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03)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7540

    〈03〉

    囫囵睡着,半夜惊醒,竟然觉得愧对谷枫,做错事的孩子开始哭,愈哭愈思

    念,哭了又睡,睡到翌日近中午,准备出门上班前才洗澡、洗头。

    我住的宿舍是雅房,和姚千莹、林雅婷三个人共用一间浴室。真希望早点轮

    到套房式的单身宿舍,我就有自己的浴室了。

    花洒的暖流,就像有只柔柔软软的手在爱抚我。让水流沖激乳峰,红梅马上

    绽开,用手搓搓,乳蒂硬了。当花洒往下沖开萋萋芳草时,我忍不住微微打了个

    寒颤。

    伸手拨开阴唇,桃源洞出奇地痒。让水流对准幽洞直射,好似钻进去千百只

    虫蚁,爬动啃咬,更加痕痒难禁。

    我赶紧将花洒移开,免得自己欲火熊熊。

    穿上内裤,疑!昨儿还在浴室的吹风机,怎不见了?

    想说只有好同事姚千莹会拿,套上T恤就去敲她房门。还真的有。乾脆在她

    房间里吹头发兼聊天。

    看她房里晾着一起团购的T字内裤,就问好穿吗?她说,是好穿。就跨底布

    太少会陷到股沟,上班不适合。

    「可是我穿不会呀!你看!」她没想到,我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把T恤掀

    高。

    「哇!这件豹纹小T,没买可惜,超屌好看耶。」我心里涌上得意的念头,

    就说:「那帮我拍个几张?我传给男朋友。」

    姚千莹笑着边拍边问:「你上班怎敢穿这么辣呀?逮人,难免动手动脚,穿

    邦不妥吧!」

    我淡定的回:「呵呵!最好匪徒看到豹纹的,知道我不好惹,乖乖就范。你

    快拍,我赶着上班啦!」

    「可是,倪虹…你耻毛没修,那儿激凸又湿濡,入镜没关系吗?」

    我自知唇瓣丰厚,尴尬又害羞的说:「拍啦!这叫做想像温度。」不是我懒,

    是谷枫不给修毛,说自然才是美。

    「千莹!今天晚上下勤务时,我带小菜啤酒,陪你吃宵夜。」

    警察轮班,来去来去,匆匆忙忙,下班时间还会聚在一起的很少。姚千莹,

    就是我少有聊得来的同事之一。

    她是一个小孩的妈,但身材依然保持得相当好。女儿在东涌,她除了休假,

    都和我宅在女警宿舍里。

    她曾说如果没勤务就会看海,因为海的另一边是东涌,讲到这里时她的眼神

    中散发出了一种失落,我起初不明白那失落的来由是什么,后来才知道那是种很

    深层的思念。

    她为了儿子,一直希望调到离家近的机场当女警,可是听浩文学长说:志杰

    督察老是为难她。

    二人宿舍毗邻而居,逐渐走向密友,能够开怀地聊天,没有目的逛街,不然

    就窝同一房喝喝啤酒,看影片看到打哈欠。

    忙过一天,再下勤务时又是午夜,当一切静寂下来时,人也随着多愁善感起

    来。

    摊开小菜配啤酒,藉酒相谈甚欢,可能酒力发作,她觉得有点热,拨开了窗

    帘的一角,望向外边,她在想孩子。

    我故意转移话题说:「热?可以脱光啊!」她用微醺的眼看我一眼,没作声。

    在她身上逡巡,也是刻意嘻闹,说:一直想看,女人生过孩子,身材会走样

    到什么程度?

    千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想看?那我就脱了喔。」

    酒缓和气氛,我啜着酒,眼瞪瞪看她脱掉T恤,和短裤,还把内裤拉开搧了

    搧。她脱到只剩内裤,再从床上拿来一件透明的薄纱睡衣套上。

    我看她全身皮肤光滑,臀部丰满。乳房胀卜卜,乳头是红褐色的就问:你乳

    房怎还有奶水?

