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10)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8960

    ***    ***    ***    ***

    女警半朵淫花〈10〉

    「啊!不要!那里髒,不要啊!」我用力的摇头,想叫出来,却无法出声。

    「这后庭似乎还很嫩!」感觉把陷入手指屈起来,用指节在摩着肠壁。

    从没被抠挖的,女人情长,寸肠气短,即嫩又羞耻,很麻,啊…太刺激了,

    啊啊…会受不了的,啊啊…

    我全身颤抖,彩虹愈来愈炫,意识又再次模糊,知道催情迷幻药再度控制了

    潜意识。

    果然,身体瞬间敏感的厉害,想要…我想要。

    迷迷糊糊陷在五彩缤纷的幻境里,我像在做春梦,跟谷枫在做爱。没错,是

    谷枫在搞我,从来没有用过这种方式,超刺激,我开始淫啼。

    「谷枫!你今天好厉害,人家从没这么想要过。进来!求你…快点进来!」

    下半身瘫软,但二腿间知觉可超敏感着,我被扶着细腰,有「噗嗤」的感觉,

    肯定被肏进去了。

    二腿和体表麻木,但小屄里面超有感觉,好胀,谷疯这傢伙,今天怎这般大?

    我那未生过孩子,小穴窄紧的很,被他撑得像要裂开似的。

    心里窃喜,我贪婪,这才是我想要的Sie。

    感觉到了底,我完全胀满,他还有剩余。「给我…求你全部给我!」我竟还

    贪婪的想要求全根没尽。

    「啊…你好大啊…嗯…舒服…用力…深一点,从没有过的舒服。」

    眼前五彩缤纷,我紧抓着床单,任由男人在我后面使劲的顶撞。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臀被撞击,是屋里最大的声音。伴随

    着还有我俩的喘息声。

    谷枫好厉利,他不牛了,这次肏了我很久。我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感觉不

    用很久,应该很快就会高潮…

    他的汗珠滴在我的后背;我也全身大汗淋漓。

    他趴下来舔了我的耳朵,让我瞬间稍为清醒。不对,谷枫何时发现我的敏感

    带?

    「啊~你不是谷枫?」用力的摇头,极力想抵抗,但语无伦次。

    「啊~头好痛!」只要动脑思考,彩虹的光就炫如火在烧,我一妥协就又是

    一片脑袋空白。

    从后肏着的男人,发现我还有反抗意识,又发动一波更强烈的撞击,动作越

    来越快,越来越快……想用性逼我屈服?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

    「你不是谷枫?」我想叫出来,但就像在做梦,就是无法出声。

    一阵极光从脑内闪过,让压抑的念头瞬间瓦解。

    刹那间,两腿之间海啸般的快感,一波一波的往上冲,我全身冰冷,但小穴

    内就像要烧起来似的火热。

    「这药会迷人心智,你无法反抗,屈服吧!」

    用力咬住嘴唇,二手死命抓紧床单,知道意识反抗头就会痛。拼命摇头,极

    力的压抑住心里的淫荡。

    但是两腿间的快感不听话,一切都显得无力,高潮,知道高潮快丢了,贞操

    快丢了。

    啊!认命的接受了,紧闭着双眼,这回清楚的很,原本无力地趴在床上的身

    子,突然弓起,剧烈颤抖,再剧烈的颤抖几下,之后就瘫软,一动也不动。

    我已经高潮了!

    这是什么药?竟能强奸女人的灵魂,逼女人从心灵就范?

    「倪虹,舒服吗?」他怎知道我的名字?他是谷枫,是谷枫!

