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29)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29〉。

    听买家向谷枫说:「让她脱掉,那件我买。」我浑身燥热,裙子这么短,螺

    旋式的拉炼,这怎么行。

    我赶快告诉谷枫,没必要为了生意,这样玩我不喜欢。不确定是表达不够坚

    决,还是他太不了解我?我的意见,对他完全起不了作用。

    更直白的问他:「喂!你喜欢曝露未婚妻喔?」。

    「嗯!是有幻想……为了生意,买家意淫你…难免」。

    旁边那个说「脱掉,那件我买」的买家,早直夸我身材好好,再听谷枫有N

    TR的幻想,更有恃无恐慢慢的靠过来。

    我更脸红了,赶紧假装醉酒有点晕,往后仰躺在沙发上。

    买家还真会找机会,问:「你…怎了?」藉口关心,用手肘有意无意的碰我

    胸部,手则背着谷枫摸我的大腿。

    为了生意我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继续假装。这才发现另一边,祝金雁已经被

    几个男生上下其手。

    这时候另一黄衣男生唱完歌,也靠过来加入,问我身旁的男生说:「今儿酒

    又加料?怎,大家都失控了」。

    那黄衣男误以为我也醉了,说要看内裤,竟直接掰开我的腿,惊喜:「哇!

    金色阴毛…「起哄。

    在场几个见识不多的小男生,马上围过来盯着看。一群男人边摸内裤边讨论,

    说这款粉色棉质三角裤,买来尻枪也舒服。

    被摸的是内裤,有感的是我的唇肉啊!马上把腿夹紧,狠瞪这群色鬼:「要

    买就下单,不行再摸了…」。

    另一个男生说:「我乳控,比较想看她的胸。可以一并脱吗?」。

    我护住胸部的拉炼,说:「这套螺旋衣不行脱!有二种颜色,喜欢就快登记」。

    一旁的谷枫,瞟了我一眼,又转头忙着接生意,很乐。

    看男生都围过来我这边,失势的祝金雁很呕,看来也真的醉了,晃过来说:

    「谷枫说人都可以卖了,还不能脱?男生退下,我来…」。

    她说完,把我黄色螺旋连身短裙的前胸拉炼往下拉,露出乳房,说:「这就

    是水滴奶,让你们亲眼目睹,她是谷枫的宝贝,难得今儿拿出来卖,开价吧」。

    谷枫马上转身过来,补充说:「这套螺旋衣,用拉炼控制乳胸裸露程度,超

    诱惑很惹人遐想,卖的很夯。」他摸着我的身体:「看,弹性纤维,紧身,短裙,

    走路摇着屁股,靓」。

    「这拉炼是二头螺旋式…」谷枫从我从大腿外侧另一头往上拉开,又再閤上,

    说:「从上往下;从下往上都可以,顺着身体转一圈,连身短裙应声落下,不过

    是一条布巾」。

    脱掉…脱掉…脱掉…群起鼓譟。

    我护住下身不给脱,祝金雁竟从上往下拉,趴下身,开始吸允我的奶。另一

    手把短裙一扯,拉炼叉开到大腿。她拨开我大腿说:「靠过来~谁想摸这骚妮子

    的金色阴毛」。

    「枫哥!金雁姐说,人也可以卖。我出多少,可以肏她?」他问完也不客气,

    就将我内裤拉开,群手乱摸撩拨我的耻毛和唇瓣。

    「哇!只小小一摸,就这么兴奋。看!好湿,小荳蔻激凸了…」。

    祝金雁起鬨:「谷枫有NTR的幻想,才拿出来卖。你们想摸…想舔,都可

    以」。

    我一股鸟气上来,大声喝斥:「祝金雁,你…你喝醉了,给我闪边去!」真

    是奴欺主,我才是主人,那轮得到她来吆喝?。

    「我喝醉?靠边去?笑话,我老是老,大傢伙肏你,还绰绰有余。」我转头

    一看,暗叫一声苦,说话的是谷枫的三叔。

    惨了,在玉米田,赤裸被他摸过,听说这三叔年轻时,傢伙是彩虹桥第一大

    屌。

    谷枫看三叔步履蹒跚,知道他醉了。马上迎了上去说:「三叔,我在做生意,

    您老…别来闹了啦」。

    「闹?上回在玉米田,被你媳妇调戏,笑我,不举。我一口气吃了几贴药,

    这回硬的很呢」。

    谷枫要扶他出去,反被三叔大声斥喝,乖乖站在一旁。

    三叔眼瞪瞪的丢他一句:「呸,做生意,不就是想卖老婆。」晃到我身边,

    轻摸我的头,说:

    「倪虹,三叔今天就买你这件内裤,脱给我。」他伸手硬要我只好依他,半

    就给脱去我的粉色棉质三角裤。

    「哇~湿漉漉。」三叔和上回在玉米田一样,拿到内裤马上就鼻子嗅闻。

    刚被祝金雁扒开前胸,这会儿我不是全身赤裸,但距离赤裸也是差不多了。

    甩动着头,乌黑的秀发打在赤裸的香肩之上。原本如星闪亮的瞳眸,滚动着

    晶莹泪水。

    祝金雁敢奴欺主;三叔枉顾伦常,这谷枫怎这么没用?。

    「倪虹!上回是你笑我不举。来~你看一下…」三叔说完,拉我手往他跨下,

    被我甩开。我正想发作,被谷枫拦住。说,三叔有幻想症,要我别太计较。

    「倪虹!你看…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谷枫怎和我比…」这老头儿说完,解开

    裤头的系绳,掏出大傢伙……。

    马上引来全场惊呼!还真是丑陋的东西,不举微硬,怎那么粗那么长,光乌

    龟头就比谷枫大上二倍。

    回想在玉米田,原来三叔裤裆里的大傢伙,只是不举微硬的软屌。彩虹桥第

    一大屌,非浪得虚名。

    「倪虹,你还敢笑我吗?」浓浓的尿骚味,混杂着老人的体臭味,扑鼻而来。

    正想来个回旋踢,一脚把他跩飞出去。

    谷枫怕我翻脸,赶忙又上来劝,又再被三叔大声斥喝,又乖乖站在一旁。三

    叔看压制全场,更肆无忌惮,伸手在我身上四处抚摸。

    谷枫这男人,真没用!被长辈威吓二声,就乖乖站在一旁。在场年轻人面面

    相觑,谁也不敢造次。大家都眼睁睁看着三叔在我身上猥亵的游移。

    「枫儿!三叔抚养你长大,媳妇进门这么多年,今儿侍奉我一回,不过分吧?」

    怪不得谷枫不敢反抗,这段话,不只谷枫连我也不敢造次。在场的人,个个相窥

    惊疑,更没人敢上前劝阻了。

    三叔一脸得意,握着微举不硬的阴茎,靠向前来,蹭着我的大腿套弄,想要

    快点勃起。

    「啊…三叔…您不可以…我是谷家的儿媳妇」。

    「啍!我抚养枫儿长大,算你公公,不就是讨点奶水喝,谁敢说不可以?」。

    「三叔,媳妇不敢忤逆,但是这么多人看。谷枫今后在村子里,面子往那儿

    搁啊?」。

    年轻人不服起哄,「是啊!老头儿自己都不举了,还逆伦想扒灰」。

    「三叔,您长辈…喝令这些娃儿出去,你怎么摸我,我都不反抗,行了吧?」。

    三叔也气不过外人瞎起哄,果真把网聚年轻人全赶出去,还叫谷枫把门关上,

    我也赶忙把胸口和裙子的拉炼拉上。

    他不顾谷枫在场,接手又把拉炼拉下,像恶狼的趴了上来,说年老迈喝初乳

    滋养身体,要我给他的奶水喝。

    三叔在我洁白翘挺的乳房上吃咬着,也不顾我痛苦的呻吟,仗着长辈分开我

    的大腿,老手往私处乱摸。一脸猥琐的表情,说:「媳妇儿,这会儿没外人,你

    快点来侍候我吧」。

    「谷枫在这呀!您老人家这样,他心灵会很受伤」。

    「谷枫最孝顺,一定希望你尽孝道,呵呵。」说完,又贪婪地低头吸吮着我

    胸前的粉嫩乳头。

    「枫,你讲话啊!」我看向谷枫,示意他救我。可是谷枫一脸无奈样,我看

    穿他在装苦笑。从他跨下反应,我觉得他还蛮高兴的。他说:

    「没关系,我妈说,他早就不举了。人有点变态,顶多摸摸…你就依他,尽

    尽孝心,我在一旁看着」。

    我心里呐闷,谷枫这一句「我在一旁看着」,是啥意思?。

    「媳妇儿,我这老傢伙,需要你帮忙温热一下。」三叔说完拉我去接手那软

    垂的阴茎。他的手则硬掰开我大腿,硬把手指插向我的小穴抠弄着。

    我推开他的手,说:「不要麻烦三叔抠弄了,这是谷枫该做的事。」瞪了谷

    枫,小小声的骂:「你还不快点护着我。哪有这样一直想让自己的婆给别人摸的

    …嗯…变态…」。

    真气死了,叫谷枫护着,他却说:「老人家可怜,早不举了,你就顺他,安

    慰一下啦」。

    「是啊!听…枫儿多孝顺。过来~快帮三叔摸摸老傢伙熅热一下。」他又拉

    我的手去就他的软垂。被我再次推开,他改口:「那你想不想让别的男人抠抠弄

    弄看啊?来…三叔帮你…」。

    愣在一旁的谷枫,竟然纵容三叔双手上下乱摸着我的乳胸和小穴,弄得我喘

    着大气,说「枫…快叫三叔不要了,讨厌啦!受不了…不要这样啦…嗯…」。

    三叔肯定感觉到我有反应,更湿了。竟靠过来在我耳边说起淫语刺激我:

    「小媳妇…怎么这么湿啊!是不是在谷枫面前被长辈抠弄,很刺激啊?」。

    敬他是长辈,很担心因为自己抗拒而导致家变。可在一旁的谷枫竟看得一脸

    笑,显然是情愿戴绿帽。

    谁也不能怪,我好像真的有病,很容易就被谷枫的喜好牵着走?既然谷枫已

    开绿灯,还参与逗乐子。

    唉!反证三叔不举。没有什么危害,我只好尽力符合他们的期待啰~

    「唉呀,讨厌!不…不…你们这一老一少,都在一边看着。要尽孝娱亲,我

    自己来就好。」与其被凌虐,不如自己来,三叔满手老茧,指甲不剪,甲缝全是

    髒东西,看就噁心。

    一来,顺便教训谷枫,要懂得维护领地。二来,和女人较劲,我不容祝金雁

    在奴欺主。

    我露出淫荡的表情,这套衣服若顺着腰身转一圈,就会应声落下,变成一条

    布巾。我先把乳胸端的拉炼,上拉到乳房下沿,才把大腿的拉炼往上叉开腰间。

    慢慢抬起一只脚,放一旁的木椅子上,右手护着阴唇、阴蒂…也不时拨顺拉

    直阴毛。微扯耻毛,被视奸刺痒难耐。

    手指遮掩看不见全貌,又轮番露出来炫耀,不只让谷枫睁大眼珠子。被三叔

    看,连自己也有兴奋感。

    那么,左手要干嘛呢?想要我勾引男人,门都没有。不屑!女人要矜持一点,

    伸小手想像摘一把云,遮掩在自己敏感的乳头上。

    心里对自己说:亲爱的,你只是在疼自己,抚弄美丽的乳房。憋闷?想淫?。

    用唇语,别叫太大声。

    乳头是我特别敏感的部位,但乳房圆润饱满的曲线,是娘亲的象徵。男人,

    总想把脸埋在其中。

    开口问:「三叔!你想讨奶水喝吗?」我轻柔地揉捏着乳房,时而拨弹一下

    乳尖,时而手沿乳房的外围抚摸,把乳头慢慢向眼前二个男人接近…撩拨他们对

    娘亲的期待。

    三叔受不了的靠上来抱住,在我乳胸上又是四处啃咬。

    「三叔…你要把媳妇的奶咬烂了…呜~呜…痛啊!…谷枫,你的奶被吸光了

    啦…」。

    谷枫小声的说:「倪虹,你喂奶娱亲,尽孝!我看得爽,硬了。三叔喝醉了。

    要不?当他是观众…,你来帮我口口」。

    「抚养你成人算爹爹,他算我公公,怎会是观众?」房门是关上的,可是二

    侧的玻璃窗,大白天头影幢幢,谁知道有多少人,正挤破头竞相窥看着。

    惧於三叔淫威,我被逼倚靠在椅子扶手上,一腿伸直一脚放椅子上,私处微

    微分开。我有苦难言,对谷枫说:

    「枫~尽孝娱亲也好,特别惊喜也罢,就属你最爽?也该满足了吧!」谷枫

    不停的点头。我瞪他小声骂:「还不快扶他出去」。

    转头又挤出性感妩媚的笑容,说:

    「三叔,您老还这么好色喔?媳妇这样娱亲,今儿够了,下回再来好吗?」。

    三叔不理会,色瞇瞇的死盯着我的小穴看,这种火辣辣的视奸感,让我很羞

    耻。

    「枫儿!很久没肏青春的肉体,这屄那么湿…趁你妈不在,要不?再比一下。」

    谷枫真是人渣,竟然解开自己的裤子,露出昂扬的肉棒,迳自撸了起来,回:

    「看,这般硬,我妈都说你输了,还比?」。

    老的还在努力,少的在撸管炫耀,一老一少二个男人像公鸡,在我眼前较劲。

    「倪虹,今天换你当裁判。」一老一少硬逼我继续,用淫荡的表情,一手抚

    弄乳胸,一手抠弄着自己的阴蒂娱宾。

    Oh~ MyGod…欲望高涨啊~瞬间就溢出淫水,很湿很滑。

    老的说:「照旧例,谁输了就拿媳妇当贡品。」二人一拍即合,现场气氛沾

    火既燃,一老一少各怀鬼胎。我算什么?。

    看来这不是第一回,谷家到底有何传统?肯定淫秽又可怕,我一阵连连颤栗,

    身子一软,跌坐在椅子上。这才发现,窗外黑丫丫,人头都要挤硬玻璃了。

    三叔还是不举,眼看要输了。他翻脸,推开趾高气昂的谷枫,把软屌送到我

    面前,我不敢公然抗拒三叔对我的侵犯。

    心里骂:「这种渣男,真不能嫁了。」可今儿,我要用什么手段,才让这二

    条狗乖乖听话。怎么办?。

    愈想躲人愈往下滑,真到无处躲,三叔的软屌已在眼前,他用眼神示意着我。

    无助,悲鸣…这是什么家族?淫妻、NTR…,谷枫,你这个没用的男人。

    我整个都快哭出来了。

    舔了舔自己的的嘴唇,慢慢地伸出舌头,舔着眼前这噁心又没洗乾净,想必

    有浓浓臭味的软屌,最后被逼张嘴唅了下去。

    明明很浓的,怎会没有什么骚臭的异味?。

    感受着软垂Q弹在口腔里,没有愈发的坚硬、也不会粗胀。用舌头轻轻刮过

    冠稜,又舔了舔龟头上的马眼子,我让三叔一阵阵的颤抖,他为自己不举在叹息。

    看着自己的女人,帮一个不举的老人吃屌。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被长辈调戏,

    谷枫竟然很爽?他的屌很硬,我很不屑这种男人的尽孝方式。

    阴唇每被三叔触碰一下,我就颤抖着忸怩,明明在躲闪,他却一脸得意,用

    手指钻进深邃的穴洞里摸索…。

    「谷枫,你今生短小,再也构不到我深邃的内心深处了。」只是我,话没有

    说出口。

    三叔说:「你果然是淫娃啊!光是帮我舔都这么湿。你一定很渴望三叔硬起

    来疼你喔?」。

    我害羞的低下头去看谷枫。

    谷枫挤到我眼前来,分开我的双腿,扶着硬屌,对准我那娇嫩的小屄口,他

    想要拍照。

    「要用我的屌拍才对!」他没想到会被三叔一把推开,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我窃笑,心里骂:「没用的男人,靠边去吧」。

    换三叔靠到我眼前来,说:「还是我的屌大,我来肏给你看…」用手拎起半

    硬阴茎,又想插进去。我伸手要挡,被他打掉。手再拎起要重来,略有起色蒲鞭

    又软了。

    三叔摇头叹气,在我那可爱的阴唇上狠狠的掐一把,说:「枫儿!女人阴唇

    要黑才有味道,要外翻,肏起来才会爽。你不会调教,就让三叔来帮你呀」。

    三叔用髒兮兮的指甲,掐住我的阴唇,猛往外拉,痛得我全身颤栗。

    「啊…三叔…您轻点儿…媳妇儿疼…」我痛苦的扭动屁股想闪,又不敢。我

    不得不牢牢的抱住三叔,害羞的叫着:

    「三叔!媳妇宁愿您肏我!使劲使劲的肏我!也不要这样折磨,我痛啦」。

    「你这骚妇,想被我插穴,早说呗!我年轻时,把枫儿他娘操得服服贴贴。

    可比枫儿强多了,今儿操你,一定比枫儿更让你舒服」。

    又在撸了几下,乌龟昂起头,又想进来,唉!怪不得婆婆常对我说:「当谷

    家媳妇很苦,你要机仱点」。

    女人碰上这屌,真是硬也苦、软也叹!好大一个龟头,我痛苦的躲闪着;满

    脸淫荡,嘴里求饶,说:「谷枫知道错了,媳妇错了,…您就别再折腾了…」。

    三叔看我淫荡,眼里冒着欲火,知道他赢了。一手不停抠着我小穴,一手用

    力搓着龟头。霸道的命令说:「枫儿,把你媳妇的腿掰开,我来肏穴给你看」。

    「三叔,掰老婆的屄给别人肏,这可是男人的奇耻大辱呀!」我自己把二腿

    分开,屁股撅了撅,羞涩的说:「哦,三叔,你想要玩,我都给你。你佬就别这

    样折磨谷枫了」。

    三叔吐了口水在微硬的长屌上面,两手指捏着龟头,慢慢用力想塞进去,却

    塞不进来。

    「嗷…哦!三叔,不行…轻点,人家会疼。」我眉头紧蹙,苦着脸儿,哆嗦

    着,请求三叔温柔点。

    三叔听若未闻,依然捏着龟头,用力想塞进我的小屄。看我痛苦求饶的表情,

    他很生气改伸出二指,替换阴茎直接插了进来。

    我尖叫了一声,接着抗议:「三叔,你好坏哦,怎么突然插这么深」。

    「要给你惊喜呀!深。才爽对吧」。

    我看向谷枫,他在三叔身后,慌张张眼瞪瞪,一定以为自己的领地被长驱直

    入了。

    三叔挺腰,一前一后撞着自己的手,还问我:「会爽吗?」。

    我完全闭上眼,心里骂:会爽,才怪……算了,由他去吧。

    而在二步之遥的谷枫,无视於我的内心感受。一脸爽,却也不敢凑近上来看,

    一定以为我是为尽孝娱亲而奉献身体。

    很可笑!谷枫以为我心底深处,还由衷的爱他。

    他曾说过,爱和身体可以分开。看着三叔在玩弄我的身体,或许以为我这会

    儿奉献的,只有美丽又淫骚的身体。

    悲从心来,谁来救我?。

    突然间,门被打开,不知谁去请来谷枫的娘。他娘一进门,拿着拐杖,对着

    三叔一阵猛打,骂:

    「孩子是你养大的,却是老娘花了后半青春,用身体伺候你换来的…我打你

    这老不修…」。

    老人家一脸怨怼,拐杖直直落,真把三叔打跑了。

    结束了一场闹剧后,我情绪瞬间崩溃,往外狂奔,谷枫想拦没抱住,只抓住

    连身短裙一角。我跑他追,螺旋拉炼脱序…只知身上少了一件衣服,谷枫手上多

    了一条黄色布巾。

    回到卧虹居,谷枫把我拦腰捞起用公主抱,上阁楼后把我丢到床上,也不知

    去那儿学来的,竟然把我双腿掰开。

    很知道他的需要,我被调戏大半天,回到自己房间,当然会有情欲的渴求,

    於是问:

    「谷枫…你??」他睁大眼睛盯着自己不知肏过少次的屄。

    似乎很在意唇瓣的颜色,用颤抖的手,学三叔用指甲,掐住我的阴唇,一左

    一右慢慢往外拉,再微微地往两边一分,想必那藏在肉瓣中的屄洞就露了出来。

    「你在巡田?」。

    「我在检查,看有没有坏掉…」他一定以为我被三叔奸淫得逞了。被检查,

    觉得又羞又气,我满脸通红,这牛以前不会这样,扒开我的嫩屄凑近检查的。

    可是被检查,又很自豪,我有自信,都嘛有在保养,里面的肉一层一层地皱

    着,颜色很嫣红,肉上好像抹了一层油一样亮亮的,灯光照在上面,有些地方亮

    晶晶的。

    小穴被扒开,觉得底下凉飕飕的,男人都只想肏,没真心要疼,有点难过。

    可屄洞忽然一阵温暖,那温暖想让自己叫出来,我紧紧地抓住了床单才没叫

    出来。

    低头向下一看,谷枫竟然在吃我的小穴,他跨下的肉棒高高举起。我也觉得

    自己不乾净,坐起身要来推,不让他舔屄,忽然忍不住哼了一声,又直直地向后

    倒去。

    谷枫的表情,加上我心里有鬼,这样暴露在他面前,内心非常害羞,太不自

    在了。身体整个都僵硬起来。

    「枫,今天被三叔这样…怎会让你这么兴奋?」。

    「嗯!」他猛地点两下头,接着用力大口吸气。

    「你闻到了什么吗?」我很生气却故作镇静,用带着颤抖轻声问。

    「男人的味道…」。

    「你孨种!我…我受不了啦…」都在装,谷枫根本就是精虫上脑,想看我被

    肏. 一股鸟气,正想翻脸。

    「…喔!痛…」他突然咬我。像狗,很狂,不断地。那柔软的地方被咬,不

    痛,反而很舒服。

    「是你淫荡,我受不了才变态的」。

    好笑,自己变态还怪我。知道出轨不对,忍耐,倪虹你要忍耐。伸出脚趾,

    轻轻蹭着他的肉棒说:

    「瞧瞧你,闻到男人的味道,屌竟硬成这样子。好,你变态,那就,大口咬

    下去,大口一点…」我在心里这样呼唤着,每喊一次,身体就大大的扭着。

    忸怩想躲,就引来狗狗愈龇牙咧嘴的吠咬。乖乖不动,免了动物性攻击,谷

    枫竟吃的啧…啧…声,他想刺激着我。攻击动作愈来愈猛烈,好玩也兴奋,我不

    禁脱口而出:「色狗狗~快…快上来」。

    他停下动作,抓住我的手,喝令我:「小母狗,下床趴着。」乖乖跪在地上,

    身体趴伏在床缘,斜仰着头看他。

    「屁股翘起来。」谷枫向来疼我,今天没有,还打我屁股。屁股被打,啪啪

    二声,又辣又痛。

    谷枫最近老是不正常,前一秒还温柔体贴,下一秒就找个理由刁难我,折磨

    我,真不知他的想法。

    怪不得婆婆常对我说:「当谷家媳妇很苦,你要机仱点。」被打,痛也只能

    摇晃的乳房,发出「啊!痛!~我做错什么了?」半哀怨的说:

    「是我被三叔调戏,做的不好?才要惩罚」。

    谷枫盯着我还在发抖的身体,好像还不满意,说:「…嗯…当然…以后你被

    调戏我在看的时候,你别替我表示意见」。

    「我是顾你面子,说我多嘴?那枫哥打吧!」知道他生气,我也生气呀。还

    是软弱地翘起屁股,想听他有何意见?。

    「以后把阴毛修剪得清爽一点,阴唇才会更清楚的暴露出来…」他说完扶着

    肉棒插了进来。

    粗鲁蛮横的动作,我来不及反抗。「啊!轻一点,痛!」以为湿漉漉的,他

    也不粗,理当会很顺,不料突受冲击,痛得我忍不住叫出来。

    怪了!我突如其来的惨叫,好像反而带给了他刺激。也许我的痛,刺激了雄

    性动物潜能吧。

    他退出,又再一次突刺进来,我再一次想开口叫,但是瞬息间,那痛彻心扉

    的感觉竟然变成为快感。

    曾几何时,谷枫会这么强悍的对我?欢愉的轻呼,我喔了一声,说:「枫,

    今天怎这么猛呀?」。

    我不知道他的想法,但毫无顾忌地进入我的身体,动作很怪,用一种疯狂的

    冲刺对待我。

    我感觉这不是在做爱,而是清理门户。像是要把受到的损失抢回来?

