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五章

作品:《我的妈妈徐秋曼

    作者:zq199433。

    2017/11/18。

    字数:5967字。

    第十五章。

    半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命案的一幕幕如噩梦般时常想起,刚开始的时候几

    乎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担心警察怀疑到我的头上。同时也在关心着妈妈的一举一

    动,黄毛的意外死亡明显是他杀,这个人会不会拿到黄毛威胁妈妈的视频?。

    事情好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警察来四中例行调查之后再也没有了案件

    的消息,而妈妈这边每天都是按时作息,并没有看出与往常的不同,看来在妈妈

    身上发生的种种随着黄毛的死一起石沉大海了。

    「小明,我到了,再见~ 」。

    「好~ 下次再来。」周末的夕阳无限好,微风轻轻拂过湿透了的背脊,说不

    出的凉快,篮球就是此刻我最好的减压方式。

    「小明,等等。」只见门卫室门口一身保安制服的王刚冲我挥挥手,继而转

    身从门后的小桌上拿了些什么。「这是王强他妈妈从乡下老家带回来的,回去带

    给你妈……你爸妈尝尝」。

    腌咸菜?……王强冲我无奈地撇了撇嘴,我心里一阵无语,但还是接了过来。

    「好的,王叔叔」。

    浑身湿漉漉的我告别王强父子飞快地回到家,熟练地打开房门,地上一双裸

    色的平底船鞋吸引了我的注意,咦?妈妈好像没有这样的鞋啊。

    「小明回来啦」。

    温婉轻柔的声音从客厅中间徐徐传来,如沐春风般拂过我的面庞。不同于妈

    妈平常对我捎带严肃,这个声音更为温柔一点。

    「静怡阿姨?」。

    「快来,小明,让阿姨好好看看……这才半年没见,又长高了,成大小伙子

    了」。

    静怡阿姨是妈妈好多年的朋友,印象中只比妈妈大了一两岁。优雅秀丽的面

    容配上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既有成熟女性的委婉妩媚,又不失年轻女子的俏丽

    容颜,就是与妈妈相比也不遑多让,有的时候我真怀疑妈妈是看颜值选的朋友?。

    林阿姨一条及膝短裙,尽显曼妙身姿,相比于边上端坐着的妈妈一袭休闲装

    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一时间竟把妈妈比了下去!说来,半个多月来看到妈妈

    都是这样保守的穿着,看来那件事对她的影响很大……。

    「傻站那儿干嘛呢,还不快过来让林阿姨看看」。

    「这孩子还是腼腆,像你以前」。

    「林姐,你又开我玩笑」妈妈嗔怪道。我坐到了妈妈和林阿姨侧对面。

    「林阿姨,你从国外回来了吗」。

    「是呀,刚回来就来看看你们……哦,对了,阿姨帮你带回了个好东西」。

    林阿姨清澈动人的眼眸勾人心魄,两个脸颊红润光泽,不断散发着迷人的气

    息,随着她转身去翻身后的包包,浅蓝色的及膝短裙稍稍提高,露出一小片大腿

    内侧的肌肤,哦!林阿姨还穿着肤色的连裤袜,我一下眼睛都看直了,超薄型的

    连裤袜紧紧包裹着匀称的大腿,让人不禁想要上前抚摸,随着扭身的幅度增大,

    暴露出大片的丝袜美腿。

    突然间一道寒光向我射来,我抬头一看,正对上了妈妈凛冽的眼神,这一下

    直接把我吓了个半死。

    「这是阿姨特地去斯台普斯中心为你买的签名球衣,科比的」。

    「小明,小明?」。

    「哦……哦……,谢谢阿姨」。

    林静怡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后重新恢复了亲切、端庄的笑容。「快拿去试试吧」。

    说罢翘起一条丝袜美腿架在了另一条腿之上,即便有了刚才的教训,我仍然

