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16)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778。

    女警半朵淫花〈16〉。

    〈强奸常犯〉说:「你都帮我口交了!为你被抓去关,我心甘情愿。」被绩

    效冲昏了头,我又没先叫支援,就跟着他回家。

    即然被绩效冲昏了头,怎会没叫支援?

    绩效当然不是重点,我也不可能承认自己淫荡。

    为了论文,我也算〈性工作者〉。我想了解,自己的潜意识里,到底在想什

    么,是A片看太多,还是情欲逐渐战胜理智?女人会渴望被强奸吗?

    所以才会没有叫支援,跟着他回家。

    那是一处八楼高的旧公寓,他不塔电梯,而是推我走进楼梯间,蹑足而上到

    了五楼。

    「你…你要干什么?」我有些紧张的问。心里认知,这样才符合〈强奸常犯

    〉的行为逻辑。

    「我又硬了!你一定没在楼梯间做过,咱就在这里干一炮。嗯?感觉不一样,

    很爽的!」他说完就硬将我压在墙角,强吻了上来。

    我挣扎着,但头发被他左手用力固定住,胸口也被手肘压制住,我毫无抵抗

    的能力,他的舌头无赖般伸进我嘴里。

    有一股臭味,但那舌尖很灵活在我嘴里翻搅。一会儿他空出一手,伸进我的

    上衣内,挑弄着我敏感的奶头。

    刚在车上被口交,余韵还在,一股电流窜入我心底。我很难受,感觉自己会

    再失控,叮嘱自己:「倪虹!你要矜持含蓄一点。」

    「暴哥!我不要在这里,放我回去?」我挣扎着,想挣脱他。

    「操!装什么装,臭贱货,你跟我回来,不就是想被我干吗?还装什么?」

    暴屌哥左手抓我长发,右手扯开上衣钮釦,张口就咬住我的乳头,接着更用力,

    捏住我另一只乳房,我痛到不敢反抗。

    「我没有装…我不玩了…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怎么也推不开他。

    「操!贱货!敬酒不吃,看我怎么强奸你!」

    暴屌哥将我压在墙上,掀起我的裙子,抬起我的右脚,低头一看,金色耻毛

    再度激发他的兽性,哇了一声:「哇!金毛混血,你妈贱,开洋荤生下你,混血

    杂种的会更贱。」

    混血才美,被说成杂种?人家只是含蓄,说我贱?这话伤了我的心。真的想

    逃了!

