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4

作品:《杀戮世界

    作者:正义的催眠

    2017年4月19日

    字数:12129字

    GM手表“召唤新人,进行今日死亡名单搜索•••只有一位玩家符合李啸斌【唯一的特权】的标准,将进行额外指派•••因技能原因指派人数降低•••指派成功”

    随着提示结束,总共有4个新人进入了纯白之屋。

    第四次进入游戏,李啸斌已经完全算的上是老玩家,对解释规则这事情虽然觉得麻烦,但也无可奈何,便如之前一样迅速的介绍完情况后,也不管他们信不信,继续待在角落休息。

    但在休息途中,他倒也不是啥也没干,而是细心听着这次新人的对话。

    来的其中一个耳环男听了李啸斌的话,也只当是一个玩笑,对身边另两个同伴说道“妈的,那个接头草鸡呢?我记得我们还在打群架呢,怎么来到这了。”

    “哼,谁知道”另一个黄发男怂了怂肩,一下看到了这房间里的唯一一个美女,忍不住抖了两下眼睛,说道“喂喂,那里有个美女,别理那个看成傻子的小屁孩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她。”

    三个男人属于标准的小地痞,从他们的言语中来看似乎是选入了一场群殴,导致三人挂彩。

    他们属于标准的小小小角色,看到美女也只是有色心美色胆,搭讪几下未果,在纯白之间又有保护机制,便自顾自的打发时间去了。而且这三人很明显没意识到自己已死的事实,还觉得这是什么恶作剧。

    而那唯一的女子,看上去年级不大,最多也不会超过20岁。而其身上有种比较奇特的气质,怎么说呢,就有点像草原上的少数民族。

    而那女孩显然也对李啸斌说的话不太相信,只不过她更不愿意去理那三个小痞子,几下徘徊思考之后,便来到李啸斌了面前,说道“你好。”

    李啸斌微微抬头,看着这位身材约有180,身材高挑有力,扎着一个马尾辫的活泼女子,倒也觉得这次质量不错。只可惜其中二深入骨髓,装逼式装作不耐烦的抬了抬头,说道“有什么事情吗?先说好我可很怕麻烦,能说的我刚刚把都说了。”

    马尾女虽然活泼,但现在她的眼神却带有一丝担忧,说道“那个,你在这房间还看到过其他人吗?我的意思是,你看到我爸妈了没,他们刚刚还和我在一辆车上。”

    “啊,在车上是吧。”李啸斌冷笑一声,说道“那估计十有八九是遇到车祸了,至于是死是活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肯定是死了,不然也不会出现在这房间了。”

    听了李啸斌的话,马尾女却一反常态的非常开心“那你的意思是我爸爸妈妈还有可能活着咯?”

    李啸斌“哼,那谁知道。不过确实有可能就是。”

    听了李啸斌的回答,马尾女对他投去了一个感谢的微笑,说道“你好,我叫马璇儿,你也看出来了,我不是汉族人。我是蒙古族的,今天本来想看看大城市旅游,不过没想到•••”

    李啸斌“好了好了,别在我耳边嚷嚷,找个地方休息去吧。正如我说的,等会儿我们就要去未知世界厮杀了,趁现在赶紧清静一下。”

    一如之前一样,待在此房间近10分钟后,手表开始闪烁起来。

    【异世界,存活57天,即可过关;

    额外提示:每死一个队友扣500积分,积分为负即被抹杀;

    本次任务为组队任务,73区、54区、31区一同参加任务】

    【额外提示二:

    斯蓝大陆——米斯特拉公国的国王有7个皇子皇女,因国王突然驾崩,由十二大臣作为裁判,于55日内必须选出一个储君,你与你的队友将于储君争夺前一天进入游戏,正式结束后一天离开游戏。游戏前事先选择一位继承人,作为你的主公,帮他成为储君。

    如果选择的继承人死亡,扣5000积分;

    如果选择的继承人没选上储君,扣2000积分;

    如果选择的继承人活过30天,获得2000积分;

    如果选择的继承人活过57天,获得5000积分;

    如果选择的继承人成功成为储君,获得7000积分;

    增加积分的任务不叠加,扣减积分的任务可叠加。】

    NPC手表人物解释完,出现了7位储君的形象与简介,

    为了减少累赘的介绍,便简单说明一下:

    长子,文韬武略

    二子,善思懂策

    三子,猛将武人

    四子,花艺师

    五子,傻逼

    六女,双腿无法站立的残疾人

    七子,天才儿童

    痞子一“哇,这玩笑也开得挺复杂。”那三个痞子还是不知道情况,自顾自的在那乱叫“你说选谁好啊”

    痞子二“很明显,也就一、二、三,这三个人有可能能赢。”

    痞子三“那就选一吧,怎么想也是能文能武的最牛逼啊。”

    痞子二“OK,那就选一吧。”

    说完,他们三人也不问李啸斌的意见,便选择了长子,并转移到了游戏世界。

    马璇儿看到那三个小痞子离开了纯白之屋,便问道李啸斌“额,那个•••”

    李啸斌“在游戏世界里叫我队长或者15都行,真名等你活过了这一轮再说。”

    马璇儿“哦,好的15,那你要选几号?”

