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17)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8790。

    女警半朵淫花〈17〉。

    听完林雅婷自述,他和蒋秋在警司办公室性交,还把影片PO上传的前因与

    过程。甚至不孕夫妻的心中无奈,我听得浑身直打哆嗦。

    我也一直没有怀孕,我怎没有想到寻求借种的想法?

    直到林雅婷把话题,导回正轨,我才回过神来。

    「对不起,倪虹!我一直以为,你和江浩文一样,都是站在恶警那一边的」。

    「蛤!怎大家都这样认为?我这清纯样子,像女恶警」。

    蒋秋这才帮腔打圆场:「雅婷,你误会她了。鸡爸有说,倪虹和他合作,都

    是咱这一阵线的」。

    蒋秋虽然单身,但林雅婷已有家庭。一直以为雅婷和老公,是一对恩爱夫妻。

    今天同学说开了,才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原来我不只迷糊,还傻里傻气。

    而林雅婷也不知道,我经历好多事,我也自顾不暇啊。

    他竟然不知道:我和姚千莹有同性爱,是挺朋友做善事。我在美容会所被迷

    奸,至今仍受催情迷药之苦;同事摇传我是浩文的炮友,其实我是被肏奸,非我

    下贱。

    而昨儿,我又被强了,如今又多了一个头衔,就是烂B〈屌奴006〉。

    雅婷一直觉得,我帮志杰督察刮毛、打手枪,是贪图配套房。献身给珠宝大

    盗拿精液,是抢功图谋升迁。她误会我,觉得我不计代价提供肉体,全是在和她

    抢排名。

    「我提供肉体?你就跟着作贱自己?」。她为了和我竞争,竟然选择和蒋秋用

    狗男女的方式,表达不满现状。

    说开了,我才知道,连她老公也觉得我很贱,用身体图升迁。可她老公不孕

    想借种,洐生有淫妻癖,与我何干呢?

    不解,争一口气,真比女人的贞洁更重要吗?看来,我需要再邀访林雅婷她

    老公,把彼此隔阂与心结化解开来。

    被林雅婷误会这事儿,短时间恐无法理的直。

    而〈强奸常犯〉老是打我电话,我也没有去抓,推说很忙,因为我真有更重

    要的正事要忙。

    这笔帐先记着,我一定会赴约,一定会把暴屌哥逮捕归案,我想把这破格升

    迁的机会让给林雅婷。

    只是我同学,会不会和我一样,沉沦?让她步我后尘,变成〈屌奴007〉

    就没得计较了,嘻嘻!

    至於我的正事,是终於要休假了。

    约好了咘咘,要带她回去婺源,让她吃一只童子鸡进补。

    在机场,碰到飞机误点。咘咘给我看一个刚买的玩意儿,说是叫聪明球的东

    西。她神神秘秘的对我说,带这个出门很刺激喔。

    「聪明球?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吔」。马上上网搜寻,光看商品介绍,我很不

    争气就湿了…。

    聪明球的原理,是透过球球在阴道里制造刺激,帮助女生有意识或无意识的

    锻炼骨盆底的肌肉(pelviuscles),同时也可以锻

    炼阴道肌肉的收缩力。

    说明书上有说,将聪明球放到体内,有可能在走路时,就能够因为球球震动

    而达到高潮。

    对咘咘说:「你要吃童子鸡。这玩意儿,我来帮你试用」。常常二头飞,我

    飞航点数够多,拿着聪明球,直接冲进机场贵宾室。

    马上拆封,看起来好可爱喔!天鹅绒般光滑柔软材质,一体成型的外观,拿

    起来有些沉,摇一摇球内还有小球在碰撞。

    天啊!如果带这个出门,岂不是走起路来就小球撞大球,大球再不断撞击小

    嫩屄…真的好害羞喔。

    问自己:「我。可以吗?」。头一次使用,有内附润滑剂的帮忙,还是费了很

    大力气,才将第一颗塞入。

    天啊,好满喔!站起来得很小心,感觉身体里有一个平衡锤,失衡就撞来撞

    去,走没二步屄就被撞湿了。

    蹲下来将腿开成M字型,慢慢将第二颗也推入湿漉漉的屄里,只留小拉环在

    外面。站起身,感觉胀胀的,异物感很明显,跟跳蛋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贪玩忘了时间,广播在催登机了,赶紧往登机门,才走没几步,我就忍不住

