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14)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678。

    〈14〉。

    这买家裤档竟然凸凸的,用猥琐的眼神在看我,我让他冲动了吗?

    他边上下打量,边靠向我…

    惊!

    一边看谷枫,一边心里暗叫:「喔!大哥,你只能看,不可以动手喔…」

    谷枫也不走,二人对话内容没什重点,我却被一直视奸着。这是啥意思?这

    是让客户看货吗?我一定很像像骚货!

    果然买家直白的问谷枫:「我要加订,但指定买她…买她的原味内裤。」

    吓我一跳,还以为要买我。赶快出手戳他,谷枫才发动电动车。我还得陪笑,

    红着脸,向买家挥手告别。

    看仰慕身影愈来愈小,我才敢说话:

    「年轻人,明儿个,我给你一件超浓味的。你赶快回家,要记得先把卫生纸

    准备好喔!」

    谷枫问我:「你一个人自言自语,在嘀嘀咕咕什么?」

    「嘻~嘻…心里话,不告诉你!」

    渐渐远离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是油菜花田救了谷枫,我忘了找他算帐。这

    傢伙让我被买家视奸,是穷怕了,想把我拿去卖?

    油菜花大片大片的金黄,在眼前铺陈展开,一直铺到人心底。

    机车爬上爬下,时而陷於泥湿烂软,时而从油菜花浪中窜出,柳暗花明时,

    我们已经到了一处天然湖边。

    谷枫没骗我,我开心的大叫,连跑带跳冲到湖边,伸手捧起湖水,清甜沁凉。

    「天啊!这湖平静无波,真美!」

    「就说你会喜欢,趁有太阳,咱来裸泳?」

    我看了看四周,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湖水清澈见底,幽静又原始的氛围,

    但怕会有人来,有些犹豫。

    谷枫看我犹豫,不解的问:「怎,和我不熟,还害臊?」

    「你是我生命里的主人,我羞什么,是怕你的买家,会不会偷窥呀?」我是

    早想脱光,在盛开油菜花海里拍照,这是一直期待的梦想。

    「怕什么?有好身材,人家想看,你就给看呀!」

    但我在乎的还是这头牛,想藉着花开正旺,在花海里拍我的雪乳、细腰、翘

    臀……还不是都为他。我想看你为我血液沸腾的样子。嘻嘻…

    「枫,在这儿生产原味内裤…可以卖贵一点吧?」

    「好呀,快脱下来吧!」谷枫伸出手为我解除身上的束缚。

    脱也只是一件,就全身精光!

    顶着太阳感觉不冷,嘻嘻…

    「倪虹,你真美。」谷枫用火热的眼神在看,害我脸不争气的微微发热。

    「不要一直盯着看嘛…人家会不好意思啦!」荒郊野外赤裸体是害羞,但是

    在内心里却觉得很甜蜜。

    赶快往水里一跳游了起来,还频频回头看,谷枫在帮我拍照。

    才说顶着太阳感觉不冷?可昨晚莫名一场三月雪,湖水冷死了,瞬间我脚愈

    来愈僵。

    「谷枫!快下来,我抽筋了…」是真的,没做暖身,湖水太冰。

    被他抱上岸,被赤裸的放在平滑的大石头上,我全身颤抖,谷枫抚着抽筋的

    大腿跟,帮我揉捏着。

    「讨厌…好糗哟!」我蹙着眉头。

    「嗯,那里…啊好痛…你轻一点…」「不,不是,那里…好痒…」被谷枫碰

    到桃源洞口时,我语无伦次,大脑满是绮念。

    「你能不能别这样叫?」谷枫目光深沉,怔愣的看我。

    「呃!你摸那么近,我会忍不住,女人想要当然会叫呀!」他没看出我瞳眸

    里有火在燃烧,我乾脆明说。

    看我全身发抖,这牛不笨,他脱光自己扑压上来,用大掌捧住我发烫的脸颊,

    我们唇齿交缠,爱火让我感到全身发热。

    他是我的真命天子呀!不解风情,代表他乾净。我还有甚么好计较的?谷枫,

    算你命好,捡到宝了。

    「枫!石头太硬,压得我会痛。」

    「那,换我躺下面,给你当床…」

    我主动,沿着那胸膛往下亲吻,那热的发烫的分身,似乎也在期待我的服务。

    我轻轻的用手指握着,那肉柱随我指头的动作抖动着。

    瞪那屌,骂:「你不服气?看。你马眼都吐出黏腻,还敢说你不好色?」

    我一边套弄,欺负它,另一手也没闲着,将我们的子孙袋,捧在手中,掂了

    掂。亵玩,问它:

    「你有几千万子孙?今天全都交给我,我来帮你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闻着谷枫身上特有的泥巴味,那是说不出口的淫靡,令我陶醉,我的下身都

    不知泛滥到哪里去了。

    抬头看谷枫,他用手当枕头,瞇着双眼喘着粗气,眼神中有着期待。我知道,

    他想要什么,顺他意,低下头轻舔着根部,这牛的呼吸更喘了。

    望着肉棒,它跳动是那么的强而有力,一下下敲着我的心坎上。

    这才是真正属於我的,伸出滑舌,轻轻爱怜的舔一圈。看看他的反应?谷枫

    的眼里,有着催促和无限期待。

    我一边吸吮着,一边用舌头轻触着每个点,我在找寻,我要让它今生都臣服

    於我。

    他输了,因为他发出呻吟声。男人呻吟的嗓音,很低沉又沙哑。

    逐渐强烈的金色阳光,让平静无波的湖面,瞬间洒了大把金粉,熠熠闪耀。

    虽有沁惊的山风,但热辣辣的阳光洒在裸体上,夹带着惊人热力,征服的成

    就感,让我浑身燥热起来。

    定定看着湖景好一会儿,我再次垂眸,看着谷枫,他的身体依旧结实,只要

    训练,肯定是头很会做爱的猛兽。

    驯兽师,我继续不断的吞吐、舔弄,或是用牙齿轻刮,天地之间只有谷枫的

    呻吟声,和我吞吐吸吮的水渍声。

    他半瞇着眼在看我,看的我好害羞,可为了我的性福,我不得不磨练你。

    懂吗?

    他充满了惊讶、讚赏、舒坦的眼神,我很委曲,也很得意,我更卖力的搧动

    唇舌,吻把一切。

    我也不乖!

    手偶儿在自己身上游移着,在玩着自已的身体,勾引他。

    小生气!

    正要骂,你怎还无动於衷时,谷枫有反应了,他说:「我不喜欢这样,这是

    我的工作,我来就好。」

    「喔!又要我在下面?」可是石床尖锐,又冷。谷枫拿我连身裙,铺在石头

    上,扶我躺下。舒服。

    「那。我今儿就任你处置啰!」

    「好,我先来嚐嚐你的味道吧!」期待终於有收获。

    他双手握住我雪乳,舌头轻舔着乳尖,轻咬着乳头,再不时的,就轮流舔弄

    我粉嫰的乳晕。

    「枫,你做的很棒嘛!」他没回话,迳往下吻去,在柔软的腹部停留一会,

    继续往下。

    「你阴蒂红红的,好可爱!」他说完,嘴就凑了上去,是贪婪的的整片上下

    来回的吃。

    「你好贪心喔!被爱融化的香甜,全被你吃掉了啦!」

    看他掏舔、吻咬、吞吮着,那烫人的热度跟脉动,让我的身体颤抖起来,天

    宽地扩我好兴奋!

    舒爽的轻语:「谷枫!这天菜,今后都是你的。」我不想迎合,也不会挣脱,

    只有羞样,全是你的,慢慢吃。

    正在陶醉,他禁不住诱惑,将肉棒一举送到底,我「嗳呀~」一声,想骂,

    舍不得。只能张开口无声的大力喘息。

    不是窄紧的痛,而是,谷枫像一个男子汉的样子,很是迷人。

    呵~这小子,动作还是很牛,急燥,一进来就撞击声啪啪响,怎老是教不会?

    但这牛的性能力,不牛了!