    李啸斌慢慢站起,用手指点了六女的头像“选六皇女。”

    “咦”马璇儿看到李啸斌的选择,感到有些奇怪,不过后又想想似乎想通了什么“啊,15,你是觉得这六皇女弱的有些太奇怪了,所以选她吧。这么一想,确实有些怪。”

    “哼,随便你怎么想了。”其实李啸斌选择六皇女的理由异常简单,就因为六皇女是个美女。至于其他的,他想都懒得想,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而且他也有足够的分数扣,便是所有人死光人物失败,他也能活着离开。

    马璇儿“好,那我跟你一起去!毕竟跟着队长肯定比跟着傻帽存活几率高!”

    李啸斌“哼,随便你。”

    随后,李啸斌扣了200积分召出常娟后,便开始了这一轮的游戏。

    “嗯?你这身衣服是•••”到了游戏世界,本想迅速环视现场环境的李啸斌,被马璇儿的服侍给吃了一惊。

    本就高挑的马璇儿,突然换上了蓝色的蒙古服侍。而这服侍也不似电视中宣扬的名族服装那么花哨,只是纯色的衣裙撑在白衬外,脚踏一双蓝色皮靴,一条蓝色布锦。略带开叉的裤裙配搭在她健康的肉体上,看着她活泼的马尾,十足的草原少女风味。

    马璇儿“哈哈,怎么说呢,城里人的衣服总归穿不惯。这不,这个NPC手表还有换装功能,我便换了套舒坦的服饰来带带。话说,15,你旁边的那个女孩,也是我们这边的吧。”

    但常娟却不理马璇儿,她环看四周后,略带疑惑问道“那个李啸斌,我们周围这么多人,都是这次的队友吗?”

    没错,如今李啸斌他们正处在一个极度宽广的大厅之中,这所大厅的装潢非常华丽,便是台柱纹理也明显是精心设计,且华丽之余却不失典雅,一看便知是富贵家族的地产。

    而在这大厅中,除开本该出现的李啸斌他们三人,还有近20号人也同样待在这房间里。只不过光看面相就不觉他们算得上善类,一个个身经百战的模样便知他们的实力强劲。

    而且在这其中,还不时掺杂一些带有法杖的魔法师,使得李啸斌内心不住嘀咕起来“看来这次是个剑与魔法的世界,就不知道这世界的平均战力到底如何。”

    嘀咕完,他也不忘让马璇儿与常娟相识“那个,常娟,这次因为一些意外,除开这位马璇儿以外,估计不会有其他队友了,等下你看下你的NPC手表,我会把这次游戏的信息发过去的。”

    随着常娟看完任务信息以后,她不免叹了口气,带着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李啸斌后,便走向马璇儿,并伸手说道“你好,我叫常娟,也是今次你的队友。”

    马璇儿“啊,你好你好。那个,看你和15那么熟悉,莫非你两早就认识,你两什么关系啊?”

    少族姑娘本就直爽,心里藏不住问题,便直接问了出来。但是常娟听了脸微微一红,瞟了一眼李啸斌,却又不知如何回答。

    若说是奴隶或者性奴,是不是显得太过•••太过直白。

    但说女朋友什么的,好像也不太好。

    倒是李啸斌一个咳嗽声打断了常娟的思考“她只是我前几轮一起活下来的战友而已,多的也不要说了,似乎我们的皇女殿下要来了。”

    话语刚落,一位女子坐于轮椅上,另有一位身穿西装,形象笔挺的男士推着轮椅,将其慢慢停靠在一楼与两楼之间的中阶上。

    而那坐于轮椅的女子,便是这次皇位争夺者——第六皇女。

    她看了看下面20多位佣兵,叹了口气,对着旁边的男士说“杰克,我累了,你来说吧。”

    杰克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对下面的人说道“各位佣兵,明天开始便正式开启皇位争夺战了。”

    说完这段,杰克微微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们也看到了,雇佣各位的第六皇女她只是一位腿有残疾的弱女子,并且她对魔法与政治的水平也与普通人无异,她所拥有的只是一颗善良的心。但善良的心并不可能赢过其他皇子,因此第六皇女决定,我们将放弃这次储君选拔赛,并将于明天正式向十二大臣提交放弃条约。”

