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15)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125。

    〈15〉。

    谷枫靠在栏杆上,说:「来!用你的小嘴帮我口口。」

    这可是世界知名的彩虹桥景区。我先左右看一下,判断买家和小叔会躲在那

    里?迫於无奈在他走跟前,慢慢蹲下来脸面向谷枫,微笑害羞的半跪,伸手解开

    皮带、拉开裤链,抓出鸡巴。

    吞了一下口水,用嘴唇开始对龟头先是亲吻吸啜。他们一定会偷拍,说不定

    有人拿长镜头,我把动作做的很悠雅。

    顾虑美感,嘴巴唅龟头不敢太深,偷窥都在右侧,就用左手套弄他的阴茎,

    右手抚弄他的睾丸。这样被偷拍,谷枫有面子。

    我很迷恋他屌上的泥巴味道。这味道对我,算是另一种催情迷药,土味闻起

    来会让我兴奋,私处会湿。

    当然我口交的技术也不差,因为我的嘴小唇丰满,男人被我口交,那根会有

    被溶化的感觉。

    我搞得谷枫轻声叫爽:「口得好,小骚货!」我吐出鸡巴反驳,「我才不是

    小骚货!」说完又吞了回去。

    我伸手到自己私处一摸,好湿!淫水早己透过小裤裤流出来了。

    「枫!这一件够湿,该脱了。可是有人在偷窥。」

    「装没事,你先自慰给他们看!」

    「喂!让我自慰给买家看?样子会很淫荡。被他们偷拍PO网怎办?」

    「为了生意牺牲一下啦!」为了生意,我只好一只手扶着棒棒口交,另一手

    自己手淫起来。

    谷枫看我这样,先是瞄周遭,低头说画面好淫荡,要我吃深一点。

    吃深,被拍到,人家会笑你小屌男的。他顾着爽,我只好用头发遮住,大口

    深吃,整根吞进喉咙里,来回抽送了十几下,再把肉棒吐出来,上面沾满我的口

    水,在阳光下看起来亮亮的。

    吃得谷枫一时兴起,抓着我的头猛按、挺腰让鸡巴插到喉咙里。明知有人在

    窥视,我只能配合,使力的大口吸啜。

    一会儿,谷枫说:「我想插你的洞洞了!」

    谷枫要我趴在栏杆上,让臀部对着他,他双手扶着我的腰,还伸脚把我的的

    脚扫开点。

    「喂!当我是母狗喔!」

    他拨开内裤,顺着股沟沿着湿滑,一下插到了底。

    「阿~」会痛,想要他轻一点都来不急,没听到声,但有「噗哧」的感觉。

    那龟头已顶到我深处了。

    这时,突然有一对情侣走过来,我想起来被谷枫压住,羞到无处容身。听谷

    枫在骂,原来是小叔拉祝金雁假扮情侣在拍照。

    二人被骂跑后,我又被谷枫押趴在栏杆上,将小屁股翘高,让谷枫继绩动了

    起来。他双手扶我屁股,龟头时而深入,时而在后庭徘徊。

    「枫!你…别碰我禁忌,想都别想。」

    谷枫说:「你的菊花开的很粉嫩,又湿又热呢!」我很害羞一直骂他,不准

    碰我禁忌。

    我不给,谷枫小生气,骂一句「讨厌!」把阳具往小屄一顶,这回真有噗滋

    一声,硬是被火热的屌棍,一口气就插到深处。

    「啊…」在光天白下被塞满的感觉,特殊!他说好爽,我是羞的要死了。

    谷枫在亵玩我给别人看,慢慢拔出来,又再猛力插到底。

    瞄另一边,多了几个紧跟的小男生,说远不远,我用手捂着自己的嘴,或咬

    着手指不敢发出声响,谷枫在背后使劲的肏我。

    撞击声音「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比远方的游客还大声。

    我小心裙子,不让臂部露出,啍!虽然在隐在树荫暗处,我也不给看。

    怪?谷枫的表情,似乎一脸得意,不在乎,「你以为自己在演A片喔?」

    我每觉自己湿漉漉,就拿件内裤擦一擦。

    十分钟过去了,回头看谷枫额头上全是汗珠。

    他看我咬着手指不敢出声,竟然来抓我的手,硬是把我双手别押在后背上。

    想让我叫,想肏我给谁看?

