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二章

作品:《我的妈妈徐秋曼

    作者:zq199433。

    2017/8/29发表于:本站。

    字数:8532。

    第十二章。

    【临近月考,请各位班主任不要放松自己手头的工作,认真督促好每一位学

    生的学习状况,有问题及时反馈。】周一例会,谭校长一如既往硬朗的发言让人

    不自觉地肃然起敬。【接下来请各班级班主任汇报一下开学至今自己班级学生的

    情况,并把报告交上来】。

    各班主任悉悉索索地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谭校长顿了顿,脑袋向一边微微

    一瞥说道【就徐老师先来吧】。

    原本低着头的徐秋曼全身一颤,许久后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准备。

    】各种文件翻折发出的斯斯声瞬间消失。谭校长脸上的惊讶一闪即逝,没有过多

    询问,转而又喊了另外一个班的班主任。

    众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惊讶地盯着徐秋曼,今天的徐老师完全没有往日自信绰

    约的风采。只有坐于末席的女教师脸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散会~ 小徐啊,你留一下】。

    待其他老师离开以后,谭校长充满关爱地看着徐秋曼【怎么了,家里出什么

    是了吗,我看你精神不太好,这两天要不请个假休息休息】。

    【我……没事,不用休息啦,可能是晚上没睡好】。

    【那要记得好好休息,记住,身体比工作重要,需要请假随时来找我】。

    【真的不用,谢谢您的关心,没别的事的话,我先去上课了】。

    徐秋曼不敢对视校长深邃的眼神,那眼神仿佛能看穿一切。起身微微鞠了一

    躬便离开了。心里有些温暖,尽管是自己的上级,校长对待自己一直像是自己的

    晚辈一样,教会了自己很多事,对他就像是自己的父亲。但是……这件事自己无

    论如何都不可能开口,所有的委屈、耻辱只能自己承担。

    尽管两天的时间已经让自己恢复了不少,老公在身边安全感也得到了保障,

    但是失身的惨痛经历就犹如阴影般挥之不去,晚上一闭上眼睛就是周长鸿猥亵自

    己的场景,明知道不是他强奸的自己。可,到底是谁呢?……。

    但是自己还要生活,就算为了老公、孩子……自己也得坚强。校园里阵阵爽

    朗的朗读声就像清晨的夕阳充满希望与朝气,脑海中浮现学生们那一双双充满求

    知欲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徐秋曼仿佛又有了动力,努力打起精神,大步朝教室走

    去。

    【同学们好,大家都知道周老师请了长期病假吧,我先自我介绍下,我是你

    们的代班英语老师,蒋梦,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

    在班长的带领下,齐刷刷的掌声投向新来的英语老师。

    【什么病假,知道吗,周长鸿昨天被送去医院了】。

    【你怎么知道,别吹】。

    【我妈是那个医院的护士长,我听到她和我爸聊天,周长鸿被截了一个睾丸

    】。

    【……】。

    【真假的】。

    【好了,大家请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英语课代表是谁,领读一下词汇册。】

    面对底下的窃窃私语,又可能是因为被忽视,新来的英语老师好像有点恼火,语

    气不太温和。

    蒋梦手拿一本书开始在班级里来回踱步,阵阵朗读声响起,中间掺杂着细碎

    的交流声。

    【你看到蒋老师了吗,开叉的短裙……真好看】。

    【身材也不错哦,胸挺大的,就是脾气好像不好】。

    我这才注意到蒋老师虽然挺凶的,不过身材确实一等一的好,年纪感觉也就

    27、岁的样子,谈不上有多美,虽然穿着一套正统的职业装,却总有种说不

    出的感觉。

    不过我可根本没有心情去偷瞄蒋老师的美腿。四中的校园,妈妈昨天可能就

    在这里……而侵犯妈妈的人说不定也隐藏在学校,或许是学校的老师,还是…

    …同学家长。

    【徐老师,这两天没休息好吧,这是我朋友从云南带回来的蜂蜜,虽然不是

    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听说混着牛奶喝可以安神】。

    正在批改作业的徐秋曼抬头一看,正是体育老师张彬抱着一罐蜂蜜有些不好

    意思地望着自己,16的身高,阳光的形象让徐秋曼一瞬间有些失神,张彬和

    自己老公实在是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了……自己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张彬对自己表达

