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21)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432。

    女警半朵淫花〈21〉。

    我把枪腰带放松,再把警裙拉好,端坐,大卫一开口就抛了个我无法理解的

    问题,说:「你们东方人,一直认为洋人的屌长?」。

    我不想回答,端起咖啡杯。看着奶油在咖啡上飘移,像云、像人生在变化。

    这个洋人却用洋腔说广东话,自言自语:「但很奇怪!我的阴茎只有5吋多」。

    我。「喔~」了一声,除了啜饮咖啡,什么话也接不上。

    他在看我,似乎等女警做下一步指示。

    「所以呢?」。

    「所以我会过滤爱梦兰的性朋友,一定要比我长」。

    「呵呵…」我笑了。就说嘛,那资料夹里的洋屌,都是老公亲自挑选的,羡

    慕有这么贴心的老公。

    大卫看我微笑,更敢讲:

    「我老婆在家是温柔的人妻,出外是正经保守的OL。就只有排卵期前后几

    天,才会荒淫不受道德拘束」。

    「然后呢?」。

    「她排卵期如果没有新欢,会嗲声嗲气,好像全身难受。疼她,只好帮她找

    男人,於是资料夹一个个的增加」。

    「这与案情有关吗?」。

    「有。警察小姐!她今天不是排卵期,一定被掳走了」。

    「蛤!你光凭包臀的紧身内裤、不是排卵期…就能控告掳奸?」觉得这洋男

    肯定太自卑。其实,女人是感觉至上,做爱是靠感觉,不在大小。

    但大卫,纠结於自己屌小,还认定要屌长,才能让老婆幸福。

    大卫继续说:

    「我老婆也说:长,可以到很深处,尤其龟头有变型,最好龟头边缘有长

    非病态疣肉的。更能冲击她的子宫颈,那种刮蹭会让她下体整个酥麻」。

    「小姐!如果你办案,发现龟头缘有长疣肉的,介绍给我老婆,OK吗?」。

    「先生!那叫龟头珍珠疹。你可以讲重点吗?这些警察管不着。」我听到脸

    一阵红,二腿间一阵热。心里好奇!爱梦兰是东方人,真有这么开放?於是问:

    「你不怕老婆怀了别人的野种?」。

    「优生学!只要不是黑人,都是我们的孩子。怀上野种;你们东方人说」戴

    绿帽「。但我们夫妻很期待」。

    我可以理解了。

    从电脑里的照片,我发现,男人爽到射精时,这女主角就不断抬高臀部。看

    来是想确保精液会往子宫深处流去。她也会伸手扣紧男的臀部,让男人在最深入

    的状态下射精。

    这大卫如释重负,终於啜了第一口咖啡。才继续说:「对呀!我老婆参加联

    谊,都是真空不穿内裤的,完事后也不清洗,会马上要穿上包臀的紧身内裤,把

    精液留在身体内。

    看来,这对夫妻都很怪,老公爱戴绿帽;老婆爱包野男人的精液回家。

    又说,我可以理解了。

    这报案人还是一直讲,自己爱戴绿帽。我不得不顶他几句:「何必这么累?