    第六皇女轻轻捏了捏杰克的衣角,示意最后一段让她来说“各位,详细的杰克也和你们说过了。我知道这次雇佣兵里也有不少我哥哥弟弟的卧底,不过我雇佣你们只有一个目的,便是请保护我度过今天,活过今天并正式递交弃权申明后,便会一分不少将钱给各位的。”

    见皇女说完,杰克于最后补充道“也正因为如此,各位只需工作一天即可。至于今天的部署,我将会于之后告诉各位。”

    NPC手表【支线任务,让第六皇女参加储君争霸,于游戏结束额外获得2点属性(通常一次属性增加获得的点数是2-4点);如果失败,扣除积分1000。】

    “哦?这可是个不得了的消息。”李啸斌在心中暗叹“哼,竟有这种恶心的隐藏任务。”

    而常娟也立刻心灵传声给李啸斌“李啸斌,换句话我们只要安安稳稳的度过今天,基本这次游戏就不会有危险了咯?你的积分再扣1000点应该也够。”

    “哼,没那么简单”李啸斌说道“虽然不是很清楚情况,但你当这位白痴皇女想安全退出,她的皇兄皇弟你们便会让她走?相反,如果让她成功弃权了,我们便再也无法合理的干涉这场游戏。别忘了接下来还有57天,谁知道还会遇到啥支线任务,我的积分可不够再这么扣下去。”

    常娟“那你的意思是,逼皇女上?怎么上?”

    李啸斌“这我自有办法。”

    “皇女殿下,请等下。”本以被男仆推着轮椅,转身准备离去的皇女,突被一声给惊住。

    “谁,你找六皇女有什么事!”她的男仆杰克一听有人呼呼,身兼保镖的他立刻转身,抽出其腰间上的佩剑,指向叫喊的人说道“我们应该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了,如果再有奇怪的举动,可别怪我不客气。”

    只见常娟捧着一朵纸花,站在楼梯下说道“不不,我只是想祝福一下六皇女”

    六皇女向身后瞄了一眼,看见竟是一女孩,便也少了几份戒心“那个,你说你想祝福我?”

    “是的。”常娟答道“这是我部落的一个小习俗,是所有成年的姑娘必做的一个仪式。”

    六皇女看了看常娟手中的纸花,便示意杰克卸下佩刀,说道“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仪式。”

    常娟拿着纸花,回应道“在我们部落,所有姑娘于15岁,在其成年之时,村里的长辈都会给她给一朵这样的洁白纸花,然后姑娘只需咬破手指,将血滴入纸花花蕊之中,双手捧起一分钟默默祝福,然后将其还给长辈,便算获得了祝福。”

    六皇女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22岁了,早就超过了成年的年龄。再说,我为何要一个陌生人来祝福我。”

    常娟回应道“不,我不单单只是祝福你,我觉得皇女您似乎很无奈。”

    六皇女微微一笑,说道“是的,我很无奈。我双脚残疾,毫无天赋,却又被卷入这场夺权战中,自是无奈。只不过,这便是儿啼小娃也看得出我的无奈。”

    常娟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我觉得你的无奈只是因为你很迷茫。不是迷茫于你的人生,你的残疾,而是对一切都很迷茫。六皇女,我只是想•••给你点信心而已。”

    “是吗,是吗,就算你是吧。”六皇女又看了看那张纸花,说道“不可便是如此,我也不愿流血。但你的心意我领了,杰克,帮忙把那纸花拿给我吧。”

    杰克微微后退,轻声对六皇女说道“殿下,这实在太奇怪了,她只是个刚被聘来,不知底细的佣兵,我怕这有诈。”

    六皇女倒是不介意“我已经是半个腿近棺材的人了,若是皇兄皇弟们想杀我,又何必绕那么大圈子,过了明天等他们散去,找个刺客杀我就是。更何况,你会帮我细细检查的不是吗?”

    杰克听完六皇女的话,虽然无奈,倒也没有办法,便小步几下下了楼梯,快速夺走常娟手上的纸花,并说道“待我检查一下,如果你所言有虚,我必会让你受难以忍受之苦!”

    话完,杰克仔细翻阅纸花,细细观察,却未看出有何不妥,便只好将其递给六皇女。

    六皇女看了看纸花,说道:“将血滴上去,然后默默祝福一分钟就可以了吗?”

