的菊花把他吞下不是吗?」

    「你已经习惯了我的肉棒了,自从被我插入过一次后你再也忘不了了!都不

    用我提醒你自己就会往菊花里塞入肛塞时刻保持着能被我插入的状态。」

    「你那娇小的菊花已经回不来了,你的菊花已经变成了独属于你公公我的肛

    交专用性肛屁眼!」

    「即使你的骚穴拒绝了我,我依然能用你那淫荡的屁眼来使你不断的高潮!」

    「其实嘴上喊着不要,不要,其实你是想让我更用力的肏烂你的屁眼不是吗?」

    「快回答我!你这个有着淫荡屁眼的母猪媳妇!」

    面对媳妇的求饶,老莽没有一点放缓抽插速度的意思而是将媳妇的下身往上

    抬高让屁眼的方向向上朝天,原来向前推动抽插的动作也变成了自上而下的撞击,

    一边大力的肏着媳妇的可怜屁眼一边说着诱使媳妇堕落的话语,老莽感觉自己的

    肉棒似乎开始不断发涨了。

    「啊!啊!啊!我的菊花要……!!!」

    小娴发现父亲的肉棒居然有再次变大的趋势!自己在听了父亲的话后感觉菊

    花处强烈的刺激感带来一阵舒服的感觉,似乎对菊花被摧残上瘾了!「闭嘴!不

    是菊花!是母猪屁眼!」

    再次变大的肉棒自上而下的不断贯穿媳妇的肛门,原本绷紧到极限的屁眼随

    着肉棒的抽出甚至拉出了屁眼内侧的鲜红穴肉,再随着肉棒的重重插入外翻的屁

    眼又被推了回去。

    「我的母猪屁眼要高潮了!再大力点!快肏烂媳妇我的淫荡屁眼!呀!啊!」

    已经伦理完全崩溃的小娴脸上挂满了泪水,一脸的淫荡俨然变成了一头欲求

    不满的母猪。

    小娴那淫荡的痴态和那不堪入耳的话语让老莽觉得全所未有的兴奋,自己终

    于完全征服了媳妇的身心了!随着紧绷的神经放松,射精的感觉突然袭来,老莽

    赶紧重重的抽插了两下然后用力抽出准备最后一击!用力抽出的肉棒只剩下龟头

    留在肛门内,媳妇的屁眼也随着肉棒的抽出而完全外翻看起来就像一个火山一样

    的形状。

    「高!高!高……!」

    小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已经到达了高潮的边缘,屁股被抬高的小娴能清楚

    的看到父亲那完全抽出的可怕肉棒,终于要来了吗!话音未落的小娴迎来了父亲

    的最后一击。

    「噗啪!」

    老莽高高抬起的屁股带着大肉棒狠狠砸落在媳妇的屁股上。

    房间静的可怕,进入最后阶段的两人保持这姿势一动不动,画面就像静止了

    一般。

    老莽的两粒卵蛋不断的收缩着,整根肉棒深埋在媳妇肛门内一跳一跳的颤动

    着,大量的精液从马眼喷出,自上而下的注入到媳妇体内,整个肛门用力的包裹

    着肉棒不断榨取着精液,媳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像溺水的人一样,那可爱的

    小嘴也是如此的诱人。

    「噗嗤」

    的一声依旧在射精的肉棒被老莽从媳妇肛门内一口气抽了出来,猛然的抽出

    让小娴张大了嘴正准备大喊时,还在射精的肉棒便顺势塞入了小娴的口中。

    「咕噜,咕噜」

    残余的精液被小娴吞了下去,射精后的父亲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无力的

    放下了自己的双腿躺在床上在自己声旁睡了过去,这几天没睡好的父亲终于顶不

    住消停了下来。

    望着睡着的父亲,小娴叹了口气也闭上了双眼,小娴无暇顾及自己那红肿的

    屁眼了,现在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睡觉休息,小娴对接下来几天与父亲独处的日

    子感到有些恐惧和兴奋,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带着这些情绪小娴依偎着身旁的

    父亲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