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11)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310

    ***    ***    ***    ***

    女警半朵淫花〈11〉

    硬逼着他,也算逼自己,让心平静下来。

    感受到谷枫还是兴奋着,没软,我忸怩几下,需索,让它更硬。他也不是一

    无是处,射精后不会疲软,可以迅速硬挺,就是他的强项。

    「倪虹,你真是温柔。我曾经误会你不是」处「对不起!」辛苦没白费,这

    牛总算说出了心里话。

    你这猪,我这辈子和你没完没了!

    女人啊!你千万记住,别想到什么,嘴巴就说什么。中西文化不同,东方女

    人再怎么淫荡,在男人眼里就是要中国。

    「枫哥,你继续吧,不赶快习惯不行呢!」一肚子鸟气,还要娴淑的鼓励他。

    精液让阴道无比润滑,所以谷枫几乎没有阻力,说:「噢…噢哦…你的屄好

    湿,好滑噢…爽…倪虹,很舒服也!」

    这回换我用手抱着的屁股,说:「我拍一下,你才能顶一下。」

    他也算听话,听我指挥一下一的来,舒畅,我们淋漓尽致的做了一场爱,他

    在我身上,一口气做了十五分钟了。

    「枫,这次好厉害喔!等等…休息,人家今天不行了。」实在没什经验的我,

    大口大口的喘息。

    心里有种感觉,这牛终於长大,可以征服女人了。

    「啊!啊啊…啊啊啊」这牛不领指令,又发飙了。我躺在他胯下,终於有机

    会,当任由他玩弄的性爱娃娃了。

    「噢…噢…枫哥,感觉快到了…就差一点点…枫,你可以的…噢…舒服…好

    舒服…」若不是为了爱,若不是情欲奔放,那个女人会说出这种羞耻的话语。

    「啊!啊啊…啊啊啊」看他又再往终点冲刺,我很快乐,因为我高潮了!

    生平第一次。努力了好久,终於有了代价,这屌没有让我失望。

    女人高潮的表情对男人言,是最具杀伤力的,谷枫再也忍不住了。

    「倪虹!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啊…啊!啊!又要放了!」一声不由自主地

    低吼,这牛,今天射三次精,换我一次高潮,有些心疼。

    「谷枫…够了,不再射了,呜呜…」我再一次管不住泪水,又哭了起来。

    看着墙上的钟,才夜里九点,我捻熄了灯。

    这牛,如果每天都来个五六回,我…嘻…

    ●

    假期结束,归程。

    从婺源到景德镇,要颠簸3公里。再换车奔驰百来里,才到南昌。搭机飞

    往香港要二小时,以前觉得路很漫长。

    这回没有心酸,只是二腿间隐隐微痛。很虚,睡得很熟,直到飞机要落地,

    空姐叫我竖直椅背,还喃喃地念:「不要啦!」站起来,感觉内裤全湿。

    我已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人!