    想怀孕,算好时间不就好了」。

    大卫回我说:「警察小姐你不懂。不知道谁下的种,不会有挂碍,才不会有

    后遗症」。

    这说法,倒也对。

    只是我心里有话,一次多P,不就解决了,说不定是老公自己配的种。

    他接着说:「我婆在排卵期会很冲动,在怀野种心理与生理的影响下,高潮

    来的又快又强烈」。

    唉!说不定这大卫,不孕?但这非警察该管的。

    「先生,我可以理解了!请讲重点,你怎凭老婆不是排卵期,没有带包臀的

    紧身内裤出去,就认定老婆被逼奸?」。

    咖啡喝了,甜点也吃了,还是问不出所以然来。看来只有等,这一等二小时,

    大卫讲了很多,也不吝给我看更多联谊的视频。而我心里盘算,从清水湾回到九

    龙,也该到家了。

    过没一会,果然爱梦兰自己塔车回来了。

    这老公一脸兴奋地跑下楼去迎接她,扶着踉跄的爱梦兰上楼。

    眼前的爱梦兰身高大约一M七,有一双非常修长漂亮的腿。是单眼皮的丹凤

    眼,很典型的东方女子。

    她虽然没有羊脂白的柔媚,或许我先入为主,但她进门时在侧光下,怎感觉

    她皮肤透着男性荷尔蒙的滋润,正闪耀出女人最美丽韵味。

    上楼时翘臀忸怩,透露出珠圆玉润的浓浓的风情,难不成性爱才会使女人成

    熟?。

    本人比电脑里更亮丽、性感。可她的头发略显凌乱,近脸处的头发还有点湿

    黏,脸上的妆已晕开,散发出精液的气味。身上穿的是紫色深V性感的连身短裙,

    黑色网状丝袜,脚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可这人妻,现在无袖的深V被撕到肚脐边,苗条,凸显约是32Dcup的

    硕乳,都蹦出来了。她还知羞,用发夹夹住被撕开的衣服,才没让乳头外露。

    就警察专业,这样只会让男人更想犯罪。

    爱梦兰看起来却像消风的气球,看得她老公一脸心疼。警察我做我该做的事,

    问她有没有受伤?是不是被逼迫?。

    爱梦兰回答说没事:「对不起,警察小姐!我只是被骗,被轮大米而已」。

    「蛤?被轮大米。」这可不行,於是赶紧追问:「这是刑案,怎么了?」。

    大卫扶老婆躺在沙发上,爱梦兰要老公帮忙掀开裙子给我看。

    至於会说短裙,当然长度只在大腿根上,遮不住火辣身材,怪不得会被男人

    欺负了。

    我看到了!紫色连身裙下,除了下开档黑色裤袜,还塔配一件红色蕾丝内裤。

    大卫捞起短裙时,爱梦兰笑嘻嘻,说:「你自己看吧…」奇怪,爱梦兰也不

    害臊,怎像在对老公炫耀?。

    这一掀散发出的精液气味更浓了,我赶紧叫大卫不要动,拉着裙摆,让我拿

    相机拍下实况当证据。

    那内裤的蕾丝封不住精液,完全被精液透湿。内裤外面还有一沱白精,很浓,

    显然是穿上,又被再硬射一发。而黑色的裤袜上,有数条精液流淌的痕迹,已经

    乾了。

    果然是轮大米,这不只是一个男人射精。可是我没带检体袋子,要如何採证

    送验呢?。

    正在想如何克服,大卫已脱下他婆的蕾丝内裤。下体一片狼藉,全是白沫,

    阴唇红肿外翻,阴蒂充血凸露,整个骚穴被玩的淫秽一片。

    我叫大卫慢一点,拍了很多特写,看来肏奸情况很壮烈,她老公惊呀的问:

    「这次怎么量这么多?」。

    他婆没哭,竟然笑说:「这次…因为有四人份的呀!」。

    「这次」代表他知情?还是已经有上一次?。

    之前的事先搁着,追问重点:「小姐,你今天是自愿,还是被硬上的?」。

    爱梦兰说:不算硬上,有一半是自愿的。因为四个外国男中,有两个很帅。

    只是后来其中一位还是丑陋的胖子,我想阻止都没办法,被玩一整下午,到

    后来谁插哪个洞,都搞不清楚。

    老公在一旁插话,问:「对呀!妓女本来就没法挑客人的。长得帅得自然不

    错;但长的丑的还是要给干」。

    这句我有兴趣,也改变了口气,学浩文学长,摆出警察的扑克脸,瞪着问她:

    「看来你的淫荡,人人爱后?说。你有收钱对吧?」。

    「对呀!我就爱她这一味儿,家有老婆当妓女多幸福呀!」这洋人老公,说

    话很直接。

    「老公!别害我,在警察面前承认收钱,我就变妓女了啦!」。

    蛤!被看穿了,我这个月还缺一件媒介妓女卖淫的绩效,眼前就有一个,只

    要拿手铐带回去,就达标了。

    「唉啊!警察小姐,我没拿到钱啦!」。

    「好啦!看你们幸福样,我不追究这事儿,继续…讲重点。」没有胁迫卖淫,

    就不关警察的事,但我不解,自己怎会想继续听下去呢?。

    她接着,喃喃述说:

    就那个叫汤姆的外国人,他早上一再来电,骗我有新产品发表会,他没有女

    伴,邀我当陪宾。

    我还刻意打扮一番,让他有面子,一上车他就掀我裙子,问。该没穿内裤吧?。

    我回,又不是性派对,今天是下开档裤袜,嘻嘻。

    他用车载我到清水湾,一路上我关心谁的发表会,啥新产品?他却勤着说晚

    上有派对,男人有多帅。

    到了清水湾,汤姆竟说空运新产品的班机延误,要改明天。要我和他及三个

    主管碰面吃完晚餐再回家。

    席间,新认识三个男人的眼睛,都快喷火了,嘴里竟是骂汤姆,有这好料怎

    不早点介绍。其中二个年轻的,很有绅士风度,对话颇富趣味。

    但有一个老的,一脸慈祥像长辈,眼神很猥琐像狼。手很不安份,不是搂我

    的腰,就是把手放在我大腿上。看在是汤姆的主管,我也不好阻止,任由他在身

    上游走。

    他和汤姆联手,顺着肩膀游到胸部,一揉一捏的搓弄我的乳房,还嘿嘿笑着

    说道:「你如果不穿胸罩,会更好」。

    餐后,我觉得浑身发热,汤姆力邀我参加他们接下来的性爱派对。

    「浑身发热,你被下药吗?」职业反应,下药就是犯法。

    「老实讲,我是看上那二个年轻的,很有绅士风度,又颇富趣味,才浑身发

    热的」。

    我对大卫二手一摊说:「看来,是你老婆淫荡,对方没犯法」。

    「嘻嘻!亲爱的,是你太紧张了啦」。

    唉!爱梦兰和我年龄相仿,性观念怎和我差那么多?心里窃笑!看来,我该

    改变,开放一点,一丝丝就好。

    我起身对这对夫妻说:「大卫先生,警察调查到此结束。爱梦兰小姐!我该

    告辞了」。

    「不!叫我竹君,我要用孟竹君交你这朋友,行吗?」。

    「嗯…好吧!我叫倪虹,今年也25岁,你阅男无数,我叫你大姐」。

    顺应潮流我该改变,开放一点,当女警,想法要跟上时代,才能成为俏女警,

    我心里嘻嘻笑!

    大卫似乎对交朋友没兴趣,一直追问老婆,接下发生什么事?。

    爱梦兰要我再坐一会儿,听她把今儿的事讲完。

    那二个年轻人,听我答应参加派对,一边一个同时亲在我的脸颊上。我红着

    脸,塔上淫车到旅馆。

    事后想,一定是汤姆不怀好意,趁我沖澡,帮我关机,才引来误会。但他骗

    我是真的,说性爱派对,跟本没有女的,他拿我的身体贡献给上司。

    汤姆对主管们说:「这人妻是第一次,各位要温柔一点喔!」。

    错了!我是淫荡的肉宴,直接摊在四只色狗眼前。

    汤姆之前常和我上床,动作很直接又霸道,我一躺下,就把手直接伸进我的

    两腿间,指头探入阴道猛抠我的屄。

    那个老主管也是,从衣服胸口探入衣服下,直接搓揉乳房,捏着我的乳头。

    另外二个年轻人,很有礼貌,但我还是被四个人玩弄到嗯嗯呀呀地淫叫着。

    一阵子后,那二个年轻人说:

    「还是东方人的乳形漂亮,不大,不过手感很好,乳头又翘又硬,特别Q弹」。

    爱梦兰说,这是她第一次体验上下同时被男人群攻。

    我好奇,转头看大卫,他点头说:「没错!老婆没有群交过。可惜我错过了

    …」。

    蛤,这是什么老公?大卫非但不生气,竟然奉上咖啡,让老婆把过程讲清楚

    一点。

    爱梦兰接过老公的咖啡,轻啜一口接着说。

    老公,我G点被刺激,酥麻感扩散全身,而乳头被轮流揉捏,炙热性奋异常。

    老公!你老婆变成别人的玩具。我身上全是男人的手,那感觉好像全身快烧

    起来一样。很棒。

    然后,我抓向那年轻人的肉棒,喜欢,一手一支。

    这洋人真的很开放,大卫听老婆述说过程,双腿间的那根东西,居然在我面

    前硬起来。

    而我自己也怪怪的,感觉浑身燥热?这怎么可能。到底是为了谁?即使我不

    愿承认,但我双腿间还是实实在在的在譟动。

    为了听续集,藉故写硕土论文,我拿纸笔,拼命的写笔记,重点放在爱梦兰

    的心里反应。而大卫则在乎老婆被肏的过程,一直催她快说。

    爱梦兰在老谷要求下,把过程讲的巨细靡遗。

    「老公!男人们说,你老婆好骚好淫荡」。

    「大卫!你老婆被男人轮流肏奸,还被品头论足,你爽吗?」。

    大卫猛点头,回说:「可惜不在场。应该会让我很性奋」。

    「老公!这些人,好大、好粗,插死我了,被插死了,好爽…喔…」。

    我听得满脸通红,她老公竟追问:「你都语焉不详,是谁的好大、谁的好粗?

    我要做纪录呀!」。

    大卫显然意犹未尽,说:「我要帮这二个年轻人,建个资料夹」。

    我阁上笔记,感觉自己下面都湿了,连手心都湿了,实在写不下去。真是一

    记闷棍,那有这种老公?那有这么开放的人妻。

    听完过程,我被这对夫妻在心里埋下一粒种子。

    而案情总结是,汤姆私自设局,诱爱梦兰外出,把人妻贡献给自己的主管,

    换来升迁。

    我绩效做不成了。但爱梦兰荒唐过程,也是另类妓女,可以写进论文里。而

    这人妻用疲累的表情,转头问大卫:「老公,你呢?你会生气吗?」。

    大卫显得很激动,喘气着说道:「我只会更性奋,不会生气。」他按耐不住

    心中的那股兴奋,接着架起摄像机,对老婆说:「那咱来干一炮吧!」。

    「蛤,警察妹妹在场。我…」以为爱梦兰想赶我走。识趣起身要告辞,这二

    夫妻硬是留我下来,请我帮他们当摄影师。

    我忽而用相机,忽而用摄像机。

    哇蛤!大卫不是性无能,而是性变态啊!那里不吃、不摸,竟然垂涎爱梦兰

    才被四个男人肏过的下面「泥泞沼泽」,难道这就是绿帐族最高境界?。

    他吃的津津有味,吃的爱梦兰整个身体频频颤抖。

    看爱梦兰双手揽住压在自己身上老公的脖子,二人无视我在场,尽情做爱尽

    情亲吻,她紧闭着双眼,但却双颊通红,不知是害羞还是舒服?。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对夫妻很幸福,很性福。

    不久,大卫改变了姿势,让老婆弯腰站着面向摄像机,将她双手往后拉,让

    他呈现上半身腾空的状态,把肉棒顶在最深处。

    「老公~啊!好深~啊」大卫抽出一点点,就猛往内用力深插。

    「老公~好舒服,又要去了!」听这对夫妻说,这姿势可以延长男人的持久

    时间,而女人也会被撞的很爽。

    我记下了,这趟休假邀谷枫来玩玩这姿势。

    看来是真的,当大卫用这一招后,爱梦兰因为高潮而瘫软,她翻白眼嘴里发

    出微弱的淫声,我赶忙推沙发给她趴着。

    失神一会后她慢慢清醒撑起上半身,看来体力有恢复一些,让老公继续肏.