    常娟“是的。”

    六皇女“好吧,虽不知你是真心假意,但我也不在乎,便试试看吧。杰克,帮我手上划条缝。”

    杰克“但是•••”

    六皇女“好啦,没事的,你划吧,我不怪你。”

    杰克没有办法,只好拿出佩刀,往六皇女手指轻划一刀。

    只见深红血液慢慢渗出,沿着纸花花瓣划入花蕊。六皇女捧着纸花,闭眼默默祝福,徐徐长达一分之后,才慢慢睁眼。

    “好了”六皇女将眼睛睁开,看着手上的纸花,微微笑道“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常娟“常娟”

    “恩,谢谢你的礼物,我记得接下来要把纸花换回去是吧,你上来拿吧。”

    “不可,万万不可!”听到六皇女说出这话,杰克直接把纸花从六皇女手中夺走,一把甩给了仍在一楼的常娟“殿下,莫怪我粗鲁,保护您的生命安全,可是我的责任。”

    “我知道,我知道。”六皇女看着被杰克捏坏的纸花,略显心痛,但也只是叹了口气“是我太任性了,我累了,帮我退回屋里吧。”

    而紧跟在常娟后面的李啸斌,看到常娟成功将纸花收到手中,内心不住喜悦“奴隶契约书,成功!”

    【丽克雅完全控制需要灵魂奴隶位3格;如果称帝成功,完全控制需要灵魂奴隶位5格

    背景介绍:米斯特拉公国的国王的六皇女,于八年前因亲言目睹其母卷入政治博弈中,致使惊吓过度,双脚无力再起。并不具有战斗与魔法的天赋,性格温和软弱,在储君争夺战中持有消极思想。】

    “果然是个大花瓶啊,就这大花瓶竟然花掉了我5000点积分,不知道值不值得呢。”如今已入夜幕,李啸斌正与常娟、马璇儿待在一起,守在他们指定的岗位上。

    而李啸斌便饶有兴致的翻看着【奴隶契约书】中六皇女丽克雅的情报,不住暗叹道“不过说来也奇怪,我这如此诡异的计策竟能顺利成功,我自己都觉得不太靠谱。”

    “咦!”常娟一听略显害怕“那,队长,你本来想•••”

    “啊啊啊,我本来就想让你去做替罪羊,蹭个对方不注意,想办法逼着六皇女的。”当然,这自是假话,这只是李啸斌说来逗常娟玩的,他本意可不想搞那么有风险的事情。

    看着常娟惊慌的表情,在旁边的马璇儿倒是噗噗直笑“常娟妹妹,你和队长果然关系好好哦,这么半夜了还打情骂俏。”

    常娟一听,脸不住带红,说道“咦,咦!哪有,哪有打情骂俏!”

    倒是李啸斌斜眼附和一笑,暗处却对常娟用出了心灵传声“喂,常娟,待我们明天八时,所有佣兵清了账目,你想办法把马璇儿支开,然后回到六皇女的宫殿去,我们该想办法把这支线任务给清理了。”

    明日,如昨日所言,所有佣兵八时清了账目,纷纷拿钱撤离。

    常娟也早已选了一套客房,让马璇儿在那休息。自己则跟着李啸斌,回到了六皇女的宫殿。

    等上稍许,二楼才传来窸窣身影,一位老仆慢慢推动着六皇女的轮椅,而她的男仆杰克,捂剑屏息,怀着略显沉稳的步伐伴于六皇女身旁。

    随着他们慢慢走下台阶,杰克率先见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李啸斌他们“你们怎么还在这,佣兵结账已经清了,具体原因昨天说了也很清楚了啊。”

    杰克细眼一看,发现了昨日送纸花的常娟,一股怒意直冲脑门“果然,你昨天是不是对殿下做了什么。”

    “哎,杰克,别那么气势汹汹的。”六皇女轻轻扫了一眼杰克,又回神看了看一楼的李啸斌和常娟,问道“说吧,我应该在昨天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你们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李啸斌微微一笑,摆出了一个非常做做的骑士鞠躬后,对着六皇女说道“我是来迎接您,帮您上皇位的,六皇女。”

    “哼,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在旁边的杰克终于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对旁边的六皇女提议道“殿下,他们两人就是来存心找茬的,请允许我现在把他们杀了!”

    “好啦,没事的杰克。”六皇女倒是不急,反而问起李啸斌“是我昨天说的不够清楚吗,拥抱先生。您也看到了,我身有残疾,又没什么惊天的才华,再卷入进去只是白白搭上性命。”

    “哼,别骗我了。”李啸斌反驳道“你早就知道,无论你是否弃权,你都难逃一死,这次的储君争夺战你是无法摆脱的。”

    六皇女“但那又如何,弃权不是我唯一生存的可能吗。”

    李啸斌“不,战斗才是你唯一的可能!我从你的眼里只看见了迷茫,对你人生一切的迷茫。我懂得,懂得!因为在几天以前,我也是这样。而为了摆脱这迷茫,我杀死了我的父母!亲手杀死的!”