    「啊!舒服!枫!你今天好棒啊,我舒服。」

    「呵呵!你转成撒娇的声音。说:喜欢我干你吗?」

    「嗯…喜欢啊!好舒服。」嘻…高潮让药效过了吗?只要不要有反抗的想法,

    我竟然可以讲话。

    这是什么药?真的可以贞洁的女人飞起来。

    「枫哥,你不可以停喔!…啊~啊…人家还想要,可以吗?」

    「当然,想再来几次都可以。现在,是求我再肏你一次?」

    「嗯~…」

    他改用蹲姿,仍让我趴着,双腿跨在我大腿二侧,手放在我柔软的细腰上,

    每一下都直捣我的花心,听我娇淫,他就更用力顶。

    「啊…啊…好…好舒服。」

    「我…我…一直…不敢,从没这么疯狂过…啊…啊…你好帅,你好棒,不要

    停!」

    「我怎可能停?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今天要干死你…」

    「好…好…干我…干我…你千万别停。」感觉他好帅,当他猛烈地在我微颤

    的骚穴里进进出出时,我好舒服!他肏得我娇喘连连。

    感觉淫水不停的涌出,湿湿滑滑的,我顾不了羞耻,臀部不停的往上翘,迎

    合他的动作。

    「骚货,还会自己动勒!」

    「我控制不了自己啊…啊…好舒服。」

    「倪虹!说,你被肏过哪里?」很讨厌他这样问,却也喜欢听他这样问。

    「只有…小穴。」他很得意。再问我:「那你想让我射那里?」

    「不只那里,不只我的嘴,我的手,连胳肢窝,连脚底…都可以,就是菊花

    不行。」

    「可是我想肏菊穴也?」感觉他用手指头在摸我菊穴。

    「不要,那里髒. 」好喜欢这种做爱对话,喜欢!让我很喜欢为他淫荡。

    他肏的很激烈,我叫的也很激烈,我说会被人听到,他说爱看我淫荡样。

    「好啊!那…我叫了喔?」

    嗯~嗯~这样好舒服喔!呼!呼~我从来没这样疯过…

    肏我!…啊啊…唔唔…为什么要有气质…我想要啊啊…我想被屌啊!好深…

    好深…我不要当乖女孩,女警想当妓女…啊…我想演AV女优,唔唔…

    …*…★…☆…℃…√∞…¥…$…知道自己语无伦次。

    他给我那么舒服,不叫出来真的很难受啊!

    当包厢充满着做爱的味道,我不会形容,很害羞,我被征服了!

    这是什么药?那种感觉,真是飘飘欲仙。

    「倪虹!你高潮几次?」

    「三…三次。」我无力的回答。

    「嗬嗬~我有这么神勇啊?我都不知道,以后有你受的了!」

    「好啊!男人神勇,女人的幸福啊!」

    觉得这样边聊边做爱很幸福。

    接着他也不行了,开始呻吟,嘻嘻,男人也会呻吟。我喜欢听。男生的呻吟,

    很性感!

    感觉它更大了,预期他会在我体内射出来。动作越快,他叫的越大声,我屁

    股不自主的向上翘,肉臀相撞,不时发出…噗…噗…的声音,美!

    「啊!用力!用力!人家好舒服!」

    「啊…啊…啊…」我的淫声中,夹杂着男人的喘息与舒爽的呻吟声。

    「倪虹!要说想被我配种快说…」想到那白白的东西,会让女人怀孕,我就

    全身颤动起鸡皮疙瘩。

    …*…★…☆…℃,很害羞,我讲不出口啦!

    「倪虹!那说喜欢我用大鸡巴干你!快说…」

    「啊?谷枫,你今天好坏!怎一直叫人家这种下流的话?」

    不对!内地人不讲「干」,也不讲「大鸡巴」的。

    我被迷奸了!他不是谷枫。

    「快说,不说我就不干你了!」我感觉得到,他甩着阴茎,在鞭打我的屁股。

    「有全程录影吗?待会我要内射她,要拍局部特写的画面。」

    天啊!我怎没注意,被全程录影?

    「真他妈的骚,剪辑分段,发到论坛,标题就叫【第一骚女警】系列」

    帅男变成恶男,用力拍打我的屁股斥喝:「倪虹,翻过身来,看看我是谁?