    「老公!我今天表现还可以吗?」虽然爱梦兰淫荡,但显然很在乎老公的感

    觉,那撒娇声音真是令人融化。

    爱梦兰知道大卫忍不住了,嗲声说:「老公!你的精液很久没进去我的子宫

    了。今天把我射满满的呦…」实在荒唐,自己老婆不用,送给别人泄欲,真有爱

    心。

    这重点时刻,我让摄像机对着局部特写。相机也是,希望没有遗漏。

    这大卫听到后,快速抽插几下后,显然将热精内射在老婆体内。爱梦兰一脸

    笑,嘤嘤叫了几声后,人已瘫软,但二腿微开,屁股还翘高高趴着。

    我用近拍特写,纪录精液跟淫水混合,从她乌黑的唇瓣间涓涓流下来,乳白

    色像慢速快门下的瀑布。

    大卫看老婆已经睡着了,稍微帮她擦拭一下,再扶她靠躺在沙发上。

    「亲爱的你辛苦了!」大卫亲了一下老婆的唇后,也坐在她身旁,将她拥在

    怀里。

    我尿急说借厕所,出来之后看二人都睡着了。

    我帮关了摄像机,把大亮的灯光关成一盏柔和的黄灯,掩门,反锁离开。

    下楼从马路上,回头看,这个家庭很温馨。

    回警署,写完工作日志,轻松的赚一天,下班回宿舍。

    警察很忙,什么鸟事都会碰上,每天多采多姿时间就过的很快。

    自从在催情迷药发作下,扮演妓女被江浩文嫖过之后,谷枫也不知是心电感

    应,还是风闻听到什么,他性情大变我们常常闹彆扭,我生他气就一直没回去婺

    源。

    上回集休,是一个半月前,骗谷枫说勤务忙没回去。想说让谷枫饿一饿,男

    人一哈肉就会求我回去了。

    日子过的很快,但是谷枫没有低头。

    看班表下一次集休,排在半个月之后。说久不久,但我开始思念谷枫,处於

    飢渴状态的身体,开始萌发了。

    处理爱梦兰的荒唐,忙碌没有让我欲望退减,丝毫都没有,反而激增?。

    我要自慰!自慰!自慰!大概要三次才会满足吧?。

    一进宿舍~关上门,赶快拆一支棒棒糖,拿来黑兰极萃乳霜,用力捏住瓶身,

    这瓶子让我,脸红心狂跳。

    拨弄着瓶身的线条,感受男人形象的凹凸。

    「倪虹你欠操,看我不用这支」黑兰「,好好教训你」。

    自言自语:「来呀…谁怕谁?」窃笑。

    迫不急待的把女警服胸前钮釦全松开,只穿着内裤躺床上…

    隔着胸罩搓揉自己的胸部,边抓、边揉,幻想激狂的谷枫正在吸吮我的奶。

    「你!别猴急,等我我全身脱光啦…」。

    自慰是一种享受,全凭想像不受它人约束,沈浸在自我的美好想像中。

    小手慢慢往下游移,隔着薄纱摸着小荳蔻,喔!轻轻的,抚摸着搓揉着它,

    很快内裤湿了一片了。

    唔,好渴望被肉棒插入啊。

    「你硬了吗?准备好了吗?」慢慢把内裤给脱掉,往空中一甩,丢给买家。

    我。

    一面用手抚摸,一面想着心爱的谷枫,我只让爱人玩弄我的肉体。

    「枫!你在那里?给我…人家这时候的淫屄,早就沾满蜜汁了啊!」。

    不由自主的打开双腿,用手指帮他,感觉还不够,最近口味愈来愈大了,拿

    来跳蛋,把脚放成M字形,让粉红跳蛋探索嫩穴,我闭着眼睛,慢慢的塞进去。

    那震动,唔~真的是又麻又痒。

    还是不够。

    爱梦兰救救我,我被你带坏了,我很需要。「你有那么多资料夹,可以送我

    一个吗?」。

    冯想像,从她的资料夹中,选定一个男人,拉出跳蛋,改抓「黑兰」。那瓶

    身,勾勒男人形象的凹凸。整只瓶子,就是一个男人。