    了。阴道内传来的撞击感。

    香港机场很大,到登机门要走很远。每走一步,体内的聪明球就给你来回撞

    击几下,而且还是两颗球,互撞。

    我得尽量走电扶梯,心里骂:「惨了,这那时,才走得到登机门呀?」。

    走一段路就起鸡皮疙瘩,整个人开始喘息。身体很贱,人却装出一付端庄的

    样子,还是得赶上飞机,没时间去厕所取出来,快速往登机门。

    两颗球在体内交互的撞击,我整个头皮发麻从头麻到脚底。身体核心之处,

    已经被聪明球绑架了呀。

    「喔喔…难受啊!喔…」这是第一次体验,算快感也是自虐。阴道里全是淫

    液,随着脚步咕啾咕啾的搅动,真担心那球会不会滑出来,在机场满地滚啊?

    好不容易到了登机门,走在空桥上,我靠着旁边的墙壁走。心里在呐喊,阿

    阿…阿…我会高潮的…。

    说时迟、来的很快,…啊…泄了…真的泄了……就在临近机舱门时,我高潮

    来了。

    高潮一颤阴道一缩,聪明球的坚硬的异物感又传上来,两颗小球又交互作动,

    震得我都晕了。

    咘咘问我:「倪姐!你怎了?」。

    「球,球…太刺激,受不了,走不动啦」。整个人蹲在地上缩成一团,一动

    也不敢动,这球真的很邪恶,我一动它就不断的撞。

    连后头乘客快步超越我,引起空桥震动,我的快感也是一波接着一波。

    空姐过来关心,和咘咘扶我起来。「倪姐!先忍一下,咱先登机」。忍着登

    机找到座位,咘咘看我不敢动,她在窃笑。

    待会儿飞机起飞怎办,如果飞机碰到乱流,一定很可怕。

    心想,等安全带灯一熄就去拿出来。孰知飞机一升空,机长就广播碰上乱流,

    飞机在剧烈震动,球内的金属小球也随之跳动,带来令人心痒难耐,连心里都有

    小鹿乱撞的挑逗和刺激。

    好不容易可以上厕所了。不行!得快点去拿出来。

    我一站起来,马上就一阵晕眩,瞬间瘫软在椅子上。咘咘咯咯直笑,这才知

    道这聪明球有无线遥控10段变速。

    而粉红色的遥控器,就在咘咘手上,她先是窃笑,在我耳边说:「倪姐!乖

    一点,我要押你回婺源交给谷枫」。

    「你整我?那我就在座位上拿」。她又在窃笑说:「你拿呀?」。机位三排,

    我旁边坐着一位帅哥,看来这一赵到南昌,我得被它欺负二小时。

    还有出关,如果海关要检查怎办?

    南昌机场出关时,倒楣碰上男官员,果真找麻烦,把我带到旁边去,光机

    明明显示是玩具,还故意问要我解释,怎带这个上飞机?

    而咘咘竟在一旁兴灾乐祸,用无线遥控器忽大忽小在整我。还好被发现,她

    手里的遥控器被官员拿走。

    这时所有乘客都出关了,另二个官员也靠了上来。一个带班官员问,这是怎

    一回事?

    「这二个可能同性恋,当差这么久,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玩」。

    「小姐,光机显示,你下面有二颗金属球,是…??」。

    「是聪明球,不是炸弹啦」。

    「那…这只遥控器,不会是引爆装置吧?」。

    「它不会爆,只会爽啦」。

    「那…我可以试一下吗?」。

    「不!不行,我会再瘫软的」。

    带班官员打岔说:「就开喽,反正她看起来一副荡妇的模样」。

    握遥控器的官员,把力道转到最大,我瞬间瘫软在地。感觉下体有千百支小

    铁锤在窜动,我无法控制身体,随它剧烈的摇摆着。

    「啊啊阿啊!不要、不行,不行…不行。会尿出来啦」。

    「哇啊!还会潮吹…看来是真的…你可别尿在这里…」三个官员都在笑。带

    班官员二手插腰说:

    「小姐!你不要瘫在地上啊,先把东西拿出来,再讲清楚」。他要求我把聪

    明球从阴道里拿出来。

    「可以围着衣服拿吗?我害羞…」。

    「当然不行,要全程摄影,小姐请你配合」。他的表情显的相当不耐烦,让

    我不敢反抗。

    在全程拍摄影下,我半蹲二脚外开,很害羞,左手掰开内裤,右手指轻轻的

    把聪明球拉出来。体内的淫液,瞬间往外流滴在地上。

    我揉揉唇瓣说:「看。真是聪明球。可以让妹妹的小穴更紧,不是违禁品」。

    作势递给他,那官员迟疑闪躲了一下,笑。

    带班官员说:「你还是检查一下,怕夹带违禁品」。他只好然接过沾满小穴

    的分泌物聪明球,先摇一摇,拿到鼻前嗅了一下,皱眉头,显然闻到浓郁的骚味。

    才把聪明球还给我。

    「好色情的身体,她阴唇还是粉红色的呢」。听到三个官员边走边评论自己

    的身体,我羞愧到无地自容。

    警报解除,去洒泡尿,人也清醒了。

    出机场一见到谷枫的车子,我飞奔上车,就往驾驶座的谷枫巴粘上去。

    「回来啰!你有没有想我呢?」。他只亲我一下额头,心里感觉他怎冷冷的。

    我觉得回来婺源,谷枫比较在乎我的人和我的心;而回香港,浩文都是肉棒

    比较想我呢,嘻嘻。

    可以反过来吗?讨厌谷枫都不会说,想肏我这类的话。

    好久没看到谷枫,过往习惯都是一上车,就兴奋的摸勃起的肉棒,这回也是。

    尤其回来飞机上,被咘咘用聪明球调教,还在海关当众出糗,这会儿我还是湿漉

    漉的。

    「喂!骚妮子,都没看后面有人」。蛤?对后,我忘了咘咘了。招呼她上车,

    这才发现小叔在后座,一脸色狗样轻声的叫人。

    「大嫂!我打盹,啥都没看到」。

    谷枫带小叔到南昌机场接咘咘,也没先说,害我出糗,这回程一路我得忍着

    点。心里气,待回卧虹居,我非得抓他上阁楼算帐不可。

    小叔见识不广,彼此介绍看咘咘娇小,就一再叫她「咘咘妹妹」。惹来咘咘

    不爽了,喝了一声:「坐好,叫我姐姐」。

    小叔人高马大,瞬间变成小孩儿,不敢造次。逗得谷枫呵呵直笑,我也开心。

    四人一路玩回婺源,路过景德镇去看了一些瓷器,小叔和咘咘很快就熟稔了。

    晚上又一起吃晚餐,让咘咘品尝了好几处婺源特色菜肴。或许是旅途劳累,

    回到彩虹桥时,咘咘已经把头依偎在小叔前胸睡着了,而小叔的手已经搭在她大

    腿上摸着。

    娇小的咘咘,嘴里样着笑,和小叔比,她真的像幸福的小妹妹。

    反倒是我和谷枫生疏,为了做媒,都还没亲热到。

    到了晚上。

    我安排咘咘去住谷枫的旧宅,在老旧堂屋门口,我指着小叔,对咘咘说:

    「今晚我没空陪你,这小鲜肉交给你了」。

    回到卧虹居,一上阁楼我就吵着谷枫:「人家等不及想看想吃,快快让我看

    看,你的肉棒有没有为我兴奋?快…」。

    谷枫回说:「长夜漫漫,想要多少?就给你多少。你看…咱先从后面来」。

    他推开窗户,是月圆之夜,彩虹桥沐浴在淡雾里。真的好美。

    让他慢慢的顶我,景很美,可我很淫荡,真希望先驰骋一番。谷枫问我,头

    一发先射你的翘臀上,好吗?