    看着镜头,我们来留下的纪念,你要说〈好〉。「

    他把我翻过身来,让我对着镜头。

    「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倪虹,九龙城警署的女警花。娇美的的容颜,洁白

    细腻的肌肤…」

    男人边说边抚摸我的肌肤,然后用手指捏着我的乳头,继续说:「看!这高

    耸的乳球,粉嫩的奶头,平坦的小腹,还有那一丛金黄色的耻毛。真是人间尤物

    …」

    他像主持人,尽情地揶揄我。而我已经虚脱翻白眼了,可是下体还不断起伏。

    大腿还瘫软,但略有知觉,私处湿漉漉很淫秽,因为高潮在痉挛着。可见这一波

    肏奸,对我身体的刺激是多么强烈。

    「倪虹!起来啊,我还没射呢?先起来帮我吹,录一段吃屌特写!」

    慢慢睁开疲惫的双眼,虚弱地伸出舌头舔那硬顶到嘴边的阴茎。

    噁心,但怎有很熟悉的味道?他为什知道我叫倪虹?他是谁?

    心里有底,我吓到二脚瘫软。变成跪趴在床上,就像母狗,身体压的很低,

    屁股高高撅起。

    「倪虹,对镜头说,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女人。」

    不行,我属於我自己。

    「那,倪虹,你说,喜欢我用大鸡巴干你?」会讲「干」;说「大鸡巴」的

    肯定不是谷枫。

    惨了,这是污辱谷枫的【绿乌龟王,实境秀】。

    我心里喊,表演结束了!

    全靠意志力,我肯定手能动,趁着他把我左手别向身,想让我上半身裸对镜

    头时,心里大叫:想擒女警花?先吃草海棠一拳。

    我使一记右抅拳,重重打在那男人的鼻头上。

    「迷奸还掠夺财物的变态,我要逮捕你。」

    我喃喃念着〈Cau佢〉:

    「唔系是必要你讲,不过你讲的话,会用来做呈堂证供…」

    瞬间房内灯光大亮,我看的很清楚,这一拳打在浩文学长脸上。

    很清楚,浩文学长的鼻血喷了出来。

    「学长!快抓他…抓住那个混蛋…帮我抓住他…」接着我就昏厥了。

    再醒来!

    看墙上的钟,凌晨二点十分,我在医院急诊室醒来。我还记得,进美容会所

    探访,是昨晚九点钟。

    我全身衣服完整,独缺内衣、内裤,手腕吊着点滴!

    「倪虹!你醒了。」是浩文,正看着我。他鼻头红肿,鼻孔有血迹。

    「人抓到了吗?你的鼻子怎了?」他的解释我没在听。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宿舍,冲进浴室洗刷自己的身体,浩文说我在做春梦。

    这真只是一个梦?很迷茫,懊恼,到底有没有被迷奸?还是趴着被按摩睡着

    了?

    太过清晰的梦境,快感很真实,是和谷枫做爱时,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怎可

    能只是春梦一场?

    跟谷枫通电话,我心都在砰砰的跳,没说几句就喊累说要睡了。

    心虚。但是案子破了!