    偏不!我不屈服。改用牙齿咬着下嘴唇,脸上的表情不用说,肯定十分淫荡,

    因为我很享受。

    「啊!」双手被押后背,像韁绳。

    我说:「你是公蜻蜓喔?这样押着,我无法生产原味内裤啦!」

    谷枫笑:「真人秀,直播,冲人气!」把我的手往后一扯,像骑马驰骋。这

    小子今天很持久,可是我还太嫩,明知有人偷窥,我竟然无法高潮。

    直到谷枫加大了力道跟深度,我终於屈服了,像被韁绳笼着的牲口,任由他

    控制进退,我只能张口,喔!喔!喔!的淫啼。

    「干我…干我…快点干我…喔!喔!」谷枫大口喘着粗气说:「哈哈…这才

    像话。爽,我要放进去了…」

    我上气不接下气说:「我就快到了…你别急,忍着会…啊!」

    都紧要关头,谷枫谁惦记交货的事,说:「你把内裤全给我,我来…」

    他把要交货的内裤全套在肉棒上,这回再插了进来,还是有「噗哧」一声。

    他继续肏着。还说:「里面又软又嫩又温暖。」

    我被肏到全身颤抖抖,向后回头,喊他:「枫!到了,舒服死了。枫哥…」

    身体在徐徐微风下颤抖,接踵而来的快感,喔…喔…让我鸡皮疙瘩一阵阵。

    「干我!…啊啊…唔唔…为什么要有气质…我想要啊啊…我想被屌啊!好深

    …好深…」

    高潮流出的淫液,把内裤一件一件的濡湿了。

    「嗯…嗯…枫!记得,你以后都要这般神勇。」我贪得无厌地呻吟着。

    「我不要当乖女孩,我想当妓女…啊…」这句话,是原味的感言。

    谷枫接话说:「呗…有人在看,直播,逼真一点…」

    「啊啊…大哥好棒…干我…大力点…对!好深…我还要再来一次高潮…」

    谷枫用最大的气力,噗咻…噗咻…往我体内深处释放了精液。

    他把鸡巴从嫩屄拔了出来,我赶忙用手摀着,二腿也帮忙夹住说:「哇!怎

    射这么多?快…帮我拍照。」

    把套在肉棒上的内裤取下来,再从背包中拿出小卡片,一件一件轮流穿上,

    一边等底部沁到淫液,一边写感言,等谷枫拍好照。才脱下,再换另一件。

    我觉得做生意,该忠实的善待每位买家,每位都会有不同的感言,因为我有

    太多太的心里话要说。

    第2件。我发现了一个事实,完美的性爱,是不可能被制造出来的。

    第3。羡慕吗?你必需要有爱,才能融入完美的性爱中,这一件就有。

    4。我有新发现,只要你拿这内裤自慰,我会有感应,咱的性灵会合而为一。

    5。在钮釦一颗颗被解开的时候,心也慢慢地剥落,我就只剩淫荡了。

    6。这一件,就因为有你在窥视,才这么湿。我真的是这么想着。

    7。我爱我所爱,你也要疼惜我的原味,就如自己的身体……即使你在窥视,我还是会想在彩虹桥,为你演绎一场性爱。

    9。帅哥,我不能背德,只能接受你用偷看方式参与。

    10。只要用心,你就能感受我在爱抚你那丑陋的地方。

    终於十件都交出去了!