    完全无法自制地瞟了过去,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修长大腿内侧的尽头,

    林阿姨今天穿的是白色的内裤……!笔直的小腿、小脚轻轻晃动,在丝袜的包裹

    下发出淡淡的光芒,离我仅仅也就一米之遥。感受到下身尴尬的变化,我接过球

    衣,再三道谢,一溜烟冲进了里屋。

    「这个礼物,小明好像不太喜欢。」林阿姨的声音中略带失望。

    「他就是不会表达,心里不知道有多乐呢」。

    我关上房门,隐隐听到妈妈为我辩解的话语,想起刚才那可怕的眼神,不禁

    一阵后怕,却也有一丝隐私被窥探的恼怒。不过林阿姨……去美国进修半年好像

    更有气质了,那身材……那双美腿……我鬼使神差地掏出了手机,打开了那段妈

    妈被猥亵的视频……。

    「啊~ 」一声悠扬的呻吟从耳机中传来。我盯着视频里黄毛架起妈妈的一条

    美腿伸出他带满口水的舌头上上下下地舔弄,自己的阴茎一瞬间涨到顶点,强烈

    地愧疚感让我不禁把视频中的妈妈想象成了林阿姨,而我……捉住林阿姨的一条

    丝袜美腿抱进怀里,一遍又一遍地对着那匀称修长的大腿来回抚摸,林阿姨被我

    摸得好像也有了感觉,配合着我轻轻呻吟起来,成熟端庄的面庞尽显红晕,不一

    会儿便张开了性感的小嘴接纳了我的舌头,我轻轻分开林阿姨的双腿,正要完成

    最后一道工序就被门外银铃般的笑声打断了。

    「你说你还是那么多人追,老张可守不守得住你」。

    「林姐,你又取笑我,我都老了」。

    「你老?那我都36了怎么办?」。

    「你保养得就像二十七八的,再说你可是当年我们高中的校花,多少男生都

    说就喜欢你这御姐范儿」。

    「你才是好吧,这几年当老师越来越有韵味了。这老张整天在外面就不担心,

    你跟姐姐说实话,这几年有多少人在偷偷打你主意?」。

    「……」。

    门外声音渐渐低到听不见,偷偷打妈妈主意吗?……妈妈已经被……。

    妈妈的呻吟声从耳机里传出,直入灵魂,视频里修长的美腿被黄毛分开架在

    肩上,而他则钻在妈妈的短裙里不断给妈妈做着口交,沾满红晕的脖颈向后绷直,

    不断有压抑的呻吟声从喉咙间漏出,丝袜包裹着的美腿紧紧夹住黄毛的脑袋,修

    长笔直的小腿因为强烈的刺激紧紧躬在一起,吸吮着妈妈阴部的黄毛好像还不满

    足,双手更是不停地来回抚摸着肩上那双紧致丰满的丝袜大腿。

    妈妈……可怜的妈妈。我再也无法控制地撸动着那充满血丝的阴茎,视频里

    妈妈抗拒的表现与黄毛播放的药奸妈妈的录像里的顺从形成鲜明对比。不禁开始

    幻想,如果那天妈妈没有逃脱……。

    黄毛一把将妈妈推到床上,粗暴地分开妈妈的双腿,压住妈妈挣扎的娇躯,

    挺着他那根粗长的阴茎直捣妈妈的灵魂深处,黄毛揉捏着妈妈的乳房,抽插着妈

    妈的小穴,修长的丝袜美腿也没有被放过,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抚摸玩弄。刚

    开始妈妈还会反抗,渐渐地在黄毛粗暴地奸淫下,久逢甘露的身体起了反应,开

    始迎合起黄毛。黄毛一个激动,俯下身子,将肩上妈妈的美腿压到胸口,不停地

    亲吻着妈妈,同时开始高速地抽送,惹得妈妈浪叫连连,在一阵急促的呻吟声中,

    黄毛抵住妈妈的小嘴,阴茎直达妈妈的花心,伴随着两人的一阵抽搐……啊…

    …股股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直接洒在了键盘上。

    摘下耳机,又可以隐约听见妈妈和林阿姨的对话。

    「你告诉姐姐,为什么不让他碰你?是不是他做了什么事情?」。

    「不是的,我……」。

    「……没关系,想说了随时找我,要记住,姐姐永远站在你这边。依我对他

    的了解,他也只是生气而已,短信里也说大家各自冷静一段时间,你放心好了」。

    「好吧……只是他不在身边,我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看小明,他都那么大了,可以保护你了」。