    犯嫌是那个日本回来的按摩师,一查,根本没有出境去受训。他承认客人睡

    着后,有窃取皮包钱财,但死不承认有迷奸。

    但是我对他的长相,竟然没有印象?他肯定不是春梦里,那个很帅的男人。

    问过有报案的四个女人,陈述都和我一样,都肯定依稀有被迷奸,却都无法

    指证犯嫌,也不愿提告。

    怪了,和我一样?不想破坏春梦里的美丽幻境。

    翌日,是姚千萤把内衣、内裤拿来给我。说:她在线上巡逻。是有人报案,

    才被呼叫过去支援的。

    「我抵达时,你全身瘫软无力,语无伦次。江浩文穿便衣在场,却说没事,

    要送你回宿??Τ@ ?就好。」

    姚千萤接着滴咕:「我骂他。倪虹全身赤裸,那轮得到你护送。」迷糊虫,

    我怎都没有印象?姚千萤说,她帮我穿衣服,还坚持赶快送医。

    「那瓶精油呢?」检验科鑑定报告显示:只是普通精油。有标示会让人疏缓

    神经与助眠效果。

    「不可能!证物被掉包了。」

    上网搜寻,真有这种催情迷幻药,很烈,可以让女人沉浸在性爱的幻想境界

    里。

    事后这家美容会所,私下託长官来找我。澄清事件是男按摩师个人行为。基

    於信誉维护,会所把我的会员资格提昇一级,可以拥有个人包厢,时效改成五年。

    今后我可以免费享用五年也,嘻嘻!

    晚上我和姚千萤同一班勤务,一定要问清楚江浩文的鼻子,是怎了怎一回事?

    还有我怀疑按摩师的身分,我要查会讲「干」;说「大鸡巴」的男人。

    偏偏上班时,报案特别多,非但没时间问,我们还得分开处理事故。她去处

    理车祸;我则处理一件情侣吵架。

    抵达现场时,那男的只穿一条紧身休闲裤,天阿!那费洛蒙感觉又来了。

    老盯着裤档看,被他发现了。那男的趁着女生进去厕所,竟然伸手进内裤捞

    了捞,感觉他在炫,我让他硬了。这摆明公然污辱警察嘛?

    天阿!我怎又听到舞会的音乐,感觉又要再度陷入虚幻的梦境里。知道自己

    体内,还残存着有催情迷幻药。

    我快灭顶了啦!

    我竟然幻想那女的一气走人,很希望这男人发狂,马上过来袭击我这个女警,

    好想体验在勤务中被强奸,是什么感觉。

    想像归想像,现实没有这样发生,没有!

    女的出来气消了,我该走了。

    男的送我到电梯门口,突然说:「女警小姐!你是骚货,想不想要玩女警与

    犯人游戏?」

    我瞪他一眼,却更直白的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你穿女警服,可不可以

    在电梯替我乳交啊?」

    「你!公然侮辱警察…」

    我没有生气,眼前五彩缤纷,他好帅,真想拿手拷,把他拷回家。

    催情迷幻药事件过后,第一次发作。自此尔后,那五彩缤纷的世界,一直潜

    藏在意识里,偶儿就会发作。

    发作前的徵状,就如这一回,会看见五彩缤纷的光。

    一但发作,迷迷糊糊陷在五彩缤纷的幻境里,我就失控,谁都可以肏我。

    但经历几次后,我发现可以用意识,选择逃离,也可以让自己陷入性爱的幻

    境里。

    陷入性爱幻境,很简单。但靠意识选择逃离时,头会很痛,很消耗体力,就

    像经历一场拔河赛。

    ●

    人生一辈子,常会碰到生命开花,或生命佚失的转折点。其记忆的深度,或

    因是自己经历、或是陪伴亲友而有不同。

    唯独我偏偏不会发现转折点。

    一直以为,男朋友稳定,就会上床,相爱就应该会结婚。

    一直以为,把第一次给谷枫,我就是他的人,应该会结婚,结果妈妈反对。

    一直以为,性爱很完美,没想到和谷枫做爱,他竟然从没让我享受过高潮。

    期待愈大,失落愈大,感觉肉体和灵魂,好像都缺了一块。

    原来…幸福的路还很远。

    为了消除体内的催情迷幻药残毒,我耗了一个月,拼命运动、去医院排毒,

    甚至禁欲。

    因为只要动情,那一场春梦就会重演,接着迷迷糊糊陷入催情迷药的幻境,

    它已经佔据我的性感神经。

    一个月后,试着自慰,我竟然再也无法达到高潮。或许,之前自慰过度?就

    如男人,手淫过度,会阳痿。

    很害怕,和谷枫的性生活不如想像完美,如今更害怕,我怎对性失去期待?