    又过了一个月。

    谷枫来香港,帮忙他死党办婚礼。婚礼前,他都住在死党家里,我只能利用

    空班的时间去探望。

    谷枫认定旅馆会被偷拍,那种不安全感一直调适不来。住旅馆他宁愿不做爱,

    勉强他做,不用二分钟就缴械了。

    最近我有发现,谷枫宁愿像狗一样四处野合,也不要去旅馆开房。只要他来

    香港,我想要做一场爱,可说比登天还难。

    婚礼那天我特地打扮,想让谷枫在同学面前有面子。细肩带背心配同色薄纱

    胸罩外露,牛仔短A裙配一件低腰平口裤,踩着高跟鞋。

    赶赴婚礼教堂,开车的老K,和谷枫在窃窃私语二人嘻嘻直笑,我才发现,

    匆忙之问没注意牛仔短A裙后面裙摆比前面短,遮不住甜橙橘色的平口裤。

    好在包包里还有一件情迷系列的午夜黑小T,敢忙把老K赶下车,借他车子

    换上。

    老K先是糗谷枫:「你怎调教的?倪虹穿着变这么猛喔!」接着又再接人变

    成四男一女挤一台车子。他同学整我,不给坐副驾驶座,还把我当夹心饼乾,挤

    在谷枫和他英国藉同学Gino中间。

    我缆着谷枫的手臂,软嫩的雪乳被挤出一大半,爽了旁边的Gino,他高

    我一个头,一低头就可看见乳沟。大家都很熟,我也不是小家子气,就不计较让

    他吃吃冰淇淋。

    车子晃荡,超短A裙下摆缩了一大半上来。别说大腿了,只要我一翘脚,侧

    边的屁股要出来见人了。而开车的老K,也频频的透过后照镜,注意我。不用猜

    也知道,我三角地带走光了。

    副驾座那个同学,更甚,直接回头笑咪咪的直夸我:「谷枫,你有努力耕作

    喔,倪虹身材更好了。尽早办婚礼啦!」恭维让我听得心情超好的。

    这话没有引起谷枫警觉,还老把手塔在我大腿上摸着。他想帮我遮俺?还是

    此地有银三百两?唉!想挡也挡不了多少。挡下面遮不住上面,乾脆大方一点,

    我头儿低低紧紧抱着谷枫的臂膀,随他们去胡闹。

    车子晃荡,让我乳波涌动,曲线裸裎,雪白肌肤的温度,不断的刺激着男人

    的极限。看男人垂涎的眼神,我羞低头,从补妆的小镜子,看自己的眸子里,闪

    现出难以自已的兴奋。

    喜宴过后,又邀唱歌,谷枫一点头,他同学可乐了!

    全都无心唱歌,谷枫也是。大家的眼睛,不时往我乳沟或美腿中间的暗处瞄。

    我最在意谷枫,怕他生气,赶快把腿夹了起来。可他同学的眼神,赶都赶不

    走,盯得我就像被蜂蜇了一样。

    谷枫他心里肯定就像着了火,我一再求助,他才稍稍帮忙,同学就迅速的把

    脸转回到电视上。我才得以依偎在谷枫身边,演乖乖听话的俏丽小美人,无聊的

    看着手机。

    这时候,发现浩文传来的讯息。我藉故挪向一侧,才点开讯息一看,居然是

    A片连结。

    我不敢点开看,但小鹿乱撞,浩文竟改用文字传讯。

    浩文:嘿嘿,被几个男人促拥着,你应该湿了吧?

    我:你变态啦!明知男朋友在,还传A…

    浩文:短裙。把腿打开露一点内裤,勾引同学,试试男朋友有没有淫妻癖?

    我:坏死了,谷枫才不像你。

    浩文:试一下啦!让他同学见识一下你的奶子和小贱屄。

    我:嗯…我腿微开了。

    被他逗得心痒痒的,也只是好玩。可是谷枫小气,用腿撞我,要我合起来。

    感觉午夜黑的小T,陷在厚唇里。

    乾脆跑到厕所,这才发现被浩文隔空调教,竟然已经全湿了,黑色小T上全

    是湿湿滑滑的粘液。

    我整理一下小T。讯息又进来了。

    浩文:人勒?一定有同学在视奸你的小贱屄。小屄有没有湿湿的啊?

    我:嗯…躲进来厕所整理。

    浩文:倪虹好淫荡喔!那…内裤湿了就脱掉,中空走出去。

    我:不要。谁像你这么坏啊。

    浩文:那你给我一点福利,把你湿湿的内裤,拍给我看。

    我:不行啦!

    没想到,在男朋友身边被隔空调教,竟然这么刺激。

    很怕自己沉沦,赶快关了网路。但还是听话的把内裤脱掉,收在包包里,再

    整理好衣着走出厕所。

    回坐位,小鸟依人的陪着谷枫。心里甜滋滋,可是小穴痒…痒…痒!

    好希望聚会赶快结束,好想抓谷枫去旅馆,直接冲到床上,躺好,然后就…

    即使不济事会早泄,一分钟也好。

    好不容易,等到曲终人散,同学都走了。

    谷枫当然不去旅馆开房,见四下无人,他开始性冲动起来,说:

    「腿也不夹好,同学都在看,你进厕所,同学站起来给我看,全都为你硬,

    还流口水了。」

    「那有!是沙发软,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啦?」

    「没!快烧起来,赶快,就在这里,帮我口口。」很生气,不开房还要我帮

    忙吹喇叭?