    六皇女“但,但我的父母早已•••”

    李啸斌摇了摇头,说道“你和我不一样,如果你要摆脱这迷茫,你便要将害你迷茫的根子全部斩灭。来吧,我会让您登上王位的。”

    “别再废话了!你们根本不知道六皇女遭遇到了什么!”杰克断了她两之间的对话,用剑指向李啸斌“再给你们,要么现在滚,要么赶紧死。”

    六皇女叹了口气看了看杰克,说道“没事的杰克,我知道分寸。”

    说完,又回眼看了看李啸斌他们“你们走吧,别再搅入这浑水了•••”

    还没等六皇女说完,李啸斌摇了摇头,使用了【技能:奴隶与控制•解放】“可别怪我无情啊,可怜的花瓶。”

    就在此时,六皇女突觉身体很不自在,然后连嘴巴也不知为何不受控制无法掌控。

    “是吗,既然六皇女这么说了,我们呆下去也没啥意思。”李啸斌装作很无奈的样子,转身做出离开的动作。

    “等等!”六皇女突然将他们喊住“那个,我觉得确实可以再作考虑•••”

    “殿下,您是认真的吗!”而在一旁的杰克,听到皇女的话显得非常吃惊“他们只是妖言惑众,您也知道•••”

    六皇女“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杰克。但我觉得,只是觉得,可能我应该试试他们的意见。”

    “哎,是吗。”杰克叹了口气,说道“殿下,我建议您再想想。”

    六皇女说出的自不是心里话,但她也不知怎的就是无法说出她想说的,便只好不住竟可能的甩动眼皮“好了,别再多说了,我心意已决。”

    看着六皇女不住的眨眼,杰克还以为是她紧张后的小反应,反倒令他更为悲伤“殿下,不好意思。”

    说完,他刀子随手一挥,直接将六皇女身后的老姑头颅一切为二。

    血液直喷,洒到六皇女的脸上,六皇女看到这血,害怕的眼睛直流泪。要不是如今她还被李啸斌控制着,说不定早已放声大叫。

    杰克“我真的,诚心的建议殿下您,好好想想下属的建议。”

    “你这是做啥!”事情早已超出李啸斌的意料,他连忙向前两步,想阻止杰克加害六皇女。同时李啸斌还停止了对六皇女的控制,希望能靠此挽回她一命。

    “杰克,我、我没想,你为何•••”收回了自主权的六皇女,随口说出的第一句话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但杰克倒也不在乎,将剑直接挂在六皇女的脖子上,说道“你们别过来,大不了我们一起死。”

    “好好好,冷静冷静。”李啸斌向后微微退缩,而六皇女也借此理顺了头脑,问道“杰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不是已经朝夕相处有七年了吗,自母后死去,你可是我,可是我•••唯一的亲人”

    “不好意思,六皇女”杰克微微将剑六皇女脖子上压,一丝血液顺着剑滴入了地面“我不是你的人,我真正的主子是二皇子。”

    六皇女“那,这七年”

    杰克“都是假的。本身我和二皇子还规定,本想给你死的体面点,等你弃权后,给你放个毒酒,装出你自杀的样子,这样也好看一点。可惜,可惜。”

    六皇女“杰克,我还以为你爱着我,我也是一样的爱你•••”

    杰克“不好意思,便是床上那事,也不过是场戏。”

    话音刚落,杰克突闻几个鸣枪,连忙用剑抵住了两发偷袭的子弹。

    李啸斌“常娟!能力强化!”

    【消耗300积分,常娟所有属性增加5点】

    随李啸斌一声应喝,常娟连忙拿起她的【眩光古筝】,快前几步,弹奏起来。

    而杰克似乎是一高手,便是【眩光古筝】也无法对他有多少效果。

    但只需让杰克又几下蹉跎便可,李啸斌召出【宝具:四属性手枪•火焰弹特殊模式】,消耗250点积分,五道火球直往杰克身上窜。

    而这自是无法对杰克有啥伤害“舞剑气”只见他迅速舞起手中配剑,以超常速度挥舞火矢,将其全部击落。

    “等等,有些奇怪。”李啸斌看着杰克的动作,突然想起了什么,并用心灵传声呼喊常娟“竟可能接近杰克,但不要去攻击。”

    常娟“好的”

    说完,常娟停止了【眩光古筝】,改为缓缓接近杰克。

    而杰克也一样,摆开阵势,死守于六皇女身边,眼睛时刻紧盯常娟和李啸斌

    间距以近,李啸斌突然用谁都听得出的声音大喊“快,蹭此机会攻击六皇女!”