    「没空陪儿子,不忍心断奶,每天集奶小傢伙就有得吃。你想吸母奶吗?」

    她手已经放到乳房上,轻轻一挤,一股白色乳汁从乳头激射而出。

    单纯想帮她,那母奶是什滋味?我没感觉。

    感叹警察勤务没有规律;想到谷枫在更遥远的内地,我如果嫁到婺源,只会

    更苦。

    心。就像那积郁的母奶,滋味很酸…很酸!

    接着我们聊女人独处的自慰,千莹说她用枕头就可以高潮!第一次听到枕头

    可以。和她讨教了方法,嘿嘿嘿~我也想试一试。

    「千莹,你觉得女生唇厚又大,和性欲有关吗?」

    「喔?我帮你看一下。」姚千莹慢慢帮我脱下豹纹小T,在酒精催化微醺之

    下,不觉得害羞,反而感觉有奇异的气氛。

    「我怎觉得有关,泄欲一下感觉会小一些。」个人直觉,自己阴唇厚又大,

    容易受小裤裤一直摩擦,真的会引起性欲。

    「哇!羡慕,怎有金色的耻毛,你有西洋血统?」从青春期开始,我就有这

    个疑问。一开始长毛就是金黄色,妈妈说:黄毛丫头,当然是黄色的。

    可是长大后,秘毛变粗,颜色变深,但还是金色的,而且它不卷,直挺挺会

    反光,漂亮极了。

    加上我五官轮廓很深,谷枫说我一定有洋人血统。问妈妈,被骂到臭头,再

    也不敢追究了。

    姚千莹拨开金色直挺挺的秘毛后,更是惊奇。「哇!人名倪虹,唇瓣也红,

    好漂亮。超可爱喔!看了很想吸一下。」

    「蛤!你想吸我那里?」

    「嗯啊!我曾在自慰时,幻想和你做爱。」

    「喔哦!我从来没想过和女生做,你怎会?」

    姚千莹说:我本来就是同性恋,还有一个同卵双胞胎的妹妹叫姚思荥。从青

    春期开始,只要有一方自慰,另一个就有反应。

    到后来,二姐妹花就在一起,每次都做到有一方不行为止。这种行为持续到

    姚思荥认识孟屒,二人进阶同居,我才自己找春天。

    「咱同事这么久,我怎没听你说有妹妹?」

    「因为她男朋友误认上错床,造成我怀孕,妹妹误会我抢他男朋友,至今不

    相往来。」

    「原来你儿子是这样来的。你是同性恋,怎会和误认的男人上床?」

    姚千莹抓着绵被,说:

    妹妹交了男朋友后,就搬出去租房子。那一天,我去找姚思荥,她临时有事,

    就叫我在家里等她,小套房很热,依稀记得解开上衣钮扣,还是热,就脱下牛仔

    裤,没想到睡着了。

    不久,他男朋友孟屒来找姚思荥,拿钥匙开门进来,发现女友躺在床上,顿

    时起了色心。

    孟屒有解释说,房内昏暗真的误我是思荥。上床时他有轻拍我的背部,问:

    「脱这样,是在等我陪你吧?」

    无奈我连着深夜勤,睡得太死,只是迷糊的嗯了一下又继续睡。

    於是他对我做了我一次,他说我竟然都没有反抗。半夜他出去吃宵夜,我有

    醒来,发现湿了一床,还以为是做春梦超享受,於是又继续睡。

    等孟屒吃完宵夜回来,又压了上来,这回我惊醒,姚思荥也刚好进来,发现

    我们赤裸裸,在做那事儿。一生气拿菜刀,把她男朋友和我一起赶走。

    夜深人静,姚千莹说完哭的很伤心。我才知道她不只失去妹妹,还得帮妹妹

    的男朋友孟屒养小孩。

    「我之所会当警察,就是想利用职务,把负气行方不明的妹妹找回来,大家

    把事情讲清楚。」

    她大口吞下半杯啤酒说:「每当一个人寂寞,就想要和女生在一起。倪虹!