    「喔?对啦,今夜就选你…」。

    当它慢慢没入身体里时,我浑身开始颤抖,直到被「黑兰」捣出一滩涓涓流

    水,直到慢慢陷入昏厥,才沉沈睡去。

    第十一章〈淫娃摸瓜有汁有液〉。

    一觉醒来后,伸手一摸,「黑兰」还深插在身体里。抽出瓶子,盯着它看,

    羞怯…。

    「哇,倪虹你真敢!」这么大一支瓶子,竟然插得进去?。

    靦腆的把地上内裤捡起来,写好卡片用夹炼袋收起来。呵呵!今天这件原味

    内裤的买家赚到了,小卡片的词彙即美又感性。

    这个月,我生产了十四件原味内裤。

    〈软男风潮〉原味内裤平台,这个月,谷枫接单是三十三件。魅惑女神20

    件;形象人妻6件;淫荡女奴是7件。我还缺货6件,姚千莹和林雅婷都产量过

    剩。

    去洗澡,下面的荳蔻被「黑兰」搞成红红肿肿的。想到爱梦兰的唇瓣,被男

    人奸成乌黑的螺肉还外翻,会怕。

    洗好澡,抱来螺钿珠宝盒子,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嫩穴,还很嫣红,但感觉

    金色秘毛在变粗,同事说毛粗的女人淫荡,肯定是被浩文玷污的关系?。

    赶快用极萃乳霜再保养一番,愈摸愈痒,超想被填满的,怎还是超想做爱的

    啊?。

    每次自慰都有这个遗憾,女生DIY不像男生,即使再淋漓尽致,事后还是

    觉得好空虚。人一空虚,脑海就浮现想偷吃的念头,自从背叛谷枫,和浩文做过

    之后,偷吃的念头就如影随形。

    尤其爱梦兰在我心里埋下的淫荡种子,过没几天,就在我身体里萌发细根,

    想拿也挖不出来了。

    一有偷吃的念头就觉得很难过,妈妈教我自慰发泄,那是无法被填满啊!呜

    呜…。

    「你。可以找浩文呀?」不行!因为我暗下决定,要疏远浩文。

    第一回在医院,是我不想背叛,他用强的。第二次在厕所,催情迷药发作下,

    演妓女被嫖,我没话说。

    之后,不懂得拒绝,又被他约出去几次。

    一直期待他疼我,希望他对我好。结果,一次都没有!他只图享用我的肉体,

    只想调教、只会怂恿我兼差当妓女。

    不小心踏错一步,逗留一段路,该懂了!要学着怎么舍得。还是和学长恢复

    单纯的同事关系,免得变成他的禁脔。

    在香港要寻觅性伴侣,同事不是最好选项。走出去,和警察沾上边的,那来

    单纯的老实人?。

    身体里的淫荡种子,一旦萌发细根后,滋长的很快,我制不住想舒解情欲。

    逃避浩文,想到了住在香港一个叫〈哈士奇〉的网友。

    我在〈软男风潮〉看到男人PO文在讨论,有一个四合院的地方。背着谷枫

    自己偷偷进去,发现有很多色色的女生,都大方的表现自我。

    而我只是潜水看看,听那些女人在述说心里话。偶儿在没勤务的时刻,

    或夜深人静,小骚穴蠢蠢欲动,犯痒的时候,才会和院友聊色,从而认识了〈哈

    士奇〉。

    每次和哈士奇聊都会不由自主的很湿,尤其是看他写在厕所、暗巷、电影院

    …,奸淫女生的性爱情节,我每每都被挑逗到性欲高涨。

    不过他也有个小缺点,就是爱吹嘘自己的会摄影、按摩,还有性能力,久了

    也觉得很俗套。因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深夜的警察宿舍非常寂静,我躺在床上,却如何也无法安然睡去,我的思绪