    “哈?”常娟虽觉奇怪,但也无法反抗李啸斌的指示,只好举起古筝往六皇女身上砸。

    本以举剑准备御敌的杰克,发现敌人竟转换了目标,连忙调整攻势,回手挡住了常娟的攻击。

    “机会来了!”再次故意发声,李啸斌也瞄准时机,往六皇女头部射去一发火焰弹。

    “糟糕!”本就以不理状态抵抗着常娟的杰克,见一道火光往六皇女窜,便干脆强行脱离常娟的纠缠,面靠六皇女,用自己背部的身躯堵住了这发火焰弹。

    只可惜李啸斌并不会停止这良好时机,见杰克回救,其自知良机已到,除了留下5发子弹以防万一外,其余所有子弹全部倾射到杰克背上。

    只见杰克突然胸口一股蒙,大量血液从其口中喷出,直接洒到了六皇女的脸上。

    看着六皇女惊慌失措的脸,杰克喊着泪,用他渐渐冰凉的手,摸着六皇女的脸蛋,微微笑了下“看来,我不是一个好卧底呢,竟然•••爱上了•••刺杀目标•••别参加•••赶紧逃•••吧•••你•••不是•••对手”

    说完,杰克的手滑落到地上,整个人就此死去。

    看着这略显悲凉的场景,便是常年中二的李啸斌,也自知这不是个说话的好时机。

    长达数分钟的沉默,六皇女的眼泪已经有些哭干,只是那双眼仍嫌红润“你,对我做了什么吧。”

    “是的”李啸斌回应道“你早就知道那纸花只不过是个愚蠢的谎言了,不是吗?只不过从结果来说你还是接受了它。”

    六皇女叹了口气,说道“如今,我就是你的傀儡了吗。”

    李啸斌回应道“是的,不好意思,便是你不愿意,我也会逼着你参加这次的储君争霸。”

    “不用多说”六皇女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杰克,微微将嘴唇咬破“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参加。但我以没时间筛选佣兵,毕竟我的皇兄皇弟们的间谍安插手段我并无信心能识破,能雇佣的助手,可能只有你们。”

    “哦,厉害厉害,你可要比我看上去要坚强的多呢。虽然很可能依旧是个大花瓶就是了。”说完,李啸斌捏了捏六皇女的肩膀,轻轻揉道“你知道,雇佣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是很贵的,让他帮忙去做夺权窜位的事情就更贵了,你该能付得起这价格。”

    六皇女叹了叹气,说道“你都已经完全控制我身体了,你想要什么我还能阻止你吗?”

    李啸斌轻轻的将食指贴在六皇女的脸窝,笑了笑说道“不不不不不,这只是个保险,只是个保险而已。虽然完美控制的玩法也很不错,不过从个人爱好上来说总玩一个方法总是很腻。”

    六皇女双手微微发瘆,但脸还是竟可能的保持镇定。她只是叹了口气,闭上眼说道“好吧,随你喜欢吧。”

    “恩,很好,你比我想象中要直爽的很多。”说完,李啸斌用手点了点站于旁边许久的常娟,说道“带这位六皇女去洗下身吧,别忘了把地图信息发给我,我就在她房间等着你们。啊,对了对了,别忘了,你也一起给我过来,嗯哼,毕竟这位可是位高贵的残疾人呢。”

    洗漱完毕,常娟推着轮椅,带六皇女回到了她的房间。

    因刚洗漱完毕,两人发上都带着细细露水,头发贴浸在她们所穿的浴袍上,胜似出水芙蓉,掌上明珠。

    倒是李啸斌过得好不自在,如今他悠闲的坐在六皇女的床边,光着屁股毫不客气的贴在她柔丝高贵的被枕上,那个大鸡巴自是早已一柱擎天,等着她两洗浴完毕。

    “嘿,洗完啦。”李啸斌笑着看了看她们,鼻息慢嗅她两出浴后的香味,煞是有种干一炮的欲望“来来来,常娟你先把我们的皇女大人带到我跟前来。”

    常娟“队长,你可真是不饶人啊。”

    李啸斌倒是不要脸,甩着他的鸡巴做出猥琐的动作“近了近了,我这才能进的去嘛。”

    看着她俩慢慢靠近,李啸斌的鸡巴也不住微抖“怎么,还穿着浴服给谁看啊,还不卸下?”