    啪啪响声之间,我感觉契合的地方有了水声,他也说听到了,我们不约而寻

    声往下看,在阳光下,看到有反光,有亮点。

    我羞涩!他抬头对我说:「你流水的样子好淫荡!我来拍一张,很多买家想

    看。」

    「又拿我给买家看?」气他为了钱,出卖我的肉体,但这话让感觉脸在发烫,

    显然很羞红。

    「喂!这照片你自个儿看,可别外流。」他笑着不回,给我一阵一阵的狂抽

    猛送,一次一次的顶到底。

    又骂他一次,他才开始懂得调节速度,懂得捞起我的双腿,往前压,插的更

    深了,啊啊…嗯!

    他用双手压着我的腿,让屁股翘高;自个儿轻轻扭腰旋转着。

    我也是,轻轻向上耸动身体,迎合他的每一下顶撞。

    「枫!这姿势很深,到底,碰到我花心了。」果然技巧大於SIZE。只要

    他真心疼我当公主,我幸福,当然也性福了。

    我紧抓他的手,闭上眼睛感受他对花心的每一下撞击。感觉灵魂在飞,快感

    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一次一次的催情与刺激,欢愉的花终於开了!

    腹部内里传来颤栗的紧缩,然后爆开。

    像在湖水中央,投入一颗震憾弹,先是一个涟漪又一个涟漪,愈来愈宽广,

    永远不知道它的彼岸。

    谷枫带给我第一次的高潮,是慢慢来的。我一有感觉,就紧紧抓着他,很怕

    失失去。

    我。今儿,怎这么快?是被浩文开发出来的吗?不想它…

    知道自己来了,我紧闭的双眼滴下泪来,那是兴奋的泪水。

    心里在呐喊「枫!你不牛了,今天很驴喔?」

    我。很享受!口头没说,谷枫当然不懂。他称讚我:「倪虹,窄紧的很呢!」

    我没有回答,心里在骂:傻瓜,你这驴,连我高潮都不知道。但那肉根很懂

    我也,我高潮紧缩的窄紧,诱来他更快速的抽插。

    无法自主的呼吸,伴随着身体抽搐,一下又一下的箝制着肉根。

    肉根它懂我,鼓胀着,原来在荒野,在天地之问,谷枫的驴屌,很猛!

    第一波高潮缓下来,余韵还持续着,忽又被再投入一颗震憾弹,第二波高潮

    在腹部深处爆开。

    这种感觉,浩文学长有给我过。感觉谷枫的爱比较多,学长的如海啸,像略

    夺。

    我还是羞,不敢启口。谷枫是呆头鹅,当然不知道。

    我一脸热像烧起来般,狂野。让我紧抓着石床,手一直在颤抖。他还是没看

    出来!

    开口骂自己:「倪虹,你这女人,今天犯贱呐!」

    「贱。有何不可?」怕什么,我更是扭腰摆臀,迎合谷枫的大力的冲刺。

    谷枫看我忸怩作色,说:「倪虹,你怎越来越紧缩?」

    就说你是呆头鹅,连羞涩、亢奋、欣喜的表情都不懂?

    「你的女人,被你肏出二次高潮,正在炙热的颤抖,你都没感觉吗?」

    「枫!给我高潮,好吗?」嘴巴骗他。

    过往他得射三次精,才得以换我一次高潮。而浩文学长轻而一举,就能给我

    二次高潮。

    心里知道,心里偏袒谷枫,其实二次高潮,我满足到快不行了。想要他饶了

    我…

    可是浩文也给我二次,谷枫不能输。他只要再给我一次,就赢过浩文学长。

    爱不能输,即使虚脱,我可以承受的。

    谷枫你要比谁都强,不能让倪虹变成浩文的性俘虏。

    「啊…枫…拜託…不要停,快肏我…我有感觉,给我高潮,好吗?」第一次

    当着面索求高潮,我让谷枫感到异常兴奋,问我:

    「你要我…怎么做?」

    「不懂?我来教你。我在香港学的,拿到婺源来用。」

    「枫哥!来…这样…你插深一点…速度快点,让我爽…」我把双脚开成M字

    型,小腿随着谷枫的进出,在空中,画圈摆荡,有如招唤般的说出来。

    「对。就是这样,抬着我屁股,插深一点。」

    咘咘教我的,淫荡就是要开口说出来:

    「谷枫,我好快乐,好渴望被你干!」好羞。我竟然敢对着谷枫说出这种话。

    这话让谷枫先愣了一下,惊呀的说:「倪虹?你再说一次,说…想被我干!」

    「谷枫,人家想被你干!」一回生二回熟,淫话多说就会了。

    谷枫从没有过的的兴奋,双手抓着我的雪乳,俯身向前,贴近我,啄住我红

    唇。这算是讚许吗?