    可以陪我泡澡吗?「

    我无法拒绝,衣服脱光后,她一直瞄着我的身体。她的欣赏目光,没有让我

    产生害羞,反而是兴奋!

    「怎么个洗法?」姚千莹帮自己和我身体抹了肥皂后,两个人拥抱。

    姚千莹身材本来就好,又胀奶大概是34Ecup,可惜身高只有一M六。

    女女拥抱,奶头不断和奶头磨擦,我感觉自己下面越来越热。

    我也发现姚千莹开始喘息,要我帮她摸下面,我不习惯。是她先下手,帮我,

    我不甘示弱,帮她,二人开始喇舌。

    她坐在浴缸边缘,我手舌并的帮她。一会,她嫌我手感不够柔,把二腿大开,

    要我改用舌舔弄她的穴。她不断呻吟,我感觉她淫水,不断涌出,她要求我用手

    指头深入。

    「妹妹!用二指,别插太深。」姚千莹当我是妹妹思荥,我只好硬生生用二

    指插进去。以为她需要,我快速抽插。

    很快…姚千莹喊着:阿阿~不行了,姐姐要高潮了!

    接着大喊:「妹妹!不要太快,好舒服。」

    我以为这样结束了!

    姚千莹却拉我躺回床上,她翻身上来舔我的奶头,我开始兴奋了。

    她把手伸向我那神秘的地方,不停地动,害我随着她的动作发出「嗯…嗯」

    的声音。

    没有想到的是,她却停止动作,把手伸到枕头底下。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

    他居然拿出了一根软棍,不是,是黑色晶亮的按摩棒。

    而且是那种两头都可以使用,大约有三四十厘米长,四五厘米粗。姚千莹抓

    住一头放到我的洞口上上下下的磨蹭。

    我的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人造阴茎的龟头已经被我的淫水弄湿了。

    我很怕她想戳破我的…

    看我一脸难受,还能坚持说不可以,我是处。

    姚千莹不敢造次,分开自己双腿,把那被我弄湿了的人造阴茎插入自己的洞

    里,姚千莹把双脚翘高开始自慰,房间全是她的淫叫声。

    她不断的摇,边摇边不断说:「阿阿…好舒服,妹妹可以用这假屌干我吗?」

    「我,要我干你?」我只好接过按摩棒,配合她的需要,抽差速度,越来越

    快,她呻吟越来越声大声「阿阿~妹妹,我又到了!喔…喔…好久没被你干,好

    爽喔!」

    她说完不断抽抽搐,脸上露出满足微笑!

    我好奇的问:「同事都买电动的,你怎用这种双头的?」姚千莹,这是妹妹

    负气离家之前买的,这是她的男儿身。

    我。很尴尬的笑。

    看她睡着,当做她醉了,帮她盖好被子,熄灯,反锁房门。

    我落寞回房!

    一个人躺在床上,我也有亲人要找,不知在何方。印象中从小就没有见过爸

    爸。问过,妈不说。

    从有记忆里,一直是母女相依走过来。拿出妈妈的相片,她不高,体型浑圆,

    五官轮廓很中国。依稀祖母也是。

    而我是扁形的骨架,比我妈高一个头,有西洋人漂亮的鹰勾鼻,却有东方的

    圆萌眼。难不成!我真是中西混血儿?

    那不重要,单亲也没有遗憾,我一直很幸福。

    一根稻草,扔在街上,就是垃圾;与白菜捆在一起就是白菜价;如果与大闸

    蟹绑在一起就是大闸蟹的价格;一个女人不论出身,和谁在一起?这才重要。

    知道彼此的秘密,我和姚千莹更亲暱了,我们会彼此照顾,相互俺护,她有

    线索就邀我一同侦办,她叫我要认真一点,希望我早日通过考核,就可以单独服

    勤。

    我很认真呀?跟着浩文学长也破了不少案子,怎会都没绩效呢?