    常娟与李啸斌早已接触多时,虽有一外人可能略显尴尬,但其早已身经百战,自是不会扭捏,卸下了浴服。

    而坐于轮椅的六皇女其说穿也已非处子之身,虽身上不足发抖,内心抗拒着这事。但她也深知,这事便是多反抗也无效,倒不如早早卸去衣服,倒也落得少些尴尬羞辱。

    看着两位美人在李啸斌面前脱去浴衣,李啸斌自是忍不住吞着口水,细细观赏两人酮体。

    常娟便不用多说,作为李啸斌的长期肉奴,她上上下下早被李啸斌肏的一干二净。只不过便是如此也不表示李啸斌肏腻了她。或因这段时间她锻炼增加,她的身体显得比起以前更为健康,黑色秀发带着细致白嫩的肉体,自是其让李啸斌百肏不厌的最大原因。

    六皇女丽克雅今年已有22岁,身高却只有160左右,其白嫩的皮肤甚至连血管都隐隐能见。

    而六皇女不愧是贵为皇女,便是其活的如此压抑,她的脸色可不带一丝不洁,美的令人窒息。蓝色的魄眼配合金黄眉毛,再加上她那带有西方风味的立体五官,高贵气息无掩于身。

    或许因为常坐多时,她的腰臀微带肉感,乳房说实话也不算大,甚至还有点小,细细一比竟连仍未成熟常娟乳房都要小上几分。

    但是她的乳头却甚粉嫩,微微隆起甚是好看。或因她实在害羞,阴部被她用手遮盖,但那些金黄阴毛的漏现更显得一丝色情。

    李啸斌“哼,衣服都卸去了,还害羞给毛啊。”

    说完,直接站起,将舌头强塞入皇女腔内,细细品尝其舌唇之乐。

    六皇女的舌头翘嫩可人,李啸斌吸食之时还不忍多含几口。

    并用他的舌头往六女皇的口腔打转,吻的六皇女鼻息也不住喘着粗气,舌头也忍不住要与李啸斌一起打转。

    不过李啸斌不想在舌吻的地方太费精神,吻了十秒后便慢慢分开,只有一丝唾液联系着两人的舌唇。

    李啸斌“常娟东西带了吗。”

    常娟“带了,带了。”

    李啸斌所问之物,便是润滑液。

    李啸斌结果润滑剂后,直接将六皇女的双腿打开,阴唇间的肉壁便露在面前

    六皇女看李啸斌那么直白,也不免有些害羞“那个,别盯着看。”

    李啸斌“哼,不盯着看,怎么往里面涂东西啊!”

    说完,李啸斌将润滑液直接涂到手上,活络着自己的右手食指与中指,不住捏搓之后,将两手指直接往六皇女肉穴里捅。

    “啊,这,好凉•••”六皇女被李啸斌的手指塞入,不免有所紧张,整个人臀部不住收紧。

    而李啸斌可不想这么容易结束,用他的手指上下连捅六皇女的肉穴,这阵指奸搞得六皇女有些发软。

    “哼,果然不是处女了。”李啸斌用手指连续往里插抽,一边抽一边还问着六皇女 “怎么,说来听听,你和你那男仆玩了几次?”

    六皇女“我们两,也就,也就三月前才确定双方的感情。”

    李啸斌“谁问你这个了,我问你你们干了几次!”

    六皇女“我,我,自确定感情后,我们基本每天•••”

    李啸斌一听,微微皱眉毛“哈,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淫荡浪货,说不定你的肚子•••”

    这话一听,六皇女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们避孕措施做得很好,毕竟以我的身份不方便搞出这种事情。”

    “哼,是吗。”确定润滑剂以全部滑入六皇女体内,这才把手指慢慢拿出,然后立刻抱起六皇女,自己一把坐在了她的轮椅上“那看来我要好好帮你的小穴塑塑型,免得成他的模样了。”

    说完,李啸斌抱着六皇女的腰,鸡巴标准好她的小穴,一把塞入到她体内。

    六皇女“啊!!好,好大!”

    李啸斌“哈哈,这是自然,你说,我命令你说,我的和杰克的一比,谁大。”

    六皇女“你的大,要大上有一圈。”

    李啸斌“哈哈,是吗。”

    说完,李啸斌再来一听,直接将鸡巴顶入六皇女的子宫出,这可直接把她顶的下体泛滥。

    “来,常娟。”当然,他可没忘记旁边有个小肉奴“你过来帮个忙。

    常娟“队长,你说。”

    李啸斌“我肏皇女的后面,前面部分就由你搞定。”

    常娟“好的。”

    说完,常娟便也赤身裸体,站在了六皇女的面前。

    六皇女已被李啸斌肏的有些失神,勉强用她仅剩的理智问道常娟“常娟妹妹,你要•••对我做些啥?”