    没关系,我可以忍。这一趟回来要住三晚。枫哥!我要很多很多,这会儿算

    饭后水果,先让你慢慢品嚐。

    那感觉,就如情色文学里说的。

    很美,很醉…。

    我想彻夜通宵,我不当灰姑娘,不要天亮,不让午夜最美的感觉悄悄溜走。

    女人想要的,也很简单。

    给我一轮夜色,像公主般疼我,慢慢的顶着,就能让我在幸福中尽情堕落…

    沈醉…。

    说来简单,也不简单。

    有时候,会有奇怪的想法,想像女奴一般,希望被他粗鲁的蛮横,被压在床

    上只能呻吟,想让棒棒用力的鞭挞,光想就令人兴奋。

    公主式的性爱过后,已是夜里九点多,村子里的人都睡了。我惦念咘咘,谷

    枫说咱偷偷瞧去。

    「色狗!从南昌回来,你一路对我冷冷的,老盯着小妮子看」。谷枫说,那

    有,我是在看弟媳。

    小公主套上小洋装,那裙摆短到刚好包住翘臀。问谷枫:「我内裤呢?」。如

    果没有穿内裤,稍微动作大一点就会露骚屄了。

    谷枫说:「湿了,我明儿洗。夜里,不用穿啦」。好。我也喜欢这种自在。

    空着下半身下阁楼,看自己,胸前呼之欲出的乳胸在晒月亮。被谷枫伸手摸

    一下,奶头不自觉的硬了起来了。

    我伸手去他胯下,用力的揉了下去。「阿…痛」。

    出卧虹居,黄色路灯把老村子染成一片橙色。绕过飞簷翘角的巷弄,穿越粉

    墙黛瓦的老宅,二人摸进谷家老宅,来到小叔的房门口。

    轻轻推开木门进入,这老旧堂屋,用的也是发黄光的老式灯泡,悬吊於樑上,

    像风中残烛一样的闪烁,光线不足淡淡的,给人多少感觉到暧昧。

    屋子不大,也没有外厅、内室的分别。一组红花梨木做的红眠床,是这屋内

    比较有品味的摆设。除外就是一张矮桌子、一些瓶盆碗罐,看起来十分普通,泛

    黄的泥墙和污黑泥地,再怎么整洁也看不出清爽。

    屋角有间浴室,门板缺了几片板,有门等於没门。传来奇怪的水声,我走近,

    就听咘咘十分甜美的嗓音在咯咯直笑,说:

    「别没礼貌,乖乖,让姐姐帮你洗」。显然小俩口进度飞快,在洗鸳鸯澡。

    谷枫贼眼瞪瞪,拉着我透过门缝偷看,老屋的浴室简陋有些不堪,但人可是

    正值含苞待放,谷枫大他十一岁,小叔今年十八岁,咘咘也才廿岁。

    满室水雾再加上水流滋润,咘咘的肌肤细腻柔滑,手技显然不错,把小叔刺

    激得一柱擎天。

    连我也感觉有棍子顶着我的臀沟,伸手往后抓住谷枫的屌,二人开始打量咘

    咘的身体。这个女孩没脱衣服就已经是姿色惊人了,现在的她一丝不挂,玉体横

    陈更是美艳。

    一对并不高耸的椒乳弹性十足,却又柔软似水。明明就性经验丰富,那乳头

    竟还是玫瑰色,而且小巧如豆,微微挺起,乳晕大小适中,简直就是乳中极品。

    咘咘的阴毛修剪过,只留一小片短短的毛,蓄成三角形覆盖在耻丘上。让谷

    枫看到口水直淌。

    我故作吃醋娇嗔,用力搯了手中的肉棍子,骂:「人家小俩口,你给我老实

    一点」。

    「她的乳房好漂亮啊」。

    「喂!我的身材会输她吗?就因为年轻,你就…」唉!男人像猫,那只不偷

    腥。

    这时咘咘说话了:「我实在不信,这样的好身材,倪姐怎说你没女朋友?」。

    「唉!我身高172公分,体重70公斤,外貌是可以,可穷乡僻壤,不然

    那轮得到姐姐来捡便宜?」。

    「咘咘姐,我还是个处男呢」。

    「是喔?我检查看看。你哥怎没带你去香港见识见识呢?」。

    「啍!他自己也是老土,连大嫂是不是处女,也搞不清楚。才落得整颗心七

    上八下的」。

    「所以我不想娶处女,省得调教,省得怕被偷,烦脑多多」。

    「那娶个妓女,如何?」。

    二人都笑了!咘咘上前轻轻抱住,发觉小叔太高,喝令他半蹲了下来。咘咘

    再一次上前,用乳头蹭着的结实胸膛,然后说:

    「那你愿意让姐姐当你第一个女人吗?今晚我帮你破除处男,明儿就是成人

    了,你怎么谢我呢?」。

    小叔看咘咘也是娇小甜滴滴,加上清秀的娃娃脸,简直是小一号的美女。或

    许是长久以来对性的期盼,让这小廝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说:「要谢你还不容

    易,嫁给我,让我一生对你负责,当你是小宝贝」。

    咘咘回说:「当我是小宝贝?应该的。可是这傢伙,这般大,可别中看不中

    用?」。

    「不会啦!和我哥常撸枪比射远,我都嘛赢他」。

    「射远和做爱不一样啦!姐姐待会儿教你…」咘咘把拿在手里的水倒掉,一

    勺打在小叔胸膛上,板起脸,改口说:「想娶我?以后姐姐生气时,你就给我小

    心一点」。

    训得小叔唯唯诺诺,她才笑嘻嘻的再拿水把那处男阴茎稍微沖洗一下,然后

    就蹲下身来,轻啄一下后,说:「真的很大个儿喔」。然后张大口,含住龟头。

    「喔!感觉真棒,你技巧比大嫂更好」。小叔这一说,全场四个人都愣住了。

    「你说是处男,怎被倪姐吃了?」。

    小叔赶忙解释:「没有啦!还没长毛的时候,大嫂帮我洗澡,我还是处男啦」。

    咘咘这才笑着继续。

    「明明有这么眩人的肉棒,怎还是童男?你大嫂也太老实了」。调侃的好,

    我是太老实了。

    那屌看来比谷枫大上二号,长度多过一寸,也粗些许。咘咘一边舔弄龟头,

    一边用手套弄着,更没有放过睾丸。

    咘咘的舌头顺着肉棍子一路舔到了睾丸,看她张大嘴巴将蛋蛋一先一后全吸

    进了嘴里,灯光昏暗我看不清她嘴,是怎么玩弄小叔。只知她让小叔两腿几乎站

    不稳。

    这小撕平时跩的很,欺负哥哥不说,还老爱吃我的豆腐。这会儿被咘咘玩弄

    於股掌之间,变屌毛,二腿不停地抖动着。

    「啊…啊…啊…姐姐…我忍不住了…要射了…啊…」当咘咘饶过睾丸,再回

    头专攻龟头时,小叔三二下就坚持不住了。

    「啊…受不了…我…我要射了…射了…」小叔控制不了自己,啊了一声,紧

    抱着咘咘的头,使劲按住,就在她的嘴里射了。

    「啊…啊…啊…真是太舒服了」。精液全射在她喉咙里,咘咘为了呼吸只好

    吞下处男的初精。

    咘咘一边舔嘴一边帮小叔清洗,洗好之后,说:「喔…你太坏了,还不快抱

    我去你床上喔?」。她故作腿软,让小叔抱她到床上去。

    「哥哥!让开一下,我今晚要洞房了」。新娘抱,从我们身边过时,看她一

    付幸福样,我看得好感动喔!

    咘咘在小叔怀里,对我坏笑,说:「倪姐,家里有好东西,不会享用?那可

    真是太浪费了」。

    我知道她在说什么,在暴屌哥的楼梯间,那少年开启了我的另一扇窗,我肯

    定有恋弟情节。

    心里莫名的酸,回头催谷枫:「送入洞房,咱也回屋吧?」。

    「没事,来~再看一下,我怕他不会」。我心里直笑,咘咘经验可丰富的呢!

    可不是吗?月光穿窗而进,打亮房间里的红眠床,这二个年轻人也不忌惮我

    的存在,就在铺上圆房了。

    「咘咘姐,这床睡过我祖母和妈妈,你是第三个女人」。老骨董,实在漂亮。

    再怎说我是大媳妇,红眠床该放阁楼归我才对。

    「姐,肉棒插在肉穴里,舒服,太舒服,爽啊」。

    看红眠床看的出神的我,感觉裙子被掀起,身子被往下压,双脚被谷枫扫开,

    手伸到身后,顺从的扶着谷枫的肉棒,让他从后插了进来。

    有了方才先来一发的余韵,里面湿答答的。

    床上小叔和咘咘在忙,谷枫不服输,竟然在小俩口面前狠狠的肏我。

    「你…这是,肏我给小叔看?」。我和咘咘是闺蜜,但在小叔面前这样肏我,

    羞死了。

    「对。你这会儿,就像是一只…欠干的小母狗」。

    讨厌干这个字,用力咬了他一口,骂:「臭谷枫,你给我听清楚,和你圆房

    时,我真的是处女」。

    「那现在呢?」。

    看着床上咘咘和小叔的年轻身躯,我熊熊欲火被点燃了。

    「都被你肏这么多年了,怎可能是处女。小母狗就小母狗…」。

    看他插的兴起,不甘示弱,忸怩迎合一夹一夹,嘴里,嗯…嗯…嗯…喔!喔!

