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28)

作品:《女警半朵淫花

    〈2〉。

    有一天,谷枫要来香港,适逢他的生日,给了我一个送礼物的想法。一是,

    对他有失望,能挽回的尽量挽回。二是想,对他也有亏欠,能够弥补的尽量弥补。

    直到张罗好特别的生日礼物,才去香港机场出境大厅。

    谷枫喜欢百合,我就让纯白百合花当主角,而我一袭浅紫色的套装,委身当

    配角。甘心为配角我也是美女,来来往往的男人都投以异样的的眼光。

    这些年我是公关女警,抓了Marlon更是声名大噪,机场人多,还是有

    眼尖的人认出我来。

    「女警官,你要把美女送给谁呢?」。

    「送给我男朋友!」百合花带着倪虹,要把我的人,我的心,全部送给谷枫

    当生日礼物。

    礼物的包装纸,是他每看都会有反应的紫色深V性感连身短裙。这回我搭黑

    色网状丝袜,脚穿红色的高跟鞋。

    礼物太亮丽不适招摇,外罩一件雪纺印花夹克,白色纺纱轻薄,当罩杉,包

    装自己当礼物,是一种趣味。

    而拉炼拉下后,会是什么内衣?更给人一种想望。

    「你呀,别这么夸张行不行?」谷枫嘴里说夸张,但我可以看出他心里很甜、

    很甜。

    一点小得意,从他胯下不经意凸出的笑容。

    心里很甜、很甜。

    「虽然是生日,我们小小庆祝一下就行了,还捧花接机太隆重了吧!」谷枫

    搂着我的腰,爱不释手地看着那束花。

    「你生日就是我的生日,怎可小小庆祝?百合花,只是第一个惊喜而已。很

    快你会得到第二个惊喜」。

    「是什么呢?」看我在笑,谷枫意会过来:「喔喔…你里面没穿?」。

    我摇头。说:「这只是前菜,主菜是今晚要找个女按摩师慰劳你…」谷枫亲

    我一下说:「真的?可以上床吗?」。

    我说:「当然,全套。」就因为我偷情,坏过,对谷枫愧疚,一直想赎罪,

    却找不到机会弥补。

    再说,我督察班结业,即将派任见习督察。我已经暗下决定,今生不和他领

    结婚证了,才会想送他特别的生日礼物。

    谷枫被矇在鼓里,还说:「我和祝金雁,你呕到不行,今儿送我女人,你能

    忍受?」。

    「只要你爽…我可以忍受。」明明是要弥补,今儿委身当配角,但女人心眼

    儿小,我当然会在意。

    为此订了一间大房间,双床双人房,中间只隔窗帘,是互通的,可以看到对

    方,或各自区隔开来。

    谷枫对我向来不敢违抗,说:「嗯…一起过生日,一起轻松一下。咱各召一

    个,如何?」我小鸟依人的说:「好!」但我已经不会相信男人的真心了。

    「那。倪虹…你要召男师?还是女师?」。

    我说:「都召女师,你从中挑喜欢的当礼物。我出钱包全套,你想肏谁都可

    以。我…我…我反正只要会按摩就可以了」。

    说定后,我心虚的叫侍者上菜,开始吃烛光晚餐。

    是昂贵了一点,但食物很美味。有醉人的音乐,加上醉人的红酒,我刻意喝

    的比他多些,最好他们在窸窸窣窣时我睡着,醒来谷枫把特别的生日礼物吃完了。

    微酣进房后,我倚窗从高楼远看闪烁的夜景。明明是自己要背叛这段爱情,

    竟然会想召来二个,加上我,谷枫会中意那一个?。