    “放心”常娟给了她一个微笑“我只是帮你变得更舒服点。”

    说完,常娟便直接捧起了六皇女的乳房,对她细细揉捏“皇女,你的乳房好像有点小哦。”

    六皇女“这,我,我”

    常娟“没事,小小的也很可爱啊。”

    说完,常娟嘴巴轻舔六皇女的乳头,使得六皇女突有一丝电意。

    随后将其整个乳头含于自己口中,因为李啸斌正肏的渐嗨,她也怕自己的舌头伤害到六皇女,便只用舌头不住洗刷。

    洗刷之时,她两手也为空闲,她用手抚摸着李啸斌鸡巴抽搐时露出的部分,用手指上下不时抚摸,搞得李啸斌痒意阵阵。

    而李啸斌也不会光肏,嘴巴自也闲不出,用舌头不住的舔着六皇女的脖子“你的皮肤可真是又白又嫩啊,不愧是深宫里养出来的,就像肏雏一样的爽。可惜就是被别人肏的太多了,可惜。”

    说完,李啸斌还额外加了几份力气,用鸡巴打的六皇女子宫阵阵酸痒“啊•••太深了••要尿•••要尿。”

    “哎,别急嘛”李啸斌又舔了舔她耳垂,继续说道“常娟,别舔她的乳头了,帮我把她阴蒂搞定了。”

    常娟“好”

    说完,常娟便将自己的阵地改为其阴蒂,并用舌头不住的洗刷着六皇女的阴蒂与李啸斌交合缝合处的阴茎。

    “不,我,我真要尿了•••求求你慢点,慢点•••我•••我•••”六皇女虽然经验不少,但是玩的都十分保守,别说前后夹击,便是换个体位她都不敢相信。

    如今李啸斌与常娟的两面夹击,自是搞得她神情错乱,两眼发花,皇女的气质也少去七八。

    “尿了,尿了,我,我,忍不住了。” 几下插抽之后,体下的忍耐更是凌于极限,一不小心完全喷洒了出来,还喷了常娟一脸。

    六皇女喷完之后,李啸斌也很识趣的停下了抽搐,等着她喘粗气“哈,哈,常娟妹妹,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没事,我知道。”常娟舔了舔脸上残留的六皇女淫液,看了看李啸斌,说道“那是要继续了吗。”

    李啸斌哈哈一笑“自然,自然!”说完,他直接将六皇女扑倒于床上,鸡巴再次直接挺入她刚高潮的淫穴,而自己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则塞入了常娟的体内。

    六皇女见这情况,赶紧求饶道“求求你,别,别,我真的,真的,做不动了。”

    “没事,我知道,你不用的,我们动就行。”说完,李啸斌腰部一个立挺,正式开始了第二回合。

    几个时辰以后,常娟和六皇女身上都带有着大量的精液,扑倒在了李啸斌的怀中。而李啸斌看着被她肏晕的六皇女,忍不住吻了一口,然后又吻了一口常娟后,说道“常娟,你醒着吧。”

    常娟微微睁开眼睛,说道“我们毕竟是游戏玩家,恢复能力自然快的多。”

    李啸斌说道“我知道,你去给这六皇女洗个澡,让她好好休息吧。我等下去把马璇儿接来,你也什么地方都别去了,就跟着她,做她的贴身保镖,反正有事情我俩也好联系。”

    说完,李啸斌叹了口气,说道“第一个难关总算跨过了不是吗?”

    在另外一边,带有标准印度气息的二男一女正坐一房间里,那位女子正头戴一类似于VR的科技头盔,不知在做些什么。

    “怎么样?”其中一个男人问道“找到目标了吗?”

    “找到了”带头盔的女子回应道“73区的队长在六皇女那边,那边守卫力度很弱,不难与他们取到联系。”

    “是吗。”那位男子细细一想,说道“也好,只要联系上了就好。”

    说完,他长叹一口气,道“得赶紧提醒他们,小心31区的那些非洲佬啊!不然的话,我们全都玩完。”

    “好了好了,找到不就行了嘛,什么时候开始!”另一个显得更年期的男子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既然找到了,等下去联系不就行了?”

    “也是,也是。‘圣女’你也快把头盔摘下来吧。”

    那位印度女子听到这话,身体微微一抖,但也不住的让自己平静下身,卸下了她的头盔。

    而也就在她卸下的同时,那个年轻的那种猛然将其扑倒地上,迅速脱下他的裤子,以一种野蛮的方式将他的鸡巴塞入了那位‘圣女’的体内。

    那位略老的男子轻叹一气,说道“喂喂,有的是时间,真是的,别玩坏了。”

    “没事,没事,我自有分寸!”年轻的男子一边摆动着自己的腰,一边笑着说道“放心,不会玩坏的,你的份我一直记得呢!毕竟这是‘圣女’的工作嘛!”