    的好感,但是毕竟自己都结婚了,而且还大他那么多岁,张彬对自己来说可能更

    像是一个弟弟。

    【这……怎么好意思呢,不用了,家里有】。

    【没事,这是我特意带来的,徐老师收下吧】。

    【可是……】徐秋曼推辞再三,张彬阳光善意的笑容实在让自己不太好拒绝。

    【好吧,谢谢你~ 】。

    张彬把蜂蜜交到徐秋曼手里,满面春风地离开了。

    徐秋曼心里不经有些温暖。这么纯真的情感……为了他好,或许只能刻意保

    持好距离吧。

    婊子……徐秋曼不知道自己被身后的李佩涵在心底里咒骂了无数次,只感觉

    到身后的女教师最近一段时间话都特别少,介于她的性格和对自己抱有的敌意,

    自己的关心反倒可能引起反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这个同一办公室的老师

    好好沟通了。

    自从被强奸以后李佩涵几乎整天处于崩溃的边缘,自己在威胁下一次又一次

    地和那个自己平常正眼都不会看的地痞流氓发生关系,原本高傲的内心都在自己

    反复地高潮中被击得粉碎。被玷污的自己还怎么配得上张彬……这都要怪徐秋曼,

    凭什么她能拿走属于自己的一切,李佩涵不止一次这样问过自己。

    这个贱女人还在张彬面前装清高,要不是看到她……我真的以为她是一朵白

    莲花,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呵呵……。

    【徐老师啊,这个月考成绩评测你看下】。

    【好!】徐秋曼接过年级组长的报告单,自然而然地将散乱的秀发捋至耳朵

    上,仔细端详起来。

    皎洁迷人的侧脸呈现在田松面前,徐秋曼认真的样子让那黑框眼镜后的双眼

    不禁看得有些出神。

    成熟女性的体香让田松忍不住拱了拱鼻子,借着女教师浏览成绩单的机会,

    不断扫视眼前端坐着的性感娇躯,丰满的胸部、挺拔的美腿……。

    这一切身后的李佩涵都看在眼里,兴奋感觉重新降临这个对生活已经毫无热

    情的可怜女子。

    【曼曼,下班我来接你,一起去看看我妈】。

    【啊?好啊,我先回家换身衣服】。

    【不用了,我妈都准备好饭菜了,我直接去接你~】。

    【我穿这样,去乡下不太好吧?】。

    【没关系的,哪有那么多讲究】。

    【可是你妈……好吧】徐秋曼捏了捏疲惫了一天的后脚跟,确实很久没有去

    看过这个婆婆了,心中不免有些歉意。

    江城城郊……。

    【小明啊,多吃点,多久没来奶奶家啦】。

    【嗯……好像开学以后没来过吧。】年逾60的奶奶满脸堆着笑,不停地为

    我夹菜,无以言表的幸福感在心间膨化,爸妈虽然也都很照顾我,却总不经意间

    带上教训的口吻,只有奶奶对我是毫无要求,这么想可能有些不求上进,但确实

    只有在奶奶这里才能体会到最朴实的亲情。

    看着奶奶鬓发间冒出的一小撮白发,本就松弛的脸部也多出了三两道皱纹,

    一种心酸的感觉莫名涌上心头。

    【妈,您一个人在这儿也不方便,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吧。】妈妈好像心有灵

    犀一般抛出了我想说的话。

    【是啊,妈!搬出来也好,这里就直接租掉嘛】。

    奶奶听到爸爸的话瞪了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他就留给我这个房子了,

    我不守着他,跑哪儿去哦~ 】。

    【爸都走了那么久了,你老是呆在这里,谁来照顾你啊?】急性子的爸爸回

    应道。

    【谁照顾都不用你照顾,我要陪着他】。

    【可……】妈妈拉了拉爸爸的袖子打断了还想继续往下说的爸爸,一时间饭

    桌上只剩下碗筷碰撞的声音,气氛尴尬无比。