    谷枫去弄好按摩浴缸后,他先脱了自己再帮我脱光,要侍候我去泡澡。

    这时,柜台来电,听对话,显然在询问谷枫要那一型的按摩师。谷枫问我商

    量,我说:「没有特别嗜好,年轻比较好,要求能做全套的」。

    谷枫压低声音和柜台在窸窸窣窣,我转头看他的屌,心里「啍!」听到要给

    他全套的,竟然翘得比天高。

    你这牛,拌猪吃老虎。真敢。就不怕我掀翻醋醰子?。

    等待的时间,我们一起泡澡,谷枫频频对我浅笑,我低头拨弄额前的浏海。

    他很冲动抓住我,想进入,我不给。

    催他快洗,礼物要来了。

    他说抗议,为什么礼物不包含我?屁啦!都在演,连督察你也想骗。

    洗好后,催他穿浴袍躺在不同床上,等待按摩师到来。

    果然门铃响了,谷枫下床去开门,迎进来的按摩师很漂亮,约廿来岁,有甜

    美酒窝,身材又好。谷枫看了对我一笑。

    她开始帮谷枫按摩,有一会儿了,门铃才又再响。我说请进,没想到进来了

    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我还有点不知所措。

    没心里准备,起身拉上浴袍,不好意思脸都红了。打电话去问柜台,解释说:

    「因为人手调不过来。这男师叫阿豪,按摩力道好,又专业」。

    怪不得谷枫和柜台在窸窸窣窣,我才是被矇在鼓里的人。

    谷枫想和小叔共妻,早有的事。今儿两脚野狐帮我召男师,别有企图,我不

    想拆穿,看他要演那一齣?。

    那阿豪见我犹豫,也开口说:「你放心,不该动的地方我不会乱动,除非你

    有意愿」。

    阿豪说先做背部,要平趴於床上,我照做了。接着又要求将浴袍脱掉,起初

    我还假装会害羞,嘻!我做过很多回,当然知道要脱掉。但谷枫在一旁盘算我,

    我总得假装一下呗。

    我羞羞的让他把浴袍脱掉,这时我已经一丝不挂了。

    第十四章〈一得一失命中注定〉。

    红着脸说:「老公,是男的,我会不自然,怎办?」谷枫说:「有我在旁边。

    我的也是女的」。

    有隔一道窗帘,但没拉上,谷枫也可以看到我。他们进度比我快,那女师,

    早就脱光了。又按了一会儿,那女师把窗帘拉上,我只能听到他们窸窸窣窣的声

    音,感觉在打情骂俏,当然懂,只是看不到谷枫和那女的在做什么?。

    而男按摩师才开始,先在我背上抹乳液,味道非常香,闻了后有一种舒畅的

    感觉,全身轻飘飘的。

    阿豪接下来顺着我大腿、小腿一路按下去,再回头时走内侧,慢慢地靠近我

    私处,很近,感觉停留很久,十个指头轮流接近。

    谷枫问我舒服吗?我用舒畅的「嗯…嗯…嗯…」回答。十个「嗯…」十个舒

    畅过后,阿豪才小心翼翼攀上我的臀峰。

    接下来那男师按摩我的臀峰,刚刚是爬不上去;这回是老掉不下来。手指头

    若有似无老停留在阴部的周边,逗得我很舒服,两腿慢慢地越张越开。

    肯定完全暴露了,他先是有意无意的,拨动下体那片金黄的毛。接着是公然

    用手指轻搔我的粉红穴。

    一碰就是一个颤抖,「嗯…嗯…喔…喔…」我随着他的节奏,做出舒畅的回

    应。

    几十个舒畅的声音,引起谷枫的紧张,问说:「倪虹,他对你怎了?」他想

    拉开窗帘,却被女师阻止,说:

    「男师又不会吃人,这样你老婆会紧张啦!」接着谷枫被要求躺好,窗帘改

    拉成半开。

    「看呗,老婆就在那儿,不会被偷啦!」我们看不到对方的脸,却可以看到

    彼此的下半身。

    那男按摩师看女师搞定谷枫后,就低下身询问我:「小姐!看。他们要做全

    套。我也侍候你做全套好吗?」。

    我装疯卖傻,问:「什么是全套?」阿豪说:「价格不同。我会脱光,你也

    可以要求我进入,我会小心来服侍你,让你快乐!」我心里当然想,但还得装矜

    持的犹豫着。

    我大声说:「我老公在,不方便,会不好意思,最好先问问他,看他意思」。

    心里骂,废话!女人想坏坏,还要等你点头勒!?。

    转头问谷枫:「枫哥!说要做全套,可以吗?」。

    这时谷枫开口了,说:「如果你不愿意,随时可以喊停的」。

    男按摩师也说:「看来小姐是第一次?」。

    我刻意说的很大声,「嗯!这尺度是第一次」。

    「喔!二位放心,说是全套,除非你有要求,否则我是不会进入的」。

    阿豪说完就把身上的衣服脱光,露出下体,他的阴毛很浓密,男根硬到青筋

    暴胀,龟头则是紫色,又大又长,比谷枫足足多了一个龟头。

    我心中不禁一荡,直觉心跳加快,心想,好戏上场了,这么粗壮的男根插进

    来我的嫩穴,一定很舒服。

    只是,今天设定自己是配角,反客为主,谷枫会怎么想?我不敢造次。

    按摩师接着要我翻身仰躺,他开始对我做胸部按摩,那是按摩?根本就是在

    吃我豆腐。

    这男师手很会,人也色,他把下体靠向我的手,用男根在我手边磨蹭着,我

    也不客气的握住,不给逃,让炙热在我手心里的颤动。

    女师却对谷枫说:大哥!你老婆的手抓在床沿,看来很紧张,你要不要鼓励

    她一下。

    「倪虹!我不会生气。喔…嗯…」我转头,那个女师用69式压住谷枫,显

    然正在帮他乳交。

    女师开口说:「先生!男师的屌比你大,老婆可以握他一握吗?」但实际进

    度,是超前的,我早就开始在轻抚他的阴囊了。

    谷枫好像刺梗在喉,只能喔!喔!喔。

    「啊呀!你都要把我吸到脱水了,老婆就不可以喔?」原来谷枫在吃女师的

    屄。

    谷枫被女师这么一呛,顺口就问:「小姐!问你喔…女人要怎样才会像你这

    样,阴唇乌黑还外翻」。

    「大哥,喜欢喔?我乌黑是天生的,但外翻是客人狠心肏出来的」。

    那男师也不塔腔,对我会心一笑,很专心在侍候我。他对付女人的手法真是

    了得,他很用心地亲吻我的耳朵,一会又轻吻我的唇,手法很熟练地抚摸着我嫩

    屄,还不时逗弄阴蒂。

    阿豪让我侧头看着阳具,我轻轻上下套弄几下,他就把屌顶进我的小嘴里,

    我不客气的吸舐,真想不到会和谷枫一帘之隔,自己竟吃着陌生人热屌。

    这时男按摩师的手指,已经慢慢进入阴道里,我都觉得理所当然。很舒服,

    但嘴里有肉棒,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女师马上掩护我,说:「小姐!阿豪手劲大,爽喔?舒服要喊出来,免得老

    公误会」。

    看来女师和男师在演双簧,摆明只是让谷枫安心,却又让谷枫好像刺梗在喉,

    只能喔!喔!好!喔。

    我看在眼里,感到讶异,也感觉好笑又刺激,谷枫像被韁绳绑在窗外的牛,

    而我却在帘后偷情。不。是花钱让别人玩弄身体。

    我也有刺梗在喉,怕谷枫又反应过度,明明就很舒服,难捺地扭动着身子,

    下体不时向前挺起,却不敢出声,只能用鼻音发出「嗯…嗯…」。

    这时谷枫按捺不住了,开口问阿豪:「老弟!你帮看一下,我老婆有没有阴

    唇乌黑还外翻?」。

    这话让我一颤,都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按摩师机伶,他一边说:「进度没那么快,帮大哥看。」却把在我小穴里

    的手指姿意来回,大声问:

    「小姐,可以吗?要不要再重一些?」他说完,瞬间改用二根手指,更往穴

    内深处插进去。

    我吐出肉棒,大吸一口气,回道:「舒服,这力道刚好」。

    「小姐!别太保守,你老公现在一手抓着我的奶子,另一手正在挖我的屄屄。

    喔~你别再拉了,阴唇会外翻更严重。帅哥,你要干我吗?」。

    谷枫没有回答。我知道女师让他爽到开不了口,也让他起不了身。

    「嗯…嗯…嗯…」我也爽到忍不住了。

    男按摩师开口问谷枫说:「我每个月都选出最漂亮的贵宾。就是你老婆,她

    可以加码优待一节,你同意让老婆飞上天吗?」。

    谷枫说:「好!就麻烦老弟你了」。

    我最在意的是,按摩师在我耳边说:「让我来好好服侍你…」。说完,那屌

    开始往我下身而去。

    正合我意。转头,想直接对谷枫说,把持不住了,想让这男师肏我。

    话没说出口,却看到女师骑在谷枫身上,使的是坐怀吞宝,用肉屄在蹭着屌,

    谷枫应接不暇,无法兼顾我。

    我身体我自己做主,何需经过别人同意。

    「大哥!你太太双眼紧闭,不敢正眼看按摩师,按摩师正在按摩她的大腿与

    阴部之间,你老婆的身体,让阿豪的阳具慢慢地硬挺了。

    何止硬挺,龟头早就顶我家门口,正在来回蹭我阴蒂,我本能反应的直起身,

    开始祈祷:

    玛丽亚!您了解我的感受,您明白我的需要。请赦宥我的罪过吧!阿们。

    男师看我在喃喃自语,把嘴贴在我耳边问:「你很想要,不敢说出口?说。

    想要我的鸡巴干你,说出来…」。

    被整得心痒难耐,身体微微颤抖,乖乖的在耳边说:「蚂蚁在咬,奇痒,快

    点给我,我忍不住了…」。

    我话说一说完,它顺着湿滑,一下插到了底。

    「阿~」会痛,想要他轻一点都来不及,只能配合他的节奏「喔…喔…轻一

    点!」我话一出口,女师马上接口掩护。

    「阿豪,你怎都教不会。女人腋下不要太用力,做淋巴排毒会很痛」。

    男师被女师骂,故作生气,问:「小姐!我看你是想要?不如,我用鸡巴干

    你好吗?」这话不是问我,是在问谷枫。

    我马上回,说:「不行,老公在隔壁,继续做你现在该做的事」。

    只听女师「喔…」叫了一声。淫荡的说:「你老公。用力在干我了」。

    心里一阵酸,果然,全天下男人,都是吃屎的狗。

    接着是急促的撞击声,谷枫的习性就是这样。女师也配合他的躁进,在喊:

    「嗯…噢!亲爱的,爽吗?干我…别客气,大力点…对!这样,好深…」她

    用职业呻吟声,掩护男师在肏我。

    我压低声音说:「啊…你插慢点啊…声音太大…嗯嗯嗯…会被老公听到啦…

    啊…舒服…你好厉害哦。

    或许女师有听到。赶忙又开口掩护:「喔,大哥!你真小气,自顾自己爽。

    人家阿豪在问用鸡巴干你老婆好吗?。

    帘后传来撞击的肉声噗噗响!谷枫显然很忙。他没有回答。

    女师嗲声嗲气的演嘻闹,而谷枫完全不知道,有一根比他粗长一个龟头的肉

    屌,正在我体内进进出出,我非常享受。

    心里在呐喊,啊…插慢点啊…撞肉声太大…会被听到啦…啊…怎愈撞愈深,

    嗯嗯嗯…

    我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

    过没多久…

    噗咻…啊!噗咻…啊!接踵而来的高潮,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开口:「喔…

    喔…喔…」。

    发觉不对,赶忙咬着唇,改轻哼:「嗯…嗯…嗯…」。

    谷枫说:「你把帘子拉开,我要看老婆被…」他话没完,就被女师用豪乳捂

    住嘴脸。

    女师又再帮我掩护,说:「阿豪,轻一点,太大力小姐会瘀青,她老公会心

    疼」。

    男按摩师和女按摩师,彼此合作用身体掩护我,女师用肉屄困住谷枫,还用

    豪乳捂住他的嘴脸,扭腰摆臀,蹭得谷枫哇哇叫爽。

    「你们这家店,坏!整我老婆,还不给我看。还有,你。蹭得我十分爽快。

    咱。一股阳精直想放了」。

    谷枫这话,让我心头一惊,真怕他射精后,会冲过来。

    赶忙说:「枫哥!你别猴急,优待一节时间很多,我才刚按摩好上半身」。

    女师说:「对呀!先生,我们是配合你老婆的进度在做,她现已经欲火难耐

    了,你射了,谁来干她?」。

    谷枫拉高音量,说:「啊呀…我要看啦」。

    「好…给你看吧!」阿豪微拉开我头部帘幕,让我看谷枫双手紧握豪乳,挺

    动下半身在肏着别的女人。

    而谷枫的头被女师抱住,他只能「听」阿豪在淫奸我。

    我。头一次看谷枫在肏别人,我的心情竟也会五味杂陈。

    「看来老公吃醋喔?」女按摩师笑着调侃。

    「嗯…嗯…嗯…你不要再整我老公了」。

    「枫!我受不了,难受。你不留一点气力,谁来肏我呀?」。

    只是我好奇,他平时做爱不耐,怎这会儿肏别人,怎这么猛?都肏过十多分

    钟了,我被阿豪肏到泄身了;他怎还没泄精?。

    一定是女师众人肏,太松!?。

    这时,女师开口整人,说:「看吧,我和你老婆,都需要男根插入。面临决

    择,大哥!你要肏谁?」。

    谷枫没有说话,用动作做出选择。

    「喔…喔…用力点…亲哥哥…你的阳具好猛…插得妹妹我好爽…」。

    其实,女师大声叫春,是在俺护阿豪肏我。

    「大哥,你的屌,短小精干,硬如铁,热如火,用力干,快…喔…喔…我太

    爽了!我要叫给你老婆听,让她吃醋,让她受不了」。

    谷枫没回答,疯了。像飢渴的疯狗,猛奸猛肏. 女师改整我:「小姐!你会

    介意老公选择干我吗?」。

    我身体被阿豪肏的正爽,嘴回说:「不会!你尽量」。

    小生气!一转头,咬住趴在我身上阿豪的耳朵,小声地说:「喔…你干得我

    好爽…我爱被你干…用力干…肏我给他听,你要干翻他老婆,肏爆她老婆」。

    男师听到了,摆动的身子果然更是用力,一进一出地肏着我。

    很快,我高潮又来了。

    全身颤抖抖,咬着唇,却只能尽量放低音量,轻声低喊:「到了,舒服死了,

    啊…豪哥…够了!我不想撕破脸,不要再肏了啦…」我脸上泛着潮红。

    而女师根本没配合谷枫的抽插,反倒是配合我,做大声回应:「喔…喔…好

    爽…大哥…你不要停…插得我好爽…」。

    气死了,谷枫!平时在家不济事,出外肏别人,竟然这般猛!看回家,我怎

    收拾你…。

    肏我的阿豪也失控了,一不小心脱口而出:「小姐!你老公肏别人,你也给

    别人肏」。

    谷枫显然有听到这话,用吃惊的口气,责问:「倪虹,你们那边在干嘛?」。

    女师马上拉上帘幕,戏谑的说:「先生!这位小姐,正在给老公戴绿帽,你

    就别看了啦」。

    演不下去了。

    就在我第二波来到的时候,那阿豪看我高潮,低头在我耳朵说:

    「从没肏过这么棒的女人,你让我专心享受一会…」他说完,冲刺得更是凶

    猛。

    「小淫货,你的小穴夹得我很紧,我不行了…要射了…」。

    「喂!你不能射里面…精液在身体里,会被老公发现。哦…不可以啊…」我

    不能叫,只能双手紧抱阿豪的头,双脚夹住的腰,还是无法阻止。

    「那你挺高下体,迎接我的精液,我把热浆直注入你子宫,他就不会发现了」。

    我咬他耳朵,说:「那更不行,会怀孕的。」按摩师不听,阳具更是一下一

    下的无情重插。

    来不及了。

    我只好紧紧夹住不停颤动的肉棒,虽没听到「滋哧…滋哧…」的声音,但可

    以感受这男人在哧溜声中,射一大推滚烫的精液。

    感觉浓精直往子宫喷注,我浑身发抖,在他身边轻声的说:「嗯…嗯…嗯…

    你这男人真坏,竟在我老公眼前,帮她老婆播种。「我们一同高潮,相互拥

    抱着。

    这才讶异,房内怎瞬间静寂无声?。

    转身看谷枫他们也结束了,只是女按摩师把谷枫压在床上。

    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谷枫在一帘之外,我竟然

    被一位陌生男人尽情地奸淫,还被内射。

    那种难以形容的刺激与背德,让我领受了从未有过的极乐高潮。

    按摩师阿豪起身,他很专业的将我阴户上的淫渍和精液擦拭乾净,然后贴心

    地用浴巾盖在我身上。这一幅香艳的场面,才真正的平息,我也沉沉的睡去。

    过了一会,谷枫把我摇醒,我面红耳赤地,笑着装傻,说:「枫!生日快乐,

    你爽吗?」。

    谷枫点了点头,边侍候我穿回衣服,边用眼睛扫视我,问:「她说你正在

    给老公戴绿帽…真的,爽吗?」。

    我还是装傻的回:「她是神经;你又那一只看到?我睡着了啦」。

    谷枫被我这一凶,低了头。

    出了饭店,我坏笑一声,问:「枫哥,快告诉我,你的鸡巴,把骚逼干的舒

    服了吗?」。

    谷枫很谨慎,不敢说出感觉,直到我娇嗔地逼问,他才说:「那女的被我插

    到…嗷嗷…嗷嗷嗷的叫。太爽了…谢谢你」。

    我一边甩着头发一边媚笑着,再问:「是骚浪,还是性感?怎么个爽法…」。

    「黑奶、黑屄、阴唇还外翻好性感,黑色逼毛也比你浓密。哈哈…」。

    在老阿嬷那年代,女人耻毛长长后,就嫁人,2岁,孩子都上中学了。

    我2岁的春天,身体早熟透了。美中不足的是未经妊娠,没有黑奶、黑屄、

    阴唇也没外翻。

    虽然决定单身,但我仍想要挽回谷枫的想法。我心里有一个梦,一直把卧虹

    居当成爱的小屋。

    凝望彩虹桥,我常常问谷枫:「枫,最美的爱情,在那里?」。

    「在那彩虹里」。

    至於女警这职业,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找绩效争排名。更不想陷在同事的

    尔虞我诈里,互相折磨。本来想学鸡爸、蒋秋一辈子混警员的。

    没想到因缘际会,珠宝大盗Marlon二次都落在我手里。

    昨儿,好朋友邓钰芳从人事部招募组打电话给我。她说我花半年在职进修,

    已取得见习督察资格,但目前原单位没有缺,除非外调。

    我就是想离开九龙塘,利用外调重新开始呀。

    「能逮珠宝大盗Marlon二次,造就你这朵警界奇葩。」因我有二次破

    格升迁的资格。邓钰芳建议我,一动不如一静,不如见习督察当警员,乾脆等论

    文通过后,再透过公开招聘程序,申请直接在原单位聘任为女督察。

    「可是,我的论文上星期,又被指导教授退件了呀」。

    「那教授重实务经验,你就是一直在混,论文乱写,把竹子比喻妓女,什

    么韧性好,强度大,有耐用,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连我都不想让你过」。

    「倪虹,你认真一点,女人当将军,就临门一脚了…」。

    「真的吗?好,我答应你!」脱胎换骨,在那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来。我