    女警面交内裤,加上买家PO跟拍照,让〈软男风潮〉的购物平台大红。

    我可是公关女警,在生产原味过程中,都很注意姿势,反倒是谷枫像猥琐的

    公狗样,反而提昇了我的人气。

    这里不是香港,没人敢PO露脸照,露身体我不在乎。只要原味产品,能让

    谷枫赚大钱。

    之后,开始有买家自己买情趣睡衣,让我穿过,当然我得应买家要求的姿势

    拍照。到后来,连网购内衣厂商,也主动找我代言。

    每次回婺源,都得代言十几套情趣内衣,有网状的,有护士服,学生服,有

    开裆内裤,还有露乳内衣等等。

    请谷枫按快门,总抓不住我的表情。我很敬业,乾脆用卧虹居当摄影棚,选

    几个点架单眼相机,我自己手按遥控器,快门一直在卡擦作响。

    用我美丽的容颜,苗条的身材,饱满的乳房,粉红的乳头,圆润的臀部,来

    塔配情趣内衣。

    有时候为了让乳头挺一点,拍出来才会好看。就得羞赧地,用手指夹捏乳头,

    或用搓揉乳房来塔配画面。谷枫说,简直像日本A片中的情节,令人血脉喷张。

    我也是,体内的细胞好像要爆炸一样,赶快拍完,接着就是可以和谷枫尽情

    的做爱。

    和谷枫尽情做爱后,我又飞回到香港上班。二头跑,周而复始。

    ●

    很多女警应该跟我一样,都是认真有爱心的执法者。

    而脱下警服在宿舍却是弱者,穷极无聊,盯着窗外,一样阴沉,看来又会下

    雨。空间似乎在这瞬间静默下来,有点孤独。

    侧头看着桌上的手工瓷瓶,笑!拿一件性感内裤帮它套上,漂亮多了。拍图

    片微信传给谷枫说:谷枫!我今天生日也。

    谷枫已读不回。浩文的微信是,很吵嚷:

    「亲爱的,生日快乐!别不接我电话,我有时间,你有闲,来去约个会,让

    我陪你过生日吧?」

    想的人已读不回,不要的人,一直烦。

    「倪虹,再不理我,就把自己用快递寄去你门口,让你吓一大跳。」

    「好想揉你的屁屁,倪虹,没听到我在叫你把屁股翘高吗?」

    讨厌的谷枫,你真的很废也,敢给我已读不回?直接打电话给他:「枫!我

    今天生日。」他嗯了一声,竟回我说:知道。

    「你不祝我生日快乐吗?」虽然是电话,听不出来我的语气,是在撒娇吗?

    「上回在景德镇,买那个瓷瓶,不是说送你当生日礼物的吗?」

    「你还真是无趣。我要的不是礼物,是一句生日快乐啊!」

    「喔~那祝你生日快乐!」谷枫从善如流的说,语气平板。

    「唉!手工的瓷瓶,是卧虹居要放普洱茶的,你竟帮它穿上内裤?」

    挂了电话,叹!一个人的生日好无趣。还真的有一点怕,浩文很敢,怕他来

    找我。还是出去避一避好了。

    第七章〈肌肤之钥优雅魅惑〉

    看来雨一时下不来,独自步行在街道。

    突然,被一家蒜烧猪肉店的告示吸引,我脚步方向一变,走进那店里。这店

    从读书时代,就和谷枫一直吃到现在。

    今儿竟然贴出是最后一天,明天起歇业。趁着最后一天营业,去怀念一下。

    好巧,我碰到印度餐厅老闆娘小娴,她咬咬唇不好意思的邀我一起吃。我想

    到她被自己店内厨师强奸那件事。

    心里有一个谜,就是我怀疑,当时浩文学长和阿梅去厨房做什么?