    在意志驱动下,女警也没柔弱到无缚鸡之力。我忍着痛,三二下挣脱他的掌

    控,转身想逃。才跑没几步在楼梯转角被抓住,这引来暴屌哥愤怒。

    他左手拧住我的长发,右手撕去裙子,又伸向我私处,一把抓住金色阴毛,

    我痛得流出眼泪水。他用力一扯,拔下一撮,却把毛放进嘴巴里咀嚼。

    他凶巴巴地警告着:「再想要逃跑,我就把淫毛拔光,听到没有!」

    金色耻毛是我的荣耀,为了呵护毛毛我妥协了。转身背对,趴在楼梯扶手上,

    紧闭双眼双腿夹紧,竟不知他何时把鸡巴掏出来,从后臀抵住我的肉穴,猛力一

    插。

    忽然感到下体被粗大火热的铁棒插进来,感到一阵刺痛,我大叫一声,但随

    即惊觉,怕被住户听到,赶紧用手捂住嘴巴。

    知道贞操已失去,但仍扭动身体挣扎试图挣脱。只是其阴茎和着我的淫水,

    已经全根尽没在我的小屄里。

    我的挣扎动作,只会更刺激他的性器官,反抗,让他更觉得兴奋。

    「我们终於结合在一起了!嘿…嘿嘿,里面好紧,感觉比口交舒服。」

    「啊…不要…快拔出来…不要…啊…啊…」我被他猛力的顶着深处,乳房不

    停的乱甩。我哭喊求着他:「啊…不要,拔出来…求你啦…」

    「操!臭婊子,这是强奸,你看来不够爽,是不是?」暴屌哥更用力的插到

    底。

    「不要…不是不爽…是求你不要在这里做啦…」哀求性侵犯肯定没用;自己

    身体更没用,下身开始传来阵阵的快感。

    「就是要在这里肏,才刺激。你的B、金毛,又窄紧,真他妈的好干,我操

    死你!」暴屌哥讲话难听,肏的很用力。

    「啊…这是梦吗?我头昏昏的。啊…不行,完全不能思考啊…」在他的猛力

    干弄之下,五彩缤纷的光出现,这是梦境吗?我的反应改变了,开始发出屈服的

    喘息声。

    「干!爽了吧?刚才还装。骚B一爽,就会淫叫了。嘻!」暴屌哥不客气的

    羞辱着我。

    「啊…啊…没有…啊…啊…我没有…」他也没有想像中的残暴。只是在我体

    内的阴茎,因我有快感,水多,让它变得更硬、更粗大。而我身体屈服,仅剩意

    志力在摇头。

    我没有假装,有好几次,当他用力顶深处的同时,我真的是有,配合他大声

    淫叫出声来的。

    难…难道我变得欲求不满吗?不!我没有。是催情迷药,让我身不由己,才

    一再失去。

    「贱货!这样强奸,你爽不爽啊?」

    感觉他的话很下流,可是情欲逐渐压跨理智。小穴里的感觉,好棒…,我感

    觉好舒服……

    「啊…你好狂啊…啊…我舒服…爽啊!」我受不了这么狂傲的男人。把过错

    推给催情迷药,我终於不再抵抗,诚实的回答心中的感受。

    「这才乖嘛!把我当成男朋友在做,就对了!」他见我不再反抗,便不再箝

    制我的头发。

    我站在五六楼间转台,他想拖我回五楼,我不想被囚在房里成性奴。我二手

    趴在往六楼的阶梯上。他双手抓着我的奶子,很用力揉捏着,而阴茎也加速的从

    后抽插着。

    二相拉扯,我每往上爬,就被他抓回来。

    「让你自由发挥,你却老往上爬。猫抓老鼠吗?」

    「我是猫,不是老鼠。」

    「管你猫,还是老鼠。往上爬就是不行。是说追着奸,就更加有趣了!」

    「轻一点,它好粗~好大唷~人家会坏掉啦!」不说没事,一说就惹祸。要

    他轻一点,反而更用力,「阿~会痛。」感觉那龟头要顶进子宫里去了。

    知道不可能。可是怎有「噗哧」的水水感觉?

    心里知道,我感觉来了…,也被发现了。

    他压了下来,咬我身朵,淫笑,问我:「开始淫荡了哟?」我竟然「嗯!」

    了一声,接着很小声的说「…轻…一…点…」

    看我会配合,他改扶我的屁股,让两颗悬空的奶子,随着抽插律动,不断的

    晃动着,我屁股被他撞的啪啪响。

    「啊…不行,插慢点啊…声音太大…嗯嗯嗯…会被听到啦…」我竟然忘了羞

    耻,在楼梯间配合他奸淫我。

    「贱货!这样玩,剌激不剌激啊?」我先点头,接着说:「可是,我怕…」

    「骚货,你怕什么嘛?怕被人听到啊!」他猛力,更深的插了几下,说︰

    「这里是我地盘,没啥好怕。是问爽不爽啊?爽,不要忍耐,就是要叫出来!」

    才说怕怕被人听到,果然楼下传来纷乱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快,放开我!」暴屌哥没在怕,还紧紧抓着我的屁股,像要做

    给谁看似的,更用力把肉臀撞的啪啪响。

    我回头往下看,一个中学生,穿短裤拿着蓝球,冲上楼来,楼梯被我挡住去

    路。

    他「喂!」了一声,停了下来,眼睛一直盯着我,看那臀肉被撞击的涌动和

    声音。

    冏!我羞出一身汗。

    那少年也是,刚打完球让他一身汗,香艳的画面,让他跨下的傢伙瞬间勃起。

    少年看我在被欺负,就愣在我身旁。暴屌哥开骂:「看什看,你也想来Pl

    ay吗?」

    那少年也没在怕,问我:「姐姐!你…这…没事吧?」

    「小弟弟,我没事,你上楼吗?别看,从我身边绕过去。」

    「听到没?不关你事,绕过去,滚回你有阳光的楼上去~」

    我思索,楼上有阳光?还有,这二人的关系,是…?