    很恐惧,是不是终此一生,都得不到性福的感觉?

    幸福不好保存,会随着岁月消长,易受外在制约而变质,我开始思考,听妈

    妈的话。如果妈妈再坚决反对,就不要结婚,和谷枫就维持现状,耗着。

    但是女人没有性爱的滋润,就像乾枯的河。

    我已经不再是我,我不再想扮演一个好女孩。

    我想再试试,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把开启性灵的钥匙。

    ●

    婺源,入冬前的最后一场雨,初夜给他,已经过了二个月。

    这阵雨将让彩虹桥从炫丽的水彩画,变成黑白的水墨画,接着就要进入冬天!

    一进村落谷枫碰到邻居搭讪,我独自回卧虹居。

    等他回来又喝酒了,见我拿抹布,擦拭着摆在阁楼露台的休闲椅,他嘴在吵

    酿,手也在我身上乱忙。

    问他,你这是做啥呢?他说:「家事不急,我想赏屄,棒棒想嘿嘿嘿。」

    只是不好意思讲,为了让那棒棒快乐,我沖了澡在等他,还换好了火辣珍珠

    大蝴蝶蕾丝T字裤。

    万事俱备,只是心还是过不去,我推开他,说:「我在等你,陪我去向你妈

    请安。这孝心事儿先做,晚上再给你。」

    人可以安抚,但阳具蹦蹦的跳,谷枫说不插受不了,哀求:「那让我赏屄总

    可以吧!」本来就是他的,刚回来,先赏屄温鸡,这倒是好方法。

    躺了下来修长的腿抬高,维纳斯丘上凸。这珍珠T字裤感觉还不错,谷枫也

    说我给他无限惊奇,无限想像,拿着手机吵着要拍拍,不过就是天冷,心也冷,

    光拍下半身,就差点感冒了。

    赶快躲进被窝,诗人又在做诗了。什么粉嫩多肉的娇媚姿态,曼妙身躯,让

    人喘不过气!

    根本是他一脸迫不及待,只好让他一插而入。

    「噢…噢哦…倪虹…你的屄湿好紧,噢…好爽…你舒服吗?」

    说瞎话!我感觉还没来,屄怎会湿?

    「噢…噢…倪虹…我太舒服,不行了…要放了。噢…噢…」

    「噢…别射……我想要…噢…慢一点点…噢…噢…枫!…你别射…」

    谷枫嘴巴很行,可是他的本领,真的让我很冷,就是冷!

    当他将所有滚烫的欲望全部注入体内后,我穿回衣服,拿抹布,继续擦拭休

    闲椅,它很乾净,其实是想把心擦拭乾净。

    「椅子,怎不放二张?」

    「不。让我自己静一静。你快把衣服穿起来,让我静一静。好吗?」

    「倪虹。你是嫌我,刚刚早泄吗?」

    「没有啦!你快把衣服穿起来。」我们上床的第1次,都是这样结束的,谷

    枫说太久没做,第一次会射的快。

    「我觉得,今天,好像…好像有比较久了。」听他这样说,真的气死了。什

    么是有比较久了?

    「是啦!是有比较久了,之前不到二分钟,现在三分钟。」这些都是心里的

    气话,我没有说出口。

    「枫,别想太多,快把衣服穿起来,陪我去给老人家请安。」看他捡起地上

    的衣服,穿上、从下楼的脚步声,当然知道他很挫折。

    一整下午,我都不理他,一个人从阁楼望看远山,悠悠看着濛濛细雨在发呆。

    其实我并没有怪他,我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安慰他。

    好在有这张椅子,让我在回家的日子,充满休闲感,随着四季,会有不同的

    展望与悠哉快意。

    直到了吃过晚饭,天色暗了下来。明知冬天,还是为他穿上当年的高中女生

    制服──白上衣,粉红塔红色的格子裙。

    在谷枫心中,那是全香港最炫的!

