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徐秋曼】第五章

作品:《我的妈妈徐秋曼

    作者:zq199433

    2017/6/7

    字数:5456

    ******

    第五章

    我挂断电话,不禁低下了头,都15岁了,一直被妈妈精心呵护的我,这点

    事情都搞不明白。

    【砰砰砰】

    【是小明啊,怎么了,来找天宇玩吗?】陈勇庆关心地问道。

    【叔叔,我家里煤气好像漏气了,帮我看看吧,妈妈也不在家。】

    【好,赶紧去。】陈勇庆压根想不到换鞋,直接一脚踏出了屋门。

    【啪嗒】只见陈勇庆伸出粗壮的手臂一下把阀门拧上,【这就行了,不会再

    有问题,下次碰到这种事家里又没人,赶紧来找叔叔。】

    【对了,老张呢?】

    【爸爸他去湖南出差了,估计要去那边好久。】对这位经常帮家里忙的叔叔,

    我颇有好感,不禁多说了两句。

    【哦,这老张也真是的。】陈勇庆若有所思地回应道。

    【你还没吃饭吧,来叔叔家里,天宇也在。】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是周五,在天宇家玩一会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兴奋地起身,手机在不经意间落在了沙发上【谢谢叔叔】。

    进门正好撞见刘雨真【你这个死人,出去也不知道换鞋?等会你弄干净!】

    看着翻着白眼的刘雨真,我不敢多说径直走向小宇的房间。我的耳朵敏锐地

    捕捉到了后方轻微的叹息声……

    *******

    钻进车门的王刚将倒在副驾驶席上的妈妈侧身抱起,重新固定在驾驶座上,

    【啪】靠背应声缓缓下降,此刻的妈妈以非常危险的姿势暴露在一匹饿狼的眼皮

    底下,自己却浑然不知。

    【对不起了,徐老师,只怪你太漂亮……哈哈】王刚舔舔上唇,仔细端详着

    眼前昏迷的美人。

    散乱的秀发掩盖不了精致的面容,却仿佛在诉说着这个美人的悲惨遭,粉色

    的小西装外套在刚才自己的骚扰中已经门户大开,纯白色的衬衣紧紧包裹着傲人

    的上围,随着妈妈平稳的呼吸,缓缓地上下起伏。

    配套的粉色百褶裙仅仅能够保护住妈妈的重点区域,包裹着肤色丝袜的美腿

    完完全全暴露在王刚的眼底,好像对妈妈的美腿情有独钟,伴随急促的呼吸声,

    王刚蹲下身子,怀着激动的心情轻轻捧起妈妈的一只高跟鞋。

    米白色的尖嘴高跟鞋,加上超薄的肉色丝袜、纤细修长的美腿,强烈的画面

    冲击,让早已觊觎已久的王刚根本把持不住。

    左手抓住妈妈的脚踝,右手轻轻退去一只高跟鞋,然后深深地往鞋里吸了口

    气,王刚的样子显得十分兴奋和满足。

    【啪嗒】高跟鞋应声落地,一只精致的小脚仿佛摆脱了高跟鞋的束缚舒展开

    来,五个玲珑的脚趾晶莹饱满,透过薄薄的丝袜,白嫩的脚掌仍然微微泛着亮光,

    脚心白里透红,娇艳欲滴。

    过足了眼瘾,王刚左手手指不自觉地开始在妈妈温润的脚底来回滑动,观察

    到妈妈没有任何反应,轻轻抚摸了两下妈妈丝袜包裹下的脚趾【真他娘的滑】,

    半蹲的王刚将自己的大嘴急切地凑了上去,双手捧住脚掌,一口含住了妈妈的脚

    趾,好似对妈妈的美脚特别感兴趣,王刚不断变化着嘴型将妈妈每一个脚趾都细

    细品尝,一时间POLO车内充斥着啧啧的口水声。

    不一会,妈妈小脚上的肤色丝袜由浅变深,霎时间沾满了口水。

    一双罪恶的手慢慢向上摸去,紧实的丝袜小腿光滑无比【舒服,一会让她穿

    着给我干!】想着几分钟过后这个与自己刻意保持距离的美艳老师就要在自己胯

    下辗转承欢,王刚的鸡巴不禁又大了一圈,开始忘情地抚摸眼前的美腿,从脚掌

    到膝盖,从膝盖到脚踝、再到脚心,紧实的质感、晶莹的光泽、柔顺的触感,都