    深深的无力和绝望笼罩着我,我自己心里过不去,我接受这一切。

    随着他抽插的节奏,还是叫唤着问他:「嗯…嗯…你…这回…在演…那一齣

    戏?嗯…」。

    他不回答。

    抱着我的屁股,肉棒不停地往深处狠操。我的两个奶子也被操得左右乱晃,

    乳头在床单上划过来划过去。

    「淫妇!肏死你。」谷枫很激动,声音颤抖,看不出来,是在演情境?还是

    真有心结?。

    「你这男人!对我有什不满?就发泄出来,来…来强暴我呀!」他受到我的

    嘲讽,更加用力地狂抽猛插。

    房内全是屁股被撞击的啪啪响,阴道里淫水越来越多,真有「噗哧」「噗哧」

    的感觉。

    婆婆叫我要机伶一点。从被动的享受性爱中,我幻想这只是被强暴。要演大

    家来演,我由惊奇变成兴奋,由兴奋又变成空前未有的淫荡。

    「噢~喔…噢~喔…你真舍得这样肏我?」。

    「嗯…嗯…嗯…这样奸我,你会爽喔?」。

    又再一阵疯狂抽送之后,不出我所料,谷枫要射了。只是平时他都会说,啊

    …啊…我不行…要放了…。

    这回没有,只是紧紧顶在我深处,肉棒不停颤动。我赶快挺高下体,迎接谷

    枫向我嫩穴深处发射热浆。

    像是很久没射精了。

    滚烫的精液一股股不断向我子宫注入,持续很久,多到沿着秘毛滴在地上。

    谷枫把库存倾囊全出来后,虚脱似的压在我身上嚎喘。

    他依旧很满足的抱着了我,久久不放。

    我习惯地轻轻拍了几下,说:「已经滴到地上了。」,他才肯放过我。

    我顾不得自己下面一片泥泞,先扶他上床,再拿湿巾温柔帮他擦拭。

    房内一片安静,静到可以感受自己体内的血液仍然滚烫着。我全身肌肤透着

    一抹嫣红,空气中弥漫着欢爱后的暧昧气息。

    谷枫一脸满足的躺在我旁边。但隐瞒不了,他有一丝沮丧和疲惫。

    「是因为三叔欺负我…你在不爽吗?」谷枫不回答,气氛很沈闷。汗水与蜜

    液混杂的气味充斥,让我思维十分混乱,不容他睡着,硬逼他讲清楚说明白。

    谷枫憋闷的说:「没事。夜深了,早点睡吧!」我了解他的弱点,硬逼。

    「不说,就不准你睡觉」。

    他才低声的说,只是讹传、风闻,听到我的淫照与影片在香港疯传的事了。

    接着很不好意思的问我:「你真的脚踏二条船吗?」。

    我说:「不只,是好几条。」想到自己出轨,我心很难受。

    谷枫又再质疑,我略有吃惊,皮笑肉不笑的回说脚踏好几条船,但他不信。

    我也不信,相隔千里远,谷枫怎会知道?官场特有,眼红,这一定有鬼,想

    要毁了我。

    人言可畏,我承认自己坏过,但有那一次「坏」,是我情愿的?连今天的三

    叔醉酒事件,我也没怪任何人,这媳妇够贤慧了。

    怪自己无能;当然谷枫你也无能。如今负评传到婺源来,使我整个人心力交

    瘁。无风不起浪,这鬼是谁?谁透露消息,让谷枫知道?。

    当他说「不信」的时候,脸上刚刚满足的神情,瞬间转成失落,这让我有点

    心疼。

    大概是补偿心态作祟吧,我起身跪在他的面前,我用满怀愧疚,熟练地低头

    含住。

    这刻,在我口腔里的它,不旦没有软,而且还慢慢地开始胀大。

    接着谷枫一句话不说的拉我过去,然后,开始吻我。

    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吻过我!感觉,就像快要和我离别一样?。

    问他:「枫,是谁说的,谁这样污衊你老婆,说啊」。

    「要我说什么?」。

    「你到底听到什么,还是看到什么?」。

    谷枫还是坚拒不说。

    我就转头再跪着,继续卖力的吸舔,嗯…啧…啧…滋…咕…咻…什么声音都

    有。使出浑身解数,舌尖在龟头上来回滑动着,张口将肉棒深深的吞进喉咙里。

    「啊…倪虹…再继续下去…我就要射到你嘴里」。

    「就是要你出真心话。」不说?我就用更大的刺激逼他。

    他终於吞吞吐吐的说:「〈软男风潮〉粉丝团在流传,说你是【第一骚女警

    绿龟王,实境秀】的女主角?」。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