    决定见习督察当警员,在原单位,赶快完成论文。

    谁说女人不能当将军?我要做将军。

    「倪虹!你连警员都做不好,只会穿裙子到处招摇,就能见习督察,哈哈!」

    男同事的冷嘲热讽,只会让我更坚决。

    我。不在乎男人的嘲笑,气不过回顶一句:「穿裙子有啥不好,女的就不能

    做将军吗?」。

    「能。也许、或者、大概、可能…」。

    我。倪虹,就是要与众不同。香港警界一直都是男性天下,不服气。

    给我十年,我一定要做到警司。

    临门一脚,硬着头去找指导教授,写了四年的论文,被挡下的理由是,分析

    统计数字很详尽,就是对性工作者内心的刻画太空洞。

    我费了那么多心,谁比我更了解妓女?这个教授物化女性出名,摆明对女人

    有偏见,难不成,真要看我下海,他才让我取得学位。

    自从情境扮演妓女,被浩文肏奸之后,我有咘咘和受梦兰提供资料,自己也

    访谈一些妓女,我脑海里,有时真的会角色错乱。

    但我的真忽略了,男人心里潜藏着物化女性这个角度。

    如果站在性工作者的立场,从被物化的角度切入,去诠释,会是什么样的感

    觉?。

    退件就退件,女督察的职位,对我言,已是临门一脚。

    但这当下没有比情人节更重要,等我从婺源回来再补件就好。

    一年一度情人节的晚上,彩虹桥上甜蜜约会的情侣一对对。

    火辣年轻的女人多的是,2岁的我虽不再年轻,但黄色紧身洋装,裙摆超

    短,背部镂空至腰间,魔鬼身材展露无遗,背腰线条美丽,肌肤吹弹可破,不能

    说完美无瑕,但相较於年轻美眉,绝不逊色。

    我每一趟回家,都会让卧虹居的阁楼里,不停播放着轻音乐。升职我有钱了,

    刚换了大床,这回再铺上新买的顶级米白色绸缎床罩。

    但让人心碎的是,我的时间、体力、魅力…都属於警察。女警不适合婚姻生

    活,谷枫无法拥有完整的我,我怎能当她老婆?。

    见习督察还是得上班。我最需要的充电方式,仍是回到婺源,窝在谷枫的臂

    变里。

    我承认陪谷枫做爱时,有些烦不上心。

    而谷枫也变了,有种怨怼的激狂,那眼神我印像深刻,一生都无法磨灭。我

    永远记得,那感觉发生於初夜,他怀疑我不是处女的时候。

    什么时代了?老在乎这个。

    更气的是,他自从肏过按摩师后,以为把我调教成功,竟然和祝金雁公开搞

    七捻三。有钱会作怪,他竟也会和他弟去嫖妓。

    今儿下午,谷枫的〈软男风潮〉网购平台有办情人节网聚。

    明知这种聚会无聊,谷枫却蛮缠要女神会粉丝,为了生意我只好答应与会。

    谷枫很乐,说:「你好久没会仰慕你的买家了,要穿骚一点才行」。

    於是穿了一件黄色螺旋连身短裙,稍微弯腰都能看到翘臀嫩肉的那种。内里,

    谷枫要我穿最近卖的很好的,朴素淑女型的棉质三角裤。

    谷枫说,最近买家都在追寻青春少女的原味。我的阜丘饱满,穿这款棉质三

    角裤,能让维纳斯丘浮现,三角裤陷在两片唇肉里,透出明显的骆驼蹄形状。

    想也知道,谷枫想要狼群,视奸我的三角裤。

    到了聚会地点,才知道女生只有我和祝金雁。男生看货、取货…维持七、八

    个,进进出出乱无聊的。

    大家喝了些酒后,无聊气氛变得有点嗨。

    男生分二挂,敢闹的围着祝金雁;斯文的坐在我旁边,但都一脸色色的,在

    瞄我的长腿。

    只要不对我动手动脚,我也配合着演,会藉着动作不时张开双腿,给这些小

    色狗来的惊鸿一瞥。

    我承认,酒意和仰慕的眼神让我飘飘然,看着狼群跨挡勃起的弧度,让我全

    身发烫。渐渐感觉小穴开始湿润,想必棉质三角裤被沁湿,开始散发出骚味了。

    谷枫说:「倪虹!放开一点,诱惑他们的性欲,就有业绩。」转头又拿手机,

    秀出我穿这款三角裤的宣传照,说:「看,穿这内裤,凸显骆驼蹄,多美啊!棉

    质,单身的买一组,尻枪也舒服」。

    年轻人在窃语:「有瞄到,她穿的就是这款的粉色,让她脱掉,那件我买」。

    谷枫回他:「女神今天是穿展示的,想买?你得凭本事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