    快要让王刚缴械投降,这可是平常都体验不到的感觉。

    【嗯~ 】的一声娇喘,王刚惊吓地停止了猥亵的行为,眼看妈妈没有任何动

    作,一双美眸恰好被散乱的秀发遮盖,胸前衬衣上的刺绣随着妈妈的呼吸缓缓上

    下起伏,受不了肿胀的下体,急切地脱剩一条短裤,惊人的肉棒仿佛随时都要冲

    破内裤的阻碍。

    【徐老师,我来了……】

    伴随极度轻佻的语气,王刚直接扑到妈妈身上,妈妈的一双丝袜美腿被两只

    又粗又壮的大毛腿紧紧锁住,百褶裙折腾中又被拉高了几公分,大腿与大腿间的

    摩擦,丝袜的至高触感,王刚仿佛特别享受着这一切,被内裤包裹的坚硬下体正

    好隔着百褶裙抵住妈妈的蜜处【啊~ 】王刚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由于身高原因,压在妈妈身上的王刚,刚刚好可以够到妈妈的颈部,白天那

    阵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对着妈妈的粉颈猛吸一口,沁人心脾的体香犹如催化剂

    一般疏通了王刚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浑身猛地一颤。

    抬头撇了一眼仍然双目紧锁的妈妈。王刚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家长会

    时那个高贵优雅、礼貌温柔的美艳人妻、自己儿子同学的妈妈,此刻正被自己压

    在身下、尽情享受着这成熟性感的肉体。

    双手伸过妈妈的肩部,下身紧紧锁住那一对诱人的丝袜美腿,犹如一摊烂泥

    一般开始有规律地前后蠕动。

    坚硬的下体顶在自己的蜜处不断摩擦,一抹红晕悄然飘上妈妈的脸颊,鲜红

    的朱唇微微张开,让人忍不住想要进入一探究竟,可怜的妈妈丝毫不知道正在被

    自己小区的保安、自己儿子同学的爸爸肆意猥亵。

    【美人,舒服吧,待会儿还有你享受的!】猥琐露骨的话语换来的是一片死

    一般的寂静。如果妈妈此时能够听到一定会愤怒地给他一巴掌。

    不满足现状的王刚,拉起妈妈的一只玉手,强行塞进了自己的裤裆里!

    冰凉的小手不禁让王强一阵哆嗦,随即指引着修长的玉手包裹住自己那跟肿

    胀到顶点、青筋毕露的阴茎,妈妈那雪白、柔嫩的小手被王刚捏在手里不断地套

    弄起来【啊……徐老师,你竟然主动握住我的鸡巴,你这个骚货、叫你整天穿丝

    袜,我干死你!啊啊啊啊啊】享受着极致快感的王刚不禁开始胡言乱语。

    没有手臂支撑平衡的妈妈脑袋撇向了一边,嫩白细长的粉径完全暴露在王刚

    眼前。被打断的王刚此刻就像脱缰的野马,马上恢复了刚才的姿势,抱紧妈妈的

    粉颈一顿猛舔,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周而复始,【嗯……】昏迷中的妈妈被舔

    地下意识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呻吟,脖颈微微后仰。随之而来的是眼角竟有一行落

    泪缓缓下淌。

    昏迷中的徐秋曼仿佛被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慢慢吞噬,大脑一片空白。好像

    自己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没做,对了,小明!

    转瞬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急救病床,【病人吸入过量一氧化碳,经抢救无

    效,死亡,请病人家属签字。】

    【不,不是的,不会是小明的】徐秋曼崩溃地扑倒在地,极力上前想要掀开

    病床上的白布一探究竟。却一步都挪动不了。

    【病人家属节哀。】自己被一个护工抱住了双腿,他好像在趁机摸我?

