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09)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8990

    〈09〉

    第五章〈含蓄张扬老味时髦〉

    二天后,政要莅临临场所出状况。

    真的有假摊贩冲出来,向警卫对象举布条抗议。我主管被处长骂到臭头,因

    为警力佈署图明明有标示,那个位置容易受惊扰,为什么没有防范作为?

    我也奇怪,那我该有功啊?郝牛说,如果你有功,等於有人要被处分,所以

    你又被牺牲了。

    许多事,在短时间内,看不出有新发展,但时间一久,努力还是会有收穫。

    警力佈署这事儿过后,我和郝牛更有话聊了。他对我没有色心,我也不再有

    戒心。

    问他,为什么三番二次的帮我?

    郝牛说,他也不是守着蜜蜂窝,却不偷吃蜂蜜的熊。但时候未到,总有一天

    熊会吃了蜂蜜;蜂蜜也可能会救了熊。

    唉!解开一个谜,又多了更多个谜。

    拿郝牛和浩文相比,我心里超不爽。浩文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耸恿我背叛

    肉体?

    今天上班有碰头,很想给他一巴掌。但我没有,心里希望他给我一个合理的

    解释,比如说喜欢我,我很性感,禁不住诱惑。

    虽然我没有和浩文撕破脸,但这种上班品质很不好。

    於是我更常一下班,就会去观塘道找郝牛。好巧不巧,又被我摬见渣打银行

    的经理送咖啡给他。

    太悬殊画面,银行见钱眼开,显然郝牛是渣打银行的大户。

    唉!更多个谜。

    讨厌他有钱,我还是喜欢那个穷流浪汉!我没再上前,而是转身去逛街,寂

    寞,又买了一些喜欢的内衣,花钱转移心情。

    聆着战利品,回到宿舍开始洗澡!

    微信叮噹响,是谷枫,问我「你知道我现在做甚么吗?」

    换我拿起手机「你知道我现在做甚么吗?」传送一张洗澡洗到一半,却一脸

    愁容的相片。〈点起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忧伤,接收啊!接收啊!爱的花朵…〉

    谷枫急了,来电问我怎了。

    「心烦啦!你呢?」

    他说:「做春梦,醒来就一柱擎天,真的好想找洞钻一下,哈哈!我本想邀

    你自慰…你。这愁容,害我软了。」

    「还有心情噢?昨晚想你,想到躲起来哭。」说到哭,想到被芋头跳蛋欺负。

    我宁愿,谷枫是香港的流浪汉。为什么郝牛,不是穷流浪汉?

    更气浩文学长…

    一堆鸟事,让我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亲爱的,别哭!开视讯…我给你抱抱」

    「我总是一个人,看别人成双成对,人家就难过呀!」

    「老天作弄,但我们拥有十年的美好,不是吗?有心是永恆,性爱只适用在

    年轻时的美好,目前咱累积中…老来时,你有老茶,有我陪伴,回味无穷。」

    「我没这么豁达啦!想找洞钻,你自个儿撸,我要出去吃饭了。」

    明天是轮休,积假,还是得上班,上班…上班…上班…还是上班。

    平时出门,最大兴趣是拍照。唯一的纾压,大概就是下班时自慰。最大期待,

    就是放假回婺源陪谷枫。

    很多女人应该跟我一样,白天是认真的上班族,对什么都不动情很容易,但

    在夜晚就是另一回事了。

    尤其在房间里,总是有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褪去女警制服,才能轻松的做另一个自己。想喝酒,寂寞时会想喝酒,喝酒

    就想乱来。

    我。醉倒在床上,人生不过一醉,世界显得那么不实在,过程却是那么令人

    兴奋。偷偷讲,我希望在忙碌过后,有心爱的男人拥抱,来一场放松的做爱,那

    才是真实的我。

    警察工作时间太长,又日夜癫倒,和家人聚少离多,外遇问题连连发生。

    我同学林雅婷本来和老公很恩爱,最近还是出轨了!