    今天这一顿饭,小娴帮我解开谜团。她告诉我,事发隔天厨师阿忠辞职,接

    着和老婆阿梅和离婚。

    而阿梅也不再和阿利拍拖,而是改在帮浩文卖印度神油。

    小娴说印度餐厅照常营业,但老公阿利生病了,整天叨叨絮絮,说赔了夫人

    又折兵。

    我也好奇,阿利淫人妻子;妻子被人淫,也算公道,阿利怎会遭受打击?经

    一细问我吓一大跳。

    小娴说:「老公一天到晚吵,说要当我的王八乌龟奴。」

    她拿出手机,把老公传的讯息秀给我看:「老婆,让我戴绿帽子,你想什么

    时候让我戴,我就什么时候戴。你想和谁做就和谁做。」

    我觉得阿利没疯,只是精虫上脑,色文看多了有绿奴倾向,还不至於连老婆

    都不要。

    小娴说:「我也这样想,是我被粗俗的印度厨师奸了,老公无法接受。只是

    一时神经,只要射了就会后悔。於是问他想做爱吗?」

    他竟说:「我是你的贱狗,主人用脚帮我弄出来就好。」於是小娴就穿丝袜,

    帮他弄射了,射完问他:「还想做王八吗?你给我想清楚,我累了想睡觉。」

    没想到隔天,阿利把自己餐厅和名下资产全部过户给小娴,说贱狗要保持一

    无所有。

    还签好离婚协议,让小娴可以随时抛弃他。还说如果对他不满意,就处罚他

    一个月不准射精。

    「你答应了吗?」一时也猜不透这种男人的心态。

    「没有!要玩就来玩,我就命令他侍候我。但他做爱时,求我出轨让他戴绿

    帽子的话越来越频繁,我还是不同意。」

    「有一天他问我,如果我把你绑起来,让男人操你,你会生气吗?」我以为

    是情趣,回他说:「大概会很性奋吧!」

    没想到过了二天,他竟然拿手铐把我给拷上,然后脱光自己,架好摄影机。

    我以为要情境扮演,真的很性奋。

    这时门铃响了,没想到老公开门,迎进来一个制服警察。自己跪在一旁,低

    头说:「大人!求你帮我主人配种。」

    我在很生气情况下,被那个警察强奸,他却很开心。

    之后那个警察又来奸了我几次,还带了同事来一起来。不同男人,有不同的

    感受,只要心过去了,我渐渐觉得也不是坏事。

    不就是比较特别的性爱方式,配合他们就容易了。那警察很会做爱,和他做

    时,老公阿利就跪在一边服侍。他像一条忠狗,会帮我舔屄、舔脚。

    等我和别人做爱了,他就在床边,硬着鸡巴看着我做爱。听着肏我的男人骂

    他王八,他会说:「谢谢你操我的老婆!」

    还转头,对我说:「老婆,谢谢你给我戴绿帽子。」

    这种做爱方式,看情绪不完全厌恶,有时候也满刺激。性交结束后,我如果

    对他的服侍高兴,就命令他自己手淫,快射精了,伸出脚让他射精在丝袜上。

    那个警察很有经验,教我说,让老公禁欲几天,荷尔蒙会反扑,这时候玩这

    种游戏,阿利会更冲动更满足。

    等我完全接受不同男人之后,阿利开始到处PO〈帮老婆找情人〉的讯息。

    餐厅一下子天天爆满,我也乐得好收成,一直玩到现在。

    他起身在我面转了一圈,问我:「小姐!你看我,现在…感觉有坏掉吗?」

    老实说,她没有,「看不出来,你比以前更明艳动人!」

    「你也是,依旧清纯,但女人直觉,你多了一种艳。你该也是很幸福吧?」

    我无言,今非昔比。心是没变,可身体都快被肏坏掉了,那来清纯?