    【小明……小明……】病床越推越远,再也压抑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王刚一口热气哈在妈妈脸上,接着凑到妈妈耳边露出惊喜的神情【徐老师,

    有感觉了吧,别伤心,待会儿让你尝尝我的大鸡巴就知道什么叫人间天堂了,嘿

    嘿……】满嘴胡言秽语的王刚仿佛得到了莫大的肯定,双手缓缓下移,一颗纽扣

    …………两颗纽扣……三颗纽扣……

    妈妈仍然没有任何醒转的迹象。

    随着衬衣的打开,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一串带有心形形状的铂金项链引

    起了王刚的注意,这是自己怎么也买不起的项链,一阵强烈的怒意攻上心头,为

    什么别人能有钱买项链、还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心中不禁升起对爸爸的妒意。

    不过这么美艳的人妻现在就在自己的身下,嘿嘿,就当是讨要这些有钱人的

    利息了。抱着这样的心态以及强烈的反差感,王刚的阴茎又扩大了一圈,下身也

    继续用力,隔着裙子不断对妈妈的蜜处进行冲击,妈妈难受地左右晃动,下意识

    地想要挣脱。

    王刚紧紧抱住妈妈。连带着丝丝唾液,一只肥大的舌头灵敏地在妈妈脖颈下

    努力开垦,雪白的肌肤、精致的锁骨无一例外都沾上了王刚的唾液,就连妈妈的

    项链都被时不时地含在嘴里不停吸吮。

    保持着蠕动的姿势,王刚那充满口臭的大嘴拼命地在妈妈身上索取、索取、

    索取……

    看着若隐若现的酥胸,王刚伸出双手正准备解开第四颗纽扣……

    【丑八怪咦呀咦呀啊啊……】突如其来的铃声引爆寂静的车厢。王刚吓得从

    妈妈身上一跃而起。

    【是手机】王刚的反应还算灵敏,焦急万分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驾驶座夹缝里!】使劲地往里掏,奈何自己肥大的双手根本伸不进夹缝。

    随着电话铃声越来越大,王刚心急如焚,做贼心虚地紧盯着妈妈的神情。好

    似是铃声呼唤着妈妈,原本舒展开的秀眉微微紧凑,修长的睫毛轻轻抖动。

    想象着徐秋曼马上就要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王刚一下子就回到了往日畏畏

    缩缩的状态,伴随着快要蹦出来的心跳声,一边瞄着妈妈,一边颤抖地为妈妈扣

    上纽扣,着急地随手理了下裙摆,拿起裤子,打开车门,逃也似地离开了现场。

    昏迷中的徐秋曼感觉自己身处混沌,四周一片漆黑,无论自己怎么叫喊、都

    没有任何回应,自己的身体也被紧紧束缚住,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掌紧紧包裹着

    自己,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铃声越来越高昂,徐秋曼渐渐醒转过来,【怎么回事,浑身都动不了,啊,

    我的脑袋】一阵阵疼痛感不断刺激着妈妈的脑神经,【我是在车里,刚才好像昏

    倒了?】伴随着眼皮的缓缓睁开,昏暗的灯光、精致的内饰让妈妈想起了自己身

    在何处。

    搜寻着声音的来源,徐秋曼挪动臂弯,一只纤纤玉手轻巧地探进了驾驶座的

    夹缝,手机在昏迷前妈妈的慌张中落入了座位夹缝。

    仰躺着把手机送至耳边。滴【喂,妈妈你在哪儿呢,陈叔叔帮家里煤气关掉

    了。】

    猛然间想起昏迷前发生的种种,妈妈一下子提起了精神【小……明……你没

    ……事吧?】

    【我没事啊,刚刚在陈叔叔家里吃了饭。】奇怪,妈妈的声音怎么那么虚弱。

    【妈妈你在哪儿?】我急切地问道。

    【妈妈在停车场里,你……来接一下妈妈吧、妈妈很累……】

    【好,妈妈我马上来,你等我。】听着妈妈虚弱的声音,生怕美丽的妈妈有

    什么闪失,我换上球鞋直接往停车场奔去。

    【妈妈、妈妈】嗯?妈妈车门怎么还留着条缝,上前打开车门。

    只见妈妈正仰躺在驾驶座上,呼吸缓慢,原本清澈明亮的美眸说不出的疲劳。

    【小明……扶妈……妈起来】听着妈妈疲惫的声音,我说不出的心疼,正准

    备上前扶起妈妈,咦,怎么妈妈胸前的衬衣这么凌乱?还有身下的百褶裙?