    她不需在浴室靠自己,改和蒋秋凑成一对,二人立志一生当警员,也不在乎

    别人的异样眼光,非旦在办公厅亲暱,还自喻是警界的狗男女,只要觉得那里有

    不公不义,就跑去那里做爱,再自拍上传,很另类的表达方式。

    而姚千萤明明就是同性恋,却不敢出柜。为了想调回离家近的地方,老是周

    游在高阶警官之间。

    大家都有坏坏的出口,可是我都没有。

    我不得不,傻笑,又装得假癡假呆,认为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挂了谷枫电话后,我没有出去吃饭,哭累了就睡,翌晨,红着眼下楼,上班。

    舔大盗的精液,志杰督察帮倒忙,反而让我升职为高级警员。

    林雅婷说我走了狗屎运,但我也没好到那里去。香港警界仍是男警天下,女

    警勤务方式,还是配合男警居多。

    或许长官觉得我柔弱;或许浩文喜欢我,他有人脉弄权,所以我的班表,仍

    然以配合师傅上班居多。

    今天的勤务,是和浩文学长在报案中心〈坐堂〉。

    发生〈老强案〉。一家餐厅老闆来电报案,说老婆被印度厨师强奸了。

    我和浩文学长前往,他把车开得慢,途中一再说喜欢我,我很性感,禁不住

    诱惑。解释芋头跳蛋只是一种情趣,对我没有恶意。

    算了!他喜欢我,不计较。说我很性感,小开心。学长禁不住诱惑,小窃喜。

    我在意的是谷枫,没心思,也没力气和学长计较。

    到达〈老强案〉现场,总共有二男二女。

    报案的老闆阿利,和老闆娘小娴都是香港人;除外厨师叫阿忠,另一个女的

    是阿忠的老婆叫阿梅,二夫妻都是印度人。

    阿利指称,餐厅昨半夜打佯后,印度藉的厨师阿忠趁他睡觉,在地下室硬上

    老闆娘小娴。

    我看小娴,她一脸委曲。问阿忠,他不承认。

    我下去查看现场,地上室点着黄色的昏暗小灯,二台冰箱后面铺了个简易的

    床,却播放着悠扬的音乐,还点薰香,显然常常有,并非临时起意。

    床上有男人的内裤;女人丝袜、胸罩、内裤…散落一地,还有一瓶印度神油。

    小娴见状,拉着阿利的衣服说:「老公!别闹,我今天没有和他做啦!」

    「啍!今天?那就是早就暗通款曲了啰?」

    阿利捡起一条黑色女内裤,拿到我眼前说:「警察小姐!你看,白白一沱,

    他射在我老婆的内裤上。还说今天没有?」我闻到一股扑鼻的腥味,瞬间小脸通

    红。

    浩文学长看我,表情状似询问。我害羞的点头,是新鲜的精液没错!

    再看阿忠胯下,那屌把七分裤顶成一个帐篷,淫液还渗湿了裤子,显然没穿

    内裤。都射精了,警察在场,还能硬着,直觉不正常。

    「老婆!你还袒护他,再不承认,我就和你离婚。」在香港通奸没罪,只能

    当离婚理由。

    浩文学长问老闆娘小娴:「阿利有强奸你?」小娴摇头。

    从柔软丝质上衣的曲线,可以窥测她除了姣好面貌,还有一副修长的好身材,

    背后交叉的剪裁,让她半隐半露雪白的后背。

    「那这黑色内裤,你的?」小娴拉我转身,再解开自己裙头,里面是一件红

    色马甲,但红色内裤还在。

    我转头再问阿梅,她也摇头。我吆喝她:「给我看!」阿梅一脸羞低着头,

    不发一语站在角落。

    我认定有精液的内裤是她的,小梅才乖乖乖拉开裤头。奇?二个女人怎都穿

    同一款式的红色马甲,但她没穿内裤。

    浩文学长走过去,在她臀部一拍,说警察搜证,你别站在这里。但我看见学

    长拍她屁股同时,那阿梅娇嗲一声,眉间皱了一下,我肯定浩学长不只拍她了一

    下。

    我肯定学长一定另有想法?