    ●

    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日子,很忙,日子就过的很快!一转眼,已是秋高气爽

    的时节。

    为了去婺源,忍着把休假集在一起,积的愈久,想望也愈浓,只好抽空去慢

    跑。

    和风徐徐,不时吹落几片树叶,那无心的落叶飘呀飘,盘旋不已,正如逝去

    的青春,轻巧却也无奈的落在地上。

    跑了很久,还是不解,参与很多案子,为什么没绩效?

    把自己搞到一身汗才回宿舍,舒畅极了!

    我等不及要脱去衣服,迳往浴室冲。哇?浴室被人占着。

    等半天,怎洗那么久不出来?上前倚门偷听,里面嗯嗯啍啍,是小我一岁的

    同学林雅婷,她在自慰吗?

    「同学,自慰伤身,快一点。」我本意是逗弄同她。没想到她觉得我是恶意

    跟窥,二人就此结下心结。

    当时,见她不回话,我觉得无趣。就走向走廊尽头的男浴室,在男厕听见有

    人在聊天,我趋前一听,原来是蒋秋与鸡爸在闲聊。

    蒋秋跟鸡爸都单身,是二个快到咬粮年龄的高级警员,他俩在署里是出了名

    的淡泊名利只爱女人,两个人的话题,不是性,就是女人。

    他们今天的话题是办公室的八挂,比如谁和谁搞在一起!谁换了伴侣!谁是

    同性恋!我好奇的听,长知识。

    突然蒋秋把话题转到我身上说:「我看倪虹也有点随便,那只色狗才有机会。」

    「不知到手了没?她那身材,折寿我都想要。」鸡爸说:「还没啦!我和倪

    虹上过班,她只是单纯好相处,不是随便的女人。」

    「反到是姚千莹,她是有所企图,才会被予取予求…」听声音二人要从男厕

    走出来,我赶快转头快跑。

    一定有人在造谣?怪不得最近有好多男同事总是盯着我的身体看。连在勤务

    中,也有人敢对我臀部或乳胸做似有若无的吃豆腐。

    他们二人出来了,我赶紧走向走廊尽头,再转身回头装没事。彼此擦身而过

    时,蒋秋和鸡爸还在聊姚千莹。

    蒋秋边走边整理裤头,一看到我赶紧把什么塞进内裤里面。真想问他,是不

    是那里大,怎会绰号叫蒋秋?

    心里调皮,但我还是很有礼貌,向前辈打招呼。鸡爸说:「小姑娘!一身汗

    快去洗澡,别感冒了。」

    「对呀!我就是要沖澡,但没浴室,才在这里转圈呀!」

    再次回到女浴室,敲门。这一催,林雅婷自慰的更火,超大声的。我只好在

    走廊转,再转到男浴室,探头,这回真没人了。

    没人。嘻嘻…就借我沖一下澡呗!

    闪身而进,扑鼻的男人味,脑门一闪,这或许就是费洛蒙?

    …个体会分泌费洛蒙影响另一个体,费洛蒙是一种有机酸或类固醇,有些有

    特殊气味,有些则完全无味…

    莫非这味道就是吸引女人的费洛蒙?

    头顶的架子上,有男人的内衣裤,不知谁忘了拿走?窄小的浴室,竟有一面

    大镜子,还放着三温暖的木头凳子。嘻!一定男人坐着自慰用的。

    男人还用这般大镜子?

    我对着那面大镜子,慢慢地把衣服脱下来,衣服没地方搁,伸手小心拎开男

    人的臭内裤,白色上头有黄精斑还有体毛。

    唉!快。就借沖一下,赶快走人。

    全裸了,站在镜前,举起修长的腿,搭在镜前木头凳子上。腿抬高镜子又大,

    可以看到自己平时也见不到的地方。

    这私密当然不给人看,但没这大镜子,有些地方还真连自己想看也看不到。

    处女的身体,玉无瑕,实在真美。

    镜子反射细緻小手,抚摸着维纳斯丘的画面,更美!