    那少年被骂,不走了,就在往六楼的梯阶上坐下来,挨着脸二相对望,问我:

    「姐姐!别怕,五楼是他的地盘,你趴这里是中线,有我在。要不要报警?」

    这话让男人不爽,挺腰一顶,我往前一扑,乳房撞到梯阶。少年伸手扶住,

    轻声讚美我:「小心,你这奶子,好美!别碰坏了。」再抬头对暴屌哥说:

    「喂~她上半身过中线,进我地盘归我。」

    暴屌哥说:「呸~小色狗。喜欢吗?喜欢,上半身就给你。」

    还是猜不透,这楼上楼下二人是什关系?

    少年一身汗,用结实的臂膀护着我的上半身,也算放肆,偶会出手抓住我的

    奶子,捏一捏、惦了惦…抚摸几下。

    我皱眉看着他,撅着性感的小嘴,不是没拒绝,是怎会踩在中线?下半身肏

    都被肏了。上半身,实在很感谢有结实的臂膀护着。他藉机消费,不忍心让这个

    正义感少年难看。

    我一定有恋弟情节?被小叔骚扰过几次,我都发现自己下面会湿。这会儿又

    对陌生少年也有反应,八九不离十了。

    我笑着对他点点头,好想问他:喜欢摸姐姐的奶吗?但我说不出口。

    害羞低下头,谷枫的定情物─白玉坠子,随着暴屌哥从后肏的节奏,在胸前

    晃荡着。

    抬头看那少年,又低头看白玉坠子,闭上眼睛,向玛丽亚请求赦罪。

    谷枫!对不起,你的女人,被一分为二,彻底崩坏了…

    少年的手,不停在我的乳房、后背、腰身、腋下…四处游走,感觉不是亵玩

    而是呵护,勾起很多年轻回忆。

    涟漪一圈圈的扩大,我竟然很享受,喜欢!感觉被一个少年抚摸,比暴屌肏

    我还舒服。

    感觉少年有正义感,很阳光。他看着我的下半身,在黑暗的那一端被催残,

    被凌虐,却无能为力。

    我把这种不正常的感官刺激,怪罪给催情迷药,残毒,怎在我体内这么久?

    只要在五彩缤纷的光芒下,不管是被呵护的上半身,还是被催残的下半身,

    对我言,似乎都会很兴奋。

    「姐姐!我住六楼。若不需要帮忙,我进去沖个澡。这男人如果让你不爽,

    爬过中线,你就自由了。」

    「我知道,你赶快去沖澡,姐姐髒了,不适合你…」目送少年上楼,我竟有

    一种惘然若失的酸。心里不舒畅,好像没抓住什么东西似的。

    少年走后,暴屌哥打我屁股,又想拖我回五楼,我不从。他大声喊着:「死

    心吧!我和这傢伙井水不犯河水。快,把屁股撅高一点!」感觉自己又被往下拖

    进黑暗的深渊。

    「你还没肏够啊?」我二手撑在楼梯上,头往上抬,迎向阳光。下半身,任

    由他奸淫,随他去干。

    他伸手我想抓我的奶,我甩掉,学着骂:「过中线,这不是你的地盘。」

    「呵呵!那,我我肏的表现怎么样,是不是比和男朋友做更舒服?」

    「嗯!啊…哈…我…」我喘着粗气,无法评论。

    「嗯什么?混血婊子,你舒服,就要大声叫出来啊!大声一点,让那傢伙听

    到,掠夺才是真正的积极,我才是最强的斗士。」

    少年气不过,只穿一条内裤,开门出来,说:「大姐!我热爱阳光,崇尚文

    明;不比他黑暗,只会捡拾坠落的腐屍。」

    「你别听这傢伙的。想淫就淫,想叫就叫啊!不然我就不肏你了。」

    我是腐屍?

    少年就坐在我头顶上,只要往上爬,我就可以拥抱光明。

    可是我选择淫秽的黑暗,瞬间整个楼梯间都是五彩缤纷的光,我搞不清楚怎

    一回事。真的要看医生了…

    我小脸蛋一股热现出红晕,眼光迷离,乳头明显的硬起。随着硬硕阴茎的深

    肏,身体竟连连不断地颤抖。那种想飞想自由的感觉,我当然知道,很怕他不肏

    我,赶快开口求他:

    「不要啊!别停下来,人家…人家快了!」

    「快什么?」

    「被你奸,人家…人家快飞了!」

    暴屌哥脸上泛起了征服的胜利表情,说:「如果想更舒服,就照着我的话,

    对着镜头,大声讲一遍。快说‥」

    「哥哥,你的鸡巴好棒,求你更用力的肏我。」我没想到,自己会对着手机

    镜头讲出这种不知差耻的话。

    少年失望了,转身,关门,让我沉入地狱!