    唇齿的碰触,头脑胀热,晕眩,我失去理智了。

    原来浩文没有肏坏我,我的淫荡被开发出来了。原来淫荡这么简单,不由自

    主地哼了起来:

    「枫!嗯~嗯~人家舒服,人家爽啊~干我啊~」

    「倪虹,我喜欢听,你继续…淫荡一点」

    「嗯!我的枫~干我!别停下来,用力干我!好爽,哦~喔!」

    顶撞越来越快,我终於要改写高潮纪录了。这意义非凡,因为谷枫要帮我刷

    新纪录。

    我从没有过三次高潮。咘咘说会虚脱,会昏厥,唉~不管了!

    「枫!嗯~嗯~舒服,人家爽啊~干我啊~咱来破纪录…」双人合璧的淫液

    往石头上流淌,我觉得谷枫的驴屌硬到快爆了。

    曾受过浩文的大,我知道自已没在怕,希望这驴屌再涨大一些。

    「枫哥…我希望你更硬,你可以用硬鸡巴,更用力的干我!哦~好爽…」

    有过二次高潮的屄里,被他一进一出,感觉有咕噜声,下腹部完美的余韵都

    还没有消失。

    我不是欲女,早就满足了!想破纪录,是想让他取代浩文,改写我的生命之

    歌。

    第三波高潮来临之际,我的小腹强烈地收缩。如同野兽的谷枫肌肉发达,有

    一股泥巴味。紫黑又硬的肉棒,奋力一刺,我像被致命一击,它令我肉体深处感

    到苏麻。

    「啊…来了…」子宫也感受到冲击力,我整个人被欢喜的波浪所吞噬。

    「你爽吗?」

    「嗯~我好爽~枫…我这是第三波高潮,我快虚脱了!」M字腿,已经没力

    气在空中画圈摆荡了。

    「呵呵,是喔?我可以再来。」听枫说可以,我好高兴。他将我的腿架在双

    肩之上,慢慢将自己的身体向我压了下来。

    「噢~枫!你…这样进来…好深…到底了」

    「我就知道,你清纯可爱的模样底下,果然是这样淫荡的…」我没听出来话

    中有亦机,还傻里傻气的附合。

    「是喔!那我不要有气质,我要当荡妇,让枫哥天天干我…」高潮的火,让

    我失去端庄,希望谷枫耸挺屁股,用阴茎用力干我。

    「倪虹…唔~这样肏,你爽不爽?…你可知道你的小穴干起来有多带劲儿?」

    「人家不知道。啊…枫的…老二今天也很棒…我快疯狂了…枫哥用力干就对

    了」

    第三次高潮,没有第二次的激狂,像波浪涌动,持续着!

    这可是人生的纪录,我把身体弓了起来,不知不觉的自己伸手把金色的耻毛

    拨开,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私处,暴露在谷枫面前。

    「枫,我的骚穴很性感吧?」

    「你的骚穴非常漂亮。」

    而谷枫的肉棒在阳光下,虽不雄伟,却是前所未见的硬,整条散发着紫黑色

    的光芒,在我粉红的肉屄里进出着。

    那龟头不大但尖硬无比,彷彿每一下都要刺烂我的肉屄。这正如我看A片幻

    想的一样。等待已久的男人,就在这刻呈在眼前,他的热与爱,让我浑身颤抖,

    快感瞬间传遍我全身。

    「枫!你好棒,我完全泄身虚脱了。」

    「你,期待很久了吧?」

    「嗯啊,枫…好硬,很疯,干得我好舒服哟…」谷枫从来也没看过我有这等

    骚样,再也忍不住了说:

    「呵…好淫喔!那么多水。啊…啊…倪虹,我好像快放了…」谷枫在低吼,

    声音迥响在宽广的山林中。

    我凌乱的长发,淫荡的神情,摆动的臀部,随着被肏而涌动的双乳,这一副

    淫荡样,不论那一个男人都会感到无比的刺激。

    「倪虹,要不要放里面,要不要精液?」这牛!不。是驴,今天你表现够棒

    了。

    「要…要…当然放里面…」肉肉碰撞声中,我不停的痉挛,我哼哼着直叫,

    天寛地扩,我也不知道我的声音有多大。

    湖面吹来沁凉的微风,我似乎听到有人在笑我。

    谁?是风!