    良久……。

    【妈!李波呢,上次他说要住您这儿,怎么不见他人?】妈妈温婉的语气直

    接让我心里一酥,可显然她不是说给我听的。为了缓和气氛,妈妈也是在尽力转

    移话题。

    【他,说跟朋友进货去了,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搞点什么。老大不小了,连

    个对象都还没有。】李波叔叔虽然是爸爸的表弟,却在很小的时候就因父母双亡

    过继到了我们家,奶奶其实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实际上一直把叔叔当作亲生儿子

    一样对待。

    【嗯……小李他应该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呢。妈,小李他头脑灵活,指不定哪

    天就直接给您抱回个儿媳妇呢】。

    【指望他,那我可有的等了~ 】。

    【我去盛碗饭。】妈妈尴尬地笑笑,伴随着嗒嗒嗒的脚步声离开了坐席。

    妈妈来到前院厨房,打好饭正要往回走,却被门外一连串的脚步声吸引过去。

    【嫂子!】来人正是李波。

    【怎么才回来,还没吃饭吧?】。

    【没呢,饿死我了】。

    【走了,妈等你好久了】。

    两人还想寒暄几句,却被里屋传来的轻声细语打断。

    【妈,您又来了……】走廊里幽幽传来张呈林无可奈何的声音。

    【你瞧瞧她,到我这儿来还穿着高跟鞋、连裤袜,裙子那么短,你看看村里

    人看她那眼神,这哪是过日子的人啊、?】。

    妈妈尴尬不已,礼貌地领着李波往里屋走,两人一路无言。

    高跟鞋、连裤袜、裙子这么短……李波可就不淡定了,眼前的徐秋曼长发披

    在身后,一席白色休闲衬衣,底下粉色的百褶裙还不到膝盖。这个美艳的嫂子踩

    上高跟鞋之后自己也只是仅仅比她高了一点点,哦!她好像还穿了连裤袜,在昏

    暗的灯光下依稀泛起光泽。这么一副都市丽人的装扮,在这么一件简陋的乡间小

    屋,显得那么的不搭。

    早就料到自己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过来肯定会被婆婆说,没想到这次还是当着

    小明的面,徐秋曼心里又急又气,脚底下又踩着7cm的高跟鞋,一脚没站稳,

    脚踝一扭踉跄着眼看就要摔倒。

    李波眼疾手快,猛地拉住徐秋曼的手臂,另一只手下意识地往徐秋曼即将摔

    倒的方向向下一抄,好巧不巧落到了徐秋曼右胸边缘。两人都呆了几秒,还是自

    己敏感部位被触碰的感觉将徐秋曼带回了现实。

    徐秋曼忙伸手打掉李波的手,想要自己站起身来,右脚脚踝处传来一阵刺痛,

    单脚脱力,另一只小脚难以承受自己全身的重力,向后倒了过去。双腿弯曲的妈

    妈正好不偏不倚地倒在李波怀里,两人都被突如其来的遭遇搞得措手不及。

    愣了片刻过后,李波慌忙把妈妈重新扶了起来。【啊?嫂子……对不起,我。,

    我……】。

    【没,没,没关系……】单腿站立的妈妈有些辛苦,眼见李波扶住自己的双

    臂,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忍不住开口道【扶我过去吧……我右脚可能扭伤了】。

    【哦,哦……好】。

    不知所措的李波扶起妈妈,就要往前走。

    【我,我的鞋……】。

    【啊?我,我忘了……】。

    徐秋曼说完,当即就后悔了,李波径直俯身去捡自己的高跟鞋,没有了支撑

    的自己只有扶住墙壁,一只小脚没有了高跟鞋辛苦的点在地上,又要忍受脚踝处

    传来的疼痛感,一时间动惮不得,光溜溜的感觉让自己明显感觉到李波不知是有

    意还是无意呼在自己脚掌上的热气,自己穿的又是短裙,只要对方有心,只需要