    有点害羞、也是会想,因为欲火有点旺。就拉他到吧台后,我蹲下来,他下

    面的屌,超硬,却被裤子紧紧的束缚着。

    看自己的女人被视奸,还得压抑心底的情欲,他一定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不忍看他难受,四下无人。我飞快的帮他脱下了裤子,柔软的小手一把握住

    一柱擎天,重重的上下套弄了起来。

    谷枫看来很享受,低声问我:「你换裤裤,让同学看屁股,我怎会有很爽的

    感觉?车上看你被色狼视奸,我心很酸,但怎会很冲动?」

    我摇头说:「是不是同学羡慕你,有这么骚的女朋友,你会爽?」「我。又

    在你眼前被视奸,失去,心里酸楚?」

    谷枫点头说:「对呀!呵呵…」

    我说:「是我调皮,害枫哥受伤了,让妹妹帮你秀秀!」我把眼前的一柱擎

    天,含进口中,温柔的吃了起来!

    感受到他的屌,在我嘴巴里膨胀到了极限。瞄谷枫闭着眼,他似乎很享受。

    谷枫突然想到什么,张开眼睛,伸手拨开我细肩带,把背心连同薄纱胸罩往

    下推,伸手揉搓我的乳房,再问:「唱歌时,你一直挑逗同学,是不是下面流骚

    水了?」

    我说:「小T陷入厚唇,痒。你们坏死了,一直看,几双眼睛全是火,视…

    视奸…,人家早就出水了!「

    「我有护着你啊!可,我也跟着他们都勃起了!」男人好色,可以理解。

    「枫!只要你有心保护我,人家身体就开始发烫了。」

    「是不是想被肏屄了?」

    「嗯!」感觉他会就地肏我。这时候我已经全身燥热,尤其私处淫水氾滥了。

    我不停的吹,谷枫不停的拨弄,衣服一直往下掉。

    一副可人的玉体,肌肤雪白透亮,嫩到几乎能够掐出水来,有点汗湿,正在

    忸怩身驱,帮他口交。

    谷枫发出喜悦讚歎的声音,我很高兴,用小嘴尽情地服侍他。长发不时掉在

    脸颊上,伸手将垂散的发丝,搁到耳边,小嘴的工作并没有松懈。

    伸出小香舌就着大龟头忘情地舐吻着。它越来越大、颜色涨红,整支硬梆梆

    地戳在我的小嘴儿里,大龟头流出来的透明液体,黏滑滑地由我嘴边溢出,谷枫

    一脸很满足的声音说︰

    「喔…你的…小嘴儿功夫…进步了…吸得我的屌,好舒服。」

    得意,用手帮忙,迅速地套弄着,人因而香汗淋漓。

    「热?我帮你脱掉。」我连忙抓住,撅嘴摇晃撒娇的说:「枫,别再露了,

    让人看见,我害怕。」

    他咯咯笑的糗我:「刚二腿开开都不怕。这会儿没人,嘻嘻…」

    就是没人我才敢,把短裙往上拉,方便蹲低帮他口交,也用力夹紧大腿,我

    中空的屁股应该露出一大半了吧?骚痒难耐!

    看马眼溢吐着透明的黏液,蠢蠢欲动,我的性欲已经快到了绝顶的境界,真

    希望他就地肏我下。

    可他却说:「啊…我…我太爽了…要放了。」

    这牛,可能太兴奋了,也不顾虑我的感受。压着我的头,三二下就把精液喷

    在我嘴里。

    顾着自己爽,都没在意我也想要,好痒,怎没就地肏我?好想让肉棍子填满。

    还说没人?

    就在这时,老K又回头进来,说:

    「谷枫,你们还没走?」蹲在吧台下的我,不知该怎办?赶忙拉衣服,嘴里

    含着满满的精液,不敢吞下去啊!

    「喔~你先走,我等女朋友,她在厕所。」谁知这老K同学竟说,那我留下

    来陪你等她。

    浓稠的精液,在我嘴里,感觉千万只虫在舌齿间乱窜着,受不了那腥腻,一

    个咳嗽,只好把精液全吞下去。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嚥下男人的精液!