    「他……生活起居还要我照顾呢」。

    「对吧,想想小明,你是一个妈妈,凡事都需要坚强。需要什么帮助随时来

    找我」。

    原来……平日坚强的妈妈也有脆弱的一面,看着遍地的精液,边上还静静躺

    着林阿姨送的球衣,我……我都干了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留下吃个饭再走吧」。

    「不了,还要给小宏做饭呢」。

    「那行吧,我送送你」。

    「送什么,不就在一个小区吗」。

    「噗嗤……」今天的一番话让徐秋曼解开了长时间以来的郁结,这个刚从美

    国进修回来的林静怡从高中起便是自己的同校学姐、兼偶像,品学兼优的林在许

    多方面更是自己的老师,毕业之后一个从医,一个当了老师,两人随后又各自组

    建了幸福的家庭。今天这次久别的重逢真是给近期迷茫困顿的自己打了一针强心

    剂,再加上所有的事情随着黄毛的意外死亡仿佛都画上了句号,生活正在一点一

    点回到原有的轨迹上。

    正当两人打开门时,屋外一个身材适中,衣装不齐的中年男子在门口来回踱

    步,熟悉的身影,正是……。

    「李波,你怎么来了?」。

    「啊……妈腌的咸菜,给你……给我哥带点过来」徐秋曼哭笑不得,一下午

    竟收了两罐咸菜。

    「那……进来坐坐吧」。

    「这……这是林姐?你回来了?」。

    林静怡的脸色自打开门之后就沉了下来,面对李波的问候仅仅吐出了句低沉

    的嗯~。

    「我先走了,曼」。

    「好,有空带小宏一起来」。

    「嫂子……既然我哥不在,那我也走了……那个林姐,我送你吧」。

    「不用,我家很久之前就搬到这个小区了」。

    徐秋曼告别两人,一阵奇怪,这李波知道老张不在还说给他给带的咸菜?同

    时也敏锐地察觉到刚才古怪的气氛,李波和林姐之间肯定有什么。转念一想,林

    静怡温柔漂亮,自己家人和她早就相识,李波无非是曾经在追求过她的时候惹恼

    过她罢了。

    隔天。

    美美的午睡过后,被门外妈妈鼓捣的声音吵醒,我揉开惺忪的眼睛来到屋外,

    顿时瞪大了眼睛,「妈,你这是要去哪儿?」。

    妈妈一袭栗色的秀发高高盘起,粉嫩的脸颊上明显有画过妆的痕迹,一条浅

    粉色的百褶裙展露出一双傲人的修长美腿,尽显身材优势,此刻妈妈正扶着门把

    手微微弯腰,将一只哑黑色的高跟鞋往脚上套去。

    「妈妈一个同事生日宴会,饭菜都做好了放在桌上,回头热一下别忘了吃」。

    「为什么都不叫我」。

    「这种场合你肯定不去」妈妈整了整裙摆,眼看就要出门。

    「我,我也去」。

    「你……你这孩子,好吧,快换下衣服,这个不能迟到。」妈妈甩掉穿好高

    跟鞋,嗔怪道。

    「徐老师,出门吗?」妈妈背靠着半开的大门,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嗯……是的」。