    我问小娴,那个警察是谁?小娴说:「就你那个同事,他说你太富正义感,

    要我保密不让你知道。」

    同事那么多,但答案却只有一个。我气!我有一点恨他。

    回到宿舍想睡一下,睡不着,为什么又是浩文?情绪超低落的。

    洗头、洗澡、吹乾,感觉发丝柔软香甜。修剪指甲,因为想坏。

    在乾净的床单上,拿两个枕头当靠背,坐躺在床头,架好笔电,调整萤幕,

    开始看咘咘传给我的做爱影片。

    一边看,一边抚摸自己,从耳朵、颈部、肩膀、腋窝、乳房、乳头、腰线、

    肚脐、顺着骨盆的形状画个、顺着阴部的形状绕三角形。再从大腿内侧,慢慢

    往那个部位,我被挑起了情欲。

    到了重点部位-阴蒂时,我已经湿了。藉着湿润,灵活的上下、左右来回触

    碰阴蒂。随着影片的节奏,忽快、忽慢,在阴部画数字的符号。

    画,上面的小圆是阴蒂;下面的大圆是阴唇。偶尔不小心,手指头就掉

    进阴道,沾点爱液,再以画方式继续。

    终於感觉阴道内外的肌肉,开始一收、一放了!知道自己这时,已经进入高

    潮的第一层次了。

    女性的高潮可以分多层次,以及多段式。要进入第二层时,我需要一个心中

    喜爱的真实对象,来进行情境幻想。

    以前想望的对象,都是浩文。这回,只好从印象中另找男人。

    搜寻,竟然没有好男人?

    於是抓滑鼠,按下影片下方的广告网址,滑鼠带路,引我登入了成人聊天室。

    上线没多久还在熟悉环境,便有几个屌男在敲我,有一个自称〈强奸常犯〉

    的网友,引起了我的兴趣。

    犯案还公然讲?我不信。

    但他不断描述自己如何强奸女生,还说很多女人都有想被霸凌奸淫的潜质。

    说愈老实的女生,凡被强奸过后,都愈会从抗拒中转为淫荡。

    一开始我是套招,如果真有事实,我要逮捕他。听他描述过程不知不觉中,

    我发现自己下面湿了。

    他传来二张图档佐证所言不讹,说:「就是这个女生。看,第一张多清纯。

    最后变成这样,被我调教的像欠干的母狗。「我仔细比对传过来相片,对照

    是同一个人,但前后伴若二人,也不像情境扮演。

    接着是影片,也是同一个女生,跪在地上,舔着他的阴茎,哀求说:「再强

    奸我一次。」还自己拨开小穴说:「求你把我肏成烂B吧!」一个清纯少女,怎

    会变的淫贱到不行?

    看到这里,我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插在小穴里。

    〈强奸常犯〉要我叫他暴屌哥,问我:「你是人妻吗?人妻都会爱看人妻系

    列A片。」

    「嗯!将心比心,看人妻A片,很容易湿。」

    「所以,你缺少爱,又是俗辣。在网路寻求安慰,聊天找男人用文字诱惑你。」

    我不是没有爱,是谷枫不在身边。被拆穿心思,正想离开。他又冒出一句,

    问我有没有被人强奸过,我回答︰「没有!」。

    他又问我:「有没有幻想过被强奸。」

    我想了一下,诚实的回答︰「有!」其实是在想,如果碰上要怎么应付。

    又聊了一会儿,他说,每强奸女生都会录在手机里,当战利品。

    他怂恿我,如果想看更多,就出来见个面。我犹豫了!

    可是,女人跟男人一样,当性欲旺盛,也会有卵子冲脑的时候。心里又想,

    若有证据就带回来,难不成我跆拳三段会怕你不成。於是约一小时后,在地铁站

    入口见面。

    下线这才发现二人聊了一下午。我到地铁站,天色已近黄昏。

    在地铁站入口,我找不到指定衣着的暴屌哥。正想离开,却被一部厢型车截

    住去路,一个高壮像工人的男生,叫我快上车。约定的衣着符合他就是暴屌哥,

    但我犹豫了,知道不能上车。

    他却也不开走,后头的车子叭叭的催,大家都在看我,只好硬着头皮先上车

    再说。

    上了车后,他说要带我去看夕阳,直接开到一个小渔港。途中他叫我虹妹;