    喔。

    床上床下撞臀声此起彼落,同房各自淫,一下一下的深肏,还真的好爽,又

    刺激。

    「…啊…大哥,你也开干了喔?大嫂…你介绍这姐姐可厉害了,太爽…我受

    不了了…」。

    「咘咘…童子鸡…好好调教,好用,就收起来当丈夫吧」。

    我站着弯腰,趴在矮桌子上被谷枫当母狗肏;而咘咘可没我那么内向,她是

    主动,用上位正在帮小处男转大人。

    别看她娇小,这会儿浪的很,像试车把动能加到最大,自己搞到香汗淋漓,

    频频发出浪啼淫声:

    「喔…喔…我的亲丈夫…好舒服…爽…啊…爽呀…」眼见小叔耐操,咘咘见

    猎心喜,真的叫起亲丈夫来了。

    燕跃鹄踊,两人都欲焰高涨,咘咘的腰肢不停上下扭摆、左右旋怩,带动她

    那对美丽动人的白皙乳房不停甩圈圈。

    小叔不敌,求饶,说:「啊…姐姐,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又要射了…」。

    「你敢?不许射,要忍着…手过来,抓住我的奶…忍着,不准射…」。

    「要好好学喔!啊…啊…啊…对,就是这样,亲丈夫,你大鸡巴…往上顶…。

    对,对…往上顶,对,对…啊啊啊,你干得我好爽!啊…咘咘姐好舒服啊…。

    咘咘瓜字初分的稚嫩脸庞,这会儿充满淫媚又娇羞,看来神情舒畅无比,披

    头散发、香汗淋漓、淫声浪语地呻吟…。

    「来吧!姐姐教你更多,坐起来,抱住我,用你的腰力…往上顶,对!性爱

    这东西,就是要契合才会爽呢」。

    「嗯…啊…哈!舒服」。

    「啊…啊…啊…撞到姐姐子宫了,把姐姐送上高潮,射进去,你就当爸爸了」。

    人家有红眠床,我趴在矮桌子上,也是。

    「啊…枫哥…喔…你这回是怎了,搞得人家好舒服啊…哎…哟…呀…倪虹要

    被你玩死了…啊…喔…喔…」。

    这一鼓励,谷枫有如神助,拨开小洋装摊出我的雪乳,以为他要向小叔炫耀。

    不是,他揉搓几下就直接把我推倒,逼我趴在地上。我二手被往后拉,他将肉棒

    对准淫穴,用力地坐了下来。

    阿~~这姿势,好淫荡喔。

    老旧堂屋是泥地,也没在打扫,又全是土灰,通风不良充满烟味的地方。我

    衣服全髒了,猛力反抗不愿屈就,反被谷枫更压实在地上。

    我反抗,不停的摆动屁股,一双大奶子看似淫荡的蹭着地面,乳房上全是土

    灰。

    「妈的!你的这两颗大奶子,连土灰也吃,真有够骚的」。我回头狼狼的瞪

    他,这牛从不敢对我说这种话的。你今儿吃错药喔?

    这小子知道我生气,赶忙示意,是做给小俩口炫耀用的。

    男人怎都虚荣又嘴硬呢?谷枫爱面子,我尊重。撸枪射远,先输在口头上。

    这会儿做爱再输,谷枫岂不是要在村子里抬不起头?

    要比淫荡谁不会?我露出淫笑说:「啊…枫…你…小力点啊…肏这么猛啊…

    人家快高潮了…「这话是演的,我很舒服,但高潮没那么快。

    谷枫一听误以为真,抽动的频率加快,粗暴的屌棍猛地往小穴深处捣,龟头

    一下下地戳向子宫颈,好像要撞到里面去。

    做爱从没有和别人同房过,头一次就和自己的小叔和闺蜜。很特别的刺激,

    一波波从子宫直传到大脑,搞得我整个人飘飘然的,有如在白云上头飞翔。

    「啊…枫哥…这姿势…大鸡巴插得好深…啊…枫!用力…」看我附合,谷枫

    更用力,肏得我奶子晃的很厉害。

    床上的小叔,从小就垂涎我多年,听我浪叫,她频频转头看我淫荡又甩大奶。

    「哥!没想到大嫂奶子这般大」。

    就说我性向怪怪的,小叔在看,我怎会一脸燥热、浑身颤抖?我应该是淫穴

    痒到极点,脑充血了,该不会渴到想让小叔肏我吧?

    「哥哥!你和大嫂快上床来,一起玩。那地上的灰土,是祖父穿鞋从田里带

    回来的,已经三代没清理了」。怪不得厚厚一层。

    谷枫一脸猥琐看着我,问:「要吗?」。

    这二兄弟一定有企图…。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