    「阿利先生!你即在睡觉,怎发现厨师硬上你老婆?」

    阿利说:打佯后,我上楼洗澡,再玩手机大约半小时,就睡了。半夜口渴,

    下楼听见地下室有做爱啪啪响和叫床声,还有阿忠说:「我抹了印度神油,看我

    好好教训肏死你…」

    「好!那你再上楼玩手机,让警察还原现场。」

    阿利有些质疑,我拍拍她的肩说:「没事!有我在,你放心。上楼去,我待

    会上去录你口供。」他看我长的比老婆漂亮,乖乖的放心上楼。

    等阿利上楼后。浩文学长很凶,大声斥喝:「现在就剩你们三人。说:印度

    神油是谁的?」

    我觉得学长经验老到,印度神油一定是印度人的。是阿忠拿来,就强奸,是

    小娴拿来,就是通奸。

    谁知,阿忠和小娴都指向阿梅。再逼问,阿梅竟说印度神油是阿利拿来的。

    浩文学长要我带老闆娘小娴到打佯的店里,问案发经过。而他则带一脸淫荡

    样的阿梅,说要去厨房了解案情。阿忠则被喝令待在原地。

    老实讲,我菜鸟也不知要问小娴什么?二个女人独处,我只能用同理心关怀。

    没想到小娴先是抿唇,接着眼泪噗噜噜直掉。几番追问,她嗫嚅数次,才全盘脱

    出。

    小娴说:「阿忠是有强奸我,但不是今天。」

    而阿忠这傢伙食髓知味后,竟逼老闆娘,如果不想丑事张扬,今天打佯后,

    得穿红色马甲到地下室。

    这一天,小娴内心挣扎,惶惶终日。见老公睡着,才换装下楼,听到阿忠边

    肏边干谯阿梅,我在厨房炒菜,你俩躲在这里炒饭,给我载绿帽。看我不肏死你

    ……

    就在小娴转身要上楼,正巧被下楼的阿利抓个正着。

    我好奇!问她:「那你怎会和阿梅穿同款式的红色马甲?」

    「是我老公送我的生日礼物。昨儿才知道,他和阿梅有染,也买同款马甲送

    她。阿忠就是拿这套马甲逼奸我的。」

    或许同为女人没有防备心吧,小娴娓娓道出了被阿忠逼奸的过程:

    地下室是中场时候,给员工休息用的。阿梅常来餐厅探望老公,我没想到她

    勾引老闆。二人利用我和阿忠在忙生意时,就在地下室偷情。

    老闆娘说前天,阿利和客人喝醉酒,就去睡在地下室。店里打佯后,他还在

    醉。我从不下去地下室,为了要叫醒老公,才发现有一个淫窝。

    老公叫不醒,阿忠却冲了下来,手握一套红色马甲,说:「看你老公干的好

    事!」我以为他偷我生日礼物,上前要夺没想到一个踉跄撞在他怀里。

    阿忠吃定我不敢出声,竟然大声说:干!真他妈的,家有这么美的老婆,一

    身雪白肌肤,竟拿这个骑我家黑黝黝的阿梅?

    我大吃一惊,黑黝黝阿梅常来探班,会在地下室逗留,竟然是跟老公有一腿。

    这才知道老公送我红色马甲,阿梅也有一套。

    阿忠逼我就范,我不从,挣扎之间胸前钮釦爆开来,阿忠瞬间变成疯狗。

    「阿忠!不要这样。阿利可恶,但我待你夫妻俩不薄呀!」他见我害怕了,

    手就不客气的隔着胸罩摸我的胸部。在我耳边说:「老闆娘对不起,我早就想要,

    今天肏你抵偿!」

    「嘘!我知道。但是我们是生意夥伴,不可以…」说不可以,裙子已被掀起,

    丁字裤被扯去。

    他放出一根全黑色的男屌,好丑陋,却很粗大,比老公长一个龟头,足足有

    十七公分吧?带着噁心的腥臭,在我眼面前爆跳。

    我被扑倒在床上,四目相交,我即害羞又气愤。阿忠二眼怒火,那男屌顶在

    我二腿之间就如锅铲子。

    而老公这时竟然面对我,只要他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厨师拿着锅铲,正要

    铲他老婆的屄。而我像锅中肉,何其无辜?