    谷枫紧紧的抱着我,那驴屌顶着我的花心,精液。一股一股的往内喷注,很

    多,最少射了七…八下。感觉很烫,全注入我的性灵深处!

    「这回你该会怀孕了吧?」我点头。很舒服,像在飞…我也说不清的。

    应允让他内射,算是鼓舞,感觉被注满满了,怎还有?

    「枫!还有…你怎还在射啊!啊!啊!」

    「对呀!最好生双包胎。然后,就带你去穿乳环。」

    「嘻嘻~枫哥要带我去穿乳环。好爱你喔~」

    在精液攻击之下,慢慢的失去感觉,我腾云驾雾…不知飞到了哪里!

    太阳的针灸与热,让我慢慢恢复意识时,感到全身汗,下身还在颤栗,我觉

    得小腹被注满了好几人份的精液。

    我想到浩文,真的想到浩文。他的纪录被刷新,感觉肉体被洗净,我又回到

    谷枫身边。叮咛自己可一不可再,但怎感觉浩文的阴茎一直在我下面进出着…

    套句年轻人的话,真的眼神死!

    不能怪我乱想,是谷枫今天很驴,那驴屌没有软化,我二腿一锁圆臀一夹,

    让他完全不能动弹,还能一直在我下面进出着。

    可,倪虹,今非昔比了。我眼前有五彩缤纷的光,是浩文学长接棒,又了我

    一会儿,才听见谷枫在低吼,又再我体内射了一堆精液。

    什么驴屌,蒲鞭,猛兽…不就是男人腿间肉棍儿,淫荡的东西,你也只能在

    我花房里做困兽之斗。

    谷枫,你别逞强,屈服吧!

    「倪虹,我今天是不是比较厉害?」

    「呵!还有努力空间…」男人的表现没有标准,要看女人当下的需求。

    谷枫用手摸着我的脸颊,真难想像,我真的主动起身转过头去,将他的屌唅

    入口中,用舌头不停旋转吸吮,好像在索求,说你的倪虹还不够满足。

    好可怕,被学长开发过后,都高潮三次了,怎还欲求不满?

    该回家了!

    穿上濡湿未乾的连身裙,侧坐上机车,在弯弯曲曲的山径上,往回颠簸,爬

    上爬下,也需要一些时间。

    没内裤可穿,二发的大量精液,一直流出来。

    「谷枫,骑快一点啦!你的坏坏都流出来了!」

    一回到村子口,他弟弟老远看见我们,竟拦在路上跟我打招呼:「嫂子!今

    天穿这样,很…性…感…喔。」

    他上下打量,看我没空内衣,故意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我在怀疑,谷枫在湖

    边一定又把我今天的照片,分享给小叔了。

    这小我八岁的未来小叔说话,眼睛一直盯着我胸前,看得我汗珠都滴下来了!

    当然知道他指的性感是,衣服上濡湿未乾的淫渍。真巧,的衣服前胸,刚才

    被濡湿了,隐隐约约就能看见乳头。

    谷枫跟着回头,笑!他竟然在弟弟面前,拉我衣服公然看着我的奶子,让我

    小脸儿一下子瞬间胀红。

    「谷枫!我要上厕所,我们快回家吧!」

    「喔…好!」他这弟弟,很油,竟然不让路,说:

    「哥,嫂子这衣服透光漂亮,你让嫂子下回来,带一套给我。」这。摆明是

    勒索。

    「你没女朋友,买啥?乖一点。让嫂子带个女朋友给你。」这弟弟,竟然拉

    着我手,硬叫:「嫂子,你要答应才算数。」

    算了算小叔即将成年,我想到咘咘挺适合的。下回,带她来婺源玩,凑合凑

    合。

    「哥,可否,兼载我一程?」明知道我穿裙只能侧座,还要求载他一程?太

    过份了。也不等我同意就跨座上来,虽说没抱我,但男人的挡部,正紧顶我的臀。

    怎,婺源人都这般硬?