    【嗒】一条修长的玉腿缓缓踏出车门,另一只脚是光着的!只见一只精美的

    高跟鞋歪斜地倒在驾驶座下方。我俯身下去捉住妈妈的小脚,套上高跟鞋,妈妈

    的整个脚掌、脚心竟然都是湿漉漉的!借着车内灯光,包裹在脚踝处的超薄丝袜

    呈现出了泾渭分明的两种颜色。

    15岁的我早已看过不少日本电影,妈妈这一切的迹象,粘在妈妈脚上的怕

    是口水!?难道妈妈被人捉住了丝袜小脚疯狂舔弄,不然为什么整只脚都是湿的?

    怒火顿时涌上心头,妈妈的品性我了解,一定是有人欺负妈妈!

    穿上高跟鞋的妈妈,也仿佛突然反应过来,疲惫的眼神里透出了几丝慌乱,

    转瞬间脸上一阵苍白。

    我扶着妈妈一瘸一拐地走出地下车库。两人各自怀着小心思,一路无言。

    树丛中一双淫邪的眼神紧紧盯着眼前的美人,高跟鞋的嗒嗒声,不断扭动的

    臀部,修长的玉腿,这些几分钟前都在被自己尽情把玩。【啊啊啊啊……差一点,

    就差一点,我应该动动脑子提前把手机关机】丑陋的阴茎在疯狂的撸动下充满了

    血丝,这个时候徐秋曼应该在自己身下被自己干的欲仙欲死【徐老师、徐老师,

    不要离开我,我爱你。啊……】一股浓稠的精液倾射而出,王刚的身体摊软在身

    前梧桐树上慢慢下滑……

    【妈妈,刚才怎么了,你怎么会一点力气都没有。】待妈妈恢复了几分体力,

    我试探性地问道。

    好像被打断了思绪,徐秋曼愣了一会儿回应道【妈妈刚才在车里晕倒了,可

    能是太累了。】

    回到家的妈妈甩掉高跟鞋急匆匆地跑进浴室,随即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妈妈昏迷了?虚掩的车门……在车里平躺的姿势,凌乱的衣物,湿透了的

    丝袜小脚……难道妈妈被人在车里……】怒意涌上心头

    我不禁攥紧拳头,到底是谁?妈妈的车位在停车场的角落摄像头根本拍不到,

    对了有行车记录仪!趁妈妈洗澡的当口拿起妈妈的车钥匙疯狂的跑了出去。

    哎?怎么用的?不是这段,也不是这段,9月12日19时,就是这个点。

    我激动得按下了机身上的按钮,【滴……】【正在清空SD卡……请耐心等待】,

    机器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剩下我傻眼的坐在车内。

    精疲力竭的徐秋曼不断地用水冲刷着自己白嫩的肌肤,想起刚才自己苏醒后

    的迹象,自己的脖子黏糊糊的,胸前、右脚都莫名其妙的湿透了,高跟鞋也莫名

    脱离,最关键的是自己竟然躺在被调整过的座椅上,难道有人乘着自己昏迷进入

    车厢把自己……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徐秋曼刚才不断地检查着身上的衣物,身体是否异样,

    庆幸的是并没有更多的发现,一切都正常,不禁舒了一口气。

    但是自己应该是被猥亵了,30多年的人生阅历,即时是保守善良的妈妈也

    明白男女之间的事,自己的身体对男人是有多么大的诱惑力。那人嵌入车厢,发

    现昏迷的自己,疯狂的把玩自己的小脚,甚至用嘴去舔……徐秋曼不敢往下想,

    和丈夫一直以来在那方面都是相敬如宾,从来都是男上女下的常规姿势,这种事

    情想都不敢去想。

    【明明答应丈夫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今天却……】妈妈不断地用肥皂反复擦

    拭自己的小脚,温润的流水悄然间洗去了眼角的泪痕。

    为什么自己会昏迷,躺到大床上的妈妈努力地回想昏迷前发生的一幕幕,在

    学校开家长会、后来又去英语老师办公室坐了会,最后害怕小明发生意外飞奔回

    来,除了在家里吃过东西,就只有在家长会上喝过班主任递过来的水,难道江老

    师会对水做手脚?徐秋曼摇了摇头终止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看来自己这段时间太累了,加上以为小明发生意外太过伤心……徐秋曼娇躯

    一侧,转身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松软的枕头,不想再去回忆这难堪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