    微微抬头就能偷窥到自己……。

    李波的一颗心也快要跳出来,弯腰去捡高跟鞋的时候,为了避免露怯,故作

    镇定地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但这么一双美腿近在咫尺,李波双眼不自觉地瞥

    了过去,徐秋曼的右脚为了保持平衡脚尖躬成几乎90度,因为灯光太过昏暗,

    只能看到个大概的轮廓,尽管这样李波的裤裆还是不受控制地隆起了一个小山丘。

    【好了,嫂子,走吧……我扶你!】李波一手拿着高跟鞋说道。

    徐秋曼一直注意着自己这个小叔子的一举一动,确认对方没有任何不敬的行

    为,放心地将手搭到李波身上,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自从那次……之后自己是有

    些疑神疑鬼了。

    没时间细想,腿上摩挲的触感又将徐秋曼带回现实,低头一看,李波穿的是

    大裤衩……自己的腿弯曲着,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他的腿,刚才的感觉是他的腿

    毛……。

    徐秋曼小脸通红,自己的小叔子扶着自己向前走,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

    己也不好说什么。算了,没几步路,忍忍吧,丝袜小腿有意识地向上蜷缩紧紧靠

    在另一条腿上。

    【妈,你怎么了?】李波叔叔扶着一瘸一拐的妈妈出现在我们面前,还没等

    我继续询问。

    爸爸直接冲到跟前焦急地问道【脚扭伤了?】。

    【嗯……刚才在过道脚崴了,还好有小李在。】妈妈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李

    波叔叔。

    爸爸和叔叔合力将妈妈扶至座位上,奶奶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瓶红花油。

    【你把它脱了,我给你涂上】。

    妈妈俏脸微红,身上的是连裤袜,怎么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脱掉……。

    【妈,我自己来吧!】心里满满的暖意,伸手准备接过药瓶。

    谁知奶奶将药瓶一把塞到爸爸手里【你自己的老婆,自己照顾好】。

    蹩脚的普通话惹得全家人哄堂大笑,幸福感让妈妈、让我都在这一时刻忘了

    几日前的意外,尽情地呼吸这喧闹都市中仅存的淳朴、自然的空气。

    饭后。

    二楼卧室,我和妈妈在屋里看着电视,楼下不断传来爸爸和叔叔的高谈阔论,

    奶奶时不时地插一句。

    【妈,你脚没事了吧?】。

    妈妈蹬去高跟鞋,顺势将两条腿平放在床上,不断地揉捏着受伤的小脚,一

    副略带疲倦的样子。【没事了,没有那么疼了】。

    【妈,我帮你捏一捏吧】。

    妈妈莞尔一笑【小明懂事了,妈妈不疼,不用】。

    其实我多少有点私心,妈妈那双哑黑色的尖头高跟鞋在日光灯下格外扎眼,

    作为一个腿控加高跟鞋控,妈妈的日常装扮深得我心,鞋柜里几乎清一色的都是

    尖头高跟鞋,不会太长的鞋跟配上妈妈那双笔直的美腿,再加上爱穿丝袜的习惯,

    简直是新时代都市女性的完美典范……我想,我的癖好完全是因为从小到大的耳

    濡目染。

    妈妈毫无顾忌地平躺在床上,匀称修长的双腿舒适地伸展开来,腿上的肤色

    丝袜发出诱人的光泽,可能是脚踝处还是不太舒服,妈妈双腿总是变换姿势,丝

    腿和凉席反复摩擦,发出嘶~ 嘶~ 的声音。在不远处沙发上的我故作镇定地看着

    电视,一双眼睛难以自制地偷瞄向床上的妈妈。有的时候我真的非常理解那些觊

    觎妈妈的人,却又十分痛恨那些给妈妈带来伤害的人。