    哇!果如女警们的传言,男女警有差别待遇。这些男人募资装了数位淋浴系

    统,除了手持式莲蓬头,二侧还有固定SPA沖水出口,莲蓬头是气泡式的花洒,

    它在水中注入大量空气,将水滴扩大,感觉水压比女浴更强,喷洒在双乳,够劲!

    感觉乳房胀卜卜,奶头翘起了,一时兴起,一手握着奶子,一手拿着气泡花

    洒,你绩效不好,还想躲?看着水柱,让乳头歪向一边,让乳房塌陷。

    你小警员又不努力,怨得了谁?好相处被当成随便。被欺负,想坏,乾脆让

    坏男人淫虐。

    自言自语,纯是自虐想法,竟然让我有异样的快感?

    抬头,男人的汗杉就在眼前…脑海有画面。不敢乱动,但肯定是费洛蒙,让

    我看到男同事结实的胸膛。

    在男人群里,男人看我;我也看男人,看男同事穿汗杉,天天看小乳头激凸

    的画面,寂寞时只要心湖有波动,就会忍不住会幻想。

    男人的内裤,和谷枫一样,单身就常是有精斑,还散发着雄性贺尔蒙,腻人,

    浓郁,几於蛮横,闻到那气味,情绪混淆人就身不由己。

    很多想像,在那当下很难克制自己,我竟在男人浴室里,抚摸自己的裸体。

    小警员被忽略,气自己不用心,乳房在气泡花洒鞭挞之下泛红,心仍过不去,

    让水流往下,往我私处沖激!

    最近学的,只要心情不好,就会沉迷这种水流自慰,觉得它比十姑娘好。

    丰富的水流感,具有按摩功效,让淋浴有更完美的愉悦体验,那种自慰方式

    无与伦比。

    男浴室髒兮兮,但设备新潮。莲蓬头的强力水柱冲击着私处,两片充血的唇

    瓣,因为水柱沖激而绽放外翻。

    看着粉红唇瓣在大镜子里飞舞,像只蝴蝶!我心好热,接着身体忍不住想要

    …

    会不会有男人来?微开浴门探了探,再关上。先是担心接着幻想,很多场所

    的大镜子都是双面镜。

    说不定眼前这就是,白色霞雾升起,镜子里面变成另一个奇妙的视界。

    感觉蒋秋跟鸡爸躲在镜子后面,对我说:小姑娘,没人疼,你就自己疼自己

    啊!

    问。镜子:

    你第一次看女人的身体吧?我的乳房特别饱满,对吧?我丘陵谷壑的形状,

    任谁看,都很有感觉对吧?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有想让男人看我作贱自己的冲动。

    把手伸进二腿之间,滑向从未让男人临幸过的阴部,手指在娇娇嫩嫩的桃源

    洞口轻轻揉抚,一股少女青春的体热直透大脑。

    随时都有会男人进来,这不比在自己房间,我得刻意憋住声音。没想到这种

    紧张与危险,更加地刺激我的神经。

    从没有过的飢渴,莫名剧增,想让男人看我自慰,很冲动。

    我沉没在变态的快感里,爱抚阴唇、搓揉阴蒂…欲望慢慢堆积,动作也越来

    越大,再也压抑不住声音了。

    人的欲望永无止境,忍不住了,伸手拿来男人的内裤,嗅闻一下,男人的味

    道是那么的浓,我全身颤抖。

    它的主人会是谁?他一定很强壮,那话儿一定也特别大吧?再这样下去,我

    会上瘾的。

    快感让桃源洞流出汁液,我舒服的淫叫,蒋秋跟鸡爸一定站在镜子后窥视,

    瞬间产生痉挛,高潮就来了。

    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倪虹,看你羞到满脸通红。

    噁心!赶快把男人内裤丢回架子上。

    把水流放到最大,赶快沖洗被男人内裤碰到的地方。

    我心好热,但心很冷,接着身体忍不住颤抖。高潮过后,才觉得自己的私处

    髒了,一洗再洗怎还有男人的体味?