    我眼眶红红的,回头看暴屌哥:「求你更用力的肏我。别停,人家…人家要

    高潮了!」

    「这可是你要求的,那我就成全,让你高潮…」

    啊…啊…啊…

    暴屌哥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奸的我快感连连,啊…啊…啊…啊…

    啊…不一会儿,全身痉挛,身体不停颤抖,就高潮了!

    高潮过后,我二手开始无力,下滑,瘫软在黑暗的深渊里。这才发现我意识

    不想屈服,咬住自己的手臂,气。为什么你不往上爬?

    但我也没能阻止自己,硬是被奸出高潮,丢人啊!

    「看吧,释放自已的奴性,是不是快感倍增呢?」看我乖乖点头。他很得意,

    加快速度发狂的干,还喊着︰

    「臭婊子…楼上那傢伙骂你是腐屍。那。我就肏烂你的B…我操!」

    「快,对着镜头,说你现在的感觉。」他再次要我对着镜头话。

    我双眼迷濛,哦!了一声。瞬间面露微笑,对着镜头:「肏烂我的B…我的

    烂B高潮了,现在感觉超爽的。我还想要…」会这样说,是高潮没有消退。还想

    要?是想要糖吃?还是想要崩坏?

    我说想要,让他得意,更狂的进出,没多久下身又就传来一阵酥麻,知道我

    要第二次高潮了。

    暴屌哥似乎很懂女人看得出来,也抱着我的腰,加快了抽插的深度,让我丢

    出第二波阴精。

    二波高潮过后,我两腿发软,整个人已经瘫痪,那淫水沿着大腿往下淌流。

    暴屌哥不放过我,把瘫软的我捞起来,扶着我的腰,再次摆动下身,用发狂

    的力道奸淫我。

    此时楼梯间暗无天日,黑暗深渊充斥着抽插所发出的肉臀碰撞声,还有我无

    力淫荡声。

    「啊…啊…你…放过我吧…啊…啊…我虚脱了…」

    可是,我没有坠落,我上半身还在充满阳光的六楼。那奶子为了护主,磨擦

    着楼梯,已经沾满尘土了。

    「喔!你爽够了,我可还没爽完咧!」他边说,边拍打我的屁股。也不再抱

    我的腰,而是任我瘫软在梯阶上,他把近百公斤的身体压了下来,更用力的肏,

    我只好不停的淫啼。

    那雪白的乳房,被止滑铜条刮到都红了。肯定很痛!好希望得到阳光少年的

    救赎。

    「说,你能承受几次高潮?」

    我不想回答。

    我的纪录保持人是谷枫,谁也不可以偕越。但这会儿身体不听使唤,有更多

    的淫液流出来,即已坠入淫秽的深渊,我想要求更多,可以吗?

    「嗯…嗯…我还没有崩坏。我已经二次泄身了…求你…不要再继续了。」嘴

    巴说不行了,但身体无法自主,我还想要…又往再次攀登高潮的巅峰飞去。

    倪虹,谁也不可以逾越谷枫的纪录。

    倪虹,你如果被破了纪录,被开发成功,以后你可以拥有更多。决定了吗?