    要我叫他屌哥。

    到了码头,他找地方停车,我们在车内闲聊。有想到要请同事来支援。但说

    不定只是唿隆,一个屌民,回旋踢,就踢下海去了。

    聊了好一会,他的动作和言语越来越大胆,问我奶子有多大,我不好意思的

    告诉他︰「32D」

    「哇!大奶妹喔!我摸摸看。」没等我回答,手已不客气的抓住我胸部,我

    反应很快,但没护住我的胸部。

    他臂膀像蓝波,力气太大了,而且在车子里,跆拳道无法发挥。知道真碰到

    强奸犯,只得暗暗叫苦。

    我被他拖到后座,这才发现他早有预谋,早就把座椅打平。他逼我仰躺,然

    后最少一百公斤的体重压在我身上,他狂吻我的面颊,我无从躲闪,只好闭上眼

    睛,默默忍受,让他我面颊留下大量口液。

    他先在衣服外抓了一会儿,便解开我釦子将手伸到衣服里,并将我的胸罩往

    上推,我的水滴奶马上弹了出来。

    「首先来品嚐这对雪乳!喔哦哦,果然很大。」

    「虽然很想吃二口,但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做。」拿出手机拍我尚未发情的乳

    头。

    接着他左臂强压住我胸部,右手指却很柔,有技巧的揉捏着乳头,我害羞的

    想推开他,却使不上力。

    「呵!很敏感,乳头翘起来了。」他又拍了一张。

    「不要…码头有人,会被人看到的!」我试图让他分心,要用跆拳道。

    「怕什么?看到就看到啊!照片也是要分享给人看,这样不是更剌激!」他

    说完,更把车窗拉开。

    近身缠斗二人都出一身汗,我的乳头本来就敏感,被海风一吹,又被他捏了

    一会儿,我全身力量耗尽,只能乖乖躺在打平的椅子上喘气了。

    他压得我无法动弹,低下头在我耳边呼气︰「怎样,这力道舒服喔?要乖乖

    合作?还是我强奸你?」

    我很理性,矜持的摇着头。

    「不想啊?怎么可能,我摸摸你的骚穴看有没有湿!」我来不及反应,他已

    掀起裙子,开始抚摸大腿。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也叫了出声来︰「啊…不要!」

    「好滑嫩的大腿啊!」本是讚美之词,此刻出自淫贼口中,变成不堪入耳的

    淫语。

    我只能把眼睛闭起来,我下意识想把双腿合紧,想阻止色狼的进攻,无奈全

    身乏力,让手指得逞,翻过内裤摸了进去。

    加上一下午聊色加上自慰,我的春心被撩动早湿了。再面对激烈的挑逗,我

    毫无抵抗能力,欲火勃发,绮念丛生,浑身酥软,任由他手指使力往我小穴,用

    转动方式钻探着。

    我柔细的双手也只能象徵性的反抗,嘴里喘着大气︰「啊…啊…不要…你要

    干什么?…呃…」

    「干什么?你看不出来我要强奸你吗?」他用身体压制我,这回将我上衣直

    接往上撩起,接着粗鲁的脱下我的内裤。

    「呵呵!内裤上还有淫渍,这就够我射十回了。」

    「你看啊!这是什么东西来的?」暴屌哥大声斥喝我看。我睁眼看他把插在

    小穴里的手指抽出来,点在我鼻头上。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手指上全是透明黏

    液。

    敏感的我,那尽得住用转动方式钻探。可是对陌生男子分泌出大量爱液,这

    可是无比羞耻的屈辱。

    「你说啊!这是什么东西?」

    我满面通红再次闭上眼睛,当作什么也看不见。暴屌哥看我害羞,他高兴得

    发出阵阵淫笑声。

    随即改用长满卷曲体毛的腿,用力叉开我双腿,再玩弄一会金色阴毛,拍了

    几张相片,又再一次将转动式的手指,往我小穴里钻了进去。

    这一次钻探,使我阴部有种奇特的骚痒感觉,无力酸软的双脚,开始无意识

    的轻晃着。

    「重要地方,非常美丽的粉红色。连肛门也是,这值得好好调教一番。」