    胡乱。每当夜人静,整颗心都在飞,想疏远浩文,总不能就此受性苦闷的煎熬吧?。

    想着爱梦兰那些资料夹,爱梦兰可以,为什么我不行享乐啊?。

    不可逆转的人生,回不去的旅程,我错过很多,这年纪我还计较什么?。

    想慰藉空虚逼不得己,於是瞒着自己的心,和哈士奇见面了。

    深夜,他约我吃宵夜,看起来大约廿出头,相貌普通,不过满风趣的。宵夜

    吃完,聊着聊着他又开始吹嘘。我也不甘示弱,故意说自己是个性欲很强的女生,

    男友平常都喂不饱我。

    「要不,咱去开房较量一下?」哈士奇主动约我。

    提到内射,也不知较量什么,反证我一直不会怀孕,所以就和他打赌:「如

    果你真有那么强?我就让你拔套射到爽为止」。

    没想到…这一夜,太令人难忘了。

    话说进房后,哈士奇按照先前约定,先帮我拍性感内衣照。今年要卖的最新

    产品〈黑白撞色绑脖式比基尼二件组〉,我进货一百套,想利用〈软男风潮平台

    〉大赚一笔。

    产品以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滚边导引男人,看向以纯洁的白,或热情的红、

    紫,或蓝色舒适面料包覆的乳胸。靠经典的撞色,凸显时尚性感魅力。

    哈士奇果然有实力,快门抓得住我的神韵,相片让我很满意。於是照条件履

    行,得他站着由我帮他口交。

    说要口交,没想到他一脸靦腆,落跑了。

    哈士奇二腿紧夹着鸡巴,头儿低低拿相机在看刚刚拍我的照片,任凭我催迟

    迟不敢站起来。

    「人就站眼前,你不要,非要看相片?」我转个身,叫他看我后背,型领

    的绑带轻垂,以简单线条勾勒出性感美背。说:「如果想,就请帮我轻拉绑带」。

    「大姐,我~我…都是骗你的…」蛤?原来什么会按摩,在厕所、暗巷、电

    影院…的性爱情节,全是从A片COPY来的。

    他背对我坐在床角,低头、小声的说:「大姐!其实我…还是处男。」只是

    闷骚害羞型的小屌男,只会在论坛上装大男人。

    我想大笑又不忍伤害他,站他身后塔他肩说:「你这样很吃亏耶!女生都比

    较喜欢主动的男生。来~你只要轻拉绑带,就能当我的入幕之宾」。

    他回我说:「我很色,却没经验。内心向往,却一直没机会破处…」。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得主动挑逗,帮你破处你啰?」。

    他没有正面回应我,而是用傻笑带过,继续看我的相片,说爱不释手。

    我把手伸向他大腿,直接在他大腿内侧徘徊,问:「那我主动啰…你怕痒吗?」。

    「其实我不怕痒。」我说:「真的吗?」说完拉下他裤子的拉炼。想不到,

    他居然没穿内裤。一根红通通的小拐棍跳了出来。

    小小一支,比谷枫还小很多,落差很大,Wo~这就是人生。

    「裤子脱下来,去!洗乾净,我帮你」。

    他站起来,脱掉裤子,说:「刚刚,有洗了!我再去洗一次…」。

    「那…不用,站好!免得我后悔了。」奋不顾身,才能看淡人生。我呈半跪

    姿,用小手轻轻握住小肉棒,凑脸过去嗅闻还是有尿骚味,但多了一股清新的童

    男气息。

    我有些兴奋,就直接大口的含住,小心的上下吸舔着。

    「你平时自慰,多久会射?」。

    他看着我的表情,回:「整天幻想,硬了就撸,常射不出来…」直觉他还在

    吹嘘。

    我对自己口技还满自信的,没想到帮他吹超久还是没射,傻眼…

    会拍照、持久度佳,也不完全一无是处。喜欢他的小乳头,於是问:「你奶

    头,是不是敏感带?」。

    这小屌男傻傻的回:「不知道,没试过」。

    我要他把衬衫也脱了,故意的,用好色的嘴巴,沿着平坦的腹肌往上,靠近

    了,开始用舌头舔他粉红奶头周边,用牙齿和唇舌,对他奶头,不停的吸~舔~

    吸~舔~。

    还用一脸淫荡,用很好色的眼神,一直注视着他。手则圈握着小屌,快速的

    套弄着。

    此举显然让他受不了了,忍不住,开始发出了男人的呻吟。

    我愈撸愈快,他无法招架,紧紧抱住我的头,说:「姐姐…不要停~继续…

    好舒服~」。

    就说我是演的,没有五彩缤纷的光,就没有吃男人的F。

    人生怎么这么複杂?。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