    「哈哈!原来就地搞起来了!嘻…」乖乖站起来,就在老K面前,边走边拉

    翻起的裙摆。

    臭谷枫,只顾着自己爽,丢下发浪的我,找机会要你好看。

    「我晚上有深夜勤,得回宿舍睡一下。」问谷枫要去那里。他说:「没事,

    不如去宿舍帮你洗衣服?」

    「不行啦!外人不能进女警宿舍,男人更不行。」

    「那是外人?我是水电工,去帮你修水龙头。」当然知道他想什么。性爱非

    常奇妙,它可以使女人成仙,也可以使女人成为魔鬼。

    我真敢,真的冒险把谷枫带进女警宿舍。

    掩护他快点进房,这廝却在楼梯转角杵半天,问说:「原来那影片在这儿拍

    的,嘻嘻!」他猥琐的笑,我当然知道,那一回…

    那时我全身赤裸,谷枫嫌房内太暗看不清楚私处。我开门站在房门口,让走

    廊的光直射在二腿间。就是那个光,让谷枫哇哇的叫:「看到了,肌肤白里透红,

    我好兴奋喔!」

    冒险带男人进宿舍的我,现在也很兴奋,想要他快点肏我。可是男人爽过了

    就没性趣。

    「你快睡觉,我来帮你整理房间。」女人再敢,也不好开口说,我想被肏.

    是说他也贴心,哄我上床,先抹乳液,再帮我按摩。

    等我睡醒,才知道谷枫趁我睡觉,真在浴室帮我手洗内衣裤。问他搁那儿,

    想拿去洗衣间烘乾。他竟然说:「在晒太阳,这会儿该乾了,我去收。」

    这年头的香港,都嘛用烘衣机。几家人能有天空可以晒衣服?惊!真不知他

    有没有吓到女同事?

    眼看太阳都快下山了。

    「晾在那?我去收。你准备一下,等天黑,我要上班顺便掩护你出去。」

    「蛤?我不是在房里等你下班?」

    「不行啦!」我心里何尝不想。顶多被处分,但我没那个胆,觉得很不尊重

    女同事。

    上阳台,衣服晾在女儿墙上,是乾了!但那黑黑的水泥墙让我觉得是髒的。

    收起来闻,真的有太阳的味道,它的爱是乾净的,眼眶红红,很感动!

    眼眶红夕阳更红,汲汲营营的过日子,从没上来阳台,不知道九龙的夕阳和

    南丫岛一样美。

    正在陶醉,被人从后抱住,知道是谷枫。

    他说溜都溜进来了,问我让他在楼梯转角爽一下。我说不行!这会儿是白班

    和夜班交接时间,同事会进进出出。

    「枫!我们可以在夕阳下做。」看时间,谷枫有廿分,他可没这能耐,对我

    言,当下有得吃就算幸福了。

    他明天的班机回去,过几天要载罹癌的未来婆婆回诊;我还得再上一星期的

    班,才可以休假四天。

    牛郎织女二地相思,不是他飞来,就是我飞去,永远都是单飞,就只有这廿

    分钟,可以双飞。

    看着夕阳,让谷枫肏我,是幸福也是性福,那种刺像偷情的刺激感,让我俩

    整个舒服到快失神了。

    我趴在女儿墙上,翘起小巧臀部,楼下走廊有女同事的声音。问他:「我是

    不是很湿?」谷枫说:湿透了。我不信…伸手去摸一下,天啊,我实在太浪了!

    看中庭男男女进进出出,「啊…啊…你…干嘛…」谷枫竟然要把我上衣的钮

    釦解开。

    「不要啊…会被人看见的啊」

    「顶楼,没人会注意,没事的!除非前面三楼有人…」谷枫双手扶着细腰,

    我手伸到背后扶着他的肉棒,顺着股沟在屄口逗了一会儿,我就受不了。扭动小

    蛮腰主动开口:

    「枫!不要弄了。忍很久了,快进来啊…啊…」他见我哀求,感觉噗嗤一下,

    就被插到了底。

    我上半身被压在女儿墙上,大腿伸直、张开,臀部往后翘高。谷枫从后面抱

    着我的腰部,恣意进出我的身体,也不知那来那么多汁液,沿着大腿流下来。我

    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声响,他却在我后面使劲的挺腰进进出出。

    怕他不滴事,又爱横冲直撞,实在担心三二下又射了!