    我超怕被碰肛门,惊喊:「不要…不要…那里不可以…」我挣脱不了他,我

    觉得好丢脸。

    「哇操,这么湿啊!其实你也在期待被强奸吧?嘿嘿嘿…」他发现我更湿了,

    开始用下流的语词羞辱我。

    「屌哥,你放手,求求你手快抽出来…啊!」我挣扎着向他求饶,但这傢伙

    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他插在穴内的手指,依旧不停的往深处转探着,连带按

    在阴蒂上的大拇指也跟着弹弄。

    这傢伙武孔有力,像蓝波,但手法细腻,很会折磨女人。

    我很难受,陷入晕眩,又看见五彩缤纷的光,知道情欲似乎又被挑起,人开

    始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我先来替你拍一张小穴和屁眼的使用前特写。」

    「啊…啊…不要…不要拍…啊…」

    他根本不理会我,拍好后,低头便含住了我的乳头吸吮,手指使劲的在小穴

    里转动着。感觉手很粗糙,但肉穴很湿,没有听到水声,但我感觉里面有噗啧噗

    啧的水。

    接着他翻身拉下裤拉炼,将他的阴茎掏了出来。改用69式趴在我身上,不

    客气的把阴茎顶在我脸上,说︰「来!你先吃屌,待会儿包叫你爽死!」

    我不愿意的闪躲着,他就张口咬我小穴。「啊~痛!」他趁我张口叫,阴茎

    随即顶了进来,我的头被他二腿箝制着,只好顺从的含着他的龟头。

    不大也不小,正好塞我一嘴满满。他发出轻微的喘息声,也开始缓缓的抽动

    起来。

    他真的是强迫老手,我仰躺在座位上,那屌不会顶迫喉咙,让我可以喘息,

    正好制住逼我无法反抗。

    想逃,屌就会压迫喉咙,我双手只好抱住他的大腿。而他则悠悠的吃着我的

    嫩穴。

    「哈啊啊,感觉太棒了,我舒服得快射出来了,你…乖乖帮我吸出来!」

    「本来想乳交的,就先口爆,在你脸上抹我的精液吧!」

    二人全身都是汗,男人味好浓,精液好浓。

    男人在低吼:「呃…呃…我…我,爽得停不下来…」

    我别无选择,为了呼吸,只好全部吞下去。身体也是,全身颤栗,他的吃屄

    技术很高超,我高潮的感觉,好美!

    彼此都高潮过后,暴屌哥放我回前座,我要求他送我回地铁站,或让我下车。

    「可以!但以后随传随到。我要在你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抹上我的精液。」

    他不准我穿回内衣裤,斥喝我把内裤和胸罩全拿在手里,让他拍照。我不从,

    他说:「如果今天不想被强奸,就乖乖笑一个。」

    怪不得他给我看的女生,都笑脸迎人。我笑了!也拍了。内裤和胸罩还是不

    还我,说是战利品,拿回家作纪念。

    我心想先全身而退,明儿再把他抓回来。

    回程路上暴屌哥,不时转头看我,淫笑着说︰「小骚货,看你不害怕,你从

    事什职业?」

    「随便你想!」我不想回答,也不想看他,将脸别向窗外。

    这傢伙吃定我了,说︰「小骚货,看来刚才没强奸你,是我不对,是不是在

    恨我,没用屌让你爽啊?」

    听他这么说,我羞愧的不发一语,恨不得跳车。

    「你的B是极品耶,金毛漂亮,红嫩又水多,再配上那对贱奶子,还有你哀

    怨,看来不满足欠人干的表情。看来没有强奸,还真的对不起你呢!」

    越讲越低级,我终於听不下去了︰「够了,你不要再讲了好不好!」

    「哟!你走错路了,到底要载我去那里?」

    暴屌哥嘻皮笑脸的说:「回我家呀!你不是要看,我收集的战利品?」

    「我不信,你真放在家里?」我心想,他的战利品上,一定有被害人和他的

    DNA。

    「被你口交够了,被你抓去关,我心甘情愿。」被绩效冲昏了头,我又没有

    叫支援,竟然跟着他回家。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