    我一分神,肛缩一松,一不小心没夹紧,感觉有精液又流出来了!

    心里急,惨了,又流出来了。这到家怎走进屋子里?

    谷枫看我表情,回头问:「怎么了,不舒服吗?」两个大汉把我夹在中间,

    还故意问。

    我肯定这二兄弟,都在配合演双簧。

    我侧身夹紧双腿,贴紧谷枫想闪避,他弟弟就在我背后猛往前挤。我说:

    「你往前挪一下!这样三贴骑机车,我不习惯,怕掉下去。」

    我用手背轻轻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接着手拉了拉裙摆,塞进二腿之间。

    我想用裙摆吸附流出来的精液,免得被他弟发现裙后有淫渍。

    不拉裙摆还好,可这一拉整个奶子都要蹦出来了,兴奋的乳头还没消退,就

    激凸在迎着风的洋装上,浅粉色的乳晕,深深的乳沟,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和我一

    般高的小叔眼前。

    我双手夹住前胸紧抱着谷枫的手臂,他弟弟瞧我无力反抗,简直是大胆视奸。

    我心想,忍耐一下吧!

    谷枫老实,而这小色狗一脸贪婪,二兄弟怎差那么多啦?我根本没考虑被视

    奸,一心想着屄里的精液,…喔…怎又流出来了…怎么办啦?

    骂自己,不争气,怪不得都不会怀孕。

    好不容易进宅院子里,这小色狗竟还不下车?我不管,迳自往前一跃,跳下

    车,双手护住半透明的臀部,就往屋子里跑。

    「啊…哥,你对嫂子怎了?看他裙后,一大片…嘻!」我回过头来瞄,二兄

    弟一致,都盯着我的屁股看。

    脸颊瞬间一阵红一阵热,一紧张下盘一松,小嘴巴一张开,里面的精液,瞬

    间又流了下来。

    我自顾地跑进卧虹居正要上楼,这小叔拉着谷枫跟进,还比着地上的一滩水

    渍。

    一到家我就不怕了,回头瞪着这二兄弟,骂:「你们别演双簧了,我早就知

    道你们二条色狗在玩什么。」

    谷枫反应很快,一掌打在他弟弟的头上,说:「再这样戏谑你大嫂,看我不

    打得你满地找牙。去。买凉的,给大嫂赔不是。」

    这才像话,心里也暖了来,殊不知是精液,还是淫水像丝线,一直在往下滴。

    只好躲进一楼客厅的卫生间。

    呐闷,谷枫帮我出气后,怎没去晒衣架帮我拿内衣?

    於是我把卫生间打开一个小缝,这牛迟迟没送衣服进来,竟然是在擦地板上

    的淫渍,从大门延着客厅。

    我轻声叫道:「枫!去晒衣架帮我收衣服。」

    蹲在地上的谷枫,不耐烦的说:「这地不擦,我弟待会儿,又要拿你寻开心

    了。」

    我就是怕,这小色狗真会拿冷饮进来。如果又发现我没穿上内衣,误会我勾

    引他,就更有事了。

    「求求你了…亲爱的…先去拿一下啦!」

    谷枫一边擦,嘴巴边嘀咕着,我有射这么多吗?

    猪!污衊我…

    等未来小叔买饮料回来后,什么淫渍都看不到了!

    他悻然间,竟耸恿谷枫,在〈软男风潮〉的购物群组里,张贴新讯息:

    有人想要女警面交内裤吗?