    「老公…」我呼叫。老公醉死了,不理会。

    阿忠硬把舌头硬顶入我嘴里,不停搅动我柔软的嘴,让我感觉十分噁心。这

    一吻,那噁心让我抵抗气势失去了三分之一。

    他接着用手呜我的嘴,开始从我颈部舔起,我死命反抗,另一手不停地抚摸

    我的乳胸、腰、臀,接着往我私处挖屄。

    贞洁的屄穴突然被指侵,那种粗暴的攻击让我浑身有如受电击,我又失去三

    分之一。

    用尽全力一脚踢向睡在一旁的老公,他竟然翻过去又继续睡。

    我不信,他会醉成这样?

    我激愤填膺,老公淫人妻,妻被人淫,扯平。我竟然觉得阿忠肏我合理,就

    在他身旁被奸,也算报复他偷腥。

    想到报复,我看向老公,睡的像死猪。

    「老公,老公,你再不在乎,我就任人鱼肉。」

    阿忠贪婪地注视着我,直言不讳地说:「每天努力的工作,我都盯着你扭动

    屁股招呼客人,和挺着乳胸上菜伺候大爷们的样子啊!」

    我听了这话,想到餐厅全靠我和阿忠合作,而老公闲闲,竟在地下室和阿梅

    通奸,我难受。想哭。

    「今天轮到老闆娘伺候我,我可要好好地享受你呢!」听他这样说,我羞得

    一通通红,不得不夹紧大腿。

    当黑黝黝丑陋的肉棒陷入我身体深处后,我全身瘫软,但内心反而觉得十分

    充实。

    「喔!你这淫人妻的醉鬼也醒一醒,看你的老婆是怎么被人淫的?」

    没拿到手机,是该拍下来纪念,嘿嘿嘿!