    【宝贝,妈刚刚网购一箱牛奶,以后每天早饭给你做面包,配上牛奶,长得

    高高的,比过爸爸】。

    【啊……好啊】心虚的我仓促回答道,装作一副专注看电视的样子,心里一

    阵小感动。【面包我也会做,放烤箱里就好了嘛!妈,你也太辛苦了,我自己来

    就好了】。

    【呦……你也会!可是你起得来吗。】妈妈没好气地说道。

    【我……我起得来】。

    【等你起来,还不得手忙脚乱地,天天迟到!我给你做好,你别忘记吃就好

    了】。

    【好……嘿嘿】有这么一个疼爱包容我的妈妈,真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

    好事。

    【别笑,最近学习怎么样,语文我跟你抓着,数学英语怎么样,要不要给你

    请个家教老师?】。

    【别……那是老师的问题,今天新来了个老师,周长鸿这个地……以……后

    不来了。】意识到说错话的我声音越来越小。我隐约听到妈妈那边传来更为细小

    的声音。【嗯,那你要好好学】母子两人各怀心事,默契般地不再开口。

    许久之后妈妈突然从床上爬起来,说道【妈妈班上寄宿生出了点事,先走了,

    一会你跟爸爸回去吧】。

    【啊?那我跟你一起吧】。

    【不,你等爸爸。】妈妈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以为是刚才说错话让妈妈态度

    不太对劲,不敢再有反驳。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蹬上高跟鞋略带踉跄地离开了视线。

    不一会楼下传来声音【这么晚还要去?你脚还没好怎么开车,我这又喝酒了,

    让小波送你吧】。

    【不用,我打的就好了】。

    【嫂子,没事,我送你跑一趟回来再接大哥和小明回去】。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

    【小曼,就让这臭小子送,你这样子我们怎么放心。】奶奶的声音充满威严。

    【是啊……】。

    【……好吧】众情难却,妈妈还是答应了。

    我透过二楼窗户正好看到妈妈一脚跨进车门的一刹那,裸露在车外的美臀和

    一条踩着高跟鞋的修长美腿在这乡野之间实在太过于显眼。隐约感觉到妈妈的神

    色有点沉重,就在我失神的时候,李波叔叔的五菱宏光带着轰鸣的发动机声绝尘

    而去。

    空旷的田间小路失去了天蓝色的外衣,犹如被披上一层幕布一般漆黑幽静,

    只有那不知疲倦的蛙鸣声与不时传来的汽车轰鸣声相得映彰,演绎出不那么协调

    的神秘乐章。?狭小的空间内,成熟女性的迷人芳香渐渐弥漫开来,正开着车的李波有些

    心猿意马,车内一片漆黑,借着时不时倒映进车内的路边灯光,李波大胆地偷窥

    着副驾驶座上的春光,此时徐秋曼的百褶裙上提了不少,修长的丝袜美腿并拢靠

    向一边,端庄、优雅。

    不过李波隐约感觉身边的徐秋曼和吃饭前的状态判若两人,迷人的面庞上略

    微有些凝重,小手紧紧抓住皮包,时不时打开手机看看时间,显得有些焦虑,为

    了缓和气氛,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嫂子,这么晚还要去学校呢?】。

    【嗯……寄宿的那帮小鬼出了点事】。

    【嫂子真是个好老师啊!大哥娶到你是他的福气】。

    【……我也只是尽自己的责任而已】。

    ……感觉到自己的嫂子兴致不高,李波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能也是觉得刚才自己的回应不太妥当,徐秋曼倒是主动开腔了【小波啊?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找个对象呢?】。