    我没注意,浴室开始积水了。

    真的有人进来,我也没发觉,直到有人敲浴室的门。

    「倪虹,你躲在男生浴室,做什么?」惊。声音是那个有点色的邱志杰督察。

    我不敢出声,急忙开始穿衣服。

    「你不需急着穿衣服?我全都录下了!倒带给你听…」门外果然传来「啊…

    啊…啊……啊……啊…啊「我一度怀疑我是否听错?

    哗啦啦的水声,和着舒服的呻吟声,让我觉得好羞愧,因为我确定,这确实

    是我刚刚自慰的全程录音!

    「你再不开门,这可是影像,不怕外流吗?来,看这里…」

    蛤!除了声音,还有影像?

    一支手机在隔板上方,正在播放的,是我沖水自慰的画面。这个臭上司,还

    在门外用碰性的男音加旁白:

    「嘻!您看,清纯的女警,跑来男浴室,一手搓着自己的胸,带粉色的乳头,

    多美啊!」

    「看。她浸淫的表情,抚摸着自己的屄,还把沾满黏液的手指,拿到嘴里…」

    「水珠在雪白的裸体上跳跃,淫荡在灯光下令人血脉贲张,美丽洁净对照男

    人的臭衣服,经典画面啊!」

    看傻了眼,没预期会碰到这种事,我整个人呆住了。

    只好听他的话,乖乖把门打开。颤抖抖的小声说:「求你,请把档案删了。」

    志杰督察闪身进来,马上将门反锁,本来够小的浴室,更窄了。

    看我已穿着那件豹纹小T,他伸手作势要撕去。看我舍不得,他说:「那自

    己慢慢的脱下来!」整个过程,又被被他全程录影。

    才说过从未被男人临幸过,这会儿长官伸出魔爪,完蛋了!我起先是夹紧双

    腿,死命的抗拒,但一阵强行揉抚后,我全身发热,呼吸越来越急促。

    虽然心里抗拒,但身体不敢反抗,那种羞耻,尤其是听到一句:

    「看你圆润的翘臀,还有这骚屄,我真的想要。不如,就让我来满足你吧?」

    什么?我恐惧万分!

    一想到要被上司强奸,冰清玉洁的处子就要断送。我脸红耳赤的喊:

    「不行!人家的第一次,只能给我的男朋友!」

    「志杰督察,不要…求你…不行…我还守身如玉,不行…」守了23年的宝

    贵贞操,圣洁胴体就要被占有、糟踏、蹂躏,两行珠泪狂如涌流。

    这话让志杰督察,更兴奋了,他说:「不信,你还是」处「?让我检查…」

    他单手搂住我,一手强行抚摸我的双乳,接着掰开我的大腿。我大急,一边

    叫着「不要…」,手抓头顶的不鏽钢衣架,让男人的内衣裤,掉在木头凳子上。

    我一边拼命挣扎着,扭动着身躯。一边大叫:「长官,你理智一点,再不停

    止你就是个强奸犯!」

    志杰督察只是淫笑,把我压坐在有男人衣物的凳子上,伸手抓住我的左小腿,

    往上一抬,我修长玉腿被分了开来。

    「啊…啊…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喔…好长官…不要…我求你…」雪

    白的大腿被打开,神圣不可侵犯的处女地,我的伊甸园完全暴露出来!

    「我检查,如果是」处「,就放过你…」

    「长官,说话要算话?」他点头。

    检查就检查,女警就常这样检查女人,没在怕。更河况,处女的嫣红,是我

    的骄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