    对后!就用你老公的手机…

    阿忠还真拿来阿利的手机,轻声说:「老闆娘也对我好,就不要录你脸,快

    翻过去,趴好!让我…从背后拍你肏的样子。」

    他一边录一边旁白:「看。你老婆的骚样。你淫人妻,我就淫你妻…」

    「骚娘!屁股摇大力一点,让老公明儿看你这副发情的淫贱样。腿张开一点

    …屁股翘高一点。」

    阿忠一边吆喝,一边挺着黑屌用力的肏我。那鸡巴很硬,很烫,很粗暴地攻

    入我的深处。

    就在我心灵与身体深处全尽失守时,阿忠丢了手机,把我翻成正面说:「老

    闆娘!我肏上瘾了,你没生过孩子很窄紧,像少女一样。」

    说完,又开始粗暴地捏揉我的大奶,骂我老公,淫他老婆,恨不得干爆我的

    骚穴。

    「老闆娘!我不该这样羞辱你,但看你淫荡的表情,我很爽。」

    「是啊!我不喜欢你羞辱人啊!啊…啊…啊…啊…」

    「我没想到,你这么骚…贤淑端庄,竟然这么这么欠干。」

    床在摇晃,老公的大肚肚都在晃,竟不会醒?整个地下室,充斥着我的喘息,

    还有下体的碰撞声。

    老公又再翻身,这回面对我们,我很紧张,阿忠无视他的存在,肏的更猛。

    湿淋淋淫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我感觉床单都湿了,想到老公明儿会看到我的

    影片,我的脸就红起来了。

    不再害怕被羞辱,反而觉得自己很贱很淫荡。

    「老闆娘!这样不能满足报复心里,咱换个姿势,让你老公当龟公。」阿忠

    竟然仰躺老公身旁,小声的说:「双脚打开坐上来,让印度阿忠把你顶上天去。」

    我照做了!他双手抓着我翘臀,乳房在空中上下左右摇晃着,我想叫,不能

    叫、不敢叫,我快受不了了。

    「看老闆娘尖挺的美乳不断上下摆动着,真是一大享受勒!」

    「嘻嘻~脸红气喘了,老闆娘害羞了?不是爱被羞辱,觉得自己是天生的淫

    荡胚子?」

    「你!爽快的做,想…就快点射出来,射给我吧!别再损我…」

    阿忠听到这话,换拿我的手机,说要录一段做纪念。

    他要我跪趴在地上,面对着镜子,屁股翘的高高,自称是小母狗,要求阿忠

    把硬屌插进淫穴里。

    他抓着我的蛇腰,不断的猛烈趴趴趴趴的抽插,问我:「你是不是很骚很淫

    荡?是不是要老公看你被人肏的样子?」

    我想说可以掌控的自己手机,人也陷在欲望深渊法自拔,於是配合把心中的

    怨气全吐出来,对着镜头说:

    「对!你这淫人妻的醉鬼醒一醒,看你的老婆是怎么被人肏的。」然后羞低

    头,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

    阿忠又问:「老闆娘害羞了?说,不是觉得自己是淫荡胚子?」

    这会儿我不就是,害羞什么?坦然抬起头来,对着镜子说:「对,小娴是淫

    荡胚子,我是发情中的母狗!」

    说完,淫荡的身体不断摆动,屁股却不由自主的摇,看着阿忠在身后,趴趴

    趴趴趴趴不断肏着我。

    事后,阿忠没有把手机还我,而是用手机威胁,要我今天穿着红色马甲,到

    地下室。

    听完小娴泣诉被阿忠强奸的过程,我表现出职业使然的冷漠。但看她一脸委

    屈,墙上挂着她与阿利的结婚照,无感的眼眶不知不觉的也湿了。

    让她趴在我的膝盖上,抽搐着娇躯,让她哭个够。

    「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要认了通奸?还是强奸?」

    我说:「认了通奸,丈夫一定会据此提离婚;你自己的名声也毁了!」

    小娴很急:「可是认成强奸,阿忠何其无辜?到时候他们家,我的餐厅,一

    切都将毁於一旦。」

    回到地下室的现场,阿忠似乎很痛苦,原来沫了印度神油的硬帍,还没消退,

    胀痛难受。

    就在我叫阿利下来,要开始做强奸笔录时,浩文学长和阿梅,竟然是有说有

    笑的回到现场。

    浩文学长用仲裁者的口气说,小娴供词前后不一;阿利也称他视力不佳,今

    天并无目击阿忠对妻子有踰矩行为。

    「学长!今天没有但前二天有,这明明有强奸,也有通奸。」

    「警察也要看情理法,凡事看前因、想后果,就留给当事人一条路,我们走

    吧!」

    学长的善意,让我又没了绩效。我也没怀疑浩文学长和阿梅去厨房做什么?

    直到浩文学长后来,做了印度神油生意,赚了很多钱。我才知道学长和阿梅

    去厨房,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无奈,每个人,每个家,连社会都有很多无奈!

    警察不能伸张正义,弱势的人还能仰仗谁?毕业时慲怀正义感,都快被环境

    磨平了。

    一个人无聊,就拿相机四处拍照。

    郝牛说,拿起相机,你就是一个说故事的人,按下快门不仅是一张相片,更

    是一个故事,如何透过镜头将故事说得清楚?

    我正在拍,被路过的高级督察叫住,问我去美容会所探访有没有线索?