    如题,香港女警休假,到婺源来宣慰粉丝,限时到周日白天。交货地点:彩

    虹景区。规则是:

    1限定成交三次的买家,才能参与面交竞标。

    2藏宝游戏,女神亲自放置内裤,买家取货时,将有惊鸿一瞥的邂逅。

    3女神清纯,怕淫欲不济,周六供应有淫渍的;周日交货则只是穿过的乾净

    原味。

    4取货后,粉丝将大屌跟内裤一起合照,或拍射精在上头的照片,回传群组

    可抽奖,奖项是护送女神到机场。

    讯息一PO出,短短十分钟,就收下十张订单,每件内裤售价都飙高十倍。

    「谷枫,你要累死我哟?」我得去景区找藏宝点,再把内裤脱下来,当买家

    来取内裤时,还要和他有擦身而过的邂逅。

    脱下一件同时,再穿上下一件,继续制造下一条原味内裤。

    交货十件,等於十场露出淫戏。

    景区游客多,谷枫的本意,不让买家知道我是谁。孰知这小叔过份,竟然把

    我的相片,偷偷分享给好朋友。

    以前没人见过卖内裤女神的本尊,这会儿全婺源的男人,都认识我了。而我

    和谷枫完全不知情。

    翌日,要交货了!

    彩虹桥静跨在潺潺的溪水之上,连着青山绿水,和有温淳气味的古村民居融

    为一体,怪不得是名人笔下的理想居所。

    远远看向我的卧虹居,它就在古村尽头的水畔边。

    一走上彩虹桥,呐闷,今儿怎在地人比游客还多,看来都是附近的年轻人,

    聚在这里想闹事还是想造反!

    不对,这群人都是沖着我而来,眼看着还越聚越多,不大多会功夫,我被一

    群男人远远紧跟,这才知道被小叔出卖。

    晃了一圈,买家远跟在后头,我完全无法脱内裤啦。

    又晃了一圈,买家开始鼓譟. 谷枫看来想平息客户,公然和我舌吻,还伸手

    去我身后,假意在摸我,实则把裙子掀起来给色狼看。

    我是害羞但不会厌恶,我的人是谷枫的,随他高兴。我的心,拌随着嘻闹声,

    回荡在山水之间,是风景?是狼群?让我下面湿了。

    又上彩虹走了一回,看古村得天然淳朴,不经雕饰、从不俗媚,村前就是波

    光潋滟的流水,村后有绵延不断的群山。很美!

    我也很美,满脸通红,好在有谷枫护着,我没在怕,倒是一种享受。谷枫牵

    着我,手指头在我手心扣着,这是他想做爱的暗示。

    只想快回家,痒死了啦!

    可是十张订单,等同女警一个月的薪水。钱都收了,十个买家紧跟在后,我

    是一件也交不出去。走起路来,感觉当下这件特别湿,浪费!

    下桥我走向河边,遇见几个浣衣女子,我蹲下来和她们闲话家常。说湿了要

    换裤子,浣衣女热心出言吆喝,那些小男生赶紧掉头离去。

    见我脱下一件内裤,又换一件穿上,浣衣女都说性感,问那买的?

    我说内地买不到,背包里还有:「要不?给一条新的,换你身上穿过的。」

    叫谷枫去路口把风,先让浣衣女换内裤,我三挑四选,从篮子里和或浣衣女

    身上,互换了四件原味内裤。

    我也得逐一穿上,让浣衣女帮忙拍照,证明是从我身上脱下来的。这几个浣

    衣女,和我年纪相仿很单纯,反而凸显我像色色的大姐头。

    聊到我住卧虹居,其中一个年轻女生说认识我,她和谷枫是小学同学,与老

    家只隔一条巷子。问她名字叫祝金雁,也算有缘就彼此互加好友,约好有空一起

    哈拉!

    单纯就容易被带坏,祝金雁说,卧虹居落成他有到,看我肌肤剔透羡慕死了。

    看我时髦也说想学。

    我和她们说:「不用学,年轻就是美,耍一些手段,让男人觊觎,卖内裤可

    以赚大钱。」一群女生大家嘻嘻笑,说这主意好!

    没想到在景区漫游,会认识这几个朋友。今后不愁没货源,或许。生意会愈

    做愈大。

    看谷枫站在路口,连头也不敢回。怎愈看愈像吃软饭的傢伙?

    在熠熠闪亮的河边继续往前,有机会就交货,还有五件要制造,不知还有什

    么不期而遇?

    女警工作不是很顺遂,但在婺源,我似乎活的很好。想到陶渊明,可能也是

    仕途坎坷,才会有「採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句子。

    来到隐密处,谷枫说:「再回去麻烦,咱就在这儿制造原味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