    「枫,不可太急,教过你了,最少要十五分钟。枫!你看楼梯间,下楼的那

    个是姚千莹;上楼的是林雅婷,很漂亮喔?」

    他有听没有到。反问我:「倪虹,今天怎么那么湿?湿湿热热的,爽!」废

    话,被逗一整天了,听他说爽我当然兴奋。

    感觉谷枫对野合比较有信心,第一次在阳台做,心居然这么的贴近,滋味很

    不一样。

    「枫!对面栋一二楼是男警宿舍,穿短裤那个就是鸡爸,蒋秋住他隔壁间。

    三楼是高阶警官的房间,开门那个就是志杰督察,很坏!「谷枫和我马上蹲

    了下来。

    「今天的夕阳真美?」谷枫说:「因为有我呀!」我回头对他说谢谢,他来

    香港这几天,没机会尽情做爱,但是我很快乐。

    谷枫比了比中庭,说:「你搭挡江浩文。」惊。他去男警宿舍要找谁?

    看到浩文我一脸羞,马上屁股一沉想躲起来,却被谷枫顶了上来。

    「同阶都是高级警员,他又不会处分你,怕什么?」怪了,我怕什么?是做

    了坏事的那种怕。或许待会要一起上班,必被浩文看到,会羞死人了啦!

    呐闷,二个男人为了我,老彼此恶意中伤?今儿浩文怎去敲志杰的门,二人

    还站在门口讲话。

    被谷枫肏屄的舒服,传遍全身。

    不论走到天涯海角,夕阳总会为我带来快乐。每当看到夕阳,我总是会放慢

    脚步,静下心来欣赏。

    这一当下,多了性爱享受,美好更甚,真是很难忘的一次经验。

    可我静不下来,浩文抬头似乎正往我这边看,我整个吓到,不知道为什么,

    羞红的脸像太阳。浩文和志杰,为什么我只在意浩文?

    打直的腿往下弯,学夕阳想躲下来,谷枫又很用力顶着我的屁股,不让我沉

    下去。

    我把屁股轻轻旋转迎合着,他的手从腋下握住我的双乳,一下一下向上耸动,

    每一下的顶撞,都让我喔一声,我看着夕阳,感受着他对我的热力与冲击,灵魂

    飞出身体,巨大的快感传遍每一处知觉神经…

    这种刺激让二人都到了极限。我就要飞起来了,感觉就要从楼顶飞起来了。

    谷枫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我的呻吟从缓缓「啊…」「嗯!」「啊…」「嗯!」,变成「啊…啊…啊…

    啊…啊…「不一会儿,就高潮了!全身痉挛,身体不停颤抖。

    谷枫也是,爆炸的瞬间,在我高潮十秒钟后开始,精液像火山喷涌了。

    在那同时,三楼的浩文伸手比着阳台,指着我,志杰督察也向我挥手。

    「啊…长官,我收衣服。」还好手上有一件女警衬衫。先挥手,再摊开衬衫,

    希望可以遮住谷枫。

    但谁也无法阻止谷枫那些子弟兵,就像子弹,咻~咻~咻~的一直往子宫灌

    注。

    冏!原本是最美丽的享受,都因为那臭浩文眼尖,害我整个感觉都没了。

    夕阳剩余晖了,我一脸红潮又腼腆。

    但这一场性爱过程,让我很陶醉其中,以为在婺源,忘记了尘世的喧嚣,忘

    记了我该上班了。

    桔红色的彩霞没去,须臾之间又幻化成靛蓝色,暮色掩至。

    谷枫心满意足,终於知道该闪人了!