    见谷枫蹑手蹑脚的上楼来。我打开暖气,他用吻向我道歉,我才敢把心里的

    想法,大胆的说出来。

    「枫,你一夜可以做五六次,这是别人做不到的呀!我生气是,你老是不看

    时机,老是横冲直撞,我情绪追不上你的…」明明就很气他鲁莽横冲直撞,还是

    得安慰他。

    「那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主导,我们来练习。」一个女人硬着

    头皮讲这种话,很羞。

    「什…什么!这事儿,要女人来教我,你性经验倒很丰富嘛。」

    「你这牛,再这样乱想,我翻脸了喔!」

    把初夜给他,也才短短二个月。聚少离多,他又不识情趣,一趴上来就横冲

    直撞,恐怕都还没吻遍我的每一寸肌肤。

    我也需要努力,诱导他掌握我的敏感带,只要在他射精前达到高潮,时间长

    短就不是距离了。

    「我也不会!但咱要生活一辈子,彼此该互相学做那种事情。」说完,我歪

    着头,扣着指甲。

    看到他迟迟没有动作,我站了起来,打亮所有的灯光。

    明知好冷,站在她面前,将格子裙让裙子松了开来,裙子直直的掉到了地上,

    露出了他最喜欢的黄色内裤,还有网状的黑丝袜,接着开始解开上衣的钮扣。

    「倪虹,你真的不嫌弃我?」

    「我说过,今生不管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一起面对。咱都不会的,我回香港,

    就去问…就去学,再回来帮你…」这时我已经全身脱光了。

    我冻到起鸡皮疙瘩,还是主动帮他把全身衣物脱了下来,其实我脑中一片空

    白,做爱这事,完全像女警在办案,边做边学。

    「嘻嘻…看,我也很紧张,在发抖。这身材太美,害你冲动?」

    「你有经验,淫荡,让我太爽,有早泄压力。」

    「当做爱变得跟吃饭、睡觉一样习惯时,我愈是淫荡,就愈是你福气了。」

    我用俏皮的语气,也是想化解尴尬。

    他坐在椅子上,将我拉近,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二人面对面,他用双手抱

    着我,他的脸正对着我的乳房。

    「我的乳房,很美对吧?」看谷枫,他有些冲动了。

    「喜欢乳房吗?来,你抓着。我抓你的这个,帮你练习。」我拉他手捧住我

    的乳房;我则抓他的屌,帮他上下撸着。

    冷冷的夜,村子更是静寂,远处传来猫咪发情的叫春声。窗外下着冬雨,滴

    滴答答。

    我心扉里的雨,也是。欲哭无泪呀!

    初夜那晚,看这牛不会,我主动帮他,也帮自己破了处,还真的是做错了!

    他嘴里不说,心里一定在意,纠结我不是「处」?

    我问他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他说:「当然会。」

    「why?」

    谷枫说:「你外表和私底下的反差实在太大。」

    「枫,仔细看!像樱花般的粉色乳头。初夜那晚,人家可是全新姑娘,把完

    壁之身给你,不要乱想。来!张嘴,吃吃看,我不是很随便的女生。」

    像哄小孩一样,诱他唅到嘴里,看他吸吮了起来,我也受用。但没心思享受,

    我的手在自己二腿中间,抓住谷枫的屌,轻轻套弄着。

    女人的乳房,对男人有安全感,另一手抱住他的头,让谷枫埋在我乳沟里,

    不容他往下看,说:「乖乖吃奶奶,我帮你…,练习。很快,你就能适应我的裸

    体了。」

    我伸手捻熄了灯光,路灯就在卧虹居的阁楼外,它照亮了雨丝,也把一刚一

    柔的裸体映在白墙上。

    利用乳峰分散他的注意力,分开了自已的双腿,这牛一直以为我在帮他撸管,

    其实我是扶着那硬梆梆,往女人最羞耻的私处蹭动。

    我扭腰把动作做大,说:「哇!真硬。这玩意儿就像铁杵…你一定可以驾驭

    我,征服我这个老婆的。」

    一下一下的往前蹭,都做那么多次了,进入那刹那,还真紧,有一丝丝的痛,

    怪不得这牛受不了。

    超得意,自己拥有超水嫩紧实的小穴!