    我之所会接这个案子,是有人报案说闹区一家高级美容会所,会用迷幻药让

    女客人昏迷再洗劫。

    警署就被害人喝的水,检测不出什么迷幻药,场所空调也没问题,但被害人

    血液里有不明药物残留,却测不出毒品成份。

    由於多人报案,却苦无证据,高级督察在一个月前派我当饵,用公费买了三

    个月的会员,进入一探究竟。

    我执行了几次探访,都没有进展。同仁开始在背后酸我:「公费买单,勤务

    时间去舒压,非但没破案,连线索都没有。是睡死了喔?」

    刚刚督察交待我,就再揬访一次,如果没有成效,这任务就先取消或考虑换

    人。

    为了完成任务,抱着绩效压力,我再次进入美容会所,一个熟识小姑娘又领

    我进入VIP室。

    同样的房间,放好水,小姑娘拿着一对香精说:「进口的配殊配方,您拭找

    看,老顾客喜欢可以送你一瓶。」拿起来闻,味道真的很特殊。

    同样的流程,播放着低沈的音乐,柔和的灯光,洗浴浸泡20分钟,闭目养

    神,闻着从水中散发出来特殊香味,感觉浑身疏畅。

    浸泡过后,小姑娘递上白开水,她让我趴在床上,之后又撤掉浴巾,还称讚

    我裸着的脊背很光滑、臀部很性感。

    同为女人我很自在,让她先为我按摩10分钟,就说我积点够了,今天会有

    更高档的大师为我按摩,说完退了出去。

    那水我喝过肯定没问题,我人是清醒的,但这回我怀疑洗澡水有问题,那不

    是迷幻药,我认定它是一种会让女性身体敏感的药物。

    在小姑娘按摩中,之前被她碰触到阴部,我都会害羞夹紧双腿,这儿怎感觉

    发热,私处痒痒的,我二腿自然的摊开。

    唉啊!或许是我乱想,这几天总有想要的感觉,还骂自己贱,别闹了!

    按摩师进来我吓一跳,怎是男的?叫小姑娘进来,一问才知道是特别待遇,

    刚从日本受训回来的大师,今天要为我做下半身的消脂塑身按摩,有钱还请不到。

    我要求小姑娘在一旁陪我,消脂塑身按摩程序才开始进行,但这男按摩师真

    的技术超好,让我飘飘然。

    音乐依旧,感觉灯光混着缭绕淡淡的烟云,我眼睛似乎有一层滤镜,看什么

    都变得五彩缤纷起来,彷彿置身虚幻的梦境里。

    偶儿还听到按摩师和小姑娘在聊天。小姑娘在问大师:「这小姐的淋巴结淤

    积,要怎推揉才会散啊?」

    他在示范。我身体完全放松,舒服的随意摆放,让男人的手顺着背脊往下,

    不知怎了?觉得自己今儿很敏感,一被碰触就感觉兴奋。

    忽又听到谷枫和小姑娘在嘻闹的欢笑声?心里想,谷枫来了,我更放心!

    当大手在翘臀上游走时,我竟然不忌讳,还希望他多停留一些,消脂塑身嘛,

    我的臀部太多赘肉了。

    只是呐闷,没用力推也没按压,感觉是抚摸,这也能消脂?不愧是大师。

    温柔的搓揉,似有似无的碰触,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即使怀疑,那有那么多

    不经意,老是碰触到我私处,我也只是下身一颤,大方的裸呈我诱人的身材。

    我闭着眼睛,大师到底有几支手啊?

    有手在抚摸臀部,怎有人在摸我的胸部?管它,一定是谷枫在帮忙。

    因为大师说:我要帮你做乳房淋巴排毒唷!

    他让我微侧一边,感觉奶子轻松了许多。很快有手来到了腋下,在胸部边缘

    推拿着。感觉淋巴推拿很痛,而下半身的抚摩则是轻盈、温柔的抚摸着。

    手带着湿滑,我知道用了精油,从腰部推上臀峰,往下到大腿小腿,再到脚

    丫,但沿的大腿内侧回来,最后滑过私处,在私处很刻意,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

    因为让我舒服极了。

    手掌不断的往臀峰推,但手指却陷入沟缝,勾勒,没错!是用勾勒方式,把

    我的淫液推上臀峰,才停了下来。

    我那受得了?呼吸开始急促了,他却再周而复始…

    在多重刺激下,我不再掩饰欲望。人趴在床上,胸口却剧烈的起伏,双手紧

    紧的抓着床单,二脚不自觉放松,让那手可以碰到唇瓣的边缘。

    我全身燥热,把脸埋在枕头当中,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似是幻觉,谷枫在一

    旁陪我,还发出咯咯邪笑的声音?