    「人家新婚,你去那儿睡?」这一夜,谷枫没有去死党家睡。隔天,也没有

    飞回婺源,而是躲在我的房间里。我上班他就整理房间,我一有空班就奔回宿舍,

    除了做爱,还是做爱。

    当然,我算准同事的时间,找一个早晨,当晨光洒满走廊时,我让谷在楼梯

    转角爽一下,不是只有一下,是接连做了三天,顶楼也是。

    谷枫在我宿舍躲了三天,他受不了我的诱惑,我则沉醉在性福中,我们都是

    赤裸的相拥而睡。直到小叔来电催促了,他才赶回去婺源载婆婆去化疗。

    虽还没有领结婚证,但新婚少妇的甜蜜,在这一星期里,一直漾着我的心。

    而且我发现一件事,谷枫反於常态,他在室外肏屄的持久力,似乎异於常人。

    这一星期也是我最想结婚的冲动期,冲动到在电话里和妈妈吵闹,谷枫在婺

    源有山有水,有房又有田,那会穷?人家疼我,没工作有什么关系。

    ●

    谷枫回去婺源了,翌晨!

    醒来,翻身抱不到男人,望着只剩自己的床铺,心中不知为何酸得厉害,一

    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蓦地涌了起来。

    甩甩头,人清醒一些,昨儿送他塔机回婺源了!

    穿上制服回办公厅打开抽屉,一堆待办业务都没有处理。见主管进来头儿低

    低的,还是被叫去骂:你才升职为高级警员,就和你鸡爸学着摆烂?

    「还有,公关室来电话,你是有配合拍宣导片才穿能警裙。平时照规定着裤

    装出勤,免被同事说闲话。」【【第一版主正版网站http://m.diyibanΖhu.lα】

    】

    说到这个就好笑,为了宣导防范危险情人,我上个月配合知女模拍微电影。

    谁知影片推出后,配角却成了主角,因为我紮着马尾的清秀可爱模样,如同

    学生时代的校花,女神气息让人为之倾倒。

    网友大讚女警好美,男纷丝还送花追到警署来,更有奸犯科的人在警署网页

    留言:「我是通缉犯,如何找倪虹警花投案。」

    「我昨儿见女神站岗,就狂闯红灯,她写字秀气声音甜,被她开单,爽死了。」

    「倪虹小姐,我是Y,明天中午去渣打银行…快来逮捕我吧!」同事一

    查,是二年前抢渣打银行的在逃抢匪。判断他会再抢,我不信,摸鱼去找郝牛聊

    天,结果Y来找我,只要求我帮他拨头发拍合照,他就让我上铐带回警署。

    至於那天上班要穿裙子?我啊知。都嘛是浩文学长叫我穿裙子,我就穿裙子。

    同事看我穿裙子,就以为在配合拍宣导片。可也对啦,我怎都没看到摄影机

    呀?看来是浩文在搞鬼。

    至於鸡爸,本名是鸡霸,真有这个罕有姓氏,老山东第二代,再几年就咬粮

    的老警员。没有主动作为,看年轻警官不顺眼就叫:屌毛!俺在抓抢匪时,你还

    在吃奶呢!