    暴屌哥勾引我,说:「那你再用一次高潮,迎接我射精好吗?」

    「嗯…嗯…嗯…嗯…」

    「那么请告诉我,是不是很想要我射在你烂B里面?」

    「嗯…嗯…射在里面…嗯…请你…射在烂B里面…」

    「很好,我准备来了!你现在打电给男朋友。」

    「做什么?」我不解。

    「告诉他,你彻底燬坏了,现在要迎接外头的男人射精在烂B里面。」

    看来真坏到彻底了,我竟然拨打浩文的电话。没人接。手机在响;下面也在

    响。噗滋…噗滋…

    「臭婊子…原来你没男朋友,才出来找刺激。啊~啊~爽,我又再占领一块

    净土。今天要用精液,填满你的子宫。」

    「啊~啊~啊~啊~别这样说,人家烂B…高潮了。」

    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上半身瘫软,没人救赎;下半身不停的颤抖。谷枫费

    了好大劲,写下的纪录,人家简简单单就追平了。

    「喔…喔!你高潮的B够劲,夹的真紧。这屄嫩…好爽…爽死我了。」他把

    阴茎抵住我的阴道深处,我感觉得到,那力道很强,浓浓的精液全射进我子宫里。

    暴屌哥射精后,抓起瘫软的我,说:「转过来,背对阳光!」他拿着手机摄

    影,强迫我将他阴茎舔乾净。然后用力揉捏全是尘土又红肿的奶,说︰「对着镜

    头。说,被我干的爽不爽啊?」

    我被抓回他的领地,他要我坐在楼梯上,暴屌哥拿唛克笔在我的乳房,和大

    腿根上,写上〈屌奴006〉。

    「宣示所有权,回去不可以洗掉。下回带你去纹身馆,把编号纹上去。用黑

    墨…哈哈」

    暴屌哥接着又要我二脚开开,让他拍摄被干到红肿的阴阜。接着拉扯充血未

    消的阴蒂,又拍一张特写,说:「这是使用后实况。」

    「〈屌奴006〉!?喂,我在叫你…」

    「〈屌奴006〉你对着镜头承认,说今天被奸出了几次高潮。」

    「三次…高潮!」

    他很大胆,拿我手机,拨他号码,说:

    「记得把我键入电话簿。你B被我操烂,被我占有,归我所有了!今后痒的

    时候,随时来给我肏. 一个月最少一次,否则就像之前的女孩一样,你的嘴脸,

    会在网路爆红。」

    临走,我的内裤和胸罩还是没有还我,叫我在上头签名,说他要拿回房间,

    钉在墙上当战利品。

    原来,他给我看的女生,都是在这种情况下摄影;也在这种情况下,乖乖求

    这色魔肏她。

    我是女警,才不怕被恐吓勒!

    在光明与黑暗的中线被强奸,我承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无法保证,

    下次他约我时,我会站在那一方。

    会接受他的恐吓?还是逮捕他?

    这一回,我之所以没逮捕他,脱困后更没马上採集嫌犯的DNA。是因为被

    肏到虚脱,一回宿舍,洗好澡,连保养都没做,就睡着了。

    翌日,还睡过了头。醒来,有想要追究被强奸的事。但想到要写职务报告,

    述说自己被强奸的过程,难以启齿啊!

    上班迟到勤务签出后,溜回宿舍洗澡,先用黑兰极萃乳霜保养。对着镜子看,

    惨,被奸坏了!小屄洞口大开,赶快拿出那一瓶透明药汁。说可以让阴道紧实,

    还能滋润内部肌肤,这回总算用到了。

    做好保养后,电话突然响起,接起来是女警司邓钰芳,问我人在里?颤惊惊,

    以为她要追究我翘班,赶快找理由塘塞。

    「报告长官,我在埋伏,想逮捕一名叫〈强奸常犯〉人…」女警司反问我:

    「你如何得知这犯嫌,他藏匿在那里?」

    「躲在一栋旧公寓里!可是我…还没找到被害人…出面指控他。」自己是执

    法者;也是被害者。光明的使者;也是黑暗的屌奴…

    邓钰芳说:「你后!在讲什么?整天迷迷糊糊的。」

    原来〈强奸常犯〉囚虐另一个屌奴怀孕,还为他生下孩子。得救后老公不承

    认,闹开来。〈强奸常犯〉被裁定强奸及囚虐罪名成立,但他居无定所一直没入

    狱。

    听说他身上背着几十件强奸,和囚虐性奴案件。逮他入狱的警察,可以破格

    升迁呢!

    嘻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也不用拿自己被强奸的过程,

    写职务报告。暴屌哥要我随传随到,我只要等他呼叫〈屌奴006〉,随手摛来

    就升官了。

    但女警司说:

    「抓〈强奸常犯〉这事儿不急。你快点赶回警署,去阻止你同学…」

    最近〈黄警论坛〉已经不只一次,出现制服警察做爱的影片。

    〈黄警论坛〉就是当年的〈皇家警察论坛〉,现在则是九龙城警区总部的警

    员群组。

    论坛出现制服性爱的影片,大家不会去追性爱主角是谁,而是追性爱场景,

    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公不义的事。

    性爱主角,是蒋秋和我同学林雅婷。蒋秋是署里出了名的淡泊名利,快到咬

    粮年龄的高级警员。他和林雅婷自喻是警界的狗男女,觉得那里不公不义,就会

    跑去那里做爱。

    这一回,蒋秋又和我同学,跑去陈警司办公室做爱。因为陈警司办公室有摄

    像录影,监看人员发现马上通知人事部,受理的女警司叫邓钰芳。

    这事儿在香港也没犯法,警司不想处理。知道我和林雅婷是同学,就打电话

    叫我去吹哨子,沖散这对狗男女。

    钰芳叫我用跑的,一定要阻止他们用视讯直播,把干爱影像传给警务处长看

    到。

    我边跑边想:陈警司的办公室有什么不公不义?才会引来这一对狗男女,利

    用警务处开主管会报时,大胆的在办公桌上性交?

    我上气不接下气,打开没锁的警司办公室。一眼就看到蒋秋和林雅婷,当时

    正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

    我及时阻止他们,视讯没有传送到主管会报的议场,算完成使命。但隔天我

    同学和我有心结,他们还是把影片PO到〈黄警论坛〉。

    我实在迷迷糊糊,还觉得这二人给我面子。为了感谢他们,也为了论文,我

    邀他们俩一起吃饭。

    蒋秋很爽快的答应,林雅婷虽没拒绝,就是冷漠的敷衍我。

    我和林雅婷是香港警察学院,学警训练课程的同期同学,自从我调过来后,

    她一直觉得是我抢了她的风头。我也觉得她误会我,一直想好好邀她坐下来,二

    个同学剖心沟通一下。

    我问林雅婷,为什么总对我有敌意?她没说。蒋秋打圆场替她回答:「我们

    要让陈警司在警务处长面前丢脸。」

    那不公不义的理由呢?蒋秋说,陈警司接受性招待,掩护警队的不肖同仁逼

    良为娼。

    陈警司也知道蒋秋要伸张正义,上星期就公然点名,某些同仁不自爱,若一

    再挑衅警纪,就要用调职手段拆散,流放边陲之地。

    蒋秋帮雅婷说项:你同学将被流放边陲,都是你处处抢她风头,害她在署里

    不被重视,因忧郁而犯了性爱成瘾症。

    一开始,她只在工作压力太大时,会想找个地方自慰发泄一下。但愈来愈严

    重…

    没错,雅婷是常公然在厕所自慰,被我撞见很多次。我迷糊,觉得自慰没什

    么。经蒋秋说出来,我才知道,雅婷会用这种方式,竟然是在向我表达抗议。

    「同学,我并没有轻视你。只我我迷糊出了名,目前绩分也比你低,从不会

    想和你争升迁。」

    林雅婷眼眶红红的,说:「你调过来后,人缘比我好,我一直以为你故意的,

    想扳倒我。」

    「怎会呢?我一直当你是姐妹,咱不是一起卖原味内裤吗?」好再有这一段

    合夥生意,让她笑了。

    听我们在卖原味内裤,蒋秋先是一愣,接着说:「林雅婷,听来不是你捕风

    捉影。原来,倪虹真比你还淫荡。」

    林雅婷这才开始畅言:「都嘛是你人缘好,又当公关拍片女警。我也很想上

    镜头,也是和你较劲。才和蒋秋演狗男女,帮同事代言,藉之伸张正义。」

    我心里瞬间浮现,昨儿被暴屌哥强暴的回忆。心里笑,同学!论身材,论出

    轨,我都成烂B,身上的〈屌奴006〉还没洗净。比骚,你那骚得过我?

    林雅婷看我在微笑,不明就里,她愈讲愈激动。

    「愈是紧张的地方,愈是刺激的方式,愈有快感。比如面对镜头、被撞见的

    羞耻感,或者没有人敢做的地点…等等,都能在几秒内颤抖,瘫软。」

    「这我经历过,可以体会。可是上传主管会报,全香港的警察首长看你被肏,

    是你丢脸吧?」

    雅婷说:「不会啊!你的不雅淫照和影片四处疯传,你的人缘依旧那么好。

    咱警司的办公桌被我当炮台,他才会没面子。我要大家拿放大镜检视他的所

    做所为。「

    我心里很惊讶!却不敢问,她在那里看到我的不雅影片?心想慢慢来,於是

    改口问她:「这种有诉求的代言,像演戏,你会爽吗?」

    雅婷描述当时的情况:

    我们计画了一星期,还有预演,那一天刚下勤务还没换下制服,蒋秋说:

    「抓到机会了,快!」

    他拉着我的手,到二楼冲进陈警司办公室,说:「就在他的办公桌上搞,用

    视讯传到主管会报议场。」

    我真的超害怕的。也许是这种紧张、刺激感,我们接吻后,下面就已经湿了。

    之后蒋秋让我仰躺在办公桌上,脱去人家内裤,肉棒就插了进来。

    「蒋秋你好硬…只是演戏…你怎这么猛呀?…喔…喔…」

    「嗯,你舒服吗?心里,有真心愿意被我操吗?」

    「嗯!多少有欣赏、喜欢你的个性…我才陪你演,愿意被你操呀。」

    「喔?演戏也可以投入感情。」

    「…对啊…快…用你的棒棒深深的插我吧!」

    「好,那咱动作做大一点。喔…你BB好紧啊!我来开视讯,把画面传到主

    管会报。」

    「你告诉处长,咱这儿有女警,被逼当妓女了…」想到自己就要当英雄引起

    轰动,那当下真的好紧张,但真的好兴奋、好刺激。

    可是,蒋秋不会操作视讯。我只好拿着手机帮老公拍摄像,他想看我和别人

    爱爱的样子。

    蒋秋的阴茎抽插的飞快,龟头肿的好硬好大,他把最硬的阴茎,在我最柔软

    的阴道中来回冲刺。

    我把双腿抬高,二脚悬空,忸怩臀部迎合着他,换他摄影,我二手拨开自己

    的阴唇,让他拍湿漉漉的特写。

    「我是不是很下贱的女人?喜欢给别人看…」感觉我好淫荡,我有点不能自

    己的问。

    「以前用潘金莲骂女人淫荡,可这时代,很多女人想演好潘金莲。更何况,

    你老公在等着看你被肏的影片。」

    对呀!想到老公在家里,正期待看到我被肏的样子,我笑着对镜头说:「老

    公!…你老婆这样,有像潘金莲吗?」

    「老公,他的屌好大,正在肏你老婆的骚屄呢!」

    蒋秋也在一旁配音,猛夸奖我,兴奋地合音说:「兄弟,你老婆脸蛋美、奶

    子美、屁股美,骚屄更是美!BB好紧啊!」

    「女警,这会儿躺在办公桌上被肏,哦…明天她就出名了!」

    被蒋秋这样讚美,我撑不了三分钟,很快便浑身抽搐,脑子里一片空白,人

    就高潮腿软了。

    而蒋秋以为我会热,解开我的制服上衣钮釦,我用力搓揉自己的乳房,让蒋

    秋摄影时,我有一个想法,赶快发视讯给老公。老公说在地铁站,改用电话讲。

    「老公!你老婆的奶子,还戴着你送我的蕾丝胸罩,这会儿袒露在同事面前,

    画面很淫荡,回家给你看视频,你会喜欢的。」

    「问我的感觉?有老公在,他动作明显加快了,我觉得龟头每一下都顶在花

    心上,滑来滑去。」

    「有啊!我有高高的抬起屁股,两腿分得很开,好让他肏得深一点。」

    「老公,你受不了了?要去厕所?好,我们让你看视讯。」

    这时候蒋秋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小骚货,我受不了刺激,要射了?」

    「老公,他快射了。你老婆一直无法怀孕,我真要让他配种吗?」

    「蛤?你叫我扒开点,让他射得深一点?好…好…他点头说知道了!」

    老公问我要高潮了没?我「嗯」了一声,就用手去弹自己的阴蒂。蒋秋的阴

    茎,也加足马力配合,在我的小屄里快速抽插。

    这时我发出了很大声的淫啼,接着全身颤抖,阴道开始强烈地收缩。

    「老公,他讚美你老婆,说我小穴在夹吸他的鸡巴呢!喔,你平时也有感觉

    吗?嘻…嘻~」

    「啊…老公,我夹到他受不了!说要射精了…啊~开始射了…喔~喔…喔…

    老公,你心脏不好,别激动。「

    「有,很烫!射好多。有,顶很深!还有,还在抖…」

    别人会觉得,这是好可怕的想法。但对不孕夫妻,外人是无法形容这种刺激

    与期待的。

    偏偏这时候,正好你开门进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