    我在幻想,意识已经不再清醒,我叫谷枫快点,我想做爱,很想要,真的很

    想要。

    但另有一丝意识,也让我有些疑惑,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有人开门,我都

    没在意,竟然问谷枫你要去那里?

    按摩继续着,怎都没有人说话,房间内很宁静,除了音乐就只剩我的心跳声。

    怎感觉愈来愈热?真的很舒服,我的欲火越来越强。

    大师有些失控吧?因为手指碰触我唇瓣的次数俞来愈多,我大腿内侧好痒,

    我可以感觉自己全湿了,应该都是淫水。

    慢慢的手指一次一次在拨开我的唇瓣,唇瓣也需要指压吧?但怎会从我小荳

    蔻上滑过呢?

    天阿!若有似无的,这根本就是在挑逗我嘛。

    好羞人!我的喘息声,越来越明显,感觉就快要招架不住了。

    我肯定越来越湿,屁股轻轻的扭动着。想让手乾脆一点,直接弄我嫩穴好了。

    不可以!他是陌生男人。

    不可能?我拒绝,想夹住,但二腿竟然无力,夹起来没一会儿又自己松开了。

    张开双眼,眼前五彩缤纷,有一个男人赤裸跪在我身侧,长的好帅,一双手

    正在掰开我的屁股。

    高昂的龟头,顶触到我充满弹性的臀部,感觉他身体在下倾,但他没有侵犯

    我,只是让那肉棒贴着股沟,方便工作吧?

    不行,就要滑进来了!

    「谁让你这么骚,欠干?」

    「人家哪有。」我意识则介於清醒,与五彩缤纷的幻境里,回旋切换。

    呼减自己:倪虹!不行,谷枫马上会进来,你清醒一点。

    趁我有意识时,我很冷静,开始检测自己。我下半身像被麻醉般,完全无力

    瘫软。

    但上半身有知觉,手指却用力抓着床单,我肯定有东西在我私处磨蹭。

    下半身无力,但神经知觉可敏的很,那阴茎很硬,很烫,连一下一下的跳翘

    我都感觉得到。

    是药!

    药力开始发挥效果了。

    之前报案的女人都骗我,有这么一段都不敢说。

    错不了!

    而那精油则是让泡在浴缸里的下半身完全无力,让女人无法反抗。而吸入含

    有精油的蒸气,让大脑陷入五彩缤纷的幻境里。

    此时的我,不是不想睁开眼睛,而是睁不开,只感觉眼皮很沉,脑袋里全是

    和谷枫在做爱的场景。

    谷枫不是已经进来了?我一直喊谷枫,叫他用力的肏我。

    他人怎又出去了。

    帅帅男的阴茎,又开不断的往我臀间的沟壑触碰,顶一下,再顶一下,有意

    无意的碰触,想要我哀求他进来吗?

    他如果插进来,我一定会很感谢他。

    但他不着急?知道有的是时间,要慢慢来吗?

    理智的时间不多,大部的时间我是被催情迷幻药控制着。

    有意识时,我可以感觉自己淫水的湿滑。知道不可以,不可以!我是传统的

    女人,谷枫是老实人,我不能让他戴绿帽。

    我的意志很坚强,我要逮捕你。

    我在等机会,等他把我身体翻转了过来,我上半身可以动,只要让我仰躺,

    等他趴下来,我可以对他的脸做迎头痛击。

    帅帅男的阴茎,时而逗弄阴蒂,时而戳着肛门,完蛋了!

    难道他要开苞我的菊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