    【这个……缘分没到呢】。

    【嗯……你想找什么样的呢、?嫂子可以帮你物色】。

    【我……我就想找嫂子这样的】。

    【……尽开玩笑,嫂子都老了】。

    【哪有,嫂子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那么的年轻、漂亮】。

    【噗……】哪有女人不爱听赞美,徐秋曼的一举一动都被李波看在眼里,看

    着美艳迷人的嫂子被自己逗得哑然失笑,捂住小嘴的玉手拂过面庞顺势又将一边

    的秀发捋到耳侧,不禁有些发呆。

    【……你大哥手底下有个小姑娘不错,今年2,要不你们接触接触?】想

    到李波条件有限,徐秋曼压根没有考虑到学校的同事。

    【不用了……嫂子,我不太喜欢介绍的】。

    【你这家伙,准备一辈子光棍么……】。

    【呃……看缘分】。

    徐秋曼被说得一阵无语,便不再开口。李波常年跑在外面,据他所说是在做

    生意,乡下村子里却流传着不少他的闲言碎语,再加上交集不多,徐秋曼对自己

    老公这个表弟印象一直不太好。不过今天李波的表现多少让人有些改观,男人总

    是要些岁月磨炼才会成熟吧,徐秋曼心里这样想道。

    江城已经完全入夜,车厢里只剩下电台轻柔的音乐,李波看不见徐秋曼脸上

    的表情,只心底里希望与之独处的时间再长一些,只可惜没多久就到了二中门口。

    【小李,谢谢你,你先回去吧!】徐秋曼跨出一条玉腿,就准备出去,甚至

    都没准备回头望一眼李波。

    【好……嫂子,你脚没事了吧?】。

    【没事了,休息一会好的差不多了。快回去吧!】车窗外徐秋曼已经站在路

    边礼貌地望着李波,右脚象征性地往地上轻踩了两下。

    【好,那我回去了,嫂子】。

    【路上小心】。

    看着后视镜中徐秋曼冲自己挥舞着小手,李波捂住了早已肿胀的下体,盯着

    镜中徐秋曼那裹着肤色丝袜的双腿,不禁放慢车速,直到离开了很远,只能依稀

    看见人影,这才回过神来。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在路边不停踱步的徐秋曼,没有走进二中校门,

    而是直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还在发愣的李波抖了一个激灵,毫无征兆地猛打方向盘一个掉头,不管周围

    的各种鸣笛声,一脚油门,追了上去……。

    迟迟没有等来李波叔叔,我和爸爸直接就打车回家了,喝醉酒的爸爸几乎倒

    头就睡了。还有作业的我回到房间开始奋笔疾书,眼睛却一直不停地再跳,妈妈

    离开时候凝重的表情让我有些莫名的心慌。

    【~ ~ 】时针指向十点,做完作业的我伸了伸懒腰,妈妈还没有回来,

    我再也坐不住,开始拨打妈妈的手机【嘟~ 嘟~ 嘟~ 】。

    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接通了,我连忙开问【妈,妈妈,你在哪里?】。

    电话那端没有声音,隔了一会儿话筒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妈,。妈在学校……办事】。

    妈妈的声音断断续续有些奇怪,我不禁又问道。

    【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嗯……嗯……妈,还有事……嗯……先不说了】电话那头只剩下无止境的

    忙音,我心里砰砰直跳,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有些坐立不安,准备继续等妈妈

    回来。

    大约又过了个把小时,伴随一阵凌乱的开门声,我赶忙来到门前,妈妈修长

    的身材映入眼帘,嗯?还有李波叔叔?李波叔叔扶着妈妈的手臂好像在说着什么。

    我这才注意到妈妈单手扶着墙壁,一副特别劳累的样子。

    【妈妈,你怎么……才回来?】。

    正在对话的妈妈和李波叔叔都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李波叔叔先开口【小明

    还没睡呢?照顾好你妈妈,叔叔先走了】。

    看着李波头也不回地离开,我上前扶住妈妈,妈妈的衬衣都已经势头,疲惫

    的样子令我有些心疼。不过好在衣着没有任何异样,神经紧绷的我不禁松了口气。

    【小明乖,下次不用等妈妈。】妈妈慈爱地望着我,眼里竟有些感动的泪光。

    【妈,怎么是李波叔叔送你回来的。】直肠子的我直接抛出了心中的疑惑。

    【李波叔叔在学校边上吃夜宵,妈妈办完事出来正好又撞见了他】。妈妈背

    对着我,微微弯腰,将高跟鞋脱了下来,丝袜包裹着的小脚顺势又踩入了一双凉

    拖。

    【哦……】。

    【妈妈去洗澡了,你快去睡,别耽误明天上课】。

    我心中虽有疑惑,却不好再说什么,隐隐觉得妈妈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二中附近某出租房。

    【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把视频还给我?】一身睡衣的女教师,怒目圆睁地握着

    手机吼道,纤细的双手不断颤动。

    【嘿嘿……美人别急嘛,难道我没能满足你吗?】。

    【是你说的,得到徐秋曼就把视频还我。】女教师口气略微缓和,似乎在期

    望着事情有回旋的余地。

    【那和你没关系,是老子运气好……虽说你比她差远了,不过……我还没玩

    过女教师双飞呢,嘿嘿嘿】。

    【放心……等哪天小爷玩腻了,你求我,老子都不会再看你一眼】。

    【……】女教师愤怒地扔掉手机,凌乱的出租屋内只剩下急促、粗重的呼吸

    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