    「我正好也出去,送你们一程好了」。

    「不……不用了」妈妈礼貌地回应道「我车就在楼下呢」。

    「你瞧我这脑子……哈哈,老了」。

    我整装完毕来到门口,正好从半开的门边看到一个身着衬衫的人影略过,陈

    叔叔吗?。

    「别发愣了,走啦」妈妈提起挎包,拉住我的臂膀夺门而去……。

    天盛酒店。

    「让我们祝李老师永远年轻漂亮,风采依旧!」带头的年轻老师高声嚷嚷着

    同时一边又在偷瞄着宴会女主人的脸色,仿佛是在故意吸引他的注意。

    「谢谢大家,抽空过来,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这杯我干了」这个浓妆艳抹

    的女人是那天来我家的李老师吧。

    「好!」众人一阵喝彩,不胜酒力的妈妈也端着茶杯跟着一起碰杯。

    「小徐啊。这你儿子?都这么大了!」妈妈隔壁的一个戴眼镜的叔叔发出一

    声不可思议的感叹。不太喜欢这个人,自从入座后就一直有意无意偷瞄着妈妈短

    裙下裸露的大腿,幸好妈妈一直保持双腿并拢靠在一侧的坐姿,没有给他占到太

    大便宜。

    「是的,田主任」。

    「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

    你看不出来的多了,四眼田鸡,我在心里悄悄咒骂,宴会一如既往的是大人

    们吹嘘扯皮的地方,本来是担心妈妈穿得那么漂亮会有危险才跟来,现在看都是

    他的同事,妈妈也不喝酒,能有什么事发生,不禁有些后悔今天的决定。

    烟雾缭绕的场所一点都不适合我,我找个机会偷偷溜出会场准备透口气,这

    个酒店还挺大的,金碧辉煌的装饰把这里点缀得犹如皇家庭院,这种地方会容易

    让人纸醉金迷吧。

    突然,另一条交叉的走廊间有一个身影闪过,这身子貌似有点眼熟,刚才酒

    桌上哪个来上厕所的老师吧?不知不觉中已经快要走到走廊尽头,边上幽暗的走

    道有点阴森,我打了个冷颤,转身准备回去。

    回到嘈杂的会场,正有男老师在台上献歌,我们桌已经一人不剩,哎?妈妈

    呢?转而看向远处唱歌的男老师周围围成一团的人群,人群中间隐约可见粉色的

    裙子……黑色高跟鞋,妈妈的身姿还是能让我一下辨识出来,六七厘米高的高跟

    鞋看来让妈妈有些辛苦,在人群中间被挤得摇摇晃晃的。

    完全不爱凑热闹,特别是一群中年人的热闹!我回到座位,拿起水杯润了润

    快被烟呛坏了的嗓子,掏出手机看起了最新一集的白夜追凶。

    妈蛋,都看到16集了,后面说收费,真他妈套路,想想百无聊赖地我只有

    这个娱乐方式,我果断按下了微信支付,没有片头广告的17集跃然跳入眼前,

    悠长诡异的片头曲伴着会场传来的歌声杂乱地涌进耳朵,一时间有些头昏脑涨

    ……紧跟着四肢愈加无力,直到视线中妈妈那身着粉色裙子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我逐渐失去了意识,一下扑倒在了桌上。

    「交给你了」一个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女子被人像货物一样推了出去。尖

    锐的声音俨然是今天宴会的女主人,李佩涵。

    一个身材敦实,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如获至宝般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一阵阵

    成熟女性的体香扑鼻而来,望着这个比自己高快一个头,眉头微皱,美眸紧闭的

    女人,至今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颤抖地手紧紧搂着怀里的美人。

    「你……你为什么要帮我」。

    「各取所需罢了,记住你要怎么玩我不管,别把她玩坏,别被发现就好」。

    「好,好……」男子伸手撩开怀里女子的秀发,再次确定对方昏迷,颤巍巍

    地说道「她……她不会醒过来吧」。

    「放心,足够的量,够你玩儿一夜了。」李佩涵看着对方矮壮的五短身材,

    胆小如鼠的样子,心里一阵鄙夷。同时也有变态扭曲的畅快,自己下的药只够维

    持一个小时,就是要这个处处抢尽自己风头的女人亲身也体会一下被强暴的滋味。

    「拿着,140的房卡,房间到明天12点」。

    「好……好……」男人激动地快要语无伦次,接过对方投来的房卡,搂紧怀

    里的女人便要离开。那一身保安的制服,赫然是江城小区的保安王刚,而他怀里

    的正是意淫已久的女神徐秋曼。

    李佩涵转身回到会场,满带笑意的面庞与刚才仿佛判若两人。

    「李佩涵」。

    一声洪亮的声音略带醉意从话筒里传出,惊得现场鸦雀无声。

    「我……,我喜欢你」。

    「李佩涵,我喜欢你……」李佩涵依然呆在原地,这个熟悉的声音可不就是

    曾经心中的男神张彬吗,感动的热泪犹如泉水般涌出。

    「我……我喜欢你」张彬摇摇晃晃不断呢喃着,众人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却

    在众目睽睽之中醉倒在地。

    李佩涵泣不成声,不管张彬对徐秋曼之前的种种是故意做给自己看,还是看

    清现实转而投向了自己,表白?就算只是简单真诚的一句我喜欢你,也已经很久

    没有再听到了。

    帮着众老师将张彬抬出会场,路过礼物间,杂七杂八的礼物盒堆积如山,李

    佩涵心中更是升起一股暖意。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摆放不到位,直接落在自己眼前。

    小李老师,祝你永远是那么的漂亮,我们都不是那么喜欢把内心想法表达出

    来的人,和你相处的几个月里,我能感受到内心深处你也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真诚地希望能和你做好朋友,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一起加油↖(^ ω^ )↗

    By.你的前桌。

    不……不是这样的,是你欠我的。李佩涵痛哭地倒在原地,众人都以为是张

    彬的表白感动到了她,纷纷发出祝福的感慨。喧闹的会场的尽是不明所以的祝福

    声,以及撕心裂肺的哭声。

    突然之间,李佩涵拨开人群直往电梯口冲去,距离自己做了那件事已经过了

    半个小时。来到140房门口的时候不断想象着自己可能会看到怎样龌龊的画

    面。

    李佩涵剁了剁脚,不再犹豫,将备用房卡贴到了感应器上……。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