    眉头一皱,他没发现,我是即拐带骗,才把那牛的屌棍诱进自己的身体里来。

    龟头进来了,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快感,我不敢出声。

    「啊!枫哥…我的手艺很棒对吧!」谷枫显然很受用,二手抱住我的上半身。

    怕他发现,我忸怩想逃,说:「不要抱太紧,我手不好帮你…练习!」

    他吃到甜味,那会松手,猛地用力把我抱的更紧。

    这一用力,我「喔!」了一声,那被我箝着的硬屌,这一戳,完全顶到我的

    花房深处了。

    「这样舒服吗?别抱太紧,让空间给手啦!」心里笑!骂。你这屌毛。连女

    人的手,和肏屄的感觉,都分不清楚?

    「嗯嗯…很舒服。没想到你懂这么多。」想到要和这个男人生活一辈子。我。

    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下身传来的舒服,无以伦比,苏麻,配合着他摆动了起来。

    「枫,你还可以吗?倪虹好舒服,好舒服啊!」我兴奋的叫着,这牛竟然没

    发现。

    「再…快一点,我快放出来了。」也许真的舒服。谷枫说放,就是他要射精

    了。

    谷枫以为早泄问题又来了,没自信,抱紧我拼命的冲刺。

    「你这牛,想不到你扮猪吃老虎。」我伸手捻开灯,说:

    「臭男人,自己看,你肏了我十多分钟了,还说不行?」

    「我?不知道插在屄里。有肏这么久吗?」谷枫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自慰的时候,可以很久,对吧?」

    「所以就是因为没经验紧张啦!你只要习惯跟我爱爱,自然就不会那么快出

    来了。」

    「习惯?」

    「或许!常常做就不会紧张了…」他嘻嘻笑。

    「还笑,还不快点再进来?你是我要依靠一辈子的男人耶。」

    让谷枫用公主抱,把我抱到床上,扶着肉棒,将我的双腿掰成M字形。

    羞,我也是一个初经人道小妮子耶!

    竟还要自己用手,轻轻的抓住他的阴茎,另一手将阴唇拨开来,让谷枫将龟

    头对准了屄口。

    「来吧!枫哥,尽情的享用我的身体来…练习。」我觉得自己很贱,用这种

    娇媚表情勾引着男人。

    谷枫,这回有自信很多,动作也温柔了许多,慢慢的推入我体内,我尽量放

    松,让他自己品尝,让他自己慢慢感受我身体,让他感受每一寸皱褶所带来的愉

    悦。

    「停!枫,就这样插着。咱闭上睛睛,静静的感受喔!」

    「枫,我可以感觉到你在我体内的跳动。你有感觉到我的夹吸力道吗?」

    雨停了,夜很静,时间,一秒一秒,那屌像铁鎚一下一下敲着我的心坎,我

    崩溃了。

    我大哭!

    骂他,臭谷枫,你让一个没经验的女人,做这种下贱的动作,去配合你练习。

    很生气!还是教不会。

    谷枫看我哭,或许紧张?用力驰骋了几下,说声要放了。

    我赶忙阻止他,「枫!我有感觉了…别急…忍一下,我快了…噢…差一点点

    …噢…噢…你??」

    叫他忍一下,…别射…没用。说放就放,三二下就把东西射了进来。

    我等他射完,又要拔出去的时候,我双腿用力夹住说:

    「再给我出去,你今生今世就别想再进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