    但其人守正不阿,正直也会保护后辈,署里的年轻人都尊称叫鸡爸。他很疼

    我,很讨厌浩文学长,说这年轻人滑头。

    和鸡爸走的近,是他办案经验丰富,就是不做事。只要问,他就会指导我办

    案。有一回接到电话,去地铁站和他碰头,他带我去买色情光碟,他付了钱后竟

    把摊贩上手铐。说嫌犯送给我;幼女、兽交光碟他要留着。

    鸡爸一直鼓励我读书升职,不要学他一辈子混警员,被屌毛呼来唤去。可是

    我却羡慕鸡爸的草根性,想学他一辈子混警员。

    我把人生,都期待在谷枫身上。我向往的生活是,和谷枫各自打拼,期待假

    日回婺源,二人散步。婆婆化疗只是暂时,最好是有一天,他能回到香港找工作,

    一起在香港讨生活。

    我只是没经验,但工作能力很强。陪谷枫纵情,延宕了二星期的业务,我花

    三天就全做好了。今天上级来评比,我负责的部份,被评定为全总区各警署评比

    的最优单位。

    评比后又忙了二天,白天要服街头勤务,回办公室又要赶业务,我累瘫了。

    昨天下班浑浑噩噩的回宿舍,连衣服都没脱,就睡到天亮。

    起身去沖了澡,手上正拿着吹风机,打算吹乾头发。水让我在镜子里神采奕

    奕,但事实是,昨晚翻来覆去的,根本就没睡好。

    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

    骚妮子!你就不能忍一忍哦?再上一天班,明儿就开始休假,积休四天回婺

    源会情人,还这么贪婪。

    以前单纯用手就够了,接下来有跳蛋就能满足,自从把身体交给了谷枫,感

    觉愈做愈顺之后食髓知味,感觉草海桐,开花了!

    环境影响,我在转变,变得闷骚,约会之前的期待,会让我更骚,想要尝试

    一些不同的。

    边吹头发边想,这几天忙业务评比都没传相片,今天该传什么自拍给谷枫呢?

    苦思,了无新意…

    但女人一旦情花开,就春意盎然了!

    满脑子都是色色的想法,每当寂寞时…就是想让谷枫拥有我的身体。

    以前都不太敢穿高跟鞋或情趣内衣,但现在我却得天天穿,却不一定是谷枫

    而穿。

    没错!

    以前怕谷枫误会我是欲女,说我太淫荡!

    而今,谷枫需求孔急,最好天天有,却不一定为他而淫荡!

    骂我坏掉了?什么跟什么呀!

    谷枫说,他在彩虹桥景区,帮我晒内衣裤,晒到出了名。村子里的同侪都叫

    他〈软男哥!〉

    我听了很生气,联想吃软饭。但他不在意,说〈软男〉在西方人眼里,是女

    性化的男性形象。为我洗内衣裤,不可耻,正确用词是〈暖男〉。

    最近观光客愈来愈多,村子里的年轻人,看着时髦的女生后,想望无奇不有,

    竟然找软男哥,指明要买没洗的原味内裤。

    一开始他只把比较旧的出售,一传十,十传百需求量大增后,果然有人跟着

    卖。

    彼此竞争价格不重要,男人想买的,是我魅惑的体味。如果上头有淫渍,价

    翻一倍。如果有一根金色耻毛掉在内裤上,价翻三倍。

    谷枫趁着〈软男哥!〉风潮,生意一枝独秀,货源需求孔急,於是我得天天

    努力,生产原味内裤呀!

    制造内裤上体味简单,夏天出勤务,留一身汗,一天可以换二件。但内裤上

    的淫渍,就很难也无法做假。

    新内裤,买回来要先穿几天,客人不要新品。等内裤看来是新的,闻来不是

    新的时,再逐一穿上,一件一件先拍〈穿前照〉。这简单,像模特儿透内衣,我

    身材漂亮,只要微露秘毛,怎么拍都性感。

    最难拍的是第二张〈忠於原味〉,就是拍使用中。我得依客户需求,塔配比

    如女警服、手拷、警棍、警车拍照。有的还有更难的,比如买家指定在地铁站、

    公厕…什么要求,都不奇怪。

    有一次,还指定要找来一条小公狗,我得演小母狗呢!总之无奇不有,难度

    愈高的愈值钱。

    但不论第二张相片塔配什么?第三张一定是拍有淫渍的〈穿后特写〉。为了

    让内裤有淫渍,我几乎天天自慰,都快累瘫了!

    原味内裤产生后,还得用小卡片写下我的感想,就可以装盒,寄回去给谷枫

    交货。有些男生,就是爱收集我用秀气笔迹,写出羞怯的感想。

    今天,真不知要穿那一件?

    我想到了前一阵子,有收集一套知名品牌的珠珠内裤。这家公司只生产一款,

    一套六色的六件珠珠内裤,因为涉及绯闻,全面下架。

    目前市场价格,已是当时售价的廿倍。

    但那是我收藏的非卖品,我只想为谷枫而穿,偏偏这牛爱吹虚,在网路上说

    有全套,而且一套六色包装完整。

    这讯息一PO,马上有人出价一百倍,买一件女神穿过原味。

    但谷枫没有照片,被人谯骂他吹嘘,拉台卖家行情罢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